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一十四章 暖脚大丫鬟

第一百一十四章 暖脚大丫鬟2017-11-8 23:46:6Ctrl+D 收藏本站

    张经理双手虚压,说:“大家静一静,静一静,这事儿咱们说了不算,交给警方处理吧,我这就给市局打电话!”

    说完就拿出手机,准备打给陈达和,他已经五十多岁,为人稳重,自不会像一些中青年才俊一般大咧咧说我打给市局陈局长来吓唬大家,他知道那样做反而会适得其反。www.8.com首发

    这时,远处警车长鸣,张经理一愣,停了拨号的动作。

    警车来得很快,飞快驶到停车场入口,“嘎”的停下,车上跳下三四名穿着制服的干警,是公园路派出所的民警,为首干警是派出所副所长,姓陈。

    公园路派出所是韩国城主题公园落成后设立的编制,负责韩国城附近景点的治安,可说责任重大,陈达和打来电话时陈所长值班,听到局长吩咐,哪敢怠慢?马上选了亲近的几名干警风驰电掣的赶来。

    张经理就忙过去和陈所握手,递上自己的名片,陈所也不知道这人是谁,接过名片看了眼,是大公司,但安东现在大公司多了,哪管得了那许多?不冷不热寒暄几句,就转头对人群道:“谁是杨方立同志?”

    武警小杨忙过去和陈所握手,说:“您叫我小杨就好了,是我报的警。”

    陈所脸上就浮现出一丝笑容,说:“怎么个情况?跟我说说。”

    小杨低声讲了几句,陈所就气呼呼道:“外国人怎么啦?外国人在中国一样要遵守咱们的法律!”指了指史密斯,大声道:“给我带回去。”

    围观群众就一阵鼓掌叫好,有尚方宝剑在,陈所难得威风一次,脸上笑呵呵。心里琢磨,这他妈才算没白活呢。要以后面对这些真假洋鬼子老子总能这么硬气就好了。

    张经理却是怔住,很明显警方办事有些蹊跷,搁以前,涉及外国人,警方处理都是极为谨慎的。

    忙道:“民警同志,一场误会……”

    陈所摆摆手打断他的话。那边已经有一名民警走过去示意史密斯上警车,又有一名干警扶起伤者。

    史密斯就看向威尔斯,威尔斯瞪了他一眼,回头就走,史密斯就好像落败的公鸡,乖乖跟着民警上车。

    张经理也顾不得再帮史密斯求情,忙向威尔斯追了过去。

    围观的群众又是一阵鼓掌,笑骂地。叫好的,吹口哨地都有,陈所一行倒好像成了民族英雄。

    陈所又同小杨握手告别,一脸微笑的上了警车,自从加入警队,怕是心情从没这么舒坦过。

    看着这一幕,卢明明再一次体验了权势带来的扬眉吐气,回头,满心甜蜜的靠在了包怀志怀里……志同卢明明在安东游玩了四五天。期间去了延山,也去了朝鲜,五号晚上,唐逸为他俩饯行。卢明明算过,在汉城大酒店这些日子的花销怕是要上十万,随着安东旅游口碑的慢慢形成以及安东经济地发展,酒店住宿的费用也随之水涨船高,汉城大酒店总统套房每日的房费就要万元左右。

    唐逸又是在明月轩摆得酒,但这次只是要了些家常菜,卢明明玩得很开心,讲述这几天的趣事,听得唐逸不时会心一笑。

    说话间唐逸就将早备好放在一边的纸袋拎起来递给包怀志。笑道:“怀志。这是我和二叔凑份子送你俩的结婚礼物。”

    唐逸订了两块玉佩,刻有永结同心字样。为这份礼物他倒是费了些心思。

    包怀志笑着说谢谢。

    “滴滴滴”唐逸手机音乐响起,从包里摸出来看看号码,是陈达和。

    “唐书记,管平刚刚给我打了电话,要求我放人。”陈达和大嗓门响起。

    史密斯被拘了起来,检察机关已经介入展开调查,看够不够提起控诉。

    唐逸知道,在张经理屡次打电话求情不果下,管平早晚会亲自找上门的。

    唐逸略一琢磨,问道:“拘了四天了?”

    陈达和恩了一声。

    唐逸笑笑道:“那就放人吧,但经济上一定要他们多做点赔偿。”

    陈达和就是一怔,却是想不到唐逸就将这事儿轻轻放过,他知道唐逸秉性,本以为唐逸会给管平一点颜色看呢,陈达和能感觉到,唐逸对管平似乎并不怎么感冒。

    但陈达和只是答应一声,并没有多问什么。

    挂了电话,唐逸端起酒杯慢慢咂了一口,管平是不知道自己心思的,不到图穷匕见,还是让他永远不知道地好。

    管平的父亲管沪生此次党代会后也正式成为政治局二十三名巨头之一。而且是那强大派系接班人的最有力竞争者之一,如果他能获得派系的多数支持成为该派系的代言人领军人物,则下届党代会是极可能入常的。

    在唐逸看来,管沪生与唐万东大概可以称作一生的敌人了,在部委时两人结怨,而管沪生步步高升,二叔却因为年龄资历关系,跟不上他的步伐,到老太爷去世后,管沪生及其派系就一步步巧妙的瓦解了唐系联盟,更将二叔锒铛入狱,又间接逼死了自己与陈珂。

    回思往事,唐逸慢慢喝下了杯中酒,一生地敌人吗?

    去往省城的高速公路上,富康异常平稳的行驶着,兰姐穿着件红色吊带裙,淡白的丝袜,红色水晶高跟,曲线柔媚地双腿显得更加性感动人。

    唐逸朦朦胧胧醒来,看了看车窗外,问:“快到了吗?”

    “快啦快啦。”兰姐忙不迭回答,就怕唐逸骂自己开车太慢。

    唐逸又问:“让你准备的东西备齐了吧?”

    “恩,我清点过好几遍,保证错不了。\\8.com\\”

    唐逸满意的点点头。从包里摸出烟,掂出一颗点上。

    唐逸是来看陶矶的。顺便去研究生班坐几堂,原来的省委主要领导里,唐逸实在不知道该和谁靠近一些,田朝明那里的走动也不过是面子活,是以唐逸采取和所有主要领导若即若离地态度,但现在不同了。刘书记调去了政协,陶矶入主辽东,势必和张省长会有一番明争暗斗,虽然陶矶的大圈子和自己阵营不同,但辽东小范围内,自己靠拢下陶矶是没有问题地,陶矶,想来对自己地走近也会持欢迎态度吧?

    毕竟很多事。没有省里地强力支持是办不成的,尤其是自己在酝酿地大事。

    九点多种,富康驶入了春城市区,在唐逸指点下,小车拐上东风路,慢慢停在了夜朦胧娱乐城前,刘飞在里面等他呢。

    唐逸下车,兰姐自去春城饭店订房。

    夜朦胧二楼包厢,刘飞正和三四名打扮妖娆的少女嬉闹。见唐逸进来就站起来,给了唐逸一个熊抱,按惯例,唐逸一把推开他。却不想刘飞身子好像越发虚了,一个趔趄险些摔倒,气得瞪眼睛大喊:“你就这样对待老朋友是不?”

    唐逸笑笑,径自坐到了沙发上,马上就有两名少女一左一右坐定,帮唐逸倒酒。

    刘飞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张光盘,递给一名陪酒女说:“放这个看看。”

    大屏幕上,不一会儿就出现了画面,是公安人员正在查封“天堂”地新闻。唐逸早看过了。是上周的事儿,唐逸却是没想到刘飞不在省城。早已埋下的种子才慢慢凑效,大概和陶矶入主辽东有关,田朝明好似也有向陶矶靠拢的意思,是以张省长先发制人,斩断田朝明臂膀,也是作给全省干部看,显示他张省长的能量。

    田朝明在这事儿上弄得有些灰头土脸,依附他的一名厅级干部被牵扯了进去,现在还在被纪委调查。

    唐逸看着这则新闻,心里却是空落落的,没有丝毫的喜悦,反而育些压抑,空虚。

    一个天堂倒下了,却有数不清地天堂还在日日笙歌曼舞,就这夜朦胧,难道它就不会是另一个天堂吗?

    唐逸一口气将杯里的XO干下,看得刘飞一阵咋舌,他看得出唐逸心情不好,就关了光碟,拿起酒杯坐到唐逸身边,默默喝酒。

    女孩子们不再嬉闹,只是给两人倒酒,偶尔小声说上几句话。

    唐逸靠在沙发上,慢慢喝着那火辣的人头马,喉咙似火烧。

    “滴滴滴”手机音乐突然响起,唐逸接通,兰姐怯怯的声音响起,“唐书记,我在楼下呢。”

    却是已经订好房,又按照唐逸的吩咐开车来接唐逸。

    唐逸看看表,这才发现已经过去了近一个小时,但他现在心里堵得厉害,只想喝酒。

    就说道:“我晚点打车回去。”。

    “那,那我在这儿等您吧。”

    唐逸就有些恼火,“叫你回去就回去,哪儿那么多废话?”

    兰姐就唯唯诺诺几声,又小心翼翼道:“那,那我将房卡给您送上去吧,还有,就是,就是我订的复试豪华套房,比,比单独订两间豪华套房便宜好几百块呢。”

    原来春城饭店按照国际标准,重新规划出二十多间复式套房,就是有两个卧室的套房,适合朋友结伴出游入住,比单独订两间豪华套房便宜许多。

    兰姐订房间时服务员就极力推荐复式套房,兰姐一听可以便宜几百块钱,却是不知不觉就答应了下来,本来打电话的时候心里就怕得厉害,就怕黑面神骂自己擅作主张,再听唐逸语气不善,就更不敢说了,就含含糊糊的说订了复式套房。

    唐逸哪知道这些,蹙眉道:“我叫人下去拿,等着。”

    挂了电话,叫一名陪酒女去楼下拿房卡,自己继续喝酒,陪酒女动作麻利。几分钟就拿着房卡跑了回来,交给唐逸。

    这一晚上。唐逸也不知道一杯一杯地喝下去多少酒,心情却是越喝越糟,头脑说清醒不清醒,异常的亢奋,甚至看着那几名妖娆女孩儿的雪白大腿,高耸**。唐逸竟然有抱起她们亲热的冲动,但又没有完全丧失理智,他却是知道这些女孩绝对碰不得,是以强自压下心中地冲动,那种感觉说不出地怪异。

    唐逸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春城酒店,隐隐记得到了宾馆旋转门前,自己却是给了出租司机一百块钱,也没等找钱。就转身进了酒店。

    拿出房卡,“1505”号房,唐逸很清醒地进电梯,按了15楼,到了15楼,电梯打开,唐逸走出来,开始顺着门牌号找房间。

    来往的服务小姐却是谁也看不出,这名看起来很正常的青年刚刚喝下了两瓶多人头马。

    找到房间门。唐逸插卡,开门,取卡,关门。动作有条不紊。

    进了客厅,唐逸就是一呆,客厅沙发上,斜躺着一名美貌的小媳妇儿,唐逸记得她是兰姐,是自己贴身的人。

    漂亮的小媳妇儿穿着一套红色小睡衣睡裤,大概因为睡着地关系,睡衣掀起一角,露出雪白地肚皮和柔软腰肢正中那圆润性感的小肚脐。裤脚挽起到膝盖。露出雪白地两截小腿,娇嫩的小脚上。点着淡淡的黑,十个脚趾甲就好像漂亮的黑宝石,镶嵌在粉嫩雪白的小脚上,妖艳诱惑至极。

    唐逸呆呆看着沙发上微寐地俊俏小媳妇儿,小腹突然就有一股热流涌起,慢慢走过去,却是在思索,她是谁呢?恩,是兰姐,自己的贴身人,隐隐记得,她是可以碰的,可以任自己予取予求,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

    唐逸走到俊俏小媳妇儿面前,一伸手,一手捞住膝盖,一手搂住她柔软的腰肢,就向一间紧闭的房间走去,那里,应该是睡房吧?

    兰姐在睡梦中惊醒,却惊恐的发现,自己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唐书记侧躺在自己身边,一只手搂着自己细白的脖颈,另一只手,正把玩自己粉嫩雪白的小脚,兰姐就是被脚上地阵阵搔痒惊醒的。

    “啊“兰姐惊呼一声,却见唐书记的手伸过来,解自己睡衣胸口的衣扣,兰姐不敢抗拒,更不敢反抗,眼睁睁看着唐书记将自己领口衣扣解开,露出雪白地一抹酥胸,随着第二个,第三个扣子被解开,那雪白高耸的一对儿玉兔不受任何约束的跳出来,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兰姐洗过澡后,没戴文胸,觉得这样更舒服,现在却是后悔的要命,空调冷风吹来,兰姐胸前一冷,接着又是一热,唐逸的大手已经覆盖在她酥胸之上,肆意揉捏。

    “唐书记,不要……”兰姐的声音虚弱的好似蚊鸣,唐逸根本听不清楚,唐逸只觉得手中柔软滑腻,快感无比。

    很快,兰姐的睡裤和亵裤一起被扯落,丢到了地上,一双雪白的大腿不安地暴露在空气中,兰姐哀鸣一声,身子用力扭动着,却充满了柔软之美,更容易引起男人侵犯地冲动。

    唐逸压在兰姐身上时,只有一个感觉,就是软,这个俊俏的小媳妇儿身子太软了,压在上面,如卧云绵,真是说不出地惬意。

    看着唐书记喘着粗气脱去他的衣裤,兰姐知道今天自己是避免不了噩运的降临了,她想作最后的努力来抗拒,却见唐书记突然瞪起了眼睛,低沉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响起:“老实点,动的我不舒服!”

    兰姐心就是一颤,本来想去推开唐逸的双手却变成了帮他脱去内裤的动作,更在唐逸逼视下,不自觉探下去,轻轻挑逗。

    唐逸感觉到那柔软小手的挑逗,脑子就是一热,再不说话,就压在了兰姐柔软香绵的身子上,兰姐雪白的大腿顺从的分开,脚丫更轻轻勾住了唐逸膝弯。

    “啊”唐逸进入兰姐身体时,兰姐大声痛叫了起来,很久很久没有被男人碰过了,尤其是,又是那般的庞大坚硬。

    随即兰姐就见到唐书记皱起了眉头,再不敢喊。强忍着火辣辣的痛,却是轻轻转动翘臀。双腿或盘或夹,柔软的小手在唐逸臀肉,大腿内侧等敏感部位轻揉慢捏,卖弄起全身本领,迎逢承欢,给唐书记最大的欢愉享受。

    唐逸疯狂的动作着。惬意地享受俊俏小媳妇儿十八般手段带给自己的快感,只觉全身骨头酥麻无比,只想疯狂地冲刺冲刺再冲刺,将胯下娇滴滴承欢的小媳妇儿揉碎冲散。

    兰姐火辣辣的痛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那久违的快感,不是,是从来没体验过的快感,兰姐渐渐地只觉轻飘飘如同腾云驾雾。身上的男人就好像暴烈的骑士,在他的驯服下,自己这匹胭脂马载着他越飞越高,在他粗暴的骑乘下,飞上一个又一个云霄。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兰姐早已经忘了去取悦唐逸,飞上第三个云霄后,兰姐已经香汗淋漓,身子好似泥一般瘫软。任由唐逸在她身上驰骋,她却只是大声的叫着,体验着那从来没体会过的一****快感……唐逸头脑渐渐清醒过来,随即就见到了自己身下闭着眼睛。叫得很大声的兰姐。

    唐逸开始一愣,随即一惊,接着就是满心地气愤,也不知道是气愤自己把持不住还是什么,总之就是气得要死。

    “别叫了!”唐逸低喝一声。

    兰姐身子就是一颤,虽然是半昏迷状态,唐逸的声音在她耳边却如炸雷,她猛地用力闭住嘴,刚刚的大声媚叫变成了低低的闷哼。

    唐逸气苦。不知如何是好。但欲火未泄,那温暖包裹却是令他舍不得离开。何况,就算现在叫停,自己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吗?

    唐逸无奈的叹口气,继续轻轻动作起来,那份无奈,倒好象,是兰姐强奸了他。

    过了一会儿,唐逸又觉得这样不是办法,不知几时才泄,只能无奈的压下去,搂住兰姐软绵绵的性感身子,快速动作起来,抱着兰姐,唐逸心里却忍不住赞了声,舒服!手感极好,倒不想大丫头却是个极品小尤物。

    随着唐逸极快的动作,兰姐闷哼也渐渐加快了频率,但别看她昏昏沉沉,却仍然记得唐逸的低喝,用力捂着嘴,迷迷糊糊地在唐逸耳边请示,“唐,啊,唐书记,我能叫,啊,叫出声吗?啊……”

    唐逸就有些无奈,随口恩了一声。于是,伴随着唐逸的冲刺,兰姐马上大声叫了起来,和齐洁的媚叫陈珂的低吟不同,兰姐叫得很大声,很野性,带给男人地是另一种绝佳的刺激和享受,在她的叫声中,唐逸一泄如注……

    几秒钟后,唐逸就翻身下床,拎起自己的衣服出屋,去浴室洗澡,热水冲刷着全身,唐逸就摇摇头,自己可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唉……

    第二天早上七点,兰姐这个闹钟又准时叫门,只是她的声音却是有些嘶哑,显然是昨天晚上大喊大叫时间太长而导致嗓子沙

    唐逸穿上休闲装,开卧室门走出来,却见客厅茶几已经摆好了早点,黑米粥,咸菜和煎蛋,唐逸最喜欢的早点组合。

    本来唐逸是有些内疚的,但见到兰姐穿着小红色吊带裙,露出雪白光洁大腿的性感模样,唐逸就莫名上火,瞪眼道:“看你这身打扮,昨天还穿丝袜,今天袜子都不穿了,昨晚上也是,穿那么点,你是成心叫我犯错误是不?”

    兰姐这个委屈啊,心里诅咒着黑面神出门摔个大跟头。嘴上却是低头小声承认错误:“唐书记,昨晚都赖我,我以后不这样了。您,您原谅我这一次吧。”

    唐逸楞了一下,随即就想笑,又强忍住,板着脸坐到了沙发上,低头喝粥。兰姐心里却是忐忑的很,看唐书记一脸严肃,可不知道他会怎么处置自己,不会,不会赶我走吧?可,可昨晚真地不赖我啊?但唐书记几时又讲理过?

    想起昨晚,兰姐心里又是一荡,看了眼正在喝粥地唐逸,心就怦怦跳,想不到。想不到他清清秀秀的,身子怎么跟铁打似地?自己以前可算是白活了。昨晚的自己,那才叫女人呢,经历了这么一次,就是死都值了,几时,几时他能再碰自己一次就好了。唉。想啥呢?

    兰姐脸阵红阵白,心阵喜阵忧,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觉唐书记真是独一无二地男人,以前,只觉得他很完美,很耀眼,却是想不到房事上他都这么的。这么地无可匹敌。

    想着想着又忍不住看了眼唐逸,不过就是,就是太霸道了,和他做那事也提心吊胆的,算了算了,还是别胡思乱想了,昨晚他喝多了,算自己幸运,他清醒的话。可,可指不定多难伺候,会由得自己享受?怕是早骂人了,只怕自己就是累死也不许躺在那儿休息呢。他。他又那么厉害,那么持久,想伺候好他怕自己真的会累死呢。

    想到唐逸清醒时和他做那事儿的劳累场面,兰姐就打了个冷战,再不敢胡思乱想,昨晚的享受就当老天爷赐给地福分吧。

    只是,只是,他,他不会赶我走吧?兰姐突然意识到自己面临的处境。心。就提了起来。

    唐逸喝着粥,也在盘算怎么处置兰姐。将昨晚的事赖在兰姐身上,说是那么说,怎么骂兰姐也成,但自己总不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兰姐虽然市侩,但离婚后一直守身如玉,可不是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

    唐逸琢磨了一会儿,放下筷子,抬头对兰姐道:“兰姐,我给你一笔钱吧,以后你就……”

    兰姐脸一下苍白,生平第一次打断了唐逸的话,她颤抖着道:“唐书记,求求您不要赶我走,我,我为您做牛做马都成,只要您愿意,我,我一辈子不嫁人,就,就跟着您,做您的保姆,您想怎么,我就怎么的,您想要的话,我,我不享受,不会像昨晚那样自己享受,保证伺候地您舒舒服服的,如果,如果您不喜欢碰我,我,我也绝对不会勾引您,真的,真的……”

    兰姐知道,离开唐逸自己怕是再难适应以后的生活,虽然唐书记所说的一笔钱数目肯定小不了,但她知道,现在享受的生活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离开唐逸,自己下半辈子只怕都会郁郁寡欢,在回忆跟随黑面神的日子中渐渐老去,死去。想想就有些发寒。

    听着兰姐语无伦次,唐逸就挠挠头,但看得出,兰姐是真地怕自己赶她走,其实自己又哪里愿意宝儿离开自己的视线,只是希望给兰姐另一个选择罢了。

    唐逸脸上却是全无表情,摆摆手道:“不想走也成,但你的身份还是保姆,这点现在,将来,永远也不会改变,你可得记清楚了。”唐逸却是怕兰姐因为与自己有了这么一次关系,就有什么新的想法,自然要提醒她一下。至于昨晚地事,唐逸知道不用吩咐,兰姐也绝对会守口如瓶,不会跟任何人讲。

    听话风唐书记却是不赶自己走,兰姐欢喜莫名,连声道:“是,我记住了。”她又哪里会奢望作唐逸的情人,她虽然市侩,但自知之明却是很有一些的。

    唐逸又道:“你说你以后都不嫁人?”要说兰姐不嫁人,唐逸是乐见其成的,自私是自私了点,但真不喜欢宝儿无端端多出一个继父。

    兰姐点头,心里却是嘀咕,昨晚跟你有了那么一次,就算再嫁人,做那事儿时还不是索然无味?早晚也得离婚,我还嫁什么人?

    见兰姐模样,唐逸微微愧疚,怎么感觉自己跟旧社会恶霸土豪似的,霸占了人家,用笔钱打发了事,打发不了就买来作丫鬟,又不许人家嫁人,好像太霸道了一些。

    刚刚升起一丝愧疚,却见兰姐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我,我去穿袜子。”回身小跑回房。

    “当”一声,兰姐膝盖就撞在了茶几上,碗碟乱响,黑米粥溅了一茶几。

    “哎呦”一声痛呼,兰姐捂着膝盖蹲下,但瞥见茶几狼藉,吓得脸就一白,站起身一溜烟跑回房,却是半晌再不敢出来。

    唐逸哭笑不得,这人,真是怜惜也叫人怜惜不起来!点上一颗烟,靠沙发上养神。

    兰姐好一会儿才穿了丝袜,磨磨蹭蹭出屋,见唐逸在闭目养神,她才松了口气,走过去小心翼翼收拾唐逸吃剩的残羹冷炙,唐逸眯着眼睛,见她扭着小腰肢,来来回回的忙活,那穿着淡白丝袜的美腿,红色水晶凉鞋里娇俏地小脚,以及吊带裙裸露出地雪白肩头,小尤物委实迷人,思及昨晚她在自己身下娇滴滴承欢的媚态,唐逸心就是一跳,随即摇摇头,慢慢闭上了眼睛。

    今天这章应该是毁誉参半吧,如同我一样地淫民大声叫好,比较正板的朋友会骂我,呵呵,当然,也不排除一些年纪较小,看不出兰姐吸引力的同学骂我。

    但我早就在老早前的章尾感言里说过了,这书就是后宫,说是种马我也认,如果一定逼我不收写得很用心的女人,很抱歉,我做不到。

    但对女性读者们说声抱歉,尤其是茜茜公主MM,一路支持,五一期间还给了我好几张月票,说不要再推了,但我还是渐行渐远,汗,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