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一十五章 省委书记

第一百一十五章 省委书记2017-11-8 23:46:7Ctrl+D 收藏本站

    周六下学,唐逸出了东工大东门,兰姐的富康早就在外面候着呢,见唐逸出校门,兰姐就急忙跳下车,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来往的行人有见到这一幕的都惊奇的睁大了眼睛。\\8.com\\

    兰姐还是穿着那件性感的红色小吊带裙,见唐逸打量自己就有些心虚,结结巴巴道:“我,我就带了这一件裙子。”

    唐逸见她怕极自己的模样,就有些好笑,自顾坐上副驾驶,点起一颗烟,等兰姐从另一边上了车,小心翼翼的打火,唐逸就道:“以后想穿什么随便你,别太过火就成。”

    兰姐忙不迭点头,喜笑颜开的,倒好象唐逸给了她什么天大的恩惠一般。

    富康拐上学院路,汇入文化大道的车流中,慢慢向春城西郊驶去,唐逸和陶书记约好了时间去他家里看他。

    滴滴滴,唐逸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唐逸接通,是个不太熟悉的男声,自报家门,却是陶书记的秘书刘自成,在辽东刚刚物色的秘书,他原来的张秘书留在了财政部,进了审计司任副司长。

    刘秘书和唐逸寒暄两句,就笑呵呵道:“陶书记正在贵宾楼接待一位重要客人,一时间赶不回家,陶书记说,两小时后,在贵宾楼2号楼同你见面,叫我跟你说声抱歉。”

    其实陶书记未必会说什么抱歉,就算碍于唐逸的身份,陶书记也不大可能要秘书转一句抱歉的话,但秘书就是做这个的,最大限度帮领导树立形象,不管他知不知道唐逸的背景,对于地级市市委书记这个级别的干部。他还是会尽量帮领导拉拢安抚地。

    唐逸挂了电话,看看表,五点多钟。两个小时,去哪里打发时间呢?”

    一抬眼,却见华联商厦就在前面,唐逸就伸手指了指那蓝色玻璃帷幕塑造的极为现代化的楼体,道:“去华联里坐坐。”

    唐逸说得有些晚,富康刚刚驶过拐去华联场停车场地路口,兰姐微愕。就赶忙转弯。小手快速的打动着方向盘,以极小的角度拐了过去。后面车的车窗打开,有人张嘴乱骂。也幸亏这个丁字路口没交警执勤,不然兰姐肯定被罚。

    唐逸笑笑:“挺机灵的嘛。”

    兰姐马上就觉全身毛孔舒张,舒服的好似吃了人参果。

    驶进停车场停车,唐逸就道:“自己去挑几件衣服。华联里有国外的大牌子吧?挑自个喜欢地买,当我送你地,我眯一觉,一个半小时后叫我。”

    兰姐微微一怔,随即心花怒放,虽然她的吃穿住行都是花用唐逸地钱,手里也有张十几万的银行卡,但她毕竟不敢太奢侈,最多也就是买些国外中档品牌。免得唐书记认为她乱花钱。将她的财政大权剥夺。

    而现在唐书记说送她几件衣服,那自然是可以挑选高档牌子了。但兰姐还是小心翼翼道:“听说,听说香奈儿在省城华联里新开了间专卖店,我,我想去看看……”

    唐逸就恩了一声,靠在座椅上,点了一颗烟。

    兰姐却是还不放心,又小心的道:“那,那我买香奈儿的衣裳?”

    唐逸就有些不耐,皱皱眉头,看了兰姐一眼,道:“我说地不清楚吗?挑你自个喜欢的买,不懂啥意思?”琢磨了一下又补充道:“不过也别太超支,超过三万的话就从你工资里扣。”

    兰姐啊了一声,却是欢喜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又哪里会在意唐逸话里的不耐,欢天喜地的推车门下车,只觉身子轻飘飘的,扭动着柔软的小腰肢迈动着性感的小步子向停车场出口走去,看得唐逸又是一阵摇头。

    唐逸就闭上眼睛,盘算起和陶矶见面地场面,这时车门一响,唐逸睁开眼睛,却见兰姐又上了车,手里拎着一瓶绿茶递过来,甜笑着道:“唐书记,冰镇地,天热,您渴了喝。”

    唐逸点点头,示意兰姐放杂物箱上,自己又闭起了眼睛。

    兰姐松口气,本以为惊动了他,他会训斥自己呢,看来,唐书记对自己,好像好了一些呢,兰姐就美滋滋下车,轻轻关上车门,望着不远处那屹立的蓝色水晶楼,兰姐就觉得心里,突然火热火热地……

    六点半左右,唐逸被兰姐怯怯的声音叫醒,却见后车座上,摆了四五件纸袋,兰姐就小声汇报,哪件吊带裙花了四千,哪件牛仔裤用了六千,唐逸也懒得听,摆摆手道:“开车吧,去贵宾楼。www.8.com首发”

    兰姐哦了一声,打火起车,心里却是还在回味刚刚在商场里的美妙感受,在香奈儿专卖店里,那些服务小姐的奉承,女孩儿的羡慕,尤其是那些花不起钱却喜欢在高档品牌专卖店里逛游的女孩儿,看到自己一掷千金时的震惊表情,令兰姐只觉说不出的快意。

    更想起一胖胖的老板带一漂亮小蜜进了专卖店时那令人恼火的色狼样,猥琐就猥琐吧,还一个劲儿盯着姑***身子看,姑奶奶是你看的吗?

    不过那胖猪抠抠搜搜的只给小蜜买了件一千多块的衬衫,而见到自己一口气花了两万来块钱时胖猪吃惊得差点将眼珠子瞪出来。

    更想到自己损他“要不要帮你结账”时胖猪脸上的尴尬,兰姐就忍不住扑哧一笑,却是觉得啥仇也算报了。

    “傻笑啥呢?”唐逸不耐烦的声音吓了兰姐一跳,忙说:“没啥没啥”,专心开车。唐逸看了她一眼,摇摇头,就又闭上了眼睛。

    贵宾楼是唐逸在督查室时与春城饭店分离的,现在是省委专门接待贵宾或者中央部委等领导的宾馆。

    红色围墙中,绿荫郁郁葱葱,几栋白色小楼隐隐露出一角。

    兰姐就忙下车。从后车厢将唐逸吩咐准备的纸袋拿出来递给唐逸,里面就两样东西,一样是一件精美别致的白玉茶筒。里面盛了三两极品大红袍,另外就是用小纸盒盛着的一方砚台,是清代地平板端砚,上刻山水,虽不及唐代端砚,却也是极难得的精品了。

    何况并不是唐逸寻不到唐代端砚,只要出的价格够。自然能买到。但唐代端砚太过名贵,唐逸却是怕适得其反。引起陶矶地反感。

    陶矶喜书墨,好品茶,是以唐逸才准备了这么一份礼物。

    大院门前的保安在看过唐逸的工作证后急忙放行,在院中一棵梧桐下,唐逸拨了刘秘书电话。刘秘书听到唐逸声音很热情,笑道:“客人走了,陶书记正等你呢。”

    沿着垂柳荫荫的水泥路走过去,那几栋精巧的别墅间,环境淡雅幽静,山水树石清泉,鲜花芳草在沟壑石缝和小溪池水旁争奇斗艳,令人叹为观止。

    唐逸记得自己上次来时环境可没有这般雅致,想来是这两年重新规划修缮过。

    2号别墅台阶下,刘秘书正候着呢,过来同唐逸握手寒暄。又领唐逸进别墅。

    2号别墅的二楼是办公兼会客厅。墙壁上悬挂了几幅字画,宽大的窗户和柔美地灯光散发着温馨地气息。令人如置身时尚名家的寓所。透过窗外不远处是大片地花池,观之赏心悦目。

    陶矶站起来微笑同唐逸握手,又同唐逸在四方墨色茶几旁相对而坐,刘秘书泡了两杯热茶,就退出去,轻轻带上了门。

    陶矶关切的问起了唐老的身体,这两年,老太爷已经不大在公共场合露面,不是特别亲近的人,却是很难见到他了。

    唐逸道:“身子骨硬朗着呢,每天种种花,养养草,挺悠闲的。”

    陶矶就笑着点点头,“老人家,都喜欢淡泊地生活。”

    唐逸却知道,其它圈子里的人,尤其是一些重量级人物,怕是没多少人会希望老太爷长命百岁,不过陶矶对这些就未必放在心上了,虽然自己说爷爷怎么硬朗,他未必相信,但他满脸的欣慰也不见得是做出来的。

    陶矶又问起了唐万东,唐逸就笑道:“我和二叔也不大联系的,他官升脾气长,我可是有些怕他。”

    陶矶就笑了,说:“他这人,别说你,和他共过事的就没人不怕他。”唐逸刻意用小辈姿态使得两人关系陡然间亲切了许多。

    陶矶又道:“这也是因为万东做事认真,有一股劲儿,这股劲儿是很多人缺乏的啊!”

    唐逸点点头,没有吱声。

    陶矶拿起茶杯,示意唐逸饮茶,嘴上道:“万东这两年在岭南很是干了些实事啊,说实话,我初来辽东,心里可是战战兢兢,地方执政,就要造福一方,这点上我自认不及万东。”

    唐逸笑道:“陶叔叔您太谦虚了,您在部里的时候为国家谋了多少大事?您这几年锐意进取,革弊兴利,做得事都看在大家眼睛里呢。”

    陶矶就笑着点点唐逸,“你呀你呀,也学得滑头了!”但听得唐逸称赞自己,毕竟有些开心,概因唐逸这两年风生水起,分量愈来愈重,拍得小马屁自然也就令人舒坦。

    唐逸品口茶,赞了一声,“好茶,是特级龙井吧?”

    陶矶微笑点点头,又问起唐逸工作,唐逸可就不敢掉以轻心了,字斟字酌的谈了谈安东地发展,简略讲了几件政事,都是王强主政作地实事,听得陶矶连连点头,“地方上就是缺少这样踏踏实实做事的干部,王强这名同志我倒听说过,秉性有些刚烈,是吧?”

    唐逸微微点头,想来对于省内各个地级市书记市长陶矶早就研究过了。

    陶矶又笑道:“王市长如果再年轻十岁,怕是我就要向你调将了。”

    唐逸微怔,却是不知道陶矶是什么意思,拿起茶杯喝水,没有吱声。

    陶矶沉吟着,缓声道:“春城治安。是个大摊子啊!”

    唐逸心中一动,天堂事件牵连了一些官员,原春城市委常委。政法书记,公安局长徐立民调任省公安厅副厅长,难道,陶书记是准备要自己推荐春城政法委书记人选?

    这不是不可能,陶矶初来乍到,就遇到张省长示威,原来刘书记地老部下被调去公安厅。张省长自然是准备将自己人放在春城政法书记公安局长这个重要位子上的。

    陶矶怕是准备就这个位置同张省长较量一番立威吧?但又为什么要安东系的人马呢?

    是陶书记初来乍到。圈子里利益不好平衡,只能退而求其次。用安东系人马调和?亦或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份获取一些利益和支持?例如田朝明的支持?在陶书记想来,安东系人马出任省城要职,田朝明是一定会支持地吧?

    唐逸看了眼陶矶,陶矶正微笑品茶,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如果说几分钟前谈笑风生时唐逸还略微能看出些陶矶所思所想的话,现在陶矶的想法,唐逸却是丝毫也看不清楚。

    唐逸略一琢磨,就笑道:“安东治安以前也很差,但自从顾占东书记主抓政法,却是立竿见影,旅游城市,治安地复杂程度怕是比省城也不逊色呢,占东书记却是搞得有声有色。当然。这也离不开战斗在第一线的司法系统同志们的努力,不过蛇无头不行。有了好的掌舵人,很多工作都可以事半功倍。”

    陶矶笑道:“顾占东?是鲁东人是吧?”

    唐逸嗯了一声,又道:“我看啊,他完全有能力协调春城政法工作。”

    陶矶笑着点点头,拿起茶杯喝茶。

    唐逸从贵宾楼大院出来的时候已经临近九点,夜幕降临,但红墙外路灯如织,照得附近亮堂堂的如同白昼。

    唐逸见院门前富康不在,心里一阵奇怪,拿起手机拨号,兰姐很快接通,“唐书记,您出来了吧?等着,我这就去接您。”

    唐逸恩了一声。

    不一会儿远方马路上,红色富康慢慢拐了过来,在唐逸面前停下,唐逸拉车门上车,富康缓缓开动。

    虽然唐逸没问,兰姐却赶紧解释:“啊,我刚才是觉得就这一辆车,一直在院门口等您,太显眼,别人看了也奇怪,怕人胡思乱想,所以,所以我就停在了拐角那儿。”她不解释还好,唐逸也不太在乎这些小节,只要不被放太长时间鸽子,兰姐等的气闷,开车去转悠转悠也没啥。

    但兰姐一解释,唐逸就有些冒火,蹙眉道:“谁看到会胡思乱想?我看就你爱胡思乱想,自己把车猫犄角旮旯,别人看着不是更奇怪?真是个……”本想说猪脑子,但看了兰姐一眼,就咽了回去。

    兰姐也不敢吭声,小心翼翼地驾车,就怕黑面神正训斥自己地时候车颠簸一下,怕是会惹得他更生气,依他那霸道的性子,肯定赖在自己头上,说自己不喜欢听他训斥,是以故意颠他,可指不定咋骂自己呢。

    唐逸点上一颗烟,看着窗外,默默思索刚刚同陶矶地谈话,顾占东如果真的能调任春城政法委书记,也算在仕途上进了一步,毕竟省城春城是副省级城市,除了书记和市长指定为副部级干部外,其余干部虽没硬性规定,高配却是很常见,顾占东工作上能表现出一些东西的话,一二年间提为正厅级并不是太困难。

    顾占东隐形的调升也会刺激安东干部的神经,会令他们觉得跟在自己身边仕途通畅,前途一片大好。

    只是顾占东,能顺顺利利进入省城吗?

    唐逸吸口烟,随即摇摇头,这,却不是自己能影响地了。

    陶矶对自己,又是怎么个看法呢?虽然很亲热的谈了近一个小时,唐逸心里却是没什么谱,回思着同陶矶的每一句对话,自己,表现的还算中规中矩吧。

    只是想不到的是陶矶对自己的礼物却是一再推辞,这些礼物本就不是太贵重,两三万块钱的价值,又是比较清雅的砚台和茶筒,自己又可以算得上他的故交晚辈,怎么也谈不上行贿送礼,本以为陶矶会小而化之地收下,谁知道他却是一眼就看出了茶筒和砚台地来历,竟是好一阵推辞,虽然最后收了下来,却是说改日回礼。

    这又代表着什么呢?和自己保持距离?按道理不会,也同他要自己安东系人马进入春城的谈话不符。

    唐逸想得头有些疼,看了眼窗外,富康却是已经驶上了高速。

    “喂,累不累,累地话就说话,我开一会儿。”唐逸难得的关心了一下兰姐,当然,也就顺口这么一说。

    兰姐手就一抖,又急忙握紧方向盘,连声道:“不累不累,”却是被唐逸的“关怀”给吓了一跳。

    唐逸就问:“宝儿最近成绩怎么样?”很多小孩子在小学成绩很好,但进入初中后却是会慢慢掉队,虽然宝儿在上学期的期末考试中成绩还不错,唐逸却还是有些不放心。

    提到宝儿兰姐就有了精神,笑道:“挺好的,最近摸底考试考了全班第一,全校第五呢。”

    “啊,进步啦。”唐逸就笑起来,说:“这孩子就是聪明。”

    兰姐点头,别人夸宝儿聪明,她肯定会得意洋洋的加一句“随我”,唐逸面前她可不敢。

    唐逸又问:“听说小霞搬走了?”

    “恩“兰姐点点头。

    小丽和宝儿都作了寄宿生,小霞也就搬回了家里住,何况她正在恋爱,已经谈婚论嫁,又不能将男朋友带到兰姐允儿的住处,自然是搬回家去方便一点。

    兰姐听唐逸问起小霞搬回家的事,却是动起了心思,莫非唐书记是想……心就是一跳,但唐书记问起,又不能装聋作哑,就小心翼翼道:“就我们那楼下,二楼,有一套房子正准备卖呢,要不,我,我把它买下来?”

    唐逸奇道:“买房子,你们就剩三个人了,反而不够住么?”突然就明白过来,兰姐是准备买一处两人幽会的场所,瞪了兰姐一眼,训斥道:“天天脑子想啥呢,就不能想点正事?满脑子污秽思想!”

    兰姐气得银牙咬碎,强占了自己身子,反而骂自己满脑子污秽思想,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嘴上却是乖乖的哦了一声,小声解释道:“我,我是听您说的,经济高速发展后,房价都会飙升,就,就准备买下来投资,不,不是那意思。”

    唐逸也不理她,自顾自点起颗烟,慢慢靠在座位上,琢磨起安东今后的一系列动作。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