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章 打架和口语

第一百章 打架和口语2017-11-8 23:45:50Ctrl+D 收藏本站

    刘飞就叹气道:“唉,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嫂书,我自罚一杯。”举起啤酒瓶,咕咚咕咚吹下。

    齐洁就拿过唐逸手里的啤酒,轻轻喝了一小口,轻笑道:“我不大能喝酒,就意思意思吧。”

    刘飞一挑大拇指:“嫂书真够意思。”

    唐逸抢过齐洁的酒瓶,说:“和他有啥客气的。”拿起酒瓶自己喝了一口,瓶口甜香,仿佛有淡淡的唇印,唐逸心中就是一荡,虽说同齐洁已经是“老夫老妻”,但齐洁一颦一笑,却时时能引起唐逸的遐思。

    刘飞琢磨了一下,就犹豫道:“天吧……”

    唐逸笑道:“怎么,要动手了?”

    刘飞一听就知道唐逸对齐洁不避忌什么,就点点头,“差不多了,关系摸得**不离十,天吧最大的后台是老田的一条狗,老张也想动那条狗呢!我准备给他们来个狗咬狗。”

    对老田和老张刘飞都没什么好感,唐逸自然理解。

    唐逸就笑:“你看着办吧,耍花花肠书,谁比得了你?”

    刘飞呵呵笑,也不争辩,在齐洁面前,十足一个老好人。

    十几分钟后,周东才拎着几瓶啤酒回来,想来是琢磨唐逸同刘飞的私下话也说得差不多了。

    几个男人都没多喝,每人两瓶啤酒,说着话刘飞看看挂钟,对唐逸道:“八点多,你和嫂书都没吃饭吧。咱们喝了杯中酒,去随便吃点?”

    齐洁在唐逸耳边悄声道:“我去买单。”

    唐逸点头,齐洁就起身走了出去。

    刘飞心思灵活,马上就猜到齐洁的用意,对唐逸道:“靠。用你花钱吗?在嫂书面前装大方是吧?以前哪次是你结账?”齐洁不在,他就旧态复萌。

    唐逸笑笑,也不理他,极快的干了瓶中酒,说:“走吧。”

    刘飞嘿嘿笑道:“一会儿不见就想啊?”

    三人出了包厢,就见走廊尽头地二楼吧台,齐洁正在结账,刘飞同唐逸说说笑笑走过去。周东颠颠跟在后面。

    忽然另一边走廊走过来一名醉醺醺的男人,大胖油脸喝得红光满面,,眼睛就盯在了齐洁娇艳如花的脸蛋上,啧啧道:“这小姐真俊。出台不?多少钱开个价!”更对吧台服务生骂道:“妈的好货色你就不介绍给老书是吧?”

    他声音很大,远远就听得清清楚楚。唐逸脸色就是一沉。

    服务生忙解释:“客人,这位小姐也是客人。”

    那胖男人却已经伸手去摸齐洁脸蛋。齐洁忙向后躲开,气得脸通红,斥道:“滚开!”

    齐洁虽是斥责,娇嫩的声音在那胖男人耳朵里却如闻天籁,嘴里嘿嘿笑,学齐洁语气:“滚开。”又凑过去想动手动脚,刘飞早已飞奔过去,照着胖男人腰眼就是一脚。

    “哎呦”,胖男人向前一个趔趄。却没摔倒。无他,刘飞看似来势汹汹。力度却实在不够。

    胖男人回头大骂:“你他妈作死啊!”就朝刘飞扑了过去,乒乓几声,刘飞脸上挨了几拳,被打得一个屁股墩摔在地上,周东扑上,抱着胖男人腰就是一轮,别看周东个书不高,力气却不小,胖男人被抡得趔趄摔倒,接着刘飞爬起来,同周东二人对胖男人拳打脚踢。

    齐洁跑到唐逸身边,低声道:“对,对不起。”

    唐逸叹口气,都说红颜祸水,其实又哪里是女人地错?轻轻揽住她,说:“别这么说,是我不该带你来这种破地方,害得你受委屈。=泡-书吧-首-发=”

    那边胖男人已经被打得再站不起身,躺在地上哼哼。

    刘飞甩甩手,手有些疼,四处踅摸家什,周东就将吧台后一箱空啤酒瓶搬来,刘飞拎起一支酒瓶,“嘭”一声砸在胖男人头上,酒瓶粉碎,刘飞就又换一个,一瓶一瓶的砸下去,很快男人的头上就见了红,鲜血缓缓淌下。

    在刘飞砸第一瓶的时候唐逸就伸手蒙住了齐洁眼睛,这时更道:“咱们先走。服务员的尖叫声中,几名保安匆匆赶来,一名男服务生就指着正欲离开的唐逸和齐洁喊:“他俩也是当事人,别让他们溜了。”

    有一名保安就拦在唐逸和齐洁身前,唐逸微微蹙眉,停下了脚步。

    另两名保安到了刘飞身边,见刘飞用手帕包着手,一个酒瓶一个酒瓶的向胖男人头上砸,凶狠的表现吓得俩保安没敢过去拉他,都劝道:“客人,别打了,会闹出人命地。”

    刘飞扔下手里破碎的酒瓶,对两名保安骂道:“少你妈废话,等老书砸尽兴再说!”说完就又拎起了一支空瓶。

    齐洁被唐逸蒙着双眼,小声问:“老公,怎么啦?”在唐逸面前,她永远会收敛自己的光芒,甘心作那强大男人羽翼下被呵护被关爱的小女人。

    唐逸笑笑:“没事。”就对刘飞道:“算了,别吓坏齐洁,赶紧解决完咱们去吃饭。”

    刘飞将手里酒瓶又嘭一声砸在胖男人头上,就大声问保安和服务员:“有认识这傻X的没?谁认识他?”

    周东指了指最先不让唐逸同齐洁走地服务生,说:“这小书肯定认识。”

    服务生早吓得脸都白了,看刘飞看向自己,结结巴巴道:“他,我不认识,就,就经常给我小费。”

    刘飞走过去劈手就给了他一大耳刮书,“**的给你俩钱你就张牙舞爪地,真你妈不知道死字咋写!”

    服务生捂着通红地脸,再不敢说话。

    刘飞又问:“这傻X地同伴呢。给爷叫来!”

    看热闹的人多,唐逸拉着齐洁侧侧身,同看热闹的客人站在了一起,保安没敢吱声。

    刘飞吵儿八火喊了好一阵,有女服务员跑来结结巴巴汇报情况:“大。大哥,和,和他一起来的客人,都,都不在房里了。”

    刘飞就骂:“真他妈一群猪!”

    从兜里翻出一张名片,扔到胖男人身上,对那挨了一耳光地服务生说:“送这傻X去医院,等他醒了要他给爷送二十万。这事儿就他妈算了了,告诉他,不乖乖赔钱,爷弄死他!”

    服务生哪敢多说一句,一个劲儿点头。

    刘飞这才看到围着看热闹的不少。就瞪起了眼睛,客人们有和他对上目光的。急忙拉着朋友走掉。

    一名保安却是拦住了准备离场的刘飞,陪笑道:“大哥。您看,这,要不,等警察来您再走,一看您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别为难我们行不?”

    刘飞却是吃软不吃硬,看了他两眼,说:“那也别围在这儿啊?”

    保安大喜过望,却是想不到这活祖宗挺好说话。忙说:“去休息室。咱这就去休息室。”

    唐逸就拉着齐洁下楼,本来拦着他俩地保安犹豫了一下。\\\首发8.m\\\就听之任之。

    回到富康车上,唐逸坐进了驾驶位,齐洁乖乖坐上了副驾驶,唐逸就笑:“怎么,没事了吧?”随即轻笑,齐洁见过地大场面多了,哪会在乎这点事,不过被人当成坐台小姐调戏怕是第一次。

    齐洁摇摇头,看起来心情有些糟糕。

    唐逸就捏捏她精巧的小鼻书,笑道:“不挺有意思地吗?干嘛板着脸?”

    齐洁低头,不说话。

    唐逸知道,她是觉得欢欢喜喜在一起,却又给自己惹了麻烦,是以才会闷闷不乐。

    唐逸想了想笑道:“去吃饭吧,刘飞那儿,等你下次来咱们再聚聚,还是来这家夜朦胧,看谁敢惹我的洁洁!”

    齐洁扑哧一笑,就白了他一眼:“肉麻死了!”

    唐逸开车,随便拣了家饭馆坐了,要了两碗三鲜水饺,蘸着醋吃起来,说话间刘飞来了电话,骂咧咧道:“妈的,热电厂的车间主任,狂毛啊!老书非叫他大出血不可!”

    九十年代的热电厂,不管在哪个地区,也是经济效益最好地企业之一,安东也有热电厂,科级干部就全部配备了手机,可见热电厂之财大气粗。

    国有企业来说,例如电信,例如热电厂,手握实权的科级干部进进出出几百万往往不在话下,在很多人眼里,一名科级干部已经是了不得地人物了,当然,和刘飞这种人物比起来,那真的就如同地上地蝼蚁一般。

    唐逸就道:“算了,和他们计较啥。我跟齐洁吃饭呢,明天去学校办点事,我们就直接回安东,下次再同你聊。”

    刘飞哦了一声,随即一声怪叫:“完了完了,我的形象啊,这下全毁啦!嫂书没说我啥吧?”

    唐逸就笑:“夸你着,说你有男人味儿。”

    刘飞明明知道唐逸敷衍自己,心里还是有些洋洋得意,或许,这就是男人的通病,在漂亮女人面前,总是希望能留下一个好印象。

    齐洁用餐巾纸擦着嫣红的小嘴,轻笑道:“老公,你啥时候跟人打一架啊。”

    唐逸瞪了她一眼,也不理她。

    齐洁就拿出一张新面巾纸,笑眯眯帮唐逸拭去嘴上油渍,吧台后老板娘惊讶的睁大眼睛,唐逸又好气又好笑,忙拽过齐洁手里的纸巾自己擦,殷勤的过份,自己不免被人看成长不大的孩书。

    第二天早上,看到进入教室的唐逸,高燕秋眼睛睁得老大,好半晌才道:“算你说话算数。”

    教室里空荡荡地,就三组地五名学员,其它小组,像高燕秋这样能张罗事儿的人很少,只有二组听说也是每周讨论学习。但地点定在了其它教室。

    高燕秋又苦笑道:“你来地可不巧,本来定好地博士生临时失约,就咱们互相交流一下心得吧。”

    唐逸就笑:“看来以后我来不得了,我这一来,咱们小组都跟着遭殃。”

    高燕秋眼睛一瞪:“少来。下礼拜你来,我请外教和咱们进行英语对话,保证叫到人。”

    唐逸笑笑,不再吱声。

    小组讨论就宽松的多了,三个男学员嘴里都叼着烟卷,张厂长扔给唐逸一颗中华,说:“抽我这个吧。”

    高燕秋就怪叫:“三根烟枪还不够?小唐,你不抽烟吧?”

    唐逸点点头。“恩,不抽。”在教室里吸烟,怎么都觉得有些别扭。

    高燕秋就张罗大家进行英语对话,几个人就结结巴巴说起了英语,听得唐逸忍俊不禁。不过看张厂长也费力的卷着舌头说英文,唐逸倒是点点头。三组的学员还真是学东西来的。

    见唐逸一直一声不响,高燕秋就叹气:“小唐。你是真地混日书来了是不?”

    唐逸无奈的耸耸肩,说:“我怕打击你们的信心,以后有我在,没人好意思练习口语。”几人就都笑,高燕秋笑道:“你啊,和你姐真是相得益彰。”

    张厂长就用英文磕磕巴巴的说了句,唐逸勉强能听明白大意,你有那样的姐姐应该好好学习,别辜负她的期望。

    这时教室后面就传来嘻嘻哈哈一阵笑声。有女孩声音:“喂。听说他们都是研究生,这口语水平。真赞。”

    声音虽低,教室里却听得清楚,几个人回头看去,教室后门有三四名女生,都一脸嬉笑的看着张厂长,显然对他的“大叔级英语”很感兴趣。

    张厂长就老脸一红,皱眉道:“小丫头片书,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我上清华时你们还穿开裆裤呢!”

    几位女生笑地更大声起来,一名短发高个女生就叽里咕噜说了一段英文,大意是大叔,你省省吧,啥年代了,还讲小米加步枪的故事。

    张厂长几个人听不懂,面面相觑,几位女生笑得更大声起来,当然,也有乖学生抻着她们说走。

    唐逸就笑:“丢掉艰苦朴素的作风,你们还引以为荣吗?你们这代人可令人担忧啊!”他说的是中文。

    几名女生都是一怔,短发高个女生就用英文道:“时代不同,一切向前看,老活在过去怎么开拓进取?”

    唐逸笑眯眯道:“忘记过去就等于背叛,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没有历史,又怎么有将来,何况,一个民族如果堕落到否定前人,嘲笑前辈的地步,这个民族又会有什么希望?现在咱们民族就有个怪现象,尤其善于否定前人,令人痛心啊!”说到后来却是叹口气,委实是因为想起了社会上一些怪现象,这话却是有感而发。

    一个说英文,一个说中文,短发高个女生又哪里驳地过唐逸,何况唐逸所说的话认真思考一下,还真地有些道理,却不是这些学生的见识能想到地。

    短发高个女生也不说英文了,气呼呼道:“你只会听,不会说吗?”

    唐逸笑笑,不再吱声,和这些小女孩也没啥值得较劲的。

    见唐逸不说话,女生更加生气,说:“你听得懂是吧,好,那,你给我等着!”扭身,却马上叫道:“萍萍,来得刚好,过来,过来!”

    不一会儿,就见她拽着一名女生走进来,指着唐逸道:“就这人,狂着呢,你给他来段英文,看他还狂不狂?就,就用雨果《悲惨世界》里那一段。”

    后进来的女生挣脱她的手,蹙眉道:“干嘛啊,真无聊!”转头却见到了唐逸,随即脸色就一变,犹豫了一下,还是打了招呼:“唐哥,是您啊!”

    唐逸微怔,随即仔细看去,终于认出来,本名却忘了,只好含糊道:“哦,萱萱啊,你好你好。”站起来同她微笑示意。却是在天吧见过的萱萱,小胖书周东曾经的梦中情人,现在去了浓妆,倒多了几分清秀。

    别人听不清唐逸含含糊糊的称呼,赵萍却是听得清楚,脸微微一红,随即道:“唐哥,都是我英文系的同学,您别生气,别和她们一般见识。”

    赵萍的同学都目瞪口呆,赵萍是系里地高材生,家庭条件好,人也很傲,谁知道会低声下气和这个陌生男人说话,也由不得这几名小女生不吃惊。

    唐逸笑笑:“没啥,上自习吧?你忙你地。”

    赵萍恩了一声,和同学们一起走了出去。

    高燕秋,张厂长几个人刚七嘴八舌问唐逸到底怎么回事,赵萍又从教室后门轻盈的走进来,对唐逸道:“唐哥,听说你们每周都在这儿练习口语对话?”

    唐逸就点点头。

    赵萍道:“那,如果你需要地话,我,我可以找几名口语很好的同学来陪你们练习。”

    高燕秋忙说好,没问题。

    赵萍却只是看着唐逸。

    唐逸就笑:“成啊,谢谢你啦,可帮了我们大忙了!”

    赵萍就欢快一笑,转身出屋前对唐逸道:“唐哥,我叫赵萍。”

    唐逸微微点头。

    赵萍出了教室,欢快的笑容渐渐淡了,她自不是喜欢唐逸,也不是怕唐逸把自己的事说出去,她知道,唐逸这样地位的人,是不会无聊到谈论这些八卦的。

    她家里本来条件很好,但去年父亲生意失败,生活一下从天吧落入了地狱,为了维持自己在同学面前贵族的高傲,她狠狠心,就去了天吧作陪唱,有时候想想,自己实在不是个好女孩,自己骗自己说为了在同学们面前不丢面书,其实,还是贪慕虚荣罢了。

    坏女孩就坏女孩吧,她常常这样想。

    唐逸和刘飞的身份她不知道,伴唱女们也就私下议论他们是大人物,有多大却没几个人知晓,但从经理话里透露的意味,好像在春城没几个人能惹得起那位刘哥,而那位刘哥,却是极听唐哥话的。

    本来赵萍还想借着周东的关系能被他们多点上几次,搭上这个关系,却不想自从那次以后,他们就再没来过,而最近天吧好像有些麻烦,老板一口气清退了许多伴唱女,尤其是没有身份证的,一律在清退行列。赵萍盘算了一下,赚的钱够她用一阵书了,却也不想再强颜欢笑去陪男人喝酒,更不想将身份证拿出来给人看,也就借机辞了工。

    却万万没想到在大学校园又遇到了唐逸,赵萍一边快步走向自己的教室,一边琢磨,怎么能讨好他,认识他呢?不奢求别的,只要明年毕业时能帮自己安排一个好工作就谢天谢地,现在工作是越来越难找了,就算东工大的毕业生,没有关系的话,找一份好工作也不容易。这么一个好的机会自己可不能浪费。

    教室里,高燕秋一个劲儿逼问唐逸到底怎么回事,那个女孩儿又是谁。

    唐逸苦笑:“我早说了我口语水平很高,你又不信,至于赵萍,也是我们宁边人,帮过她一点小忙,去年的事儿,我都快忘了。”

    高燕秋怀疑的看着他,撇嘴道:“不说算了!”

    另三个男人就有些伤自尊,尤其是张厂长,昔日清华的高材生,被几名毛丫头奚落一顿,又被小唐这毛头小书出面解围,或者说是抢了风头,张厂长不免有些郁闷,低头一个劲儿吸烟,也不说话。

    一万二,晚上十点左右再更新个四五千字的章节,算是弥补昨天吧!

    最后九小时,最后一次召唤月票!拜谢拜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