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一章 红色小将第三弹

第四十一章 红色小将第三弹2017-11-8 23:44:44Ctrl+D 收藏本站

    尘埃落定,唐逸和齐洁走了一趟美国,看望在美国进行康复治疗的小三,在老妈联系下,美国医界最有名的骨科,神经科等方面的专家组成了强大的治疗团体,据说小三还是有很大希望站起来,如同正常人一样生活。但恢复以前的身手怕是再无可能。

    小三对唐逸的印象并不怎么好,这点唐逸也知道,还记得与齐洁缠绵时小三打来电话,自己恶作剧似的举动,现在看着病床上的清秀女孩儿,唐逸沉默了一会儿,缓声道:“好好养伤,做个正常人也很好。”

    小三脸上流露出一丝感激,轻轻点头。

    从美国回来,唐逸又去北京,约了小妹,一起去黄海市看望周克强,去机场的路上,要爱妻扎车,唐逸坐在副驾驶毛手毛脚,小妹开始强自忍耐,后来突然就拿出一副锃亮的手铐放在杂物箱上,唐逸吓了一跳,却怕她真的将自己铐住,悻悻住手,不经意间,却见小妹嘴角露出一丝俏皮的笑意,唐逸无奈的摇摇头,风轻云淡的仙子也开始顽皮,这个世界变得有些混乱。

    滨海的小别墅,绿树环绕,环境清幽,距离别墅区几公里就已经有荷枪实弹的军人警戒,这片别墅区就是北海舰队高级军官住宅区。

    周克强以及小妹的姑姑设了家宴,子女不在身边,夫妇俩对唐逸与小妹的到来异常热情。

    唐逸放开胸怀,与周克强闲聊,毕竟多了十几年见识。对未来十几年我军发展以及美日战略不说了若指掌也知道七七八八,是以唐逸谈起军事大势倒也头头是道。令周克强一时竟忘了他的年岁,当成平辈一样讨论问题,甚至像个小孩一样与唐逸争辩。直到爱人提醒他时间不早了才恍然回神。随即哈哈大笑:“小逸啊,不错,真地不错,以后可要常来!”

    小妹静静坐在唐逸身边品茶,一派风轻云淡,夫君才高八斗也好。庸庸碌碌也好,她全不在意,她就知道,同唐逸在一起时感觉很好。很好。就希望能静静坐在唐逸身边,直到慢慢变老……

    周克强留唐逸和小妹在家里住,姑姑就打了他一下,嗔怪的道:“还是去军区招待所吧!”

    周克强一怔,随即拍着脑袋说自己糊涂。唐逸与小妹难得聚在一起,住在周克强家却又怎么方便。

    看到周克强促狭地目光,唐逸脸微热。小妹却自自然然的说:“恩。住招待所好点。”

    姑姑无奈的看了眼小妹,对这个小侄女。她很喜欢,更想与她亲近,却亲近不得,这不,已经身为人妻,性子却一点没变,冷淡而骄傲。

    军区招待所豪华套间,小妹洗了澡,披了件白色睡袍走出,清丽脱俗地脸蛋,湿漉漉地头发,雪白光洁的脚丫,一副活色生香的仙子出浴图,唐逸看得一阵发呆。

    就在唐逸蠢蠢欲动之时,小妹轻声问:“听说,是为了一个女人,齐洁吗?”

    唐逸欲火唰的消退,却见小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异样,如同往日一样,洗澡后坐在了床头,静静品茶。

    宁家大佬自然是不会同小妹说这些的,但难保院子里那些喜欢嚼舌根地远房亲戚不会背后议论,所以才传到了小妹耳里吧。

    唐逸却是想不到小妹还清楚记得齐洁的名字,情急下搪塞:“不是,是小三,你知道的,中南海警卫一处出来的……”见小妹静静看着自己,目光清澈似水,唐逸不由自主就说了实话:“她,她是跟齐洁地。”

    小妹哦了一声,就不再说话。

    唐逸心虚,更不好意思再骚扰小妹,躺上床,点开电视,眼睛盯着屏幕,心思却全不在那儿,却是琢磨着要怎么哄哄小妹开心,虽然她总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但女孩子的天性她总是有的,自己的丈夫结婚后,仍与情人藕断丝连,她又怎可能真的不在乎?

    正琢磨呢,沁人心脾的清香飘来,柔软灵动地娇躯靠在自己身边,抓过自己地胳膊,小妹清丽的脸蛋枕在了上面,静静在自己怀里躺好。

    唐逸微笑,轻轻揽住她肩膀,揽得很紧很紧……

    安东汉城大酒店地开业剪彩仪式隆重而热烈,毫无疑问,这座国际四星级酒店的落成对安东意义非凡。

    汉城大酒店隶属国际酒店业巨头纽约酒店集团,总经理聘请的华人,原北京锦江饭店副总李博,在酒店这个行业,他也算赫赫有名了,海归派,对经营酒店很有一套,据说汉城大酒店是用过百万的年薪将他挖来的。

    对于安东人来讲,年薪过百万,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李博也在一瞬间成为了安东家喻户晓的人物,唐逸当然清清楚楚,年薪五十万而已,在这个年代,五十万的年薪对这些高级管理人才却是有着巨大的诱惑力。

    露丝只不过来安东视察了一圈,早已经飞赴上海,纽约酒店集团在上海与北京的扩张才是露丝下半年的工作重心。

    汉城酒店开业,唐逸当然要前去表一番支持,毕竟是自己谈回来的项目嘛,而古忻明也派出金向阳参加酒店开业典礼,为安东经济发展做宣传。

    李博当然不知道唐逸就是自己幕后老板的老板,就算是露丝这个幕后老板,他也只不过见了一面。

    唐逸和金向阳出席开业典礼,他自然求之不得,更想借机会多多结识安东的大佬,他深知一方企业,如果不与地方大佬打好关系,会是怎样的寸步难行。

    剪彩的当天。安东电视台进行了现场直播,《安东日报》《临江资讯》等新闻媒体进行了跟踪报道。

    酒店前挂起了烘托气氛地红灯笼。铺上了红地毯,震耳欲聋的迎宾曲响彻云霄。当市委常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唐逸。市委副书记。宣传部长金向阳等贵宾西装革履,系着红领带,胸前戴着如同新郎新娘佩戴地鲜花出现在剪彩仪式上时,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在剪彩仪式上,唐逸和金向阳等几位领导挥动着银色的剪刀。随着“咔嚓”几声响过,标志着汉城大酒店正式对外营业。

    金向阳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不愧是宣传部长,三句话不离本行,认为“汉城大酒店”地建成对安东地投资环境招商引资旅游产业的发展必将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是安东冲出中国走向亚洲与国际接轨的重大标志**件。

    由于市文工团中小学生以及幼儿园的小朋友在酒店前临时搭建的舞台上演出精心设计地文艺节目,吸引了很多驻足观望的群众。一时间,把整个酒店门前围得水泄不通,交通警察也不得不出来维护秩序。

    唐逸无奈得看着这场政治不政治,经济不经济的剪彩仪式,却也只能摇摇头,金向阳这个宣传部长。工作方式太陈旧。似乎有些跟不上时代的节拍。

    剪彩仪式完毕,已时至中午。自然要庆贺一番。李博在汉城大酒店安排了几桌丰盛地午宴,唐逸金向阳以及几名市委政府领导坐在一间豪华大包厢。

    酒酣耳热之际,李博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市领导每人2000元其他嘉宾每人1000元的红包进行发放。当李博把胀鼓鼓的红包递到唐逸胸前时,唐逸微微一蹙眉,说:“李经理,不就是剪个彩吗,干吗搞这种铜腐的东西?”

    李博解释道:“剪彩发红包,各地都是这个规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神州大地兴起了领导剪彩热与红包文化,喜庆的日子里,领导辛苦一场,收下略表敬意的红包似乎成了理所当然。

    唐逸笑笑:“这么说我们安东还要与时具进了?”

    商业局局长陆春恩最近与李博混得挺熟,忙打圆场:“唐书记,息怒息怒,李经理这也是一时糊涂,好心办错事!”回头对李博使眼色,李博忙收起红包,他心思机敏,马上笑道:“是我想岔了,虽说这钱您确实该拿,劳动所得嘛,但唐书记及各位领导两袖清风,我拿出这个阿堵物倒叫唐书记见笑,我赔罪,赔罪。”

    唐逸自不会和自己地酒店过不去,就不再说,心知拿不到红包,定然会有些干部肚子里咒骂自己,但无论如何,惯例也好,习俗也罢,自己可不能带头拿企业地红包。始推迟了一个多月的朝鲜之行,李光武在大桥另一边接唐逸上了吉普,开怀地笑道:“你这就叫贵人事忙吧,一个多月前就说来,一直等到现在。”

    唐逸扔给他颗烟,说:“不是贵人,但也忙。”说着就笑起来。

    李光武点点头,他自然知道对岸政局的震动,却不会同唐逸探讨这方面的信息,这是原则。

    “去哪?”李光武深深吸了口烟,问唐逸。

    “找个地方,咱俩聊聊。”

    在李光武的办公室,唐逸开始给他分析在新义州设立经济特区的利弊,朝鲜推行为期3年的缓冲期经济计划并未收到实际成效。粮食仍然依赖国际社会的援助,而贸易则依赖中国,无法摆脱孤立状态。因资本技术和信息的不足,难以进行自力更生的经济建设。在这种情况下,朝鲜经济新的突破点只能悬在新义州,新义州与中国邻接,面向黄海,外国资本和外国人容易接近,而如今安东发展蒸蒸日上,可以与新义州互为犄角,共存共荣。

    李光武摸着脑袋,无奈的说:“你和我说我也听不懂,但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会向上面反映,我们的经济专家也会认真论证。”

    唐逸本也没抱太大希望。现在作得只不过是要朝鲜方面建立新义州经济特区的声音越来越响,如此自然有水到渠成地一天。

    晚上和李光武吃了个便饭。当然,又将李光武一礼拜的肉蛋配给给消灭了大半,李光武就气呼呼道:“你那位同志地配给比我高得多。今天最后一顿。以后你吃饭别找我!”

    吃过饭,唐逸却是一定要李光武在招待所给安排房间,李光武无奈,只好听之由之。

    不过第二天用过早餐后,唐逸却是坐电车来到了那红色小区,有红色通行证。一路畅通无阻,数着门牌来到了朴上尉那栋楼,上到三楼,轻轻敲门。

    很快门廊里响起脚步声。悦耳动听的朝鲜语,语调有些惊讶,应该是问外面是谁吧,不是发配给的日子,想来从来没人拜访朴上尉。

    唐逸说:“是我,唐逸。”

    门被飞快地拉开,朴上尉一身笔挺地绿色军装。腰间紧紧系着皮带。可以看出她挺拔饱满的酥胸,柔软纤细的蛮腰和丰盈婀娜的臀部。英姿飒爽中更显婉转风流只是她那明艳动人的俏脸似乎有些消瘦,看到唐逸下意识想举手行礼,却突然想起爱人首长的命令,急忙缩回手,惊喜地叫了声:“首长!”看得出,她很开心。

    唐逸微笑点点头,就进了屋,朴上尉从小鞋柜里拿出双拖鞋,蹲下身,就帮唐逸解鞋带,欢快的说:“首长,这是我在外贸商店给您挑的最软的,您试试,一点也不硌脚。”

    唐逸微微一愕,隐约记得上次在这里过夜,自己好像说了一嘴拖鞋硬邦邦地话,她却放在了心里。

    不知不觉间,自己的脚就被柔软的小手抓着,套上了舒适的拖鞋。

    “还有,我一直都在用沐浴液洗澡,首长,您闻闻。”朴上尉将身子靠近唐逸,一脸期待,唐逸本想装模作样嗅一嗅,却不小心嗅到少女的清香,心脏却是快速跳动了几下。

    朴上尉又满脸期待的问:“您还有哪对我不满意吗?我一定改。”

    唐逸望着在自己面前近乎虔诚的明艳女军人,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路地措词在一霎那被打击地粉碎。

    唐逸只好微笑:“你很好,我对你很满意。”

    朴上尉开心的笑了,是那种发自内心地喜悦,所以,笑起来,惊人的美。

    唐逸坐在沙发上,朴上尉却是进洗手间洗了手,回来就坐到了唐逸身边。

    茶几上有一台电话,是圆环拨号的那种,款式很古老,朴上尉见唐逸目光盯在电话上,开心的说:“是组织上安装的,可以直接拨通首长,可是,可是我怕首长烦,一直没打给您。”

    唐逸微微点头,却见朴上尉眼角眉梢荡溢着快乐,忍不住问:“我来了,你,你就这么开心吗?”

    朴上尉欢快的说:“是!”

    唐逸挠挠头,问她:“缺什么吗?”虽然唐逸半年多没来,但一直吩咐军子定期买了生活用品交给李光武的。果然朴上尉摇头,说:“首长,剩了好多呢,我怕用不完,您,您不要叫人送了好吗?我一直想和您说这件事。”

    唐逸哦了一声,看着满身心欢愉的朴上尉,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朴上尉突然想起了爱人首长以前交给自己的任务,说“首长,您想看的书我帮您翻译好了。我拿给您看。”站起来,迈着婀娜轻盈的步伐进卧室,不大一会,抱着一摞厚厚的笔记本出来,放在茶几上,说:“我帮您多翻译了几本。”

    唐逸愕然,翻着这些笔记本,密密麻麻的娟秀汉字,看了看这摞笔记本的高度,这,就算是抄写,可不知道要写多少时间呢,更别说翻译了,而且,是将母语翻译成外国语,一个看起来很艰巨的工程。这半年多,朴上尉怕是有时间就扑在这项艰巨的工程上了吧?

    见唐逸翻了几页就放下笔记本,朴上尉担心的问:“首长,翻译的是不是不大通顺?很多词语不太好表达……”

    唐逸摆摆手:“翻得很好,我会认真看的。”心里却是无奈,于情于理,自己似乎应该将这些朝鲜红色小说仔细看一遍,才算对的起朴上尉的劳动,但,这,算是给自己洗脑吗?

    朴上尉却是摇摇头,微笑说:“首长,我知道您不喜欢看的,您是做大事的人,是小说里的原型人物,不需要看小说励志,我就是想帮您做点事,您想看的时候就翻翻,不要专门抽出时间来看。我真傻,以为首长思想觉悟和我在一个水平线。”

    唐逸听得朴上尉第一句话本来吃了一惊,倒是想不到朴上尉心思灵秀,但听得后来哑然失笑,朴上尉看得出自己看着笔记本犯难,不过在她想来,却是另一番缘故了。

    看看表,九点多,唐逸想告辞,但看着快乐的朴上尉,却是说不出口,想了想就问:“新义州有啥好玩的地方没?”随即就想起来,说:“平壤的羊角岛国际饭店你去过没?”

    朴上尉啊了一声:“今年七月份开业的那家国际饭店?我没去过,那里只允许外国人进出的。”

    唐逸微微一笑,站起来,说:“走,咱俩去逛逛!”随即又看着朴上尉,说:“换身衣服,去那里面可不能穿军装。”

    羊角岛国际饭店是朝鲜最豪华的特级酒店,四十七层,位于大同江江心羊角岛上,景色宜人,空气清新,酒店内是完完全全的星级酒店标准,高尔夫球场,室内游泳池,桑拿,按摩,保龄球,台球,TV等应有尽有,几年后地下一层更会有澳门人管理的中餐厅,夜总会,桑拿,赌场开业。

    不过羊角岛国际饭店是不对朝鲜人开放的,虽然朴上尉同自己一起可以进得去,但总不能穿着朝鲜军服,太扎眼了。

    在朴上尉去换衣服的空闲唐逸拿起电话拨了李光武的电话,要他派车接自己和朴上尉去平壤的羊角岛国际饭店,李光武爽快的答应。

    朴上尉从房里出来,换了一身黑色的翻领制服,很老套的那种款式,如同国内七十年代的服装,但穿在朴上尉身上却给人一种柔美秀雅的感觉。

    看到朴上尉整理制服,好像很喜欢的样子,唐逸只好说:“这身就,就挺好。”

    朴上尉开心的一笑,轻盈的跑到门廊那边,蹲下身,拿起鞋刷爱惜的擦拭脚上的黑皮鞋,唐逸知道,朝鲜的普通百姓是没有皮鞋穿的,作为军政歌舞团成员,朴上尉大概几年也就能配给一双,自然爱惜的要命。

    唐逸拿起茶几上的手包,也走向了门廊,在朴上尉注意前已经换好鞋,笑道:“走吧。”心里,对那座特级外贸酒店也很好奇,在朝鲜这种制度下,能有羊角岛饭店这样的存在,也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