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一十二章 政治风云

第一百一十二章 政治风云2017-11-8 23:46:3Ctrl+D 收藏本站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底,朝鲜人民共和国新义州经济特区正式成立,华裔商人杜鹃被委任为新义州经济特区第一任行政长官,在平壤召开的记者发布会上,杜鹃畅谈了她对新义州经济特区的一系列构想,同时就新义州的经济体制政治体制等备受外界关注的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新义州经济特区将会走共和国的深圳模式,但政治体制更为宽松,经济体制更为自由,在中央政府的领导下,建立一套经济特区独有的司法行政制度,摸索出一条更适合朝鲜人民共和国的改革开放之路。

    商业界分析人士说,新义州特区将从其政经制度和比邻共和国中受益。吸引共和国投资者似乎已成为新经济政策的主要目标。

    接壤新义州的安东一瞬间成了国际投资者注目的焦点,尤其是在新义州经济特区按照预想的轨道,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一系列变革后,世界媒体都在显著位置报道了朝鲜的这一巨大变化,每一家媒体都在热评朝鲜的变革,虽然毁誉参半,但所有媒体无一例外的认为,这次,朝鲜是来真的了。

    来安东的国内国外投资者突然以倍数增长,对新义州那片完全陌生的处女地,大多投资者暂时处以观望态度,而投资安东无疑是一块极佳的跳板,可以近距离的对新义州的投资环境做一个全面理智的分析。

    第一个进入新义州地产市场的企业是华逸集团,而且很快就拿下新义州一项近亿美元的大项目,接着,鼎百泰集团也正式在新义州设立分公司。

    国内的企业,小心翼翼的踏出了拓荒淘金地第一步,大多数国际投资者却是将目光投注在了安东。毕竟,对于朝鲜,西方企业大多没有什么信心。

    截止一九九八年五月一日,新义州吸纳外资超过五十亿人民币,而安东却是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得到了近百亿的投资。

    唐逸可谓人逢喜事精神爽。安东建设蒸蒸日上,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而在去年底的党代会和今年初的人大会上,唐系收获不小,本届政治局委员比之上届多出了两个名额,而唐系或者靠拢唐系地政治局委员多出一人,中央委员的份额也略有突破。当然,在最上层建筑来说,每个巨头都有自己的想法,不会如同市县一般***泾渭分明,在一个个威望卓著的伟人辞世后,如何实现派系的意志统一也是一门高深的艺术。

    允儿的病被确诊为肺炎。在解放军总院治疗了一个月以后,早已经痊愈出院,本来唐逸准备帮允儿办一年休学好好将养身体地,但后来琢磨允儿不上学的话怕是太过无聊,就只是帮她请了病假。一九九八年四月二十日至二十五日全国粮食流通体制改革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强调,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的基本原则是“四分开一完善”。即实行政企分开储备与经营分开中央与地方责任分开新老财务账目分开,完善粮食价格机制。四月二十八日,国务院发出《关于进一步深化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的决定》。

    在安东市委市政府贯彻落实国务院文件精神之时,唐逸却是接到了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组部部长包衡的电话,包衡的成功上位是唐系去年党代会地最大收获,也可以看做这次党代会唐系扩大影响的一个缩影。

    “小逸,忙不忙?”包衡笑呵呵的问。

    比之在省里时,却是亲切了许多,唐逸能理解,那时候自己是他的直属下级,自己也处于被他考察阶段。很多事自然要公事公办。

    而现在他身居高位。深受老太爷知遇之恩的他,看自己已经是从长辈的角度。态度也就同以前有了极大地转变。

    “不忙不忙,包叔叔,您现在才是大忙人吧?”唐逸愉快的笑着,过年去包衡家拜年时唐逸已经觉察出他对自己态度的转变,当时两人一盘围棋可是下得惊天地泣鬼神,最后唐逸惜败,至于让没让他,只有唐逸自己心里清楚。

    “是这样,五一这几天,我那小老幺和他爱人去你们安东旅游结婚,我还真有些不放

    唐逸微愕,随即就笑:“您这也太抠门了吧?一辈子的大事,就叫我弟弟来安东转转?不怕我弟妹闹革命啊?”

    包衡笑了笑,没有吱声。

    唐逸又道:“儿行千里母担忧,包叔叔亦不能免俗啊,您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包衡却是很认真地道:“不要耽误工作,找朋友带他俩玩玩就是。”

    唐逸道:“放心吧,我知道怎么作。”

    包衡微笑道:“你办事,我老头子能不放心吗?得啦,你忙你的,我这又有事儿。”

    唐逸恩了一声,挂了电话。

    包衡有三个儿子,小儿子二十五岁,唐逸见过几面,很老实的一个年青人,包衡家教甚严,又是从基层一步步走上来的,三个儿子完全没有纨绔习气,都是踏踏实实的人,对这点,唐逸也很佩服包衡治家有术。

    想起包衡的三个儿子,唐逸又想起了刘飞,刘飞去北京发展,却是小半年没见了。

    刘书记当选政协常委,刘飞也随之离开了春城,天堂娱乐城仍然矗立不动。

    张省长没能顺利接班,原财政部部长陶矶调任辽东省省委书记,而这位二叔的老对手本来却是竞争副总理宝座的热门人选,所以说政治风云真是变幻莫测,本来被外界看好的大热新贵却是与核心领导层渐行渐远,想来这时候最高兴地就是二叔吧,虽然二叔是二把手,但岭南地位何其重要?一把手惯例为政治局委员,而现在地岭南一把手年老体衰,估计这一两年间就会退下去,只要二叔能顺利接班,就有希望增选政治局委员,就算不能增选,二叔也有年龄优势,毕竟他才四十六岁,其实如果不是因为此次岭南一把的位子斗争太过激烈,本来党代会时岭南省委书记就该退下去地,新省委书记难产,只有暂时由老书记继续掌印。

    这一两年间,想必最牵动高层神经的就是岭南省委书记的更替吧?

    想到这儿唐逸却是轻轻叹口气,也不知道二叔能不能争上这个位子,琢磨了一下,就拨通了二叔的电话。

    “小逸,有事吧?”二叔的秉性越发沉稳,在岭南省长位子上的磨砺,使之隐隐有了那最顶峰人物的风采,当然,这种风采陶矶早就具备,却终究不能更进一步。

    唐逸笑笑,“没啥事,就是想问问您,抗洪工作的进展。”

    唐万东轻笑了一声,“你呀,还是管理好你的安东吧,别四处瞎操心。”

    唐逸就育些无奈,现在,越来越猜不透二叔的想法了,很多事,他都在按照自己的准则处理,却是再不像以前,话风里总能听到一些端倪。

    “听说,包部长家的小三结婚会去安东,帮我备份礼物。”唐万东轻声道。

    唐逸恩了一声,说:“二叔没别的事的话我挂了!”却是有些赌气的情绪,或许是因为在二叔面前,感觉自己又有些像孩子吧。

    唐万东就笑了,“你呀,要向副部努力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好吧,二叔这两年重点工作就是防洪,满意了么?”

    唐逸笑笑,说:“满意,非常之满意。”笑着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刚刚批阅几份文件,手机又响了起来,看看号码,却是老妈,唐逸急忙接起。

    以老妈为首的金融大鳄们前两次战役大获全胜,第一次战役是去年下半年以泰铢为突破口,对泰国,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等国货币的大规模攻击。

    第二次战役是今年上半年以印尼盾为突破口,对新元,日元,泰铢等货币的攻击。

    两大战役金融炒家赚的钵满盆圆,老妈天文数字的财富更是得到长足的发展,加之这两年操作各种科技股的收入,老妈现在的资产只怕比富豪榜榜首之财富多出一倍有余。

    唐逸却是知道,国际炒家第次战役会在香港和俄罗斯以惨败收场,也早提醒过老妈,却是怕老妈被胜利冲昏头脑,不管不顾的跟着大鳄们去撞墙。

    “妈,是关于东南亚那边金融的事儿?”唐逸有些关切的问。

    萧金华就咯咯笑,“咋了?怕老妈把你的钱赔光?”随即就道:“放心吧,我收手不玩了,找你是想告诉你,老妈准备弄家石油公司玩玩,咋样?”

    唐逸道:“那当然好,去非洲?”

    “恩,乌旺达。”

    乌旺达?唐逸就笑了:“妈,祝你成功!”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