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三章 初来乍到

第四十三章 初来乍到2017-11-8 23:44:46Ctrl+D 收藏本站

    常委会第二天晚上,张定昌局长就登门拜访,唐逸心中一晒,常闻这些老官油消息最是灵通,看来倒也不假。

    兰姐沏茶倒水,张定昌一脸谦卑的谢过兰姐,漂亮性感的保姆,不管怎么说,想来也甚得主人喜欢的,却是得罪不得。

    张定昌找了个借口,就是来向唐书记汇报新图书馆的选址与施工需要的财政支持,唐逸明白他的醉翁之意,也不说破,简单关心了一下文体局的工作,表态会对新图书馆的建设大力支持,最后勉励了张定昌几句,令张定昌大为振奋,告辞时红光满面,好似吃了兴奋剂。

    兰姐送到院子,关了院门回屋,娇笑道:“这个老头子,走路都轻飘飘了。”见唐逸瞪自己,忙闭上了嘴巴。

    唐逸说:“是小娜的领导,没听小娜说过吗?”

    军子和小娜虽然来得不勤,但小娜却也渐渐同兰姐熟络起来,都是延山老乡,在安东朋友少,两人挺聊得来,唐逸听之任之,兰姐能多认识几个朋友也好,小娜虽然也在异乡,但因为工作的原因,交际***会越来越广,兰姐能融进小娜的朋友***,也省了她整天无所事事。

    但令唐逸想不到的是兰姐虽然多了朋友,生活习惯却是没有任何改变,还是同以前一样懒惰,吃饱喝足,就喜欢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听音乐。唐逸叹息之余对兰姐更加的看不上眼,当然唐逸也知道,这个娇俏的小女人,工作却是尽职尽责的,将家里家外打理的井井有条。使得自己省了许多操心事。

    兰姐听说是李红娜的领导。哎呀一声,本来说早知道对他热情点,小娜说领导对她不错呢。但看到唐逸蹙眉,又将到嘴边地话憋了回去。

    坐沙发上帮黑面神削苹果。兰姐又开始卖弄她的刀法,转着圈一定要一刀将果皮全部削下来,好像这是啥了不得的本事一样,看得唐逸一个劲儿摇头。

    品口茶,唐逸对兰姐道:“过几天报个驾驶班,去学开车,车我已经买了,明天你和军子去拿。”唐逸挑了辆红色两厢夏利。即不惹眼,驾驶起来又比较好操纵。

    兰姐哦了一声。随即惊讶的抬起头:“啊?”不相信自己地耳朵。

    唐逸说:“经常去宝儿那,来回跑有辆车方便点,这车算是我借你的,精心点。”

    兰姐就觉热血涌动,几欲晕倒。车?我有自己的车啦?对小资生活无限向往的兰姐来说,拥有一辆自己的车无疑就是都市白领阶层的标志,当然,是相对于港澳台的都市白领,经常看电视剧,她对港澳台白领女性的小资生活艳羡不已,而拥有轿车,大多数国内都市女性尚是可望不可及。

    见兰姐发痴,唐逸皱眉。拿起茶杯,不再理她。

    兰姐好半天才回过神,压抑着心中地狂喜,她猛然想到一个问题,黑面神是不可能对自己这般好的,他照顾自己多半还是看在宝儿份上,怎么可能无端端送自己一辆轿车。虽然黑面神说是借。但兰姐知道,黑面神所谓地借其实与送也只是字眼的区别而已。

    兰姐就小心翼翼问:“那。我,我自己负担油钱吗?”听说过,养车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唐逸摆摆手:“维护啥的都我出,你不用操心。”

    兰姐就更是狐疑起来,黑面神不会害她她知道,但难保不是给她出啥难题。

    果然,黑面神又开了声:“过几天,恩,就十一吧,小妹有个朋友来,念安东大学,就住宝儿那儿吧,你多照顾她,她对安东不熟,开始一个月你负责送她上下学,有个车方便点。”

    兰姐恍然,随即连忙点头:“没问题,没问题!”就这么简单的事儿闹一辆车,可是占了天大地便宜。

    又推到了小妹头上,唐逸也有些无奈,他已经决心将朴上尉接回国内,送进安大读书,慢慢适应外面的环境,并不是想改造她,只是想让她知道,路,是可以自己选的国内有许多朝鲜留学生,安大也有十几个名额,不过唐逸却琢磨,要叮嘱朴上尉不要与他们接触,毕竟朴上尉现在已经是中国国籍,朝鲜族安东市居民。

    一切都是陈达和办理的,进安东大学,也是陈达和理顺的关系,安东大学哲学系,想来朴上尉是会感兴趣的。

    看着满脸兴奋的兰姐,唐逸又有些担心,纯净如水的朴上尉可不会被她带坏吧?

    兰姐又小心翼翼问黑面神:“书记,买得啥车?”她知道肯定会被训斥,但满心的兴奋压抑不住,还是问了出来。

    果然黑面神一瞪眼:“东风卡车!”

    兰姐就闭了嘴。

    黑面神又摆摆手:“让军子给参谋个好学校,找那种不管多笨地人都能点通的名师学!”

    兰姐连声答应,知道自己在黑面神眼里大概是很蠢笨的女人,也不在意。

    唐逸又琢磨了一下,说:“小霞家是两居室吧?这样,你在宝儿学校附近找找房子,装修好的对外卖的,恩,还是回头我叫军子办吧,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学开车。”

    兰姐忙不迭答应。

    十一放假三天,唐逸就去朝鲜接朴上尉,当朴上尉听说唐逸要带她去安东,满脸欣喜的点头说好。

    唐逸就有些奇怪:“我帮你加入了中国国籍,也就是说以后你不再是朝鲜人了,你不考虑考虑?”

    朴上尉回答很坚定:“首长,我早就作好了准备,一直在等首长地指示。”

    唐逸微微点头,说:“那就好,以后想家可不许哭鼻子!”

    当在鸭绿江大桥朝鲜哨卡下了李光武地吉普后。朴上尉转身,凝视着生她养她的土地,立正,敬礼……

    良久之后。才回头默默跟上唐逸地步伐,唐逸看得见,她的眼圈红了。

    唐逸没有开自己地车,却是令陈达和找的长安面包,就在大桥另一端,唐逸自己也换了身休闲装,帽子眼镜捂得很严实,倒不是多么的怕被人撞见。只是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上了面包车,唐逸开始交代朴上尉注意事项。看着朴上尉一身绿色制服,唐逸微微蹙眉,说:“一会儿带你去买衣裳。”

    朴上尉摇头:“不用地,我有换洗的衣服,等过几天团里不是会帮我送来吗?”来安东前朴上尉将自己的东西分门别类装了箱。本来想今天就带过来,但唐逸最怕麻烦,琢磨着还是过几天令李光武找人送来,由兰姐去接收,免得自己大纸箱小纸箱的拿着墨迹。

    唐逸摆摆手,说:“听我的没错。”朴上尉就嗯了一声。

    唐逸又说:“等下你会住在……恩,我朋友家里,放心,我会去看你的。还有,你的身份一定要保密,不管谁问起,你都是安东人,是,是夏小兰的远房亲戚,晚点儿你就会见到夏小兰。就叫她兰姐好了。”

    唐逸将自己考虑好地想法一条条叮嘱朴上尉。朴上尉用心的记着。

    小霞宝儿地新居就在安东试验小学附近的小区,小霞被安排进了实验小学教二年级的数学。对唐书记感激不尽,对兰姐的话更是言听计从,听兰姐说有远房亲戚住进来,和母亲商量了一下,就与妹妹一起搬过来照看宝儿,母亲的病已经痊愈,说起来也不过四十多岁,正值壮年,既然养好了病,也不需小霞日夜都在身边。

    唐逸驾车来到小区时,兰姐已经在小区门口候着,在兰姐指引下将车停在了一栋楼前,唐逸和朴上尉下车,此时朴上尉已经换了装,但在她执意要求下,却是选了一套黑色列宁装,已经快绝迹地服装款式,穿在她身上却丝毫不显土气,倒衬得她朴雅素净,别有一番风情。

    兰姐小跑上楼,开门进屋,知道唐逸会来,特意将小霞姐妹以及宝儿支走,免得不好圆谎,当兰姐听黑面神吩咐以后朴小姐的身份是自己远房亲戚时,她心里就犯疑,再见到纯净秀美的朴上尉,兰姐更是笃定,什么宁小姐的朋友?八成就是借口,说不准就是黑面神的情人,兰姐更马上意识到,不能在宁小姐面前透了风,但想想宁小姐也不怎么爱搭理自己,就算自己想透风,可也说不上话。

    等唐逸和朴上尉进了屋,兰姐就急忙关上防盗门,就好像生怕别人见到,唐逸微微蹙眉,兰姐那点小心思如何瞒得过唐逸,肯定是以为朴上尉和自己关系不明不白。

    唐逸这才给两人正式引见,朴上尉很客气的叫了声兰姐,面对黑面神的情人,兰姐可不敢托大,娇笑着说:“啥姐不姐的,我就是一保姆,以后你有啥吩咐,就直接说,别客气。”

    说着话兰姐就带朴上尉去看她的房间,唐逸打量了一下客厅,装修地还不错,跟进了朴上尉的房间,席梦思床,雪白的床单,淡黄的衣柜,写字台上摆着一台电脑。

    唐逸赞许的点点头,兰姐一直看他脸色,此时才松了口气。

    “首长……”朴上尉刚刚开口就知道犯了错误,首长吩咐过,以后要称呼唐书记。

    朴上尉脸一下煞白,唐逸忙摆手,说:“没关系,兰姐是自己人。”想了想说:“你也不用刻意改称呼,不过有外人在,可别这样叫。”琢磨着自己以后应该和她交集不多,最多也就是有兰姐在场的情况下来看看她,反正兰姐已经听到了,改不改倒无所谓。

    兰姐心里又犯了嘀咕,莫非朴小姐真的是宁小姐地朋友?习惯了部队地称呼,所以才叫黑面神首长?随即琢磨,管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总之宁小姐不提,自己也别多口就是。

    朴上尉这才如释重负的松口气。好奇地指着电脑问:“首长,这是什么?”

    唐逸说:“甭管它,你以后会知道地。”

    见两人说话,兰姐审时度势。悄悄退了出去,还顺手带上了门,唐逸就是一蹙眉,这个兰姐,就是喜欢作小聪明。

    唐逸坐到写字台前的软椅上,指了指床,示意朴上尉坐,然后说道:“开始这段日子怕是会不适应。这里的一切与朝鲜不同,而且是很不一样。你要有个思想准备。”

    朴上尉却是站在唐逸身边,偷偷看了眼唐逸,说:“首长,我可以实话实说吗?”

    唐逸点头,朴上尉这才道:“我知道的。首长地祖国走,走得是……”虽然得唐逸允许,她还是犹豫起来,唐逸就笑:“恩,走得修正主义路线,所以呀,很多人这里……”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里有问题,拜金。崇洋媚外,你看到了气愤归气愤,不要理他们就是了。”

    见首长同意自己的看法,朴上尉欢快的点头,“恩,我就在屋子里看书,不出门就好了。”

    唐逸就笑:“怎么可能不出门呢。你要读大学的。安东大学,学哲学怎么样?听听我们国内是怎么阐述马列主义的。好不好?”

    朴上尉啊了一声,随即开心的道:“谢谢首长,我,我以前就很羡慕他们能来中国留学,可是,可是我没资格参加考试。我……”说着话她突然搂住唐逸脖子,在唐逸脸上轻轻亲了一口,唐逸笑笑,却是想不到上大学能令她这么开心。

    “哲学系成不成?”唐逸笑着问,手动了动,朴上尉忙松开他。

    “我听首长的。”朴上尉秀丽地脸荡溢着快乐。

    唐逸恩了一声,“那就这样定啦。”想了想又说:“那个兰姐,就已经被糖衣炮弹腐蚀,她的话,你别信……当然,现在你对这里完全陌生,所以如果是作息时间行程之类地问题为了安全起见你最好听她的。”

    朴上尉认真的听,不时点头。

    唐逸看看表,就起身走过去拉开门,却见兰姐正在厨房忙活,心说算你有眼力见,就喊了一嘴:“加碗红烧肉!”最近唐逸的食谱以清淡为主,红烧肉是给朴上尉加的。

    朴上尉也听到了厨房地锅碗瓢盆声,忙说:“我去帮手。这餐饭是朴上尉和兰姐一起作的,开始朴上尉帮忙兰姐不依,后来实在拧不过,又见唐逸点头这才同意,唐逸却是知道,朴上尉不可能习惯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不过朴上尉虽然会作些简单的中式炒菜,但进了真正的中国厨房,对里面的许多用具还是不认识的,更别说那大罐小罐的调味品了,兰姐就给她讲解,一点点教她,却是很耐心。

    饭菜摆上桌后,朴上尉却是去了洗漱间,出来时手里多了一条润湿的雪白毛巾,帮唐逸擦手擦脸,看得兰姐目瞪口呆,唐逸无奈地说:“我去洗漱间洗手就成了,不用拿毛巾。”

    朴上尉却是跟唐逸进了洗手间,帮唐逸挽袖子,又拿干毛巾围在唐逸脖子上,唐逸也只得听之由之,刚刚来到异国他乡,别看朴上尉表面没什么异样,心里肯定充满忐忑和无助,这个时候自己这个她眼里的靠山,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她的情绪,如果一再拒绝她认为理所当然的好意,怕是她会胡思乱想。

    招呼兰姐一起坐上饭桌,兰姐就不再如同以往一样献殷勤,免得惹人不满意,果然,那些夹菜斟茶的伙计都被朴小姐抢着作了,而且,比自己还殷勤。

    吃着饭,唐逸就问兰姐:“车学得怎么样了?”

    兰姐刚刚开始学而已,就期期艾艾的说还好,唐逸摇摇头:“早知道你笨,问你干啥。”兰姐气结。

    唐逸将红烧肉摆在朴上尉面前,说:“这是给你加的菜,多吃点。”

    朴上尉恩了一声,却也没怎么动,只是浅浅尝了一块。朴上尉吃相极为秀雅,看得兰姐一个劲儿点头,不亏是部队出来地,就是和普通人不一样。

    用过饭,兰姐却是啊了一声,结结巴巴对唐逸道:“我,我忘了拿茶叶。”

    唐逸摆摆手,又在朴上尉跟随下去洗漱间洗了手,坐到客厅沙发上,点了一颗烟看电视。

    收拾碗碟时兰姐却说啥也不让朴上尉沾手了,“就算想干活,以后有地是机会,今天你是头天来,算是客人,听姐的,去,洗手陪唐书记看电视去。”

    在兰姐坚持下,朴上尉只好停手,回了客厅,看到电视里正播放午间新闻地国际部分,朴上尉就坐到了唐逸身边,聚精会神的看着听着。

    唐逸微笑道:“和你国内听到的不一样吧?这也难怪,各国舆论都有自己的角度,就好像我们的舆论,是肯定认为现时的集体主义,公社制度不能促进经济的发展,但谁又知道呢?如果对公社制度进行完善,通过一些办法促进人们的生产积极性,不搞瞎指挥,也未必不能走出一条好的经济发展之路。”

    朴上尉信服的点头。

    新闻三十分结束,唐逸站起来:“我走啦,”看了眼朴上尉,说:“认真学习,想家的话就给我打电话。”

    出门前唐逸又拉兰姐到一边说话,不叮嘱叮嘱兰姐唐逸总觉得有些不放心。

    “允儿很单纯,我警告你啊,你那些市侩的小算盘,小想法少跟她唠叨,更别一天到晚钱呀钱的!”唐逸第一句话就将兰姐气得够呛。

    唐逸又说:“晚上你将李婶接来,这几天你就一直住这儿,多给允儿讲讲安东的事儿,就是女孩子需要注意的安全问题。”

    “恩,晚上我顺便把允儿的录取通知书给你,四号,你陪允儿去安东大学报道,还有,在她适应以前,每天接她上下学。”

    “她的花销,每个月三百块吧,她自己是不会有什么需要的,你看着办,觉得她缺啥就给她买啥,最好想办法将钱给她,兜里总要有零花钱的不是?另外如果是置办大件东西,你也别怕超标,总之尺寸你把握吧。”

    唐逸一句句吩咐,兰姐就好像应声虫,一声声应着,心里却是窃喜,黑面神,好像给了自己一定的财政权呢?

    果然唐逸最后道:“记得我给过你一张卡,十万块钱的,用了很久了,那卡里还有钱吧?”有,有。”兰姐忙点头。

    唐逸恩了一声,说:“没了就吱声,还有,你也不用每个月从卡里取工资了,那卡你就用着,平常花销就从里面取,至于你的工资,就算一年一万块吧,从今年开始计算,每年年底一结。”最近要兰姐办的事儿挺多,适当的给点奖励调动积极性也很重要,

    果然兰姐听得精神大振,这就是说她和宝儿的吃穿用度黑面神全包了,就算自己过得奢侈点,每年也能落下一万块钱,想想以后似乎不用再为买化妆品时几十块钱的差价闹心,兰姐兴奋异常,忙表决心:“您放心,我会照顾好朴小姐的,保证令朴小姐觉得这里就是她的家!”

    见自己目的达到,唐逸微微一笑,转身出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