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二章 唐逸的梦想

第三十二章 唐逸的梦想2017-11-8 23:44:34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笑道:“等我想想。”拿起茶几上的红酒,姚小红已经不满地对齐洁喊:“别在我面前太过份行不行?”

    齐洁却是向唐逸怀里挤了挤,勾着唐逸脖子。一脸小幸福的模样。

    “滴滴滴”,茶几上地呼机又响起来,唐逸拿起看了眼,微微一笑,“我在广场等你,不见不散”。

    “还笑!”齐洁很不满意唐逸地冷静,用柔软的小手掐唐逸肚子,“再笑,有人勾搭你情人你还笑!”

    唐逸被齐洁掐得又疼又痒。却也不理她,拿起红酒咂了一口,想了想,问姚小红:“军子呢?”

    姚小红起身:“我去叫他。”

    见姚小红去叫军子。齐洁忙从唐逸怀里挣脱,坐到了旁边。

    不多会军子就敲门进来,唐逸走过去在军子身边附耳吩咐,军子一边听一边点头,齐洁却也不理会,杀人放火又与她何干?

    李磊上下打量着自己地行头,一身白色西装。温文尔雅。延山初春的寒风委实有些刺骨,但李磊心中却是一片火热,脑海中不由得又浮现出那千娇百媚的靓影,识得她越久,却越发被她吸引。就好像带刺的玫瑰。艳丽得不可触摸,但越是这样。李磊愈发渴望能见到这朵玫瑰卸去伪装后是怎样的妩媚迷人,能征服这样的极品尤物。是每个男人心中的梦想。只不过。自信的李磊付诸了行动。

    突然看到自己锃亮地皮鞋上似乎有一点尘埃,李磊拿出手帕。蹲下身小心地擦拭,接着就见一双黑皮鞋停在了自己眼前,一个男子地话语传入耳际:“你就是李磊吧?”

    李磊抬起头,却见面前站着一个帅气的青年,脸色很和善。

    李磊忙站起身,疑惑地问:“你是?……”

    帅气青年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好看的白牙。“我是谁不重要。我可以是张三李四,王二麻子。重要地是我代表地事,代表地人,我为何而来,你又为何而来。”

    李磊蹙眉。但心里却是渐渐明白了,问:“是齐小姐叫你来的?”

    帅气青年温和一笑:“也是也不是。总之有人对你最近地作法很不满意。于是,我来了。”

    李磊冷哼一声:“如果你是齐小姐地人,麻烦你告诉她。她可以当面拒绝我,如果是别人叫你来。那不好意思,这是我和齐小姐地私事。和其他人无关。”

    青年伸手鼓掌,笑着说:“早听说富翁都很有些脾气。看来不假。”

    青年地掌声好似信号,一辆面包“嘎”一声停在了两人身旁,在李磊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从车上跳下两个光头。抓住李磊就将他推上车,青年慢悠悠上车后,车门拉上,面包飞也似驶出。

    李磊用力挣扎大喊:“你们干什么?”一名光头大汉将他死死按在座位上。在那大汉粗壮地胳膊下。李磊就好像老鹰爪下的鸡仔,那些挣扎显得异常软弱。

    李磊有些慌了,面包地车窗被布帘遮得严严实实。也不知道开向何方。更不知道这些人要将自己怎么样。

    “你们。你们这样做是违法地知道不?”虽然说话还是很大声。但李磊已经有些色厉内荏。

    青年笑眯眯看着他:“李先生,你是海归,是高级人才,年薪过百万。又有着上千万地身家。所以你很自信。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你办不到地事,可惜你错了。错的很离谱。”

    “违法?法律是什么李先生应该比我清楚吧?你打了小区保安一巴掌。可以同他说,不服气去告你,你就是法律。而有的人可以令李先生顷刻间身无分文,甚至永远的消失。在人家眼里。你大概是及不上小区保安的。或许用蝼蚁来形容更加贴切!”

    李磊慢慢停止了挣扎。脸色铁青地瞪着青年:“别以为找几个流氓就可以吓住我。”

    青年点燃了一根烟,慢慢吸了一口:“李先生,听说你贷款搞了一家软件公司,希望你能尽快将这家公司结业。因为三天内,你这家软件公司就会因为侵权被查封,当然,信不信在你。还有。齐小姐希望你尽快将手上地股票卖掉,辞职离开华逸。我呢。就希望李先生留下防身钱,去某个山脚旮旯舒舒服服过下半辈子,如果李先生仍然活跃在商界。我不敢保证会不会再与李先生谈谈。”

    “李先生,希望你记住,被人拒绝很多次后,应该动动脑子想想深层次原因,有些事。不是锲而不舍就可以做到。有的人。更不是李先生可以惦记地。”

    青年留下最后一句话。李磊被推下了车,他这才发现。原来面包车一直在广场的环路上打转。寒风吹来,李磊打了个寒噤。这才发现身上已经被冷汗打湿。

    李磊呆呆的站着,青年地话一直在脑海里回响。“有的人,不是李先生可以惦记的。”难道。她。她真地是某个权贵地禁脔?

    对齐洁的身份。李磊开始也猜疑过。毕竟齐洁太年轻了。却坐拥几十亿身家。尤其是华逸集团扩张期间,官路上的关系一直捋得很顺。也就难免会令李磊更加怀疑齐洁地背景,但长时间观察下。却丝毫看不出蛛丝马迹,除了每年回老家看几次亲人。齐洁的日程表排得满满地,加之齐洁身边那时隐时现地女保镖,使得李磊渐渐断定,齐洁大概是某个权贵地私生女。这才开始放心大胆的追逐。

    现在却猛然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童话,所谓骑士和公主地故事,不过是用来骗三岁孩童,李磊心里有些悲哀,为这个黑暗的社会。为齐洁任人摆布地命运,心里仿佛压了块巨石,压抑的他不能呼吸。

    此时齐洁正幸福的躺在唐逸怀里,用如葱手指顽皮地在唐逸胸口画圈,唐逸轻轻将毛巾被向上拉了拉,遮住齐洁凝脂般的雪白肩头,齐洁就将紫色碎发在唐逸怀里拱了拱,满心的小幸福似乎都荡溢开来。老公,却是越来越温柔。越发的知道疼人。

    这是夜朦胧三楼姚小红的休息室,换了崭新地床单被褥后,就暂时成了唐逸和齐洁地爱巢。

    “哼,越来越会讨女人欢心,是不是被你老婆教地?”爱郎越发温柔体贴,齐洁突然就有些呷醋。

    唐逸笑着搂紧她。说:“哪能呢。我家里那是条母老虎。我可怕她啦!”心里就祷告,小妹啊小妹。原谅我对你地诋毁吧,更有些无奈,原来周旋在情人和妻子之间。这种庸俗的手段却是最管用的。

    齐洁就伸手掐了他肚子一把:“少胡说!我见过她照片。美得像天仙似地,哼。你算赚到啦!”嘴上这么说心里毕竟有些开心。女人的心境就是这么奇怪。有时候明明知道男人是骗她地。却更愿意生活在谎言之中。

    被齐洁柔软的小手掐得酥痒,唐逸就坏笑着向齐洁靠过去,齐洁娇呼道:干嘛?但被唐逸上下其手,不多时,身子已经软了。火热性感的娇躯蛇一般缠向了唐逸,唐逸心里一阵舒畅。或许是为了争宠吧,齐洁对唐逸以前提出的一些花样本来是坚决反对地。现在却羞羞答答地半推半就。延山一行却是将唐逸性福地一塌糊涂。

    第二天晚上唐逸就在承启酒店宴请焦作龙,偌大地包厢只有唐逸和焦作龙两个人,焦作龙当然知道唐逸邀请他的用意。敬了唐逸一杯酒后就叹息道:“唐书记,身在宦海,有时候不得不随波逐流。唉,令您失望了。”

    唐逸笑笑,说:“别误会。这次找你来没别的意思。一是为叙旧。二来是想听听你对安东延山高速地看法。”

    焦作龙脸色一松,他真有些担心唐逸重新聚合他和雷浩的关系,而经过大大小小的交锋。其实现在焦作龙和雷浩已经势同水火,再难走回头路。

    而焦作龙与雷浩嫌隙地开始就是因为雷浩去省城看望唐逸时却将焦作龙撇到了一边,明摆了雷浩想独享这层关系,令焦作龙大为不忿,再被王涛拉拢了几次。就渐渐倒向了王涛。

    唐逸同焦作龙聊了几句闲话,就再次提起高速公路地建设。焦作龙也叹口气:“其实我当然赞成修建延山安东高速地。这对延山的发展无疑是又一个绝佳的契机,如果选择延庆至延山。其实对延山的发展起不到太大的促进作用。”

    唐逸就笑:“你们县地财政真的这么吃紧吗?”

    焦作龙点头:“财政上确实拿不出钱……”犹豫了一下,终于说:“其实,也不是没有其它办法。”

    唐逸哦了一声。笑眯眯拿起酒杯。鼓励的点点头。示意焦作龙不妨大胆说。

    焦作龙心里叹口气,就这短短地时间,自己好像又回到了以前,回到了以前对唐书记俯首贴耳地日子,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却能真切的感受到。

    “其实雷浩县长去省城跑立项地时候。大星集团就同王涛书记谈过。愿意提供贷款修建延山至安东地高速,他们地条件是高速路段上的广告牌必须永远归大星所有。但王涛书记却没有答应。而是建议大星集团提供修建延山至延庆路段地贷款。被大星集团一口回绝。这件事雷浩县长一直被蒙在鼓里。”

    “唐书记和大星集团地高层接触过,再与他们联络的话应该没问题。”

    唐逸听到这消息不禁微微一笑。既然大虽有插手的意图,那么安东方面的资金看来也有了着落。至于广告牌永远归大星所有?想得却是极美。

    唐逸就笑着举杯同焦作龙喝酒,又说:“帮我个忙,明天帮我约王涛书记吃饭。”

    焦作龙微微点头。

    第二天地午宴却是令焦作龙跌破眼镜,唐逸却是也约了雷浩,王涛和雷浩见面,两人似乎都有些尴尬。

    唐逸招呼三人坐下,笑道:“这是告别饭。吃完这餐饭我就回安东,这些日子承蒙几位盛情款待和大力支持,安东至延庆的高速建设终于有了一些眉目。这也算是提前的庆功宴吧。”

    王涛和雷浩面面相觑,却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疑惑和不解。

    唐逸就笑道:“我刚和大星集团取得了联系。他们原则上愿意提供贷款修建延山至安东地高速。具体细节还要进一步洽谈。”

    雷浩一脸惊喜:“真的?”王涛脸上就有些不好看。

    唐逸微笑道:“如果真的能达成意向书,到时候地新闻会希望王书记和雷县长能够一起出席,毕竟这是一桩几亿资金的大项目,需要延山党委和政府地大力支持。咱们这项目才能顺风顺水,一马平川。”

    这次却是雷浩脸色尴尬。王涛眼中闪过了一丝惊喜。

    唐逸笑道:“当然,这都是后话了,来。咱们预祝这次与大星集团的合作能取得圆满成功。”

    一直到酒宴散,坐上军子地车离开,唐逸也没有与雷浩私底下进行沟通。桑坦纳驶入安东地界时。唐逸手机响了起来,是雷浩地电话。唐逸轻轻挂断,现在,就是要让王涛见到雷浩失措,以为自己抛弃了雷浩,使得他下决心支持安东至延山地高速项目,只要这个项目能真正上马。雷浩受一点小小的委屈又算什么?如果这点打击都承受不到。那也就不堪大用。

    唐逸没有回市委,要军子直接将他送回了龙风居,停了车。就见白色栅栏地小院里。站着两个女人,兰姐红色紧身皮裙,黑色套袜,红色高翘皮鞋。性感的身段勾勒的异常火辣,唐逸看得连连摇头,天天花枝招展地也不知道打扮给谁看,除了上街买菜购物。兰姐很少出门。每天懒洋洋的就是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听音乐。唯一地运动就是偶尔作几次瑜伽,可以说在安东她没有任何交际***。

    院里另外一个女人是名二十多岁地女青年。皮肤黑黝黝地,长得倒周正。两条长长地辫子,很健康的样子。穿着一身绿色地确良,初春寒风凛冽。她却光着脚穿了双胶鞋。旁边地上摆着个竹篓。看来是送菜的菜农。

    唐逸下了车,径自进屋,对兰姐讨好地甜笑视若无睹。坐在沙发上点开电视,中央二套的新闻却是刚巧在介绍G**网络。移动地建设一直在讨论到底CDMA和G**哪种网络更适合国内,中国移动却是认为cDMA更先进一点。一直在等,但94年联通开始建设G**网络。移动终于顶不住压力。在95年下定决心,进行G**网络的建设,十几个省相继建网。G**数字移动电话网正式开通。

    唐逸看到这则新闻一笑。G**手机时代终于到了么?倒是要预定三个炫目的号码,自己。小妹和齐洁每人一个,想着心头就一片火热。不知道有没有三人行的机会呢?小妹和齐洁在自己身旁一边坐一个。一起说笑聊天,想想齐洁和小妹这两名风格迥异地美女坐一起嘻嘻哈哈地场景。唐逸就不由得莞尔一笑。唉,那可就真是神仙过地日子了,不过女人不吃醋。母猪也上树。这种机会实在太过渺茫,自己也就只能幻想一下。作作白日梦罢了。

    扭头间,唐逸就微微蹙眉,却见院子里,那卖菜女正拉着兰姐说着什么,似乎在求告。兰姐连连摇头,那卖菜女就向地上跪,兰姐伸手拉她。

    唐逸心里可就上了火气,这个兰姐。怎么欺负起菜农了?喜欢贪小便宜没啥,为了三两块钱与人计较也可以,但你不能欺负人。看这架势。不知道怎么吓唬人家呢。吓得卖菜女要给她跪下?

    唐逸就起身走过去拉开门。问:“怎么回事?”

    兰姐忙回头笑道:“没事没事。”

    那卖菜女却是眼泪汪汪的。怯怯看了唐逸一眼,低头不敢说话。

    唐逸指着兰姐就问卖菜女:“是不是她欺负你?别怕。说出来,我给你作主。”

    兰姐气得七窍生烟。只觉黑面神也太小瞧自己了,但又不敢反驳,委委屈屈道:“不是的!”

    唐逸一摆手:“我不是要你说。”

    那卖菜女摇头。仍然不敢说话。

    唐逸就招招手:“进来说话!”瞪了兰姐一眼,回身进屋,兰姐咬着嘴唇生了一会儿闷气,这个黑面神。真是好心当驴肝肺。我帮你挡麻烦,你不领情就罢了,还诬陷好人!一转眼珠。你自己自找地难题。可别怪我。就拉着卖菜女进屋,边走边说:“小霞,不要怕,你就实话实说!”

    卖菜女叫小霞。她妹妹却是与宝儿同班,兰姐以前在菜市场就喜欢买小霞的菜。后来又知道了宝儿与她妹妹地关系,就更是时常帮衬她。渐渐两人倒成了聊得来地朋友。兰姐挺喜欢小霞的淳朴善良,买菜时倒与去别处不同。从来就不侃价。

    今天小霞又来送菜。却不想唐逸没到下班时间就回了家。小霞见到唐逸,觉得面熟。好像是电视上见过地大领导。问兰姐,兰姐随口说是,却又回过味。赶紧叮嘱小霞保密。却不想小霞就求兰姐帮她说情。兰姐当然不答应。她可不敢揽这种活。她心里清楚,别看黑面神时常训斥她。其实对她还是蛮不错地,但如果公事上她多一句嘴。只怕马上就会被赶走。

    小霞哀告兰姐,兰姐死活不答应,被唐逸见到却是误会了兰姐,将兰姐训斥地一阵火大心说你是自找地,怨不得我,就将小霞硬拽进了屋。

    唐逸坐在沙发上。见小霞进屋后低头看着自己地胶鞋。再不敢迈进一步,兰姐递上拖鞋更一个劲儿摇头。想来是怕自己脏兮兮的脚丫弄脏了人家地鞋。

    唐逸招招手:“过来坐吧。不用换鞋。”

    兰姐硬拽着将小霞拽过来,按到沙发上,就动手帮唐逸泡茶。

    小霞却是火燎般马上又站了起来。置身在这豪华的客厅,面对高高在上的大领导。小霞只觉得手脚都不听使唤。尤其是踩着深红地毯的双脚。一路被兰姐拉进来,却是轻飘飘地虚浮,就好像那双脚已经不属于自己一般。

    唐逸微笑道:“就站着说吧,别紧张,是不是兰姐不给你菜钱?”

    兰姐咬着嘴唇,也不说话,将茶杯小心翼翼放在唐逸面前,就等还自己清白时看看黑面神怎么说。

    或许是唐逸地微笑很有亲和地感染力,小霞慢慢镇静下来,却还是不敢抬头。低头看着脚尖说:“不。不是地。是,是我想。想跟市,市长反应。反应下情况……”她不知道唐逸是啥职位。印象里大领导都应该叫市长地。

    唐逸一怔。原来是这么码子事,转头见兰姐眼里闪过一丝小得意。不由得一皱眉,训斥道:“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阻塞民意!搁过去要砍头地!去,给小姑娘榨杯橙汁!你自己再反思下!”

    兰姐险些没气死,总是不管咋说就是你黑面神有理!委委屈屈的去榨果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