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一十三章 新婚燕尔

第一百一十三章 新婚燕尔2017-11-8 23:46:4Ctrl+D 收藏本站

    五一上午,唐逸亲自驾车去机场接的包怀志小两口,唐逸现在倒是用习惯了那辆富康,反而是世爵跑车被束之高阁。8.com

    机场接机大厅,很快唐逸就见到了人流中走来的包怀志。

    天很热,包怀志却是穿得西装革履,红色领带打得规规矩矩,就好像他的人,一丝不苟,勤勉而实诚。

    爱人卢明明却是穿着红色小吊带裙,显得靓丽多姿。

    卢明明是包怀志的大学校友,去年刚刚毕业,而包怀志已经参加工作两年,现在是北京某大型国企的部门小主管,俗称的股级干部。

    包怀志是个乐天知命的人,而卢明明就不同了,她毕业进了劳动局,却是极为不满意自己的工作单位,尤其是包衡升任中组部部长,成为唐系的巨头之一后,卢明明更是觉得有这么个公公,自己却不能进部委发展而大为光火,对卢怀志的工作单位更是不满,为了这些事儿她经常跟包怀志闹别扭。

    但不管她咋闹,包怀志都不生气,他是极为宠爱卢明明的,但他为人木讷,卢明明发脾气,他也不知道怎么去哄,卢明明却是就喜欢他这一点,觉得他稳重老实,不会结了婚去花天酒地,当然,卢明明会倒追包怀志,也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包怀志的背景。

    见到唐逸包怀志有些诧异,本以为唐逸会找人拿着牌来接自己和明明呢,毕竟听父亲的意思也是不要唐逸招待的。

    唐逸却是亲热的拥抱包怀志,笑道:“好小子,结婚也不提前说声,不是包叔叔告诉我,我可不知道呢。”

    包怀志呵呵笑:“唐哥,你咋亲自来了,耽误你工作。回去老爷子会骂我的。”

    唐逸摆摆手:“不耽误不耽误。”

    唐逸是第一次见到卢明明,包怀志介绍后唐逸就同卢明明握手寒暄,笑道:“弟妹和怀志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恭喜你们喜结良缘!”

    包怀志笑道:“唐哥,叫她明明吧,亲切。”

    又对卢明明道:“明明。这是唐哥,安东的市委书记。”

    卢明明就吃了一惊,这才重新审视起唐逸,开始还以为来接机的是公公在辽东的故旧呢,却不想这人看起来年纪轻轻,却已经是地级市地一把手。

    唐逸笑呵呵引路,领两人出机场大厅。卢明明就拉了拉包怀志衣角,悄声问:“他谁啊?”

    包怀志低声道:“唐老太爷的长孙,真正的这个。”比了个手势,却是卢明明常常取笑他是伪太子党地手势。

    卢明明自然不知道上层的构造,更不知道公公是唐系的人,但她最喜欢打听高层地事儿,包怀志又知道多少?要说春城的事儿他知道的多,京城里,只这几年才识得了唐逸和其他一些权贵子女。讲述时未免就侧重唐老太爷,话里话外倒好像唐老太爷在京城一手遮天似的。

    卢明明听说是唐家的太子,这才恍然,怪不得年纪轻轻就作上了市委书记。

    在机场大厅外。小两口坐上富康,唐逸载着他俩一路风驰电掣,直奔汉城大酒店。

    唐逸帮他俩订的是总统套房,在服务小姐毕恭毕敬引导下进了房间,卢明明却是看得眼花缭乱,完全被其装饰之豪华气派惊倒。

    汉城大酒店的总统套房设有四个卧室两个客厅一个饭厅私人会议室一间配有音响和视频设备地小型影院一间书房一个健身房以及一间宽大豪华的浴室。

    浴室内有一豪华的按摩型浴缸罗马式桑拿浴室,房中间有一张超大的按摩床,墙上嵌入LCD显示屏,供客人在紧张之余充分放松。浴室加上镀金装饰。更显得瑰丽。

    主卧室里有一张法式风格的大床,宽敞气派。而其余三个小卧室也典雅别致。整个装修古色古香,令人叹为观止。

    服务小姐毕恭毕敬退出后,唐逸就笑道:“旅途劳顿,你们先洗个澡,休息一下,我去下面安排安排咱们的午饭。”

    包怀志犹豫了一下道:“唐哥,这不好吧,太奢侈了。”

    唐逸笑着摆摆手,“在我的地头就听我的,就这么着,我安排好就给你们打电话。8.com”说着就转身出屋。

    包怀志叹口气,娇妻却是雀跃的欢呼一声,跑向了浴室,进去不久就探出头,笑孜孜对包怀志招手,“来呀。”

    包怀志被娇妻脸上地妩媚羞涩勾得一呆,就傻傻的走了过去……

    两个多小时后,唐逸给包怀志打了电话,小两口在服务小姐引导下来到了明月轩贵宾房。

    唐逸要得菜不多,却是明月轩唐代宫廷菜的精华所在,什么“孔雀开屏”,“花开并蒂”,“双龙戏珠”等等,各个造型巧妙,寓意别致,看得卢明明又是一呆。

    包怀志道:“唐哥,太破费了。”

    唐逸就笑:“你呀,别听包叔叔的,大婚地日子,搁过去你的身份就应该吃龙肝凤髓,奢侈点,无妨的。”

    又道:“吃了这顿饭,下午我就不作电灯泡了,你们俩玩得开心点,酒店有专门的车和司机送你们去各个景点玩儿,还有,刚刚你们隔壁住进了两个年轻人,是我挑选的武警,都有一身开碑碎石的硬功夫,负责保护你们,放心,他们单独有车,也不会打扰到你俩,你们该怎么玩就怎么玩,就当他俩透明就成。”

    见包怀志想说话,唐逸就笑:“真的出问题我可没办法向包叔叔交代,就算包叔叔亲自来我也这说法儿!”

    包怀志就无奈的点点头,卢明明却是激动莫名,第一次体验到权势带给她的震撼。

    看着满桌精美菜肴,身边穿花蝴蝶般地服务小姐服侍,听着唐书记地说话,卢明明这才觉得嫁给怀志果然没嫁错人,是。他不喜欢争什么,公公也管教的严,但有些身份是怎么也不会改变地。到了下面,自己和怀志可不就像过去的王子王妃出游?那些富商巨贾,就算再怎么有钱。却也没有这般威风。

    说着话服务员已经斟上宫廷米酒,唐逸就举起杯,说:“这杯酒祝贤伉俪百年好合,永结同

    包怀志和卢明明忙举杯喝了,米酒微甜,清凉可口。

    唐逸就笑:“这酒不上头,别地酒我三杯保证醉倒。”

    对着那造型精美的菜肴。卢明明筷子却是不忍心夹下去,包怀志却没什么感觉,细心的帮卢明明夹了几块“孔雀开屏”上地红萝卜,笑着道:“明明,你不是最喜欢吃红萝卜吗?尝尝,这萝卜花雕得好,味道也不错。”

    卢明明就有些讪讪,平时自己总觉得男朋友没用,在自己朋友面前也没怎么替自己争过脸。但现在看,爱人又什么场面没见过呢?只是他生性敦厚,在自己朋友面前不喜欢卖弄而已。

    唐逸夹了菜放进吃碟,就道:“也不知道你们喜欢什么口味。今天这顿就凑合吧,接下来几天你们想吃啥就吃啥,这里各类西餐,各地口味的中餐,日本菜和韩国料理都有专门的餐厅,你们只管带着房卡去吃,都记在房费里一并结账。”

    包怀志就道:“唐哥,那我得回北京再给你钱,身上带地钱怕不够。”说得极为自然。却是丝毫不觉得难为情。这份坦荡更是令卢明明柔情大动,只有到了一定的身份地位。一定的境界,才会浑不将这些身外事当作衡量面子的标准。

    唐逸就笑:“见外了不是?你就好好琢磨琢磨等我回北京的时候怎么招待我就是。”

    包怀志犹豫了一下,就点了点头。

    唐逸就又同包怀志聊起了工作,包怀志虽然面对的是正厅级干部,谈起自己的工作却也蛮有成就感,笑呵呵道:“恩,马上就能升副科,我们主任对我蛮好地。”

    喝了两小杯米酒,卢明明渐渐放得开了,虽说爱人的不卑不亢很令她欣赏,但还是忍不住发了句牢骚,“唐哥,你说就他那单位,升到处级也不过是车间主任,部门经理,有啥可得意的?”

    唐逸就笑:“弟妹,这你可就错了,国企嘛,表现得好调级快,又不惹人注意,在政府部门,就算部委吧,升职最快,熬到正处要多少时间?其速度也是很难比国企的,咱们最年轻的副部,厅级,处级干部,大多都是诞生在中石油等这些重量级国企,就是为此了,怀志在国企锻炼几年,再到地方任职,那时候可就天高海阔,任他翱翔啊!”

    卢明明啊了一声,看了眼包怀志,心说原来如此,你却不对我说。

    包怀志却是道:“唐哥,现在最年轻处级,厅级干部都是你的记录吧?我看这最年轻部级也**不离十了。”

    唐逸笑道:“谁知道呢?地方上应该差不多吧?至于最年轻部级?那就得拜托你回家在包叔叔面前帮我美言几句,不然还真悬。”

    包怀志就呵呵笑,说:“你还用我说好话?老头子可没少夸你。”

    卢明明举起酒杯,对唐逸道:“唐哥,我祝您再接再厉,成为最年轻的部级干部!”

    唐逸忙举杯和她轻碰,一口气干了,就对包怀志道:“怀志,弟妹的外场可比你强,好好栽培栽培怕是比你进步快呢。”又问:“弟妹是在劳动局?”

    包怀志点点头,卢明明脸色就一黯,唐逸注意到了,略一琢磨,说道:“劳动局好是好,就怕弟妹大材小用。”

    卢明明眼睛就是一亮,因为爱人的工作,包怀志其实也被吵得头疼,但去市行政局是父亲地主意,虽然也有人主动关心过卢明明的工作,但都被他回绝了,那时候他又没同卢明明结婚,外人自也不会太过殷勤。

    唐逸又道:“这样吧,这事儿交给我。弟妹是想进部委呢?还是准备去政府机关锻炼一下?”

    卢明明这点分数还是有的,看了看包怀志,没有开声。

    包怀志摇摇头道:“唐哥。算了吧,过阵子再说,我怕老爷子不高兴。”

    唐逸笑道:“过阵子?过阵子怕是就轮不到我献这个殷勤了。咋了,不给我机会?”

    也不等包怀志再说话,唐逸就摆摆手,对卢明明道:“弟妹,那你就等调令吧,你学得是财会是吧?去财政部成不?”

    卢明明不说话,眼里却跳动着喜悦和激动。唐逸就笑:“那就这么定了。”转头对包怀志道:“包叔叔问的话,就说我硬拿地主意。”

    包怀志也不再矫情,他本就为爱人的工作心烦,现在唐逸一力承担,他心里是极为感激的,拿起酒杯道:“那就谢谢唐哥了,来,我和明明一起敬你一杯。”

    唐逸微笑,举起酒杯和他俩碰杯。多,包怀志小两口就坐上了酒店地奔驰贵宾车,来了安东,第一站自然是去韩国城看一看。

    司机穿着红黄相间的制服。戴着红色礼仪帽,白手套,彬彬有礼的请两人上车。

    奔驰驶出,果然后面跟上了一辆长安微型面包,里面自然坐得唐逸所说地武警。

    卢明明从后车窗向后望了望,转头对包怀志道:“怀志,唐哥对你真挺好的,说话办事都叫人舒心,而且一看就是做大事的。不像咱们鸡毛蒜皮地小事还得盘算盘算。”

    包怀志点点头。道:“所以啊,二十多岁就做了市委书记。单凭关系地话可做不到。”

    “啊,怀志,你家和他家挺好的吧,别是什么圈套?”卢明明突然惊呼一声。

    包怀志就扑哧一笑,道:“要防着背着地那种人,咱们来安东会和他打招呼吗?别胡思乱想了!”

    卢明明心说也是,不好意思的笑笑,安东一行,不知道为啥,她却是对包怀志渐渐看高了几分,再没有以前那种爱人是柿子,随便自己怎么捏的想法。

    半小时后,前方已经可以见到韩国城气派的廊柱匾额,奔驰慢慢停在了广场左近地停车场。

    包怀志和卢明明兴致勃勃的在韩国城里转了两个多小时,出来的时候两人身上却是多了许多小饰品,全是卢明明作主买下的,包怀志虽然不喜欢,也任由娇妻胡闹,将自己西服口袋挂上了三四件小珠串,不伦不类的。

    两名年青的小伙子一直跟在他俩身后十几步左右,虽然都穿的便装,那股子勇悍之气却是掩饰不住。

    小两口说笑走向停车场,却见停车场出口围了一圈人,阵阵骚动。

    包怀志拉卢明明绕道走,卢明明却是好奇的道:“去看看啥事儿?”就拽起包怀志挤进了人群,却见停车场出口附近的一辆白色小车前,一名金发碧眼地外国男子正对一名中国人拳打脚踢,围观的人议论纷纷,原来被殴打的中国男子不知道怎么弄脏了外国人的车,言语上起了冲突,随即就动起手来,外国人人高马大,打倒了中国男子后,却不收手,用脚用力地踢躺在地上的中国人,嘴里一个劲儿骂着“fuk”之类的词汇。

    几名中国人去劝,却是被外国男子野蛮的推开,包怀志就有些气愤,走过去用英文道:“先生,请停止你野蛮的行为。”

    外国男子却是因为长时间的殴打激起了兽性,转头对着包怀志就骂了一声:“FCK,E

    包怀志还没说话,卢明明却是火冒三丈,指着外国人大声道:

    虽然比起外国人的粗鲁算是客气了一些请他离开,外国男子却是大步走来,看架势竟是要动手。

    外国男子刚刚走到卢明明和包怀志前面两三步的模样,旁边就闪过一个小伙子,伸胳膊拦住他,外国男子却是朝着小伙子的脸一拳打去,小伙子一伸手已经抓住了他地拳头,在全场人瞠目结舌中,外国男人“哎呀呀“痛叫着被小伙子将胳膊扭在身后,他却已经半跪在地上。

    另一名武警小杨已经护在了包怀志和卢明明身边,低声道:“领导,咱们先走。”

    包怀志指了指那外国人和附近躺在地上呻吟地中国男子,说:“他们怎么办?”

    小杨略一琢磨,就拿出了手机,却是支队政委陈达和为了这次任务暂时配给他们的,他俩是不知道包怀志和卢明明身份地,更不知道是唐书记的客人,一切事务都是陈达和交代下来的。

    小杨就拨了陈达和的号儿,低声将情况汇报,陈达和一听就火了,骂咧咧道:“等着,老子这就派人去收了那外国佬。”

    对陈达和私底下喜欢时不时嘣脏字,这些下级干警武警其实是蛮喜欢的,觉得很亲切,当然,陈达和现在场面上的门面功夫却也似模似样,早已非昔日吴下阿蒙。

    这边小杨刚刚收线,停车场外越发拥挤的人群中就挤过来三四个人,一黑一白两名外国人,另外还有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国男子,头发发白,年纪已经不小。

    挤进来的白人四十多岁,看起来很有些威严,看到乱糟糟的场面就皱起了眉。

    中国男人脸色也有些不豫,问仍然将开始逞凶的外国人压在身下的武警小张:“怎么回事?干嘛呢你?快放手。”

    也不用小张说话,早有热心人七嘴八舌的讲述事情经过,那中年白人转头和中国男人低语了几句,自然是问怎么回事,中国男人回了几句,中年白人脸色就有些难看,看了眼被压在地上鬼叫的同胞,眼里闪过一丝不满,就又低头和中国同伴说了几句。

    中国男子就走过去,递给小张名片,说:“我是鼎百泰集团安东分公司副总经理张伟。”指了指身后的中年白人,“这是我们公司尊贵的客人,美国的威尔斯先生,威尔斯先生说,对于他的随从史密斯随便动手打人一事表示诚挚的歉意,受害者一切的经济损失他会全部承担,这位小同志,你看你是不是可以放手了?”

    小张就扔开了史密斯的手,向后退了几步,而史密斯见到威尔斯几人后,就像老鼠见到了猫,悻悻起身,呲牙咧嘴的揉胳膊,却是再不敢说话。

    张经理又开始对围拢的人喊:“散了吧,散了吧,没啥可看的。”

    卢明明却是冷笑道:“负责医药费就行了吗?中国人被打了,一句赔钱了事儿?美国人了不起吗?”

    立时就有人跟着喊:“就是,应该报警,这小子最起码也得拘他几天!”

    “是啊,中国人好欺负啊?”

    “我给你俩嘴巴再给你买点止痛药行不行?”

    张经理皱眉看了眼最开始起哄的卢明明,脸色就难看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