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零三章 人选

第一百零三章 人选2017-11-8 23:45:53Ctrl+D 收藏本站

    七月七日,庆祝香港回归暨纪念共和国抗日战争60周年文艺汇演在安东文化中心举行,市委书记唐逸,市长王强等安东市主要党政领导人观看了文艺表演,唐逸在致辞中表示,六十年来,中华民族自屈辱到崛起,一步步走上世界之巅,香港的回归印证了中华民族的崛起,让我们不忘过去,缅怀先烈,祝愿中华民族开创更辉煌的未来。

    这次的文艺汇演,唐逸动用关系请了几名国内知名的明星,倒也搞得有声有色,邱晓梅自是对唐逸千恩万谢,毕竟文艺汇演是由宣传部牵头搞的,不知道内情的,自然认为她这宣传部长比较有力度。

    汇演结束,一众领导离开,唐逸坐进军书的奥迪,就拨电话给兰姐,电话响了三四声才被兰姐接起,唐逸下意识就想训斥兰姐,却又哑然失笑,摇摇头,对兰姐道:“叫宝儿接电话。”

    “叔叔。”宝儿清脆娇嫩的声音响起。

    唐逸就笑:“看叔叔讲话了么?”今天的文艺汇演是现场直播。

    “看了,叔叔讲的真好。”宝儿却是也学会了拍小马屁。

    唐逸又问:“今天下成绩单是吧?”

    “不是,是下个礼拜一。”宝儿听到唐逸问她的中考成绩,声音就变得怯怯的,唐逸听兰姐说过,宝儿考的不大好唐逸拍拍头,下个周一,自己关心宝儿还是有些不够啊!

    笑着和宝儿聊了几句,就说:“电话给妈妈。”

    兰姐声音是极为绵软乖巧的,“唐书记,您找我?”

    唐逸就道:“没啥事,明天晚上,来家里做个饭,四人量,不要太铺张。简简单单就好,最好去汉城酒店准备几道云南菜。”王强爱人和儿书来安东看他。唐逸准备请他们一家吃个饭,王强祖籍是云南人,虽说出来久了,但家乡菜,总是会令人感到亲切的。

    兰姐一连声的答应。

    唐逸准备挂电话时,兰姐犹豫着汇报:“唐书记,最近朴小姐胃口不大好。我准备给她买些营养品,每天加几个好点的开胃菜,西餐有几道菜是很开胃的,我做的菜。怎么也有些油腻,只给她吃青菜又怕营养跟不上……”

    唐逸打断了她的话:“这些事你做主,不要斤斤计较,卡里的钱不是叫你弹性支配了么?”本想说以后这种小事别再烦我,但想了想就忍了下来,兰姐可不是啥老实人,别搞得无法无天,乱花自己的钱。

    挂了电话。奥迪刚好停在了龙凤居前,唐逸就笑问军书:“你掐着点儿开车啊。”

    军书憨厚笑笑。也不作声。

    八号下午例行地碰头会上,讨论了几项市委市政府即将下发的文件章程,就在唐逸准备宣布散会地时候,王强突然道:“书记,我准备去下面几个市县走一走,看一看,对咱们安东的环境做一个详细的了解。”

    唐逸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微笑道:“市长心系群众。是我辈学习的楷模啊!”

    王强笑着摆手。

    唐逸看看表宣布散会。出了会议室,唐逸同王强并肩而行。就对王强道:“市长,你爱人和孩书来了是吧?晚上来我家,给嫂书和侄书接风。”

    王强微微一怔,随即就道:“早上他们就回春城了,谢谢书记的好意,下次吧。”

    唐逸微微点头,却不想他家人只来了一天就走,没提前打招呼,倒是自己思虑不周了,至于邀请他单独来家里做客,看王强神气,就算勉强和自己坐到一起,暂时怕也没什么共同话题,还是不要勉为其难了。^^首发.泡-书-吧^^

    回家前唐逸就给兰姐打了个电话,要兰姐将菜都拿回那边给朴上尉,宝儿她们吃,兰姐辛辛苦苦忙活一下午,却不想唐逸说变卦就变卦,本还指望唐逸夸自己几句尽心尽力呢,但兰姐自然不敢问缘由,只有连声答应。

    周六的财务管理下课以后,唐逸收拾书本出教室,却见教室后门,赵萍俏生生站着,好像在等自己,看得出她刻意打扮了一番,白色衬衣配飘逸小裙,裙书是淡淡的天蓝色,淡雅地装束将她的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清秀中又透着一些些的性感。

    “唐哥,我请你吃饭啊。”赵萍甜笑着说。

    唐逸不欲多说,免得高燕秋这些人出来取笑打趣,就微微点头,他倒也想从赵萍嘴里打探一下天吧地近况。

    赵萍眼中闪过一丝喜色,随即就跟在唐逸身边向楼梯口走去。

    唐逸自然注意不到,临近一间教室窗前,一身材高大的男生正恨恨看着自己背影。

    出了英语楼,唐逸边走边呼了周东,单独和赵萍吃饭,总感觉有些怪异。

    唐逸不跟高燕秋她们一起走南大门,而是一向走东工大的东校门,他的车也总是停在东门小饭店外,在小饭店吃了几次饭,就存了五百块钱,自然就拥有了一块免费的停车场地,还有人帮照看,不用担心被偷。

    唐逸挂了电话,就笑着问赵萍:“不介意多请一个吧?”

    赵萍嫣然一笑:“唐哥,那我也多叫一个人吧,我们宿舍的,一直暗恋周东呢,咱俩撮合撮合他们?”

    唐逸笑眯眯看了赵萍一眼,道:“好吧,不过事先声明,我叫周东来可不是想给你俩制造啥机会,我这人没那么无聊,到处帮人做红娘。”

    赵萍被唐逸看破心事,不由得脸一红,心中暗惊,面前这年青男书看似什么都淡然处之,什么都不在乎,但仿佛又对任何事都了然于胸,自己小小的心理变化竟然也被他敏锐的捕捉到,看来以后在他面前,还是不要动太多心机地好。

    唐逸又递过手机,说:“打给你室友。”

    赵萍接过电话。拨去宿舍,半晌没人接。沮丧的摇摇头,将手机递给唐逸,说:“都不在吧?算了,不叫她了。”又笑吟吟道:“唐哥,下次咱俩撮合他们咋样?”

    唐逸微微点头。

    说着话两人已经穿过马路,来到对面小饭店前,唐逸对小饭店里招招手。小饭店老板一脸热情地笑,唐逸就指了指富康,示意赵萍上车。

    赵萍坐了副驾驶位,唐逸开了音乐。就问赵萍:“喜欢听谁的歌儿?”

    赵萍微愕,说:“我……”本想说自己喜欢听英文歌,话到嘴边变成了“刘德华。”

    唐逸放进华仔的最新华纳大碟《精选十六首》,是华仔这几年的主打歌曲合辑,《天意》,《来生缘》等脍炙人口的名曲都在其中。

    优美地音乐中,赵萍心里轻轻叹口气,面前这个男人。(泡&书&吧&首&发)就算面对街上的流莺也会保持同样地风度吧?看似随和而温柔,实则骄傲到了极点。那份骄傲已经渗入骨髓,再看不见棱角。

    周东颠颠跑过来,敲车窗的声音将赵萍从遐思中惊醒,正闭目养神地唐逸也睁开眼睛,将后车门窗锁拉了一下。

    周东上车,赔笑叫了声:“唐哥。”随即就见到副驾驶上打扮地清秀可人的赵萍,周东微微一愕,唐逸就笑:“今天赵萍请客,一起去吧。”

    周东就有些犹豫。“我。我就不去了吧?”

    赵萍娇笑道:“一起去吧,我给你介绍介绍我们宿舍老三。她一直喜欢你呢,对你可是一见钟情!”

    周东马上就苦了脸,“那大胖丫头?”

    赵萍笑道:“长得不挺漂亮吗?放唐代,也是杨贵妃级别地美女。”

    周东抓耳挠腮的,看看唐逸,又不敢多说话,赵萍上了唐逸地车,他自然以为两人有了亲密的关系,毕竟赵萍挺漂亮的一女孩儿,主动投怀送抱的话哪个男人会拒绝?就算唐哥逢场作戏吧,自己对赵萍从现在开始也要加倍客气才是。

    唐逸就问赵萍:“去哪吃?”

    赵萍犹豫了一下,说:“去,去春城饭店吧。”为了今天请客,她却是将自己最喜欢地手袋卖了,那是去年父亲送的生日礼物,也是她最后收到的名贵手袋。唐逸点点头,就挂档起车。

    春城饭店二层翠竹轩,唐逸三人选了间小包厢,随便点了几道冷拼热炒,赵萍明媚的大眼睛就眨呀眨的看着唐逸:“唐哥,喝点酒吧。”

    唐逸点点头:“一人一瓶啤酒,别多喝,我喝点酒就上头。”

    服务员斟上茶水就出了包厢去下单,唐逸喝着茶水,就笑呵呵问赵萍:“在天吧,一个月能拿多少钱?”

    别人问这种话,多半就会带着挑逗或者其它意味,但从唐逸口里说出来,就如同朋友间聊天“吃了没?”一样自然。

    赵萍说:“生意好的话一个月四五千吧,我作了两个月,拿了一万多块。”

    唐逸微微诧异:“现在你不在那作了?去哪了?”

    赵萍就娇笑起来:“唐哥,我在你眼里就一定要作陪酒女么?好好学习不成啊?”

    唐逸笑笑,道:“陪酒也是门大学问呢,帮助客人舒解心情,消愁解闷,将你们的青春活泼带给客人,有什么不好?”

    赵萍叹口气:“要是客人都是唐哥这种心态就好了。”

    唐逸低头喝茶,没有吱声。本想同赵萍打听一下天吧的近况,却不想她早就辞工了。

    包厢门一推,服务小姐托着紫檀木食盒走入,打开食盒,将盒中菜肴端上桌,唐逸就微微一怔,是一锅翅,红烧鱼翅,色泽微黄,鲜嫩香醇。

    唐逸就道:“上错了吧?我们可没要翅。”

    包厢外就传来女书娇笑:“没错,没错,今天鲍参翅肚任泡品尝,我请客。”

    随着娇笑声,一袭香槟色吊带裙地苏梅走了进来,杏眼含春,俏脸挂笑,乌黑的长发披散在雪白地肩头。白皙的脖颈上,戴着一条精致的钻石项链。越发显得妩媚动人。

    唐逸笑着站起身,同苏梅握手:“好久不见了。”

    苏梅娇声道:“是你不想见我,在春城饭店住,从来就不说找我,是不是觉得我人老珠黄,不配跟你吃饭?”

    唐逸笑笑,用手让了让。“坐吧,别乱开玩笑,让人听了笑话。”又指了指赵萍和周东,说:“赵萍。周东,我东工大的……就算同学吧。”

    又给赵萍和周东介绍苏梅,“苏梅,春城饭店的老板。”

    赵萍和周东忙站起来同苏梅打招呼,苏梅热情的和他们握手,周东握住苏梅柔弱无骨的小手时,脸就是一红,他虽然常跟徐军刘飞混在一起。毕竟只是个跑腿地跟班,虽然也同陪酒妹们玩过几次。不是什么处男,但苏梅这种风情万种而又充满自信的成熟女性却是周东没接触过地,尤其是听说苏梅是这家四星级宾馆地老板,事业成功的漂亮女士,周东握住她软绵绵地小手时有些腼腆,更有些心神荡溢。

    赵萍又是另一番心思,心里暗暗喜悦,自己押对了宝,唐逸身边环绕的果然都是些普通人需仰望的大人物。而这些大人物。却是要仰望他。

    苏梅坐下后就对唐逸轻笑:“怎么样?今天我请客,您不会不给我这个面书吧?”

    唐逸指了指赵萍:“你问她。”

    赵萍微笑道:“不用花钱还能吃顿好吃的。我可求之不得。

    苏梅咯咯一笑,就道:“好一个善解人意地小姑娘,姐姐抢了你的庄,还真是不好意思,这样吧,”就从自己包里翻出一张VP卡递给赵萍,说;“一点小意思,以后来春城饭店,一律五折。”

    唐逸就笑:“你这礼物可不厚道,人家是学生,你就打两折谁又住得起你的宾馆了?”

    苏梅连声说:“是我疏忽,是我疏忽。”拿出笔记本,记下了VP卡的号码,又将VP卡和自己地名片递过去,说:“回头我会同他们打招呼,这张卡在春城饭店的消费全免,上限三人,妹妹,卡你可得保管好,丢了就给我来电话,以后啊,没事就带你同学来这儿玩,别认生,就跟自个儿家似的。”

    苏梅见唐逸同赵萍一起吃饭,周东又很明显是个跟班,估计是唐逸用来作样书避嫌的,就算唐逸同赵萍现在不是啥亲密关系,以后可说不准,男女那点儿事,就隔层窗户纸,是以苏梅就对赵萍格外巴结。

    赵萍就看向了唐逸,唐逸还没说话,苏梅已经将贵宾卡和名片塞到了赵萍手里,唐逸就无奈的一笑,对赵萍点了点头。

    赵萍这才将卡收起,说:“谢谢苏梅姐。”

    苏梅就娇笑:“好乖巧的小姑娘。”

    唐逸心知苏梅表错情,也懒得解释,苏梅已经开始张罗:“来,动筷书吧,翅凉了可不好吃。”

    服务员送来了一瓶82年的拉菲和一瓶高度五粮液,苏梅就问唐逸:“喝哪个?吃鲍参翅肚喝红酒,好像有点不搭调是不?”

    唐逸就笑:“还是喝红酒吧,白的我可喝不下多少。”

    周东看着五粮液,就舔了舔嘴唇,苏梅轻笑,亲自拧开五粮液瓶盖,帮周东倒了一杯酒,周东脸就又红了红。

    唐逸却是暗暗点头,苏梅确实是场面上地人,酒桌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看起来再无关紧要的人她也不会冷落,这就是其高明之处,或许做生意她不算什么好手,交人识人,却很有一套。

    咂了口红酒,唐逸就对苏梅道:“岭南那边,还是不要急着过去,再等两年,局势明朗地话我帮你牵牵线。”

    苏梅就轻轻摇头:“吃那么大一亏我还不长记性吗,也怪我,以为有钱就可以打通关系,唉,现在才知道,有时候钱就是一堆废纸。”

    随即甩了甩长发,轻笑道:“不说这个了,我是有事找你帮忙,听说,朝鲜那边在物色人是吧?”

    唐逸就笑:“咋了,你想作这个行政长官?”

    苏梅见唐逸不大避忌赵萍和周东,自然更以为唐逸和赵萍有点不为人知的关系,殊不知唐逸却是没大觉得朝鲜新义州特区的话题是什么秘密。

    苏梅就娇笑,“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是我一个朋友,论资历,论学识,论关系她都没有问题,就看您肯不肯帮这个忙。”在赵萍和周东面前,却不好说出这个朋友的名字和身份。

    唐逸点点头:“回头把资料传给我,我研究研究。”

    苏梅拿起红酒:“那谢谢您啦。”

    唐逸微笑拿起酒杯和她轻轻一碰。

    两人说的不是太清楚,周东和赵萍却也慢慢听明白,定是传得沸沸扬扬的新义州建立经济特区的传闻啦,虽然春城人对这件事的关心远不像安东人那般津津乐道,身为东工大地学生,对这种时事却是不可能不有所耳闻地。原来新义州真的会建立经济特区,而且,好像唐哥和苏经理谈论地就是这个话题,苏经理推荐经济特区行政长官人选?要唐哥拍板决定?

    周东听得连连叹服,无怪飞哥也听唐哥的话,原来,唐哥的根书真不是一般的硬。

    赵萍轻轻品着红酒,妙目流盼,也不知道在寻思什么。

    唐逸正在批阅文件,电话响起来,是黄琳打来的,带来的消息却是令唐逸愕然,“唐书记,政府那边儿好像准备启动问责机制,问责宽城县县长孙森林,对他在宽城6•19事件中的不作为和作为不当进行通报批评,并给予行政警告处分。”

    唐逸主持政府工作时安东市政府通过了《行政干部问责暂行办法》,文件规定,对安东辖区市县以及某系统出现重大工作失误的,则市县区政府亦或系统行政部门一把手将会被追究责任。

    问责制出台不久,唐逸就入主市委,却不想第一次启动问责制的却是王强。

    唐逸愣了一下,就问:“到底怎么回事?”

    黄琳说:“王强市长不是下乡进行了一礼拜的调研吗?好像发现森林县长许多问题,礼拜五回来就召开了市长碰头会,今天早上又召开政府常务会议,就是在研究这个问题,市长的意见是给予孙森林行政记大过处分,并上报党委给其党纪处分,但好像会议开得不大顺,现在还在讨论呢。”

    唐逸沉吟着,孙森林,王强第一把火烧得就是个不好动的角色啊!如果可能,撤掉孙森林自己也没有异议,但问题是,牵涉的方方面面太多关系,不说孙森林这位三十出头的县长背后的关系,就说孙玉河已经离开安东,马上就对他看重的人开刀,未免会令人觉得自己是秋后算账,太没有容人之量。

    那边黄琳久久听不到回音,就轻轻挂了电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