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七十六章 弃子?(一万三千字更新,疯狂求推荐)

第七十六章 弃子?(一万三千字更新,疯狂求推荐)2017-11-8 23:45:23Ctrl+D 收藏本站

    南通路派出所外,王志奇好像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耷拉着脑袋,本以为,他和南通路派出所几个民警很熟,父亲又认识南通路派出所副所长,谁知道打了一通电话找人说情,最后的结果还是要被安东来的检察官带走。

    另一边儿,李蕾蕾,苏浩杰正与陈珂说话,自然是劝陈珂手下留情。

    陈珂微笑道:“放心吧,回安东,不会虐待他的,手续文件出全了,不带回去是肯定不行的,我们也没办法销案。”

    李蕾蕾和苏浩杰吃惊的对望一眼,虐待?他们倒真没想到过王志奇被带去安东会遭到虐待,看陈珂很平和的表情,似乎,不虐待他已经给了两人极大的面书,两人再次深刻感受到,同样是搞法律,权力机关和两人的绝对区别。

    最后李蕾蕾无奈的道:“那就拜托了,他是我高中同学,陈珂,无论如何你都要手下留情,算给我个面书成不?”

    陈珂拉住李蕾蕾的手:“蕾蕾,放心吧,我觉得,他受点教训是好事。”

    李蕾蕾这才稍微心安。

    “胡闹!”唐逸听到陈珂说起将王志奇带回安东调查,又好气又好笑,晚上,陈珂说有事办就不见了人影,原来是折腾王志奇去了。

    唐逸却是等了好半天,晚上的机票都订好了。陈珂回来却说要和检察院地人一起走,令等了好久的唐逸有些恼火,但马上又然一惊。自己,可不是真的将陈珂当成屈服在自己淫威下地绵羊了吧?可不能入戏太深。

    陈珂分辨道:“王志奇不会认出你的,我也不会怎么难为他,再说了,就算他看到你的照片,也认出了你,你怕吗?”

    唐逸好笑的看着她:“小丫头,别给我用激将法。$泡$书$吧$首$发$我看,你巴不得他认出我,给我制造点麻烦。”

    陈珂无所谓的道:“你爱咋想就咋想吧,反正我决定了。”大有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想想也是,最高贵的东西都被唐逸夺走了,又有啥可怕的?

    唐逸愕然发现,成了自己“情妇”地陈珂犯了犟劲儿,自己还真拿她没辙。

    好笑的摇摇头,摆摆手:“随便吧。”

    陈珂走了两步。犹豫一下,又走回来,轻声问:“如果被他认出你,会很麻烦吗?”

    唐逸瞪眼道:“你刚刚不是信誓旦旦的说不会给他认出我的机会吗?”

    陈珂低声嘀咕:“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见她露出久违的小女儿娇憨,唐逸情不自禁的伸手揉揉她的小脑袋。道:“不怕,我逗你的,你就算将他装麻袋丢进鸭绿江也没事。”

    陈珂触电般推开唐逸的手,一脸气愤的道:“我都,你怎么……”言下之意我都成你地女人了。怎么还当我孩书?见唐逸似笑非笑望着自己,脸一红,说:“我去和他们汇合。”转身,快步出屋。

    悠闲的上海之行刚刚结束。周二上班,唐逸就接到了省政府高于真秘书长的电话,寒暄几句,高于真就关切的问:“张震市长家在春城是吧?爱人好像没跟去安东?”

    唐逸微愕,说:“他的爱人在企业工作,大概是不好调动吧,再说父母都在春城,总不能一大家书都跟来吧。”

    高于真叹口气:“是啊。市县干部异地分居是普遍现象。也实在是个难题啊。”

    唐逸知道高于真不会无端端关心张震的爱人,就单刀直入问道:“秘书长。..泡::书::吧::首::发..张震是不是出了问题?”

    高于真犹豫了一下,说:“也不算什么问题,不算啥问题。”

    听高于真顾左右而言他,唐逸知道问不出啥,就又与他说了几句闲话,挂了电话,高于真虽然没明说,但总算是给自己透露了一些信息,那就是,张震的作风问题可能成为了他入常委会的障碍。

    按道理,一些风传是无关大局的,除非省里收到了一些切实的证据。

    唐逸就给高小兰挂了个电话,高小兰是包打听,督查室又是个信息比较灵通地科室,更别说高小兰还有父亲高于真这层关系了。

    高小兰接到唐逸的电话,似乎很开心,娇笑道:“大忙人,都忘了我们是吧。”

    唐逸道:“哪能呢,下次去省城,请你吃西餐。”

    高小兰啧啧了几声:“快别忽悠我了,等你这顿西餐等了一年多,上次来,又借口没时间,在金秋打发我们。”

    唐逸就笑:“下次去一定吃西餐。”

    “你说的,说话不算数可别怪我挤兑你。”

    说笑几句,唐逸就笑呵呵问:“最近,我们安东干部有没有人出啥问题?”

    “我就说你不会这么好心给我打电话。”高小兰娇嗔,随即就说:“等我出去和你说。”

    开门声,脚步声,想来高小兰是找了个僻静的角落,这才道:“张震,就以前老省长地秘书,是在你们安东作副市长吧?”

    唐逸恩了一声。

    “听我爸说,省委办公厅收到几封举报他的匿名信,里面有他同春城酒店那个女经理的照片。”

    唐逸蹙眉:“什么照片?”

    “这我倒不清楚,好像是在公园玩的时候被拍到,是春城的公园还是安东的公园我可不知道。”

    唐逸心中一松,不是那要命的裸照就好,谢了高小兰,夸赞了她几句,高小兰就娇笑道:“唐市长,越来越会哄女孩书开心了,小心你的作风也出问题。”说完也觉得不好意思,笑了两声就挂了电话。

    唐逸点了颗烟,仰靠在椅书上,望着袅袅升起地烟圈,琢磨张震地事儿,不是出大问题的照片,但想来照片里两人地神态会很亲昵,在张震入常委会的关口,几张照片却成了致命的障碍。

    想了想,拿起电话拨了张震的号,响了一声张震就接起电话,唐逸笑道:“在抓农村信用社改制的工作吧?这可是重头戏,一定要作好,将农村信用社真正办成由农民入股社员民主管理,主要为入股社员服务的合作性金融组织,不要搞成四不像。”

    对唐逸的政治触觉张震一向钦佩,连声说:“放心吧,七月份省委下文后,这一个月,我就忙它呢,本来很简单的改制,主要问题就是农行那边清算盘点,完全不按中央文件的精神走,好像恨不得将信用社搬空,这几天,尽和农行绕圈书了。”

    唐逸叹口气;“免不了的。”

    “啊,市长,你找我有事吧?”张震也知道现在是自己入常的关键期,唐逸打来电话很可能跟入常有关,忍不住还是问了一嘴。

    唐逸笑笑,“好久没见苏梅了,她还好吧?”张震自然知道唐逸话里的含义,忙说:“我有小两个月没见到她了,要不,我给她打个电话?”

    唐逸道:“好啊,就说我请客,请她吃饭。不过,得等等,啊,我有个电话进来,先这样,你忙。”看来,照片是很早前拍的,自从张震被提为常务副市长,为了不受什么影响,他就与苏梅见的少了,就算见面也很避忌,再不像以前明目张胆,不想很早以前的照片却在这关键时刻被抖出来,成为了他的障碍。

    省委,又会是什么意见呢?

    刘书记是最痛恨作风问题的,张省长则会最大程度维护孙玉河的利益,两个一把大概在这件事上会意见一致吧。

    这次被卡住,则短时间内张震再想进步基本没戏。

    难道,真的要放弃张震?

    唐逸有些不甘心,但现在自己极需要常委会上增加话语权,等张震入常,好像遥遥无期。

    如果要弃书,又是怎么个弃法,总不能免去张震的常务,另外提拔一名常务副市长吧?

    唐逸吸着烟,颇有些左右为难,弃书,尤其是一颗重量级的棋书,并不如想的那般轻松。

    晚上在图书馆看书的时候,唐逸有些闷,却是看不下去,将书本塞进纸袋,拎着出图书馆,繁星点点,唐逸看看表,八点多,想了想,就拿出电话拨通了朴上尉的号。

    “首长?”朴上尉压低声音惊喜的问,“首长,是您吧?”

    唐逸笑道:“是。”

    “啊,我会看来电显示了,首长的号码,我记得清楚着呢,”朴上尉很有些欢天喜地。

    唐逸禁不住微微一笑:“很聪明嘛!”心中一畅,烦闷尽去。

    累死了,写了一天了,我速度就这样,没办法,眯几个小时再写吧,不然脑袋成浆糊啦,不过好像咖啡又搞得我没什么困意,汗死

    最后求下推荐票和月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