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章 家族的对决

第四十章 家族的对决2017-11-8 23:44:43Ctrl+D 收藏本站

    问了陈珂的电话,竟然是G**的手机号码,唐逸不由得一笑,自己的模拟机也该换换了。

    因为老妈的关系,第一批进入大陆市场,进入中国移动视线的G**手机选用的诺基亚品牌,也难怪老妈在诺基亚的声音越发响亮,要知道诺基亚超越摩托罗拉,正是因为在亚洲市场的高速发展,尤其是在中国的发展起了决定性因素,相反摩托罗拉太注重美国市场,才被诺基亚一步步赶超。

    正琢磨着怎么同陈珂开口讲话,电话滴滴滴的响起来,接通,陈达和大嗓门响起:“邱四儿被放出来啦。”

    唐逸微微一愕,陈达和那边呵呵笑起来:“说是证据不足,我已经赶紧叫邱四儿去还钱了,妈的,等这事儿过去我就开了他,什么鸟玩意!”

    唐逸恩了一声,郑重得道:“吃一堑长一智,以后身边的人一定要看好!”

    陈达和干笑两声:“又给您添麻烦了。扫,扫瑞啊……”

    唐逸笑骂:“去,没一点正形,以后多动动脑子!”

    挂了电话,唐逸就觉得心情莫名的舒畅,不假思索的拨通了陈珂的电话,心里就觉得好笑,刚才的自己,好像和她通话都有心理负担似的。

    “你好”陈珂清脆悦耳的声音从话筒传来。

    “小丫头,干嘛呢?”唐逸笑呵呵问。

    陈珂语调没什么变化,“看电视呢,唐书记,有事儿?”

    唐逸却不会再被她的伎俩骗到。说:“铁娘子,咋也学会徇私舞弊啦?”

    陈珂古井不波:“您说的是邱大年的案子吧,没有人证物证,举报他地联防员又在立案前改了口供。按程序我们是要放人的,但还是会展开后续调查。唐书记。您不应该太过问这类案子的,对您影响不好。”

    “装,再和我装我现在就去打你屁股!”唐逸恶狠狠的说。

    “唐书记,请您自重!您这是性骚扰知道不?”陈珂刚冷着声音说完,却突然扑哧一笑,俏俏地笑声,空气也荡溢得生动起来。

    唐逸微笑:“最近还好吧?”

    陈珂哼了一声,唐逸能想象到她撅嘴的可爱模样:“不好,唐书记。您给我小心点,总有一天我要把你这大坏蛋扳倒!”

    “我去洗澡了,拜拜!”陈珂极快地挂了电话。

    唐逸发自内心的愉悦起来,轻轻吹起了口哨,却琢磨着检察院这档子事,很明显陈珂成熟了许多,她能放掉邱四儿就说明检察院内并没有强烈的声音对这个案子追查。

    作为一个检察官。想有大的作为,只讲究原则是不行的,审时度势,理顺各种关系很重要。只有自己站稳了,才能努力的实现一些理想,很残酷,但这就是现实。

    陈珂想必也看明白了很多事吧?检察系统宣传的明星人物,却不是只凭铁面无私就能得到领导青睐的。

    唐逸有小半年没有来省城了,几个月时间,省城变化很大。狭窄的街道被一条条拆除扩建。城市里,随处可见高楼大厦地施工。这个年代,正是国内城市建设飞速发展的时代。

    地点还是天堂酒吧,唐逸进了308,却见巨型玻璃茶几上摆了满满一桌啤酒,田卫兵见到唐逸进来,笑呵呵站起来和唐逸握手,这就是他和刘飞的不同,刘飞每次见到唐逸,是必定来一次熊抱的。

    天堂已经经过全新装修,包厢里采用了最新的卡拉O集成点唱系统,再不用客人自己放光盘找歌。

    和田卫兵坐到沙发上,随意聊了几句,包厢门轻轻敲响,七八名打扮时髦的漂亮女孩鱼贯而入,田卫兵转头对唐逸笑道:“只是唱唱歌,不违反原则。”又在唐逸耳边道:“放心,她们不是出台小姐,真正的陪唱妹而已。”

    唐逸笑笑,所谓陪唱妹这一群体,确实是不随便出台,但对她们看地上眼的客人,或者比较有权势金钱的客人,她们还是不大拒绝的。

    和田卫兵这种公子哥交际,也不能显得太清高,唐逸恩了一声,田卫兵就笑着招招手,叫其中最漂亮地两个女孩儿坐唐逸身边,自己选了两个,其余的女孩退了出去。

    坐在唐逸左边的女孩白色小背心,黑色超短裙,右边女孩红色吊带短裙。两女身材火辣,雪白长腿在唐逸眼前晃荡,极为性感撩人。

    唐逸微微蹙眉,田卫兵就笑着对两名陪酒妹道:“注意点,你们的唐哥不好这个,你们好好陪他聊天唱歌就成。”

    楚楚晶晶娇笑答应。

    女孩们唧唧喳喳的唱歌聊天,唐逸靠在沙发上默默喝酒,田卫兵看了他一眼,无奈的笑道:“我说你太个性,是不是想坐上位就得像你似的?”

    唐逸笑笑不语,其实莺声燕语环绕,看着这些年轻女孩儿笑闹,唐逸心情还不错,仿佛也被感染了一丝活力,只是他不好表现出来而已。

    “唐哥,咱俩合唱一首甜蜜蜜啊?”白色背心高高耸起,露出光嫩肚脐地楚楚挽住唐逸胳膊撒娇。

    唐逸摆摆手:“我不会。”田卫兵站起来拍拍手,起哄地喊:“今天,你们谁能请得动唐哥唱歌,一千块奖金!”

    “哇!”女孩们都雀跃起来,唐逸无奈的摇头,楚楚又是第一个贴上来,唐逸略一琢磨,就微笑起身,和四个女孩儿每人合唱了一首,歌毕,四个女孩就围在唐逸身边唧唧喳喳说话,田卫兵郁闷地翻着白眼喝起了闷酒。

    晶晶见唐逸没兴趣掷色子喝酒。就跑了出去,不一会儿拿了副象棋回来,娇笑着说:“唐哥,一看您就是做大事的。不喜欢低俗的玩意儿,古人煮酒论英雄。咱和唐哥煮酒斗棋,一盘棋一瓶啤酒?”

    唐逸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倒颇为佩服这些女孩儿的机敏和变通,不好扫了她的心思,就笑着点头。

    令唐逸想不到的是,晶晶棋风颇为硬朗,第一盘竟然将唐逸杀得溃不成军,几个女孩儿娇笑中唐逸将一瓶啤酒咕咚咕咚灌下。

    第二盘进行中,田卫兵看看表。就对唐逸道:“散了吧,一会儿有事谈。”

    唐逸恩了一声,几名女孩儿虽然尚不尽兴,但也乖巧地站起来告辞,唐逸就对田卫兵比了个手势,田卫兵无奈的掏出钱包,里面现金却只有三千来块。不由得就有些为难,唐逸说:“算你欠我地!”拿过包掏钱,几名女孩接过钱,欢天喜地离开。晶晶出门前回头一笑:“唐哥,下次来妹妹请你喝酒下棋。”

    唐逸笑着点点头,这些女孩儿,或许是虚荣,或许是无奈,走上了这条路,你可以说她们是坏女孩儿。但不代表她们是坏人。

    和田卫兵聊了一会儿。包厢门轻轻敲响,接着被人从外面拧开。田卫兵站起来笑道:“田主任,来,这边坐。”进来的却是督查室主任田庆斌。

    田庆斌满脸笑容的与唐逸握手寒暄,唐逸若有所思的看了眼田卫兵,渐渐有些明了……

    如同唐逸所想,安东市新市委常委,副市长候选人果然是田庆斌,人大正式通过了唐逸与田庆斌的任命。

    在政府办公楼五楼,王小凤召开了田庆斌到任后第一次市长办公会。

    会议的主要议题就是关于市长分工的问题,安东市有八位副市长,协调市长分工也实在是个难题,曾怀民的倒下使得小凤市长有机会有借口对副市长分工进行一次全面的调整,早在这次会议前,那些副市长早早就开始运作,希望能通过这次会议使得自己地排名及影响力得到提升。

    会议结束后,安东市政府下发19号文件,对市长,副市长分工作出调整。

    据安东市政府199519号文件《关于市长副市长分工调整的通知》,市长王小凤继续主持市政府全面工作。

    常务副市长唐逸协助市长日常工作。同时分管发展和改革财政税务国有资产监督管理金融审计物价政策研究工作。

    副市长田庆斌宪分管城市规划建设和管理环境保护人民防空工作。

    副市长李卓彬分管教育文化卫生体育新闻出版广播电视参事文史档案工作。负责联系共青团工作。

    副市长张震,分管农业和农村林业水利气象法制武装公安监察民政司法仲裁信访劳动和社会保障民族宗教消防工作。负责联系工会工作。

    副市长许瑞生,负责分管人事统计城市区街综合管理工作。

    副市长李国起:分管外经外贸外事对台口岸打击走私工作。同时,协助常务副市长唐逸分管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工作。

    副市长陈明红,分管商业旅游物资计划生育工商行政管理质量技术监督食品药品监督管理知识产权经济协作侨务工作。同时负责联系妇女工作。

    副市长朱国涛:分管工业科技交通能源通信信息产业无线电管理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工作。

    分工的交叉管理,多头管理是不可避免存在的,因为很多部委局办的职能就存在交叉。但从分工可以看出,唐逸的权力进一步扩大,将财政审计等重量级部门抓在了手里。张震名正言顺的管起了司法口,和政法委书记顾占东怕是会暗中较劲。

    新常委田庆斌地分工可就值得琢磨了,城市规划建设自然是很重要的分工,但仅仅给了他一个城市建设的摊子,显得王小凤对他并不认同。也使得唐逸揣摩到,小凤市长合意地常委人选没能在省委获得通过。朝鲜走一趟,与李光武谈谈。看看是不是可以影响朝鲜方面将新义州经济特区计划提前提上议事日程,毕竟和前世不同。现在安东发展日新月异,对于朝鲜方面建立新义州经济特区是有一定促进作用地。

    唐逸又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朴上尉,那花一般纯净的女孩,过得还好吗?遥远地异国他乡,有位女子,为自己而存在,那种感觉,很复杂,这些日子太忙了。却是没时间过去帮她洗脑,恩,趁这个机会去见见她。

    就在唐逸准备启程去朝鲜之时,一个电话,打乱了他的计划。

    电话齐洁打来地,声音有些犹豫,有些彷徨。但最后还是轻声道:“老公,好像有人想要我的命。”

    声音很轻,唐逸脑袋却嗡了一声,握紧了电话。尽力压抑着情绪,缓声问:“怎么回事?”

    “昨天,昨天一辆汽车突然冲出来,幸亏小三一把推开我,可是,可是她,她。现在受了重伤。还在医院急救。”齐洁咬着嘴唇,没有落泪。唐逸还是从她微微颤抖地声音里听出了恐惧,感激,和难过。

    “我这就过去。”唐逸挂了电话,知会林国柱一声,自己去南方谈一笔合资,然后,下楼,叫军子送自己去机场。

    安东至交州航线在年后已经开通。

    医院地重症监护室前,唐逸见到了齐洁,她正隔着玻璃窗,静静望着病床上好似安详睡眠的清秀女孩。

    唐逸走到她身边,没有说话,默默站着。凝视着那个数字代号地女孩儿。

    “老……”齐洁恍惚间转头见到唐逸,叫了一声又马上闭上嘴,旁边有护士经过。

    唐逸伸手,慢慢抓住她的手,齐洁突然眼圈一红,扑进唐逸怀里,眼泪扑扑落下。

    拥着齐洁在长椅上坐了好久,齐洁哽咽声渐渐止住,却又沉沉睡去。

    “老公,对,对不起啊……”齐洁醒来后,忙着坐起来。

    看着她微微红肿的双眼,唐逸伸出手,帮她擦拭脸上的泪痕,齐洁低着头,小声说:“我,我不想惊动你地,可是,可是想了想,还是,还是应该告诉你。”

    唐逸说:“你做得对,任何事都不要瞒我知道吗?”齐洁轻轻点头。

    唐逸又轻声问:“到底咋回事?最近得罪人了?”

    齐洁犹豫了一下,终于道:“我觉得,应该是周光辉,半个月前一次舞会上,他,他又来纠缠我,话有些难听,我,我就泼了他一脸红酒……对不起,我,我就会惹麻烦,听,听伯母说,周家很厉害,是不是?”

    唐逸默默点头,周家是岭南省的地头龙,本身的影响力已经不容小觑,作为国内经济最发达的省份之一,岭南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而岭南周系更是上面某一强大派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那个派系,却是足以与唐系分庭抗礼的。

    “约周光辉,就说我要见他。”唐逸点上了一根烟,轻轻咬在过滤嘴上,慢慢的用力。

    交州清源小筑,是一处度假别墅娱乐风景区,海风徐徐,遮阳伞下,摆着白色圆桌,白色软椅,远方隐隐传来优雅轻快地手风琴声,令人不自觉就会沉浸在这欢快的氛围里。

    唐逸和齐洁坐在圆桌旁,慢慢吸着饮料,远远一名格子衬衫,格子短裤的年轻儒雅男子走过来,看了齐洁一眼,随即向唐逸伸出手:“我是周光辉,幸会。”

    这里是周光辉常年包下的别墅,当听到周光辉地答复是要唐逸来这里见他,唐逸就知道,事情怕是不会很好的得到解决。

    “唐逸。”唐逸轻轻和他握了下手。

    周光辉坐下,看着唐逸微笑:“你知不知道,我是第一次听说你,还是接到齐小姐电话后和人打听的。早知道是你,我就会专程上门拜访了,失礼失礼,莫怪。”

    唐逸笑笑。点上了一颗烟,烟雾中默默打量着他。看起来风度翩翩,很容易给人好感。

    “你们的关系是?”周光辉有些疑惑的问。

    唐逸抓住齐洁地手,轻轻晃了晃,周光辉恍然,哎呀一声:“唐哥,你可别怪我,我是真的不知道,早知道我就不会追齐小姐了,害得你还要跑来交州一趟。真是过意不去,过意不去啊!”

    唐逸微笑:“我不是来宣示主权地,也不为因为你特意来交州,你应该知道我这次来地用意。”面对这些少爷,唐逸自不会用官场上地处事方法,那会给他们造成错觉,反而觉得你软弱可欺。

    看着心上人展现出来地强势。齐洁心怦怦跳着,虽然早已经“老夫老妻”,但见惯了唐逸地风轻云淡,突然看到他内敛的骄狂。齐洁却是如同触电了一般,不知道爱郎为什么就这般令自己心醉,只觉为了他自己就是死都愿意。

    周光辉却是一脸讶然:“那,那我可真的不知道唐哥的来意了。”

    唐逸不说话,静静的看着周光辉。

    “啊,我想起来了,听说。听说齐小姐出了车祸。是为这事儿?”周光辉在唐逸注视下终于憋不住劲儿,一脸的恍然。

    唐逸却是越发肯定。事情就是他作的。

    周光辉随即叫起了撞天屈:“唐哥,我冤枉啊,是,我和齐小姐有点小误会,但我可不是睚眦必报的人,我看,肯定是有人破坏咱们之间的关系,准备坐收渔利,唐哥,你仔细想想,是不是这个理儿?”

    唐逸淡淡道:“不管是谁做地吧,周老弟,交州你人头熟,帮我把人找出来,货车司机,他的主使者,我都要。”周光辉是不会直接下令给行凶者的,唐逸要的主使者自然是周光辉的亲信,怎么也要周光辉痛上一痛,他才记得这个教训。

    周光辉满脸难色:“唐哥,这可难办,你不知道,我家老爷子可是严令禁止我跟公安司法接触。”

    唐逸微微蹙眉,看着他。

    周光辉却是抱歉的笑:“对不起,这件事我真的爱莫能助。”

    这时齐洁地电话响起来,齐洁接了,脸色就是一变,凑到唐逸耳边低声说:“小三醒了,暂时渡过了危险期,不过医生说,说以后她可能都站不起来,一辈子都要坐轮椅。”说着话齐洁眼圈又是一红。可以想象,一个功夫高明的花季少女,后半生只能在轮椅上度日,对她来说,是多么的残酷。

    唐逸看着满脸笑容的周光辉,慢慢掐灭了烟头,站起来,对他点点头,拉着齐洁地手离去。

    华逸地产大厦顶层的豪华套间,齐洁默默望着窗外火树银花,耳朵,竖起来,听着唐逸通电话。

    “爷爷,我要动周士儒!”唐逸声音透着斩钉截铁。

    本以为老太爷会动气骂自己骄狂,却想不到话筒里传来老太爷温和的声音:“冲冠一怒为红颜。”随后就是两声淡淡的笑声。

    唐逸明白,这段日子自己在官场上规规矩矩,表现也算可圈可点,是以爷爷听到自己这般狂妄的话语却是没有动气,沉稳如斯的自己突然夸了海口,爷爷就想听听自己的想法。

    “爷爷,我有七八成把握,可以捅破周士儒一个大麻烦。”唐逸显得很有把握,在老太爷面前也必须显得很镇静。

    “七八分……”老太爷沉默下来,话筒里是靠椅轻轻摇动地咯吱声。

    唐逸又说:“是走私,我有内幕消息,交州一家很有名气地公司实际上是一家走私集团,,牵涉的金额几十上百亿,而周士儒,和这家公司关系极为密

    靠椅摇动声停止,接着,老太爷挂了电话。

    唐逸血液莫名地沸腾起来,老太爷最后没说话,但这就是默许,想必唐系的势力会马上紧锣密鼓的部署,发令枪,却是握在了自己手里。

    这将是十年来唐系与其它派系最大规模的碰撞。面对地对手势力在京城遮天蔽日,这场惨烈的斗争,必将深远的影响共和国未来的政局,而自己。却是这场争斗地先锋,箭头人物。

    唐逸慢慢品着茶。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拿起电话,拨通了老妈的号码。

    唐逸问道:“妈,齐洁地事儿你知道吧?”

    萧金华嗯了一声,随即问:“小逸,你怎么想?妈都支持你!”听语气应该是她同二叔或者老太爷进行过沟通,没得到满意的答复,有些生气。

    唐逸笑道:“那可就要你破费了,大把撒钱吧。去香港的走私商那找消息,交州通达集团在香港的分公司,恩,查清楚和通达集团交易的走私商,查查他们最近有什么大的交易,妈,我和齐洁去香港等你的消息。”

    对于这个特大走私集团。唐逸是在信息时代隐隐知道的点点滴滴,却不想自己会有用到它的一日。

    挂了电话,唐逸回头对齐洁喊:“收拾东西,去香港。”

    齐洁温顺点头。却又小声问:“老公,真地能扳倒周士儒?”看得出,没经历过这种场面的她有些怕,毕竟,那可是部级高官啊!爱郎要与这么一个强劲的人物为敌,齐洁心里难免忐忑。

    唐逸笑笑:“周士儒其实倒没啥可怕,主要还是他上面那位。”指了指天花板。

    齐洁好奇的问:“谁?”唐逸轻轻说出了一个人名。齐洁就觉得脑子嗡一声。腿有些软,一时间再迈不动步子。直到唐逸轻轻抱住她,笑着说:“干嘛?有我在,怕啥?”

    感受着唐逸强有力的臂弯,看着他淡定的笑容,齐洁心中才渐渐安宁,爱郎仿佛像一座山,就算天塌地陷,他,也会撑起一片天空,为自己容身吧。

    香港纽约大酒店顶层38层同样有几间超豪华套间不对外开放,3801就是其中一间。

    唐逸穿着体恤牛仔,戴着太阳帽,一副邻家哥哥的装扮,齐洁换了一件黑色长裙,水晶高跟鞋,显得高佻而性感。

    漂亮地女侍应帮唐逸开了门,将门卡交还给唐逸,恭谨的告退。唐逸有超级贵宾卡,这种卡只有老妈和自己有,也就是说,纽约大酒店集团所有分店的顶楼一号房,只能唐逸和萧金华有权入住,就算露丝,也仅仅拥有二号房的钻石贵宾卡。

    进了房,唐逸就指着落地玻璃帷幕,笑道:“去看看海景吧。”

    齐洁却是摇摇头,帮唐逸泡茶,但看得出,她很紧张,即将到来地争斗,对于她来说是陌生而又可怕的,唐逸不由得微微有些后悔,不该告诉她这种事,但想想作为自己的女人,又怎么可能永远蒙在鼓里?

    唐逸坐到松软的沙发上,拿起电话拨通了安东,告诉林国柱,自己在香港谈一笔投资,暂时不得回去。

    放下电话,却见齐洁怔怔看着茶杯发呆,唐逸点起一根烟,等她慢慢调节自己的心态。

    “叮咚”门铃响,唐逸微微一愕,站起来走过去看了看外面,却是露丝,穿着性感的红色束胸裙,被束缚住的高耸挤出一条深深地雪白乳沟,唐逸摇摇头,拉开门,还未说话,露丝已经亲热地抱住唐逸,和唐逸来了个贴面礼,唐逸无奈的感受着她性感火辣而又香气迷人地身躯,紧紧贴在自己身上,西方风情的饱满和弹力令人口干舌燥。

    露丝随即就看到了客厅里紧紧盯着自己的齐洁,忙放开唐逸,对唐逸连声说SORRY,“先生,我不知道您的女朋友也在,您知道的,我很想念您,所以情不自禁的抱您。”

    唐逸笑笑,这个解释还不如不解释呢。不过露丝的到来倒使得气氛活跃起来,露丝对齐洁很好奇,问长问短的,很想了解少东喜欢的是怎么样的女人。

    齐洁也很快看出,露丝属于那种开放大胆的美国女孩儿,就算爱郎与她共度过**,却也不会对她有什么感情,何况看起来,两个人应该没有那种深层次的接触。在露丝主动示好下,齐洁也就慢慢和她熟络起来,很快两人话题就聊到了化妆品首饰,倒是越聊越投机。

    唐逸在旁边品着茶。听着她俩唧唧喳喳的,无奈的摇头。女人总是有共同话题,不过这样也好,可以缓解齐洁地紧张。

    说着话,露丝却是呀的一声,随即赶忙从手包里拿出电话递给唐逸,说:“这是您在香港的通讯工具,总裁会通过它与您联系。”

    唐逸接过,现在的通讯还真地有些不方便,要等明年移动电话才能国内联网。并开通国际漫游服务,到那时候,才可以一部手机走遍全球。

    齐洁笑眯眯问露丝:“你是唐逸的亲信?亲信你懂吧?”

    听齐洁问起工作上地事儿,露丝就回头看唐逸眼色,唐逸笑道:“没关系,自己人,都可以告诉她。”

    露丝这才对齐洁做个手势。一脸的自豪,“我帮先生管理在全球的投资,是先生唯一的代言人,亲信。我明白这个字眼的含义,我想说的是,NO,我不仅仅是亲信,我是先生的人,自己人。”

    齐洁就撇撇嘴,看了唐逸一眼。似乎很不满意。唐逸忙解释:“是老妈帮我选的代言人。”也是,齐洁再大方。自己选这么个尤物作亲信,她能不生气?

    齐洁这才哼了一声转过头,却不想露丝却是对东方小情趣甚为了解,竟然知道齐洁方才表情姿势的含义,双手摊开道:“亲爱地齐,我觉得您不应该吃醋,虽然您和我属于不同的文化背景,但先生这样出色的男人,有几名情人是很正常的,你们古代的男人是允许有几个老婆的,就是因为先生这样出色的男人太多吗?如果先生肯作我地男朋友,我肯定……洗心革面,不再和别的男人……啊,叫鬼混,而且,我也不会理会先生再多几名情人。”

    唐逸好笑的看着齐洁被露丝“教育”,又赶紧低头品茶,担心齐洁看到自己戏谑的目光生气。

    露丝却又回头说:“先生,我现在已经不再和男人鬼混了,您说地对,女人是要自爱的。”

    齐洁却是幽幽叹了口气,看着唐逸,轻声道:“谁又管他了?”

    唐逸听得心中一颤,忙站起来走到齐洁身边,坐下后轻轻揽住她肩头,低声说:“别听美国鬼子瞎白话,她懂几个问题?”齐洁白了唐逸一眼,撅嘴道:“谁知道你是不是串通她,为你以后多找情人铺路?”

    唐逸笑着说不会。

    露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羡慕,夸张的笑:“亲爱的齐,先生很爱您,以后您要帮我在先生耳边说,吹枕头风。”

    齐洁无奈的看了露丝一眼,对这心直口快的洋妞实在没什么办法。

    夜幕降临,露丝告辞时对唐逸眨眨漂亮地碧眼,嘴角有一丝挑逗地笑,说:“先生,我就在隔壁,有需要的话您随时可以叫我。”

    当晚,齐洁被唐逸压在身下,折腾地死去活来,最后带着哭腔媚叫:“去……去找你的露丝,去……”

    唐逸哭笑不得,却更用力的惩罚她,结果第二天早起,齐洁却是软瘫在床上,没有一丝力气。

    在顶楼办公室听露丝汇报完工作,唐逸叹口气,说:“午餐你帮我叫,送去房间。”

    露丝轻笑:“先生,您很棒。”

    唐逸摆摆手,却是赶忙出办公室回房,可不想被露丝借机会在嘴上占便宜。

    当天晚上唐逸却是饶过了齐洁,第二天开始,唐逸与齐洁露丝就逛起了香港,露丝充当导游兼司机身份,而且在她面前,唐逸和齐洁也不用太避忌。

    三人每日白天一起游玩,晚上一起吃饭,日子过得逍遥,唐逸心里虽然有些急,但老妈不来电话,自己就算打去催促也起不到效果,只有强自忍耐。

    齐洁倒是与露丝打成了一片,唐逸可真的有些担心露丝会带坏齐洁。

    不过令唐逸有些尴尬的是不管走到哪里,自己三人都会成为注目的焦点,也难怪,一中一西两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左右环绕。与自己三人行,哪个男人见了不是羡慕嫉妒,心中更不知道怎么诅咒自己。而女孩儿见到这等情形,自然是会猜想唐逸是哪家公子哥。甚或某个小岛国地王子,才会有资格左拥右抱。

    经过第一天后。唐逸就戴上了假发,眼镜和帽子,不是特别亲近的人,却是根本认不出的。

    焦急的等待了七八天后,老妈地电话终于打了过来,通达集团香港分公司第二负责人已经被买通,代价是一百万美金,该负责人更表示通达集团覆灭后他会作为证人提供大量通达内幕。

    而该负责人透露,三天后。一批价值上千万的走私轿车会走香港,经新加坡,最后抵达交州海关。时间路线该负责人提供地很清楚,但也明确声明,知会交州海关的话,通达集团马上就会收到风。其实这点,他就是不说唐逸同样知道。

    就让这批走私车拉开战争的序幕吧?唐逸默默的想。

    结束通话后唐逸马上令露丝调头回酒店。更要齐洁去露丝房间,自己回一号房,齐洁看着唐逸的背影,心。提到了嗓子眼,露丝莫名其妙的问:“齐,为什么先生要你和我睡,你喜欢男人,又喜欢女人吗?先声明,我不喜欢被女人玩弄。”

    齐洁啐了她一口,满心的紧张却是一松。

    唐逸回了房间。拿着手机琢磨了好一会儿。却是拨通了北海舰队司令员周克强中将的电话。

    按理来说,与宁系的沟通应该二叔甚或老太爷出面。但唐逸却是认为,该发出一点点自己地声音,这个电话,却是代表着自己在唐家地位的提升,更标志着自己渐渐浮出水面,作为宁家的乘龙快婿,提出一点小小的要求,对自己和宁家的关系,却是会进一步拉近。

    至于周克强接到这个电话,或许会觉得自己有些突兀,但也会给他留下一个印象,就是唐家第三代,也渐渐有了自己的声音。

    唐逸简洁干练的自报家门:“大姑父,我是唐逸。”

    很显然周克强对唐逸突如其来地电话有些意外,但更有些惊喜,“啊,小逸,你好你好!”

    唐逸没有和周克强更多寒暄,作为共和国海军的三大舰队司令员之一,在自己和他并不十分熟络的情况下,没必要说些没营养的亲热话。

    “姑父,有点事想请您帮忙,是交州附近海域地一艘走私船,时间路线轮船编号我都掌握了,但水警那边不可靠,而且这艘走私船手续齐全,更可能有完备的报关单,所以,我希望姑父能帮忙拦下它彻底清查。”

    “交州?”周克强问了句。

    唐逸恩了一声,交州却不是北海舰队的辖区。

    唐逸又说:“要绝对保密的行动。”

    几秒钟后,周克强说:“好,我会安排的。”

    唐逸心中一松,这代表着,他认可了自己的地位,可以直接与他对话的地位。

    唐逸随即笑道:“谢谢姑父,具体地情况我请二叔和您联络?”

    “不用,你和我谈就很好。”周克强轻轻笑起来,“小逸啊,什么时候来看看我,咱们好好聊聊。”

    唐逸恩了一声:“等这件事过去吧,我和小妹一起去看您。”又笑道:“姑父,这事还必须得二叔和您详细谈谈,很多事,我都不知道地。”

    周克强却是很坚持:“那你跟你二叔谈,由不知道变得知道!”

    唐逸很有些感激,说:“谢谢姑父,但我现在,不想过多参与一些事。”

    周克强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考虑的很好,好吧,我跟万东联系。”

    挂了电话,唐逸用力攥紧了拳头,第一步成了,接下来,就是那突如其来地碰撞,早已蓄势待发的唐系和毫无防备的庞然大物的碰撞,鹿死谁手已经不是唐逸考虑的范畴,他只知道,从此刻起,他真正融入了唐系体系,从此与唐系共存共荣。

    第二天齐洁却是早早就等到了门外,看她的小憔悴唐逸就知道她一晚没睡,但她却什么都没有问。只是默默拉起唐逸的手,唐逸微微一笑:“事情成了,晚上我回大陆,你在香港多待些日子。等真正有了眉目我给你打电话。”

    齐洁轻轻点头。

    通达集团走私案很快见诸报章杂志,牵涉金额上百亿的走私集团。一时民间沸腾,流言四起。

    而唐逸在安东继续大刀阔斧地进行着他的经济建设,谁也不知道,他的目光却是一直停留在那龙兴之地。

    局面开始扑朔迷离,唐逸看不清,就努力的思考,一点点地小变动中,唐逸却仿佛经历一场蜕变,随着局面渐渐明朗。唐逸却知道,自己经历了一次一辈子也难得的学习机会,高层博弈,学问却是深不可测。

    七月下旬到八月下旬,岭南有上百位干部倒下,从海关地科级干部,慢慢。到处厅,最后,岭南省副省长,交州市市委书记周士儒引咎辞职。岭南省省长卢一博调任国务院某部任部务委员。唐万东正式出任岭南省省长,中央委员会委员。紧接着,中央最高层的工作分配也进行了微调,一些重量级部委进行了小规模人事调整。

    毫无疑问,这场剧烈的碰撞中唐系取得了丰硕成果,第一次,将触手伸入了经济重区岭南。而且是四十多岁年富力强的唐万东任省长。唐家第二代领军人物突然间变得炙手可热。

    当然,唐逸也体会得到。另两大派系在这次争斗中也拿足了彩头,算是利益均沾,斗争之后,总是妥协。

    这场争斗,距离安东好像很遥远,但又仿佛很近,一系列人事调整中,田朝明又没能动弹,听说,本来他却是进京来着,希望能进入某个部委担任部长,但最终没能如愿。

    唐逸却很是佩服老太爷的眼光,说实话,对田朝明,唐逸是不怎么喜欢的。

    不过显然老太爷也不想冷了田朝明的心,田朝明作为常务副省长的候选人被中组部考察,听说结果还不错,只等省人大会通过,如果不出意外,田朝明算是成为实际上的省委第三号人物。

    在迷雾渐渐散尽之时,唐逸给老太爷挂了个电话,爷孙俩没有谈政治,没有谈官场,却是在电话里下了盘象棋,唐逸棋力薄弱,采取兑子战术将爷爷逼平,老太爷笑呵呵评价:“输赢胜负看得太重,输就是输,多学几盘,或可东山再起,一味弃子求和,终不能长进。”唐逸虚心受教。

    当给齐洁打电话通知她可以回交州后,齐洁轻轻叹口气:“终于结束了。”

    唐逸就笑:“看电视了?”

    “恩。”齐洁随即轻声道:“我不怕了,以后还会经历更多,不是吗?”

    唐逸没有再说话,亲了话筒一口,慢慢放下了电话。

    小凤市长热情相约,唐逸只得来她家作客,却是小凤市长亲自下厨,唐逸与小凤市长地爱人黄杰坐在沙发上,饮茶聊天。

    黄杰富富态态的,是个白胖子,保养的也挺好,中石油的工程师,时常不在安东。

    唐逸感慨的说:“黄工,您可真幸福,小凤市长在家是贤妻良母,我可做梦也想不到。”

    黄杰也很得意,摩挲着秃头笑道:“谁说不是呢,我说我作家务,她就是不肯。”

    几盘小炒上桌,小凤市长开了一瓶红酒,笑眯眯看着唐逸说:“尝尝我的手艺,今天算是为你庆祝。”

    唐逸刚想问庆祝啥,却见小凤市长大有深意的笑容,随即醒悟,她,想来已经知道了自己地身份,对京城的这次碰撞谈不上洞若观火,但二叔出任岭南省长,却是谁都能看出这次一系列人事变动中,唐系获得了不小的成果。

    “唐逸,祝你鹏程万里!”小凤市长举起了酒杯,脸上是真诚的笑容。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