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八十九章 买车事件(下)

第八十九章 买车事件(下)2017-11-8 23:45:37Ctrl+D 收藏本站

    孙玉江见李科长不吱声,可就有些上火,一个小小的政府秘书长,现在就欺负到了自己头上,再这样下去,孙家还能在安东立足吗?

    孙玉江沉下脸,指着陈方圆几人,对李科长道:“他们几个动手打人,是我亲眼见到的,为啥不带回市局调查?”转头问刘占忠,“协议解决,你同意?”

    刘占忠揉着青肿的脸,骂咧咧道:“老子,哎呦,疼死我了……老子非告得他们坐牢不可!”

    黄琳就微笑起来:“对嘛,就要公事公办,李科长,我还有点事,先走了,这件事,还是市局出面调查清楚的好!”

    看着黄琳的微笑,李科长心里就一凉,带回局里?谁不知道陈局长是市长的死忠?就算办了胖老头那一帮人,自己以后在市局还有好日子过吗?更别说得罪黄琳了,女人,很记仇,也最麻烦。

    黄琳和陈方圆打个招呼,对他讲相信公安机关一定会秉公处理,又说等有了结果再给她打电话,最后转身离开。

    看着黄琳的背影,李科长一瞬间转过了无数念头,黄琳从头到尾都没提市长这两个字,但她越是不提,李科长心里却是犹疑,李科长是很了解欺下的手段的,一般来说,黄琳为了给自己施加压力,是应该提提市长的,点一点这个人是市长的朋友,这样,无论真假,自己也只能当真,但黄琳偏偏就不提市长,令李科长可就犯了寻思,难道。这胖老头不是秘书长自己的朋友?黄秘书一嘴一个陈总,好似有那么几分尊重,这胖老头难道是市长的朋友?

    李科长额头一阵冒汗,低头看看表,偏偏时间太晚,就算想将这烫手山芋推给科里正管高科长都没法子,总不能打电话叫他来局里吧,老高以后还不得尽给自己小鞋穿?

    苦思无计。只有走一步看一步,摆摆手道:“走吧,回局里作笔录。”又问刘占忠:“用不用去医院看看。”

    刘占忠倒也硬气,站起身:“不用,先办正事!”

    李科长心里苦笑不已。

    市局治安科在综合办公楼四楼,李科长将一行人领进办公室,要值班民警挨个作笔录。

    办公室很大。三四张办公桌,陈方圆,孙玉江,刘占忠等七八个人在里面一坐,办公室里马上就热闹起来,刘占忠缓过劲儿,和陈方圆怒目而视,更再次爆发口角,值班民警急忙拉住。

    站在办公室门口。看着里面如同菜市场般嘈杂的混乱场面,李科长再次苦笑不已,这些人。就没有一个将公安当回事儿的。

    正头疼,身后走廊传来脚步声,李科长回头,走廊灯光明亮,如同白昼,走来地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民警,脸上长满了青春痘,看到这年轻民警。李科长心里就是一动。

    “老李,吵儿八火的干吗呢?”年轻民警对李科长说话间并不怎么客气,也难怪,刚刚警校毕业三年,就被提拔为治安科副科长,孟国强狂点,傲点不难理解,而且。他又是高科长活动提拔的。好像和高科长沾点亲戚。

    李科长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这可不是现成的替死鬼么?他马上笑眯眯拉着孟国强到了一边。低声嘀咕起来。

    刘占忠录着笔录,越说越激动,突然就再次站起来,指着另一张办公桌前录笔录的陈方圆大骂:“老王八犊子,你等着,妈的打我,叫你知道知道我是谁!”

    “坐下!”一声极严厉的男声,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年轻地民警,一脸的疙瘩,怒目瞪着刘占忠。

    刘占忠楞了一下,看了眼孙玉江,孙玉江也是脸色铁青的看着自己,刘占忠犹豫了一下,悻悻坐下。

    孟国强拿起双方的笔录看了几眼,又看了眼刘占忠,冷声道:“打架斗殴,都是各说各的理儿,但我看你的态度,就知道事情八成就是你挑起的!”

    孙玉江一听话风不对,忙分辩道:“我可是在现场,是他,”指着陈方圆,“就那老头先动手地,无缘无故的动手打人!”

    孟国强看了眼陈方圆,又看了眼刘占忠,就嗤的冷笑:“编的太不靠谱了吧?”

    也难怪,一个胖胖的小老头,一个身强力壮的大汉,胖老头无缘无故先动手,跟谁说也不会信啊!

    孟国强又问陈方圆和刘占忠,“你们两人以前认识?”

    两人都摇头,孟国强脸上就浮现出一丝冷笑,摆摆手道:“很简单的案子,当街打架斗殴,按照治安处罚条例,动手打架的拘留,罚款。”又指了指刘占忠,“这人,多拘几天。”

    刘占忠大声道:“你凭啥……”

    孟国强一声暴喝打断了他的话,“咋地!不服啊?”

    看着孟国强凶神恶煞的模样,刘占忠一滞,孟国强哼了一声:“就你现在这德行,就知道不是啥好东西,多拘几天算便宜你!”

    孙玉江脑筋比较活,马上分辩道:“李涛李科长,可是亲眼见到他们打人的。”

    孟国强蹙眉道:“李科长?和你们都认识,所以这案子他回避,再说了,他说没看清咋回事。”

    孙玉江楞了一下,随即就冷笑不已,掏出烟抽烟,再不说话。

    刘占忠愣了好一会儿,突然,他渐渐明白过来,孙家,在安东地影响力,远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根深蒂固,好像,从今天遇到那胖老头起,就有另一股力量在隐隐的起着作用,令孙玉江和自己都是束手束脚。四处碰壁,那股力量,应该是那穿黄羽绒的女人所带来的,那个姓黄的政府秘书长,好像,是根本不将孙玉江看在眼里地。

    孙玉江抽着烟,心里也是郁闷难当,明明刘占忠无缘无故的挨了打。却成了打架斗殴地治安事件,自己“孙老二”这个名号,怎么越来越不好用了?好像,还不如大哥在宁边作市长时更来得有面子。

    就在孟国强开始催促民警尽快作笔录,下处罚通知书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一名民警过去开了门。就是一怔,外面,站着两名检察机关打扮的大盖帽。

    左边那个检察官见到孟国强就笑着走进来:“小孟,审案呢?”

    孟国强回头一看认识,市检察院公诉处的检察官,姓杨,主要就是负责调查取证的工作,和孟国强配合查过几宗案子。

    孟国强忙迎上去握手问好。

    杨捡打量着办公室里的人,笑眯眯道:“刘占忠。旋风迪厅地刘老板是在这里吧。”

    孟国强就指了指刘占忠,说:“就他,咋啦?这家伙犯事了吧?”对刘占忠。他没有一点好感。

    杨捡就笑:“谈不上,谈不上,难说,难说。”笑着走到刘占忠身前,民警机灵,马上让出了椅子,杨捡不客气的坐下,将公文包放桌上。又从上衣口袋拿出工作证给刘占忠看,笑呵呵道:“是这么回事,有件案子需要你协助调查,今天下午,你是不是在联鑫物贸大厦一层同人发生过争执。”

    刘占忠这个气啊,一听就知道是那丫头片子找自己麻烦,斜眼看着杨捡道:“是,经合区那个陈检。咋啦?她想强买我订好地车没买成。还想报复咋地?我说你们也该查查,她凭啥买二十万的车?都说检察官里没干净地。我看,就这种害群之马闹的!”

    杨捡笑呵呵道:“是吗?你确定?”说着话拿出笔记本,在上面写着什么,刘占忠楞了一下,随即硬着头皮道:“我看她肯定有问题!”

    杨捡写了好一会儿,抬头,脸上笑容渐渐不见,说道:“看来你地行为确实构成了诽谤罪,根据我们的调查,你多次散布捏造的事实污蔑陈珂检察官以及检察官这个群体,在联鑫物贸大厦一层,多人围观的情况下你肆意攻击陈珂检察官,后来又在市公安局执法民警在场的情况下再次进行你的诽谤行为,我们同物贸大厦的相关工作人员以及市局民警进行了调查,情况基本属实,你的行为情节很严重,已经构成了诽谤罪。”

    刘占忠怔住。

    杨捡又耐心的给他解释:“诽谤本来是自诉处理,但因为你地言辞屡次攻击检察官这个群体,属于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行为,所以我们检察院立案调查,会对你进行公诉。”

    说完杨捡就回头对孟国强道:“这人,先拘这儿吧,明天移交给我们。”

    孟国强满口答应,“我就说这小子不是啥好人吧,果然半点不假!”

    孙玉江也愣住,但他听不懂检察官说的是什么,也无从插嘴,他唯一知道地是,再这么搞下去,孙家在安东别说影响力会慢慢消失,而且怕是再没有立足之地。室。

    唐逸听着陈达和的电话,好笑的摇摇头,小丫头发火,非同小可啊,诽谤罪成立的话,可是要坐牢的。

    唐逸沉吟着,那边陈达和默不作声,等着唐逸的决断。

    好一会儿后,唐逸淡淡道:“既然动了,就动动吧!”

    陈达和就兴奋起来,马上大声道:“好,我这就去安排,这回,我非把孙老二查出尿来不可!”

    唐逸笑笑,道:“急啥,记住四个字,抓小放大。”

    陈达和怔住,唐逸的意思他明白,那就是将旋风迪厅铲了,但不去碰触孙老二和旋风迪厅的关系,问题是,机会就这么一次,不借查办旋风迪厅地机会将孙老二揪出来,实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有机会动孙家的人,揪出孙老二,就算孙玉河不会牵涉其中。也必定乱了阵脚,这是唐市长借机完全控制安东的一次良机,就这样白白放过,实在有些可惜。

    但陈达和没多问,他知道市长在与书记的争斗中考虑地方方面面因素很多,自己只需照着市长的意思办就是。

    旋风迪厅突然就垮了,开始是迪厅老板刘占忠被检察机关立案审查,接着。市局就将迪厅查封,抓获了二蛇等一大批地痞无赖,据说,旋风迪厅保安群体涉嫌多起斗殴事件,该群体已经具有明显黑社会性质,刘占忠除了诽谤罪外,现在又多了几项新的指控。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罪;赌博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等等。

    陈珂的香闺。

    软软地大床,床罩,绒被,软枕,全是粉红色地,为卧房中增添了说不出的温馨和绮旎。

    唐逸只穿内衣,软枕高卧,舒舒服服搂着陈珂香喷喷,充满青春活力地娇躯。陈珂穿着淡黄睡衣睡裤,缩在他怀里,头。也缩进了双人被中,留给唐逸地,是一头乌黑秀发。

    唐逸手又不老实的动了几下,陈珂累极,只是哼哼了两声,不满的将唐逸的手推开。唐逸笑笑,点起一颗事后烟,只觉全身舒爽。

    “睡吧。明天你记得早起,去春城报道。”陈珂说话时温热气息扑到唐逸胸口,令唐逸心里又一阵痒痒。

    陈珂最后从省城帮唐逸买了辆银色富康,倒是挺合唐逸心思,明天是二十二号,周六,也是研究生班报道的日子,唐逸却在周末晚上。钻进了陈珂香闺。令陈珂有些担心,自然是担心大色狼只顾欺负自己。明天睡过头,上午赶不及报道。

    唐逸却不想小陈珂也这么嗦,今天中午,接连接到小妹和齐洁的电话,自然都是关心自己上学的事,令唐逸好气又好笑,怎么感觉自己真地成了学生了,而且,多了几个家长。

    “叫声哥!”唐逸也不理陈珂那茬儿,伸手揉了揉陈珂的头,笑呵呵的说。

    陈珂在被窝里哼了一声,却不说话。

    唐逸笑笑,拿起遥控点开了电视,安东电视台,正播放市局侦办“旋风迪厅涉黑团伙”的新闻。

    唐逸就笑道:“喂,最近你可是越来越会利用权力欺负人了,怎么就把人家办成诽谤了?”

    陈珂听唐逸说起这案子,就从被窝里将头钻出来,很认真的说:“刘占忠这个人,我觉得他有些危险,不送进牢房,会很麻烦。”唐逸微微点头,他后来听陈方圆说来着,刘占忠叫嚣着要如何对付陈珂,唐逸可不认为他只是痛快痛快嘴,这个人,是有点野性的,这样的人,很容易对付,却不好控制,早早拿下也好。

    “利用权力欺负人,谁比得了你!”陈珂突然就生了气,用力推唐逸,想从唐逸怀抱逃走,唐逸笑着抱紧她,说:“想跑?等你再长点本事吧!”

    就在陈珂同唐逸卿卿我我之时,孙玉河却是自己关在书房里,皱着眉头看手里的资料。

    书房里烟雾缭绕,书桌上的烟灰缸里,堆满了烟蒂,孙玉河,平时是不抽烟地,熟悉他的人会知道,现在,他怕是遇到了极为难以决断的问题。

    书桌上,有陈方圆地资料,也有陈珂的资料,当然,也少不了唐逸的履历表。

    孙玉河又点起了一颗烟,用力吸了几口,又掐灭。

    伸手拿起了陈珂的资料,看着陈珂的履历,眼神,有些不可琢磨。

    三天前,他本来已经下定决心,拼着鱼死网破也要给唐逸致命一击,但当公安机关递交的报告上,没有任何关于孙玉江参与旋风迪厅经营的内容后,他犹豫了,本来,他是已经做好了准备的,准备迎接唐逸来势汹汹地打击,甚至,已经做好了舍弃孙玉江的准备。而现在孙玉河,甚至应该感谢唐逸,老二本来就是他的一块心病,尤其是他与刘占忠交往甚密,更是令孙玉河极为头疼的事,现在,却是唐逸变相替他解决了一个难题,帮他解决了一个隐患,看起来是向自己示好,以其缓和两人的关系。

    但,唐逸真正的心思,谁又猜得透?

    孙玉河叹口气,这个比自己年轻十几岁的对手,怎么就这么难以琢磨,难以看清?

    慢慢将手头的资料放进书桌最下层地抽屉,锁好。

    点颗烟,用力吸了一口,随即,被呛得大声咳嗽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