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八十八章 买车事件(上)

第八十八章 买车事件(上)2017-11-8 23:45:36Ctrl+D 收藏本站

    三月十二号礼拜二是植树节,安东市各市县区积极行动,纷纷投入到“植树造林绿化家园”的行动中,掀起一轮造林绿化**,大力推进创建“森林城市”活动。据统计,全市当天共上阵人员十万余人,植树八十七万株。

    安东市五大班子领导和安东军分区首长,以及五大班子办公室工作人员共百余人,在火车站附近烈士陵园旁的苗圃,共栽植雪松白蜡栾树等近千棵。

    安东市电视台进行了专门报道,并且采访了活动倡议人,安东市市长唐逸,唐市长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谈到,安东市以建设“生态型旅游城市”为目标,全面规划,全民发动,结合经合区经济发展,力争将安东建设成北疆一颗璀璨的明珠。

    市长亮相的场合越来越多,就算与书记在一起,往往也是书记简短的说几句,大部分时间还是要市长来讲,普通老百姓自然不会注意到这种细节,也不会关心这些东西,但关注时政的人,亦或机关干部,就不难从中嗅到一丝异样的信号了。

    结束了电视台的采访,看了眼苗圃里热火朝天的植树场面,唐逸拿起工作人员递过的水喝了一口,这才拿起电话给黄琳回拨了回去,方才被采访时,黄琳打来过电话。

    “市长,忙着呢吧?”

    唐逸笑道:“说吧,啥事?”

    “是孙玉江,他找我要旅游牌,说是他的朋友要办旅行社,吹五扎六的,我没给他,我看。他也就是唬人。玉河书记现在根本不管他的事儿!”

    唐逸笑笑,想了想道:“核实下资料,没什么问题的话就发给他。”

    黄琳滞了一下。随即恩了一声,对市长的想法,隐隐有些明白。

    晚上七点多,安东市联鑫物贸大厦的一楼大厅灯光明亮。人流如潮。

    当时地安东,汽车市场不怎么景气,就算有人买私家车,首选目标也是去省城买。而唯一尚能维持地汽车销售公司就是联鑫物贸,联鑫物贸是集汽车销售进出口贸易房地产开发以及物流仓储为一体的大型股份制商贸企业,在当时安东企业中,也算是赫赫有名了。

    八层的物贸大厦一楼,就是汽车卖场。

    休息区,陈珂咬着吸管喝果汁,看着电视上唐逸意气风华地指点江山,陈珂就撇了撇嘴,假正经,彻头彻尾的大色狼!

    虽然心里恨恨的嘀咕。但为唐逸挑车,她却是破费了一番思量,虽然物贸大厦可供挑选的汽车型号实在不多,但陈珂却是转悠了一下午,每款汽车,她都要盘算好一会儿,却委实难以决断,不知道大色狼开哪款车更帅一些。

    走得累了。陈珂就来到休息区。要了一杯果汁,恰好休息区内悬挂地电视上播放安东新闻。是关于今天植树节的新闻,看着新闻,陈珂就咬着嘴唇,恨恨瞪着屏幕里的唐逸,越看越觉得唐逸可恶可恨。

    将果汁喝下肚,陈珂就一咬牙,不管了,就给他买那辆桑塔纳2,叫他一辈子开桑塔纳的命,他不喜欢地话,大不了发脾气,最多欺负自己就是。想到这儿,陈珂脸就是一红。

    来到桑塔纳的展台,红制服售车小姐马上就迎上来,亲切的道:“小姐,是不是已经决定了?”

    陈珂穿得Burberry束腰黑白格的风衣,如同巴宝莉一贯的风格,高贵而不张扬,售车小姐虽然不识得陈珂衣服的款式,但见多识广的她当然看得出陈珂是有钱人,看车时的眼神就和别人不一样,那种好像普通人进蔬菜市场般挑剔的眼神,是学不来的。是以售车小姐才会对在大厅转悠了好久地陈珂仍旧极为热情。

    陈珂就点点头,说:“桑塔纳2,有新车么?”

    售车小姐就笑:“有,有,三两天,马上就有货到,来,我带您交下订金!”

    陈珂说:“今天就想要的。”

    售车小姐就有些为难,指了指后面锃亮齐整,一字排开的汽车,问:“今天可没货,要不?就选一台普通型号的?其实2耗油比较高,老型号的桑塔纳不但价位低,而且经济舒适,女士开的话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陈珂倒想再给唐逸买一辆普通桑塔纳气气他,但想想大色狼开了好几年桑塔纳,自己再给他选辆桑塔纳,怕会气得他七窍生烟,指不定怎么拿自己撒气呢。

    就摇头道:“没有2的话,就算了!”

    售车小姐见财神奶奶扭头看向了别处,赶忙说:“小姐,别急,您等等,2我们这儿就一台新车,经理地熟客刚才来拿车,我去问问他能不能通融一下,先让给你。”

    售车小姐地收入主要就是提成,有生意,自然心热,回身就跑向了不远处的经理室。

    陈珂等了一会儿,有些无聊,低头,看着自己精致地小黑皮靴上似乎有点污渍,从斜挎的坤包里拿出面巾纸,蹲下身擦拭。

    由远及近的脚步声,陈珂站起身,却见清秀的售楼小姐脚步轻盈的走来,跟在她身后,是一个胖胖的中年人。

    陈珂见了那人秀气的眉毛就是一轩,胖男人正是旋风迪厅的老板刘占忠,和陈珂发生冲突,曾经被拘留十五天的那位。

    售楼小姐走到陈珂近前,却是喜滋滋的道:“谈好了,刘先生是我们老板的朋友,车让给你,小姐,您是自己试车还是我帮您试?”

    陈珂说:“我自己试。”

    “慢来慢来!”刘占忠阴阳怪气的插了话,看着陈珂,他一脸冷笑,本来听说有个漂亮的小女孩买车。自己来的。要买桑塔纳2,他和售车部李经理交情匪浅,就满口答应让车。但对孤身一人买车的富家女很是好奇,就想来认识一下,生意人,当然要把朋友***越交越广。谁知道到了跟前,才发现不是冤家不聚头,又是那该死的检察官。

    对于自己被拘留,刘占忠别提多窝火了。但听说是因为市局里明争暗斗才使得自己遭殃,刘占忠只有自认倒霉,到后来孙玉江当然要挽回面子,和他说市局那边已经进行了大换血,现在是我们孙家说了算,刘占忠问为啥局长没换?孙玉江就胡吹一气,倒把刘占忠吹得五迷三道地,虽知道孙玉河地话不可尽信,但听他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倒好像煞有其事。

    见到陈珂。新仇旧恨就涌上刘占忠心头,斜瞥陈珂,阴阳怪气道:“原来是陈大检察官,怎么?买车?检察官油水就是足啊!”

    陈珂板起俏脸,严肃地道:“刘占忠,你这句话我可以告你诽谤的!”

    刘占忠啧啧两声,但有前车之鉴的他毕竟不敢太招惹陈珂,就对售楼小姐道:“小丽。车我不让了。告诉那个想让我让车的人。哪凉快滚哪去!”

    小丽有些傻,听口气两人认得。而且还有仇。

    陈珂对小丽道:“根据你刚才跟我达成地口头协议,在我放弃购车前,我对该车拥有优先购车权,口头协议,也是合同的一种,是受到法律保护的!现在,我要去试车,请你把钥匙交给我!”

    小丽就有些冒汗,这两位,看来都得罪不起。

    刘占忠哼了一声,对陈珂道:“姓陈的,我就不把车让给你,你能把我咋样?”

    陈珂微微一笑:“刘经理,现在让不让车不是你说了算地,也跟你没关系,咱们一切都要依法办事,对不对?”

    刘占忠这个窝火呀,怎么转眼间自己不让车就违法啦?大声道:“我就不让你,咋啦?你还想抢咋的?告诉你小丫头,别太霸道了!”

    刘占忠吵嚷声挺大,不一会儿两人附近就围了一圈人,售车处李经理也匆匆挤了进来,到了小丽身边,问到底咋回事儿。

    听小丽大致一讲,李经理也有些生气,扭头对陈珂道:“小姐,车是刘先生先订的,凡事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心里也嘀咕,不知道是啥人物,能气得刘占忠跳脚?不简单啊!

    陈珂见围得人多,就对李经理道:“你是负责人是吧?咱们去你经理室谈,解决这件事。”

    李经理,陈珂,刘占忠,小丽四个人进了经理室,李经理关上门,又帮陈珂泡了杯茶,说:“小姐,喝杯茶,万事好商量。”初始的气愤后,就知道能将刘占忠压住的,肯定有些来头。

    陈珂没有坐,也没有动李经理送上的茶,只是打量着这间办公室。

    李经理又笑呵呵道:“看来您挺懂法律的,是吧?”

    刘占忠就嘟囔:“检察官,那片开发区的检察长,人家那叫一个牛!”

    李经理心里一凛,态度更为谦卑起来,笑呵呵道:“原来是检察院的同志,啊,这是我的名片。”拿出名片恭恭敬敬递过去。

    陈珂双手接过,点点头道:“我叫陈珂。”

    见陈珂态度挺随和,接名片也很有风度,李经理心下一宽,就笑道:“陈检,法律我不大懂,想来您说应该卖给你,总是对地,但法律也不外乎人情不是?这车是刘先生先订下的,您看是不是能通融一下?”

    陈珂看了眼刘占忠,道:“本来,我也不是非得买那辆车,不过刘经理说啥?说我的钱是贪污受贿来的,只要他肯道歉,我就不追究,去挑别的车。”

    李经理就为难的看向刘占忠,他知道刘占忠这个人,死要面子,是断乎不会向人道歉的,果然刘占忠脖子一梗,大声道:“道歉,我为啥要道歉!?我现在还是那句话,你的钱,不是正道来地!”

    刘占忠心里却是琢磨。这个检察官看来真地有点问题。不然为啥前倨后恭?突然又不要那车了?她也怕事情闹大吧?

    刘占忠是以自己欺负人的心理揣度陈珂,他欺负人,从来是一压到底地。

    陈珂微笑:“看来是谈不拢了?”

    刘占忠就拨电话。说:“我现在就报警!我不懂法律,公安应该懂吧?你也别唬我!叫公安来,让他们评理!”眼睛打量陈珂,果然陈珂脸上有些异色。

    刘占忠心里更是笃定。马上就给市局自己认识地治安科一名副科长打电话,让后又出去给孙玉江打了个电话。

    他自不知道陈珂蹙眉,是因为事情闹大,她可不能从这儿买车了。不然她地买的车最后唐逸来开,怕是会被有心人注意到。陈珂却是有些小头疼,只觉怎么给大色狼办点事,总会遇到些麻烦?

    刘占忠回了办公室,得意洋洋的斜瞥陈珂,心说等会儿看你还狂不狂?

    李经理知道刘占忠也是后台极硬,好像能搭到孙书记地天地线,见他要将事情搞大也没办法,双手一摊,心说你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我是管不了了。

    陈珂摇摇头,对刘占忠道:“算了,我也不用你道歉,我很忙,走啦!”看了刘占忠几眼,心说过几天再收拾你,现在给大色狼买车要紧。

    刘占忠却以为真的吓住了陈珂,大声道:“想走?刚才你怎么说的。现在我要告你恐吓我。身为国家干部,恐吓我们小老百姓。我就是不服!”

    陈珂脸就沉了下来,道:“那好吧,就等警察来,看看是我恐吓你,还是你诽谤我!”

    李经理对小丽使个眼色,意思是出去说话,陈珂微笑道:“李经理,小丽,不管是作伪证,还是教唆作伪证,都是触犯法律的行为,最高刑罚七年!”

    李经理和小丽脸色都有点白,再不敢动。

    其实伪证罪判刑只是刑事诉讼地规定,至于民事诉讼的伪证,当时国内法制尚不健全,只规定可以拘留或者罚款,而个人来讲,罚款的最高金额是一千。

    几个人各怀心事,经理室就沉默了下来,等了半小时左右,有人敲门,小丽忙过去打开,走进几个大盖帽,最前面的干警是一张麻子脸,看起来很凶。

    刘占忠却是笑呵呵迎上去握手,说:“李科长,可等到你了,看看,就这人,检察院地,刚才恐吓我,说什么我不把订好的车卖给她就是犯罪,这人可老有钱啦,要买二十来万的车呢!我看她经济有问题!”

    李科长开始听到与刘占忠发生争执的人是检察院的就是一皱眉,但听到后面却是有些愣神,买二十来万的车?眼睛就朝陈珂看过去。

    陈珂从坤包里拿出工作证递给李科长,李科长看了心下就是一凛,陈检,他早就听说过,安东司法系统最年轻的副处级干部,自己熬了二十多年才熬了个正科,实际职务还是副科,人家年纪轻轻就是实职副处,由此可见人家后台有多硬。忙含笑道:“啊,陈检,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你好你好。”

    转头看了眼刘占忠,虽说刘占忠和他很有些交情,但也不能为了他得罪区检察院的检察长?当然,也不能看着刘占忠被人欺负不吱声,就笑道:“陈检,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还闹得报警了呢?”

    陈珂还没吱声,办公室门又被敲响,接着孙玉江走了进来,孙玉江见到满屋子警察,又看到陈珂,觉得有些面熟,还未说话,刘占忠却赶忙凑到他身边,将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又走过去,低声同李科长说了孙玉江的身份,李科长马上巴结地和孙玉江握手问好。

    孙玉江皱眉看着陈珂:“怎么又是你?”最近他窝了一肚子火,自己的霉运好像也是从第一次同面前这个女检察官撞车开始的,从那儿,就事事不顺心,大哥也对自己越来越冷淡。

    李科长心情却是马上与方才迥异,看情形孙书记的弟弟和陈检也有过节,现在该帮谁,他自然心知肚明。

    何况听到陈检用二十万买车,他本来就有疑惑。但刚才也只是疑惑而已。没敢往深里琢磨,现在有了孙家老二撑腰,李科长心思可就活泛起来。陈检刚才似乎一直急着想将这件事了结,看来有内情啊!

    李科长就笑呵呵问陈珂:“陈检,听说你准备买桑塔纳

    陈珂听得出他的弦外之音,脸就沉了下来。“李科长,我买什么车不需要你过问,还有,你是治安科的是吧?好。我现在通知你,我拒绝民事调解,和刘占忠的纠纷,我会用法律手段解决!”

    说着就向外走,几个民警不自觉就让开条路,看着陈珂开门扬长而去。

    刘占忠呆了一下,随即气汹汹道:“妈的,就这么放她走了?李科长,她不够拘留吗?刚才可是恐吓我来着,最次。也应该带回局里做个笔录吧?”

    李科长苦笑,心说你还真当公安局是你家开地?随便拘留区检察院检察长?就是孙书记也不敢造次啊?

    孙玉江也劝刘占忠:“算了,以后再说。”

    刘占忠却是骂骂咧咧,骂得话极为难听,小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刘占忠和孙玉江走出联鑫物贸大厦地时候,还在气愤地骂陈珂,他咬牙启齿对孙玉江道:“妈地那小**叫啥来着?过几天找人办了她!”

    孙玉江爱吹牛是爱吹牛,大事上可不算太糊涂。脸一沉道:“你可别乱来。知道吗?”

    刘占忠哼了一声:“我咽不下这口气,妈的不就是个区检察长吧?狂啥?老子非找人办了她不可。是叫陈珂是吧?”

    孙玉江还没说话,迎面走来地几个人里就有一胖老头瞪着眼睛问刘占忠:“你说啥?你想办谁?”

    胖老头脸通红,满嘴酒气,旁边有人忙搀住他,叫他陈总。

    刘占忠更是郁闷,哪来的土包子也总总的?瞪眼睛道:“你他妈管老子,滚蛋!”嘴里嘀咕,“妈的和那**检察官一个姓!”

    话音未落,只觉一团黑影迎面袭来,“嘭”一声,脸上已经挨了重重一拳,金星乱冒,抬头,却是胖老头给了自己一拳,刘占忠骂声娘,就扑了上去,接着肚子,又是一痛,却是被人重重踹了一脚,刘占忠哎呀一声,摔倒在地。

    孙玉江怔住,看着那胖老头先动手打了刘占忠一拳后,跟胖老头一起地几名男女中两个比较年轻的小伙子就冲上去,对刘占忠拳打脚踢,打得刘占忠在地上鬼哭狼嚎。

    孙玉江愣了好一会儿,才醒过神,大声道:“你们干什么?”

    胖老头却指着刘占忠大叫:“给我往死里打!个王八犊子!”

    李科长去了下厕所,和几个民警出来时正撞到这一幕,李科长吓一跳,大声说:“住手!都给我住手!“

    几名干警冲过去,推开正动手殴打刘占忠的年轻人,李科长厉声道:“都给我铐起来!”

    旁边很快有人围观,接着就听女人的声音,“咦,出啥事了?陈总?”

    李科长循声看去,就是一呆,却见一穿着黄羽绒地漂亮女人挤进了人群,李科长认得这女人,政府秘书长黄琳,现在市长手下炙手可热的人物。

    动手打人的胖老头自然是陈方圆,他今晚请黄琳吃饭,不过黄琳毕竟是女同志,为了避忌陈方圆就带了秘书和安东超市经理同去,至于动手打人的两个年轻人,都是安东超市的职员,负责开车跑腿的。

    黄琳住在联鑫物贸附近的小区,吃过饭,陈方圆送她过来,和黄琳分手,陈方圆就想来物贸大厦看看,谁知道在门口听到有人污言秽语的讲陈珂,陈方圆平时总是嘻嘻哈哈,好像没有半分火气,但宝贝女儿,却是他的心头肉,听到有人侮辱陈珂,他也不知道哪来的热血,竟然冲上去动了手,那两个年轻职员,和陈方圆话都说不上地,见大老板动了手,当然要表现一番,扑过去就开始暴打刘占忠。

    李科长见到黄琳突然出面。更很客气的过去同那胖老头说话。嘴里称呼“陈总。”

    李科长就有些头大,看了眼孙玉江,心知今天的事儿麻烦了。

    几名干警正想铐那两名动手打人的年轻人。黄琳就皱眉道:“干嘛?事情还没搞清楚就铐人?这是你们一贯的工作作风吗?”

    黄琳是个聪慧地女子,听唐市长提到陈方圆这个人,更夸陈方圆是经济能人云云,后来再见到陈方圆带来地市长便条。黄琳就留了心,要知道唐市长关照谁,最多是口头打个招呼,郑重其事写便条的时候极少。

    黄琳就仔细研究了陈方圆地资料。惊奇地发现,陈方圆是延山陈家坨人,也就是唐市长最早任职的小镇,再往下看,陈方圆竟然是唐市长在延山时树立地经济典型,随着唐市长的攀升,陈方圆地生意也越做越大,直到现在全省的地级市都有万宝超市的分号,在辽东,万宝超市是当之无愧的超市巨无霸。陈方圆,也拿了一大堆荣誉,省劳动模范,新长征突击手等等,现在更是新一届地省人大代表。

    不难想象,陈方圆和唐市长肯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当然,黄琳不会再深想下去。她只需要知道自己该怎么处理同陈方圆的关系就行。其它的不去想,也不去管。

    这也是陈方圆请吃饭。她会欣然赴约的原因。见到干警要铐陈方圆的人,她当然要开声。

    几名干警不认得她,刚要瞪眼说话,李科长已经快步走上几步,笑着道:“秘书长,你好你好,我是市局治安科的李涛。”伸手和黄琳握手,表现的倒是不卑不亢,毕竟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呢。

    黄琳看了看围观的人群,就皱了皱眉。

    李科长心知肚明,说:“进里面说吧。”指了指物贸大厦。黄琳微微点头。

    于是一楼的经理室,再次涌进了一群不速之客,这次,又多了陈方圆以及万宝超市地几名职员。

    黄琳和孙玉江认识,但只是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看到被打的人是他同伴,黄琳就知道,接下来的较量就是看自己这个政府秘书长分量重还是他孙家老二说话好使。

    孙玉江心里说不出的别扭,从自己帮朋友办旅游牌就知道,这位黄秘书长是不大将自己看眼里的,而他更知道,大哥与唐逸的较量中好像又一次落了下风,也难怪市长身边的人这般跋扈。

    刘占忠稍微恢复了一点精神气,见到满屋子人,更见到殴打自己的几个也在里面,马上大喊:“李涛,妈地就这几个打我,铐起来收拾他们,妈地今天老子非叫他们知道啥叫太岁头上动土!”说着就挣扎着从座位上站起来,好像要扑过去再和陈方圆一方厮打,一名干警急忙按住他,李科长头一下就大了,心说完了完了!

    果然黄琳脸就是一沉:看了一眼李科长,道:“李科长,原来你和他认识。”

    李科长陪笑道:“不太熟,不太熟。”没了群众观望,他马上表现的就有些谄媚。

    孙玉江咳嗽了一声,说:“黄秘书长,那几位动手打人地是你朋友吧?”

    黄琳蹙眉:“动手打人?陈总,到底怎么回事?”回头看向了陈方圆。

    陈方圆被这么一折腾,那点酒意也去了,他何等机敏,马上指着刘占忠道:“是这人,先动手打我,我不就喝得有点高撞了他一下吗?他就不依不饶的追打我,我这把老骨头能禁得住?幸好,我公司的职工拽住他,可能劲儿用大了,给他拽了个跟头。”转头对李科长道:“民警同志,你可得明察秋毫。”

    李科长苦笑,他虽然没看到事情起因,但赶到的时候,可是见到刘占忠被按在地上暴打。

    孙玉江冷笑:“你就编吧,李科长,当时咋回事你看到了吧?”

    李科长干笑两声,没吱声,心里,却是暗暗叫苦,这两边,可是都得罪不起啊!

    汗,我眼睛花了吗?晕倒,月票竟然超过了我的偶像月关巨巨,而且不算三本新书的话,月票正好是总榜第十,好吧好吧,那就召唤下月票,汗死,同志们把票砸给我,争取让咱拿个总榜第十的月票奖,虽然和分类月票一样都是一千块大洋,但感觉,总是有点不同的,哈哈,过把瘾就死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