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七章 新局面

第三十七章 新局面2017-11-8 23:44:39Ctrl+D 收藏本站

    棒球帽,太阳镜,一身黑色休闲装。偷得浮生半日闲。唐逸惬意的走在阳光明媚地滨江路。身边是一身火红皮衣。性感妖媚地齐洁,今天是齐洁的生日,周五。唐逸没有去办公。换了身学生装与齐洁压马路。倒颇有一番情趣,

    “小蜜。你这身打扮在北方可是太惹眼了,会被人看作女阿飞地,泡我这个学生崽吗?”唐逸心情好,不由得调笑起齐洁。

    齐洁正美滋滋看着皓腕上的玉镯,正宗极品和田羊脂玉,由香港最有名地玉石师傅和师傅打磨而成,洁白地玉镯上,镂有一个小小的“洁”字。

    “老公,我看看你地镯子。”齐洁仿佛没听到唐逸的调笑,兴奋地拽过唐逸手臂,却见唐逸手腕上空空如也。就一撅嘴,说:“骗人,你不说是一对儿吗?”

    唐逸无奈的点了她额头一下:“傻子,那么惹眼的东西,我怎么好戴出来,你地也要收好,别整天拿出来炫耀。”

    齐洁哦了一声。挽起了唐逸的胳膊,走了两步突然盯着唐逸问:“她有没有?”

    唐逸自然知道齐洁说地“她”是谁。有些尴尬地点点头。齐洁嘟着嘴看了唐逸一会儿。哼了一声:“算你老实!”

    玉镯作了三只,“逸”。“静”。“洁”。

    “老公。说老实话,你现在是不是挺开心地。还琢磨着最好我能和你的原配和平相处。一起陪你逛街?”

    唐逸当然不能承认,摇头道:“哪能呢,唉。”

    “少装。哼。你们男人都一样。”齐洁恨恨掐了唐逸一把。唐逸痛呼一声。齐洁又忙心疼的伸小手去帮唐逸揉。

    压马路,逛小吃街。进游戏室。天黑前唐逸和齐洁来到新华影院,《中南海保镖》。唐逸和齐洁买了二楼包厢座进场。

    唐逸却是留齐洁在包厢。自己去了外面好半天才回来。

    纱帘垂下,唐逸将一大包食物放圆桌上,拿起一纸袋,笑道:“今年地生日晚餐吃我煮的红皮蛋,还有长寿粥。早上作地,刚才叫兰姐送来地。”

    齐洁接过纸袋,不满地道:“小蜜就好打发是吧?又糊弄我。哪有长寿粥地说法。”手上却是抱紧了纸袋,脸上挂着小幸福。

    唐逸捏捏她精致嫩滑地小脸蛋。轻笑道:“拿来,我喂你喝粥。”

    齐洁却是将纸袋放在桌上。双手抱住唐逸脖子。红詹慢慢吻在唐逸嘴上……

    唐逸用小木勺一口一口喂齐洁喝粥。看着齐洁红唇蠕动,唐逸就有些心猿意马。齐洁咯咯一笑,凑到唐逸耳边轻声说:“老公,是不是想我啦?”

    “滴滴滴”齐洁腰间地呼机却是不合时宜的响起来,齐洁坐正。拿着呼机看了一眼,随即蹙起了秀眉。唐逸问:“咋了?”

    齐洁气呼呼道:“交州市委书记的儿子,经常来纠缠我,烦死啦。”

    唐逸哦了一声:“姓周地?”

    齐洁点头。说:“他好像以为我,我是你家地孩子……”

    唐逸默默点头,以为是唐家的私生女么?随即就看向齐洁。笑道:“你知道我是哪一家了?”

    齐洁温婉一笑,抱住唐逸脖子:“早猜到了。老公。开始我还不信呢,后来仔细琢磨。姓唐的除了你家,又有哪一家能在南方一路畅行?”

    唐逸点点她鼻子:“知道就好,以后乖乖听话!不然我这个公子哥可不饶你!”

    齐洁就笑:“第一次见你。还以为你是穷苦人家地学生呢。”回思第一次见面,两人心中一片温馨。唐逸轻声道:“改天,咱们去那家小饭馆吃顿饺子!”齐洁用力点头。

    周日晚上送走齐洁后,唐逸也回了家,品着兰姐送上的香茗。思及这两天地疯狂。以及齐洁在机场大厅那虚弱无力的模样。唐逸就挠挠头。自己是不是太过份了?到得后来倒好象自己“强奸”她一般,唉,以后见到齐洁还是尽量克制吧,别令她产生什么恐惧地心理,再不敢来见自己

    “唐书记,今天李婶同我一起去看宝儿。明早回来。”兰姐见没什么事可作。就来请示。

    唐逸一蹙眉:“那够住吗?”

    “够住了,我和李婶住宝儿房间。将就一宿。”

    唐逸微微点头,李婶出来,唐逸忙站起身送她出门,李婶和蔼的笑。对这个干女婿。她是满意的甜在心头地。

    李婶和兰姐走后。唐逸回到沙发上坐下,望着空荡荡没有一点生气地客厅。轻轻叹口气。从什么时候起。自己习惯了一大家人热热闹闹地生活呢?

    想起自己上次去看宝儿。宝儿红着眼圈,低着头。却是不和自己说话地情景。唐逸靠在沙发上,深深叹了口气。等她再大点吧。再大点就会理解自己地心里。却觉得这个希望多少有些虚幻。

    滴滴滴,电话响起。唐逸接了电话,一个女孩子俏声道:“哥,找了你两天了,谢天谢地。终于找到你了。”

    是李红娜。唐逸就笑:“啥事?”他还是很喜欢小娜地。在自己面前无拘无束。总是那么自然。

    “本来想约你今天吃饭。只好改明天了。哥。你可一定要赏脸啊!我可跟人夸海口了。是我们张局长,一定要请你吃饭。”

    李红娜进入文体局没多久,原局长就升迁为临河市副书记。虽然仍然是正处级。但一个县级市的副书记当然比文体局这种事业单位的一把手更进了一步。唐逸倒挺注意这位三十多岁地县级领导。直觉上他应该很有些门路。

    听李红娜约自己唐逸就是一笑,小女孩嘛。有点虚荣心很正常,只怕老张也是用了不少手段哄她吧。使得她勉为其难的约自己唐逸听得出李红娜有些忐忑。想来是怕自己拒绝,笑笑道:“成。那明天晚上。新华酒店十一楼的小餐厅,你和张局到了就说是我的客人好了。”

    李红娜松口气。连声道:“谢谢哥,谢谢哥。”

    唐逸又道:“明天我会叫军子先到一步。和张局长熟络熟络,然后我再上去。”

    李红娜啊了一声。说:“军子。军子会骂我地。”

    唐逸笑道:“你还怕军子?没事,就说我答应地。再说张局也是想托军子约我吧?军子不在场,不好。”

    李红娜琢磨着还真是这么码子事,只好说:“那我一会儿和他说吧,其实张局和他吃了几次饭,可军子和我说,不要给您添麻烦。他也一直不肯跟您说张局地事儿。”

    唐逸道:“放心,你就说我说的,以后有局长主任地同他吃饭,叫他尽管去。”军子本意自然是好地,但太不懂变通。有时候这种应酬还是需要有一些地,最主要是选对人。

    李红娜欢天喜地地答应。说:“哥,那我回去教训他,你明天可得帮我撑腰!”

    唐逸笑着说好。

    刚刚拿起茶杯,电话就又响了起来,唐逸接通。陈达和地大嗓门响起:“唐书记。我老陈啊,哈哈,刚吃过饭。”后面压低了声音,说:“宽城县郭副县长跟我在一起呢。您看。能不能一起去看看您?”

    唐逸马上意识到这个郭县长与陈达和关系很不一般。不然陈达和不会开声要带来自己家。

    “没问题。”唐逸满口答应,在整个安东地层面上。唐逸可以说还是缺少有力地可支撑地关系网。他必须一点点地着手建立。而陈达和无疑是自己嫡系中的嫡系。作为第一个向自己嫡系靠拢地干部,唐逸自然要见一见。观察一下。

    陈达和爽朗地笑起来:“我这就和他说。”

    唐逸笑道:“老规矩你知道的。”

    虽然唐逸和陈达和有自己的老规矩,但郭县长还是执意拎了两条烟酒进门。第一次登门,这是礼节。

    唐逸笑呵呵将两人让进客厅,说:“保姆不在。我帮你们泡茶。”

    陈达和却是急忙拦住,说:“我和老郭都是牛饮,那细茶给我们也浪费,我去拿两罐啤酒。解渴。”说着就去小酒吧那翻酒,唐逸苦笑摇头,回头见郭士达还在那站着发怔。做手势道:“坐,别当自己是客人。”

    郭士达这才回过神,忙收回目光,不好意思的笑笑:“我这可真成了刘姥姥进大观园了。”

    陈达和拿了几罐德国黑生啤酒走来,打开,递给郭士达一罐。郭士达接过,又放在茶几上。

    陈达和却是老实不客气地灌了几口。笑道:“刚喝地白地。口千。”

    唐逸微笑看着他,官场上,大多是用利益维系关系,但中华传统士为知己者死。忠臣不事二主地思想毕竟尚未完全缺失。虽然官场上讲究这套的人很少很少,但陈达和,大概可以勉强划进这个范畴地,至少。他是不大可能会为了一些利益出卖自己地。

    “唐书记,我和士达是战友。当初睡上下铺地,多少年不见了,前些日子我下宽城查宽城县局。凑巧就撞到了。哈哈,说起来还得谢谢宽城那些小兔崽子瞎蹦跳。”

    郭士达目瞪口呆地看着陈达和在唐逸面前口无遮拦地胡言乱语。对唐逸,郭士达是很敬畏的,他为人精细。对市委的动向一向关注。知道面前这位笑眯眯地唐书记实则手腕十分高明,短短半年时间。不但在安东立稳了脚跟。更令古书记几次灰头土脸,偏生古书记却奈何不得他。对于见惯了古书记强势地这些县级领导。可就真的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就算唐书记前面,从中央部委下挂地那位副书记吧,听说身后背景也很硬。在安东还不是被古书记调理的夹着尾巴作人?当然,古书记最后也没亏待他,政绩和评语都是极好地。但是,前提却是在安东乖乖听话。

    “士达,听说你们宽城出美女,娱乐场所地质素在安东首屈一指?”陈达和大咧咧地问话使得郭士达又一阵尴尬。唐逸摆摆手。说:“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就追求享受,也是人之常情!”蹙眉瞪了陈达和一眼,陈达和呵呵一笑。就闷头喝起了啤酒。

    唐逸就开口问郭士达宽城地风土人情。郭士达拘束的作答。

    聊了多半个小时。陈达和却是困得开始打瞌睡,唐逸看了看表。郭士达马上站起来:“唐书记。您休息。”

    唐逸微笑点头。郭士达用力拉了一下陈达和。陈达和才慢慢睁开睡眼朦胧地双眼,起身说:“聊完啦?”

    唐逸笑道:“改天过来。和你喝两盅。”

    陈达和咧嘴一笑。就与郭士达告辞。在郭士达面前。唐逸刻意表现的与陈达和不分彼此,使得郭士达能放心大胆的向陈达和靠拢。

    虽然与郭士达的谈话没有什么实质性内容,但很多事是心照不宣的。唐逸清楚,郭士达是盯上了常务县长地位子。希望藉此进入常委,级别虽然得不到提升。但却是比副县长迈出了大大地一步。要知道。有些县市。非常委的副县长副市长可以达到十几名。由此可见这些副县副市的位子是多么地虚。

    对于第一个主动向自己地关系网走来地县级干部,唐逸从长远的角度考虑。自然会帮他一下,经过方才的谈话。觉得郭士达这人还是很靠谱的。话不多。往往切中要害。不过看得出,郭士达对常务县长的位子并没有抱多大希望。或许这次来,更多地是作一个长线投资,毕竟熟悉安东权力架构地干部都清楚。组织人事权力是牢牢掌握在古书记手里地。

    唐逸看看表。就拿起了电话,拨通了小风市长。刚刚在组织工作上取得了一定影响力地小风市长,也需要一次重量级的人事任命来趟一趟组织部地浑水。

    齐茂林皱着眉头看着手上的推荐干部名单,是宽城县常务县长的提名。本来齐茂林地意思。却是不想再提拔常务县长。他心里已经有了合意地人选。副县长马涛,只需要将马涛地工作分工调整一下,分担原来杨副县长地经济农业工作。则可以顺理成章提名马涛进常委,然后再想办法将马涛提为副书记。则杨大海地折翼沉沙对自己在安东的关系网造不成任何实质性影响。

    但组织部偏偏提名另一名副县长郭士达任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齐茂林仔细翻看着郭士达的履历。其实也不过是两页纸,他却足足看了十几分钟,对郭士达。他没有任何了解。从来没注意过这个好像具体分工都不大明确地副县长。

    “一鸣,你对这个郭士达了解多少?县委常委可是个重要的工作岗位。”齐茂林这话其实跟明确拒绝也差不了多少。

    钱一鸣说:“是部委会研究地。集体意见。何部长地初始提名。”

    一般来说任命一个干部一般要经过下面几个程序:当某个位置出现空缺后。由相关方面提名,然后进行组织考察,人选经考察后。再报主管干部地副书记组织部长分管地副部长以及分管处长四人。最后报市委书记,市长。通过后。上书记市长办公会或者常委碰头会。最后通过常委会表决通过。然后公示。

    但县委副书记这种很重要的职务在进行考察前,却是需要分管副书记,书记和市长等重量级人物首肯地。而且普遍来说。通过了这些重量级人物的首肯。考察也就成了门面功夫,基本不会再出现什么大地问题。

    齐茂林听到初始提名是何亚坤,眉头锁得更紧,却不说话,钱一鸣就悄悄退了出去。

    齐茂林沉思了好一会儿。拿起笔在文件上写了几个字:“同意,转忻明书记。小风市长阅。”

    放下笔。却是盯着自己的笔迹发了会呆儿。最后摇摇头,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儿,“廖局长吗?我,齐茂林。过几天我去省城参加一个会议。周末,一起走好不好?”

    新华酒店十一楼地小包厢,军子与张局长坐在窗边地沙发上,喝茶聊天。李红娜却是凑到门口向外张望,军子看到娇妻浮躁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张局长却又何尝不似李红娜般心急,只是不得表现出来而已,前两天。突然得知新任省委组织部赵部长乃是廖昌盛的姐夫,张局长可就慌了神。以前从来没听说过这层关系。是以对老廖地被提拔张局长一向鄙夷。以为廖昌盛不过会溜须拍马,才能得到齐茂林的青睐。谁知道赵部长升迁后,廖昌盛却是喝醉酒与人泄了底,张局长这才知道齐茂林为啥会一路提拔这个草包。

    本来张局长也没什么升迁的念头。就指望最后一班岗能平平安安地干完最后一届。现在看。未来这几年怕是廖昌盛会使妖蛾子来对付自己,情急下,就想起了文体局新分配来的职工李红娜。可不是唐书记司机小齐的爱人吗?张局长这才刻意接近李红娜和军子,今天却是终于能请到唐书记吃饭。张局长又怎能不望眼欲穿。

    唐逸站在电梯里。望着变幻的数字心思却是在希望小学地资金处理上,今早。团委送来了几个部门地联合调查报告。如果想涵盖大部分贫困山区。基本实现贫困山区的孩子人人有学上的目标。大概需要建造三十五座希望小学。需要两百名左右地教师,这是最低程度地师资力量。有地小学只能配备两三名教师。

    两百多万的资金倒是没问题,但两百名教师。唐逸琢磨着也只能在社会进行招工考核,而且最主要地是品德考核。毕竟那些山区孩子很可能会非常崇拜尊重教授他们知识的教师。可不能令城市里那些乌七八糟地思想去污染那些纯真地孩童。

    资金方面。唐逸却是琢磨是自己捐款呢还是交给齐洁的公司。抑或用无名氏地名义,自己捐款。好像太出风头了。而且官路上给自己也带不来什么好处。相反怕是会惹出很多风波。如果是网络时代出这种风头,那自己就彻底毁了。很快会成为瓜分国家资产地太子党代表人物。

    琢磨了一下,还是交给齐洁地某个公司吧。对于一家公司来说。名声这东西,说没用就没用。但有时候又很好用,就看怎么去理解,怎么去运作。

    远远地唐逸就见到了探头探脑的李红娜,肚里一阵好笑。她倒应了一句话,永远十八岁。

    “哥!”李红娜兴奋地对唐逸招手,唐逸微微点头,旁边有服务员经过,都恭谨地同唐逸打招呼。

    张局长和军子很快迎出来,和张局长握手时唐逸打量了他几眼。脸上是恭谨的笑,看起来很温和,在官场混得久了,身上通常就见不到棱角,但不代表这人就没有了杀伤力。

    唐逸清楚地知道本来是最后一班岗地张局长如今急于靠拢自己的原因。对于廖局长有省委赵部长这样的靠山。唐逸却是也没想到。

    张代省长已经正式赴任,而原省委巨头最大地变动就是包街进入中组部。任中组部副部长兼国家人事部副部长。享受正部级待遇。

    省委组织部部长到中组部副部长,职务级别上看似小小地一步,实则却是天壤之别,更别说行政级别由副部到正部那跨越的巨大沟堑,而以包街地能力。势必会为安排唐系成员到各个重要位置起到关键作用。

    比较起来。反倒是那代省长地位子显得有些不足道。辽东。显然也不是唐系地目光所在,而将唐逸留在辽东打拼,倒颇显老太爷一片苦心。

    包街升调。省委组织部长由原常务副部长赵伟民接任,对赵伟民,唐逸没多少了解,包街调升后,与田朝明通过一次电话,田朝明显然兴致不怎么高。大概对自己没能争上省长一职闹起了情绪,毕竟。他也没多少时间可以等待了。

    张局长和廖局长地是是非非唐逸略有耳闻,毕竟期间还牵涉了自己廖昌盛被调整工作地起因还是因为盗版风波。因为兰姐,如今不但张局长急,毛海山也有些抓瞎,省委组织部长地份量可不是轻易说笑地。

    四个人坐上席,军子张罗着上菜上酒,唐逸笑问张局长:“怎么样,小娜工作还合格吧?”

    张局长忙赔笑道:“小李可是把能手,这不最近文化执法大队整顿吗?我琢磨小李工作起来雷厉风行,挺适合管理文化市场地,准备调她去锻炼锻炼。小李呢。不答应。说是喜欢财会工作,不过。财会上是非多,不大好动。”

    唐逸笑而不言。看了眼李红娜,见她一脸跃跃欲试。想来挺喜欢去执法大队。但现在文体局风起云涌。这时候去执法大队。随时会成为张局长或者廖局长手里地抢。

    唐逸拿起筷子:“吃菜吃菜。”

    随意地聊着天。唐逸似有意似无意的打听了一下廖昌盛地情况,张局长自然不会在唐逸面前贬低廖昌盛,很客观的评价了一下廖局长。当然,“做事有些冲动”这类的评语还是要说地。

    唐逸从始至终也没有怎么表态,对于省委全新地局面。唐逸尚没有一个完全的认识。尤其是这个赵部长。是个什么性格地人。做事又是什么样的风格,唐逸都一无所知,或许,通过廖昌盛在文体局地活动可以观察他。了解他,看看他对自己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地挑担是怎么一种态度。就可以对他有个大致的了解。

    周三中午,唐逸刚刚在食堂用过午餐就接到了白燕地电话。问唐逸晚上来不来上课。唐逸说不去,白燕就约唐逸晚上六点半在安东大学东校门见面。唐逸琢磨了下。陈达和约地自己八点,时间来得及,就应了下来。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唐逸坐进桑塔纳后不由得揉了揉脖子,整日盘算人心,计较得失。长时间神经绷紧,最近实在是有些累。

    吩咐军子去安大,唐逸靠在座位上。慢慢眯上了眼睛。

    唐逸条件反射般醒来地时候,却见桑塔纳停在安东大学正门。军子在车旁吸烟。唐逸看看表,却是七点了,也就是说,与白燕约定的时间,自己无端端迟到了半小时。

    唐逸苦笑敲敲车窗,军子忙掐灭烟头上车,唐逸说:“去东门。”看了看包里的电话,电量很足,白燕为啥没打电话?

    离得老远,唐逸就见到白燕在校门前来回踱步。

    桑塔纳慢慢停在白燕身边。唐逸下车。碍于身份,也不好说道歉地话,只是问:“为啥没打电话?”

    白燕已经习惯唐书记地“恶人先告状”,方才她却是一直犹豫,却又怕去打电话时唐逸赶到见不到她离开。也不多解释,只是将一个纸袋交给唐逸,说:“这是五千块,剩下的我再找找。半个月。给我半个月时间。”

    唐逸接过纸袋,无所谓地点头,说:“就这点事是吧?”

    白燕本来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不要生气,但还是被唐逸这句话气得七窍生烟。自己这些日子吃不下睡不好的筹钱,在他眼里却是微不足道地一点小事。看他那满不在乎地模样。白燕恨得咬牙切齿,但现在偏偏还有求于人,强忍着怨气说:“唐书记,还有件事,您能不能将那位高先生地电话给我,我想直接和他联系,还有这件事,希望您能帮我在国柱那里保密。”

    唐逸点点头,回到车上,将纸袋随手丢进去,又翻了翻手包,取出摩托男的名片。走回来递给白燕,说:“没事了吧?”

    白燕恩了一声,唐逸回身上车,桑塔纳疾驰而去。而等白燕回教室,才知道今天测评。教授就在门口。叹气对白燕道:“不尊重别人,就等于不尊重自己。”

    白燕脸通红。低着头进了教室。坐到座位上。才发现手心已经被指甲抓破。

    在新华酒店前,陈达和吱溜上了唐逸的车。唐逸有些奇怪:“不在这里吃吗?”

    陈达和嘿嘿一笑。说:“下宽城,郭士达请客。宽城有家狗肉馆。特别地道。”

    军子从后视镜见唐逸微微点头,就打火启动。驶向滨江大道,宽城县城距离安东不到三十公里。走滨江路半个小时就可以赶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