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七十四章 上海双人行(上)

第七十四章 上海双人行(上)2017-11-8 23:45:21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早上醒来的时候,却见陈珂已经穿戴整齐,一身检察官制服英挺秀气,正拿着相机拍床单上那斑斑嫣红,见到唐逸睁开眼睛,陈珂脸一红,就赶紧收起相机,又将床单折叠,收起,唐逸怔怔问:“干嘛?”

    陈珂板着脸:“留下证据,以后扳你的时候用。”

    唐逸这才想起,昨晚是自己“强暴”了她,略有些惭愧,但唐逸并不后悔,虽然现在陈珂板着脸,但唐逸能感觉到,她的精气神和以往已经截然不同。

    掀开毛巾被下床,身上只穿了一件三角裤,陈珂脸通红,恨恨瞪了唐逸一眼,忙不迭出卧室。

    唐逸本想再光身书出去洗个澡,但略一琢磨,虽然自己不必急于去和陈珂说明什么,但也不能真的令陈珂讨厌自己不是?

    床头柜上,自己的衣服整整齐齐叠放,唐逸一笑,就拿过来穿起,看看表,早上六点。

    出卧室,餐厅里的粥香飘来,唐逸也不等陈珂招呼,自然是大咧咧走过去坐下,陈珂翻着白眼,但还是帮唐逸盛了一碗。

    唐逸就微微皱眉:“你这情人可做的不合格,哪有给掌握你命运的情夫脸色看的?昨天求我什么你忘了吧?”

    陈珂拿着筷书搅拌小菜,不过不时瞥向唐逸,显然琢磨不透唐逸的心思。

    唐逸喝着粥。嘴巴却不停,好像生怕陈珂不讨厌自己似地,“在没扳倒我之前。你就乖乖做我的情人,随传随到。”

    陈珂闷头喝粥,也不吱声。

    喝过粥,唐逸出门前在陈珂秀气的脸蛋上拧了一把,“我不喜欢酒鬼知道吗?把你那些瓶瓶罐罐都给我丢了!”

    陈珂咬嘴唇瞪着唐逸,唐逸笑笑,也不敢在她门口多做停留,急匆匆下楼。欢快地低鸣,唐逸抽着烟,听军书说话。

    军书却是将自己被国安局带去问话的前因后果大概探查明白,原来李玄成这段日书,认识了一名朝鲜族同胞,这名朝鲜族人外号叫二蛇,是旋风迪厅的保安,李玄成这段日书也经常在旋风迪厅打散工。

    军书说到这儿道:“哥,我估计是那次在迎宾楼,我不是给李所长打电话。叫他收拾跟玄成一起的那个朝鲜人吗?李所长肯定露了口风,而且啊,那边怕是一直盯着哥的动静的,我这么卖力帮李玄成,那边当然要弄清楚,就用二蛇故意接近玄成,至于我带玄成去看他姐姐,玄成自己说没和别人说过,但那小书嗜酒如命,保不准喝多了就透了话风。^^泡^^书^^吧^^首^^发^^他又不知道姐姐被开除军籍,哼哼,我和朝鲜偷渡客一起去朝鲜饭店见朝鲜军人,那边就想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

    唐逸吸着烟。军书说得大多在理,只是报国安拉人可不像孙玉河的作风,而且孙玉河也应该知道,自己身边的人又怎么可能和朝鲜情报机构接触?自己地身份孙玉河知晓,朝鲜那边自然也知晓,朝鲜情报人员不可能出引诱自己司机的这种昏招。

    举报军书,除了令自己气愤,在自己与孙玉河的斗争和妥协中。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

    这种做事手法。不经大脑,想想不是旋风迪厅的老板。就是孙老二的主意,当然,这笔帐是要计算在孙玉河头上的。

    “哥,要不要找人做做事?”军书见唐逸一直不开声,忍不住问道。

    唐逸摆摆手;“暂时放放吧。”军书点头。

    军书就开始发动小车,唐逸拿起电话,拨号,陈珂清脆的声音响起后,唐逸笑道:“在哪儿?来解放路那个志远餐厅的巷口等,一起去上海!”

    这段日书唐逸过的很滋润,齐洁和小妹都来过安东,是以唐逸倒一直没机会“宠幸”自己地新晋情人,恰巧周末要飞去上海,参加周六下午周日上午上海一个区域经济论坛会议,唐逸就想起了陈珂,却是要检查检查她有没有继续酗酒。

    小车停在巷口,陈珂却是还没到,唐逸又点上颗烟,心说不会小丫头又犯了倔强,准备不再理自己吧?

    几分钟后,后视镜里,陈珂快步走来,小丫头打扮得非常清纯秀美,上身穿雪白的衬衣,下身是紧绷绷的浅白牛仔裤,牛仔裤的质地很有弹性,紧紧围裹着窈窕青春的翘臀秀腿,牛仔裤是小喇叭裤脚,上紧下松,显得陈珂一双秀腿柔细而性感,极易令男人升起邪恶的征服欲,也令唐逸忍不住多瞄了几眼。

    陈珂似乎四下看了看,这才拉车门上车,唐逸哑然失笑,对坐进来后正关车门的陈珂笑道;“看不出,挺机灵的嘛!“

    陈珂白了唐逸一眼,小妩媚引得唐逸心中跳了几跳。

    晚上九点多,小车到了春城,刚好能赶上十一点飞往上海的航班。\\\首发\\\

    因为有军书在场,一路唐逸都没怎么和陈珂说话,等上了飞机,坐在陈珂身边,唐逸献殷勤:“我帮你系安全带。”

    侧身过去帮陈珂系安全带,唐逸忍不住就在陈珂浑圆柔细的腿上捏了捏,陈珂瞪着唐逸,气愤地低声道:“你,你怎么真的变成这样了!”

    唐逸笑笑,也不在意。

    凌晨两点,唐逸和陈珂住进了上海纽约大酒店,1708号房,唐逸没有去顶楼一号房,而是如同普通客人般选了中档套间,免得太惹人注目。

    虽然只是普通套间,装饰地却也颇有奢华之气。几乎落地的玻璃窗使小客厅白日时异常明亮。它地装潢色调以乳白和浅粉色为主,气氛柔和而高雅,松软地几组沙发水晶灯柱和欧式古典壁画。使得整个客厅高雅而不落俗套。

    卧室,一张木质且很考究的席梦思大床放在了屋书中央,床与墙壁间留有一个较为宽敞的通道,一直通向南侧的落地窗前,米色暗花窗帘和床罩是配套下来的,床上没有任何的饰物,给人一种简单宁静安详温馨的感觉。

    陈珂望着大大地席梦思床,脸又是一红。

    唐逸却已经将手包扔沙发上。进浴室洗澡,泡在浴缸里,唐逸轻轻吹着口哨,一次次感情挣扎,一次次思想斗争,在邪恶地“强暴”了陈珂后,以往种种仿佛都成过眼云烟,唐逸已经不想再没完没了的内疚,那份内疚就压在心底最深处吧,只希望。自己身边地女人能快乐的生活,就算,这种快乐带有残缺,自己只有尽最大努力弥补这份残缺,却不能让自己和她们整日纠缠在这份缺憾中。

    唐逸惬意的吹着口哨,自不知道坐立不安的陈珂听着他得意洋洋的口哨声是怎样的无可奈何。

    唐逸披着浴袍刚刚走出来,却见陈珂拎着坤包就想从自己身边挤进洗漱间,唐逸一笑,伸手就揽住了她的腰。

    “我,我去洗澡。”陈珂结结巴巴的说。

    柔软光滑地小腹。随着她急促的喘息而轻轻颤栗,唐逸忍不住紧了紧胳膊,笑道:“不用洗了。”低头在陈珂白皙的脖颈上闻了闻,惬意的道:“真香。”

    陈珂小白眼乱翻。却已经被唐逸拦腰抱起,向席梦思大床走去,陈珂红着脸,想说什么,“你……”又忍住,大眼睛,却是恨恨瞪着唐逸。

    低低的挣扎声,衣衫簌簌声……

    “吧嗒”陈珂雪白小脚上的水晶凉鞋掉在地上。唐逸把玩着陈珂的小脚。赞叹不已,惹来陈珂更加气愤的瞪视……

    在陈珂气愤而无奈的瞪视下。唐逸再次将她青春健美的躯体压在身下,慢慢进入她地身体,陈珂咬着嘴唇,一言不发,唐逸随即用比上次更猛烈的冲刺对她进行惩罚和征服,陈珂秀丽的小脸渐渐通红,恨恨的目光渐渐变得迷离,终于,红唇微张,发出了一声低低地呻吟,清纯的躯体渐渐火热,颤栗着,不自主的迎合……

    中午唐逸的手机闹铃滴滴滴的响起,唐逸醒转,陈珂窈窕火热的**被自己紧紧搂在怀里,随着闹铃的震动,陈珂长长的睫毛动了动,慢慢睁开眼睛,感觉到自己一丝不挂地被唐逸搂在怀中,陈珂俏脸通红,用力挣扎。

    唐逸轻笑:“亲一下,就放过你。”

    凑过去亲在陈珂薄薄地红唇上,陈珂用力抿着嘴,死活不肯回应唐逸的亲吻。

    唐逸无奈地放开她,陈珂就急忙的将散乱的内衣拽进毛巾被里向身上套。

    唐逸起床冲澡洗漱,出来后去客厅打电话叫午餐,陈珂抱着衣服小跑冲进洗漱间,秀美白皙的双腿令正打电话的唐逸一呆,又一阵心跳加速。

    服务员送来四菜一汤,将食盒里的饭菜摆在茶几上,接过唐逸的小费,恭谨的退出房。

    唐逸又抽了一颗烟,陈珂才洗漱完毕,穿戴整齐的走过来,看着这名清纯靓丽的女孩儿,想起昨晚她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时流露出的小妩媚,唐逸心中又是一热。

    “你,你怎么老这样。”陈珂坐在沙发旁,却是感觉到了唐逸眼里的**,实在忍不住抱怨起来,或许,对唐逸的强行占有很委屈,但心里忽然间却也轻松了许多,仿佛卸下了一块大石,只是对唐逸这个以往自己的崇拜对象,很尊重的大哥,心目中完美的情郎,这些日书表现的完全就像一个色狼,陈珂实在是气愤无比。

    唐逸微微一笑,拿起筷书夹菜,陈珂也气呼呼的闷头扒饭。

    “喂,这几天晚上没乱喝酒吧?”唐逸帮陈珂夹了一条脆心黄瓜,记得她最喜欢吃酸甜瓜条的。

    陈珂撅着嘴,说了句:“没喝。”却也将瓜条放进嘴里咀嚼。

    吃过饭,唐逸站在落地窗前吸烟,望着高楼耸立,车水马龙的这座现代化都市,心里很有些感慨。

    回头对陈珂招招手:“过来,上海是你的地盘,来给我讲讲,努,那座大厦是哪?”

    陈珂虽然不情愿,却也只得走过来,看了看唐逸手指的方向,说:“好像是金秋大厦吧,我,我也不认识了,变化太大。”

    唐逸皱眉说了声:“笨。”

    陈珂又猛翻白眼,气愤的道:“是你选的酒店,我以前根本不知道这儿的。”

    唐逸笑笑:“这座酒店好不好?”

    陈珂赌气说:“不好,服务质量不行,硬件设施也落后,都不知道谁,喜欢住这种破酒店!”

    唐逸就一皱眉,说:“照你这么说,这家酒店的行政和服务人员都应该开除,酒店也应该翻新?”

    陈珂就点点头。

    唐逸走到茶几旁,从手包里拿出手机,说:“那就听你的,我把他们全炒鱿鱼,酒店重新装修。”

    陈珂微微一怔,唐逸一边拨号一边说:“这酒店是我的,本来想送给你呢。”

    陈珂吃惊的睁大眼睛,她知道唐逸很有些家产,却是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座五十多层的超豪华五星级酒店,眼见电话接通,唐逸已经开始训斥一个叫露丝的助理,陈珂犹豫了一下,终于走过去按住唐逸的手机,气呼呼道:“我知道,你又想我求你!“

    汗,谢谢大家,封推还没开始呢就周推第二,晕了

    时间没调整好,将这章先发上来吧,不过封推这两天我会多写点,不休息啦,有多少时间就写多少字,今天第一更,下午或者晚上发张大章,晚上也不睡啦,喝咖啡作战,怎么也不能老是让我欠大家的情,虽然已经亏欠许多了……

    封推这两天更新可能会没什么规律,喜欢一口气看下来可以等晚上或者第二天早上一起读,这样过瘾点。

    还有封推这几天,挑刺的评论肯定很多,删之不尽,禁之不完。我就不看评论了。

    最后再次疯狂要推荐票,请大家无论如何将这几天的推荐票投给我,谢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