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五十七章 照片

第五十七章 照片2017-11-8 23:45:2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是在一家小旅馆“逮”到兰姐的。

    下午的时候,唐逸打不通兰姐手机,就呼了她,要她晚上来家里谈谈,谁知道唐逸回了家,才发现没热乎乎的饭菜等着自己。

    给小霞打了个电话,小霞说兰姐不在家,也没交代去哪儿了,唐逸就叫她传话,等兰姐回来务必来这边一趟。

    七点多,小霞怯生生打来电话,说是兰姐还没有回来,但车在楼下,以前,她可是从来没回来这么晚过,并且担心的说兰姐不会出啥事吧?

    饿着肚子,唐逸正恨得牙根痒痒,听到小霞的话却是一怔,是啊,兰姐不会出啥意外吧?安东地理环境特殊,流动人口多,社会情况十分复杂,一些朝鲜偷渡过来的男子几百块就可以帮人去砍断别人的手,安东治安,历来是个难题。

    又想到齐洁,可不是吗?出机场竟然被小流氓欺负,看来自己却是要提醒齐洁,下次回安东,一定要带上保镖。

    唐逸琢磨了一下,就给陈达和打了个电话,去各个旅馆查一下,有没有延山来的姓夏的男人,或许,兰姐和她哥在一起?

    一个小时后,唐逸和军子就到了“天上天”旅馆,好大的招牌,好小的旅馆。

    军子进去,不多时,兰姐就畏畏缩缩的出来,身后,跟着一高高壮壮的男人,肤色黝黑,一看就是农家汉子,他和军子大声说着什么。应该是不知道军子是何许人也。担心妹妹吃亏。

    看着兰姐,唐逸又好气又好笑,我难道是吃人的老虎,至于吓成这样吗?闹离家出走?本想狠狠训斥她,但见她委委屈屈站在车门外,红着眼圈抹泪,唐逸不禁摇摇头,伸手推开车门,说:“上车吧!”

    兰姐坐进车,夏老大见到外面崭新的奥迪。就有些敬畏,但见妹妹上车。还是有些不放心,鼓足勇气走过来想看个究竟。军子一伸手拦住他,唐逸笑笑,对军子喊:“叫他也上来!”

    奥迪慢慢驶出,车子里一片沉寂,兰姐低着头。不敢说话,夏老大坐在副驾驶,崭新的真皮靠椅,锃亮地车体,他坐得浑身不自在,大气都不敢喘。

    “军子,在前面万宝超市停一下。”随着唐逸地吩咐。奥迪稳稳停在超市门口。

    唐逸蹙眉看了看兰姐。说:“还不去买菜?回家煮点饭,想饿死我啊?”

    兰姐啊了一声。忙推门下车,向里走了两步,又回过来,轻轻敲了敲副驾驶的车窗,夏老大正浑身不得劲,忙推车门跳下去,兰姐拉他到一边说了会话,然后进了超市,夏老大回身,对小车里晃着手鞠躬赔笑,一步一回头的赔笑离去。回到龙凤居,兰姐也不敢说话,拎着大袋的菜进了厨房,唐逸坐沙发上,想了想叫了她两声,兰姐就低着头,瑟缩的一步步蹭到唐逸身前,好像犯了错误的小学生。

    唐逸笑笑:“罚多少钱?”

    “五,五万,啊,不是五万,是两万五。”兰姐急急的说,好像两万五会比五万的罪名轻一些。

    唐逸皱眉:“什么两万五五万的?五十步笑百步!”

    兰姐就不敢吭声。

    “这样吧,卡里不有钱吗?你就把那五万付了吧,看你哥挺关心你的,他一个农家人,哪来那么多钱,你一起出了,好不好?”

    兰姐哪敢说不,点头,喜忧参半,喜地是总算松口气,罚款有了着落,黑面神也没有大动雷霆之火。忧的是,五年,要伺候黑面神五年这笔债才能还清。

    唐逸琢磨了一下,又道:“这五万块,就算今年给宝儿地红包和你这些年辛劳的奖金吧,你呀,以后对宝儿好点儿,还有,你也不是作生意地料子,以后还是消停点吧!别攒点钱回头就丢水里去!”

    兰姐惊喜的抬头,忙不迭点头,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两年相处,她也知道黑面神外表严厉,其实对身边人是极好的,只是想不到他会帮自己补这么一个大漏子,自己,不过是个保姆啊,又不像军子,陈局长的可以帮他作很多事,自己也不过能帮他打扫打扫卫生,煮煮饭而已。

    “我,我再也不作买卖了,唐书记,您,您放心吧。”兰姐急忙的表决心。

    唐逸一笑:“恩,攒些钱,过几年啊等安东有了证券交易所,或者可以网上交易了,买买股票也就是了,我可以给你提供点内幕消息。”

    兰姐不知道网上交易是啥意思,但黑面神地话她是听得懂的,忙不迭点头。

    “去煮饭吧,饿死了!”唐逸摆摆手,兰姐急忙就进了厨房。

    看到兰姐吓得离家出走,唐逸反省了一下,好像对她是太严苛了,是以回家也不骂她,和颜悦色帮她,下决心对她好一点。

    谁知道没半小时,唐逸又被兰姐气得冒火,他去楼上冲了个澡,下来时却见厨房里,兰姐站在小凳上够橱柜最上层的什么东西,她踮着脚,小红衬衫翘起,雪白的腰肢若隐若现。

    唐逸就皱皱眉,进去帮她,那是套前些日子新买的厨具,一套砂锅,兰姐悻悻说:“我放的时候可以放上去,想拿下来却够不到了。怎么回事?”

    唐逸也懒得说她,就叫她站一边,自己踩了小凳去够,刚刚踮起脚,油锅突然哗一声烧起来,兰姐一慌,就冲过去关煤气,脚一下就踢到小凳上,“嘭”一声,刚刚拿到厨具的唐逸跟着小凳摔倒,手里地砂锅砸在脸上,背。更重重撞在后面地厨台。

    兰姐吓得脸都白了。唐逸拄着厨台站起,脸色铁青,长这么大,两辈子,也没这么郁闷过,将砂锅在厨台上重重一放,回身就走了出去。

    吃饭地时候,兰姐大气不敢吭地站在一旁,唐逸吃了一会儿,郁闷稍减。看了眼兰姐,心里就犯寻思。难道她克我,是以对她却是绝不能和颜悦色?只要稍微假以辞色。自己就遭报应?

    “咕噜”一声轻响,是兰姐的肚子叫,看来她也没吃晚饭。

    唐逸指了指空位:“坐下吃吧!”兰姐却是不敢动弹,唐逸皱眉道:“还要我说第二遍?”兰姐就赶忙坐下盛饭,又不敢夹菜。只是咀嚼着白米饭。

    唐逸吃完饭就去了客厅,兰姐忙跟出去泡了茶,这才回餐厅用饭,坐下后轻轻拍拍胸口,吓死了,突然又想起黑面神摔倒时的窘状,忍不住扑哧一笑。忙捂住嘴。偷偷向客厅看去,黑面神好像没听到。在那用手捂着腰,好像腰有些不得劲儿。

    唐逸是觉得腰有些扭到,喝着茶,揉了几下,却好像越发不舒服。

    兰姐收拾完碗碟,又去洗漱间洗漱,看她出来,唐逸犹豫了一下,就对她招招手:“我这腰有点儿酸,你那按摩管不管用?能舒筋活血不?”

    兰姐微怔,随即忙不迭点头,“能能。“小跑过来,却是兴奋异常,黑面神总算要自己替他按摩了,按摩保健师?总比保姆地位高一些吧?

    “唐书记,还,还是进房吧,还有,还有您穿得轻便点才好按摩。”站在唐逸身旁,兰姐吞吞吐吐提议。

    唐逸微微点头,说:“我去换衣服。”

    兰姐自然不敢跟他上二楼,提议道:“那,就在我房间吧?”唐逸点头。

    唐逸换了睡衣睡裤下来,看到兰姐就微微蹙眉,兰姐换了一身红色的小睡衣睡裤,紧绷绷的,使得她丰满的身材凸显,尤其是小睡衣太小,不但雪白的腰肢,圆润的肚脐随着兰姐动作忽隐忽现,胸口更是被高高顶起,扣子勉强系上,好像随时会被那高耸撑破,性感诱惑至极。

    唐逸就是摇摇头,皱眉道:“你干嘛?”

    兰姐微怔,见唐逸上下打量自己才明白过来,小心翼翼解释:“是,按摩很累的,会,会出一身汗,我,啊,我去换棉衣。”心里却松口气,方才从开始的兴奋中清醒,兰姐就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黑面神不会是想?

    想起黑面神上次不知是真地喝醉还是假装醉酒对自己的骚扰,兰姐就有些怕,她虽然不会也不敢反抗黑面神,就算黑面神真地要了她身子,她也只能尽量取悦黑面神,但这些年没被男人碰过,她似乎心理上对这种事就有些抗拒,加之对象更是她所惧怕的人,只怕他做那事时都会东挑西拣地训斥自己,稍一觉得不舒服更是会瞪眼翻脸。想到这些,兰姐就更是有些怕,怕自己伺候不好他反而惹来无谓的喝骂。

    热点就热点吧,兰姐正想去换衫,唐逸摆了摆手,“算了,不用了!”就向床边走去,兰姐心就是一沉,看来,是逃不掉了……

    兰姐的大床上已经铺上崭新的洁白床单,软软的枕头也是新地,唐逸就趴了上去,双手抱住枕头,腰又是一酸,唐逸哼了一声,吓得兰姐小心肝一阵乱颤。

    “把烟给我拿来!”唐逸话音刚落,兰姐就风一般奔出去,在门口哎呀一声,却是撞到了门框,秀足上跻拉的小红拖鞋飞出,看得唐逸一阵摇头。

    兰姐将烟灰缸摆在枕边,拿出烟,帮唐逸点上,又去洗漱间冲了脚,这才回来踢掉小红拖鞋,上床帮唐逸按摩。

    将唐逸的睡衣轻轻掀起,却见唐逸后腰有一处淤青,兰姐吓了一跳,这可不敢告诉黑面神,伸出小手轻轻揉捏,却见黑面神那边慢慢吸着烟,似乎不大知道痛,兰姐这才松口气。被兰姐柔软有力的小手揉捏,酸痛的同时又是阵阵轻松,确实舒服了许多,唐逸下巴磕在软枕上,一口口吸烟。倒是挺惬意。兰姐按摩的手艺还是很高明的。

    突然,兰姐地小手就滑到了唐逸小腿上,隔着睡裤揉,按,掐,搓,嘴里说:“唐书记,等按完腿,腰部地……就散发地差不多,到时候再揉几分钟。就可以……了。”腰部地淤血,淤血两个字却是故意含糊过去。可以消肿止痛更是提也不提,唐逸也不知道她说啥。就恩了一声,兰姐更是大乐,能糊弄住黑面神,可是很值得自豪的一件事。

    兰姐的手渐渐向上,开始揉捏唐逸的大腿。大腿内侧敏感位置,兰姐轻搔,酥痒难当,随后又是大力按摩,本来痒到骨子里去的那种感觉突然就变成彻底的放松,滋味美妙难言。

    唐逸却是一蹙眉。他很久没享受过异性按摩了,现在他极为自律。根本不可能去娱乐城等休闲场所按摩桑拿。乍然体验到这久违的滋味,虽然那淡淡的快感和放松带给人很惬意的享受。但他还是摆摆手:“算了,你休息下,就按腰吧!”

    兰姐哦了一声,抹了把额头地香汗,坐在唐逸身边,偷偷看唐逸脸色,揣摩黑面神的真实意图。

    “可以按按腰了吧?太晚了,按完你早点回去!”唐逸又点了一颗烟,吸了几口却不见兰姐动静,忍不住催促她。

    兰姐哦了一声,就忙伸出双手按摩唐逸腰后地淤青,这次唐逸却是一皱眉头,有些疼,兰姐见唐逸蹙眉,吓了一跳,略一琢磨,却是一跨腿,就坐在了唐逸屁股上,柔软而妖娆的翘臀紧紧贴着唐逸臀肉,轻轻摇动摩擦,手按摩唐逸腰部,嘴里结结巴巴道:“这样,这样是不是好点?不,不疼了吧?”

    唐逸又好气又好笑,但不得不说,兰姐那挺翘地臀轻柔扭动,给自己臀部带来的快感无可言喻,使得自己暂时忘却了腰部的疼痛,有那一瞬,唐逸甚至就想回身抱住这娇柔的小尤物享受一下,但,也仅仅是那么一瞬而已。

    随即唐逸就板起脸,喝令兰姐下来,开始对兰姐新一轮的训斥。

    照片地事终于有了眉目,经查,机场外的黑摩的已经渐渐结成了有组织,有纪律的犯罪团伙,具有明显向黑社会发展的趋势,据抢劫嫌疑人亮子交代,他抢劫的坤包上交给了一个外号“小钢炮”的外地男子,该外地男子也是机场外黑摩地团伙地“老大”,摩的党都叫他炮哥。

    市局马上展开行动,对机场外地黑摩的团伙进行彻查,更全力缉拿炮哥,但可惜的是,对炮哥日常出没的几个场所的突查却是一无所获,炮哥好像事先得了信,早早的就躲了起来。

    晚上回家的路上,唐逸接到了陈达和的电话,说是从小钢炮一名姘头那将坤包找到了,但却没有照片。

    挂了电话,唐逸微微蹙眉。

    “哥,是跟我姐照片那件事吧?”一般来说,唐逸不开声,军子是不会主动问唐逸的事的,但照片的事牵涉到齐洁,军子却不能不关心,他担心因为姐姐连累了唐逸。

    唐逸微微点头,说:“手袋找到了,没照片,但信用卡啥的都在,甚至,你姐用剩的那包面巾纸还在。”唐逸下面的话没说,陈达和说,据那姘头讲,小钢炮千叮咛万嘱咐不许她碰那包,不然就宰了她。

    这就说明,小钢炮不但见到了照片,而且认出了自己,唐逸微微蹙眉,一个地痞而已,认出自己又怎么会拿着照片消失?按常理,他不会认为和市长合影的女人就是市长情人,就算他觉得那照片是市长和情人的合照吧?他应该或是将包丢掉,或是自己潜逃,找个替罪羊乖乖将包交给警方才是,难道他不知道藏起那照片,一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护身作用,二来警方会对他穷追猛打吗?

    唐逸百思不得其解,点起颗烟,默默思索。

    “哥,我找人办办这事儿吧?”军子犹豫一下,开了声。

    唐逸摆摆手:“别碰那种事儿,过去就算了,以后你一定要清清白白!”

    军子笑道:“哥,你放心,我知道怎么作的。”

    唐逸就抽烟,不再说话。十三日。礼拜六,韩国城正式落成开放,韩国城的落成,不但对安东,甚至对辽东都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省市媒体云集,更在大宇集团策动下,韩国最有影响力地几家媒体都派出了报道团来采访报道。

    安东市主要领导都参加了韩国城主题公园揭幕仪式,市委书记孙玉河,市长唐逸为主题公园揭幕。唐逸在庆典仪式上讲话,

    他表示。韩国城主题公园地落成开放,是市委市政府建设现代化新兴港口工业城市和美丽的北方海滨边境城市的生动体现。是建设老百姓城市的实际行动,必将进一步改善市民的人居环境,提升城市品位,为安东市政建设增加一大亮点。

    韩国城主题公园的落成更是中韩友谊的见证,是安东与大宇集团携手的开端。愿安东能成为一座友谊的桥梁,为中韩,中朝,甚至朝韩友谊的发展发挥自己最大地能效。

    韩国文化部长官金世光参加了落幕典礼,同样发表了一通热情洋溢的讲话,金世光应该是被大宇集团三女婿,一直和唐逸保持联系地那位文化部官员卢植三请来的。事先没有通知唐逸。想来是卢植三心里也没底,不过金世光地到来。却是令唐逸有些头疼,如果早知道有韩国政要来,却是应该知会省委的,但早上很突兀的出现,再通知省委却是来不及,只怕这件事省委里又会有人对自己有意见。

    看孙玉河目光中蕴含着了解的笑意,唐逸更是郁闷,知道他定是以为自己爱出风头,故意不知会省委领导,谁叫卢植三一直是和自己联系呢,孙玉河却是不必担心有什么后遗症。

    虽然有些背黑锅的感觉,有些事却必须得谈,唐逸抓空和孙玉河站在一起,谈起了机场扩建地想法。

    九十年代,民航机场全部归属民航总局管理,尚未进行属地化改革,将机场交给各省。

    是以安东机场想扩建,倒不必经省委省政府同意,却是要直接去北京民航总局要项目。

    现在的安东机场,只能同时停放两架大型客机,去往北京,沈阳和交州的航班都是每周一次,而随着韩国城主题公园开放,安东大中型企业也雨后春笋般冒起,正是经济腾飞的初步阶段,现在看这座小机场自然完全够用,但不早早的未雨绸缪,等觉得机场应该扩建时再扩建,其时间差定然会严重制约安东经济的发展。

    唐逸同孙玉河谈机场扩建的问题,孙玉河满口赞同,唐逸也看得出,孙玉河很高明,经济地事他不会胡乱插手,出什么事黑锅自然自己背,有了政绩他这一把手却是也跑不掉。

    当然,他地配合也仅仅限于经济建设而已,在安东人事任命等重大问题上,他是极力想拿到主导权的,而不会甘心作个傀儡。

    对安东机场地扩建孙玉河也是采取同样的态度,虽然觉得唐逸有点天方夜谭,更觉得早早扩充机场毫无必要,他还是表态无条件的支持,但你负责去跑,跑不下来你丢面子,跑得下来却是离不开党委的支持。

    唐逸对他这套习以为常,也不在意,只要你党委支持我的工作就成。

    卢植三在汉城酒店宴请各级领导以及新闻界的朋友,唐逸,孙玉河等自然和金世光,卢植三坐在最尊贵的一号贵宾房。

    席上谈笑风生间,唐逸的手机嘀嘀响起来,唐逸看看号,走到窗口,接通。

    “哥,大志出事儿了!”是军子的声音,有些低沉。

    唐逸微微蹙眉,说:“你来汉城酒店,我下去和你说。”

    “我在楼下呢。”

    唐逸挂断电话,向孙玉河,金世光等告个罪,说有急事,孙玉河连声说你忙你的,我会招待好韩国尊贵的客人。他可是巴不得唐逸走呢,唐逸在,卢植三却是不大理会他,害得金世光好像也以为唐逸才是一把手,一直和唐逸说话,却是对他这真正的一把手视而不见,搞得他好不尴尬。

    唐逸下楼。奥迪就停在旋转门附近。唐逸走过去,拉车门上车,却见军子眼圈有些红,唐逸就问:“大志,你朋友?”本来唐逸是问也不应该问这些事儿,要军子自己发挥才好,但现在,却也顾不得了。

    军子点点头:“我铁子,去年新年,我就是参加的他的婚礼。”

    当时。卓大军地弟弟就是被大志狠狠削了一顿地,兰姐倒和大志有一面之缘。

    唐逸自然不知道这些事。只是点点头:“怎么回事?”第一次见军子红眼圈,军子。可是流血不流泪的那种汉子,唐逸也就顾不得那么多避忌了。

    军子稳了稳情绪:“是,照片下落知道了,是小钢炮给了刘铁,市公安局那个刘铁。”

    唐逸摆摆手:“先不说这些。说说大志,他怎么样了?”

    军子眼里闪过一抹感动,随即说:“昨天,大志找到了小钢炮,不过,正逼问他照片下落时警察冲了进去,大志反抗了一下。被射伤了腿。医生说,他。唉,以后他就算恢复的好,腿,腿也瘸了,能不靠拐杖走路就是最好的结果……”

    说到这儿军子更是难受,叹口气:“他,刚结婚一年,结婚时还和我说再不过以前的日子,就陪着莉莉安安稳稳生活,我,

    唐逸按了按他肩膀,心里叹口气,一张照片,害得多少人跟着流血流泪?值得吗?

    权势,又是多么可怕的一个字眼?

    军子又说:“而且,大志会被控告伤害他人身体,我,哥……”

    唐逸捏捏他肩膀,坚定的道:“放心,我会帮他。”

    唐哥的承诺,军子心里马上宁定下来。

    唐逸点上一颗烟,琢磨着,想来警察赶去时场面血淋淋,是以才开了枪,目击者太多,等陈达和知道大志是军子朋友时,却也已经爱莫能助,所能做的就是偷偷带军子去医院看了看大志吧?

    怎么帮大志?这个案子看来用买通证人之类的手段是行不通地,目击证人太多,操作起来太复杂,风险也太大。

    警方已经落案,就算买通小钢炮也无济于事。

    第一次发现,事情有些棘手。

    “哥,大志的案子不急,他还在医院养伤,也一直拒绝录口供,还是,还是那张照片重要。”

    唐逸点点头,大志地事儿时间还很充足,可以慢慢想办法,照片?小钢炮交给了刘铁?

    唐逸吸口烟,心里渐渐有了谱,刘铁是以前的毛系干将,只怕毛系里一些人和安东许多涉黑团伙,地痞流氓都有着不清不楚地干系。

    小钢炮发现那张照片后,怕是有些慌,他不见得认定照片上的女人和市长是情人关系,但毕竟这女人认识市长,他就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他或许是去拿照片给刘铁确认,看看照片上的男人到底是不是市长,又或许找刘铁想办法,请刘铁帮他。

    不管是什么前因后果,这张照片现在却是在刘铁手里。

    刘铁没有交给陈达和,那么就有两个可能,一是他不知道怎么办,自己处理,或者留下或者毁掉。二,他会不会去找毛海山想办法?

    唐逸想了想,对军子道;“我有谱了,这些事你都不要管了,你去延山,安抚照顾下大志的家人,让他们别太着急。”

    军子叹口气:“他们都不知道大志是来帮我做事的。”

    唐逸微微点头,军子办事真地很靠谱,他这朋友也挺不错,想了想,道:“用无名氏的名义吧,给他们寄些钱。”

    军子恩了一声:“我下午就去办。”

    毛海山看着唐逸脸上莫测高深的笑容,就是阵阵发虚,心里叹口气,唉,烫手山芋啊烫手山芋,真真是个烫手山芋。

    照片,确实在毛海山手里,是刘铁交给他的,拿到那照片,毛海山差点没气死,本以为刘铁神秘兮兮的说给他看样好东西会是啥呢,却是唐逸与一个艳美女人的合影。

    那边刘铁还得意洋洋的给他分析,说市局大动干戈扫荡摩地党,他估计陈达和办这个案子少见地雷厉风行,讲究效率,实际上就是为这张照片,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唐市长地夫人也认识这名女人,而且说是好姐妹,但刘铁觉得没这么简单,以他多年办案的经验,唐市长和这个漂亮女人肯定有问题。

    听着刘铁的分析毛海山真有抽他一大耳瓜子的冲动,人家夫人都说是姐妹,你再说上天去管个屁用啊?

    退一万步说,市长夫人没开口,而且这漂亮女人就是市长的情人,你拿张照片有啥用?能证明啥?

    再退一万步,就算能用这张照片证明市长和这女人有暧昧,那我拿着照片能干啥?难道要我去给他制造些麻烦?还是拿着照片来要挟他?

    毛海山虽然恨极刘铁,但烫手山芋到了自己手里,却也只能想办法怎么处理,想来想去,却是进退两难。毁掉也不是,还给唐逸更不妥。

    毁掉?万一以后唐逸忽然知道照片在自己手里,来和自己拿,自己拿不出来怎么办?说毁了,他会不会以为自己是留着作把柄?虽然这实在说不上是什么把柄。

    到时只怕唐逸会对付自己吧?毛海山可是见识了唐逸从刚刚来安东时的孑然一身到后来的翻云覆雨,他深信,如果孙玉河想和唐逸掰腕子,最后也必定会败在唐逸手下,是以对唐逸,他可是万万不想得罪的。

    将照片还给唐逸?也不妥当,一来告诉唐逸自己看过了这张照片,而且照片从一个流氓头子手里传到自己手,自己怎么撇清关系?可别令唐逸以为那流氓头子是自己指示的。

    毛海山这些天真是愁得茶饭不思,实在不知道怎么处理那烫手山芋,简直将刘铁的祖宗十八代都骂翻了,唯一的寄望就是那个什么炮哥不要被找到。

    谁知道不几天,炮哥就落网,更听说现场有黑社会寻仇,将炮哥折磨的不成人形,值得庆幸的就是炮哥进了医院没几天,就变得疯疯癫癫的,听说是精神被吓出了问题,毛海山心中稍安,看来却是查不到自己身上了。

    但这几天,毛海山总觉得唐逸看他的目光有些怪异,开始毛海山琢磨是自己心虚所致,但今天,和唐逸一起坐在食堂小餐厅的包厢,看着唐逸莫测高深的笑容,毛海山的直觉告诉自己,不是自己心虚,而是唐逸,可能真的知晓了那件要命的事。唐逸夹了块鱼肉,送到毛海山吃碟里,笑道:“尝尝,三亚过来的苏梅,新鲜时味道是极好的,但这条苏梅,冰箱里放了许久,鲜味就有些不纯。”

    和唐逸一起用餐有一点好,可以吃到山南海北的各种山珍海味,小餐厅大冰柜里唐市长自备的材料就占了满满两格,却是哪个市领导也比不了的。餐厅漂亮的服务员最喜欢唐逸来用餐,她可以涨见识,认识许多以前没见过的肉品海鲜。

    唐逸本是随口一句话,心里有鬼的毛海山却是开始琢磨唐逸话的用意,是拿话点自己吗?冰箱?新鲜?味道不纯?

    毛海山胡思乱想着,嘴里的鱼肉却是味同嚼蜡。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