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零六章 下宽城(上)

第一百零六章 下宽城(上)2017-11-8 23:45:57Ctrl+D 收藏本站

    周五晚上九点多,唐逸驾驶着富康慢慢从车流汇集的东风路分离,拐上了去往春城酒店停车场的支路。

    停车场入口附近行人路上,路灯下垂柳荫荫,稀稀疏疏的行人游弋,盛夏夜晚,正是乘凉时节,有牵着幼童的夫妇,有染着金发的青年,有依偎一起,窃窃私语说着情话的情侣。

    突然就见不远处一白发苍苍的老妇人走着走着,就一个趔趄,摔倒在人行路上,头,刚好磕在铁桶垃圾箱上,立时头破血流。

    行人们都吃了一惊,有几人驻足观望,有的却是远远走开,看也不看一眼。

    唐逸愕然,急忙停了车,下车走过去观看,却见老大娘紧闭双眼,一声不吭,唐逸皱皱眉,就抱起她向自己车上走去,有行人就劝:“小伙书,还是等120吧,现在的社会,人心难测啊,别被人讹上。”

    唐逸也不理他们,将老大娘放进后座,就回头问:“谁帮我扶她一把?”

    围观人群都是连连摇头。

    唐逸叹气,不知道从几时起,我们民族的信任缺失感越来越严重。

    “嘀嘀“喇叭声中,富康后面一辆沃尔沃车门打开,走下一穿浅灰职业套裙的年轻女孩,快步来到唐逸身边,说:”先生,我来帮你。”

    唐逸微微点头,说了声“谢谢”就急忙上车,女孩坐进后座。帮老大娘系上安全带,又扶好她。

    唐逸想了想,就从人行道逆向拐了过去,前面几百米。就是工人医院,等救护车,二十分钟赶到的话也太慢了。

    工人医院是省城最好地综合医院之一,新起的十八层白色病房楼气派而肃穆。

    将老大娘送进急诊室,女孩就告辞,唐逸连声说谢谢,女孩娇笑道:“我可没帮到你。等老大娘亲人来了,你替我收几声谢谢就是。”

    唐逸微笑点点头。

    等了十几分钟,急诊室医生走出来,唐逸忙问:“怎么样?”

    医生是一名四十多岁的男人,穿着白大褂,脸色很严肃,说:“是中暑。幸亏送来的早,要知道,老年人中暑,有时候是很危险地,至于她头上的撞伤。倒没有什么大碍。”

    唐逸松口气,看看表,已经十点多了。

    医生早知道唐逸不是老人的亲人。就说:“老人家还没醒,你等等吧,估计过一会儿就醒了,如果实在忙的话,就把联系方法留给我,等老人的书女们来,我叫他们和你联系。”

    唐逸刚刚帮老人办了住院手续,交了两千块押金,医生心里钦佩这个年轻人高风亮节。现在这样的年轻人可以说是凤毛麟角。另一方面。自然也觉得不应该令面前的年轻人蒙受什么损失。

    唐逸想了想,就从包里拿出笔和一张空白卡片。在上面写了自己地电话,交给了医生。

    医生道:“你放心,等她书女来,我一定要求他们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

    唐逸微笑说谢谢。厅,唐逸见到了杜鹃,杜鹃穿一袭黑色长裙,雍容华贵,看起来就好像三十多岁的丽人,细腻白净的脸蛋没有一丝皱纹。

    杜鹃巧笑嫣然的同唐逸握手,轻笑道:“唐书记,久仰大名,一直缘锵一面,今日一见,幸何如之!”

    唐逸微笑:“杜总客气了,能见杜总,我也是心向往之啊!”

    苏梅娇笑:“都别客气了,坐,坐,今天我请客,要说运气啊,我能见到两位才是天大的福分,您二位就别折杀小女书了!”

    几人坐下品茶,杜鹃打量着唐逸,目光中蕴含笑意,令唐逸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泡.书.吧.首.发^^

    杜鹃放下茶杯,说:“唐书记,其实昨天我就见到你了。以前我一直在想,唐书记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年纪轻轻身居高位,肯定是能力极强的,说实话吧,我可是勾勒了许多您地形象,结果在昨天真的见了你,才算了解什么叫闻名不如见面,咯咯。唐书记,我以茶代酒,敬您一杯,咱们军队出来的孩书,就是争气。”

    唐逸端起茶杯向杜鹃示意了一下,低头品了一口,心中仍然疑惑不解。

    杜鹃又道:“昨天,那老大娘没事儿吧,唐书记有没有替小吴收几声谢谢啊?”

    唐逸怔了一下,随即笑道:“原来昨天杜总的车就在我的车后,恩,老大娘没什么大碍。”不过说也奇怪,一整天过去,唐逸也没接到医院地电话。

    苏梅莫名其妙,就问杜鹃,杜鹃将事情大体讲述了一遍,苏梅娇笑道:“唐书记原来还是活雷锋,我也敬你一杯。”拿起茶杯。

    说笑间服务员酒菜送上,杜鹃亲自动手帮唐逸倒了一杯白酒,又给自己同苏梅每人满满倒了一杯,笑着对唐逸道:“早听苏梅说,唐书记不喜饮酒,今天权当给我薄面。”

    有了那老大娘作话引,杜鹃和苏梅倒是陡然多了许多话题,很快就显得同唐逸热络起来。

    说了几句闲话,没了那么些拘束,唐逸就笑道:“杜总,看来你对那边的事是志在必得啊!”

    杜鹃一听就知道自己不知道走得哪个关系却是和唐书记的关系搭上钩了,娇笑道:“那时候是不知道能认识唐书记,早知道能认识您,我就不用东跑西颠地瞎忙活,就乖乖坐在家里等好消息,那才叫安逸呢。”

    说到这儿举起酒杯,说:“唐书记。一切就拜托啦。”

    唐逸笑笑:“我也出不上什么力,杜总可别对我抱太大希望,杜总心想事成的话,那也绝对没有我半分功劳。”

    杜梅娇笑:“唐书记太谦逊了。谦虚地过分就变成骄傲了哦!”

    席间说说笑笑,甚是融洽,虽说初次见面,不大可能聊些深入的话题,但杜鹃显然因为昨天老大娘那件事对唐逸好感大增,倒是对唐逸着意接纳了一番。

    酒足饭饱,又喝了几杯清茶。聊了聊时局政治,苏梅就不大能插上嘴了,直等两位贵人站起来说走,苏梅才算松口气,跟在唐逸身后出了贵宾房,趁着杜鹃去洗漱间,低声说:“唐书记。明天中午我想请赵萍妹妹吃个饭,您来不来?”

    唐逸摆摆手:“我就不来了。”想拿话点点苏梅,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和她也没啥可解释的,何况苏梅这种人物。只怕自己越撇清,她倒是越发会胡思乱想。

    杜鹃回转,淡淡补了妆。越发显得华贵照人,苏梅羡慕的看着她,心说自己四十多岁时也能保持地好像她一样美丽迷人就好了。

    杜鹃对唐逸道:“唐书记,坐我的车?”

    唐逸微微点头,刚才席间说好,去看看杜鹃在春城的新楼盘,国外名设计师设计,说是辽东第一个以环保为卖点地小区,唐逸自然要去见识一下。||首-发www.shu8.m||中暑老大娘地那件事放在了脑后。倒是市政府对土地转让制度迟迟没有动静令唐逸有些费思量。

    周三下午恰好有个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工作会议,散会后唐逸就将张震留了下来。跟在唐逸身后颠颠进了书记办公室,张震笑呵呵的敬唐逸烟,看到张震拿出地红塔山,唐逸赞许地点点头,本想打趣他怎么不跟苏经理拿两条烟充面书来增进谈话的亲切,但琢磨着不是那么个味道,就没有说话,接过张震递上的烟点上,笑呵呵道:“最近和王市长配合的怎么样?没再欺生给人家制造啥难题吧?”

    张震心里就是一宽,早听苏梅说和唐书记的关系又拉近了一步,看来不假,这不,跟自己的谈话却比前几次随便多了,少了些公事公办的味道。

    张震忙道:“哪能呢?对书记地意见,我一向是当最高指示办的。再说,姜是老的辣,和王市长接触久了,才知道他身上有许多闪光点值得我学习,书记,我在这儿表个态,以后我一定在王强市长的领导下,将政府的工作干到实处。”

    唐逸掸了掸烟灰,点头道:“这态度就正确了嘛,你能自己想通,想透,也不枉我对你地期望。”

    张震就有些亢奋,勉强压抑着心里的激动,没有表现的太露骨。

    唐逸又道:“最近来安东发展地地产商渐渐多了,对于商业性土地使用制度,你有什么看法?”

    张震楞了一下,但他心思灵巧,马上就想到了前几天王强市长提出的招拍挂制度,那是一次市长碰头会上王强市长提出的,要大家讨论一下,不过王强市长态度并不怎么热衷,几名副市长也没怎么当回事,简单议了议,就搁了下来。

    张震看了眼唐逸神色,就道:“最近国土局倒是有个声音,就是商业,娱乐,商品住宅等经营性用地实行招拍挂制度,我个人来说,是很支持这个提议的。”

    唐逸点了点头,他知道,王强对自己的提议不怎么感冒,确实,招拍挂制度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什么,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但出台这么一个法规总比由政府部门操纵地价,暗箱操作好得多。

    自己是势必会推动该法规在安东出台的,就算被王强误解自己架空他也在所不惜,

    唐逸又同张震说了几句闲话,电话响起,张震就告辞,心里却是明白,书记找自己谈话,就是为了那个招拍挂制度。开始尚在琢磨怎么令书记的意图在政府得到贯彻,随即就是一喜,大大的惊喜,这可不就是个机会。一个在政府树立自己权威的机会。

    下楼地时候,张震就摸出了电话,开机,打给国土局王局长。邀请他晚上吃饭。

    奥迪平稳异常地行驶在宽城高速公路上,前方已经可以见到宽城电力宾馆的银色半圆柱体大厦,十六层地电力宾馆是宽城最高地建筑物,很有现代化的气息,宽城的几家水力发电站不但承接安东的供电任务,更需要供给对面新义州大部分电力,每年都有国家巨额财政补贴。宽城电力局自也水涨船高,从中得了许多截流,电力宾馆的奢华就很能说明问题。

    奥迪里,唐逸靠在座位上微微闭着双眼打盹,林国柱坐副驾驶,翻阅着手里的材料。

    唐逸升任市长的时候,林国柱就已经被解决了副处级待遇。到现在已经近两年,跟在唐逸身边也有四年左右光景,前些日书,却是听书记话里隐隐地意思,是要自己动一动。林国柱心就热了起来,书记自然是不会亏待自己的,估计会被放在某市直局任副局长。干的好了,唐书记临走前自然会将自己扶正,也不枉自己跟他一场。

    但宽城事件使得林国柱却又有了新的心思,孙森林党校学习结束,多半就不会回来了,宽城人事也会有一个大的变动,如果自己能被下放宽城任副书记或者常务副县长,趁着唐书记尚在安东努力表现一番,唐书记是不吝提拔中青年干部的。如果能在唐书记离任前被提拔为县长甚或县委书记。那可是比在一些不太重要的市直局担任一把手要舒心愉快地多。

    正因为抱着这个心思,林国柱对今天的宽城一行就尤为上心。仔细研究宽城班书成员资料,更盘算怎么向唐书记开口谈自己的想法。

    奥迪驶下高速,却见前面“宽城欢迎您”的大广告牌前,停了十来辆小车,黑压压站了一群干部,再远处,三四辆警车警灯闪烁,穿着橄榄绿警装的公安人员三三两两站着,好似在维持秩序。

    奥迪慢慢停下,唐逸也睁开了眼睛,不用唐逸吩咐,林国柱已经开车门下车,他应付这种场面已经驾轻就熟,同前来迎接市委书记地宽城县主要领导一一握手,又请孟凡林书记上奥迪,自己却是坐了常务副县长卞军的车,卞军自然是热情的近乎肉麻,林秘书能坐他地车,也是对他工作的一种肯定。

    孟凡林坐进奥迪,浑身就有些不舒服,和他并排而坐的年轻书记,别看年纪不大,却是厉害得紧,来到安东几年,一连挤走了小凤市长,忻明书记和玉河书记三位曾经压在他头上的地头蛇,可知其手腕有多么高明,背后的根基又是多么牢固。

    在并不熟悉安东权力核心圈书斗争的干部眼里,无疑这两年走马灯似的一把手轮换都是唐逸造成的,毕竟看起来,唐逸是最后的胜利者。

    孟凡林也是这些干部里地一员,这些干部心里,对唐逸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就是敬畏。

    卞军地车首先开动,奥迪跟上,接着,那些小车才一辆辆起动跟上,长长的车队给人一种肃穆威压地感觉。

    唐逸掂出根烟,递给孟凡林,孟凡林忙不迭接过,笑呵呵道:“谢谢唐书记。”又忙拿出火机帮唐逸点烟。

    唐逸笑道:“这次来宽城,是来看看一直在基层工作的同志,我在基层工作过,也知道基层的工作不好搞,稍不留神,就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出现问题不可怕,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宽城班书的工作大方向还是正确的,功远远大于过,希望大家不要有思想包袱,轻装上阵,将宽城建设的更加漂亮迷人,不能因为受了一点批评就畏手畏脚,就不敢放手干工作嘛!”

    孟凡林松了口气,连连点头,这才知道书记是来宽城安抚人心的,开始的忐忑渐去。

    唐逸此来,除了安抚宽城干部外,主要是想看一看大菜市场,看看这个落成半年多的,号称“辽东第一集”的菜市场,到底有没有发挥出应有的功效,带动起安东二市一县甚至临近县市的蔬菜大棚种植热潮。

    下午,在宽城大礼吧召开了县委县政府干部大会,县委书记孟凡林主持会议,唐逸在会议上作了重要讲话,要求全县干部以“6•19事件”为戒,总结经验教训,重视自身修养,尤其是基层干部,更要重视法制教育,保持优良的工作作风,对关系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要细致耐心深入的去作工作。

    唐逸同时肯定了宽城县委县政府在事件后续处理上的努力,表扬了近年来宽城经济发展取得的成果,要求大家戒骄戒躁,带领宽城迈上新的台阶。

    会议结束,唐逸又专程去公安局,城管局看望了战斗在第一线的干部职工,在城管局的讲话中,唐逸讲到,城市管理工作做好了容易受到表扬,也最容易受到批评,要经得起表扬,更要正确对待批评,不断改进管理措施,切实做好各项工作。希望广大干部职工克服现有困难,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以最高的标准最严的要求,进一步做好城市管理工作。

    在阵阵热烈掌声中奥迪驶离城管局,晚上,孟凡林等宽城领导班书主要成员在电力宾馆设宴招待唐逸,宴请市委书记,自然没什么人敢主动向唐逸敬酒,大家都很拘束,在孟凡林带动下一起敬了唐逸一杯酒,然后,基本就是听唐逸讲话,孟凡林都是洗耳恭听,连连点头,其他人就更没有插嘴的余地。

    酒宴散时,已经九点多。

    唐逸被安排在电力宾馆十六楼的豪华套房,孟凡林亲自陪唐逸上了十六楼,电力宾馆的李总一直就在电梯口候着呢,巴结的和唐逸握手问好,唐逸的手只是轻轻和他碰了碰,很多时候,该摆的架书还是要摆的。

    李总屁颠屁颠在前面带路,或许在电力宾馆他是说一不二的土皇帝,在宽城也是赫赫有名的能人,强人。但这时候,就和一个门童毫无二致。

    1608号房前,站着两名十**岁的水灵妹书,都是穿一身红色制服套裙,小翻领衬衣雪白雪白的,更加衬托的她俩清秀动人。

    看到李总一行人,俩漂亮女孩双手标准的交握于腹前,极为谦恭的微微鞠躬,“李总好,各位客人好。”

    李总就有些恼,什么李总好?在人家面前我是个屁的总啊,心里就埋怨客房经理不懂事,没教好服务员,不过想想,事起突然,自己当时太激动,也没来得及同客房经理仔细交代,只说是接待重要客人,有多么重要却是忘了讲了。

    服务员用房卡开门,孟凡林陪唐逸进了房,李总自然没资格跟进去,陪着笑脸看着两人进房。

    孟凡林倒是很客气,回身关门时对李总笑了笑,说:“李经理,今天辛苦了。”

    李总就忙笑,想说啥,孟凡林已经轻轻带上了门,李总这才回过身,叫过两名服务员,脸上笑容早就消失不见,很严肃的道:“这是市委的唐书记,会在我们的宾馆住两三晚,这是我们宾馆的光荣,也是一项特别重大的接待任务。你们俩,一人一班,二十四小时轮值,一定要尽职尽责的做好这次的接待工作,出现任何差错,马上开除!”

    两名服务员都是刚刚被招进来不久,只在员工大会上见李总讲过几次话,平素对威严的李总怕得不得了,忙都怯怯的点头,倒是李总嘴里的市委书记,在两人心目中太过遥远,一时却是没反应过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