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一十七章 前奏

第一百一十七章 前奏2017-11-8 23:46:9Ctrl+D 收藏本站

    李瘸子呆了一会儿,马上拿起电话,拨了杜鹃的私人手机,现在的朝鲜,只有新义州经济特区是可以使用手机的,而且,新义州与朝鲜其它市县接壤处筑起了围墙,更将新义州政审不大合格的十来万居民迁入了内地。百度:  看最新小说~~~~几乎占去了总人口的三分之一,或许也因为这些措施,使得新义州经济特区远不如当初共和国的经济特区更有吸引力吧。

    嘟嘟响了几声后,杜鹃柔和的声音响起,李瘸子马上大声道:“杜姐,我,李瘸子。”

    杜鹃就笑呵呵问:“咋了,想杜姐啦?”

    听杜鹃声音还是那么亲切,李瘸子心下就是一安,胆气也壮了起来,大声道:“杜姐,我被人欺负了,在安东,好像是安东市委的一个书记,姓唐,他说了,要把我当黑社会办,叫武警来拿我呢!”

    “啥?姓唐?”杜鹃柔和的声音突然就有些高,随即就恢复了原本的平静,问道:“你咋得罪他了?”

    李瘸子没注意杜鹃语调的变化,骂咧咧道:“我不就是同他女朋友说了几句笑话吗?他就跟死了娘似的在那乱嚎,还说不认识你杜姐。”

    杜鹃就沉默了下来。

    李瘸子还在喋喋不休,“杜姐,这人也太不给面子了,你说吧,要兄弟们咋办?”

    杜鹃淡淡问:“他女朋友长啥样?“挺漂亮的,穿身白裙子,两人一起逛商场,唉,那模样我说不出来,反正就像仙女似的。杜姐,你说,我口花花两句能赖我吗?这还不怪他女朋友太漂亮?我看是男人就没有不想搭讪的。”见杜鹃口气一直挺亲切,李瘸子就以为没啥大事儿,又开始满嘴跑火车。

    杜鹃在那边低语了一句。似乎是自言自语,“那,是他爱人了。”

    “杜姐,你认识那个什么书记啊,那就好说了,这样,杜姐。你说话。要我摆多少桌赔罪,我保证给足他面子,不让你杜姐难做。”

    杜鹃沉吟着,慢慢道:“瘸子,自首吧,我保你条命。”

    “哦。”李瘸子哦了一声,随即就惊叫:“啥?杜姐你说啥?”

    “我说你自首,我保住你的命,这是我能做的最大限度地努力了。”

    李瘸子傻了。呆了,好半晌他回过神,马上就想到了事情的诀窍。有些惊慌的问:“他,他是京里的?”

    杜鹃苦笑一声:“你明白最好,别说你,就算他想动我,也就分分秒的事儿。”

    李瘸子根本不知道杜鹃啥时候挂了电话,脑子空荡荡地,抬头,却见四周已经围了一圈荷枪实弹的武警。几枝微型冲锋枪瞄准了他们几人。成排的黑洞洞枪口,一派肃杀之气。李瘸子毫不怀疑。只要自己几个稍有异动,马上就会被打成筛子。

    他茫然看了看身边几名手下,那一张张平日凶悍无比的面孔,此时都布满了惊恐和不安。

    李瘸子长叹一声,好像斗败的公鸡,慢慢垂下了头。

    唐逸牵着小妹的手,走在安东街头,拉着小妹柔软的小手,唐逸心里就荡溢着幸福,有时候,真想抛去一切世俗琐事,就这样牵着小妹,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到人生地终点。

    小妹,也是这样想地吧?唐逸就忍不住看了眼身边的小妹,那清丽绝伦到令人自惭形秽的少女。

    “小妹,想啥呢?”唐逸笑呵呵的问。

    “和你想一样的事呢。”小妹嘴角荡溢着一丝笑意。

    唐逸就挠挠头,“那我想啥呢?”

    “你自己知道的。”小妹握紧了唐逸的手。

    唐逸笑笑:“你呀,也不知道是变得滑头了呢,还是你的移魂**突破了新层次?能知道别人的想法啦?”

    “移魂**?”小妹好奇地看向唐逸,对武侠小说,她显然不感兴趣。

    唐逸就笑,伸手捏了捏小妹晶莹剔透的鼻头。

    两人默默走着,或许,是因为这一刻和小妹就好像融为了一体,唐逸突然什么都想和她说说,和她念叨念叨,很自然的问道:“小妹,你觉得齐洁怎么样?”问完才倏然一惊,心说真是温柔乡,英雄冢。再放松,怎么就能同小妹谈论起齐洁呢?

    小妹却是想了想,说:“很好啊,就是,就是太漂亮,我不喜欢。”

    唐逸怔怔看着小妹,一时间哭笑不得,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好一会儿蹦出一句:“那,不漂亮地你就喜欢了?”

    小妹就不吱声,轻轻低下了头。

    唐逸心中就是一痛,握紧小妹的手道:“小妹,其实,我虽然不大好,但我,最喜欢的肯定是你,只要你说一声,我可以谁都不见的-====-”

    “恩,我知道的。百度:  看最新小说”小妹突然就开心的笑了,如雪莲花开,娇艳不可方物。

    或许是因为唐逸从来没说过这种情话吧,小妹就觉得心中暖洋洋的,全身没一丝力气,很想,很想跳进他的怀里,让他就这样抱着自己走下去。

    这,就叫幸福吧?小妹心里默默地念叨。

    唐逸却是有些汗颜,虽说自己说地是心里话,但一两句情话就能哄得单纯的小妹开心至此,委实有些惭愧。

    两人默默走着。

    “滴滴滴”,唐逸地手机突然响起来,唐逸从包里摸出手机,看了看号,笑道:“是杜鹃。”

    接通,唐逸就道:“刚想打给你呢。”

    杜鹃就叹口气,道:“唐书记,那个李瘸子又拿着我的名号招摇撞骗了吧?唉,这人,以前帮过我一点小忙。我这人重感情,有啥事就帮帮他,谁知道他现在越闹越不像话,我可是早就跟他没啥瓜葛了。”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

    杜鹃又道:“不过,唉。唐书记,我说话不喜欢绕圈子,向您求个情,你看能不能暂时缓缓,他这条烂命,枪毙十回也不嫌多,但你也知道的。他是当年宋三的手下。逼急了会牵涉出当年许多人和事,都过去这么久了,该放下的也放下不是,咱缓缓,这一两年间他还不知道改过自新的话那……”杜鹃就没再往下说,她知道,唐逸应该明白她地意思。

    唐逸就笑:“我是准备将他移送辽北检察院的,怎么量刑,有辽北高院判决。可不是咱们私下能讨论的,咱也就是听听结果不是?”

    杜鹃就笑了:“那是那是,放心吧唐书记。我一定给你个满意的交代。”

    其实杜鹃早就想甩掉李瘸子这个定时炸弹了,这两年杜鹃地产集团飞速壮大,早已不是原始积累阶段,对李瘸子的势力渐渐不再倚重,加之如今她贵为新义州特首,李瘸子一伙却越发有尾大不掉地趋势,杜鹃却是巴不得早些和李瘸子划清界限。

    听到唐逸要办李瘸子,杜鹃首先就是一喜。唐逸决心要办他的话。李瘸子建立的关系网是绝对没人会出面帮他硬抗的,但李瘸子知道的事太多。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李瘸子觉得没活路走的话只怕会乱说话,而判他个死缓,给他个希望,他觉得有人能捞他出来的话肯定会三缄其口,这段时间,自己和一些与李瘸子有牵连地人就可以作作事,将事情捂过去。

    至于李瘸子到底是会将牢底坐穿还是死缓期间找个因头崩了他,到时候也就是微不足道地小事了。

    杜鹃也相信唐逸明白其中的厉害,是,他坚持办死李瘸子很简单,但怕是会牵涉出一大批官员和商人,无形中可不知道会得罪多少利益集团,给点缓冲时间,大家皆大欢喜,她说的给唐逸一个满意的交代就是这个意思了。

    杜鹃又道;“唐书记,好久没来新义州了,改天过来,我赔你参观参观,最好带个商业团来,也算帮衬帮衬我?”

    唐逸就笑:“好吧,这几天我看看,一个月没过去,还真想看看新义州又有了什么变化。”

    两人又说笑几句,挂了电话,然后,陈达和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说是李瘸子吵吵着自首。唐逸道:“随便吧,他喜欢自首就算他自首好了。”

    陈达和呵呵笑道:“没见过这么怂的,被抓了马上吵吵着自首,看他也没啥能水。”

    唐逸没有吱声。

    挂了电话,唐逸就是叹口气,杜鹃下迷汤的本事不小啊,这个女人,口蜜腹剑,委实是个厉害角色。

    手一暖,转头,小妹伸出小手,轻轻拉住了自己的手,关切的看着自己。

    唐逸就是一笑,说:“走,咱再接着逛街!”和小妹逛街,他却是乐此不疲。政法委书记顾占东调任春城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安东市政法委副书记陈达和开始全面主持政法委工作。

    在陈达和第一次主持地政法委会议结束的晚上,就给唐逸打了电话,无论如何要和唐逸喝两杯。

    唐逸只得依约来到了陈达和的金屋。

    不大地二室一厅,装修的很是简洁温馨,陈达和笑呵呵请唐逸坐沙发上,王珊泡了茶,就去厨房忙活。

    唐逸打量着居室的摆设,微笑道:“挺不错嘛?”

    陈达和就呵呵笑,说:“凑合着活呗。”

    唐逸笑道:“你这即将上任的政法委书记还是凑合着活的话,那还让不让人过日子陈达和哈哈大笑。

    唐逸拿起茶杯抿了一口,点点头:“茶也不错,你是越来越会享受生活喽。”

    陈达和晃晃大脑袋,嬉皮笑脸道:“向书记学习嘛,看庭前花开花落,荣辱不惊。是为茶道。”

    听陈达和冒出几句雅词,唐逸禁不住好笑,拍拍他的腿,没有说话。

    细微的动作,却引得陈达和眼中闪过一丝感激。叹口气道:“唐书记,当初我在陈家坨所作所长的时候可没想到会有今天呢,这才几年?我这个副科级干部就在向副厅努力,我当时一辈子地努力方向就是正科,退休时能作几年延山局长就念阿弥陀佛了!”

    唐逸笑道:“少酸!是不是要惹得咱俩抱头痛哭啊?”

    陈达和嘿嘿一笑,也拿起了茶杯。

    滴滴滴,唐逸手机音乐响起。唐逸摸出来看了一眼。是齐洁。

    陈达和见唐逸看向自己,马上会意,笑道:“我去厨房看看。”起身走进了厨房,很快里面响起了王珊地娇呼,令唐逸一阵头疼,为老不尊。

    接通电话,那边王珊恰好响起银铃般地娇笑,齐洁马上就警觉起来,“老公。你干什么呢?”

    唐逸好笑,道:“酒吧呢,没办法。都三十地人了,身边也没个女朋友陪着,不来酒吧找乐子能行吗?”

    齐洁哼了一声,“不是有个小妹妹吗?”

    唐逸叹口气:“小妹妹就是妹妹,那可不一样。”

    陈达和爽朗的笑声突然响起,齐洁就气呼呼道;“老陈也在啊!”她却是还记得陈达和的声音。

    “老公,不要老和他混一起,去酒吧找乐子?庸俗!赶明老婆给你买十个八个小姑娘在家养着。那多好。”

    唐逸笑道:“你敢买我就敢收着。”

    “行啊。那我改天和她商量一下,看看怎么解决你这个老大难的问题。”齐洁笑呵呵地说。

    知道齐洁说的她是谁。唐逸就不接茬,笑笑道:“有事吧?”

    齐洁就想起了恼火的事,马上将老公进酒吧鬼混的小事抛到了脑后,气哼哼道:“老公,我被人欺负了!”

    唐逸笑道:“谁啊,这么大胆子,敢欺负我们齐总?”

    齐洁委委屈屈的撒娇,“就那个鼎百泰,气死我了,新义州大酒店的项目,被他们抢走了!哼,鼎百泰我还不知道,现在资金全在香港股市上套着呢,哪还有实力同时搞那么多项目?那个新义州妙香花园的计划我看他们都搞不拢,肯定是准备将新义州大酒店地政府拨款用那项目上,资金回笼再去盖酒店,空手套白狼地本事不小,都不知道朝鲜人是不是瞎了眼,将项目给他们!”

    听着齐洁气嘟嘟的诉委屈,唐逸心里却是暖暖的,在商界叱诧风云的齐总,在自己面前永远是个小女人而已。

    唐逸就笑:“好了,咱不生气,谁惹了咱家齐总,老公去帮你打他屁股,管他姓管还是姓赵!”

    齐洁就可怜巴巴的恩了一声。

    唐逸又笑:“至于这种面子工程,咱不接也罢,前期或许朝鲜方面拨款很快,但谁知道到了后期会不会因为缺乏资金停摆,柳京饭店就是前车之鉴啊!”

    新义州大酒店唐逸略有所闻,是最高领袖提出的计划,准备在新义州建立一座超级大厦,预计建筑高度超过四百米,建成后,将会成为排在世界前三十名的建筑物。

    不过唐逸对这种放卫星的计划不是太有信心,成为世界上最庞大烂尾楼的柳京饭店还在那杵着呢。

    齐洁却是道:“老公,我分析过,新义州大酒店不会成为第二个柳京饭店地,朝鲜方面是很有决心将这个工程完工的,而且,有新义州财政的支持,我估计呀,他们就是将新义州掏空了,也会建成这家酒店,最高领袖地面子不能丢第二次不是?而且很大程度上这个新义州大酒店就是为了弥补柳京那个笑柄,你说是不?”

    唐逸却是一愣,想不到齐洁的分析丝丝入扣,和自己考虑问题角度不同,但显然,这次她的分析更有道理。

    唐逸就戏谑的道:“老婆,我看你辞职吧,以后来当我的内参。”

    齐洁就撒娇:“我这是愚人千虑有一得嘛!”

    唐逸呵呵一笑,随即语气就凝重起来。“那这次,鼎百泰不但会度过危机,还会赚的钵满盆圆喽?”

    齐洁气道:“就是啊,所以我才生气!咦,危机。什么危机?”

    唐逸笑笑道:“这你不用管了,我想想吧。”

    陈达和频频从厨房探出头,唐逸就和齐洁说了一声,挂了电话,对陈达和道:“今天少喝点,晚上我有点事要想想。”

    陈达和呵呵笑着点头。安东市经贸考察团抵达新义州。杜鹃喜出望外。却是想不到自己打电话随便提了一嘴,唐逸就真地上了心。

    设官宴隆重招待了经贸团一行后,当晚,杜鹃又在自己官邸地小餐厅私下宴请唐逸。

    打量着金碧辉煌地餐厅,唐逸就赞叹道:“早知道,我就和杜姐你争这个位子了!”

    杜鹃娇笑一声:“你要肯争,我马上退位让贤。”

    杜鹃穿了身深蓝制服,胸部挂着闪亮的勋章,倒是神采奕奕。英气勃发。

    见唐逸打量自己装束,杜鹃就笑道:“入乡随俗嘛,争取大多数人地好感。就不能显得太过格格不入。”

    唐逸笑着点点头。

    桌上都是朝鲜特色菜,菜香酒醇。

    拿起酒杯和杜鹃轻轻碰了一杯,唐逸笑道:“听说,新义州要起一座大酒店是吧?政府出一部分钱,其余资金或合资,或从民间征集。”

    杜鹃马上明白了唐逸地意思,就有些抱歉的道;“这家酒店从招标,到定案都不是我能插手的。中央特意成立了一个工作小组进行领导。”

    高层人士。亦或杜鹃这种背景的商人,就算不大知道华逸集团与唐逸真正的渊源。但大多知道华逸集团是有着唐系背景的。

    杜鹃听得唐逸亲自提起这件事,心里就是然一惊,看来华逸集团很强劲啊,竟然能请动唐逸亲自出面下说辞。不过这件事她确实无能为力。

    负责新义州大酒店建设的工作小组都是消息灵通人士,不会不知道鼎百泰和华逸地背景,但一个是管家子弟亲自打理,一个只是传闻中有着唐系背景,会选取哪一家自然不言而喻。

    唐逸笑道,说:“这点我知道,不过我是有点为你担心啊!”

    杜鹃娇笑道:“为我担心?唐书记这话我可不懂了。”

    唐逸把玩着酒杯,叹口气道:“我就是担心新义州,好不容易铺起地摊子,如果一下垮了,我们安东也会损失惨重啊,说起来,咱们可是休戚与共。”

    听唐逸越说越是严重,杜鹃脸色慢慢凝重起来。

    唐逸继续道:“杜姐,你可以查查鼎百泰在香港股市的状况,几只红筹股里,鼎百泰是受金融风暴影响最严重的,因为其泡沫太大,跌的也最惨。再说现在他们在新义州的工程……。算了,不说了,但在商言商,从政吗,咱们坐在这个位子上,考虑的事情可就涉及到方方面面,一切应该以新义州和安东发展的大局为重,杜姐,你说是不是?”

    杜鹃默默点头,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的调查,审讯之后,辽北高院一审判决李长利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相关涉黑人员倒是有几名被判了死刑,李长利表示服从判决,不会进行上诉。

    而同时的共和国,正经历着一场巨大地考验,几年一度的厄尔尼诺现象和拉尼娜现象大发淫威,世界范围内天灾不断,幅员辽阔的共和国也未能免受其害。多个省份遭受了百年未遇地特大洪涝灾害,从六月份开始,暴雨连绵,多省堤坝告急,党中央国务院派出多个专家组奔赴全国各地指导抗洪抢险,中央领导也亲赴抗洪第一线,慰问正在日夜奋战抗洪救灾的干部群众和人民解放军武警官兵,并对防汛抗洪工作作出了部属指示。

    八月初,九江市区防洪墙45号闸口间发生决口,九江市随时面临着灭顶之灾,情况之危急震惊全国。中央军委紧急调动部队进行堵口,南京军区北京军区某集团军联合作战,在数万名解放军战士武警官兵以及九江市干部群众,舍生忘死,浴血奋战后,终于成功将决口堵住,创造了一个大大的奇迹。

    到八月底,各省份集结抗洪的全军部队和武警的兵力达到近三十万人,军委宁副主席向参加抗洪抢险的一线解放军指战员发布命令,要求沿江部队全部上堤,死保死守,夺取抗洪抢险的最后胜利。

    九月初,各江系,河系的水位终于开始全面下落。中央一号领导在南方视察时发表了重要讲话,宣布全国抗洪抢险斗争已取得了决定性地伟大胜利,并强调受灾地区各级党委和政府要一手抓抗洪救灾,一手抓经济发展,力争夺取抗洪和生产双胜利。

    在这场史无前例地洪灾中,岭南,在省长唐万东上任之初,就提出了一系列“退耕还湖,退耕还林,保持水土”等理念,并且将清理河道,修筑堤坝当作头等大事来抓,岭南境内的越江水系虽也屡次出现险情,但却均是有惊无险,成为南方受灾范围最小,抗洪压力最低地省份之一。

    南方尚有几省这两年同岭南一样,进行了一系列防洪规划,虽然大多雷声大,雨点小,但收到的效果还是显而易见的。

    几省的防洪工作在总结大会上受到了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表扬。

    九月底,全国抗洪抢险总结表彰大会在京隆重举行,一号领导宣布,抗洪抢险斗争已经取得全面胜利。

    此时的唐逸,默默关了电视,*在沙发上,这些日子,一瞬不瞬的关注着全国的抗洪工作,很累,很累。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