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八章 一方诸侯

第四十八章 一方诸侯2017-11-8 23:44:52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十八章一方诸侯

    连红军听到唐逸自报家门,忙很客气的问候,唐逸关切的问:“连局长,妙香山泉逃税很严重么?”

    连红军似乎早有准备,叹口气道:“是啊,咱们安东的企业多了,形形色色的问题也就多了,尤其是在纳税上,这么多家企业,如果都学妙香山泉,会给国家造成巨大的损失,唐书记,确实,妙香山泉还达不到罚款百万的处罚标准,我这也是为了给其他企业看,震慑住他们,使他们在逃税前琢磨琢磨,到底值不值得,说白了,就是杀鸡儆猴。”

    连红军说着轻笑起来,又说:“所以,还要请唐书记支持我的工作呀。”

    唐逸笑道:“我觉得吧,不管出发点是什么,作为执法部门,首先就要依法办事,以法律法规为准绳,而不能为了工作方便人为的增大处罚力度,这样作总令人觉得有点涸泽而渔的味道吧?”

    话筒那边沉默了一下,连红军随即叹口气:“或许您说的对,不过关于妙香山泉的报告已经打了上去,这,可不是我能作主的了。”

    唐逸笑笑:“那没办法,等省局的意见吧。”

    挂了电话,唐逸点了颗烟,默默思量了一会儿,推托到省局,自己主动打电话,这个连局长却是一点面子也不肯卖。

    唐逸皱眉思索了一会儿,从包里拿出笔记本翻看,找到了马大姐的电话,记得马大姐的爱人是省国税局的领导,当时好像分管国税,有希望成为国税一把。后来没有详细打听过,但想来不是一把也是二把,应该能帮得上忙。

    “对不起,你拨打的号码不存在。”

    唐逸连续拨了两次。才确定不是自己拨错了号。

    唐逸就翻笔记本。找到了省院总机号码。想打过去,又停了手,自己又不知道现在马大姐在哪个科室,不说省院干部众多,接线小姐认识不认识马大姐,就说这般大张旗鼓地找她,好像不大好。

    犹豫了一下,就拨通了陈珂的电话,至于是不是真的觉得直接打去省院影响不好,只有天知道。

    “唐书记。有何贵干?”清脆悦耳的声音,陈珂好似认得唐逸办公室地电话号码。

    虽然那晚与陈珂通电话时唐逸表现地宛如以前一般亲切,但唐逸心里清楚,自己同陈珂,好像越来越生疏了。

    “恩,有件事求你帮忙,马大姐办公室地电话好像换号了。新号码你知道吧?”唐逸突然发现,自己语气竟是出奇的客气,就好像在求陌生人帮忙。

    陈珂却是有些关切:“检察系统的事?”

    唐逸说:“不是,想同马姐的爱人聊聊。”

    陈珂哦了一声,考虑了一会儿说:“这样啊,我周六刚好要去看马姐和姐夫,要不一起去?”

    唐逸倒是心一动。但马上知道不能再拖。就说:“很急的,要不。明天一起去?”有陈珂在,当然说话更方便一些,而且听起来,陈珂和马姐的爱人也很熟。

    陈珂叹口气:“唐书记,明天就是周六!”

    唐逸啊了一声,看看日历,不由得哑然,笑道:“那好,你现在住哪儿?明早叫军子去接你。”

    “八点,新华酒店门前见吧,我载你。”陈珂说完,也不等唐逸吱声,就挂了电话,令唐逸一阵郁闷,这个小丫头,越发的自己有主意了。

    晚上在食堂吃过饭,唐逸才回了家,泡上一杯清茶,拿起报纸翻看,没有兰姐每天收报纸,有时候晚上回来,院门旁的报箱内却是空空如也,令唐逸叹息,高档小区尚且如此,少数国人的素质确实有待提高。

    叮铃铃,电话突然响起来,唐逸接过,“喂,你好。”

    “咦,你是谁?小凤呢?”声音略微有些熟悉,唐逸怔了下,随即惊喜的问:“黄工?是你吧?”

    “是,你,你是?”黄杰地声音有些疑惑。

    唐逸尽力压抑着心里的激动,缓声说:“我是唐逸,小凤市长在北京学习,你家的电话被转我这儿了,你在哪儿?安全不?”解除黄杰的疑惑,然后最重要的就是知道黄杰目前的处境。

    “啊,唐书记,你好你好,我在咱们的使馆呢,怕小凤着急,所以打电话报个平安,你,你有小凤地联系方法吧?”

    唐逸虽然有万千疑问,但这时候自然人家夫妻团聚大过天,赶忙将小凤市长在北京的联系电话告诉了黄杰。

    黄杰挂电话前笑道:“有疑问的话问伯母,她都知道。”

    伯母?唐逸心思一闪已经知道肯定是老妈,随即苦笑,怎么就成伯母了?

    黄杰匆忙挂了电话,自然是去给小凤市长报平安,唐逸也拨通萧金华的电话,老妈绵软的声音响起,唐逸就笑道:“妈,黄工可比你小不了几岁,怎么能叫人家喊你伯母?”

    萧金华有些恼火的说:“还说呢,就和他通了次电话,就伯母前伯母后的,我声音很难听,很老吗?”

    唐逸赶紧送上小马屁:“怎么会呢,老妈地声音比小妹地还动听的,就好像黄莺唱歌。”

    萧金华啐了唐逸一口:“傻小子,马屁都不会拍,妈还有点自知之明,比不了你那小娇妻!”

    嘻哈了一会儿,唐逸才问起经过,原来,萧金华听说唐逸有朋友在乌旺达失踪,于是派出亲信通过法国一军火商接触了当地一方军阀,悬赏一百万美金找黄杰这个人,有唐逸传真地黑白照,曲曲折折的总算找到了黄杰。

    黄杰却是被某武装团伙捉走的,起因是中石油即将撤出乌旺达。因为没有了琐碎的工作,黄杰就有些无聊,一晚多喝了点酒,就去乌旺达首都某地下赌场开眼界。恰逢该武装团伙洗劫赌场。连带黄杰也被抓走。

    黄杰当时乱了方寸。第一个念头就是隐瞒自己地身份,不然对自己,对国家形象都会造成影响,情急下第一反应就张嘴说日文,冒充日本人,该武装团伙就同日本大使馆联系,索要赎金,后来又经过几次围剿反围剿,团伙内讧,等黄杰眼见生命受到威胁。着急表明自己身份时却已经晚了,根本没人听得懂他说什么,武装团伙被打散,三四个武装分子挟持着他作人质东躲**,如果不是老妈亲信联系的军阀在其控制地区四处张贴告示悬赏,又恰逢那几名武装分子躲入了该地区,只怕黄杰不但会客死异乡。更会死得不明不白,骨肉至亲,都不会知道他为什么失踪,人又在哪里。

    唐逸听得唏嘘不已,叹气道:“乱世中人命如草芥,真是不假。”

    萧金华咯咯笑道:“又来了,你呀。和你聊天真没意思。还是齐洁哄得我开心。唐逸笑笑,小妖精看来越发知道怎么哄老妈了。

    萧金华又说:“就算是乱世。我宝贝儿子去哪都是皇帝般尊贵。”

    唐逸无奈的摇摇头,不过老妈说的也是事实,非洲一些小国地战争,确实有西方财团地影子在里面,甚至有地政权就是西方财团扶持的,金钱,在非洲政治里发挥着令人难以想象的影响力。

    唐逸本想问问老妈黄杰进赌场的事会不会传扬开留下后遗症,但略一琢磨,老妈办事还需要自己操心吗?也就乐得省心,与萧金华开始讨论近期的经济大势。

    正与老妈聊得投机,滴滴滴,手机响了起来,唐逸看看号,是北京来电,就对老妈笑道:“有点事,我晚点再和你聊。”

    萧金华哼了一声:“我总是排在最后是吧?”但还是挂了电话。

    唐逸接通手机,问:“小凤市长?”

    “谢谢!”小凤市长的声音有些哽咽,想来还未与同黄杰通话后的悲喜交加中调节过来,唐逸笑笑:“一家团聚就好,真想谢啊,等黄工回来,再尝尝你的家常菜。”

    小凤市长好似在抹泪,令唐逸一阵尴尬,虽然是同僚,但毕竟小凤市长比自己母亲小不了几岁,哭哭啼啼的自己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口劝。

    “谢谢你。”小凤市长渐渐平复了心里地激荡,怪不好意思的笑了。

    坐在陈珂的白色捷达里,唐逸闭目养神,虽然走高速,但去省城也要三四个小时,唐逸准备眯一觉,昨晚和老妈聊得太晚,早上四点多才睡,实在有些困。

    大概是习惯了,小妹,齐洁,甚至兰姐,都作过唐逸的司机,是以对陈珂驾车自己睡觉唐逸倒觉得理所当然,浑没觉得自己实在有失男士风度。

    听着唐逸呼吸渐渐平稳,陈珂瞥了唐逸一眼,又回头专注开车。

    小车即将下高速时唐逸才慢慢睁开了眼睛,伸个懒腰,习惯性的去摸烟,随即忍住。

    陈珂伸手拉开杂物箱,从里面拿出一盒雪茄,说:“抽这个吧。”

    唐逸接过,包装很精美,有1492几个阿拉伯数字,唐逸就问:“挺贵吧?好像是古巴雪茄?”

    陈珂说:“去英国培训时买的,好像两万多吧?听说这个牌子挺好的,叫,啊,叫可喜巴,1492是为了纪念拿破仑发现雪茄500周年发行地,我买得是限量版。”

    唐逸哦了一声,就将雪茄拆开,虽然吸烟和吸雪茄是两码事,喜欢吸烟并不代表就喜欢吸雪茄,但唐逸当然不会无趣到同陈珂解释,拿出一颗雪茄,琢磨了一下又放了回去,说:“味道太冲,等下车再抽吧。”

    “没关系的!”陈珂慢慢停了车,又从杂物箱里翻出一盒火柴,看起来是与雪茄配套销售的,陈珂说:“我帮你点。”

    唐逸只好取出一颗雪茄递过去,陈珂从杂物箱里拿出一把小剪子。剪去雪茄的茄帽,将火柴划燃,一只手拿火柴,另一只白皙的小手拿雪茄斜向下。将雪茄慢慢旋转点燃。她穿着一身深蓝色制服。秀丽端庄,点燃雪茄时仪态优雅,观之实在是一种享受。雪茄代表了一种生活,休闲安逸,甚至是纸醉金迷。一身检察官制服地陈珂似乎是另一种生活的代表,严谨和务实,是以陈珂点燃雪茄时,给人一种另类地美感。

    “雪茄不能用火机,也不能用普通火柴点地,会破坏它地味道。”陈珂将点燃地雪茄送到唐逸嘴边。说:“慢慢吸,我开慢点,一个小时地时间,够你享受了。”

    陈珂又惋惜的说:“我学了好久的,可就是做不好。”刚说完若有所觉,就沉默下来。

    唐逸怔了一下,学了好久?就是为了像今天这样点一次雪茄吗?

    香烟在口腔中流转。很美妙的感觉。

    同马大姐还有马大姐的爱人沈广文的见面很顺利,沈广文很健谈,特别感谢了当初唐逸给马大姐分析国税地税的利弊,如今的沈广文已经是省国税局局长。

    唐逸请客,四人去福楼吃了一餐西餐,吃过饭,在沈广文提议下。去郊外某渔场钓鱼。期间唐逸将妙香山泉这件事同沈广文念叨了念叨,沈广文马上大笑没问题。看得出,他也很想结识唐逸。

    春城一行唯一的遗憾或许就是唐逸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与陈珂再恢复不到以前的自然相处,两人之间,仿佛,多了一道巨大地鸿沟,是那样的难以逾越。

    回到安东,不久就见到国税局对妙香山泉的处罚通知,不过罚款几万块,连红军更跑来唐逸办公室,满脸诚恳的作了自我批评,并表示以后国税系统的工作请政府大力指导。

    唐逸与沈广文聊天时听得出来,这个连局长是他的嫡系,也没多说什么,勉励了连红军几句,算是给他吃了颗定心丸。

    送走连红军,已经是中午,唐逸去食堂吃饭时却是遇到了古忻明,市委和市政府一个大院办公,却也有一点好处,沟通起来方便。

    唐逸和古忻明坐进了小餐厅的包间,要服务员上了四菜一汤,吃着饭,古忻明突然叹口气,“本来,想和你再搭几年班子地。”

    唐逸一怔,但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喝汤。

    “有些事,唉……”古忻明唏嘘不已。

    唐逸没有追问,有些事,遮遮掩掩的,知道就是知道,问不问意义不大。

    古忻明要走了?

    唐逸一下午都在琢磨这个问题,然后接到了唐万东的电话,“小逸,有没有换个新环境的想法?”

    唐万东的第一句话就令唐逸知道,古忻明是真的要走了。

    自己终于还是没有能阻止一些事,只不过,将影响降到了最低,使得安东班子能平稳过渡。

    “我不想走。”刚刚打开局面,准备大干一场的唐逸又怎么舍得离开安东。

    “辽东是非多啊!”唐万东叹了口气。

    唐逸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试试吧。”

    唐万东似乎也是委决难断,好一会儿又叹口气:“老爷子自己也说下了一步臭棋,早知道你这么能干,就将你放南边

    唐逸明白老太爷地意思,将自己放辽东本就是放火上烤烤,历练几年再调入唐系团队范畴,但不想自己表现优异,将北方一个小城市搞得动静挺大,但辽东非唐系所在,就怕唐逸木秀于林,被风摧之。

    “二叔,我真地想试试。”现在离开安东,唐逸十二万分的不甘心。

    唐万东沉吟了好久,最后叹口气道:“好吧,戒骄戒躁,不要处处与人争锋。”

    唐逸恩了一声,却是发现二叔坐上岭南省长这个位子后,性子好像也变了,比以前更稳了,这些话,本来应该是爷爷对他说地最多的吧?

    1995年年底,中组部推进干部人事改革,将干部三局也就是经济与科技教育干部局扩编,其余几个干部局也作了相应人事调整,原辽东省安东市市长王小凤被调入中组部干部二局也就是党政与外事干部局任副局长,至于局长,却是副部长兼任的。

    虽然干部二局权力很重,但小凤市长这个副局长很大意义上是挂职,她负担的工作不多,现在的主要任务还是在党校进修。

    安东常委们大多认为,这个市长的位子九成九会落在唐逸头上,唐逸自己却知道,省委里反对自己出任市长的声音会很响,最起码赵部长,是会给自己设置一些阻力的。

    唐逸没有去省里活动,稳坐钓鱼台,观花开花落。

    然后,唐逸就接到了孙老书记的邀请,在孙老书记的小院里,却是见到了老书记的大儿子,宁边市长孙玉河,孙玉河高高瘦瘦的,戴眼镜,很有些书卷气,四十岁刚刚出头,正是年富力强,意气风发之时。

    唐逸和孙玉河热情的握手寒暄,唐逸又笑着问孙老书记:“怎么不见孙磊?”孙磊虽然是老二所生,却是孙老书记的长孙,是老二孙玉江十八岁搞出的风流债,当时将孙老书记气得不得了,现在却是心头肉,宝贝疙瘩。

    孙老书记拉着唐逸进客厅,嘴上说:“不理那小子,今天就我和你喝两盅。”又对跟进来的孙玉河道:“你去忙你的吧,不用陪我这老头子!”语气很有些不满。

    孙玉河看起来有些尴尬,强笑道:“那好,你们聊你们的!”对唐逸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保姆摆上杯筷,孙老书记亲自给唐逸倒酒,唐逸忙抢过酒瓶给两人的酒杯倒满。

    孙老书记拿起酒杯,就是叹口气:“你很好,很好啊!年纪轻轻身居高位,又很干出了一些名堂!”看着唐逸,似乎触动了心事,感慨良多。

    唐逸微觉奇怪,笑道:“玉河市长这些年将宁边发展的很好,一直是我的榜样呢。”

    孙老书记皱了下眉头,说:“不提他!”

    喝了几杯酒,老书记又是一叹气:“我就是见不得见荣誉就上的干部!有本事!自己搞出些名堂嘛!”

    唐逸隐隐猜到了什么,但没有说话,默默的干了杯里的酒。府提名,安东人大常委会批准,唐逸被正式任命为安东市代市长,行政级别提为正厅。

    1995年年底,即将二十八岁的唐逸走完了别人半辈子甚至一辈子也未必走完的路,成为共和国最年轻的正厅级干部之一,最年轻的地级市市长,没有之一。

    在常委们一片赞叹之时,唐逸却没有胜利的喜悦,因为唐逸和古忻明提名的常务副市长人选没有在省委获得通过。

    几天后有消息传来,古忻明会离开安东,调任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党组书记,。

    12月23日,安东市委召开全市领导干部会议,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赵伟民及市领导古忻明,唐逸等出席会议。古忻明主持会议。

    会上,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赵伟民宣读了省委关于调整安东市委市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工作职务的决定。决定任命孙玉河为安东市委书记,提名为安东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候选人;提名安东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唐逸为安东市人民政府市长候选人。古忻明同志调省另行安排工作。

    会议上赵伟民对古忻明王小凤在安东的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对孙玉河唐逸提出了殷切希望。

    唐逸望着坐在赵伟民身边那文质彬彬的人。慢慢拿起茶杯,咂了一口。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