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章 伊始

第一章 伊始2017-11-8 23:46:13Ctrl+D 收藏本站

    钟山后街一栋灰墙灰瓦毫不起眼的院落,院中是四合结构,正房前,在青砖铺就的地面上,有那么一块长方形的泥土地,唐逸正弯着腰用小锄头松地,在他身后,老太爷坐在马扎上,笑呵呵看着他忙活。8.com.

    “五谷不分,四肢不勤!”老太爷虽然是叹息,但看着孙子的背影,眼睛里明显蕴含着慈祥的笑意。

    唐逸自然看不到老太爷笑容,脸火辣辣的,回到京城,就商量搬来和爷爷一起住,老太爷没说什么,但这两天唐逸跟着老太爷种花种草,这才发现,自己不是样样事情都能做好,最简单的播种,自己不是种的深了就是浅了,间距也把握不好,听着爷爷的叹息,唐逸就一阵挠头。

    老太爷用拐杖敲了敲地面,“起来吧,你搬来和我住,就是要剥夺我老头子的弄花之乐?”

    唐逸悻悻起身,说:“爷爷,只要让我搬回来,我肯定能学的又快又好。”

    老太爷拄着拐杖起身,唐逸忙过去搀住他,老太爷就又摇摇头,“你搬回来,我老的可就快喽!”

    可不是,站在不远处,龙精虎猛的警卫员穿着白大褂的保健护士都没过来搀扶爷爷,想来是得到爷爷吩咐的。

    唐逸气呼呼道:“爷爷,我就不信你不想我搬回来!”

    老太爷终于笑了,点点头道:“有这份心就好,雏鹰长大了,总要翱翔天际,你飞的高,我才真开心。”

    特级保健护士李姐也插嘴道:“是啊小首长,这里离您工作单位太远。把堵车的时间打进去,想不迟到,我看您每天四点就要起床。您就放心吧,首长我们会照顾好的。”

    唐逸就道:“爷爷可以搬去和我住嘛。我买个大别墅。条件肯定比这里好一百倍。”

    老太爷不禁莞尔。“胡闹!”

    扶着爷爷进了正房客厅。朴素而由略带古风地摆设。一种沉甸甸地历史厚重感扑面而来。

    李姐给两人泡了茶。将茶杯送到唐逸旁地木桌上时。低声道:“小首长。你劝劝首长。其实西方有地按摩器械对身体是很有好处地。但首长就是不用。”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或许从医学角度。运用一些先进地器械药物可以更好地保健疗养。但唐逸总觉得。一切按科学规律科学角度看问题。来强行改变一个老人地生活方式未必是一件好事。

    老太爷慢条斯理地喝茶。唐逸默默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酸酸地。

    老太爷瞥了他一眼,似乎感觉到了唐逸心情的亲近和激荡。微笑道:“真觉得我这老头子寂寞的话。就多来看看我。”唐逸默默点头。地国徽灿灿生辉,耀人眼目,大楼更显气派雄伟。

    永平大街上车流如梭,唐逸下了出租车,看着宽敞的大街。华丽的路灯,那一辆辆疾驰而过的高级轿车,唐逸轻轻叹口气,安东再怎么建设,比起京城,也不过是个繁华的县城而已。

    大门两旁,英姿飒爽地武警战士笔直而立。

    接待人员查看了唐逸的介绍信和工作证后放行。

    唐逸去干部室报了道,又在干部室牛副主任陪同下去十一楼见张副部长,楼道里。电梯中。人人都显得极为忙碌,有认识牛主任的就点头打声招呼。也有人好奇的打量唐逸,却没人说什么。

    “叮”,电梯在十一楼停下,唐逸跟在牛主任身后出了电梯,却见迎面走来一名穿着灰色女士西装的中年女士,肤色白皙,气质出众。

    见到牛主任,女士就和他握手寒暄,牛主任回头给唐逸介绍,“认识一下,这是咱们纪委机关服务中心的周主任。”又对中年女士道:“唐逸同志是纠风室的新主任。”

    中年女士微笑和唐逸握手,“周海兰。”唐逸的任职公告早就贴出来了,虽然见到唐逸年纪看起来甚轻,但部委机关藏龙卧虎,周海兰已经见怪不怪,笑孜孜道:“唐主任,晚点再和你聊,关于你的住房和福利待遇,有什么要求你可得想好,一次性解决,下次再找我可就得贿赂我了!”

    唐逸笑笑不语。看来周海兰在这个岗位肯定游刃有余,能极快的和陌生干部消除隔阂,虽然只是小小地玩笑,却令唐逸颇有一种宾至如归地感觉,同刚刚进入监察部大楼体会的那种压抑肃穆形成鲜明的对比。8.com

    宽敞气派的办公室里,唐逸见到了张副部长,虽然是名五十多岁的女士,张部长却不怎么显老,头发乌黑浓密,看不出漂染的痕迹,脸上有些淡淡地鱼尾纹,眼睛很有神,就算说她三十多,怕是也有人相信。

    张部长微笑和唐逸握手,“欢迎你加入我们纪检队伍。”

    唐逸忙讲了几句客套话,无非是要认真学习,提高水平,还请部长以后多多批评教育等等,更因为张部长言语里的别样意味加了几句一定要学习纪检干部优良传统,争取成为一名合格的纪检干部之类的话。

    唐逸知道,纪委系统有其特殊性,如果自己提上来后专门走纪检路线就罢了,但自己明显是来部委镀镀金,不几年铁定跳出纪检系统,难免就会使得一些纪检系统内的领导对自己有看法,越是这样,自己越发要谦虚低调,早日扭转这些对自己有偏见领导的看法。

    当然,张部长这句话也可能是真心欢迎自己,并不是话中有话。

    张部长关怀了几句唐逸的生活问题后,就起身道:“走吧,去纠风室开个会,给大家介绍介绍你。”

    纪委纠风室在七楼,占了整个楼层。一套人马,挂两个牌子,一个牌子是纪委纠风室,另一个是国务院纠风办。

    纪委纠风室设综合组,机关组以及地方组,核定行政编制四十多人,常务副主任兼综合组组长唐逸,副主任兼机关组组长马元杰,副主任兼地方组组长王振清。三人都是正局级干部,此外还有一名正局级监察员,数名副局级监察员,正处副处监察员,主任科员。副主任科员若干,倒是科员少得可怜,只有四五名。

    除了行政编制外,纠风室尚有几名事业编,文秘三名,打字员一名,司机四名,这些事业编人员隶属于中纪委机关综合服务中心。

    张部长召开了纠风室副处级以上干部会议,向大家宣布了对唐逸的任命,唐逸也简单讲了几句话。感谢组织的信任和培养。这是荣誉,也是责任,请组织和同志们支持帮助监督,大家携手在上级领导地指导监督下,齐心协力把纠风室工作做到最好。

    张部长走后,马主任和王主任就给唐逸介绍纠风室地情况。领唐逸在各个办公室转了转,同是正厅级干部,同地级市市委书记比起来,部委的司长室主任等管地人可就少得可怜,要说权力分量,一个是土皇帝,一个统筹全国工作,孰重孰轻很难分清,或许很多司长室主任巴不得出京外放。但志存高远的话。在中央部委的任职经历可就弥足珍贵。何况纠风室挂了国务院纠风办的牌子,与普通司室的权限不可同日而语。

    唐逸的办公室宽敞明亮。明媚的阳光透过百叶窗射进来,斑斑点点。

    马主任和王主任都很热情,唐逸却是知道他俩本就是竞争常务副主任位子的对手,最后被自己这个外来户捷足先登,不知道他俩是怎么个想法,看两人满脸微笑,又哪里看得出端倪?

    接下来的日子,唐逸一边熟悉工作,一边安排自己地生活大计。

    在距离监察部不远的天源大厦买了套三室一厅的公寓,来了京城,自不能如同在安东那般奢华,尤其又进了纪检部门,自然是要低调一些。

    天源大厦是一座高层公寓。二十四层,唐逸买的十八层,1803号,主要是因为这套房子没怎么装修过,在楼层的位置也甚合唐逸心意。

    其时京城房价尚不像新世纪那般离谱,天源大厦虽然在二环以内,一百多平米地三室一厅也不过用了六十多万。

    接着,唐逸就寻了一家装修公司对自己的新居简单装修,这段日子,唐逸住在和孝府宾馆,和孝府本是前朝和孝公主的府邸,改建后成为中纪委招待所,八十年代末期,如同大多数部委招待所一样,招待所改名和孝府宾馆,除了作为纪委的接待宾馆外,同时对外营业。

    和孝府宾馆前半部建筑格局保存得基本完好,中路主要厅堂均在,只是在最后面建起了一座八层楼房,是现在和孝府宾馆的主体建筑。

    宾馆前端古建筑不对外开放,中纪委监察部接待专用,前端建筑古香古色,粉墙黛瓦雕梁画栋斗拱重叠飞檐翘角,行走其间,宛如步入古代帝王人家。

    周海兰听说唐逸住进了和孝府宾馆后,主动给宾馆经理打了电话,通知经理安排唐逸住进前楼,唐逸却只是在经理陪同下去前楼走了走,参观了一下旧朝公主的府邸,终究还是没有住进去。

    虽然到了北京,但同小妹还是聚少离多,一礼拜也就能见上那么一两面。

    这天是周六,唐逸得以有工夫来看看新房装修情况,在唐逸要求下,当然,也是大把金钱洒下后,该公司加班加点的忙着为唐逸装修,甚至晚上也派出工人作那些动静不大的细活。

    唐逸又不过是要求简单装修,一个多礼拜下来,却是装的差不多了,听装修工人说,这三两天就能完工,接下来就是通通风,十天半月就可以搬进来居住。

    有工人更抱怨。说是晚上作活时和邻居闹得很不愉快,自己长这么大没被人骂的那么惨过云云,唐逸就笑着扔给他一包中华,工人马上笑逐颜开,刚刚地怨气烟消云散。

    唐逸走到窗边,看窗外风景,住高层委实令人心胸开阔,唐逸选地位置又好,附近却是没有高层建筑物挡住视线。望着窗外,唐逸点点头,虽然没有安东安逸,却也勉强住得,小妹应该会满意吧?

    随即就是一笑。小妹又哪里在乎这些了?

    滴滴滴,手机响了起来,唐逸看看号,是军子。

    军子和李红娜也都被唐逸安排调进了京城,毕竟军子一路跟着自己,李红娜在单位的同事也都知道她爱人是市委书记的司机,现在自己离开了安东,虽说齐茂林他们也不会亏待了军子,但毕竟会有些不同,更别说李红娜单位地同事了。有那些势利的或者与李红娜工作上有过摩擦的。怕是会给李红娜气受,是以唐逸才将他俩调离安东,不用去体会那种巨大地落差。

    “哥,我是想告诉你一声,我爸妈接过来了,新楼装修呢。现在住我们租的房。”

    唐逸笑道:“那就好,你和小娜的工作怎么样?”

    “都挺好的。”军子声音里也透着愉快,他也不会跟唐逸说谢谢之类的客气话,这条命都给了唐哥就是。

    军子被安排进了永定区国土局,小娜还是进的文化局,也是永定区局,都是挺不错地单位。

    唐逸就叹口气,“唉,害得你们也没个安稳。”

    军子就笑:“哥。小娜可是一直念叨你的好呢。这么个不安稳法,我看也没人不愿意。”

    唐逸道:“主要是两位老人家也跟着四处奔波。他二位没说啥吧?”

    军子笑道:“说了,说我越活越出息,一转眼就成了京城人,他老二位可乐得晕了。”

    唐逸就笑骂一声,“去,有这么说自己爸妈的吗?”

    军子笑笑,就不吱声。

    唐逸沉默了一会儿,又问:“安东,一切都好吧?”随即就摇摇头,军子也不过比自己晚来了一个礼拜,又能有啥变化了?

    军子心知唐哥还是记挂着安东,想了想道:“茂林书记他们都挺好地。”

    唐逸微微点头。

    接任安东市委书记地是齐茂林,张震升任安东市委副书记,接了齐茂林地分工,原来地朱副市长被任命为常务副市长,另外就是黄琳,调任农业厅副厅长,一转眼黄琳倒成了辽东女干部新星。

    唐逸在部委任命下达前就曾经和陶书记进行了一番深谈,从结果看,谈话的效果不错,陶书记想来是很乐意接收安东系人马为他所用的,黄琳的隐性晋升就是个明确的信号,当然,听说也是恰逢农业厅女干部奇缺,需要这么一个标志性人物。

    挂了军子的电话,唐逸就看看表,和装修师傅打了声招呼,径自出屋,坐电梯下楼,到了楼下,唐逸边向小区大门走,边拨了兰姐的号。

    嘟嘟两声后兰姐就接了起来。

    唐逸就问:“到了吗?”

    “没,我,我五点多出来的,快,快了。”只要办唐逸交代下来的事儿,兰姐就没有不胆战心惊地时候。

    唐逸皱了下眉头,就道:“不用急,慢慢开。”却是怕兰姐着急下撞了车。

    是唐逸要兰姐将富康送来北京地,在他看过纠风室配车情况后,就准备抽个空将自己的富康开来换上京城牌子。

    纠风室配有四辆车,两辆轿车,两辆面包,虽然按照规定纠风室局级干部是没有专车的,但两辆轿车基本就是马王二主任专用,两人也都热情的要将自己用的车让给唐逸,唐逸自不会跟他们争这些,一再婉言谢绝,不过在两人想来,唐逸自然是故作姿态,就昨天下班,一直负责接送马主任的司机小高却是将车停在监察大楼下等唐逸,说是马主任说,以后他负责接送唐逸上下班,唐逸再一次谢绝,同时知道用车这件事必须尽快解决,于是当晚就给兰姐打了电话,要她来送车。

    “兰姐,我去王府井等你,咱在王府井步行街南口见。”

    唐逸说完就挂了电话,出了小区大门,招手叫出租,先去吃个饭,再去王府井。

    唐逸坐在步行街南口地冷饮店里,喝到第二杯果汁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唐逸见是兰姐,忙接通。

    “唐,唐书记,我,我找不到停车场,这儿,这儿又是胡同又是单行道的,我,我不知道该往哪儿开。”

    唐逸拍拍头,自己却是根本没想过,兰姐可没自己驾车来过北京,倒也真难为她了,竟然就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唉,也是自己平时把她吓得吧?都不知道怎么拒绝自己的命令。

    唐逸就问:“你在哪?找找路标,告诉我,别乱动,我去接你,进三环了吧?”

    “我,我就在王府井呢,就是,就是找不到停车场。”

    唐逸微愕,随即就笑:“挺机灵的嘛?那你找找标识牌,有停车场路标的。”

    听唐逸语气很愉悦,兰姐松口气,说:“那,那我找找。”

    唐逸想了想就道;“这样吧,你就下车跟人打听,怎么去世都百货,那儿有露天停车场,很好找,我现在也过去。”

    “哦。”兰姐答应一声,听唐逸不再说话就挂了电话。

    唐逸结账,出了冷饮店。

    唐逸溜溜达达向世都百货走过去,路上却是见一精品店里大洋娃娃特别可爱,就进去买了下来。

    世都百货前的停车场上,老远就见到兰姐站在银色富康旁,东张西望的,她穿着红色皮裙,黑色棉袜,红色高跟鞋,前凸后翘,风情万种。

    见到唐逸,兰姐就兴奋的招手,等见到越走越近地唐逸黑着脸,兰姐刚刚找到组织地小兴奋马上不翼而飞,忙恭恭敬敬向走到跟前的唐逸打招呼。

    唐逸点点头,指了指车,自己拉开车门上车,兰姐忙小跑到另一侧开门坐了进来。

    唐逸就将手里地大洋娃娃塞到兰姐怀里,说:“给宝儿的。”

    兰姐就甜甜一笑:“宝儿肯定开心死了,她……”看了看唐逸脸色,小心翼翼道:“她这些天一直念叨呢,要考北京的大学,现在她学习可用功了。”

    唐逸心就微微一酸,宝儿,又胡思乱想了吧?叹口气道:“你没跟她说吗?我是工作调动,身不由己的。”

    兰姐道:“说了,可是宝儿现在心思多,我,我也不知道她的想法呢。”

    唐逸点点头,他也想过带兰姐和宝儿来北京,但又琢磨了一下,还是等宝儿初中毕业再说吧,频繁换环境对她不是什么好事,再说,兰姐和宝儿来了北京,允儿和李婶又怎么安置?

    看了眼兰姐,唐逸就道:“既然来了王府井,也别空手而归,自己去买几件衣裳吧,下午有去安东的航班,别误了点,我就走了。”

    兰姐心里这个雀跃啊,但看到唐逸情绪不高,兰姐可不敢露出一丝高兴的样子,小心翼翼道:“那,那买多少钱的?”

    “老标准,三万以内。”唐逸说完就指了指车门。

    兰姐知道黑面神因为宝儿的事心情不大好,也不敢嗦,忙抱着大洋娃娃开门下车,看着唐逸开车驶离,直等富康渐渐汇入车流,兰姐才用力搂紧洋娃娃,“啵啵”的用力亲了几口,美滋滋向百货商城里走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