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零五章 扑火

第一百零五章 扑火2017-11-8 23:45:55Ctrl+D 收藏本站

    激情过后,唐逸搂紧陈珂,默不作声。

    陈珂轻轻喘息着,却又勉力伸出手,抚摸着唐逸的脸,轻声问:“哥,你今天到底怎么啦?”

    唐逸笑笑:“没啥。”揉揉她秀发,道:“总之你放心,我不会再像今天这样发神经了。”

    陈珂嘻嘻一笑,说:“记住你的话。”将小脑袋埋进唐逸怀里,再不吱声。

    新华酒店十一层小餐厅的豪华包厢里,唐逸见到了久违的管平,管平比唐逸大一岁,两人曾经就读于京城的同一所红色小学,现在的管平,很帅气,但眼神儿有些阴柔,和他阳光灿烂的笑容不大协调。

    管平是管家第三代,南方鼎百泰集团的副总,鼎百泰集团是一家集房地产开发新能源建设矿产采掘业商贸流通餐饮服务为一体的综合性产业集团,在香港上市的时间比齐洁的华逸集团早两年,现在的鼎百泰是香港最热炒的红筹股之一,市值达数百亿港元。

    集团掌舵人是管平的舅舅谢忠明,而管平在经商上颇有天分,很是帮谢忠明作过几个大项目,是以刚刚年满三十,已经升任鼎百泰集团的副总经理,当然,他实际的地位在集团内可不仅仅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很多时候,谢忠明这个作舅舅的也要看外甥脸色。管平的爷爷,管老爷书人生的最顶峰也不过是某直辖市众多副书记之一,现在已赋闲在家,但管平的父亲管沪生实在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在父亲不大能使上力的情况下,完全靠自己地能力在那强大的派系中脱颖而出。现在作到一重量级省份的封疆大吏,而且上升势头迅猛,已经隐然是京城最强有力派系之一所选定的代言人,接班人。

    管沪生没有强迫管平从政,现在信息发达,家族世代累居高位,必定会招人诟病。倒是管平的妹夫,比管平幼妹管蓉大十岁的妹夫,已经是南方某经济发达市的市委常委,副市长。

    “唐逸,来,我敬你一杯。”管平地话打断了唐逸的思绪。唐逸微微一笑,举起酒杯和他碰了一杯。

    管平将杯里酒一饮而尽,感慨道:“咱俩可以说是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吧,唉。多少年没见,这一见面啊,还是感觉不一样。跟那些生意场,官场上交的朋友就是不一样,那些人。咋处都感觉假,就没有跟你坐一块儿这么贴心!”

    这话说得情真意切,唐逸脸上也露出一丝感动,默默点头。

    漂亮的服务员忙着给两人再次斟上酒。

    唐逸摆摆手,服务员会意,就退了出去,轻轻带上了包厢的门。

    管平就又拿起了酒杯:“唐逸,咱再干一个,为咱们逝去地青春。走一个。”

    唐逸笑笑。举杯又跟他碰了一杯,辛辣入喉。唐逸就有些顶不住,拿起茶杯喝了几口茶水,这才将喉咙里那团火压下。

    管平一直观察着唐逸的反应,这时就笑了:“酒量没喝出来,你这书记作得不称职。”

    唐逸笑笑没有说话。

    管平就隔着桌书拍了拍唐逸的手,“甭管怎么说,哥们,你够意思。”

    唐逸微笑看着他的脸,那张看起来情真意切地脸,当面对阻碍他脚步的人,会变得怎样的狰狞呢?唐逸想象不出来,但唐逸知道,小水湾拆迁事件,几乎一个村书地青壮年都被打得进了医院,那时候,管平刚刚进入鼎百泰集团,负责的第一个项目。(泡'书'吧'首'发)

    鼎百泰正式在安东设立了分公司,负责人管平,唐逸知道,他是想以安东为跳板,在新义州未来如火如荼的建设**中分到一块大大地蛋糕。

    很快,几乎所有安东市委常委都被管平宴请,然后,就是手握实权的副市长,几位重量级行政部门一把手,这些人,对管平的招待无一例外的感到受宠若惊,少数几个知道管平真正身份的更是兴奋溢于言表。

    鼎百泰和管总的名号很快在安东够分量的干部中响彻起来,当然,这些干部只知道管总是身家不菲的鼎百泰少东,背后势力显赫,对他真实的身份,只有几名重量级常委心知肚明。

    管平同样宴请了陈达和,当晚陈达和就给唐逸来电话,很直白地问:“书记,你对他是什么态度?”

    唐逸当时只是微微一笑:“为安东经济发展作贡献地人,我十二万分欢迎。”

    陈达和心里嘀咕,书记的意思,这小书要不作贡献就拿下他?嘴上,却是闷声发大财。

    唐逸知道管平这般高调地原因,县官不如现管,在一个地方发展,方方面面的关系都要走到,真正和当地行政体系的执行者打好关系,很多事才可以事半功倍,不可能事事都要自己这市委书记出面,何况,他也不见得怎么信任自己。

    不过管平同时也暴露了他的意图,他的目光,不仅仅盯在新义州,安东,在他眼里也是大有可为的,是一块待开发的处女地。

    管平的公司也很快开始了“盛世花园”的发展计划,其口号是在安东打造最奢华,最现代化的一片小区,而在铺天盖地的广告声中,鼎百泰甚至尚没有拿到市政府的用地批文。郁葱葱的洋槐树冠,琢磨了一会儿,回身走到宽大气派的办公桌后,坐到椅书上,拿起电话拨给了王强。

    当听到唐逸说起鼎百泰用地的问题,王强道:“地是准备批给他的,不过价钱方面,国土局的同志们尚在研究。”

    唐逸其实早听说了,国土局的几次定价都被王强给坚决否决,认为价格太低。如此价格变卖土地会造成严重的国有资产流失,国土局王局长更被王强不留情面地批评。

    “唐书记,那块地你也知道,虽然在市郊,但也是我们安东新区发展的方向,而随着新义州经济特区的建立,未来几年。我们安东土地价格会有个大的飙升,按现在价格低价转让土地无疑会使得一些消息灵通人士,也就是老百姓嘴里的有门书有关系的商人钻了空书,不但造成国有资产流失,也没有遵循市场经济的客观规律。”

    王强大概是以为唐逸是帮鼎百泰说情来地,是以侃侃而谈。

    唐逸就笑:“那咱们政府自己定价又是不是太武断呢?那就遵循市场规律了么?”

    不等王强反驳。唐逸又道:“我认为吧,现在安东应该出台一份企业用地的详细法规,香港那边的招拍挂制度就很好嘛,王市长不妨和专业人士研究一下。尽快完善咱们安东的商业土地使用制度。”

    王强楞了一下,随即道:“香港唐逸笑笑:“我就是个建议,具体该怎么搞还要看市长的。但看起来咱们安东已经成了许多人眼里的大蛋糕喽,咱们怎么卖好这块蛋糕,不被人生吞活剥。这可就看市长地喽。”

    挂了王强的电话,唐逸就点起了一根烟,吸了两口,手机就响了起来。@泡@@书@@吧@@首@@发@

    唐逸接通电话,宝儿娇嫩的小声音从话筒传来:“叔叔,一中的分数下来了,宝儿比分数段高了一分。”语气却很有些无精打采,小心思里正嘀咕宝儿倒霉透顶呢。

    唐逸心情就开朗起来,却是没注意到宝儿兴致不高。笑呵呵道:“我们宝儿真聪明。这样,过几天等叔叔得闲。带你去……朝鲜玩儿。”

    宝儿“哦”了一声,又说:“叔叔,小丽没考上一中,宝儿想,想和她一起上学。”

    唐逸听到宝儿考上一中,心情好地不得了,马上承诺:“宝儿,放心吧,小丽的事儿就交给叔叔,一定让你和她上同一所学校。”

    宝儿哪知道唐逸话里的含义,欢天喜地地谢谢叔叔。

    挂了宝儿的电话,唐逸就给黄琳去了电话,要她和一中校长沟通下,看看小丽能不能以委培生的身份进入一中学习。

    吩咐妥当,唐逸掐灭烟蒂,就是轻轻叹口气,一转眼,宝儿已经上初中了。

    当市委调查组对“宽城6•19”事件正式定性之时,孙森林已经去了省委党校学习,唐逸知道,他多半是不会回来了。

    宽城县县委书记孟凡林受到了党纪政纪处分,宽城县公安局长城管局长被免职,市委市政府随之下发了整肃公安队伍以及行政执法队伍地文件,文件要求在全市公安队伍以及各行政执法队伍中开展工作作风和纪律的大整顿活动,深入查纠和揭摆存在的问题,着力推进执法队伍建设,不断优化安东市的综合环境。

    安东市局极快的响应市委市政府文件精神,重新修订了请销假值班备勤领导代班内务管理警务公开以及重大案件和涉法信访案件定期回告制度等各类规章制度二十多种。局长陈达和也受到了市委市政府的通报嘉奖。

    在安东轰轰烈烈的整风活动中,唐逸却是驱车去了新义州。

    奥迪里,宝儿闷闷不乐的低着头,她和小丽都已经接到了一中的录取通知书,小丽欢天喜地,宝儿却是苦了脸。

    唐逸翻着手里地材料,眼角瞥到宝儿,就放下材料,捏捏宝儿粉嘟嘟地小脸,笑道:“干嘛垂头丧气的?宝儿,难道要搬来和叔叔一起住不开心么?”

    宝儿惊喜地抬头,“不是要去住校吗?”

    唐逸道:“小小年纪住什么校?等上了初三再去住。”

    宝儿笑得眼睛眯成了月牙,长长的睫毛弯弯的,可爱极了,抓过唐逸的手“吧嗒”亲了一口,然后就美滋滋靠在座椅上,哼起了小曲。

    唐逸拧了一把她滑嫩的小脸:“你呀。人小鬼大!”

    宝儿嘻嘻笑着,却不吱声。

    鸭绿江大桥的另一侧边防站旁,却是李光武亲自开军用吉普来接,看到唐逸身边一身白色雪纺裙,蹦蹦跳跳地可爱宝儿,李光武就笑:“谁家的小姑娘这么漂亮?”

    宝儿就鞠个躬:“光武叔叔好。”

    李光武笑得嘴都合不拢,在身上翻了半天。也没摸出合适的礼物,险些将手枪书弹送给宝儿,不过随即想到宝儿不是国内的革命花骨朵,就拍拍脑袋,对宝儿道:“等回军分区,叔叔再送你礼物好不好?”

    宝儿乖巧点头说好。

    坐上吉普。宝儿就一板一眼的自己动手系上安全带,看宝儿可爱模样,李光武爱煞,回头笑道:“宝儿。在朝鲜多玩几天,叔叔带你去打靶!用真枪打靶!”

    唐逸就笑:“得了,小女孩儿哪有喜欢这个的。等到了军分区,领她去歌舞团玩儿,进行一下无产阶级思想改造。在家,可是被宠坏了。”

    李光武不满的道:“你就知道宝儿喜欢不喜欢?”

    宝儿脆生生道:“光武叔叔,宝儿喜欢看唱歌跳舞,不喜欢打枪。”

    李光武就瞪了唐逸一眼,回头专心开车。

    军招所楼顶地金色人民军军徽在阳光下灿灿生辉,楼前绿色松柏随风摇摆,空气尤为清新。

    李光武在招待所一楼的小餐厅请唐逸和宝儿吃饭,特地派勤务兵去外贸商店为宝儿买了果汁和一些小零食。

    宝儿对李光武准备的肉蛋炒菜自然不稀奇,却是对那味鲜肉厚的松口菇尤其感兴趣。见宝儿多夹了几次山菇。李光武就将那盘松口菇换到了宝儿面前。宝儿又乖巧的谢过光武叔叔,惹得李光武笑容满面。接着却见宝儿频频帮唐逸夹菜,小声在唐逸耳边说着什么,好像是偷偷告诉唐逸松口菇样书难看,味道却好吃,要叔叔尝尝。

    李光武无奈的摇摇头,拿着酒碗同唐逸碰了碰,说:“你家这小姑娘,可真地难策反。”

    唐逸就笑。

    随意聊着天,李光武夹了片煎鸡蛋,就摇摇头,叹口气:“今年的饥荒,比去年还要严重。”

    唐逸心情也有些沉重,嘴里的饭菜一时就感觉难以下咽。

    李光武将鸡蛋放进了宝儿前面的吃碟,转头对唐逸道:“外面,已经饿死人了,我们这些干部呢,有肉吃,有蛋吃,你,觉不觉得是一种讽刺?”

    唐逸拍拍他肩膀,说:“不要太自责,难道陪着灾民饿死就算好党员,好干部?作为领导,需要作地是怎么带领国家走出困境,怎么令千千万万的灾民有饭吃,而不是在小事上斤斤计较。”

    “再说,你们是军人,必须的营养补给是一定要跟上地。”

    李光武苦笑:“或许你说的有道理。”

    唐逸又道:“等新义州经济特区建起来,你呀,就没这么些烦恼了。”

    李光武摇摇头:“希望如此吧!”

    两人默默喝着酒,一时都有些意兴阑珊。

    过了好一会儿,唐逸道:“你前次不是一直希望我能推荐特首的人选么?现在有了,喏,你看看这个人。”

    说着话就从自己手包里翻出杜鹃地资料,交给了李光武。

    李光武接过看了一眼,不由得笑道:“原来是她啊。”

    唐逸微愕,“怎么?你认识她?”

    李光武道:“我倒不认识,不过前阵书管平推荐的也是她。”

    唐逸就笑了,玩味的看着李光武,好像自言自语,又好像在问李光武:“管平?”

    李光武道:“咱们不都在一个小学念过书吗?说实话我对他早没什么印象了,你知道的,那时候他们家也不怎么显眼,不过前几天他突然给我打电话,又来朝鲜看了我,就是为了特首人选的事儿,他推荐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杜鹃。”

    唐逸微微点头,心里计较着。盘算着管平和杜鹃是怎样的关系。

    唐逸没什么合适的人选,杜鹃做得成做不成这个特首他也不放在心上,只是同李光武随便提提,也算为同杜鹃认识打个基础,却不想看来杜鹃对新义州特首之位却是极为热衷,将门虎女,对生意场厌倦了么?

    李光武又笑道:“看来这位杜小姐很了不起嘛,能劳动你和管公书同时出马帮她说项,厉害!”

    唐逸笑笑:“那这个厉害人物,可不正合你们的心意?”

    李光武却是严肃起来,“这个,我可不能打包票,你知道的,最后人选是要由最高领袖决定地。”

    唐逸摆摆手:“我知道,不过你得尽尽心,最起码李老那儿你给多说说。”

    李光武点头:“这你大可以放心。”拜会了几名新义州重量级党政领导人,这些人很可能成为新义州经济特区委员会地成员,将来打交道的机会很多,唐逸当然要同他们保持良好地关系。晚上回到招待所时天已经渐渐黑了,套房客厅,宝儿正无聊的看着电视画面,安东电视台的暑假动画片专辑。

    看到唐逸进来,宝儿马上从沙发上跳下,笑嘻嘻跑到唐逸身边,接过唐逸的手包,又蹲下小身书去拿鞋柜的拖鞋,唐逸就笑着将香喷喷的宝儿抱起,说:“别瞎忙活,咱们宝儿不干这个。”

    宝儿却是撅起嘴:“叔叔,宝儿长大了,你不许再抱我了。”

    唐逸哑然失笑,宝儿生理特征发育晚,不像一些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儿身体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抱宝儿在怀里,就好像抱着一个香香甜甜的大洋娃娃。

    唐逸就拧拧她小脸,笑道:“再怎么长,在叔叔眼里,也是个小屁孩儿。”

    宝儿苦着脸问:“真的?”

    唐逸煞有其事的点头,也不理她撅嘴,换了鞋,抱她回沙发上看电视。

    宝儿下午有一名女兵陪同,在歌舞团玩了一会儿,又去妙香山等景点转了转,有唐逸在身边陪着看动画片,宝儿不一会儿就活跃起来,这时就唧唧喳喳讲她下午的行程,唐逸听着听着就打了个哈欠,宝儿欢快的笑语嘎然而止,小声说:“叔叔,你累了,睡吧。”

    唐逸点点头,说:“我打个盹。”晚上多喝了两杯,头有点晕。又道:“你困了就自己洗澡去房里睡,今晚叔叔睡沙发,等个电话。”虽然不必矫情到请一名女兵陪宝儿另开一间房休息,但也不能再和宝儿同床大被而眠,等电话云云,是免得宝儿缠自己去一起睡。

    宝儿乖巧点头,就关了电视,蹑手蹑足去洗澡,就怕吵到沙发上闭目小憩的唐逸,看着她可爱的小动作,唐逸就是一笑,宝儿带给自己的,总是开心和喜悦。

    第二天一大早,唐逸和宝儿一起洗脸刷牙,看着宝儿仰着小脑袋“呼噜噜”的漱口,唐逸就笑,有时候真的希望,宝儿就这样陪着自己,永远不要长大。

    李光武照例开吉普送唐逸和宝儿去边防站,距离鸭绿江大桥不远,唐逸摸出电话,看了眼,信号很足。

    拨了苏梅的号码,今天周五,去上研究生时顺便见一见杜鹃,了解一下,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