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一十九章 视察和学习

第一百一十九章 视察和学习2017-11-8 23:46:11Ctrl+D 收藏本站

    浩浩荡荡的车队行驶在蜿蜒的公路上。

    十一月中旬,安东市市委书记唐逸率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送温暖慰问团对安东所辖市县的贫困户进行送温暖活动。

    在宽城贫困群众家中,市委书记唐逸亲切的与群众聊天,关切的问他们有没有过冬的煤,生活有什么困难,并且送上慰问金和过冬物品,并向他们致以问候和美好祝愿。

    在临河,唐逸在安东市市委常委,临河市市委书记郭士达的陪同下走访了临河市老人院,唐逸一一查看了老人们的房间,详细询问御寒衣物够不够,饭菜好不好。送上了特地准备的礼物后,唐逸又走进厨房和储藏室,仔细查看伙食与过冬物品置办情况,当听到院内老人们衣食无忧,生活祥和时,唐逸欣慰的点点头。

    虽然很大程度上是作秀性质,但四套班子领导们这么走一走,底下的官员就会紧一紧,就会重视一些,有时候,这些秀也是不得不做的。

    出敬老院后,车队启动,送温暖慰问团回安东,唐逸却是在郭士达陪同下,驱车赶往锰矿资源最为丰富的黄口镇进行走访。

    在临河市黄口镇,唐逸同镇领导进行了座谈,另外参加座谈会的还有当地的群众代表,座谈会上,唐逸问询了黄口镇锰矿开采承包情况,并且要听听大家地意见。

    黄口镇。是郭士达取得权力的突破口,唐逸也是希望自己的走访为郭士达在黄口镇一系列举措的功过是非作个盖棺定论。

    与会地干部群众,众口一词赞扬了现在的锰矿开采制度,会谈的气氛极为融洽和谐。

    座谈会结束时已经是傍晚。临河市市委常委黄口镇镇委书记镇长曲向前忙提议吃了工作餐再走,曲向前是郭士达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四十多岁,浓眉大眼,穿着深灰色毛料中山装,典型的乡镇干部打扮。

    在郭士达的挽留下,唐逸就笑:“那成。吃了饭再走。”

    黄口镇底子本就积厚。这几年又恰逢安东经济起飞,小镇建设的极为漂亮,楼房林立,街道上,商店精品屋地各色招牌琳琅满目,其繁华热闹甚至不逊色于北方某些贫困地县城,

    镇中心有一座三层小楼,名为“小妹酒家”,也是一众领导吃工作餐的饭店。****

    唐逸当时看的就是眉头一皱。就有那么一刻想开声令其改了招牌,随即心里苦笑,自己却是变得越发霸道了。

    郭士达注意到唐逸脸色。就看了看招牌,他隐隐记得陈达和说过,唐书记爱人乳名叫做小妹的,想了想,就走慢两步,侧头在曲向前耳边低语了几句。

    “小妹酒家”旁,干警们三步一岗,两步一哨。一个个如临大敌。远远看热闹的群众议论纷纷,都想亲眼看看市里的大官。

    看了看戒严的干警。唐逸皱皱眉,没说话,迈步进了饭店。

    老板和老板娘早不知道被赶哪儿去了,服务员也换上了镇政府食堂的小姑娘。

    厨房里,大师傅更是满脸苦笑,黄口镇派出所李所长一直陪着他,寸步不离。

    和李所长是老熟人,大师傅无奈的道:“李所,咱知根知底地,我长得像阶级敌人吗?用得着你老二十四小时盯防吗?”

    李所笑呵呵道:“老王,安心做菜,甭想别的,可别砸了你的招牌,被市委书记吃出好来,说不得就调你去安东作大厨了,你还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多少人盼这机会还盼不到呢!”

    大师傅心里嘀咕,咱才没那闲工夫去伺候他呢。脸上笑着说是是。

    二楼包厢地大圆桌旁,唐逸慢慢品着茶,有资格坐这桌子的人不多,除了临河市几名主要领导,就是黄口镇书记曲向前,另外有一名年青的女同志,黄口镇妇联副主任赵晓燕,长得挺漂亮,进了包厢后脱去了身上墨绿的呢子大衣,白色薄毛衫紧紧的,身上峰峦起伏跌宕有致,惹得在场男同志无不多看她几眼。

    唐逸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氛围,下面的干部陪领导吃饭,总喜欢安排年青的女同志作陪,一来活跃气氛,二来有啥小错误小纰漏有女同志在场比较好圆场。^^首发^泡^书^吧^^^

    冷拼热炒一盘盘送上,郭士达就开了酒,亲自帮唐逸倒酒,笑着解释:“书记,这是我们临河的低度酒,不上头。”

    唐逸点点头,道,“古人说饮酒地最高境界是微醺,咱们地老祖宗可是最讲究酒礼,周朝的时候,喝醉酒叫做崇饮,是要被砍头地,至于一大帮人喝酒,就是群饮,同样要被砍头,所以说,喝低度酒,少喝,喝好而不喝倒,才是咱们老祖宗酒文化的真谛。”

    在场干部连连点头,赞叹书记知识渊博。

    赵晓燕一直好奇的打量着这位年青的市委书记,黄口虽然只是小镇,但身为国家干部,上级领导争斗的一些传闻还是会听到一些的,尤其是郭书记在临河与李书记的嫡系博弈,战场就在黄口镇,博弈的结果,黄口镇原来李书记的人倒下了一大批,而郭书记的后台大家都知道,就是原来的安东市市长,现在的市委书记唐逸。

    唐逸旁征博引,谈笑风生,赵晓燕听得津津有味,以前陪领导喝酒,她心里多少是有些厌恶的无奈的,但今天听说要陪唐书记吃饭,她却是充满了期待,这位年轻的书记,也果然没令她失望。博学多才而又充满男性魅力,只是,太过高高在上了。

    看着周围一堆老头子围着年青地书记,或露骨的大献殷勤。或含蓄的击节赞叹,赵晓燕心里轻轻叹口气,他,不寂寞吗?

    在曲向前对她使了无数个眼色后,赵晓燕才想起自己今天的任务,忙拿起酒杯敬唐书记酒。

    唐逸和她轻轻碰了,干了半杯。赵晓燕心里松口气。除了第一杯大家干杯,自己敬酒唐书记是喝下去最多地,总算完成了任务,事后不用看曲书记脸色了。

    大家都不怎么说话,酒桌上就听唐逸讲,讲安东,讲临河,甚至讲起了黄口的经济发展,其偶然的灵光一闪就好像是一个绝妙的点子。就好像很有可行性,在场的干部眼色就都渐渐变了,开始的阿谀渐渐转成了佩服。\\\8.com\\

    赵晓燕更是惊叹不已。唐书记是第一次来黄口吧?竟然就能敏锐的观察出黄口经济发展地优势劣势,怪不得年纪轻轻,就已经贵为地级市一把手,委实令人心服口服。

    唐逸又笑着转头对郭士达道:“现在地形势不比以前了,新时代,就需要新时代的干部,就说你吧士达,能力是极强的。但保守有余。开拓不足,想再进步。不改变下思路,怕是很难喽。”

    郭士达微笑道:“唐书记的八字评语我记下了,回去就写在书桌上,当作对我的警句。”

    在场干部无不羡慕的看着郭士达,唐逸虽然看似当着这些干部没怎么给郭士达留情面,但唐书记话里,分明透着一股子亲切,那是将郭士达当作了自己人,别人就算想被唐书记批评,却是不够班呢。

    酒宴进行到尾声的时候,镇书记曲向前第一次开了口,赔着笑道:“唐书记,这小饭店的老板听说您会在这里进餐,高兴坏了,他说,等您走了,他就改店名,以后就叫贵客酒楼,也好吹嘘吹嘘,谁来这里吃过饭。”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

    气氛融洽的散了酒宴,一行人簇拥着唐逸出了酒楼。

    唐逸上了奥迪,却是对郭士达招了招手,笑道:“上我地车。”

    郭士达忙跟过去,从另一边上了车。

    警车在前开路,几辆小车缓缓启动。

    奥迪里,唐逸看了眼郭士达,轻笑道:“士达,你觉得我是田登吗?”田登,自然是指那个传闻中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郡守。据说这位北宋的官员为人**蛮横,因为他地名字里有个登”字,所以不许州内的百姓在谈话时说到任何一个与“登”字同音的字。只要是与“登”字同音的,都要其它字来代替。

    听唐逸提到田登,郭士达就是倏然一惊。

    唐逸就叹口气,“听说还原历史真相,田登却是个极清廉的好官,但为什么千年来被戴上了酷吏的帽子?我刚才就想,大概,也是下面的官吏为了讨他欢心而作了些天怒人怨的勾当吧,他却不自知。⑧.com”

    郭士达额头就有些冒汗。

    唐逸又笑笑,拍拍郭士达肩膀:温言道“你呀,踏实工作,不要让我失望。”

    郭士达就有些羞愧,点头不语。底,再过几天就是元旦。

    市委大院里已经挂上了红灯笼,一派喜庆气氛。

    这一个多月时间里,最令唐逸挠头地还是王强,省委组织部似乎对王强有了意见,三次打电话向唐逸征求对王强地看法,最后一次,甚至是赵部长亲自打的电话。

    唐逸地态度很明确,王强是一名尽职尽责,工作能力极强的同志,也完全胜任他现在的工作岗位,安东班子需要稳定,需要团结。

    虽然赵部长没说什么,但唐逸知道,自己力挺王强,他不可能不对自己产生看法,无奈之下,唐逸打电话给陶书记,略微汇报了一下情况,现在的局势,也由不得自己不向陶矶靠拢了。

    唐逸在电话里汇报了安东的经济发展情况,又特意表扬了王强一番。

    陶矶很亲切地接了唐逸的电话。听了唐逸的汇报,他没说什么,只是笑着道:“王强同志我还是有一定了解的,我也相信他能在安东地岗位上发光发热。”

    唐逸这才稍稍放心。

    刚刚挂了电话。办公桌上的手机就滴滴滴的响起来,看看号码,是陈达和。

    “唐书记,忙着呢吧?我长话短说,省检察院昨天下了文,要各市推荐一名检察官参加选拔,好像是高检院与美国什么大学合作。由那个大学帮咱们培养检察官。读硕士?我准备向市院提议推荐陈珂陈检察长参加选拔,您看呢?”

    唐逸就有些无奈,陈达和如果在省政法委会议上也这付德行,只怕早晚也得挪位子,幸好他就在自己面前大咧咧的,想来也是这个机会难得,使得他文件都没看清楚就来征询自己的意见。^^首发^泡^书^吧^^^

    唐逸琢磨了一下就道:“这样吧,晚上你约陈珂来新华十一楼的小酒吧,我也过去。你带着文件,我看看再说。”不管陈达和清楚不清楚陈珂与自己的关系,唐逸也不用避忌她。

    陈达和就答应一声。

    唐逸赶到小酒吧时六点多一些。这两天十一楼没有客人,小酒吧自然处于歇业状态,却是为唐书记单独开放地。

    酒吧地玻璃窗有厚厚的黑帘遮着,夜灯朦胧,每个茶座上都点了粗粗的红烛,烛光点点,气氛很是浪漫温馨。

    唐逸就有些哭笑不得,对匆匆迎上来的经理道:“我约了人谈工作。开灯。将蜡烛都熄了。”

    俏丽的经理忙吩咐下去,很快小酒吧里就变得亮堂堂的。宛如白昼。

    不大一会儿陈达和也到了,同唐逸坐在靠墙的茶座上,要了茶,将文件递给了唐逸。

    唐逸仔细翻阅,原来,高检院与美国天普大学达成协议,天普大学每年为共和国检察系统提供名额和奖学金。高检院在全系统选派人员赴美参加法学硕士班学习,学习时间为十五个月。

    天普大学的法学院并不是美国最好的,但却是对华最为友好地大学,曾经授予南巡首长该大学荣誉法学博士称号。

    唐逸看到最后却是皱了皱眉,检察全系统却是仅仅七个名额,看来省院和高检院的选拔考试定是极为残酷激烈的。

    但机会,确实难得啊。

    唐逸正琢磨着,陈珂姗姗而来,但她不是一个人来地,却是带了名区检察院的女检察官,两人都穿着检察官制服,英姿飒爽,尤其是陈珂,英挺而秀丽,唐逸却是好久没见到她穿制服的模样了,忍不住上下打量她,陈珂脸就有些红,偷偷瞪了唐逸一眼。

    不过见到唐逸也在,陈珂才算松了口气,陈达和打电话说得不明不白的,突然就约她晚上来酒吧,陈珂心里自然有些狐疑。

    虽说知道陈达和是他的人,也很可能知道自己与他的关系,但约自己晚上见面,又说得不清楚,陈珂就有些不放心,这才带了邓检过来。

    唐逸笑着示意两人坐,陈珂就低声和邓检说了两句,市委书记和政法委书记都在,邓检拘束的很,听了陈珂的吩咐忙向唐书记和陈书记问好后告辞,走出好远,回头看到陈检坐下,心里琢磨,怕是有什么大案子吧?

    陈珂要了茶,就转头问陈达和:“陈书记,您找我?”

    陈达和咳嗽一声,说:“还是,还是唐书记跟你谈吧。”陈珂地身份他知道一些,毕恭毕敬地同他说话,陈达和还真的有些不适应。

    唐逸将文件递给陈珂,说:“你看看。”

    陈珂翻阅文件,陈达和这才插口道:“市检察院准备推荐你参加这次选拔,先征求下你地意见。”

    看着陈珂专注的阅读文件时,她认真的时候,秀丽的脸蛋更为迷人,那长长的可爱睫毛动啊动的,唐逸心就跳了几下。

    陈珂极快的看完了文件,却是看向了唐逸,目光里有征询的意味。

    唐逸就点了点头,虽然不舍得和陈珂分开,但这么好的机会,自然不想陈珂错过。

    陈珂这才转头对陈达和道:“那我试试吧,就是选拔太苛刻了,老实说,我没什么信

    唐逸就笑:“怎么会呢,我对你,可是有着绝对的信

    陈达和站起身,说:“我去洗手间。”

    看着陈达和背影,唐逸就一笑:“这个老陈,唉。”

    陈珂却是板起了秀丽的小脸,嘟嘴道:“哥,咱俩的事儿是不是挺多人都知道了?”

    唐逸摆摆手:“怎么可能,老陈也就自己猜到一点儿,还不是因为孙老二那个迪厅闹得?可不赖我。”

    陈珂就轻叹口气,道:“没有不透风的墙,哥,以后你觉得会影响你发展的话,就跟我说,我,我不会缠着你的,真的,我知道你心软,但,我不想影响你的前途。”

    唐逸看到陈珂小脸上流露出几分凄然,心中就有些难受,陈珂,是对自己未来最不确定的吧?在机关里沉浮,最明白人言可畏,是以,在她想来,自己与她的关系是不可能长久维持的,自己终究会有离开她的一天。

    望着陈珂,唐逸心里酸酸的,脸上却挂着笑容,道:“怎么,是不是你想嫁人了?”

    陈珂低下头,拿起茶杯,轻轻吹着浮在上面的茶梗,没有说话。

    唐逸就笑:“就算你想嫁人,也得先逃过我的五指山,等你念完这个法学硕士,估计我就不好管到你了,小同志,努力吧,不过我可得告诉你,只要我比你级别高,你就得乖乖老实听话,不然可小心我打击报复,叫你选定的新郎吃黑狱。”

    陈珂白了唐逸一眼,小声道:“你把你自己送进大牢吧。”

    唐逸滞了一下,这是陈珂第一次最直接的倾诉她的心声吧。

    呆了一会儿,唐逸轻声道:“陈珂,我不会叫你离开我的,以后不要乱想,知道吗?”心里叹口气,在小妹面前,自己却是觉得可以抛开一切,只要两个人终生厮守就够了,毕竟小妹才是自己的妻子。但,如果真的面对齐洁陈珂,自己又哪里割舍的下?

    陈珂轻轻点头,突然就抬头问:“哥,你真的觉得我能通过选拔?”

    唐逸点点头。

    陈珂就甜甜笑了起来,说:“哥,其实我挺聪明的是不?”

    唐逸好笑的道:“是啊,聪明的数学考不及格。”

    陈珂就哼了一声,道:“说老实话,你那时候是不是就对我有了想法,借口辅导我来卖弄你的本事,害得我越来越喜欢你。”

    唐逸撇撇嘴,“我对小孩子一向没什么兴趣。”

    陈珂白了唐逸一眼,低声嘀咕:“也不知道谁,就知道欺负他嘴里的妹妹……”

    陈珂的小妩媚勾得唐逸一呆,刚想说话,手机滴滴滴的响起来。

    唐逸看看号码,是杜鹃,就对陈珂以及向这边走来的陈达和作个噤声的手势,自己接起了电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