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七章 祝寿

第六十七章 祝寿2017-11-8 23:45:13Ctrl+D 收藏本站

    朴上尉哦了一声,站起来,向外走了两步,又停下,回头看向唐逸。

    唐逸随即摇摇头,笑道:“又没帮你安排房间吧?”

    朴上尉腼腆的点点头,说:“首长,我在沙发上睡吧。”

    房间却是没长沙发的,单人沙发,坐着睡一宿,好像对她太不人道,但一张床,虽说是双人床,孤男寡女睡在一起也未免太过暧昧。

    唐逸就笑道:“不睡了,来,聊聊天。”指了指电视,“打开看看。”

    “没节目了。“朴上尉看了眼挂钟。

    唐逸叹口气:“还想看看歌舞呢。”

    朴上尉眼睛就是一亮,有些兴奋的道:“首长,我给您表演啊,唱歌跳舞,我都会的。”

    唐逸看了看她,轻轻摇头,其实唐逸是极喜欢朴上尉的舞姿歌喉的,但要她单独为自己表演,怎么都感觉怪怪的,好像朴上尉是舞姬一眼,有点过去的地主官吏欺压人,不平等的感觉。

    朴上尉脸色一黯,就低下了头。

    唐逸笑道,“过来,坐我旁边,咱们聊聊。”

    朴上尉顺从的坐到床头,但兀自怏怏不乐,唐逸就笑:“不要你表演而已,用得着不开心吗?”

    朴上尉急忙摇头解释:“首长,我没有不开心的,我也知道,我舞跳得不好,第一次给首长跳舞时首长肯定笑我了,那时候我没去过外面,以为自己跳的挺好的。现在看了首长祖国的电视节目。我才知道我跳地很难看,我就是觉得自己笨,什么都做不好。什么都不能为首长作……”说到这儿眼圈一红,忙低下头。

    唐逸无奈地苦笑,挠挠头,道:“那,那你跳吧。”

    朴上尉耷拉着小脑袋,无精打采的摇摇头,说:“首长不喜欢看……”随即惊觉。忙抬头,说:“首长,我不是想您为难的,您放心,我回去后会认真学习她们是怎么跳舞地,以后,我保证比她们跳得好。”

    唐逸无奈的道:“学她们干嘛,你跳的挺好的,不想看你跳舞。就是怕你太累。”

    朴上尉不自信的轻声问:“真的?”

    唐逸蹙眉道:“我骗过你吗?”

    朴上尉开心一笑,站起来,后退几步,退到房间空阔处,玉足轻点,秀腿轻抬。柔软的身子如水般律动,红唇轻启,古老地朝鲜民歌空灵清澈,委婉轻柔,如天籁,似仙曲,说不上的动听。

    秀美少女轻歌曼舞。唐逸鼓掌轻和。宛如置身仙境,不知今昔何年。传给陈达和,唐逸坐到办公桌后,思及前晚,不由得摇摇头,本想聊个通宵,谁知道朴上尉跳过舞,自己夸了几句,她就兴奋的为自己唱歌,在她那优美清澈的歌喉中,自己却是睡了过去,第二天醒来,就见她盖了件毛巾被,坐在沙发上打盹。

    与她每接触一次,她好像对自己的依赖就更加深一层,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唐逸点起一根烟,这时电话响了起来,接起,是黄琳的声音,“市长,宽城菜市场跟王晓峰签约了,而且签的三年合同。”

    唐逸笑笑:“你没和孙森林谈?还是他的理解力有问题,误解了你地意思?”

    黄琳说:“我不知道,我和他谈过,市政府可能会扩建菜市场,很明确的说过不希望将菜市场承包出去,刚刚,他打来电话说,菜市场对外承包是县里早就定好的,市里态度又不明确,就暂时将菜市场包出去,等市里下了决心,真的准备扩建菜市场,他再同承包人谈。”

    唐逸考虑了一会儿,道:“这样吧,你和农办的同志再考察考察新地点,就不要吊死在宽城一棵树上了。”

    黄琳一怔,道:“市长,可是,那……好吧。”她本想说这样一来,市里还有什么威信可言?但犹豫了一下,终于没开声。

    挂了电话,唐逸拿起报纸,慢慢翻阅起来。下楼时,楼口的奥迪旁军子正在通电话,见唐逸走过来忙匆匆说了声就挂断。

    坐进小车,奥迪慢慢驶出市政府大院,唐逸突然开口问:“谁过五十大寿?”

    军子犹豫了一下,说:“是我妈。”

    “今天?”

    “恩,今天。”军子点头。“没准备大办,晚上亲戚们在家吃顿饭,一家人热闹热闹。”

    唐逸就说:“去华联,我给伯母买件礼物,晚点我也过去。”

    军子嘴唇动了动,终于没说话,虽然只是家宴,但延山地二叔,大姑他们都会过来,人多嘴杂,又一想,在别人看来,唐哥是为自己去的,关心身边的人,为司机母亲贺寿也没啥稀奇,也就没再多说。

    到了华联后,唐逸就要军子去忙,自己会打车过去。毕竟母亲过寿,好多事需要军子张罗。

    在华联转悠了好久,却不知道该买什么,五十岁的老人,又是比较保守的农村出来的,买首饰衣服啥的不大合适,打个金牌?一来夸张,二来时间赶不及。

    虽然戴着帽子,但时间久了,还是有售货员盯着自己猛看,唐逸只好又向下拉拉帽子,琢磨了一下,来到玉石柜台前,选了块晶莹剔透地玉,结账走人。

    打车来到军子家楼下,却见军子和小娜都在楼口等着呢,唐逸走过去就笑:“干嘛,怕我不认得路啊?”

    齐老爹,齐老妈住一楼,军子和李红娜小两口住父母对面单元。一楼自然不是好楼层。老人家,主要是免了上下楼之苦,齐老爹和齐老妈要小两口买二三楼。小两口却不同意,也买了一楼地房,可以就近照顾父母。

    现在两家的门洞开,顽童笑闹跑过,却是老家来地亲戚。

    进了屋,唐逸齐老爹和齐老妈都热情地来迎接,本来说笑地亲戚们话语也小了。想来军子早通知过,市长会来为齐老妈贺寿。

    却也听到有妇人议论:“这是市长,不像咧,长得面嫩,也没三十吧?”

    有男人大概是她浑家,低声训斥她:“别胡说,我认得,在咱们延山作过书记。”

    齐老爹握着唐逸的手,满心感激的说:“唉。叫我说什么好呢。”看得出齐老爹和齐老妈有很多感慨,隐隐有些羞愧,自然是觉得唐逸对女儿这么好,在女儿和他分手后仍然爱屋及乌,将军子调来安东,爱护有加。老两口都觉得有些对不起唐逸。

    唐逸心里不禁有些惭愧,齐洁这黑锅背得可够大。

    “来啦?”齐洁从厨房走出来,淡淡和唐逸打招呼。齐洁穿了一袭蓝白色图案相见地连衣裙,腰间缀着带卡子的黑色腰带,细碎的紫发风情万种,尖头的粉色高跟凉鞋,洁白的小脚娇俏迷人。看得唐逸心里就是一突。

    “死丫头!”齐老爹马上黑了脸。哼哧哼哧的坐到了沙发上,齐老妈拉着唐逸坐沙发上。却也不搭理自己的女儿。老两口给齐洁脸色看,自然是为了唐逸心里好过点。

    本来挺歉疚地唐逸又觉得有些好笑,看着齐洁委委屈屈的进了厨房,挠挠头,说:“我去厨房帮帮忙。”

    看着唐逸进厨房,齐老爹和齐老妈对望一眼,都是叹口气,这孩子,怕是痴心不改吧,不过怎么也不会有结果了,听军子说人家已经找到了好人家,生活挺幸福,齐洁又在南方被包养,就算现在回头,也配不上人家,作情人都不配。

    厨房里齐洁与一少妇正说话,齐洁揉面,那少妇切菜。

    唐逸进来,李红娜也跟了进来,大呼小叫道:“嫂子,那边作得寿桃出了问题,你来看看。”少妇就忙跟着李红娜出去。

    齐洁白了唐逸一眼,继续揉面不说话。

    唐逸干笑一声:“叔叔婶婶挺热情的。”

    齐洁哼了一声:“还说呢,知道我在这个家的地位了吧?都因为你,爸妈以为我在南边被人包呢,从来就不给我好脸!”唐逸看了看厨房布帘低垂,外面看不到里面情形,就走到齐洁身后,轻轻搂住她妖娆的小腰肢,低声问:“想我没?”

    齐洁板着脸不说话,滑嫩性感的娇躯进怀,唐逸就有些激动,手滑下去,揉捏齐洁圆润的大腿,齐洁就挣扎,又不敢弄出太大的动静,又哪里挣得开,妖娆的身子扭啊扭地,倒令唐逸更加兴奋。

    就在这时候,一阵脚步声向这边走来,唐逸忙放开齐洁,却不想齐洁回身,就揽住唐逸脖子,红唇吻在唐逸嘴上,小香舌送上,唐逸立时一阵迷糊,但马上就清醒,用力推开齐洁,门帘一挑,大嫂子已经走了进来,齐洁对唐逸示威似的俏脸一扬,却回头问大嫂子:“嫂子,怕不怕?”

    大嫂子莫名其妙:“怕啥?咋啦?”齐洁就娇笑着说没啥,继续去和面。

    唐逸气结,瞪了齐洁一眼,就撩门帘出了厨房,回客厅与齐老爹,齐老妈闲聊。

    齐二叔和齐二婶都在,唐逸对他们有点印象,记得他俩好像挺势利的,但还是很礼貌的打了招呼,齐二叔齐二婶笑得合不拢嘴。

    说着话,齐二婶就感叹:“哥,嫂子,你看你们这日子过的,这才叫人往高处走呢,开始住县城,现在又是市里,房子好几套,儿子儿媳妇都是好单位,闺女又在南方做生意,赚的钱也不少吧?再看看我们,媳妇还算贤惠,可是那孩子,唉,老在外面勾三搭四,这不,吵着要离婚要离婚,给嫂子过寿这么大件事都不来……”说着眼圈就是一红。低头抹起了眼泪。

    齐二叔气道:“大喜地日子。说这些干嘛!你老糊涂了吧?”

    齐老爹和齐老妈就忙劝,唐逸正无聊,军子却是过来。要唐逸去他新居参观。

    军子的卧室装修的很漂亮,尤其是蕾丝窗帘和紫色家私,给人一种很朦胧地现代美感,唐逸就笑:“小娜地设计师吧?”

    军子尴尬的点点头,又说:“哥,您喜欢安静,在这儿坐会吧。看看电视,等吃饭了我叫你。”

    唐逸摆摆手:“不用,吵吵闹闹也是一种生活。”

    军子笑道:“那我叫小娜和姐来陪你聊天。”

    唐逸就说:“那去客房吧,在这儿我想抽烟都觉得不好意思。”

    军子说:“有啥不好意思的,我还不是经常抽?”

    唐逸摆手,就走了出去,军子只好带上门跟出来。

    站在窗前,唐逸刚刚点上颗烟,客房门就被推开。小娜拉着齐洁走了进来,进屋就笑着说:“哥,无聊吧?”

    唐逸摆摆手,却见齐洁气呼呼地,就问:“咋了?”

    李红娜娇笑着说没事没事。

    刚刚齐洁说不想来,却是被齐老爹狠狠骂了一通。李红娜当然不会告诉唐逸,李红娜对唐逸和齐洁地事是不大知情的,虽然齐老妈老在背后唠叨,李红娜却不信齐洁会在南方被人包,何况军子就从来不提这个茬,如果齐洁真被人包,以军子地性子。不可能当不知道。李红娜就更认为其中有问题了,甚至也隐隐猜到齐洁和唐逸是不是暗中还有联系。但今天看,又好像不是那么码子事。

    唐逸知道,齐洁的气愤虽然大半是作样子,但被父母时常黑着脸训斥,肯定也有些委屈,所以,等李红娜和齐洁坐下,倒是不大去招惹齐洁,免得小妖精给自己出难题。

    问起李红娜的工作等等,说话间,李红娜却是拍拍自己的头,说:“唉,今天忙糊涂了,哥,您等一会儿,我去给您倒茶。”说着就起身走了出去。

    唐逸笑笑,转头,却见齐洁嫣然一笑,慢慢站起,仪态万千地向自己走来,唐逸就蹙眉:“别胡闹,门开着呢。”

    齐洁低声娇笑:“我也是按照爸妈的心意,对你热情点嘛!”说着,已经坐到了唐逸腿上,双手勾住唐逸脖子,翘臀轻磨,令唐逸马上面红耳赤,热血上涌,

    看着齐洁促狭的目光,唐逸哼了一声,就一把紧紧抱住她,尽情享受那**蚀骨的滋味,齐洁一怔,接着就听李红娜高跟鞋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齐洁急得低声道:“快放开。”

    唐逸嘿嘿一笑:“不放,被人看到就看到,我不怕。”

    耳听脚步声越来越近,齐洁只得软语相求:“老公,是我错了,放开我好不好,你,晚上你再惩罚我……”

    唐逸微微一笑,这才放开了她,齐洁急忙坐到床上,李红娜进来,却见齐洁脸红红的娇喘,微微奇怪,却也没有多想。

    寿宴开始前唐逸送上礼物,自然引得一片惊叹,李红娜说:“我在华联见过,好像是华联最贵的玉,要一万多块呢。”

    齐老妈就有些惶恐,想说不要,但此时此景,又说不出口。

    吃过饭,唐逸告辞,众人送下楼,回来坐了一会儿,齐洁就说要赶回南方,要赶晚点的火车去北京转坐飞机。

    见女儿要走,齐老妈才真情流露,拉着齐洁到了一边,红着眼圈说:“洁洁,钱再多也是身外物,妈,妈就希望你找个好人家。”

    齐洁默默点头,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齐洁自然不是回南方,而是去接受“惩罚”,在二居室的小屋里,被勾得满身欲火地唐逸和齐洁颠龙倒凤,极尽恩爱之能是。

    软软的大床,唐逸慢慢从妖媚火热的娇躯上挪下来,平躺着喘息,一只手,将已经软成一滩泥似的齐洁揽在胸前。

    齐洁动也懒得动,蜷曲在唐逸怀里,就好像浑身都没了筋骨。

    过了一会儿,唐逸点起一根烟,吸了一口,说“齐洁,要不,就和叔叔婶婶的明说了吧。”

    齐洁诧异的睁大眼睛,问:“怎么啦?”唐逸地话令她大吃一惊,几次**后的眩晕却是淡了。

    “你太委屈了,是,我知道,叔叔婶婶是不会同意你作我的情人的,但我觉得,还是告诉他们事实好一点,就算要恨,也要他们恨我好了。”

    齐洁轻笑,柔声道:“老公,又开始冒傻气,这可不像你,再说,我也没啥委屈的,刚才,是我见到你太兴奋,太开心,和你胡闹的,你不喜欢,以后我就老老实实的好不好?”

    唐逸摇摇头:“我已经决定了,会找个机会和他们说。”

    齐洁娇媚地小脸在唐逸胸口蹭了蹭,“傻老公,你想自讨苦吃啊?爸妈可不知道多恨南方我那个莫须有地情人,知道是你,可找到正主了,就怕到时候把一直以来的那份怨气发到你头上,去你办公室闹,你怎么办?”

    唐逸就笑:“吓唬三岁孩子呢,叔叔婶婶再怎么生气,也不会这么干。”

    齐洁红唇突然就吸住了唐逸胸口,令唐逸激灵了一下,齐洁咯咯笑两声,说:“反正不要告诉他们,老人家地嘴都不怎么严实的,万一以后有人怀疑咱俩的关系,就怕从他们嘴里探出口风。”

    “老公,你可别胡闹啊!不然以后我天天给你苦头吃。我,我一年不许你碰!”齐洁扬起精致的小脸:“我是认真的!”

    唐逸笑笑,道:“我再想想吧。”

    “想什么想?不许胡思乱想!”说着话齐洁柔软的小手就探了下去,红唇凑到唐逸耳边轻声说:“听话,我,老公,你不是一直想……我可以……”在唐逸耳边轻语几句,唐逸脑子就嗡的一声,转身望着娇媚万状的齐洁,一时忘情……

    市长办公室。

    唐逸正接待两名宽城来的老干部,两名老干部头发花白,但精神都很好,其中一名老干部手里的拐杖用力杵打地板,正激动的说着什么。

    唐逸坐在茶几对面,端着茶杯,默默倾听。

    市政府准备扩建菜市场的消息在宽城传得沸沸扬扬的,而大菜市场落户宽城的种种好处更是越传越夸张。听说县政府已经将菜市场承包出去,使得市里不得不去临河选址后,普通民众自然是好一顿议论,对县委县政府极为不满意,但老百姓就这样,私底下议论议论就算了,也没人真的当回事。

    真正上心的是宽城的一些老干部,现在来找唐逸的就是宽城很有威望的两名老干部,拄拐杖的李老在省里作过农业厅厅长,另一名面色红润的杜老是从地委副书记的位上退下去的。

    “唐市长,不能短视啊!”李老激动的雪白胡须微微颤动。

    唐逸放下茶杯,叹口气道:“李老,杜老,我很理解你们的心情,但现在,政府也不能乱来,要**律的,人家签了合同,是有法律约束力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