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八十章 取舍

第八十章 取舍2017-11-8 23:45:28Ctrl+D 收藏本站

    苏梅欠欠身子,唐逸就忙拿枕头垫在她身后,苏梅感激的笑笑,说:“其实没什么,我就是受了伤,想见见张震,一个人在异乡,尤其是晚上,真的很难捱。”

    唐逸深有同感的点点头,在安东,夜深人静之时,唐逸又何尝不会思念他所牵挂的人?

    “唐市长,你忙你的去吧,我这儿真的没关系。”

    唐逸品了口茶,琢磨了一下道:“小郑的表情告诉我,你一定是得罪了什么人,真不想跟我说?那,我去问小郑。”说着就放下茶杯,作势站起来。

    苏梅忙拉住他,无奈的道:“是省公安厅的,其实没什么大事儿,撞车而已,但他们挺横的,撞伤了我,还给我安个阻挠办公的帽子,我就想吓吓张震,要他来帮我把这事儿办了,小郑没见过多少世面,当然当成大件事,唉,怎么把你惊动了?”

    唐逸笑笑:“没啥,等他们再来,你给我电话,我和他们说。”

    苏梅微微点头,唐逸就站起来说:“那你好生养着吧,我去预约。”

    苏梅疑问的看着唐逸,唐逸一笑:“预约见省长大人。”苏梅就格格娇笑。

    唐逸出了病房,小郑刚要进病房,唐逸叫住了她,小郑知道了唐逸的身份,面对这位年纪甚轻的市长,她惊奇之余更有些拘谨。唐逸笑呵呵道:“没什么大事,你照顾好她,我就回安东了。”眼睛,仔细观察着小郑的反应。

    小郑诧异的道:“您。您回安东?”

    唐逸点头:“这几天安东会很忙,苏梅虽然是我的老朋友,我也不能留下来照顾她啊。”

    小郑犹豫了一下,轻声问:“唐市长,您今晚能不能来一下?”

    唐逸盯着她沉吟不语,小郑在唐逸逼视下,只觉得自己地内心也被他看透,不知不觉就开了口:“是,是公安厅那个雷副厅长说要晚上过来,苏经理。苏经理以前就认识他,我陪苏经理和他吃过几次饭,他,他以前态度可好啦,可是,可是不知道那天他怎么就变了个人似的,他好像答应苏经理什么事,但没有做到,而且就变了脸。后来,后来苏经理就被人打了。

    我,我上午听到苏经理的电话,好像雷厅长晚上,晚上会过来,苏经理很怕,这不。说等安东的朋友来就转病房,唐市长,您,您能不能帮帮苏经理?我,我真怕她出什么事。”

    唐逸微愕,却是想不到事情这般曲折,苏梅,准备在交州发展很久了,这个雷厅长大概是她新近够上的关系吧,没帮上苏梅的忙反而翻了脸?只怕是苏梅讨要付出的报酬?甚至说了什么过火的话。使得雷厅长大动肝火。对东北来的孤身女子,人家自然不放在心上。

    苏梅,现在城府极深啊,刚刚一直表现的很自然,自己可是没看出她会有这么大麻烦,而且涉及利益纠纷,她,是不希望自己知道吧。

    唐逸想了想。就从包里拿出一张卡片递给小郑。说:“这是我地电话,晚上那个雷厅长真的找到你们。而且气氛不对,你抽空打这个电话找我。”

    小郑忙将卡片郑重其事收起来,用力点头。

    岭南省级干部别墅区坐落在交州市东郊小青山下。

    小青山是交州最著名的休闲度假区,也是国家4A级风景区,山不高,也就六七百米的样子,由一组连绵的山脉组成,在山顶可以看到清河绕城而过,到山脚下,盘旋一圈,流向东方的大海。

    三四十栋别墅就建在离小青山不远的一个小丘陵上,有高有低,错落有致,白墙红瓦,掩映在郁郁葱葱的树木中,显得宁静而庄重,彰显着主人不凡的身份。

    唐逸是被保姆小李接进去地,大门前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显然认得小李,但还是认真检查了唐逸的身份证和工作证,这才挥手放行。

    唐逸和小李见过几面,很清秀的四川妹子,手脚勤快,乖巧听话,很得二婶喜爱,从北京带到了岭南。

    看着小李,唐逸就想起了自己家里那好吃懒做的极品,不由得摇头叹息,真是羡慕不来啊!

    宽阔的客厅,或许是因为主人身份的缘故,简单地布局,却显得大气磅礴,宁静而庄重。

    东面墙壁上,挂着一幅老太爷的笔墨,四个字“宁静致远”,笔力凝练,深沉而又淡泊,令人观之心神皆宁。

    唐万东见唐逸盯着墙上笔墨,笑道:“我这儿可不像你的龙凤居雅致,你那儿是天作之合,我这儿呢,宁静致远。”

    听二叔取笑,唐逸笑笑,说起来,首长亲笔写的字墨自己一直收着,可不敢挂起来,免得太过惊世骇俗,首先就怕吓到兰姐,怕会对她擦拭墙壁造成啥阴影。

    “你呀你,来之前也不提前几天打招呼,你二婶回京了,她可是念叨了几次,说想你呢。”

    唐逸笑笑:“等春节吧,我也挺想二婶的。”

    唐万东拿起茶杯品口茶,看了唐逸几眼,问:“欣欣,最近和你联系挺勤?”

    唐逸恩了一声,唐万东点头,“多说说她,她听你的。”

    唐逸笑道:“欣欣不用人操心的。”

    小李将切好的水果送到茶几上,唐万东看看表,就对小李道:“准备晚饭吧,清淡点,小逸不喜欢吃肉。”小李麻利的应一声,就转身向厨房走去。

    “二叔,治水的工程你在搞吧?”

    唐万东就是蹙眉,唐逸心知他心里怕是在嘀咕,这小子。怎么三句话不离治水?

    但话还是得说,“二叔,这两年南方水灾严重,您可不能掉以轻心啊!”

    唐万东微微点头,拿起茶杯品茶,显然不喜欢再与唐逸讨论这个话题。

    唐逸却不罢休,硬着头皮道:“二叔,我看不但岭南要将治水当成大事来抓,您在全国性会议上也应该专门就治水提出议题,要将岭南治水轰轰烈烈搞起来。引起南方几省,甚至是全国地注意。”

    如果是以前,只怕唐万东早就不耐烦地训斥唐逸,但现在唐逸地位不同,唐万东虽然心中不耐,也只是笑笑道:“面子工程,作再多也只是面子,经济,才是里子啊!”

    唐逸摇摇头:“治水。抑制洪灾,可以防止千万民众流离失所,这才是实实在在地功绩,二叔,在南方会搞经济不难,提升GDP也不难,但想真正干出些引人注目的名堂。才真的难呢,轰轰烈烈治水,怎么也不会是坏事,像您说的,最多被别人骂上几句面子工程,但如果真的遇到洪灾……”唐逸就不再说下去,既然不能明说自己可以预见到明后年的洪灾,想使得二叔正视自己的话,大义是讲不通地,只有用利害关系。利益驱动。

    唐万东慢慢喝着茶。没有说话,但唐逸知道,他却是动心了。

    “二叔,公安厅黄厅长您知道这个人吧?”唐逸突然想起了苏梅地事,对岭南的局势,唐逸不大清楚,也不好多问,有些事。不在自己范围所及。知道地越少越好。

    唐万东笑笑,“公安口。很复杂啊!”说着就问唐逸:“你怎么知道他的?”

    听二叔语气,唐逸就知道二叔尚没有掌控岭南的公安力量,毕竟那次碰撞之后,借机进入岭南的不止唐系,何况,岭南固有势力也不会马上销声匿迹,岭南的局势,应该是极为复杂的。

    唐逸琢磨着措词,慢慢道:“是我一个朋友,春城的生意人,最近来交州发展,应该与黄厅长有些利益上的纠纷,不但被人打伤,今晚,黄厅长好像还要去找她的麻烦。”

    “哦?”唐万东身子坐直,明显对这个信息很有兴趣。“给我说说你那朋友地详细情况。”

    唐逸知道,这个消息可能对二叔有用处,是以不能有一点隐瞒,就将苏梅的资料和盘托出,甚至,她与张震的私情也没有隐瞒。

    唐万东身子又慢慢靠回沙发,手指,有节奏的在茶几上敲着。唐逸就不再说话,默默喝茶。

    手机突然响起的音乐打破了沉寂,唐逸忙从包里拿出手机,看看号,说:“是春城的手机号,应该是苏梅的秘书小郑。”刚想接通,唐万东手掌向下一压,“不要接。”

    唐逸微怔,抬头看着唐万东,随即就明白,二叔,希望这件事闹大,越大越好。

    只是听小郑讲,黄厅长可是动了真火,已经将苏梅打伤了,还是不依不饶地来找苏梅麻烦,说明两人之间的纠葛很不简单,自己坐视不理,却不知苏梅会受到什么伤害。

    唐万东靠在沙发上,微微闭上双眼。

    手机音乐刺耳的响,唐逸呆呆看着手机里跳动的号码,终于,慢慢将手机放回了手包。

    “小逸呀,吃完饭,你就回安东,这里,你就别管了。”唐万东微笑看着唐逸,“妇人之仁,是为大忌。”

    唐逸默默点头,看了眼唐万东,恍惚间,二叔的笑容,很熟悉,自己,也是越发喜欢这样的笑吧?

    唐逸回安东的第二天下午,就接到了唐万东的电话,他笑呵呵问:“《时代》,是你那小朋友的杂志是吧?”时代,在南方几省名气却是越来越响。

    唐逸明白二叔的意思,道:“我会介绍李主编和小王认识。”小王,是唐万东地秘书。

    唐万东恩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唐逸拿起桌上地文件,轻轻叹口气,想了想,拿起手机。刚想拨给张震,门被轻轻敲响,林国柱拧开门,张震已经急匆匆冲进来,将林国柱挤得一个趔趄,林国柱诧异的看着张震,见唐逸对自己摆手,就没作声,退出去,将门带好。

    “市长。您,您怎么回来了?”张震脸色很复杂。

    唐逸指了指沙发,自己也走下去,坐到沙发上,张震坐下,急急的说:“苏梅,苏梅昨晚在人民医院被几个不知名男子殴伤,小郑说,她给您打了电话。您没接,是吗?”

    唐逸叹口气,苏梅转了医院,还是被找到。看了张震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张震怔住,想说话,又忍住。

    “很多事。不是我能控制地。”唐逸默默点上烟,吸着。

    张震有些明了,拿起茶几上的中华,也点了一颗,闷头抽烟。

    唐逸微微放心,人下意识的动作能暴露出很多真实想法,张震既然没从他自己兜里掏烟,而是拿了茶几上自己的烟,就说明,张震潜意识里。并没有和自己决裂的念头。

    手里地烟燃到半截地时候。张震抬头,问:“市长,那你说,我现在应不应该去交州?”

    唐逸微怔,随即心里轻叹口气,张震这类人心中,爱情,永远是排在权势之后吧?

    自己呢?唐逸心情有些糟。自己。也不过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张震,我答应你。苏梅这次受伤的代价会十倍百倍地弥补回来,而且,我会保证她从现在起,不会再有危险。”

    唐逸斩钉截铁的说着,张震愕然抬头,唐逸站起来,拍了拍他肩膀,“作好分内事,别多想。”

    张震掐灭烟蒂,微微点头。

    张震走后,唐逸就拨通了唐万东地号码,唐万东笑呵呵问:“是为了苏梅的事吧?”

    唐逸恩了一声,很认真的道:“二叔,我这边,很需要张震的帮助。”

    唐万东就笑:“怎么?小朋友找你诉苦了?”

    唐逸没有吱声,电话那边也沉默下来,显然,对唐逸郑重其事的要求,唐万东是需要仔细衡量的。

    好一会儿后,唐万东开了声:“好吧,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唐逸才发现手心育些汗,或许对手段一向毒辣的二叔,自己心里终究是有些芥蒂吧?俱乐部的传真,李总编将前几天刚刚出版的《时代》和昨天地交州日报一起传给了唐逸。《时代》热点追击栏目,报道了东北女商人在交州数次被殴打,最后一次的围殴,甚至发生在医院病房里,施暴人员公然自称是公安,社会影响极为恶劣。

    交州这些年的治安本就被市民诟病,此次事件得到了交州市委市政府的极大关注,交州日报报道,对女商人被假公安殴伤案,交州警方已经组成专案小组,立案调查。

    唐逸放下这几页复印纸,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

    二叔的策略很隐晦,从下向上查起,大概,交州市局,二叔可以影响到吧。

    对方呢,自然不会起什么疑心,而是会千方百计的设法掩饰这件事吧?越是掩饰,牵涉的人员会越发多,到二叔发力时,岭南公安口怕是不知不觉间就换了旗帜。

    点上颗烟,唐逸突然觉得很累,是不是地位越高,很多事,却是再不能随心所欲呢?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地位越高,做事时越发要考虑全局,要使得自己所代表地集体利益最大化,却是再不能仅仅凭借自己的意愿行事。闹,宝儿在客厅里蹦蹦跳跳的跑着,笑着,好久,她没有这么开心了。

    小妹和齐洁都不能来,陈珂好像生怕再被唐逸霸占,头天晚上就和陈方圆去了延山。小妹大概是怕唐逸孤单吧,特意给兰姐打了电话,要她和宝儿,李婶与唐逸一起过元旦。

    偏偏兰姐大哥一家也趁元旦女儿放假,带女儿来安东旅游,唐逸听到兰姐结结巴巴的汇报后,就要兰姐将大哥一家也带来家里吃,兰姐忙推辞,被唐逸训了两句,就不敢再说。

    夏老大和大嫂拘束的坐在沙发上,动也不敢动,开始听兰姐说去市长家吃饭,两人还很兴奋,觉得可以开开眼界,但等进了龙凤居,才知道自己俩不是开眼界,而是遭罪来了,眼睛,确实是眼花缭乱,身子,更是如坐针毡,刘姥姥进大观园是什么心态,两人切切实实体会了一次。

    唐逸递给夏老大一颗烟,夏老大拘谨的接过,看了看牌子,咧嘴憨厚的笑笑,“中华,好烟咧。”

    兰姐虽然在厨房忙活,却也一直注意客厅的动静,带大哥大嫂来见唐逸,她极为不情愿,就怕大哥大嫂丢了自己的面子。

    见到大哥那傻样,兰姐就一肚子气,再看看大嫂,以前猴尖猴尖的,自己嫁给卓大军后,每次回娘家,她都夹枪带棒地挤兑自己,就好像生怕自己占娘家地便宜,以往每次回娘家,兰姐都被她气炸了肺,大嫂嘴尖牙利在村里也是出名的,现在再看,大嫂窝在沙发里,一脸傻笑,却是一句话都不会说。想起那次自己给了大哥五万块付罚金,说出自己在市长家做保姆后,大哥大嫂那震惊的神情,兰姐又有些得意,看了眼一脸和蔼的黑面神,兰姐心里更舒服了许多,私下怎么训斥自己都好,在外人面前,黑面神却是极给自己面子的,从进屋开始,他和自己说话就没有拉过脸,兰姐心里的小得意,就别提了。

    “唔”宝儿扎着小胳膊,小嘴里发着声音,在客厅里作飞机状欢快的跑着。

    兰姐就一阵冒火,刚想训斥她,却又想起别惹得黑面神不满,当这许多人骂自己两句,那自己面子可丢大了,忍了忍,转身去切菜。

    “宝儿,过来!”唐逸有些好笑,十二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似的?

    宝儿就扎着胳膊飞进了唐逸怀里,亲昵地抱着唐逸脖子撒娇:“叔叔,宝儿又大了一岁,能搬回来了吗?”

    她却是还记得唐逸说地话,等她长大了就可以搬回来和唐逸一起住。

    唐逸微笑抱着她坐在自己腿上,说:“等你上初一,就搬回来。”

    夏老大和大嫂看到唐逸和宝儿的亲昵模样,都有些吃惊,两人以往对宝儿极为不好,就算现在,虽说兰姐经济宽裕,宝儿也成了城市人,但两人对这个没爸地孩子还是不大瞧得上的,今天去韩国城玩,大嫂还数落了宝儿通,夏老大更因为宝儿和自己女儿吵嘴,险些动手打宝儿。

    见年青的市长宠爱的搂着宝儿嘻嘻哈哈说话,两口子心里就忐忑起来,就怕宝儿学舌,到时候可不知道市长对自己俩是啥态度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