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九章 女人的战争

第四十九章 女人的战争2017-11-8 23:44:53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知道,自己很可能遇到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政治对手,如果他想作自己对手的话。

    小凤市长在中央党校学习,期间挂个中组部干部二局副局长的头衔,意味着什么明眼人都知道,不说她培训结束后如何如何,就说市长到中组部副局长,实际上已经是一种调升了,有地方党政一把手的资历,又有中央部委中最重量级部门任职的经验,小凤市长的前途可说一片光明。

    而借着小凤市长的调升,古忻明也动了动,或许是顶不住另一方的压力,或许是忻明书记觉得离开对他的仕途更有帮助,谁知道呢?官场上从来遮遮掩掩,身在局中,又有几人能看得清?

    唐逸只知道,孙玉河的到来使得安东的局面变得复杂起来,以孙家在安东的影响力,孙玉河并不会因为是外来户而显得势单力孤,而且很明显他会快速树立起自己一把手的威信,在孙玉河被正式任命后,听说去拜会孙老书记的部委局办的头头脑脑络绎不绝。

    孙玉河能入主安东,说明孙家与他自己营造的关系网以及站在他背后的力量实在不容小觑,孙老书记或许对孙玉河不满意,但关键时刻,他是绝对会支持自己这个引以为傲的大公子的。

    元旦前,安东市市委常委召开了扩大会议,会议上,孙玉河宣布了省委省政府的决议,任命原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主任顾喜武为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原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高天调省,这是惯例。一般来说新的市委书记到任,市委秘书长大多会更换。

    另一个任命就是常务副市长人选,由原省委组织部干部三处处长郭江调任。当然,正式任命要等人大批准。

    孙玉河又宣布了两名常委分工的微调,田庆斌被任命为统战部长,兼任副市长,政法委书记顾占东卸下了统战的担子。

    其实唐逸收到风,省委里一些意见,本是想将田庆斌副市长前面挂上常务的。但因为自己与忻明书记提名人选没有获得通过,使得田庆斌也相应的丧失了资格。

    也许正是由于自己地存在,所以对安东领导班子的安排,任何人都不会也不能轻举妄动!即使要动,也必须保持和寻求一种平衡。

    但说到底,新的人事任命可以看出来,省委刘书记已经不能再同以前一样在辽东说一不二,郭江这个省委组织部下来地干部,理论上来讲应该是赵部长的组织系人马。

    唐逸也重新衡量了十二名常委。看起来,孙玉河占据了绝对的优势,齐茂林,钱一鸣是铁定倒向他的,田庆斌更不用说。至于新下来的常务副市长郭江,新近晋升的秘书长顾喜武,毫无疑问都会站在孙玉河一方,而且自己没估错的话,纪委书记商国民怕是一直与孙玉河,与孙家保持着密切地关系吧?

    毛海山这人最是反复无常,很难讲他以后的态度,但想来也不会像以前一样同自己保持步调高度一致。

    顾占东,倒是应该站在自己这一边。没有自己,他也坐不上政法委书记的位子,很多时候,外人看来,他就是唐逸的人,虽说官场和商场一样,利益当头。但一般来说。频繁换队的人大多得不到器重,好像毛海山那样的官员委实没有几个。

    金向阳。态度不是太明朗,但从常委会散会时他对孙玉河不冷不热的态度,可以知道这个有些倔强的朝鲜人对与孙家的争执显然还存在芥蒂。

    最后就是军分区政委李雷,他会雷打不动地支持自己,但也仅仅限于常委会表决时的那一票而已,实际上对自己真正的帮助很少。

    分析了一下局势,倒是很严峻,不过唐逸不急,刚刚来安东时自己的处境可是比现在艰难百倍,何况,虽说自己与孙玉河的竞争不可避免,但唐逸希望这种竞争是良性地,最终还是希望能与孙玉河携手将安东的经济搞上去。

    元旦三天假期,小妹在忙,齐洁也在忙,唐逸百无聊赖。按理唐逸应该去老书记家坐坐,多和老书记来往沟通,这,也许会建立起自己与玉河书记一个良好的沟通渠道。但不知道为什么,唐逸就是提不起这个兴致,或许,还是不够火候吧。

    元旦一大早,唐逸就被楼下声吵醒,皱着眉头下楼,却见吸尘器“嗡嗡”低响,兰姐正在清洁卫生,唐逸看看墙上的挂钟,八点一刻。

    “唐书记,祝您新的一年工作顺利!心想事成!”兰姐笑逐颜开的给唐逸拜年,倒令唐逸不好意思发火训斥她,点点头:“新年快乐。”

    见唐逸懒洋洋坐上沙发翻起报纸,兰姐忙说:“我早来来的时候,买了永和的豆浆油条,豆浆还热着呢,您在餐厅吃还是在茶几上吃?”

    唐逸用手点了点茶几,兰姐就跑去餐厅,将保温杯里的豆浆倒进精致地瓷碗,将油条摆在小碟里,拿了象牙勺筷,然后端出来,放在茶几上。

    唐逸翻着报纸,兰姐看看唐逸脸色,就陪笑说:“前几天我看报纸了,知道您作了市长,我还是称呼您唐书记吧?反正也就这三两年的事儿。”

    唐逸不由得笑笑,兰姐拍马屁的功夫见长。

    “随便你,叫我唐逸也没意见。”唐逸开始喝豆浆,油条有些腻,咬了一口就放下。兰姐娇笑:“那我哪敢呢?”眼见黑面神火箭般蹿升,27岁的市长?这也太惊世骇俗了吧?当然,报纸新闻对唐逸的年龄是刻意低调处理的,但兰姐可是知道黑面神的真实年龄,震撼之余,兰姐终于认真思考了一回,隐隐想到黑面神很可能是那个神秘地群体。民间所说地XX党里地一员,却是令兰姐振奋了好久,对黑面神也更加敬畏起来。

    “啊。唐书记,我帮您煮碗粥吧?就喝点儿豆浆哪成?”见黑面神不吃油条,兰姐忙献殷勤。

    唐逸摆摆手:“不饿。”

    喝了几口豆浆,见兰姐一直忸忸怩怩地站在茶几旁,唐逸有些奇怪的问:“干啥?有事

    “唐书记您真地是慧眼如炬!”兰姐一脸惊喜的说,令唐逸一阵皱眉,“有事儿就说。少来这套,我在外面还不够烦?家里人也来这套!”

    唐逸虽然满脸不耐,更是无心之言,但兰姐听到“家里人”这三个字,就觉满身轻飘飘,骨头仿佛顷刻间轻了二两。

    陶醉了好一会儿,眼见黑面神嘴唇一动,就要训斥自己,兰姐猛地清醒。忙说:“唐书记,我是有件事想跟您汇报一声。”

    “我这两年攒了几个钱,前几天我哥打电话跟我借钱,说是想在延山县城做点生意,我想。这钱闲着也是闲着,就打算入股算啦,您说行不?我入股的话,对您,对您没啥影响吧。”

    唐逸恩了一声,说:“影响倒没啥影响,我问问你,想做啥生意?”

    兰姐说:“就是弄家小工厂,作有朝鲜特色的饰品。卖给游客。”

    唐逸点点头,就有些好奇的问:“你出多少钱?”

    兰姐这几年攒了两万多块,当然不敢同黑面神说实话,被黑面神知道自己揩他油水那还得了?就说:“一万,一万块。”

    唐逸知道兰姐虚报数目,但想来她也攒不下几个钱,想了想说:“办厂就办的正规点。我知道那些手工作坊似的小黑厂很多。你别搞那个,这样吧。你从卡里支五万……十万吧,回头我将钱打过去,算是我借你地,工厂的手续啥的一定要正规办!”

    兰姐吓了一跳,拿出一两万搞点小生意她都考虑了半个月,十万?赔光了怎么办?这不比黑面神给自己置办的车和手机,钱,终究是要还的,但又不敢拒绝黑面神好意,兰姐就装作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答应下来,心里却是打定了主意,这十万块自己不能动,过些日子还了黑面神就是,他总不会和自己要利息吧?

    谁知道唐逸琢磨了一下道:“不是白借你的,按银行利息算吧,三年后还我,回头你算算十万块三年固定存款的利息,就照那个还我。”唐逸当然不在乎这点钱,但借钱出去,总得有个名目,毕竟这段日子又给兰姐配车又给她配手机的,不能令这小女人养成依赖心理,以为有困难就可以找自己。

    兰姐却差点没晕过去,唐逸不清楚银行利率,兰姐却是经常研究,95年地三年固定期年利率在10%左右,也就是说,三年后她要还黑面神十三万,一年一万的利息。

    偷偷看了黑面神一眼,也不敢和黑面神说不借,无精打采的答应,琢磨着过几天就说生意没谈拢,将钱还给黑面神,这样一想,心下稍安。

    唐逸自不知兰姐的那点小算盘,用过早餐,点开电视打发无聊时间,兰姐却是去延山和大哥商谈入股的事儿,走前向唐逸请示,可不可以带朴小姐去延山玩玩,散散心。唐逸摆摆手:“恩,多带她四处看看。”

    临近中午地时候,唐逸正琢磨去汉城酒店吃午饭,手机滴滴滴的响了起来,唐逸接起,齐洁柔媚的声音动人心弦,“老公!我在安东呢!出来呀,陪你玩!”

    唐逸就是一怔,“不是骗我吧?你不说有大把事要作?”

    “我敢骗老公兼市长大人吗?都处理好啦,哪能让我的亲亲老公孤零零一个人过元旦,说出去我这情人还有面子吗?”唐逸微笑,齐洁知道自己没人陪,想来是将手头的工作都放下了。

    上楼换了身从未穿过的黑色风衣,戴上帽子,在镜子前照了照,心里也叹口气,以后在安东可就不好这么随便了,随着上报纸电视频率的增加,这身打扮以后可不保险了。大概只有晚上才可以招摇过市。

    齐洁在小吃街口等他,虽然大大的太阳镜掩盖了齐洁的倾城丽色,但一袭红色风衣地她高佻性感。仍然是众人注目地焦点。

    见到唐逸,齐洁伸出小手,欢快的垮起唐逸胳膊,那一刻,不知几多偷偷打量她的男人心碎。

    一整天,与齐洁逛街游玩,晚上。就同齐洁来到她买地小居室,却见地板上,遮盖家具沙发的报纸上,都蒙了一层淡淡的灰,齐洁叹口气,就脱了风衣,拾掇那些报纸,唐逸没说话,去洗漱间拎出一桶水。开始用拖布拖地,齐洁吓了一跳,忙跑过来抢过唐逸手里地拖布,嗔道:“干嘛你,快去坐着。”

    唐逸笑笑:“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一会儿就能搞好卫生!”

    齐洁啐了一口:“少臭美,去和你地小妹同心吧!”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等清洁完小屋,已经是八点多,齐洁说:“我先洗个澡,再煮饭。”

    唐逸却跟进了洗漱间,说:“热死了,一起洗!”

    齐洁脸一红。掐了爱郎一把,却也没赶他出去,唐逸打量着洗漱间,叹口气:“小了点。”

    齐洁娇笑:“是哩,不但小,也没有鸳鸯浴缸,哪比得了你大老爷地新房?可以洗鸳鸯浴!”

    唐逸就有些尴尬。傻子才会解释自己和小妹可没洗过鸳鸯浴。就闷头不说话,默默调试水温。这一招百试百灵,果然齐洁担心触动唐逸心事,就忙过来曲意讨好,哄爱郎开心,却不知日子久了,爱郎现今心里地负罪感却是在渐渐淡化。

    水声哗哗,娇喘阵阵,唐逸又一次淋漓尽致的占有了齐洁的**,灵魂,看着妖媚如花的小女子在自己身下挣扎,奉迎,迷醉,实在是人生一大乐事。

    和齐洁并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短片,却是华逸集团的宣传短片,齐洁拿来给唐逸看的。

    齐洁裹了件白色睡袍,身子仿佛化成了水儿,没有一丝气力的靠在唐逸怀里,看着她迷离的俏脸,柔媚的身段,睡袍下白皙地小腿和性感的小脚,唐逸心中又是火热,将她向自己怀里拉了拉,齐洁嘤一声,好像小孩儿一般,不满的用头用力顶了唐逸一下,害得唐逸一阵好笑,也就揽住她,不再动作。

    宣传片里没有齐洁的身影,这个神秘的老板一向很低调,华逸集团虽然常常是南方经济类报刊地头版,但齐洁这个神秘的总裁,却是谜一般的存在。

    华逸集团依托地产,正全面进军电器市场,有飞燕VCD良好开端,旗下的华逸电子与德国MIELE电器合作,研发适合中国新兴贵族阶层的奢侈品牌,弥补国内电器奢侈品牌的真空,将在96年春节前,推出“幻影”系列彩电,唐逸现在所看的短片除了华逸集团自己的宣传片,还有“幻影”的广告短片。

    唐逸看着就笑:“国内,低端产品才赚钱吧?”

    齐洁声音很无力,“是啊,现在地情况是低端赚钱,可是类似的电器品牌太多了,未来几年竞争很激烈,但十年后,二十年后呢?真正的白领阶层会越来越多,从现在起,华逸电子就要塑造起奢侈品牌的形象,使得华逸电子产品的高贵深入人心,或许,海尔,长虹会在未来进军奢侈电器市场,但,品牌的形象是很难改变的……”

    唐逸笑着捏捏她鼻子:“随你!”想了想,又好奇地问:“现在你有多少钱?”

    “几十亿吧?我没算过。”齐洁向唐逸怀里挤了挤。

    “老公,我在泰国买了处庄园,等你有时间咱们去玩好不好?”齐洁突然抬起了头。

    唐逸笑道:“好啊!有没有养象群?”

    齐洁娇嗔道:“给你养了一堆人妖佣人!”

    唐逸就不怀好意地看向她,齐洁意识到时已经晚了,被唐逸一把抓过,开始香艳的惩罚。

    早上吃过早点,和齐洁牵手出了小区,齐洁却是提议去外地玩,在安东,太惹眼了。

    唐逸答应,在小区门口等了一会儿,打不到车,就拐上了解放路,齐洁招手叫出粗车,唐逸点了颗烟,优哉游哉地在一旁等待。

    “嘎”一声刹车响,唐逸抬头,一下怔住,手里的烟掉落地上,很久很久,没有体味到什么叫慌乱了。

    红色法拉利,小妹风姿绰约,怔怔看着齐洁和唐逸。

    齐洁也看到了小妹,拉开刚刚停下的出粗车车门,本想自己上车走,但犹豫了一下,又关上车门,挥挥手叫出租车离开。

    唐逸平日从来不穿风衣,帽子又拉得很低,还是被小妹一眼认出来,除了叹气,唐逸一时不知如何反应。

    “来!回家!“小妹怔了好久,下车,拉开车门,期待的看着唐逸。

    唐逸向前走了两步,回头,此时的齐洁,脸色苍白,身影是那么孤独无助。

    齐洁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对唐逸点点头。

    唐逸知道现在的遭遇对齐洁有多么残忍,想了想,回头对小妹说:“你先回去,我说几句话就来。”

    小妹怔怔不动,就好像成了化石。

    “回家!……好不好?”小妹的声音竟然带了丝求肯,唐逸一怔,回头看去,却见小妹目光中竟有些哀求的意味。

    她,在为了自己幸福美满的家庭抗争吗?

    齐洁走过来,轻轻推了唐逸一把,“快去,我没事儿。”

    唐逸犹豫了一下,终于回身坐进小妹的车,小妹发动,驶出,唐逸从后视镜,看着那孤独的身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嘎“,急刹车,然后法拉利飞速后退,很快停到了齐洁身边。

    唐逸讶然看着小妹,小妹却是对齐洁招招手:“来!”

    齐洁也怔住,看唐逸眼色,唐逸犹豫了一下,下车。

    小妹的法拉利是双门四座,唐逸板起副驾驶的座位,齐洁就不吱声,走过来,坐了进去。

    小妹默默驾车,唐逸和齐洁也都不说话。

    小妹却是驾车回了龙凤居,三人同样默默下车,进了客厅,齐洁是第一次参观唐逸的新房,但,她的脸上却是淡然的,出奇的平静。

    三个人坐在沙发上,齐洁终于打破了尴尬的沉寂,诚恳的对小妹道:“我,我就是想看看他,我们没什么的,现在就是普通朋友关系。”虽然是很笨拙的解释,但也只能这么解释。

    小妹点点头:“我知道的。”突然起身,坐到了唐逸膝盖上,亲昵搂着唐逸的脖子,说:“我们,我们感情很好的。”

    唐逸能感觉到小妹身子的颤抖,她是在不安吗?在担心她的幸福被人抢走吗?

    可是小妹,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宣示主权的作法是多么笨拙?在齐洁这种人精眼里,现在的你是多么软弱无力?这不是你的作风,你应该是风轻云淡,坐在那儿静静品茶,静静的看着齐洁,静静的将她打败。

    女人间的战争,小妹却是笨的一塌糊涂,软弱的令人痛惜。

    齐洁,唐逸看过去,果然齐洁嘴角似笑非笑,玩味的看着小妹,但,眼睛里,分明有着一丝惆怅。

    是啊,不管小妹表现的多么软弱,能名正言顺坐在自己怀里,名正言顺住在这个家的却是小妹,齐洁,就算已经完全整理好心态,甘心作自己一辈子情人,等真的面对自己与小妹在一起,又怎么可能完全不介意?

    自己,好像偏心了?唐逸只觉得头从来没这么大过,看看小妹,看看齐洁,一时惘然。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