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三章 无心插柳

第六十三章 无心插柳2017-11-8 23:45:8Ctrl+D 收藏本站

    陪唐欣和欢欢在安东玩了一天,送她俩去机场返回的路上,唐逸接到了田卫兵的电话,寒暄几句,田卫兵笑呵呵问:“市长大人,听说你们那儿空出个宣传部长的位子?”

    唐逸就笑道:“怎么?你想下来过过瘾?”

    田卫兵笑骂一声:“你能抬我上去,我就敢坐!”随后就笑着说:“我是听庆斌念叨,怎么样,你觉得他有没有这个机会?”

    唐逸心中就是一动,说:“统战部长兼任宣传部长,干上个一年半载,有很大希望提副书记啊!”

    田卫兵说:“庆斌也是这么说的,不过你知道庆斌这个人有点那样,老头子最近不大喜欢他。他找我商量,我哪懂你们那些事,这不,就向你咨询咨询嘛。”

    唐逸听话风是田朝明觉察出田庆斌靠得赵部长那边更近一些,所以有些恼,就不大喜欢管他的事,却是想不到田庆斌和田卫兵交情不错,托田卫兵探口风,这家伙,想往上爬想得疯了?

    唐逸就笑道:“我觉得庆斌机会还是很大的。”

    唐逸的话在田卫兵理解,自然就是支持田卫兵作这个宣传部长了,就笑着谢了唐逸,挂电话。

    唐逸却是好笑,就让孙玉河去头疼吧,遇到这么个不安分的棋子算他倒霉,田庆斌既然找了田家,自然也会去走赵部长的关系,不知道孙玉河会不会为了安抚田庆斌的情绪而最终推荐他,恩,提名田庆斌的话自己自然要支持,而且是全力支持。

    组织部对郭士达的考察意见分歧很大,最后齐茂林拍板,士达同志完全有能力胜任临河市委书记的职务。

    唐逸收到信却是苦笑,齐胖子这不是跟着瞎起哄吗?不过也好,自己倒是要显出在尽力争取这个位子,这样。孙玉河才会胜得酣畅淋漓。

    坐在奥迪里,唐逸猛地省起,又忘了去食堂吃晚饭,轻轻叹口气,自己这日子过得,真是有些悲惨。

    手机滴滴滴的响,看看号,是陈达和,唐逸忙接通。最近陈达和在忙绿园的案子,听说压力不小。每天都有形形色色的人物打电话说情施压,省厅更曾经有个实权处长找过他,几乎是掏心掏肺的和他明说。希望他手下留情。

    最近陈达和可是忙得焦头烂额地,办这个案子,可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

    “市长,老康什么都交代了,现在就等移送检察机关。”陈达和的声音很疲惫,这案子劳心劳力,想来累坏了他。

    唐逸笑笑:“辛苦了!”总算放下了一件心事,虽然在有暗门的地下室里。十几名朝鲜少女被解救,但那个老康却是将责任推诿在保安经理头上,说他自己根本不知情。都是娱乐城里的手下人自己搞出来的,那保安经理也硬气,一力承担。

    “不过……”陈达和犹豫了一下,说:“老康交代了一大批经常去娱乐城消遣的贵宾,里面,有商业局的陆局长,不过我不大信,要不要重新审审?”

    陆春恩。==?首发??==也是最近跟随唐逸步伐比较紧的重量级市直干部之一。

    唐逸微微蹙起眉头。陆春恩生活上有问题唐逸早有耳闻,听说是局里一名漂亮的女会计。两人好地如胶似漆,本来唐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却是想不到他荒唐到去这种娱乐城作贵宾。所谓的贵宾,就是那些朝鲜少女服务地对象。

    唐逸就问:“那程昆呢?”经贸委主任程昆,与陆春恩私交甚密,还记得刚刚来安东时与他俩一起去交州开经贸招商会,两人谈论齐洁时色眯眯的德行,陆春恩经常去绿园,这俩狼狈为奸,怕程昆也好不到哪去。

    “这个……”陈达和却是犯了思量,难道唐老弟希望名单上加上程昆的名字?

    唐逸听陈达和迟疑不答,拍拍自己地额头,最近这个陈达和也是越来越喜欢琢磨自己话里的含义,搁以前他说起这事儿肯定是直接说,名单里有陆春恩,要不要抹去?自己提到程昆,他肯定大咧咧道:“市长,将他加进去?”

    “不管涉及到谁,秉公办案,陆春恩的问题,上报市委,纪委。”唐逸说着话,却已经在琢磨新商业局局长的人选,刘刚,和韩方筹备过韩国城后,刘刚回了经合区经贸委,工作表现优秀,是唐逸想重点提拔的经济干部之一。

    不过业务上比较出色的干部不见得能作好统筹全局的一把手,这点上却是需要观察观察。

    “达和,我说你以后别瞎琢磨,我还是喜欢你直来直去!”唐逸忍不住发了句牢骚,心里却知道,随着自己地位的提高,这也不过是奢望罢了。

    陈达和哈哈一笑:“那好,市长,我就直来直去和您说件事儿,晚上有没有时间?请你吃饭,老郭晚点儿也过来。”

    唐逸笑道:“我就不去了,过几天再说。”不能令郭士达抱太大希望,不然失望会更大。

    挂了陈达和地电话,唐逸琢磨了一下,就拨了陈珂的号儿,“陈珂,一起吃饭?”陈珂清脆的声音响起后唐逸笑呵呵地说。

    “不了,加班呢。”陈珂干脆利落的回答。

    唐逸想了想,问道:“是我交代的那个飞鹰电池厂厂长买凶杀人的案子吧?”

    陈珂恩了一声。

    飞鹰电池厂濒临倒闭边缘,清帐小组在对工厂财产进行清茶时,发现许多问题,于是向经合区相关部门反应,引来张厂长的忿恨,花钱雇人殴打吓唬清帐小组组长周立成,本来很简单明了的案子,但被媒体曝光后,“雇用人员行凶”转变为了“买凶杀人”,故意伤害案变成了“故意杀人”案。

    受到舆论关注,案子就变得难办起来。

    “那个案子急不得的,你们应该多找找南方的有关案例。你过来,边吃边聊,我或许能帮上点忙。”唐逸说完就好笑,自己语气怪怪地,怎么有种大灰狼诱惑小红帽地感觉?

    陈珂显然也感觉到了,奇怪的问:“哥,你怎么怪怪地?”

    “怪什么怪?就是想和你吃顿饭!”唐逸无奈的说。

    陈珂犹豫了一下,说:“可是,可是我真地忙着呢。”

    唐逸想挂电话。但今天又实在不想自己孤零零吃饭,因为今天。是另一个自己的生日,而这个秘密,却是不能和任何人透露的。

    难道。去找宝儿吃这顿饭?宝儿,现在却是已经将自己列入冷冻名单,想到小小的宝儿,唐逸就有些愣神。

    “哥,没别的事儿我挂了啊?刘书记等着呢。”久久听不到唐逸的回音,陈珂就准备挂电话。

    嘟嘟嘟,忙音响了好久唐逸才回过神,奥迪已经拐进小区。唐逸苦笑,今天,就自己煮碗面条吧。

    正琢磨呢。电话滴滴滴的响起来,唐逸接起,却是经合区政法委书记刘大勇。

    “唐市长,关于飞鹰电池厂张大义的案子有了最新进展,我和陈检向您汇报一下?”

    这件案子唐逸很关注,刚刚听说有了些眉目,刘大勇就忙赶去检察院听陈珂检察长介绍情况,又不顾下班时间向市长汇报。也显得他极为重视不是?

    唐逸就是挠挠头。天意吗?就道,“那好吧。咱吃个工作餐,边吃边聊,就在新华吧,十一楼。”

    刘大勇忙说好,能和市长一起进餐,机会难得。

    唐逸探探身子,拍了下军子肩膀:“去新华酒店。”

    军子当然听得到唐逸的电话,但,很多时候,却是要左耳进,右耳出地。

    新华酒店十一楼的包厢,陈珂拿着厚厚地卷宗向唐逸介绍案情。

    包厢很是精巧雅致,空间虽不大,布局却好,包厢正中摆着可坐十人的圆桌,靠窗户,是几张单人沙发和茶几,供人休息。

    现在唐逸就是坐在软软的沙发上,拿着茶水,认真倾听着陈珂汇报。

    隔着茶几,秀气俊雅,一身深蓝制服地陈珂坐在另一张沙发上,很专注翻着卷宗,介绍案件的进展。

    刘大勇坐了一会儿,见军子拿出烟向外面走,就站起来对唐逸陪个笑脸,指了指外面,唐逸微微点头,刘大勇就跟了出去,憋了好久了,唐市长最近三令五申,小会议室开会,不许吸烟,虽然今天不是啥会议,但见唐市长一直不点烟,刘大勇也只有憋着。

    听着陈珂脆生生的声音条理分明的汇报案情,实在是一种享受,又想起刚刚见面时刘大勇却是提了一嘴,连夜向唐市长汇报案子却是陈珂提议的,唐逸就是轻轻叹口气,自己的愿望,她,终究是能感觉到的。

    有些恍惚,唐逸不自禁伸出手,揉了揉面前秀丽少女的小脑袋,陈珂没有吱声,只是推开唐逸地手,小脸,却板了起来,显然对唐逸经常摸自己脑袋,实在是很不满。

    唐逸回神,刚想说话,却见陈珂将茶几上的大檐帽拿起来戴上,唐逸不由得一阵好笑,却也不能不承认,戴着大盖帽,秀丽的陈珂更多了几分威风凛凛,更加清秀可人。

    这餐饭唐逸吃地很惬意,虽然没和陈珂说上几句话,但他却是很久没有与亲近的人一起吃饭了,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很好……

    对于商业局陆春恩的问题,纪委商国民书记却是提议彻查,说是他这么荒诞的事儿都做得出,经济上难保不会有问题,安东市因为经合区处于起步阶段,招商引资工作是重中之重,商业局权柄相对较重,陆春恩局长的堕落绝对不是一朝一夕造成的,而是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对他进行彻查,有利于从深层次找到问题,解决问题。

    常委会上,听着商国民侃侃而谈,唐逸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既然叫陈达和如实上报,就预料到了今天地这种局面。

    商国民说得兴起,拿起茶杯喝了口水,放下,又准备接着讲,孙玉河就皱了皱眉头,虽然是很细微地表情,商国民还是注意到了,微微一怔。就将下面的话咽进了肚子,说:“我地意见就是这样。”

    孙玉河道:“这事啊。放一放吧,等绿园案结案再说,现在媒体对绿园案很关注。所以检察机关应该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绿园案结案,给媒体和公众一个满意的交代。”

    唐逸皱皱眉头,放一放?进可攻退可守,一个紧箍咒套自己脑袋上吗?

    唐逸放下茶杯,叹口气道:“春恩同志地堕落,很令人痛心啊!我赞同国民书记的意见,对可能有问题的干部,查一查。并不是什么坏事,这也是本着对全市人民负责的态度嘛,我看可以双管齐下。检察机关查绿园案,纪委调查一下陆春恩同志经济方面的问题。我也很奇怪,一个如此荒诞的干部,为什么要等公安机关查封绿园时才暴露出来,以前就没有一丝蛛丝马迹?我们的体制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商国民脸色就有些难看,唐逸的话分明是在问责纪委,问责商业局纪检组。

    孙玉河笑笑,道:“唐市长的意见很中肯。国民书记。你们纪委再研究研究,好不好?”

    商国民点点头。拿茶杯喝水,不再说话。

    接下来就是临河市市委书记提名地表决,齐茂林提名,郭士达任临河市市委书记。

    今天的会议,主要地议题不外乎就是最后的两项,临河市市委书记的提名,以及向省委推荐地市委宣传部部长人选,后一项是不用表决的,但因为是以市委集体的名义推荐,所以需要拿到常委会上听听大家的意见。

    唐逸喝口茶水,瞄了眼田庆斌,既然孙玉河后来没和自己谈,说明他还是会推荐邱晓梅为宣传部长,田庆斌应该会对孙玉河很不满吧。

    对郭士达的任命口头表决开始,唐逸心里叹口气,低头拿起钢笔在本子上比比划划,其实什么也没写,不过虽说是早就知道的结果,但在常委会上自己的人选被否决,心里总还是很不得劲的。

    孙玉河却是第一个发言,唐逸在本子上打了个叹号,定调子么?

    “对士达同志,我还是有一定了解地,这名同志踏实,能干,从乡里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出来的,任职过地地方对他的评价都很不错,是一名难得的优秀干部……“

    听着孙玉河对郭士达的褒扬,唐逸就等着“但是”后的转折,谁知道孙玉河表扬了郭士达一通后,最后道;“我很赞同茂林书记的意见,士达同志,是可以胜任临河市市委书记的新职务的。”

    唐逸一怔,抬头看向孙玉河,却见孙玉河地目光也向自己望来,唐逸随即明白,孙玉河,这是要自己投桃报李呢,他,是想摩挲平田庆斌地刺吧?

    想来他与田庆斌沟通的不是很好,对田庆斌跑到省里活动更是大为恼火,决心给他点苦头吃,但上一次同自己谈时,孙玉河没有同意自己地交易条件,就有些担心今天的常委会,自己会借田庆斌搞什么花样,例如,带动一批常委反对向省委推荐邱晓梅,虽说不管怎么说,孙玉河终究可以自己拍板决定向省委推荐的人选,但没有政府一把的表态,没有市委集体的决议支持,孙玉河的提名总是显得单薄些,也会使省委对他的工作产生一些疑问。

    郭士达的提名顺利通过,唐逸喝着茶水,却是一阵无奈,这个结果是意外的惊喜,但同时也代表着孙玉河一再妥协下,必定会触底反弹,他是肯定会反击的,而他会通过什么方式自己却是猜不到了,只希望,他的方式能温和些,不要将自己打得措不及防。

    孙玉河表态支持郭士达,对宣传部长人选的推荐,唐逸自然大大赞美了邱晓梅一番,至于田庆斌的脸色,唐逸却是懒得理会了,想来,是很难看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