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七章 自己人

第四十七章 自己人2017-11-8 23:44:51Ctrl+D 收藏本站

    经过十几天的调查后,省纪检组偃旗息鼓,回了省城,供销社主任龚玉柱被查出存在挪用公款行为,被检察院立案起诉,黄凯极快的归还了龚玉柱挪用的公款,因为龚玉柱一力承担,黄凯未被追究连带责任。

    唐逸知道,龚玉柱很可能与古忻明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是以在古忻明授意下,将所有罪名揽了下来,古忻明此举算是投桃报李。

    尘埃落定,纪委书记商国民却是表现的极为自然,好似刚刚他起头掀起的风暴从来没发生过一般,见到唐逸同以往一样,笑眯眯打招呼,但唐逸,却开始重新审视这个平日不声不响的纪委书记。

    在混沌之中,也有利好消息,安东至延山高速正式开通,古忻明,唐逸等市委领导出席了通车仪式,而韩国旅行社也相应调整了旅游路线,延山一日游改为安东延山一日游,或者朝鲜安东延山三日游,韩国游客由汉城飞北京,再飞安东,免了奔波之苦,安东机场周日和周一相应增加了北京的航班。

    周三下午,唐逸接到了陈方圆的电话,约唐逸吃饭,陈方圆很少主动和唐逸联系,他开了口,唐逸当然不会拒绝。

    地点在新华酒店二楼包厢,令唐逸没想到的是省城经济名人侯富贵也在,侯富贵和唐逸算得上是老相识,延山广场的建设就是侯富贵搞的,唐逸去督查室后也与他打了几次交道,看到侯富贵唐逸就知道陈方圆请自己吃饭的目的了,自然是滨江路的改造工程,估计陈方圆自己作没有实力和资本,只能拉了省城建筑龙头合作,期望从自己手里拿下这笔大工程。

    陈方圆心里是很忐忑的,虽然他与唐逸算是认识很久了。发家的过程中更受了唐逸莫大的恩惠,但拉关系拿工程却是第一次,也不知道唐逸会是什么反应,仔细想想。自己还真地不了解唐书记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

    唐逸和两人握手寒暄,服务员上菜后三人随便闲聊起来。

    侯富贵却是惊讶的听到唐逸称呼陈方圆为陈叔,态度更是很有些尊敬,侯富贵心下一喜,看来找老陈合作还真的没找错人,侯富贵现在正帮陈方圆建设在宁边的新超市,陈方圆现在也是辽东经济圈不大不小地名人,两人也就慢慢混得熟络起来。

    侯富贵听说了安东滨海路改造工程后,因为陈方圆在安东也有分店,他就随意的问起陈方圆在安东有没有相熟的市领导。谁知道陈方圆却是说认识唐逸。侯富贵虽然和唐逸有过几面之缘,但自认与唐逸还是说不上话的,听陈方圆说与唐逸认识,听起来关系还不错。就有了和陈方圆合作的心思,侯富贵虽然认识省里一些领导,但知道这种工程还是直接与市领导走关系才更有把握。

    两人却是一拍即合,本来侯富贵心里还有疑虑,等见到唐逸口口声声称呼陈方圆陈叔才算心里有了底,当然,熟归熟,这只是先天条件,而不是决定因素,能不能拿下工程还要看后期运作。

    唐逸一口一个陈叔。陈方圆自然觉得脸上有光,说起来他与侯富贵在一起还是有些被压了一头的感觉,无他,没人家钱多。能在侯富贵面前出出风头陈方圆很有些自得。

    但陈方圆也时常琢磨,唐逸开始称呼自己陈叔好像是从陈珂上大学后的事儿,有时候想想是不是因为珂儿的关系唐逸才表现的对自己很亲近呢,陈珂离开省城去宁边后。陈方圆回思陈珂被“包养”事件。倒也怀疑过唐逸,更对陈珂旁敲侧击。但一直不得要领。

    等陈珂又突然调来安东,和检察院熟人打听了一下,好像是陈珂自己申请的,陈方圆就更加疑惑,唐书记很不错,真地当得起人中龙凤四个字,但毕竟是有家室地人,陈方圆是无论如何不会接受陈珂给别人做情人的。

    这段日子静下心,陈方圆就准备和唐逸来往密切些,观察一下女儿到底是不是真的和他有什么纠葛,这也是他来找唐逸拿工程的一个原因。不过陈方圆心理也是矛盾地,如果真的发现陈珂和唐书记有关系,自己该怎么处理,他却是全然没有主意。

    陈方圆和侯富贵都不提滨江路工程改造,唐逸却是主动挑起了话题,笑着说:“侯总,最近我们安东的滨江路要进行改造,我看你的公司完全够资质拿下这个工程嘛。”

    侯富贵笑道:“您别说,我还真有参与这个工程的念头,也有干好这个工程的自信,唐书记,那可就靠您多多帮忙喽!”

    唐逸微微点头:“有自信就好,那就准备好相应文件,准备去竞标!”

    “竞标?”侯富贵和陈方圆不由得对望一眼。

    唐逸微微点头:“是啊,滨江路改建工程是建设新安东实施的第一个重大工程。这项工程责任重大,民心所系,绝不会搞暗箱操作,而是会对社会招标,实力为上。”

    侯富贵忍了忍,终于还是说了话:“要是这样,就好了。我们不怕公开竞标,怕的是黑手交易。唐书记,我说老实话,现在工程上的漏洞最大,名堂最多。公开竞标,我们有优势。就是输了也心服口服。可是,现在有几个工程是真正的公开竞标啊。不过是搞个形式。给谁谁做,事先都定好了地。”

    唐逸喝着茶,微微一笑:“别处我不知道,但安东的这次竞标,我保证是公平的,一定是!”

    陈方圆就笑:“不谈这些,喝酒,来唐书记,我敬你一杯。”

    侯富贵也忙转了话题,三人聊聊省内风土人情,聊聊安东经济发展,气氛倒也融洽。

    吃过饭,唐逸谢绝了去洗澡的邀请。陈方圆和侯富贵将唐逸送到酒店旋转门外,唐逸上出租车的功夫就听侯富贵对陈方圆道::“老陈,我迟几天走,到时候可得叫我见见你家宝贝闺女。我家那只小猴子可挂记她了。”

    陈方圆呵呵笑道:“这是年轻人的事,我可管不来!”

    唐逸上出粗车,陈方圆忙从外面推上车门,出租车驶离,唐逸回头看看,陈方圆与侯富贵谈笑风生。

    唐逸又转回头,慢慢点上了一颗烟。

    十一月中旬,滨江路拆迁工作开始进行,工程指挥部也拟好了招标的方案,唐逸和古忻明过目后都很满意。

    那场突如其来地政治风暴又突如其来地散去。却给唐逸心中投下一片阴霾。而且。小凤市长的爱人黄杰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唯一令人欣慰地是小凤市长心态调节很快,看起来好像已经将心思用在了进修上,听说在培训班表现很优异,但唐逸知道小凤市长其实是个很感性的女人。爱人的失踪对她的打击是致命地,何况,官场,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是非之地,任何一个因素都可能被无限放大,成为仕途上不可逾越的障碍。

    唐逸给二叔挂了电话,也和老妈念叨了念叨这事儿,希望他们能帮上一点忙,但想来也希望渺茫,唐逸所作的只能是等待。

    小妹的突然到来给了唐逸一个惊喜。刚刚完成一项重要军事任务的小妹难得有了一周的假期,唐逸当即决定同小妹去散散心,去哪里散心唐逸倒是颇费了一番思量,想来小妹也不喜欢香港美国等繁华之地,最后决定去峨眉山,峨眉天下秀,游览灵山妙水。应该是小妹最爱。

    既不是五一黄金周。又不是旅游旺季,但峨眉山人群熙熙攘攘。上山时看着那耸动的人头,听着耳边唧唧喳喳的人声,却哪里有闲庭信步观赏风景的情趣?

    小妹却是不为外物所动,不时驻足远眺,看那云海中奇峰涌动,层林飘渺。

    峨眉山有数座山峰,唐逸和小妹第一站当然是主峰万佛顶,可以俯瞰万里云海,欣赏“日出”,“云海”,“佛光”和“圣灯”四大绝景。

    一路上山,投宿在金顶酒店,金顶酒店位于峨眉山之巅金顶,海拔三千多米,浮于云海之上,隐于仙雾之中,是峨眉山极顶唯一地星级宾馆,出宾馆就可以远眺日出,免了游人半夜爬山之苦,实在是观景地绝佳所在。

    但酒店的价格也高得离谱,按硬件设施来说金顶酒店和外面的三星级相比也差了一档,价钱却是外面三星宾馆的两三倍,没有豪华套房,最好地房间是普通套房,却是要一千多块,以当时的物价来说价位可说相当高,至于食物饮料更不用说,这也不是峨眉山一家,所有风景区山顶的食品饮料价格都比山脚高了几个标准。

    当晚唐逸自然与小妹颠龙倒凤,将小妹好一通折腾。

    第二天早起五点,又是唐逸叫醒了小妹,与唐逸在一起,小妹一贯严谨的生物钟也完全失调,不过或许是习惯了,小妹没有露出窘态,倒是理所当然的起床梳洗,令唐逸摇头,真不知道若是小妹将来和自己生活在一起,会不会变成一个懒丫头。

    墨紫墨紫的太空,天地一色,逐渐地,地平线上天开一线,飘起缕缕红霞,一轮红日,破空而出,突然金光万道,令人目眩神迷。

    茫茫苍苍的云海,光洁厚润,无边无涯。小妹俏立峰顶,白衣胜雪,似欲乘风而去,唐逸却是大悔,没有带相机来,拍下这美妙的时刻。

    望着远处熙熙攘攘的人群,唐逸就有些头疼,凑到小妹身边,与她商量:“不去别的峰了吧?这两天就住这儿,每天看看日出云海,也挺好地。”

    小妹轻轻点头,唐逸就坏笑起来,拉小妹的手:“走,回屋说话。”

    一整天,唐逸与小妹躲在房间看电视,唐逸却哪有心思看电视了?将小妹抱在怀里亵玩。

    唐逸有美人在怀,不愿动弹,小妹更是寂寞惯了。来到这风景胜地却被唐逸关在房间,竟是没有半点怨言,只是对唐逸的骚扰略有不满,却也只能红着脸忍耐。

    唐逸和小妹就在金顶酒店度过了难忘而又香艳的几个夜晚。最后一天,小妹却是主动坐上唐逸的膝盖,靠进唐逸怀里,习惯之后,竟是喜欢唐逸怀里的舒适。

    小妹身子轻的出奇,好似没有重量一般,抱在怀里地美妙滋味难以描述,最后一天,唐逸没有再骚扰她,只是轻轻揽着她。享受着难得地温馨。

    退房时遇到一件趣事。一名自称某摄制组的导演追上两人,递上名片,一脸诚恳地邀请两人和他坐坐,聊聊小妹进影视圈发展的可能性。更赌咒发誓地说,他保证可以将小妹打造成好莱坞巨星。

    唐逸笑笑:“然后呢?”

    导演一怔:“什么然后?”

    唐逸一脸奇怪:“好莱坞巨星就完啦?”这几天与小妹在一起,抛却烦恼,唐逸心情出奇的好,难得的与人开两句玩笑,倒没有恶意。

    导演这个气啊,心说这人有病,就转头问小妹:“小姐,你的意思呢?”

    小妹问唐逸:“好莱坞是什么?”

    导演险些晕倒。

    唐逸却是摇摇头,“那地方不值几个钱。”

    小妹哦了一声。深以为然。

    导演无奈的摇头离去,本以为捡到宝,却不想遇到了两个疯子。地狱,一个个会议,一项项工作,排满了日程表。

    唐逸首先和兰姐联系了一下。这几天晚上都叫兰姐在龙凤居接听电话的。兰姐汇报,没有叫黄杰的人打来电话。唐逸就叹口气,去峨眉山的时候唐逸带了呼机,现在问问兰姐也不过是例行公事。

    挂了兰姐的电话,唐逸就翻阅桌上待批的文件,唐逸处理公文速度很快,很有凤雏之风,不到两个小时,桌上那摞厚厚地文件下去了大半,但唐逸速度突然停滞下来,接下来地一份文件是国税局转来,关于妙香山泉矿泉水厂的处理意见。

    妙香山泉就是奇葩食品旗下的分厂,奇葩食品又是华逸集团的控股公司,等于是齐洁地公司,当然,也就是唐逸的。

    妙香山泉的负责人林博文唐逸见过,当初也是唐逸亲自带林博文去与朝鲜方面联系的,想起那海归,唐逸就摇摇头。

    国税局在最近的核查中,发现妙香山泉有逃税的嫌疑,是以准备对其开出高达一百万元的罚单。

    因为奇葩食品是维京群岛注册的公司控股,是以属于外企,而九十年代,因为国内税务制度尚不完善,外企逃税是很疯狂的,最常用的采用高进低出,原材料以高价格进口,产成品以低价出口,或是利用关联企业间固定资产购销和租赁避税。国内几十万家外企中,账面上看,一半以上处于亏损状态,也不能不说是一大怪现象了。

    想来林博文这海归精英也采取相应手段避税了,不过唐逸以往注意过妙香山泉地业绩报告,好像很不错的样子,就算逃税也没有逃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唐逸慢慢点起一颗烟,无奈的摇摇头,自己搞招商引资,不就是想将安东的经济搞上去,不想自己的企业带头逃税,真是令人哭笑不得,又不差那几个税钱。但林博文走得是外企的潜规则,也怪不得他,倒是应该提醒一声齐洁,由齐洁知会奇葩高层注意就是,不要老打这种小算盘。

    一百万地罚单?唐逸就摇摇头,还真是开了安东先河了,不过国税与地税已经完全分开,国税系统自成一家,地方政府对国税地干预其实很微弱,安东国税局长连红军可能国税系统内后台很硬,是以对唐逸这个分管税务的市委领导不怎么太恭敬,唐逸也懒得理他,非必要更不愿意和他打交道。

    晚上下班,和林国柱说笑出办公室,唐逸说:“一起走,送你回去!“

    林国柱忙笑着说不用,就算领导是真心,也一定要坚决拒绝地。

    下楼的时候林国柱却是想起一件事,说:“那个朝鲜矿泉水的负责人林经理几次打电话想见您,好像有什么急事。”

    唐逸琢磨了一下,说:“约他明天来。”

    林国柱点头。

    回到家,望着冷清的客厅,唐逸一阵不习惯,坐在沙发上闷了一会儿,琢磨着是不是将小妹调到安东来,但自己也未必能在安东呆上几年,动的勤,仕途才畅。

    喝完一杯茶,唐逸起身,去厨房煮了袋泡面充饥,摇摇头,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自己的生活水平却是在逐渐下降。到了唐逸的办公室,第一句话就是:“唐书记,国税局要开百万罚单,我不服!”

    唐逸笑笑,伸手示意:“坐下谈!”

    林博文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悻悻的坐下,说:“连红军这是公报私仇,他曾经找过我,希望我赞助国税系统搞的文艺汇演,我没同意,才几天,他就派人来查,又开出巨额罚单,这是**裸的挟私报复!”

    唐逸品着茶,心里叹口气,喝过洋墨水的人就是沉不住气,不会与官员打交道,这也亏得自己知道是齐洁的公司,不然就这态度,早轰出去了。

    见唐逸一直不说话,林博文有些着急,说:“唐书记,这个项目可是您亲自跑下来的,是您一手大力扶持的,您就忍心不管我们?”

    唐逸笑笑:“不是我不管,我问你,国税局查账,查出问题了没有?”

    林博文噎住,半晌才悻悻道:“是有点小问题,但也不至于开一百万的罚单吧?”

    唐逸摇摇头,国内有些法规就是这么霸道,只要你有问题,那好了,怎么处罚都可以有相应的条条款款解释,这也是许多执法部门被人诟病的原因,例如几年后出台的网吧管理条例,上面本意是好的,但下面执行起来就完全是另一码事,例如管理条例中有一条网吧内禁止吸烟,但和当地执法机关相熟的大网吧就可以无视这条法规,联合检查时自然有人通风报信,一些小网吧就进退两难,不让人吸烟吧,显然会流失大量客源,因为人家有可以吸烟的网吧去。允许吸烟吧,检查组下来,马上就是罚款甚至停业整顿。很多时候,一些好的法规到了地方,却成了权力部门中害群之马的敛财武器。

    唐逸看了眼林博文,说:“你想说的我都知道了,你现在要作的就是认真的反省,对企业管理中出现的漏洞花大力气弥补,至于对你们企业的处罚,我们会进一步研究的。”

    林博文无奈,只好告辞。

    唐逸琢磨了一会儿,看了看玻璃板下的电话名录,就拿起电话,拨通了国税局局长办公室的号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