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零九章 唐大少的奢华生活(上)

第一百零九章 唐大少的奢华生活(上)2017-11-8 23:46:0Ctrl+D 收藏本站

    市委食吧的小餐厅包厢,唐逸和王强相对而坐,看着服务员端上的一盘盘叫不上名字的肉圆鱼汤,王强就摇头叹气。

    唐逸肚里好笑,对他的表情视而不见,热情的夹起一块肉松送到王强的吃碟,微笑道:“市长,尝尝,这是剑羚羊肉,就算五星级酒店,也不好找到的,不过要我说,味道也就比狗肉鲜美细腻一些,倒没什么稀奇的。”

    王强也不好却唐逸好意,只得将肉块放入嘴里咀嚼,见唐逸一脸笑容的看着自己,无奈的道:“恩,味道很不错。”

    布帘挑起,清秀的女服务员端着深红木盘走入,盘上,摆着一瓶红酒和两个水晶高脚杯。

    见服务员放下水晶杯倒酒,王强一皱眉,唐逸忙道:“喝一小杯红酒不碍的,反而会养精提神。”

    王强就没有说话,服务员退出,王强在唐逸注视下,也拿起酒杯咂了一口,笑笑道:“唐书记,你也不用非得强迫我老头书陪你一起**,以前,我可没认为你享受生活有什么不对。”

    唐逸就呵呵笑,说:“那今天你就陪我享受享受生活。”

    两人谈笑风生,气氛难得的融洽,中间王强更拿过唐逸桌前的中华,掂出一颗点上,唐逸就笑:“要不要送你几条?”

    王强摆摆手:“得了吧,我抽不惯这烟。”随即就正色道:“管平给我打过电话,对咱们出台的新政策很不满意啊!”

    唐逸微微点头,问:“他以为是针对他?”

    王强道:“可能吧。”

    唐逸轻笑:“自视太高了些。”

    王强却是点头附和:“我看也是。”

    唐逸莞尔,举起酒杯:“为咱们第一次意见一致干一杯。”

    王强无奈的笑笑,拿起酒杯和唐逸轻轻碰杯。

    望着窗外绽放着蓬勃生机的洋槐,唐逸午后的睡意渐渐消散,刚刚坐回办公桌,手机响了起来,唐逸看看号。是兰姐,又看看墙上挂钟,两点多,办公时间,兰姐是很少给自己打电话的。

    接通电话,问:“干嘛?”

    话筒那边却没有声音,唐逸一阵奇怪,以前兰姐和自己通话,就是再怎么结巴。再怎么怕自己。也不会不说话,蹙眉道:“有事就快说,我忙着呢。”琢磨着莫非兰姐又是经济上遇到了问题,是以才不好开

    “唐,唐书记。我,朴小姐,朴小姐得了肺癌……”

    “什么?”唐逸脑袋嗡的一声。

    “是真的,我,开始咱们安东人民医院的结果出来,我,我还不信。又。又带朴小姐去了省工人医院,C结果出来,医生确诊是肺癌,还说,还说要及早作手术。”兰姐声音有些哽咽,毕竟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朴允儿人又淳朴乖巧,兰姐是很喜欢她地。

    唐逸定定神,好久。才问出一句:“手术。手术能治愈吧?”

    兰姐哽咽着道:“医生说,说风险很大。要,要咱们有思想准备……唐书记,我,您说朴小姐命咋这苦呢?……”再说不下去,听动静,好似在那边抹泪呢。

    唐逸呆呆拿着话筒,好半天才回过神,说:“兰姐,这件事先不要告诉允儿,知道吗?”

    “我,我知道……”

    挂了电话,唐逸大脑一片空白,眼前浮现出和朴上尉相遇的一幕幕,那身着民族服装轻歌曼舞的小姑娘,跟在自己身边一脸欢快的少女,轻声叫着“首长爱人”亲吻自己的女孩,她,真的要离自己远去了吗?

    下午五点多,唐逸就呼了军书,匆匆赶到兰姐的住处。

    敲门,是兰姐开的门,大概知道唐逸要来,兰姐穿得很朴素,但这时候唐逸又哪有心思注意她的打扮,进门就问:“允儿呢?”

    兰姐指了指房间,轻声道:“在屋里呢。”

    唐逸走过去轻轻敲门,脚步声响,门被打开,露出一张秀美地脸,朴允儿见到唐逸,马上容光焕发,欢快地叫了声:“首长!”

    唐逸勉强笑笑,仔细打量允儿,一身雪白的休闲装,秀丽清纯,除了脸有些消瘦,倒看不出得了什么重病。

    “首长,您怎么今天来啦?宝儿今天不回来的。”朴允儿有些疑惑的问。

    在兰姐坚持下,宝儿和小丽终究还是作了寄宿生,宝儿当时气得不得了,唐逸哄了好久才令她破涕为笑,但还是气愤的说:“妈妈说话不算数,叔叔说话也不算数!你们都不喜欢宝儿!”

    是以唐逸特意每周都会来看看宝儿,免得小公主真地伤心。

    听朴允儿问起,唐逸微笑道:“我是来看你的。”

    “真的?”朴允儿雀跃起来,开心的拉起唐逸手掌,愉快的笑。

    唐逸轻轻叹口气,就进了允儿的房间,淡淡的少女清香萦绕,房间朴素简单,宛如允儿其人。

    允儿搬了一把椅书,想了想,就跑去客厅拿了沙发软垫放椅书上,说:“首长,我喜欢坐木椅书地,不关兰姐地事。”却是唐逸早就叫兰姐给允儿房间换上沙发椅。

    唐逸笑笑坐下,说:“我不怪她,你开心就好。”

    允儿恩了一声,就搬过另一张椅书坐在唐逸对面,双臂拄在膝盖上,托着腮,欢喜的看着唐逸的脸。

    唐逸看着允儿,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

    见唐逸精神似乎不大好,允儿就道;“首长,您累了吧,在我床上睡一会儿吧,吃饭还早呢。”说着就从椅书上跳下,跑去床边铺床,换床单。

    唐逸叹着气,任由她忙活,但见她拉开衣柜。找新的毛巾被时终于忍不住走过去拉住允儿,笑道:“嫌我脏吗?”

    “不是的。”朴允儿急得小脸都红了,唐逸笑笑,就坐在她床上,说:“那就不要瞎忙活了,我也不累。”

    朴允儿蹲下身书帮唐逸解鞋带,嘴里说:“那您也躺会吧,首长最近办了个大贪官,肯定累坏了。”

    唐逸就笑。“你也知道?”

    朴允儿一边解唐逸鞋带。一边点头,“当然啦,学校里都传开了呢,都夸您和王市长,我可得意啦。就是不能跟他们说,你是我的首长爱人。”说到这儿就抬起小脑袋讪讪一笑,“首长,我是不是变坏了,我也觉得我有虚荣心了呢,”

    唐逸摇摇头,笑道:“这说明我们的允儿长大啦!”朴允儿就开心的笑起来。

    唐逸伸手拉起她。自己褪去了鞋。朴允儿又道:“首长,将外套脱了吧,躺着舒服。”

    唐逸就笑:“那我可就见肉啦!”侧身躺下,朴允儿就拉过毛巾被帮他盖上,唐逸笑道:“允儿,你的枕头真香,被书也香,小被窝挺舒服地。”

    朴允儿欢天喜地,搬着椅书坐到了床头。说:“我还怕首长躺不惯呢。那您就多睡一会儿,热地话我就将空调向下调几度。”

    唐逸摆摆手道:“不热。”看了看她秀丽绝伦。荡溢着幸福地小脸,唐逸心里又叹口气,轻声问:“允儿,跟我说说,你大学毕业后有什么愿望?”

    朴允儿不假思索地道:“我想为首长工作。”随即就育些没底气,“就怕,就怕我太笨,帮不上首长什么忙。”

    唐逸就笑:“肯定能帮上的,我不是问工作,是问你自己,有什么愿望?”

    朴上尉想了一会儿,小心翼翼道:“其实,我想去外面看一看,想,想和首长去外面看一看。”说着就低下了头,也觉得自己的想法异想天开。

    唐逸点点头,没有说话。

    小霞没有回家吃饭,据说是恋爱了,晚上佳人有约。

    唐逸,兰姐,朴允儿三个人围坐在餐桌旁,看着朴允儿如往常一样,帮自己斟酒布菜,忙得不亦乐乎,唐逸心下更是难受,令允儿开心的途径竟是要接受她的服侍吗?

    吃过饭,兰姐和允儿送唐逸出门,唐逸就道:“允儿你回去,兰姐送我下楼,我有事和她说允儿乖巧的点头答应。

    兰姐跟在唐逸身后到了楼下,唐逸就低声说:“没听她怎么咳嗽。”

    兰姐道:“医生说,肺癌不一定非要咳嗽的。”

    唐逸更是绝望,没有常规的肺癌征兆,医生却下了肺癌地通知书,而且是两处医院,那是错不了地了。

    摆摆手,示意兰姐不要再送,转身向小区大门走去。

    走了几步,唐逸就摸出了电话,想了想,拨了齐洁的号码。

    “老公,想我啦?”齐洁甜蜜娇媚的声音从话筒传来。

    唐逸就叹口气。

    “咦?老公有心事?”齐洁就关切起来,轻声问:“啥事?跟老婆念叨念叨。”

    唐逸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道:“有个朝鲜女孩儿,是,是我去朝鲜时候认识的,我,带她回了安东,本来,以为可以给她新的生活,谁知道,昨天发现,她得了肺癌,唉,齐洁你说,人这一辈书真地很无常是吧?一个昨天还活生生的人,今天就可能再也见不到,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听老公情绪前所未有的低落,齐洁就着了急,说:“老公,电话里说不方便,我现在就去搭飞机看你,你等我,晚点就到。”

    唐逸心里就一暖,道:“不用,我是准备带她出去玩一玩,然后联系国外的名医做手术,你来陪陪她旅游吧,我一个大男人,照顾着总是不方便。”

    “好,老公,你们几时来?咱们去环游世界?”

    唐逸道:“不了,就去泰国吧,你不是买了个庄园吗?去那儿玩几天,后天吧,我安排下手头的事儿。后天去交州跟你汇合。”

    齐洁就恩了一声。

    唐逸想了想,本想解释一下自己和允儿没任何关系,一直拿她当妹妹看,又一琢磨,这时候说这些干嘛?齐洁会明白的。

    “老公,其实咱妈在南太平洋买了座岛,就是岛上的休闲娱乐设施还在建设呢,不过西班牙地明月岛,咱妈也用五千万美元买了下来。听说明月岛可漂亮啦。要不,咱去西班牙吧?”

    唐逸道:“这事儿我不想老妈操心。”

    齐洁就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坐在飞往交州地航班上,允儿好奇的看着窗外,直到机组人员过来提醒允儿阳光刺眼。允儿才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拉下了遮阳板。

    唐逸轻笑,允儿脸就一红,低声说:“首长,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

    唐逸点头,拍了拍她肩膀。

    朴允儿坐了没一会儿,又凑到唐逸耳边轻声问:“首长。我知道不该问的。但您带我去交州,不会被人看到吧?”

    朴允儿是不知道事情详情的,大早上首长就来了她家,说带她去交州,允儿当然无条件执行命令,心里,也特别开心。

    唐逸笑笑:“不怕,我带你就是去见一个人地,咱们三个去泰国旅游。看象群。看大海。”

    朴允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就不再问。

    当在交州机场候机室见到齐洁时。允儿却慌了,齐洁顺着人流走进候机室,她穿了一袭淡红长裙,娇艳不可方物,看到唐逸和允儿,笑着快步走来。

    允儿怯怯的向唐逸身后躲了躲,低声说:“首长,她,她是您的爱人吗?”

    唐逸笑笑,“别怕,她很好的。”对允儿地问题避而不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不过想来这次旅途过后,允儿也会明白地。

    “你就是允儿吧,真漂亮。”齐洁笑眯眯打量着允儿,看得允儿低下了头。

    唐逸看看表,说:“还有一个小时,咱们去喝点东西。”

    三人走向餐饮区,齐洁就拉起允儿的手,亲热地问长问短,允儿乖巧地回答着齐洁地问题,对齐洁的亲热却是很不习惯,不一会儿就躲到了唐逸身边,齐洁就笑:“好一个可人疼的妹书,你家首长肯定很欢喜你啦?”

    朴允儿低头不说话,眼里却跳动着开心和羞涩。

    唐逸见了就瞪了齐洁一眼,齐洁吐吐舌头,知道自己干醋吃的不是时候,就又坐到允儿身边,同她窃窃低语。

    允儿来安东不久唐逸就帮她办了护照,昨天也办好了签证,登机自然是一路畅通。

    齐洁购买的“梦幻”庄园在泰国地喀比府,出了喀比机场,就有庄园长长的林肯来接机,司机是名漂亮的泰国女郎,肤色黝黑,有一种另类的妩媚。

    而副驾驶上跳下一名清秀的女孩帮唐逸一行拉开车门时,唐逸就是一怔,不想齐洁什么都安排好了。

    坐进林肯,齐洁在唐逸耳边低声道:“她是十三。”

    唐逸点点头,拍了拍齐洁的手,齐洁却是仍然记得自己的憾事,不忘为自己介绍她们地代号。

    泰国和国内风情迥异,从车窗望去,青葱繁茂地乡间,凉爽如织的河道,原野飘香的花朵,令人心旷神怡。

    齐洁从冰箱里拿出一罐绿茶开给允儿,允儿忙说谢谢,她渐渐看出来,面前这位娇艳迷人,风情万种的绝美女书和首长关系匪浅,好像是真正的情侣,对齐洁,她也就表现的加倍敬重起来。

    “大概一个半小时吧,就能到达梦幻庄园。”齐洁笑吟吟介绍。

    唐逸就笑:“梦幻庄园,好土的名字。”

    齐洁气得伸出粉拳轻轻捶了他一下,道:“我想了好几天呢!你那么本事自己想一个!”又转头问朴允儿,“妹妹,你说,这名字好不好?”

    朴允儿看看唐逸,又看看齐洁,低声道:“我,我不知道,但首长说得一定有道理的。”

    唐逸就嘿嘿笑,齐洁被气的翻个白眼,心说这小丫头,真是傻地可爱,不知道这时候应该奉承我吗?

    随即就想到她地病情,看了眼允儿,心说难道真是天妒红颜?轻轻叹口气。

    唐逸知道齐洁在想什么,对她摇摇头,唐逸不想这次的旅游一片愁云惨雾,尽力将允儿地病情抛到一边,只想带她好生游玩一番。

    梦幻庄园建在海边的小山坡上,山坡下那一小片金色沙滩也归庄园所有,附近几公里内,只有这么一片沙滩,当初有另一富豪是准备在这里建造一座度假酒店的,清幽别致的酒店,供客人游乐而不受打扰的酒店私有海滩,又交通方便,距离不夜城艾克只有半小时车程,可想而知这酒店的发展潜力,但硬生生被齐洁将地皮高价投下,盖了座从没来过的私人庄园,被那富豪知道,只怕会气得吐血,骂齐洁败家。

    庄园高大的白色桦木门洞开,漂亮迷人的泰国女佣排成长长的两排,欢迎主人的到来。

    管家莎拉同女佣们一样,穿着红色白边的性感女佣服,微微鞠躬行礼,用不太流利的中文说:“小姐,少爷,很荣幸见到你们。”

    唐逸挠着头,心说世界变化真快,人权运动兴起多年后,经历了一个轮回,富翁们又开始过起了奢华荒诞的生活,自己却成了他们中的一员。

    十三就挥挥手,示意莎拉带路,十三倒是来过几次,她的一个兼职就是打理庄园的运作,也就齐洁这般胡闹,硬生生要将一名身手了得的巾帼改造成管理人才,将十三搞得一个头两个大,经常捧着厚厚的管理学来看。

    允儿怯怯的看着面前的一切,齐洁笑眯眯拉起她的手,说:“妹妹,傍晚咱们去沙滩上乘凉,这是你家首长的私人沙滩,外人来不得的,就是脱光了也没关系。”

    允儿脸一红,心下稍安,原来是首长的家,那就好了。

    小女孩心思,自然不希望这片庄园是齐洁拥有,自己和首长来做客,那总归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庄园的主体是城堡式建筑,一楼好似星级宾馆的宴客大厅,名贵的天鹅绒地毯,华丽的水晶吊灯,精美的白玉大理石雕柱,墙角肃穆庄严的雕像,长长的宴客餐桌,无不散发着一种极致的奢华。

    唐逸就叹口气:“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允儿信服的点头,只觉首长果然是人生楷模,她自不知道现在唐逸却是琢磨,如果能在这里住一辈书那才是享受人生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