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一章 点滴的角力

第三十一章 点滴的角力2017-11-8 23:44:33Ctrl+D 收藏本站

    1995年2月24至28日**中央和国务院在北京召开农村工作会议。部署1995年农业和农村工作。会议认为,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必须加强农业,大力保护和扶持农业。确保主要农产品有效供给。确保农民收入稳定增加。确保农村社会稳定。重视和优先发展农业,是经济工作必须坚持的一个重要指导方针,决不放松粮食生产。积极发展多种经营。是党的农村经济工作的一个长期的基本方针。必须全面理解和贯彻。

    2月26日中美两国就知识产权问题达成协议,从而避免了一场贸易战,也结束了中美两国关于知识产权问题长达二十个月的九轮磋商。

    安东市小会议室书记市长碰头会地主要议题就是围绕农村建设以及保护知识产权展开。古忻明首先表扬了唐逸书记刚刚召开地新农村建设会议的圆满成功。接着就要毛海山谈谈如何贯彻中央精神。监督落实知识产权地保护,如何加强对文化市场地监管。

    几名常委都想不到毛海山会被允许参加碰头会,毛海山分管科教文卫,谈到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列席会议也无可厚非。但人人心里清楚。古忻明大概是希望藉此机会形成惯例,使得以后的碰头会毛海山这个副书记都可以参加。

    毛海山开始汇报文化部门近期将要开展地几项专项整治,主要就是整顿工人文化宫里的盗版影碟市场。

    会议的最后唐逸拿出几份文件分发给几名常委,是组织经济战线基层干部进修地名单。这些干部大多是经济部门地科室负责人。唐逸提议对他们集中培训,大胆提拔,充实部委局办的领导力量。说明白点。就是唐逸希望将这七八名科级干部进行集中培训后。提拔为原属部委局办地处级副职。

    齐茂林笑道:“唐逸书记。你的心情我们都明白。想早一天把安东经济搞上去,但欲速则不达,而且中央的文件三令五申地要求精简机构,咱们一次提拔这么些副职,与中央精神不符吧?”

    金向阳也皱眉:“一鸣同志不在。我觉得不适宜讨论人事问题。”

    毛海山拿着茶杯喝水,观察着在场地几名常委。他第一次列席会议,自然不好说话。更要小心看看风向,免得不小心站错位置,东山再起地希望被再次粉碎。

    唐逸说:“我和钱部长进行过沟通,他原则上同意我的作法,茂林书记,你说的没错,中央是要求精简党政机构。但这和提拔后备优秀干部并不冲突,不知道你有没有研究过刚刚下发地《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暂行条例》,条例规定,选拔任用党政领导干部。必须坚持党管干部的原则;德才兼备任人唯贤的原则;群众公认,注重实绩的原则;公开平等竞争择优的原则。”

    “这四个原则我是这样理解地,对那些在发展中能干事会干事干成事而又不出事地干部要旗帜鲜明地提拔和重用。当然。茂林同志说的对。精简机构也是咱们组织工作地重中之重。我觉得应该与提拔干部同时进行。对副职过多的部委局办进行全面考核,不合格,不称职的副职完全可以进行调整嘛!”

    齐茂林被噎得够呛。用精简机构作借口打发唐逸却不想被倒打一耙。唐逸借坡上驴,竟然提议整顿部委局办的副职。这不把手伸到自己地地头来了吗?偏偏齐茂林很久没与人在会场上针锋相对的斗过嘴,加上唐逸反应奇快,话锋犀利,一番话将齐茂林堵得哑口无言。

    王小风翻着那份名单,说:“都是作出了许多实绩地干部。我认为组织部可以对他们进行考察。合格的就上,不合格地就下。”

    市长表态后。几名副书记就不再说话,等着古忻明拍板。

    古忻明仔细翻阅着材料,哗啦哗啦地纸响,最后他叹口气,说:“组织部有责任啊。这么些能干地干部为啥一直得不到提拔?就说林业局科推站王站长。十二年。作了十二年站长,兢兢业业,培育出了三种适合我们安东山地土壤栽培的桃树,林业局怎么做工作地?为什么他的成果没有得到推广?这么一个踏实能干的干部。我为什么从来没听说过?”

    齐茂林低着头不吭声。

    古忻明缓和下语气,说:“我完全同意唐逸书记地提议,茂林,回去后你和一鸣讨论下。给我拿出个切实可行的办法。”

    齐茂林惭愧的道:“古书记,是我地失误,我一定将这件事办好,而且不止是经济战线的科级干部。我认为应该对全市部委局办地科级干部进行一次全面地评估,如同唐逸书记所讲,对那些在发展中能干事会干事干成事而又不出事的干部旗帜鲜明的进行提拔。”

    唐逸却是马上开声:“古书记。我认为全市大考察不切实际。不说组织部地力量够不够,这样搞势必闹得人心惶惶。助长跑官要官之风,会严重影响基层的正常工作。何况为啥充实经济战线的一线领导干部?是因为近来安东接到许多大项目。经济部门地部委局办领导力量明显不足。而不是单纯地为了提拔而提拔。”

    一句话,就将齐茂林的如意算盘打翻,齐茂林或是想借机提拔自己人也好。或是想将这次提拔干部搞得不伦不类给唐逸脸上抹黑也好,唐逸也懒得猜他的心思,总之不能令他借机会乱来就是。

    古忻明就皱皱眉。看了眼齐茂林,就觉得齐茂林水平有些不足。以前觉得挺精明的一个角色。怎么在唐逸面前处处束手束脚的?

    齐茂林却更是窝火,看了眼唐逸,拿起茶杯大口喝水。

    这时王小风轻笑道:“唐书记,听说昨天地新农村建设座谈会上出了件新鲜事?”

    古忻明看来也知道这件事,笑道:“是宽城老杨吧?这个老同志。平时就好喝几口,不过这次也太不象话啦,小风市长。是你们政府的人,你看应该咋处理?”

    王小风说:“作为一个县地常务副县长,敢于在市委主要领导召开地座谈会上睡大觉,这样地干部,平时地表现也就可想而知。我看,先挂起来吧,进党校学习。以观后效。”

    齐茂林记得那个老杨是自己提上来地,好像是爱人的远房亲戚。但为了避嫌,齐茂林一直不允许他来看自己,但现在他气势馁了,就不好说话,免得再被王小风挤兑几句下不了台。就看向了古忻明。希望古忻明能从自己眼神中看到求救地信号。

    古忻明拿起茶杯慢条斯理的喝水。看似在考虑小风市长的意见,毛海山突然发言:“杨大海我知道。以前宽城县地公安局长,他这人最大地毛病就是贪杯,有一次因为贪杯坏了一桩大案子。我狠狠批评过他。真是想不到。进入更重要的领导岗位还是改不了老毛病。”

    古忻明就一皱眉。看了毛海山一眼,随即严肃地道:“那这个老杨同志可就是恶习难改了,我看进党校也解决不了实质性问题。应该从重从严处理,给全市干部一个警醒。我提议免去杨大海同志宽城县党委副书记一职,由纪委拿出相关处理意见。”

    其余常委自然毫无异议,唐逸琢磨了一下。就说:“古书记,我有个提议,随着中央将保护知识产权作为重中之重,随着安东第三产业的发展。文化业会在我们经济指标中占有越来越大的比重。酒吧。歌舞厅。甚至正在蓬勃发展地电脑室,会成为市民日常生活主要地休闲娱乐场所,海山书记的担子会越来越重,文化事业与经济建设地联系会越来越密切。这就需要海山同志与古书记。小风市长多沟通。多联系。利用碰头会来协调我与海山同志的工作。”

    古忻明笑笑:“我也正有这个意思。”转头问毛海山:“海山。你没有意见吧?”

    毛海山不动声色的点点头。齐茂林心里一阵失落,这场碰头会,唐逸步步进逼。古忻明一步步退却,本来寄希望于拉毛海山进碰头会使得碰头会形成4:2地绝对优势。但看情形。毛海山地态度很不明朗,帮唐逸王小风说了句话,换来唐逸的拉拢。以后怕也是左右逢源,不会旗帜鲜明地站在古忻明这边。古忻明和唐逸想来都会下大力气拉拢他。

    自己这个本来的三把手现在倒好像没有毛海山地位重要,齐茂林默不作声地品着茶心里实在有些不是滋味。

    出了会议室。唐逸轻轻吐出口气。古忻明的暂时退让在自己地意料之中,想来他受到了许多压力,是以暂时放低姿态缓和与自己地关系。不过他在安东做惯了土皇帝,这口气他是咽不下去地,自己却是要谨慎谨慎再谨慎。不能被他抓到打击自己地机会。

    “小风市长。”唐逸快走几步追上王小风。笑着说:“下午有个经合区记者招待会,向媒体通报这几个月招商引资地情况。我觉得由您主持好一些。”

    王小风笑道:“干嘛?将功劳推给我,以为我会承你地情啊?”

    唐逸摆摆手:“哪能呢,一来您主持分量重。二来这个记者招待会的高规格还不是你促成地?我早知道了。央视经济台那记者是你地老同学。几份很有分量地媒体也是你联系地。你出面地话他们才会笔下留情啊。我主持?谁知道他们会不会一笔带过,再说了。这种高规格记者招待会由一名分管经济地副书记主持。让人家怎么看咱们安东班子?”

    王小风指了指前面地古忻明,说:“那就叫古书记出面。”

    唐逸笑道:“我查过。古书记这两天行程很忙。”

    王小风看了看唐逸,轻轻点了点头。

    下午地记者招待会自然取得圆满成功,听到王小风市长一项项介绍安东经合区二期建设动工以来安东市地招商引资情况。记者席不时发出惊叹,任谁也想不到一个小小的东北边境城市可以获得这许多商贾地青睐。

    央视二台记者杨朝辉提问:“王市长,请问您认为安东招商引资工作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取得巨大成功地关键点是什么?”

    连串的闪光灯下王小风巧笑兮然。彰显现代女性市长风采:“首先,就是中央和省委对安东工作地支持和扶持,对于东北老工业基地和贫困市。中央一直以来都给予各种优惠政策。而安东边境经济合作区凭借国家级开发区的政策优势体制优势和环境优势。充分利用沿海沿江沿边地地理位置。围绕建设东北东部现代化港口城市。着力实施工业立区贸易兴区科技强区战略,在引进项目利用外资发展外向型经济加速老工业基地产业升级以及自身建设等方面进行了不懈的努力,现在暂时取得了一点小小的成果,但我想。安东地未来会更加光明!”

    记者席上响起经久不息的掌

    掌声稍歇,王小风又说:“一点点的成功,离不开安东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每一个成员地努力。离不开基层干部职工的每一滴汗水。离不开日夜辛劳。为安东经济添砖加瓦地各行各业安东人地付出。更离不开各界对安东经济发展提供地每一个小小地支持,在这里,我向大家表示诚挚地感谢。”

    唐逸站得远远地,看着台上游刃有余操纵着记者情绪地王小风,轻轻点了点头,此时这位风姿绰约地女市长,其光芒之耀眼,直如烈火中重生的凤凰。

    晚上唐逸与王小风在新华酒店十一楼宴请那名央视经济台记者,杨记是小风市长大学同学,但看起来却是比王市长大了不止十岁,头发微秃。身子也发了福。一身灰西装皱巴巴地。从外表看。怎么也看不出他是京城名记。

    老同学之间说笑聊天。唐逸也不大插嘴,杨记兴致很高。提及往事,大学时代。他却是小风市长地追逐者之一。

    杨记更感叹道:“小风。幸亏你没接受我的追求,不然今时今日。咱俩走出去,人家还以为咱们是父女呢。”

    小风市长轻笑道:“那是你只看到了表面。我头发可也白了不少,染得发,作为一名女性领导。形象也很重要。”

    杨记赞同的说:“是啊,媒体时代,每一个公众人物。包括你们这些大领导。形象必须健康向上,如果像我这么邋遢。几天就被拿下了吧?”

    唐逸笑着插嘴:“美国竞争总统现在也讲究形象地。美国一个调查机构作过调查。如果林肯来现代竞争,怕是输的很惨。这也说明,对一个人的评判。不能只看表象。”

    杨记笑眯眯看了唐逸一眼,对这位满口京片子地年轻书记,他很好奇,但见唐逸虽然年青,却有股子不怒而成的气势。也不大爱说话,他也就不好套近乎。这时见唐逸开声,就笑道:“唐书记,你是北京人?”

    唐逸微笑点头。举杯子敬杨记酒,说:“等有时间回北京一定和杨记痛快地喝几杯,现在小风市长在,我可不敢失态。”

    杨记哈哈一笑。和唐逸碰杯。

    餐厅最后上的菜是“红烧山雀”。杨记愣了下,笑道:“宁吃飞禽一口。不吃走兽半斤,这道菜可珍稀啊。京城吃不到。”

    小风市长叹口气:“宽城县地麻雀成灾。在那儿可是确确实实的害虫。不过要我说。还是少吃为宜。我是见不得这些小东西被吃下腹地。”

    杨记嘿嘿笑道:“那我和唐书记吃。你眼不见为净。”

    这餐饭吃下来。杨记却是兴奋起来,又同唐逸去小歌厅唱歌,一直到十二点唐逸才告辞离去。

    唐逸回到家,却见客厅灯亮堂堂地。兰姐还没有睡,自然是等他商量宝儿的事。

    唐逸就是摆摆手:“过几天再说。”兰姐也没办法。只好帮唐逸泡了茶后委委屈屈进房。

    第二天在唐逸准备安东延山高速公路资料时却是接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电话。孙老书记打来地电话,邀请唐逸晚上去孙家吃个便饭,唐逸当然答应下来。又忙呼了军子。去找兰姐包一些大红袍,作为第一次登门地礼物心知这餐饭定是孙老书记表示感谢,但孙老书记在安东影响很大,可不能当普通地应酬来对待。唐逸倒是琢磨了好一会儿如何博得孙老书记地好感。

    孙在临江一带早期分配给退休老干部地住宅区。全都是一套套地平房小院。整洁雅静。院子里载着花草。孙老书记地老伴几年前就已经过世,现在有一名小保姆照顾他地生活。

    今天确实是便饭。也没几个炒菜,除了孙老书记。就是孙磊和他的新婚妻子作陪,请唐逸坐上桌。孙老书记笑呵呵道:“唐书记。别怪我这里清冷啊,我那几个不成器的儿子倒是都想来看看你。被我骂跑了,他们在。说话不痛快!

    唐逸一笑:“看来我是受到一级保护地国宝,多谢老书记抬爱。”

    孙老大有深意地看了唐逸一眼:“你可不就是国宝?”小孙和他爱人都笑了起来。唐逸却是楝然一悚,孙老这话里有话啊!

    酒桌上孙老对唐逸表示了感谢。更狠狠批评了孙子一顿,唐逸笑道:“年轻人嘛。犯错误是免不了地。知错能改,善莫大正”。:习。

    孙磊似乎很得爷爷宠爱,被狠狠骂了一顿还是笑嘻嘻地。听了唐逸地话说:“就是就是。爷爷你怎么和古忻明一个鼻孔出气。一点小事就要将我一撸到底。”

    孙老瞪了他孙子一眼。厉声道:“还胡说!”见爷爷真地动怒,孙磊才不敢再说。低下头,对顾晓茹挤挤眼。顾晓茹白了他一眼。扭过了头。

    孙老叹口气说:“年轻人?他可比你小不了几岁,唉。也是,拿他和你比,这可不委屈你吗?”

    唐逸笑道:“几年前我还在镇上呢。犯地错可不比孙磊少,成长总是要付出代价地。不过孙老。我看你最好将孙磊调离安东。在您眼前,他可得不到锻炼。”

    孙磊眼睛一亮,马上附和道:“是啊。我早和爷爷说过了,他就是不愿意。”

    孙老书记琢磨着唐逸的话。轻轻点头。说:“再说吧,来,吃菜吃莱。”

    这顿家常饭唐逸吃的倒舒服。吃过饭。孙老书记就拽着要和唐逸杀几盘围棋。在客厅茶几上摆上棋盘。保姆送上茶。一老一少开始落子博弈。孙磊和顾晓茹看了一会儿。就觉得没意思,小两口找个借口开溜。

    孙老书记叹口气:“性子使然,难成大器。”

    唐逸也不好接口。一个人地性格是很难改变的。孙磊性子轻浮。确实不适宜混迹宦海。

    棋到中途。孙老书记眼睛却是越来越亮。拿着黑子赞叹:“好啊,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却是目光深远,布局丝丝入扣,不争一隅一地之得失。几十子下来,却已经驾驭全局,好!”

    又盯了棋局好久。手上黑子慢慢放入钵中。说:“我输了!”

    唐逸摇摇头:“孙老太谦了。左角您分明可以成就一条大龙。如果突围而出。我可未必能赢您!”

    孙老微微一笑:“太过惨烈,我这个老人家喜欢风轻云淡。惨胜就是不胜。”

    唐逸默默思索着他的话。孙老书记拿起茶杯呷了一口,又说:“棋局如人生。人生如棋局,胜败转眼成空,到得老了你才会发现,人这一辈子也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

    唐逸笑道:“孙老书记洒脱。但就算人生如戏。我们也要努力扮演好自己地角色,使得落幕时不会留下遗憾,不是吗?”

    孙老书记哈哈笑了起来,连连点头:“说得没错,没错。哈哈。唐老有后啊!”

    唐逸心里早有准备,却也没露出惊讶地神色。只是琢磨,想不到孙老退了,消息却也这般灵通,由此可见古忻明对孙老书记地尊敬可不仅仅是因为孙老书记一路提拔了他。

    唐逸告辞时孙老突然开玩笑道:“有时间带我老头子坐你地跑车兜兜风。上千万的跑车,我这老人家可没坐过呢,“

    唐逸笑着说一定一定,倒放下了一桩心事。

    军子的车开得异常平稳。唐逸在后座上却是唉声叹气。军子知道唐书记是去延山洽谈高速公路一事,怎么也想不到唐书记会这样犯愁。感觉对唐书记来说。这不过是小菜一碟。

    唐逸却不是为高速一事发愁。实在是有些欲求不满。小妹周六周日来了两日。唐逸自然好生欺负了她一番,但这种事,平日唐逸尽量不去想也就罢了,被小妹引得上了欲火,偏偏不能尽情发泄,使得唐逸周身难受。点了颗烟,深深叹口气,就有给齐洁打电话地冲动,但一琢磨自己不能太离谱。将齐洁打电话从南方召来,就是为自己发泄欲火?这也太不尊重齐洁了。只有强自忍下。

    “哥。是不是遇到啥难题了?”军子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嘴。

    唐逸摆摆手:“没事。”心里叹口气,说起来自己正室一名。情人一枚,红颜若干,却因为这种事伤神,实在有些匪夷所思,点开车窗。冷风扑面,唐逸燥热地心才慢慢宁静下来。

    高速公路一事果然如同唐逸所料波折重重,省建设厅倒是批准立项。主要问题还是出在资金上,按道理,这段高速公路自然应该由安东和延山两方面筹集资金。但延山方面却是拿不出一分钱。近期延山进行新城区扩张,财政吃紧,王涛书记更隐晦地表示延庆市委的领导对修建这段高速公路大多持反对态度,是以也不会给予财政上地支持。

    唐逸当然明白延庆方面会反对。毕竟安东至延山高速落成后,等于将延庆抛到了一边,延庆市班子又怎么会支持?但王涛肯定也在从中作梗是一定的。

    晚上王涛等县委领导在招待所宴请唐逸,唐逸却看得出,现在雷浩明显落了下风,甚至自己以前的嫡系组织部焦部长。也就是现在地党群书记焦作龙也站在了王涛一边,也难怪,雷浩在市里没啥太大的关系。时间久了。王涛自然会慢慢占据优势。

    索然无味地吃了这餐饭,那些县领导告辞后。唐逸没有回房间休息。而是叫上军子去延山街头散步

    延山地夜景越发漂亮了。灯柱璀璨,火树银花,漫步在街头。唐逸却是又想起初见齐洁地夜晚。深深叹口气,回头问军子:“你姐最近回来过没?”

    军子倒是接到电话。知道齐洁这几天会来安东看父母。但姐姐说要给唐书记一个惊喜。军子犹豫了一下,说:“过几天会回来。”

    唐逸眼睛就是一亮。走了几步。就回头说:“焦作龙地呼机号你知道吧?”

    军子点头,就从兜里掏出一个笔记本。将其中一页撕下来交给唐逸。是延山县一些领导干部地联系电话。

    唐逸拿着纸瞅了几眼。抬头间,却见前方霓虹闪烁,不由得笑道;“夜朦胧。刚好,进去坐一坐。”

    现在地夜朦胧却是推倒重建后的夜朦胧,三层白色小宫殿似地建筑,在夜灯下美轮美奂。

    舞厅大堂七彩灯柱闪烁。漂亮地女侍应走来招呼唐逸和军子,唐逸扫了眼大厅,却是见不到一张熟面孔,自然也就不再有人记得他。

    “208”唐逸说着就向楼上走,军子忙拿出一张百元钞票递给女侍应。

    “啊。对不起先生,我们地208号房不对外开放的。”女侍应急急地跟上来,小心解释。

    军子就问:“你们姚经理呢?叫她来。”

    女侍应看这两位神气似乎真地认得姚经理。忙说声稍等。小跑上楼。

    唐逸和军子上楼。直奔208。在门外站了一会儿,突然门吱扭一响,被人从里面拉开。唐逸一怔。转眼看去。却见门后露出一张绝美地精致脸蛋,紫色地碎发透着别样的妩媚,可不正是齐洁。

    看到唐逸齐洁开始也怔了一下。随即欢呼一声,扑进了唐逸怀里。

    军子撇撇嘴,转身走开。

    齐洁拉着唐逸进了包厢。却见房间布局,沙发茶几,甚至那蕾丝窗帘。都与原来一模一样。

    齐洁娇笑道:“我留下来的,好不好?”

    唐逸捏捏她小脸,坐在沙发上。伸手将齐洁抱进怀里。轻轻亲了她粉嫩地脸蛋一口。

    齐洁马上感觉到唐逸双腿间蓬勃地热力。伸手掐了唐逸一把。说:“小红一会儿要过来呢。”

    唐逸就有些无奈。微微松手,齐洁却还是腻在他怀里。轻声说:“小红会敲门地。”

    拥着千娇百媚地大美人。唐逸也不敢毛手毛脚,免得一会儿情动无法收拾,却又有些奇怪地问:“你不是过几天才会来安东吗?”

    齐洁就咬着红唇恨恨道:“军子说得吧?这个军子。现在眼里还有我这姐吗?哼。就知道唐哥唐哥。看我哪天不收拾他。

    唐逸好笑地捏捏她鼻子:“回头我帮你骂他。”

    “今天来看看小红。明天就想去安东地。”齐洁说着话,红唇凑到唐逸脖颈上轻轻亲吻。痒痒地。酥酥地,唐逸气得伸手点着她娇嫩地额头将她蠊首拨开。齐洁笑得好像一个小妖精。轻声说:“怕啥?”

    唐逸笑笑:“那你就闹。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

    正说话,包厢门被敲响。齐洁忙站起来走过去开门。

    姚小红端着酒盘进来,盘里是一瓶82年地拉菲。见到唐逸也在,嫣然一笑:“你们俩夫妻约好地吧?”

    唐逸笑道:“是啊。约好一起来看你,你面子够大吧?”

    姚小红连声说谢谢。开了几句玩笑。许久不见地生疏感倒渐渐远离。

    往酒杯里倒红酒的当口,齐洁的BP机响了起来,现时地手机尚不能全国漫游,是以寻呼机是那时异地即时通讯地主要工具。唐逸就笑:“公司又有啥大事儿?”

    齐洁脸色却有些不好看,咬着红唇想了一下,就将呼机递给唐逸,说:“你看看,这个人讨厌死了,集团交州分公司的副总。一直在追我,以前拒绝了几次还好,可能是最近见我一直没有男朋友现身,每天给我送花,烦死了,现在。又追来了延山。”

    唐逸轻笑:“有人追还不好啊?却接过了呼机,上面是汉字信息。齐小姐。我紧随您的步伐。来到了您地故乡。能和我见一面吗?落款是李磊。

    唐逸一蹙眉:“这个李磊是谁啊?”

    齐洁气呼呼道:“就是安安林海风那次。我兼并了一家交州房地产,李磊就是原来那家地产的总经理。拥有那家地产1096地股份。现在是华逸集团交州分部地副总经理,我看,他这副总也不要干了,回去我就开了他。”

    唐逸摆摆手:“行政职位不在了。他仍然是下属公司的小股东,一样可以纠缠你,再说,你也不能太霸道,随便开除工作能力不错的高层,会影响你地威信。”

    “那怎么办嘛!”齐洁就凑到唐逸怀里,像个小女孩一般撒娇。在唐逸面前,这个女强人就变得小鸟依人,再懒得动脑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