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五十三章 胜负谁知

第五十三章 胜负谁知2017-11-8 23:44:57Ctrl+D 收藏本站

    新华路一家小饭馆的雅间里,任铁石和一名胖胖的男人正慢慢喝着酒聊天,胖男人就是龙岗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汪明涵,虽然汪明涵长得很凶恶,满脸横肉,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不能被他外面所迷惑,他确实挺狠,但是一种阴狠,而不是好像面相那样莽撞。

    汪道涵的呼机响了起来,他摘下看了眼,又挂了回去,站起身:“六子在下面,我带他上来。”

    任铁石微微点头,其实任铁石是不愿和六子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照面的,但有些事,自己必须亲自问。

    汪道涵出去不久,就领了一个小平头进来,小平头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卑躬屈膝的向任铁石问好,任铁石恩了一声,又示意他坐,小平头连说不用坐不用坐,您问完我就走。

    任铁石已经听汪道涵大概讲述了这两天的事儿,汪道涵查了一下,解放路派出所将查出朝鲜偷渡客的案子上报了分局,处理结果是已经交由武警边防支队遣返,汪道涵没有和负责遣返朝鲜人的武警边防支队联系,毕竟陈达和是武警支队第一政委,从这个渠道去查怕是查不出结果,反而很容易打草惊蛇。

    汪道涵用了另一种手段,派出六子去朝鲜妇女曾经活动的小市场打探,果然打探出朝鲜妇女丈夫的名字以及租房地址,但六子赶去时已经人去楼空。本来以为再找不到线索,却不想从出租屋的邻居嘴里打探到,一次喝酒时那朝鲜妇女的丈夫提到过他老家是宽城县会利镇马家沟人,六子马上赶了去,偷偷走访了两日,果然,发现了那名朝鲜妇女住在村子里,并没有被遣返回国。

    任铁石却是要问问六子相关的细节,毕竟汪道涵讲述和六子直接讲述,总是差上一些的。

    在任铁石问了六子几句后。六子渐渐去了拘束,说话也大声起来:“任局。您放心吧,我的两名线人对其采取了监控措施。他们就是插上翅膀,也飞不掉,就等您任局开口拿人!”

    任铁石微微皱眉,六子的线人。那就肯定是街上的青皮无赖,办正经事可依赖不得他们。自己还需派个精干的人去盯梢才是。

    任铁石突然问:“我问你。那个朝鲜女人长相怎么样?”

    六子一阵迷糊,心说莫非任局起了色心?随即知道不会,仔细想了想,说:“好像,好像还可以,不是不是,是挺漂亮!”他却是有些遗忘那朝鲜妇女的长相,脑海里倒是清楚记得那天麻辣烫地小摊上。有一名明艳绝伦的少女。一时间倒有些混淆,那老板娘好像也很美。

    任铁石哪知道六子魂游物外。点点头,琢磨着,莫非陈达和真地和这朝鲜女人有些见不得光的勾当?局里都传陈达和有情人,有说是某局漂亮女科长地,也有说是开小饭店的,总之众说纷纭。

    其实这种风传,只要是机关就避免不了,不说是不是确有其事,就算真有情人,也没什么大不了,某些行政事业局的局领导还就喜欢整日吹嘘谁谁是自己的情人呢,任铁石更知道商业局那个陆春恩陆局长,与一名女会计可是来往了许多年,就差明目张胆同居了,局里上下人人都知道,但人家还不是稳坐钓鱼台?

    以陈达和与唐逸地交情,就算他和情人被抓个现行,想来唐逸也会保住他,却是要看孙玉河怎么想了,但非必要,孙玉河又怎么可能动陈达和,与唐逸结下死仇呢?

    所以指望揭发陈达和的情人来扳倒陈达和是很幼稚地想法,任铁石也知道只要唐逸在,陈达和地位子就很稳固,但如果这个朝鲜女人真的是陈达和的情人,不利用一下却是有些可惜。

    琢磨了一会儿,任铁石渐渐有了主意,盯紧那个朝鲜女人是很必要的,如果真的是陈达和的情人,就偷偷拍下照片,暂时动不了陈达和,以后总归会有些用处,例如,孙书记和唐逸的关系变得势同水火,这些照片就可以派上大用场。

    如果朝鲜女人不是陈达和的情人,那这点小事为什么会惊动陈达和,令他亲自插手干预,里面肯定很有些隐情,自己却是要慢慢弄个明白,总归是对自己有利。利完成。

    安东日报地社论指出,滨海路的拆迁,离不开市委市政府地领导,离不开市人大市政协的关注,更离不开市直各相关部门街道办事处居委会的努力。正是有了这样的合力,加上工作组不懈的努力工作和当地居民的理解支持,滨海路的拆迁才能有条不紊的进行。

    唐逸放下手中的报纸,就是微微一笑,又是这个求是,还记得他宣传任铁石时高超的视角,恩,闲下来真的要见见这个笔杆子了。

    林国柱按了内线请示,田庆斌市长到了,唐逸忙请他进来。

    林国柱拧开门,田庆斌满脸微笑走进来,唐逸起身走出办公桌,和他握握手,又一起坐到长条沙发上,林国柱沏茶后退出去。

    “市长,这是招标会的结果,您看看。”田庆斌将手里的几页文件递给唐逸,唐逸接过扫了一眼,中标的是省宏达建筑公司,唐逸笑笑,这家公司,是田卫兵搞的,他也特意给唐逸打过电话,请唐逸关照一下。

    唐逸拿起茶杯,吹吹漂在上面的几根碧丝,慢慢咂了一口。庆斌又说:“孙书记指示,准备分出一段一两千万的工程,给市建。您看……”

    唐逸笑笑,说:“你是常务,这些事你拿主意。”市建筑公司是国有企业,处境很艰难,工人已经几个月发不出工资,不过他们的实力还是不错的,招标会前,市建的经理也来找过唐逸要照顾,唐逸本就准备和田庆斌说的。却不想被孙玉河抢了先。

    不管孙玉河是不是在笼络人心,最起码大方向上。倒是和唐逸很有些共同点。

    田庆斌见唐逸没什么话交代,就站起来告辞。

    唐逸送他到门口。回到沙发上,又拿起了那几页文件,宏达建筑?

    想起自己答应过孙富贵与陈方圆,这次的招标会一定不会暗箱操作。现在看来,却是说了空话。宏达建筑。与孙富贵的第三建筑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

    田庆斌,唐逸慢慢点起一颗烟,自己很郑重的叮嘱过田庆斌,这次的投标一定要阳光,看来他全当耳边风。

    唐逸拿起茶杯,慢慢喝起了茶水。电话,这是唐逸第一次主动给齐茂林打电话。问的第一句话就是:“茂林。你和市建地王总很熟吧?”齐茂林也曾经为了分市建工程的事儿和唐逸念叨过。

    “恩,他是我老同学。”齐茂林也不隐瞒这层关系。

    唐逸沉吟了一下。说:“你觉得市建这次拿多少工程才能解决他们地问题?”

    齐茂林叹口气:“市建是个烂摊子,设备陈旧,拿个一两千万的路段也不过是杯水车薪,暂时缓解一下他们的困难而已,我看啊,难,就算将这次工程全给他们作,那烂摊子也不好翻身。”

    唐逸笑笑:“孙书记很体恤国有企业的困难啊,我看,市建可以多争取争取,尽量在这次工程中多拿下几个路段,问题,是要一点点解决嘛!”

    齐茂林有点不懂唐逸地意思,琢磨着问:“您是说叫老王再去找孙书记?”

    唐逸微笑道:“要掌握主动权么!我看可以试试。”

    齐茂林就说好,虽然不大明白唐逸的用意,但听起来唐逸是要他鼓动老王去同孙玉河多要照顾,这点事齐茂林当然要去办。

    唐逸挂了齐茂林地电话,就拿起茶水,品了一口,厨房里,兰姐正忙着炒菜。锅碗瓢盆地响声倒是悦耳动听。

    书记碰头会,主要的议题就是关于滨河路改造,唐逸分明的看到,孙玉河看到竞标结果是宏达地产时,眉头不自禁皱了一下,想来孙玉河应该早知道这个结果,而现在还有这样的反应,说明他对这个结果是很不满意的。

    因为事关滨海路改造,田庆斌也列席了会议,对相关问题进行汇报。

    听着田庆斌抑扬顿挫的念官面文章,唐逸也在琢磨田庆斌与孙玉河,到底是怎么一种关系。田庆斌进入安东常委班子,田朝明想来是起了正面作用的,不过从种种迹象观察,田庆斌大概也搭上了赵部长那条线,是以他和孙玉河应该是有着某种默契的吧。

    不过在宏达地产这件事上,田庆斌显然是不想破坏与田家地良好关系,是以将工程给了田卫兵,看来也没能和孙玉河取得有效地沟通,使得孙玉河有些不满。

    看来,自己也是该加加火了。

    田庆斌最后就谈到了照顾市建工程的事,说是准备拟定两千万地路段给市建,唐逸马上就皱眉插话:“这不好吧?公开招标,讲究的是阳光,如果还像过去一样,什么都要内定,那还招标做什么?当然,市建有市建的难处,适当照顾是应该的,我的意见是,给市建的工程尽量不超过千万。不然,对宏达地产很不公平。”

    齐茂林愕然看了唐逸一眼,前几天晚上还要自己撺掇老王去找孙书记哭穷,怎么碰头会上是这么个意见,心里揣测着唐逸的真实意图,慢慢拿起了茶杯。

    孙玉河又是一蹙眉,前天晚上,他可是答应了给市建三千万的工程。看了眼唐逸,笑着说:“其他同志还有什么意见?”

    现在的书记碰头会,是由孙玉河,齐茂林,金向阳,毛海山以及唐逸五个人组成,不过有风声,新常务副市长郭江很可能会在近期被提为副书记。

    孙玉河话音刚落,毛海山就表态道:“我同意唐逸市长的意见,现在政府党委的工作大趋势就是透明公开。信息开放,这次招标会就是个很好的切入点嘛!公众的眼睛也都在看。是展示我们党委政府工作透明化的一个契机,不能因为照顾一些困难就违背了招标会的初衷。”

    小会议室就沉寂下来。齐茂林扫了眼唐逸,却见唐逸没什么表情,就不急着发言。

    金向阳清清嗓子,就准备发言。孙玉河却是摆摆手,笑道:“我认为吧。公开招标是公开招标。和照顾国企并不矛盾,咱们也不是搞暗箱操作嘛,可以明明白白和宏达地产交代清楚,我想,他们是会理解咱们的难处的。”

    金向阳本来想发言支持唐逸,但孙书记这一明确表态,他倒不好直说,但还是谈了自己地看法:“我同意孙书记的意见。可以考虑给市建一些工程。但我认为量不宜过大,一两千万。可以帮市建暂时度过目前地难关了!”

    孙玉河就又蹙眉。

    齐茂林这才愕然发现,孙玉河竟然控制不了书记碰头会的局面,书记碰头会,孙玉河倒好像成了孤家寡人。

    孙玉河似乎也发现了,他可以控制常委会地结果,却不能控制书记碰头会,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水,脸色就有些阴。

    一般情况下,一把手施政权力不大稳固的情况下,如果能控制常委会,就会将大多数事项放常委会上讨论,而如果对常委会的结果没把握,却能控制书记碰头会,就会在书记碰头会通过一个个议题,然后常委会上宣布结果,如果两样都控制不了,就采取单方面发号施令,一把手嘛,是有这个权力的,只是长此以往,这个一把地威信也就荡然无存。

    当然,以上都是极特殊的例子,大多数一把到任一段时间,理顺各种关系后,都是能很快控制局势地。

    孙玉河宣布散会时脸色很阴,大概是想不到会出现这种局面吧。

    第二天晚上,唐逸就接到了田卫兵地电话,田卫兵连声说谢谢,唐逸笑道:“我可不是为了你,我是觉得政务应该公开公

    田卫兵也大致了解唐逸的脾气,知道他可能说的是真心话,但毕竟帮了自己,田卫兵还是有些感激的,再次谢了唐逸,又有些不满的说:“庆斌这个人,没一点担待,刚刚打电话和我商量,能不能给市建三千万工程,三千万?他也真好意思张嘴!”说着就有些气愤,想来因为唐逸和田庆斌在这件事上不同的态度,使得他对田庆斌很不满意。

    唐逸就笑:“大概是孙书记的意思吧,他拧不过孙书记,我看啊,你也别为难他,该让步就让让,不要搞得大家都难做。”

    田卫兵哼哈了两声,显然不以为然。

    挂了电话,唐逸拿起茶杯慢慢品了一口,一切,都在向自己预期的方向发展。

    几天后,孙玉河就再次召开了书记碰头会,这次纪委书记商国民列席了会议,议题就是这次招标会出现地种种问题,商国民拿出了一摞举报信,均是举报这次竞标时宏达地产违规操作地举报信,更有举报招标小组一名主任科员收受贿赂的检举信。

    几名副书记默不作声地翻阅信笺,商国民又说:“虽然纪委还在调查中,但种种迹象表明,这次招标会确实存在很大的问题。”

    唐逸知道,孙玉河一直在观察自己,他应该知道自己与田家关系密切,更因为自己初始的态度,是以觉得宏达地产是得到了自己支持的,而田庆斌没能和田卫兵谈拢,孙玉河就决心赶宏达地产出局,或许在他眼里,这是与自己的第一次较量吧。

    不过可惜的是,这就是自己要的结果,赶宏达出局,又使得田卫兵认为是孙玉河作梗,尤其重要的是,宏达出局后,不管谁再负责招标会,想来都不敢再进行暗箱操作,因为很明显,这个招标会引起了书记和市长的极大关注,甚至是角力的战场,只要稍有些头脑,也不会再打招标会的主意,免得被殃及池鱼。

    孙玉河接着谈了谈他的想法,果然就是取消这次招标会的结果,滨海路改造工程重新进行招标。

    没有人吱声,大概除了齐茂林,其他几人都以为这是书记市长的交锋吧,只有齐茂林,隐隐猜出了唐逸的真实意图,心里却是叹口气,这个年青的市长,兜兜转转的,心机实在有些深沉,竟是不亚于混迹官场几十年的老油条。

    见没人发言,孙玉河就笑着问唐逸:“市长,你怎么看?”

    唐逸翻着信笺沉吟了好一会儿,微微点头:“玉河书记说的对,这次的招标太不成功啊!”

    孙玉河笑了笑,说:“那就这样定了吧,至于新的招标会,我看就张震同志负责吧,在省委的时候我和他打过交道,很能干的一名同志,市长大人,不是我对你政府工作指手画脚,我觉得这名同志,应该加加担子。”

    张震现在不过是分管农业的副市长,和城市建设八竿子打不上关系,孙玉河点他的名,自然是平衡之意,胜了唐逸一局,自然要作出相应的让步,毕竟他还不想和唐逸交恶。而张震是唐逸的人谁都知道,孙玉河就作个顺水人情。

    唐逸就笑:“玉河书记钦点,那我可得重新审视他了,不能被玉河书记说埋没人才啊!”

    孙玉河同唐逸都笑了起来,至于在笑什么,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

    出了小会议室,毛海山快走两步,轻轻抓住唐逸肩头按了按,自然是认为唐逸败了一阵,安慰的意思。

    唐逸却想不到毛海山仍然旗帜鲜明的支持自己,想想自己是和他钓过几次鱼,喝过几次酒,但却也并没有建立起特别深厚的交情。真的不知道这个毛海山葫芦里卖的啥药,如果说真的就认为他可以和自己同进同退,那除非是唐逸疯了。

    第二天,唐逸就借势调整市长分工,自从唐逸被任命为代市长后,一直没有对副市长分工进行调整,他一直在等一个契机,无疑,现在是时候了。

    主要调整的就是常务副市长郭江,统战部长,副市长田庆斌以及副市长张震的分工。

    政府的统战,宗教等工作顺理成章由田庆斌分管,另外田庆斌还负责农村,林业,水利等等原本张震分管的工作,而张震主抓城市建设,常务副市长郭江分管发展和改革财政税务等原来唐逸负责的那一摊。

    一边是打压田庆斌,另一边抬举郭江,自也是平衡之意。

    散会后,唐逸留下张震,交代招标会的工作,张震被唐逸冷落了有一段时间,乍然得到起用,心态好似刚刚出了冷宫的贵妃,面对唐逸,变得诚惶诚恐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