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六章 扑朔迷离

第四十六章 扑朔迷离2017-11-8 23:44:50Ctrl+D 收藏本站

    目送朴上尉上楼,唐逸回身进了出租车,说了地点后,唐逸轻轻向后一靠,慢慢闭上了眼睛。

    虽然后来朴上尉又恢复了一贯的欢快,但唐逸知道她心里很不好受,但自己能怎么办?真的和她接吻算是对她好?平时抱着自己亲几下好像妹妹般撒娇无所谓,但方才朴上尉分明是想吻自己的。

    朴上尉对自己是有感情的,但那是特殊环境下造就的,一大部分是因为她认为是自己的爱人,心理上强加给她自己的感情,是一种畸形的感情。

    或许,随着她的大学生涯,这种感情会慢慢淡去,当然,也不排除这个小姑娘那扭曲的感情越发强烈,更因为自己带她开阔眼界,一步步的影响她而使得她对自己越来越依赖,越来越爱慕,尊重。

    但就算是后一个结果,自己就能接受她吗?不谈社会伦理道德或者仕途,就说自己的心理,能接受吗?

    唐逸慢慢分析着自己的感情,难得的静下心,捋一遍自己与几位红颜的关系

    或许,男人确实大多三心二意,喜欢见到的每一个漂亮女孩儿,自己也喜欢朴上尉,但那种喜欢,是一种欣赏,如果一定要将喜欢上升到深层次接触,只能说那是一种对美丽的占有欲,而不能说是爱情。自己的感情呢?唐逸眼前闪过或清雅,或妖媚,或秀丽的身影,很复杂,很难说清。

    唐逸揉揉太阳穴,见前面的士司机点上了烟。征询了一下司机的同意,随即掏出烟点了一颗。

    “首长,我可以吻你吗?”很干净很好听的声音。朴上尉清纯的笑脸再次浮现在唐逸面前,毫无疑问朴上尉纯纯地要求在唐逸心中荡起了一丝丝涟漪。

    唐逸笑笑。说到底,这是一次让人愉悦的经历。自己不是坐怀不乱的君子,面对千依百顺,可以任自己予取予求,而又清纯动人地允儿同志。如果说自己没有一点点动心,没有占有她的想法,那显然太虚伪。毕竟占有她,却是不需要为感情纠葛伤脑筋地,只需多疼她一点她就会雀跃的好像拥有了全世界,甚至自己占有她,才是她最开心的事吧?

    但理智又告诉自己,不说愧对小妹齐洁这些因素,就说允儿本身,她太单纯。自己占有她良心上实在是说不过去。以后的事,就让老天决定吧。

    唐逸吐出一个个烟圈,心,也渐渐宁静。

    黄杰失踪了,就在唐逸刚刚帮小凤市长争取到为期一年的中央党校中青干部培训班地名额时,黄杰失踪的消息由驻乌旺达大使馆以及中石油方面传回了国内。

    黄杰是在乌旺达失踪的,乌旺达是非洲最为动荡不安的国家之一,种族屠杀,军阀混战。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是难以想像的。

    因为政局太乱,中石油本来已经放弃了在卢旺达勘探石油的计划,也在逐步撤出工作人员,但偏偏是最后一班岗,黄杰失踪了。

    唐逸虽然知道新世纪后几年乌旺达原宗主国法国在其境内找到一个特大油田,使得共和国高层颇为追悔莫及,但现在中石油的战略却不是自己能影响的。

    黄杰的失踪使得小凤市长处于一种焦灼不安地状态。看得出。夫妻俩的感情很好。(~

    但渐渐的,流言四起。据说,以中石油名义出资为乌旺达援建的某个工程出了大问题,而该工程的设计师和直接负责人就是黄杰,有传言说,黄杰在施工中贪污,偷工减料,现在是畏罪潜逃。

    这无疑令小凤市长气愤,情绪更为焦躁。*

    在唐逸的劝说下,小凤市长终于去了北京,唐逸只说了一句话:“这里交给我,你放心!”小凤市长也知道,自己在安东等下去对整个事态发展没有任何裨益,而进党校学习无疑是个很好的避风港。

    小凤市长走后,唐逸又和电信部门联系,将小凤市长的宅电转到了自己家,如果黄杰和小凤市长联系,免得没人接听。

    黄杰一直没有任何消息,但检察院却很突兀的接到大量匿名举报信,举报地是黄杰的弟弟黄凯,财产来路不明,一直是普通工人的他,三年前突然投资几十万盖起了丽江饭店。

    本来举报黄凯的匿名信以前也收到过,但现在小凤市长的爱人中石油工程师黄杰贪污潜逃本就在安东传得沸沸扬扬,是安东热点话题之一。该举报信又列举了一系列疑点,对黄凯三年前的经济收入仿佛了若指掌,也就不由得不引起检察机关的重视。

    得到市委市政府首肯,反贪局也正式展开调查

    小凤市长去了北京,唐逸这个常务副市长自然是履行市长职责,如果说以前和小凤市长地交往基础是利益纠葛地话,而现在唐逸无疑走出了赢得小凤市长友谊的第一步

    但唐逸同时也很头疼,黄杰地失踪本就是对小凤市长仕途的一个巨大阻碍,现在,黄凯又惹了官非,或许黄杰的失踪和小凤市长的升调确实是巧合,但黄凯,无疑是有人看准机会来打击小凤市长,甚或是打击自己。

    会是古忻明吗?

    唐逸品着茶,看了眼椭会议桌正中的古忻明,古忻明也在慢条斯理的喝茶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这是例行的常委碰头会,因为涉及一些纪律问题,纪委书记商国民也参加了会议。

    唐逸打量着在座的几个副书记,现在是敏感时期,或许,有些人就会产生什么想法,唐逸慢慢点起一颗烟,好似一副很随便的神情。实际上,在仔细观察着通过一个个议题时这些副书记的反映,捕捉一些细微的迹象。

    会议快结束时。商国民突然说:“古书记,黄凯的案子你怎么看唐逸微愣。眼角瞥去,古忻明也明显怔了一下,随即念叨了一句:“黄凯?”拿起茶杯喝茶,无疑也在思忖。

    商国民叹口气:“就是小凤市长地小叔,下面闹得沸沸扬扬的。我去检察院了解了一下案情。好像与供销合作社有关,涉及供销社主任龚玉柱,市直部门干部,我建议由纪委跟进。”“小凤市长的小叔”,“纪委跟进”,商国民地重磅炸弹炸得众常委都有些发怔。/古忻明若有所思的看了商国民一眼,又看了眼唐逸,问:“唐逸书记,你怎么看?”

    供销社是市政府直属事业单位,唐逸现在又负责主持政府工作。当然要征询唐逸地意见。

    唐逸揣摩着商国民唱得是哪一出,古忻明又是什么意图,嘴上说:“我原则上同意纪委跟进,由供销社纪检组与检察机关携手合作,将案子彻查到底。

    商国民却说:“我认为应该由纪委直接派驻工作组参与调查,毕竟牵涉到小凤市长的亲属,我认为,纪委的高调介入可以平息民间的疑虑,为小凤市长消除恶劣影响。毕竟,不管黄凯和龚玉柱到底是不是有金钱交易,我确信,小凤市长是不会牵涉其中的。”常委们没人发言,小凤市长地爱人突然出了这么一个大纰漏,谁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风向,在没看清态势前自然是明哲保身。

    唐逸又不自禁看了古忻明一眼。古忻明一口口喝着茶水。节奏很快,或许。他也看不清眼前的局面吧?

    碰头会最后的结果采纳了商国民的建议,因为唐逸眼前也是一团迷雾,他需要时间来观察局势的发展,但直觉告诉他,安东,山雨欲来。

    只是不知道,这场风暴是针对自己的,或是有别的用意?

    古忻明现在很低调,对政府的决议不闻不问,而需要他同意的他从来是点头支持,唐逸趁机加快了改革的步伐,虽然很想借机对市直机关地人事进行调整,将自己的影响力渗透进政府每一个部门,但又担心破坏与小凤市长形成的良好关系,只好暂时按捺住这个念头。

    何况现在最重要的,却是如何令安东刮起的风暴不会影响到小凤市长。

    虽然黄杰那边的消息只能等待,但对于黄凯的案子,唐逸一直在密切关注,黄凯承认,三年前自己建饭店的资金是供销社龚玉柱主任借给他的。)借?这个字眼很微妙,也很敏感。

    接着,又渐渐有风声传出龚玉柱经济上很有些问题。有人翻出了几年前地旧账,供销社从外地进了一批复合肥,质量非常低劣,使得许多购买这批复合肥的农户庄稼歉收,农户们曾经集体来市委告状,最后被古忻明压下来。现在旧事重提,民间流言四起,都说古忻明与龚玉柱存在权钱交易,一些当年吃了亏的农户再一次来到市委大院,群情激奋的要求政府给个说法。省电视台热点透视栏目收到风,派出了记者明察暗访,不过幸运的是,下来的记者与原安东电视台的记者舒婕是同学,来安东前与舒婕吃饭时透露了一点信息,舒婕回家和曾怀民一念叨,曾怀民马上打电话通知了唐逸。

    虽然陈达和派出干警严密调查,但立功地却是兰姐,兰姐在市场买菜,却见有人和菜农搭话,问地问题很敏感,怀疑是阶级敌人,但兰姐不敢打给唐逸,就打给了军子,军子当然知道有记者进入安东调查,赶紧和陈达和联系,这才查明省台采访组住在汉城酒店。唐逸知道始末,也觉得好笑,兰姐的手机没白买,算是物有所值。

    唐逸当晚就会同金向阳赶来拜访该采访组,不是唐逸大张旗鼓,实在是自从黄杰出事后事事都透着蹊跷,而省台热点透视栏目虽然是针砭时弊,唐逸却不信没有人默许,省台敢对某个地级市地政务弊端进行曝光。

    采访组的领头人也就是舒婕的朋友叫张斌。省台名记,四十多岁,胖胖的。秃头,看到张斌的第一眼。唐逸就知道,又遇到一个老狐狸-

    ,听到唐逸自报身份,张斌热情地请唐逸进房间坐,更愉快的笑道:“早听说安东市委有位年青能干的书记,只是想不到您看起来这么年轻。“:

    说着话又同金向阳握手问好。

    唐逸进屋率先坐下。又对客厅里几名点头问好地采访组成员摆摆手,说:“大家坐。”反客为主,令一直笑呵呵的张斌就是心下一凛,这才意识到即将面对地对手是什么角色,这不是自己常去曝光的乡镇领导,县局头头,而是手握一方权柄的诸侯。

    唐逸品了口茶,笑道:“听说你们来了,我很开心,你们的栏目我一直在看。很好,针砭时弊,弘扬正气,敢于揭露社会上这样那样的问题,正是你们这些栏目地成功,标示着我们党和政府在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张斌连声说谢谢,一时间被唐逸气势完全压倒,倒仿佛成了被领导表扬的小兵。

    唐逸又介绍金向阳,说:“金书记。是主管我们安东宣传的,这次你们下来,我们是很重视的,金书记也特意来同大家见个面,和众位沟通一下,看看我们市委市政府怎么配合你们的采访,怎么给你们创造最大的便利!”

    唐逸说完。就站起来笑道:“我还有个会。很忙,具体事情你们同金书记谈。”握手。告辞。

    张斌一直送唐逸到门口,看着唐逸的背影,张斌不由得长出一口气,在这个年轻书记面前,竟仿佛被压的透不过气来,就算进台长办公室也没有这般压抑过。

    就在唐逸如履薄冰的观察局势时,省纪委工作组地进驻使得他一下明白,原来,这次的阴风却是吹向古忻明的,有人想动古忻明!

    省纪委副书记孔祥恩带队,进驻安东,调查的对象是古忻明,因为省纪委收到许多举报信,都与古忻明有关。,

    工作组也分别会见安东市委常委,进行单独谈话。

    唐逸和孔祥恩是老熟人了,合作过几次,互相印象也不错,唐逸进入新华酒店1103号房时孔祥恩热情的和他握手,拉着唐逸在茶几旁坐下,长侧沙发上,坐着几名纪检人员,手里拿着笔记本和笔准备记录。

    孔祥恩帮唐逸泡了杯茶,笑呵呵和唐逸聊了几句往事,气氛倒是极为宽松。

    聊着聊着孔祥恩就笑道:“谈谈忻明书记吧,他这个人你怎么看?”那几名纪检人员这才开始记录。

    唐逸琢磨了好一会儿,说:“对一个人的看法都带有主观因素的,这个不大好说。”

    孔祥恩笑眯眯道:“我知道,你和忻明书记在常委会上顶过牛,工作上也有意见分歧,但我相信你会很客观的评价他的,所以你只管说。”

    唐逸笑笑,呷了口茶,说:“怎么说呢?古书记吧,在我心目中可以用两个强字来形容,原则性强,工作能力强。”-})I孔祥恩楞了一下,这个评语可是涵盖了许多内容,对一个干部来说,这两句评语是了不得地褒奖。

    孔祥恩随即又问:“有人反应,忻明书记擅自动用财政专项贷款为安东市五套班子领导配车,有这回事吧?”

    唐逸皱眉道:“为五套班子干部购置新车是经我同意,小凤市长和忻明书记批准的,如果您认为有必要,我可以给省委打报告解释这件事。”

    孔祥恩就深深看了唐逸一眼,又问:“那忻明书记喜欢背后打小报告整人呢?听说你可是受害者。”

    唐逸就笑了,无奈的摇头:“我和忻明书记有时候工作上是有不同意见,但那是因为工作方式方法不同,都是一心为了工作,私下我们还是保持着良好的同志关系的,而且我们的意见分歧很公开,碰头会解决不了的话,就上常委会,民主集中制嘛,意见有分歧,可以促使我们多角度考虑问题,工作会作得更圆满,这是好事啊!”

    孔祥恩微微点头,伸手:“谢谢唐逸书记地配合,我们地谈话内容还请你保密。”

    晚上回到家,唐逸泡了杯茶,默默品着。

    黄杰的失踪是突发事件,但接下来地一系列变故,从种种迹象看,似乎有只手在背后操控,这只手,其志不小啊,小凤市长和忻明书记都在它的打击范围,唯独放过了风头很劲的自己,或许是,这只手,也不想碰触自己身后那令人胆颤的势力吧。

    打击小凤市长和忻明书记,无疑会引起安东官场巨大的震荡,小凤市长和忻明书记只要倒下一个,安东干部就不知道会被牵连出多少,安东一直以来的高速发展形象破坏殆尽,现在的安东班子作为安东经济腾飞奠基人的地位也会荡然无存,那时候,这只手就会借机进入安东?享受安东经济高速发展带来的收益?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太过草木皆兵,但唐逸知道,在这个人事即将变动的当口,现在必须保住古忻明,保住安东班子的稳定,如此才可以将自己想好的棋一步步摆下去。

    如果真的有只手,这只手的根源,是在省城?或是更上面一层?+唐逸拿起了电话,拨通了田朝明的号码。

    寒暄几句,唐逸将话引入正题。

    “田叔,我要安东的稳定。”这是唐逸第一次真正对田朝明开口,田朝明没有拒绝的理由。

    田朝明一改往日的语气,凝重的道:“我会同刘书记谈谈。”

    +唐逸恩了一声,说声谢谢后挂了电话。

    现在的省城,无疑处于磨合期,新晋蹿升的赵部长,刚刚到任的张省长,都在努力的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省城的棋局却是渐渐波及了安东么

    动古忻明的醉翁之意是指向刘书记?

    赵部长,应该是省委大佬里对自己最为不满的吧?组织部大佬对自己不满,想想都有些头疼。

    滴滴滴,电话响了起来,唐逸接起,话筒里响起一个低沉的男音,“唐书记?”唐逸一时间没听出这声音是谁,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古忻明的声音,话筒里稍微有些变音,他又没怎么和自己通过电话,第一句话却是没听出来。

    “谢谢!”这是古忻明的第二句话。

    唐逸笑笑,古忻明还真是神通广大,自己同纪检组谈话的内容他也能收到风。虽说自己背后有强大的势力,但这些细微的人脉上,自己却是比混迹辽东官场近三十年的古忻明差得很远。

    “我们是一条船嘛!”唐逸微笑着说。

    古忻明沉默着,似乎感慨良多,随后笑起来:“是啊,我们是一条船!”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