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一章 与珂共舞

第六十一章 与珂共舞2017-11-8 23:45:6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有些郁闷的扒拉着饭菜,窗外,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刚刚接到齐洁电话,说是集团出了点纰漏,今晚不能来了,唐逸自然不相信齐洁会因为工作第一次和自己失约,更想到小妹最近的行踪,于是严词逼问,齐洁最后委委屈屈的承认是要陪小妹在交州游玩几天,小妹,是岭南军区组建特种兵部队的顾问团成员之一。

    唐逸现在倒有些头疼,齐洁这个小情人,不会以后只顾看小妹眼色而冷落了自己吧?虽说齐洁此举主要原因是希望维持安定团结,更是用心良苦,但对自己来说,这可就不是什么好消息了。

    看看表,已经六点多。

    军子和林国柱都看得出唐逸兴致不高,两人就不大说话,只是闷头吃饭吃菜。

    林国柱在春城饭店订的房,说是总统套房,但比起国际标准的总统套房还是差了一些,当然,春城饭店加入“金钥匙”后,软硬件条件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已经达到国际饭店三星级的标准。

    唐逸没惊动苏梅,这餐晚饭也是随便找了家饭店,一年多,春城已经大换样,就好像这家鼎香楼,以前唐逸根本没听说过,现在却是工薪阶层的宠儿,饭口时间大厅座无虚席,饭菜作得也确实比较可口。

    用过餐,唐逸拿出手机,琢磨着找刘飞或者田卫兵唠唠,最后却是将电话打给了带队来参加基层检察长培训的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反贪局局长郑立国,郑立国听到唐逸要来亲自看望参加培训班的安东学员,忙一连声谢谢领导关怀,并且说马上召集学员在省院招待所集合。

    唐逸就笑:“不要搞得那么严肃。学员们学习也很辛苦,好不容易晚上可以放松放松,我不识趣的去训话?那还不被人背后骂娘吗?”

    郑立国笑道:“市长真会开玩笑,您百忙中来看望大家,大家欢迎还来不及呢。”

    唐逸就问:“最近课程紧不紧?这次培训班效果怎么样?”

    郑立国就含蓄的表功,原来。培训班即将结束,为了检验这阶段的学习成果,培训班按地区划分进行模拟法庭训练,当然,这可不像律师地一些模拟法庭那样只是检验口才。一个个案子需要地区学员密切合作,从取证。到诉讼或者反诉讼,一步步极为真实。可以有效锻炼检察长的协调,领导等等各项能力。而在今天进行的模拟法庭决赛中,安东学员组拿到了第一名。

    最后郑立国更笑道:“咱们安东的模拟检察长是由陈珂检察长担任的。陈检表现的极为出色。”

    郑立国当然不会知道陈珂同唐逸地渊源,但陈珂是得到政法委顾书记青睐的,而且既然调任了经合区检察院,自然说明她的能力得到了唐逸的认可,何况听闻陈珂省里背景不小,所谓花花轿子人抬人,说几句好话既不费气力,又送了人情。何乐而不为?再者说了。陈珂确实表现的很优秀,自己也没有夸大其词。

    唐逸就笑:“小陈同志啊。我地老相识,基层时共过事,对她的能力我还是知道一些地。”

    郑立国笑道:“原来是市长带出来的干部,还真地是强将手下无弱兵。”

    唐逸笑笑,说:“拿了第一名,这可是个好消息,怎么?你们也没想庆祝庆祝?”

    郑立国说:“本来是有这个打算的,我刚刚想和春城饭店沟通下,今晚想在顶楼小歌舞厅放松放松的。”随即就笑道:“要不,市长也一起来?”

    唐逸想了想,说:“好吧,今晚就当慰劳大家,我请客,告诉大家,尽情玩。”

    郑立国忙说;“谢谢市长。”

    其实话就是这么一说,不管谁请客,最后也是公费报销。

    春城饭店顶楼小舞厅,彩球在五彩缤纷地光束中滚动,轻柔的音乐徐徐而起,小舞池里男女翩翩起舞。

    茶座区,唐逸同郑立国坐一桌,品茶聊天,临近的方形茶几旁,长条沙发上坐着安东的七八名检察官以及军子,林国柱。

    检察官都穿得便装,陈珂穿了一身白色西装,身段婀娜,秀丽端庄。

    安东是个小市,参加这次培训班的只有八名检察官,其中还包括一名副检察长以及市检察院的一名科长,但就是这八名检察官,却战胜了春城地区二十多名检察官组成的强大团队,也不由得不令这些检察官们兴奋异常,看陈珂这个模拟检察长也顺眼多了,各地区模拟检察长是按考试得分自动产生的,陈珂**之龄,自然不足以服众,要知道来参加培训班地县区检察长最年青地也三十多了,更有五十多岁的老检察,办案地经验比陈珂的年纪还长,又哪里会瞧得上陈珂,但现在,拿到了最重要的集体荣誉,或许还有人心中嫉妒,却也大多对陈珂明显亲热起来。

    老检察夸陈珂青出于蓝,陈珂小脸红红的谦逊:“这都是理论知识,做不得真的,真的办案子,我差远了。”

    检察官们自然心里更为舒坦,尤其是陈珂流露的小女儿娇态,更无形中为她增添了许多印象分。听到陈珂的话,郑立国也赞许的点点头,觉得这小姑娘是个可造之才。

    唐逸却是斜眼看着陈珂,这小丫头,也不知道是不是装样子,几时又变得这般害羞了?在自己面前,可是什么疯话都敢说了。想想陈珂带着小妩媚问自己她脚生得好不好看时的撩人神态,唐逸就赶紧喝口茶水,唉,再也不是以前单纯的陈珂了。

    新的舞曲响起,那桌的男检就邀请陈珂跳舞,陈珂一一拒绝。这,却是半点面子也不给的。唐逸不知道为啥,心里就舒服了一些。

    林国柱在那桌突然笑着说:“市长舞跳得可是一级棒,陈检,王检,敢不敢去邀请市长跳一曲?”

    王检现在是香馍馍。八名检察官里仅有地两名女性之一,刚刚请得王检去跳舞的男检脸色就有些不自然,王检就笑道:“还是陈检去请市长大人跳吧,我这可有伴了。”

    陈珂说:“我不会跳。”

    郑立国转头凑趣道:“不会跳怕什么,请唐市长教教你。学学不就会了?”

    唐逸连连摆手:“我好久不跳了,快忘得差不多了。”

    郑立国笑道:“那更应该跳一圈了。”回头对陈珂使眼色。自然是要她过来陪唐市长跳舞。虽然唐市长同陈珂是旧识,但郑立国自然猜不到他们那甚深的渊源。觉得以前也就是普通同事,能有机会用陈珂讨好唐逸,郑立国自然不会错过。毕竟,领导也是人,和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跳舞谁不喜欢?何况听市长口气,对陈珂是很欣赏的。陈珂犹豫了一下,就站起来走到唐逸茶座前,说:“那就请市长教教我。”

    郑立国微笑点头,乖巧听话,是个可塑之才。却不知唐逸微笑看他时目光里的含义。

    唐逸站起来。毕竟拒绝女士邀请是很没有风度地行为。

    轻轻握住陈珂柔嫩的小手时。唐逸心就一跳,这。是唐逸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和陈珂牵手,右手轻轻揽住陈珂柔软的腰肢,感受着那青春健美的**,唐逸心跳加速,更不自觉就想起了那曾经地绮旎,头,晕乎乎的。

    “哼,哥,你越来越坏了,现在都学会用权力占人便宜了!我还以为你会拒绝呢!”陈珂板着脸,在唐逸怀里像一条精灵鱼一般挣扎逃跑,唐逸隔着薄薄地衣衫能够非常清晰地触摸到她青春而充满活力的肌肤,嗅着她身上淡淡地体香,渐渐地就有些激动起来。

    看着陈珂紧紧扮起小脸儿发牢骚,唐逸就一阵好笑,用力揽了揽她的腰,那柔软带来的舒适令唐逸一阵飘飘欲仙。

    “色鬼!”陈珂似乎感觉到了唐逸身体地变化,向外让了让身子,脸有些红。

    但她愈是气愤,唐逸身上的邪恶细胞越是活跃,更有一种莫名的征服欲涌上脑际隐隐作祟。

    唐逸胳膊再次紧了紧,将那青春的躯体向怀里拉了拉,陈珂咬着嘴唇瞪着他,唐逸微笑回视。

    “喂,小丫头,晚上去喝一杯?”唐逸笑呵呵问。

    陈珂侧头,不理他。

    坐在客厅沙发上,唐逸端着茶杯出神,对陈珂的心思,百思不得其解,其实,自己是不该再招惹她的,但有时候看着陈珂孤零零的身影,唐逸心里就莫名的有些痛,就算自己色狼般地将陈珂揽在怀里时,陈珂看起来很生气,但她目光中地神采却是骗不了人的,生气地陈珂,也比那呆呆坐着,时常轻轻蹙眉的陈珂更有生气吧?

    自己本以为是这样的,但舞曲跳到后来,却又能感觉到,陈珂,对自己与她的身体接触是真的有些抗拒,而不是在使用女人的武器欲拒还迎。

    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那个倔强而又孤独的身影,是不是,自己真的应该放手,让她寻找自己的新生活?

    其实唐逸也觉得自己思考这些问题有些不知所谓,怎么会没有多少负罪感的?是因为自己渐渐习惯了拥有情人的生活吗?

    唐逸甚至放松到差点去打电话同齐洁咨询一下陈珂的心理状态,后来才醒悟过来,差点抽自己一巴掌,这个电话打过去,怕是会把齐洁鼻子气歪吧,那边小心翼翼帮自己平息大房的怨气,自己又没事儿人似的去勾引女孩子?

    “唐书记,吃饭啦!”兰姐娇俏的出现在厨房门口,脱去围裙,露出她那性感的红色紧身衣裤。夹克和裤子都亮亮的,看起来质地好似皮革,紧紧裹着她柔柔的小身段。

    唐逸眼睛却是一亮,就对她招招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沙发,说:“来,过来坐,有事儿问你。”

    兰姐嗯了一声,将围裙挂在厨房门口,走过来。小心翼翼坐下。

    唐逸恩啊了半天,不知道如何措词,兰姐就小眼巴巴看着唐逸,也不敢多嘴问。

    “啊,是这样。有一个男人,他呢。结了婚,结婚了啊。而且和妻子感情也很好,但是呢,他遇到了另一个女孩子。不知道怎么的,他就有了些想法,想法,你知道啥意思吧?”

    兰姐点头:“就是又想勾搭人家小姑娘呗?是吧?”

    唐逸脸就有些黑,捏着鼻子点了点头,说:“这个啊,这个男人吧,以前就认识那女孩儿。那个女孩儿以前喜欢过他。现在还是单身,很可怜地。”

    “唐书记。我可不可以说两句?”兰姐举手,唐逸又好气又好笑,点了点头。

    兰姐就鼻子里嗤了一声:“什么可怜不可怜的,这都是借口,男人,都是花心的,女人越多越好,啊,唐书记,我不是说您啊,您和别人当然不一样。”见唐逸脸有些黑,兰姐忙解释,但还是忍不住鞭挞那男人:“还说和妻子感情好?感情好的话会去勾勾搭搭,最讨厌这种男人,想祸害小姑娘也找一堆借口,虚伪!“

    唐逸气得七窍生烟,压着火气道:“也不能这么说,感情的事很难讲的,也许这男人是多情种子呢?”

    “什么啊?”兰姐说得兴起,就想反驳,突然就见到黑面神脸沉如水,瞪着自己地双眼好似想杀人,兰姐心里突一下,马上就明白了,这个男人?不是黑面神吧?兰姐是想不到黑面神会同自己倾诉这种“找情人”的“极高机密”的,开始也就没向这方面想,这时候看到黑面神的脸色,兰姐吓得后脊梁直冒冷风,恨不得将自己舌头咬下来。

    急忙改口,“是,其实男人吧,有一些还是不能用老百姓的眼光来看,用唐书记您地话说,就是不能用世俗眼光看,这些男人,大多很优秀,很,很多情,对很多人和事放不开,和那些喜欢勾三搭四的色狼不一样,绝对不一样,为啥古代地皇帝亡国时,可以有一大串妃子陪他殉国呢,就不说皇帝,就算寻常人家,这样的例子也有地是吧,丈夫死了,妻妾也跟着寻短见,就是因为这个男人可以将一碗水端平,可以同时对几个女人好……”

    唐逸蹙眉,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但听她总算顺自己话头的意思了,脸色稍和,摆摆手打断兰姐地唠叨:“我不是和你说这个,我是想你帮着分析一下那个女孩子的心理,你们都是女人,想法应该大同小异吧?”

    兰姐心说那可差得远了,脸上挂笑说是是。

    “恩,那个女孩呢,以前是很喜欢这个男人的,但现在,对这个男人却不假辞色,是真的不假辞色,尤其是身体上的接触,以前,她可是将初吻都献给那个男人的,而且,这些年也没交男朋友,还跟着来了男人所在的城市,你觉得,她是怎么想的?这个男人呢,是不是应该放手?”说完唐逸就摇头,自己还真是病急乱投医。

    兰姐心里盘算着回话,她才不管这女孩儿是怎么想地呢,最主要自己地回答不能激怒黑面神,要令黑面神听得舒服。

    嚅嗫了一会儿,见黑面神脸色渐渐不对,顾不得再寻思完美答案,忙说:“唐书记,其实我的想法可不一定对,毕竟,我,我觉得这个女孩儿地层次应该比我高很多很多。”果然,黑面神点头,脸色渐渐开朗。

    “我设身处地的帮那女孩儿想了想,这个女孩子吧,是肯定喜欢那个男人的,而且,是非君不嫁的那种喜欢,如果那男人真的不要她了,我看,她会自杀!”

    唐逸就是微微蹙眉,看了眼兰姐。

    兰姐自顾自往下编:“至于那个女孩子的心思,很简单,一来她可能是希望用这种态度引起那个男人的注意,二来呢,她可能又真的心理上过不了自己那一关,就是和那男人保持什么关系那一关。”

    唐逸却是觉得兰姐的分析还真有些道理。就问:“那你说,这男人该怎么办?”

    “不管那女孩子表现的多不情愿,硬上……我看,那个女孩子也是在等男人更主动,更强硬一些,等生米做成了熟饭。她也就不会再胡思乱想了……”

    “什么生米煮成熟饭,乱七八糟的!”唐逸瞪了兰姐一眼,兰姐送上甜笑:“真地,男人不采取主动,我看这女孩子多半就会终生不嫁。郁郁家欢的孤独终老……”

    “郁郁寡欢!”唐逸皱了皱眉头。

    “是,是。还有啊。虽然这个女孩子希望这个男人主动点,但她期间肯定表现的不喜欢这个男人骚扰她。而且是会很强烈的表现出来,这时候,您可不能气馁啊……啊……“兰姐捂住了自己的嘴。好像,太兴奋了。

    唐逸盯着兰姐看了一会儿,看得兰姐毛骨悚然,最后唐逸挥挥手,兰姐如得大赦,忙站起来,小跑进餐厅布置碗筷,心里却是一阵偷笑。黑面神。等着吃苦头吧,男人都是自我感觉良好。什么跟你来这个城市啊,什么还喜欢你啊,别自己骗自己啦,既然对你不咋好啦,就是摆明不喜欢你了呗!

    随即兰姐心里就咯噔一下,黑面神不会真听自己的,最后来个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熟饭啥地吧,别惹出什么麻烦来?

    想想又失笑,黑面神几时拿自己的话当回事儿了?何况以黑面神的魅力,倒真有可能那女孩子还是喜欢他,再说了,就算真的不喜欢他了吧,黑面神作成熟饭后,又有几个女人能抗拒作他情人的诱惑?作黑面神地情人生活质量会有多高呢?怕是自己想象不到。所以自己也别太过杞人忧天了!

    黑面神,最好是多找几个小蜜,省了啥时候喝醉酒再打姑***主意!

    兰姐却是乐见其成。略说了一嘴大志家人地安置,军子将他们接来了安东,一来可以就近照顾,二来家人去探监时也方便。

    大志被判了两年,当然,牢里表现的好一些,唐逸在外面找人走动走动,半年多出来是没问题地。

    “哥,小娜帮莉莉在文体局找了份临时工。”说起这事儿军子还是有些惭愧的,大志的家人对他千恩万谢地,连声说大志交了个好朋友。

    大志家人的住房是军子帮他们租的,实际上,等这件事平静后,房子的户主就会变成大志。

    唐逸点颗烟,说:“你也多去看看大志,不用太避忌。”

    军子点头。

    唐逸吸着烟,却想起了昨天金向阳打来的电话,省委组织部已经同他谈话,不过不是去延边任市长,而是拟调升他为省委宣传部副部长,行政级别会提为正厅。

    金向阳征询唐逸的意见,唐逸自然是“服从组织分配”那一套,当然,金向阳也不过是客气一下,他又怎么可能放弃升迁的大好机会呢?

    宣传部长?唐逸吐出口烟,临河市委书记的位子还没有定论,又空出了这么一个重量级地位置,金向阳话里隐约透露,对安东市宣传部长地位子,省委的意思是由安东市委提名,报省委组织部考察,也就是拟提拔本地干部。

    孙玉河心里,想来已经有了合适地人选了吧?

    唐逸进办公室没多久,就接到市委办转来的有“报唐逸市长亲阅”字样的文件,打开黄色文件袋,哗啦一声,十几封信笺洒落桌上,唐逸拿起,读了几封,却是揭发孙森林问题的告状信,孙森林刚刚被组织部提名为临河市市委书记候选人,却突然就多了这么些告状信,其间的意味就不由得不令人深思了。

    唐逸看了两封就将信放起,没什么可看的,大同小异,翻了翻纪委的文件,纪委的处理意见是对孙森林同志进行审查,罗列了一大堆理由,唐逸也懒得细看,看了看孙玉河的处理意见,“同意”,另外文件头上“转唐逸同志阅”几个字也是孙玉河的笔迹。

    纪委的意见是审查孙森林。这意见自然是孙玉河的授意,送来看自己的反应,其实如果按程序走,纪委这类文件是不必呈给自己看地,甚至也不必呈给孙玉河看。当然,惯例来说。涉及下一级党政主要领导干部或者同级干部,纪委都会和同级党委和政府进行沟通。纪委的**性有限是不争的事实。

    这些信是谁写得呢?孙玉河应该以为是自己吧,唐逸摇摇头,他倒真同李红娜问起过关于孙森林身上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些风流韵事,也想过要不要用这最简单却最有效的手段暂时阻止孙森林被提名。但自己可没有实施,毕竟搞这些小动作只是个“拖”字诀。

    这些信应该是同一个人搞出来的。消息也很灵通,能收到孙森林可能被提拔地风声。而这人想来与孙森林有矛盾,还是不小的矛盾。

    当然,也不排除是孙玉河故布疑阵。用这些匿名信找个台阶下,更给自己泼一头脏水,毕竟搞这些小动作显得格调有些低。而且会给自己造成一种错觉,如果他用出啥手段对付自己,也是被自己逼的。

    唐逸琢磨了一会儿,就拿起电话,拨通了孙玉河的专线,孙玉河话声响起。唐逸就微笑道:“玉河书记。有些事想同你聊聊。”

    孙玉河说:“刚巧,我也有事找你。这样,我去你办公室谈。”

    基本上唐逸和孙玉河是不会串办公室交流的,除了各种会议,两人单独交流地机会很少。

    而这一次,孙玉河可以说纡尊降贵,来到唐逸市长办公室。

    唐逸热情的将孙玉河让到沙发上,林国柱送上茶后忙退了出去。

    孙玉河就叹口气:“看来,茂林同志说得在理,年轻干部很容易犯错误啊。”

    唐逸笑笑,这也是说自己呢吧?而且是借齐茂林地话来说,有那么点挑拨的意味。

    “几封匿名信,代表不了什么。”唐逸拿起了茶杯。

    “我当然相信森林同志地觉悟,但这种情况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如果他平时做事多注意点影响,这种东西也传不出来,所以说,他还需要继续磨练敲打,才能打出块好钢。”

    唐逸喝茶水,不急于发表意见。

    孙玉河却撇下了这话题,转口问:“向阳同志要上调了,省委组织部的意见是新宣传部长由我们安东提名,你有没有什么合适地人选?”

    唐逸笑道:“庆斌同志怎么样?”

    孙玉河看了唐逸一眼,就拿起茶杯喝水,沉默了一会儿,叹口气道:“统战这一块,可是个大摊子。”

    唐逸笑道:“战争时期,统战和宣传,可是密不可分哪!”

    孙玉河微微蹙眉。

    唐逸当然不是真心推举田庆斌,不过,唐逸知道这个宣传部长的人选,孙玉河一定是志在必得,推田庆斌出来,给他出个小难题,他自然不会同意,能多出一个常委名额,他又怎么会甘心田庆斌兼任?

    而自己推选田庆斌的话自然会被人传出去,田庆斌就算知道自己的用意,同样会对孙玉河产生不满,毕竟,统战部长和宣传部长比较起来,还是差着一个重量级的。虽说自己不是真心推荐,孙玉河也不是故意拦他的路,田庆斌终究还是会对孙玉河产生看法的,当然,这也同田庆斌那小肚鸡肠的性格有关,换齐茂林,想明白前因后果,大概就不会将这点事放心里。

    目地既然达到,唐逸就笑说:“当然,庆斌同志没有宣传部门地工作经验,孙书记是有更合适的人选吧?”

    孙玉河点点头:“现在主持宣传部工作地副部长邱晓梅,我看就很适合。”

    唐逸眼前就浮现出那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的半老徐娘,笑着道:“邱部长,恩,安东常委班子,是缺少女干部啊!”

    孙玉河笑笑:“那就常委会上讨论吧。”

    唐逸微微点头,呷了口茶水,就在孙玉河准备告辞时开口道:“玉河书记,关于临河市市委书记,我倒想起一个人,宽城县的郭士达县长。”

    孙玉河就慢慢靠在沙发上,拿起茶杯喝水,显然,唐逸的交换条件令他觉得有些不舒服。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