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五章 黑风双煞

第五章 黑风双煞2017-11-8 23:46:18Ctrl+D 收藏本站

    红姐心里满是厌恶,却又不得不满脸赔笑的帮坐在正首的一名长满络腮胡的壮汉倒酒,络腮胡就是小东嘴里所说的大哥,自从红姐进来坐在他身边,他就动手动脚的,红姐虽然应付这种客人已经很有技巧,常常可以借着倒酒说笑躲闪过去,但还是被络腮胡在身上扭了几把。^^去看最新小说

    此时络腮胡正一脸荡笑,回味似的说:“好滑!”

    桌旁围坐的七八名青年马上大声哄笑起来。

    红姐心里痛骂络腮胡下贱,脸上却不得不一脸笑容,娇声娇气的撒娇:“真讨厌!”同时寻思着怎么快点脱身,但又不敢直接说,刚刚络腮胡说过,他是跟蓝岛俱乐部大老板混的,蓝岛俱乐部,红姐当然知道,香山大街最气派的建筑,好像皇宫般富丽堂皇,俱乐部前,简直就是世界名车展览,各种名贵跑车轿车琳琅满目,几十万的车都不好意思停过去,太寒酸。

    听络腮胡说,俱乐部会员名人汇集,都是特别有权势的人物,当红姐为了凑趣,说出一个大明星的名字,问络腮胡见过没时,络腮胡就不屑的一笑,“他?对,也是俱乐部会员,不过也就是一孙子,在蓝岛,随便一个VP拔根汗毛都压死他,小红,你还是不懂,在咱北京城,不,咱国家吧,到底什么样的人物才叫人物?你别看那些大明星在屏幕上人五人六的,其实狗屁不是,就说你说的那孙子吧,就咱北京城里随便一个权力部门区局的主任处长啥的,有点实权的,哪个不比他牛逼?跟人家比起来,他就一盘菜!更别说那些局级干部了,在人家眼里,他连根毛都算不上。”

    红姐听得瞠目结舌。

    络腮胡又开始吹嘘蓝岛的VP都有谁谁谁,当说出一个名字时众人都不明所以。络腮胡就说了他爷爷的名字,在场的人都惊呆了。一时间没人能说出话来。

    络腮胡又得意洋洋道:“这些东西你们这帮小兔崽子听了就听了,算你们长点见识,都他妈不许外传啊!”

    小青年们忙都点头。

    络腮胡又一脸贱笑的对红姐道:“听傻了吧?还想听地话今晚跟哥走,想听啥哥就给你讲啥,哥开心,你HPPY!”

    小青年们轰的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包厢木墙被人拍得山响。有女孩儿粗声粗气地喊:“别吵啦!小声点!”

    络腮胡就一愣。小青年们沉寂了一下。马上就开始鼓噪。纷纷站了起来。络腮胡做个手势。说:“都给我站住!”转头看向红姐。脸沉了下来。阴声道:“小红。我看你面子!”

    红姐忙娇笑道:“谢谢李哥。我。我这就出去看看。”

    红姐急匆匆出了包厢。就见外面过道中站着一个穿迷彩地女兵。身材高大。很有那么些气势。见红姐出来。女兵就皱着眉道:“叫你朋友说话小声点。怎么回事。一点素质也没有。”

    红姐肚里好笑。傻大兵见过。大傻女兵就少见了。脸上挂笑道:“我是这儿地老板。对不起。你是哪桌地?你看我们这店小。装修简单了点。有一点动静全饭店都能听到。你多包涵。多谅解!”

    女兵也是吃软不吃硬地那号人。脸色就缓和了下来。说:“我倒没啥。是我们队长跟爱人说话呢。就几分钟时间。然后一个月怕也见不上面了。你跟里面客人说说。请他们体谅体谅。”

    红姐啊了一声,就说:“那成,我去说说。”

    女兵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红姐就回了包厢。

    络腮胡皱眉问:“怎么一码子事儿?”

    红姐笑眯眯坐到他邻座,说:“没事没事,李哥,我跟你说个故事啊!”准备讲个平淡无味的长故事,拖延几分钟,等那女兵的什么队长和爱人走了,自己再想办法哄哄络腮胡就是。

    络腮胡咦了一声,饶有趣味地问:“你会讲故事?”

    小东嘿嘿笑道:“李哥,红嫂子的故事保管你听了受不了,嫂子,给咱大伙来个和尚夜宿尼姑庵,那段子,我那回听得差点流鼻血!嘿嘿……”

    “好”

    “就来这个!”

    小青年们就鼓噪起来,拍手掌的,吹口哨的,包厢里闹成一团。8首发

    红姐心里刚说一声坏了,果然,包厢木墙又被敲响,这次更大力,“嘭嘭嘭!”

    女兵声音再次响起:“你们有病吧?”就在包厢里人们愣神之时,女兵一掀布帘站在了门口,看一屋子人都没个正形儿,穿耳环的,染发的,光头的,一个个痞里痞气,就厌恶的皱眉道:“都老实点,不然全给你们送局子里去!”

    红姐吓了一跳,刚站起来想说话,已经被络腮胡一把拉到椅子上,络腮胡摸了一把胡子,脸上已满是冷意:“小红,这可不是哥不给你面子。”

    离得包厢门近的黄毛站起来就推女兵,嘴里骂道:“傻吧你,滚!”

    没等靠近,女兵飞起一脚,坚硬的军用皮靴正踹在黄毛小腹,黄毛“哎呀”一声惨叫,向后踉跄几步,捂着小腹“扑通”坐倒。

    小东一伸手,就将腰上缠地铁链腰带抽了出来,其余小青年也都伸手抄家伙,有拿匕首的,有拿水果刀的,有那不带家什地就抄起了椅子,群情激奋的围了上去。

    女兵冷笑一声,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她不退反进,猛地冲过去,飞起一脚就将一名痞子踹飞,接着几个箭步已经到了络腮胡面前,络腮胡腾地站起,伸手向腰后摸去,接着就觉额头一凉,抬眼看,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女兵性子虽然性子火爆,做事粗犷,实则心细如发。掀开布帘后,包厢里所有人的动作表情尽收眼底。大马金刀端坐地络腮胡自然成了贼王,应该被第一位控制的对象。

    痞子们都愣住,眼巴巴看着女兵手里那柄闪烁着冰冷寒光的黑色手枪,他们自然认不出这是刚刚装备特种部队的95微声手枪。

    络腮胡腿肚子有些转筋,但他毕竟见过些世面,又当着这许多人,硬着头皮道:“拿把破玩具枪就想唬咱爷们吗?”

    女兵冷笑:“你可以动一下试试。”

    络腮胡哼了一声。“就算是真枪又怎么样?你是军人吧?敢随便开枪吗?告诉你,老子可是遵纪守法的一等公民,你拿枪威胁平民,等着上军事法庭吧!赶快把枪放下,咱还有得商量!”

    看似恐吓女兵,实则已经有了惧意。

    小东是个硬角色,人也阴狠,他慢慢就移到了女兵身后,见女兵还没留意,突然就挥起铁链。准备朝女兵后脑狠狠来上一下。

    “噗”一声不大的响声,小东突然就捂着腿摔倒,鲜红。从指缝很快地渗出,灿烂的刺目,小东额头渗出豆大地汗珠,咬着牙,忍着剧痛没有惨叫出声,但眼睛里。已经满是惊恐。

    络腮胡地脸色终于变了,看着又重新顶在他脑门上地枪口,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看到鲜血,红姐头脑一阵眩晕,身子一软,就坐到了椅子上,跟虚脱了似的,身上没有一丝力气。

    那些痞子们慢慢退后,有胆小的已经到了门边。就想溜出去撒丫子开溜。

    “都给我站住!”女兵一声清喝。立时,满屋人再没一个敢动。都泥塑似地站定。

    络腮胡强自镇定的作最后的挣扎,“有话好说,我,我是蓝岛俱乐部的保安部副主任,蓝岛蓝岛俱乐部你知道吧?赵,赵国轩赵赵老板……”

    女兵微微蹙眉:“蓝岛俱乐部?”

    络腮胡心中就是一喜,看来有门儿,“对对,蓝岛俱乐部,我就是蓝岛俱乐部的。”说到这儿精神就振奋起来,在他眼里,京城里,还没有蓝岛俱乐部摆不平的事儿呢,只要这女兵知道蓝岛俱乐部,想来她也不敢随便动蓝岛俱乐部的人。

    红姐头脑渐渐清醒过来,见女兵脸上有些犹豫,也忙帮腔劝说:“是啊,这位,这位解放军同志,咱有话好说,先,先把枪放下。”她可真怕在这儿闹出什么人命。

    见女兵似乎被蓝岛俱乐部镇住,那些痞子胆子也大了,有人就过去掺起小东坐椅子上,小东也硬气,把衬衫撕下一条布条,将小腿紧紧绑上止血。

    这时候门帘又一挑,唐逸和小妹进了包厢,看到包厢内的狼藉,小妹微微蹙眉。

    红姐却是吓了一跳,忙对唐逸使眼色,说:“兄弟,这没事儿,没啥热闹看,快出去。

    小东正一股怨气没处发泄,马上瞪眼睛骂唐逸,“小白脸,看你妈啊,滚出去!”

    “嘭”,女兵飞起一脚,小东额头马上被军用皮鞋重重踢到,闷哼一声从椅子上摔下,不省人事。

    女兵枪口仍然指着络腮胡的头,对小妹道:“队长,是这群流氓先动的手。”

    络腮胡一听是女兵地上级到了,马上来了精神,这二愣子女兵愣头愣脑,但她上级应该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吧,尤其是女兵嘴里的队长清丽无边,令人观之忘俗,一看就不是那种没脑子地傻大兵,忙大声对小妹道:“队长是吧,你看看你部下,这还是解放军吗?简直就是土匪,随便对平民开枪,你们哪个部队的,我要投诉!”想了想又加了句,“我是蓝岛俱乐部保安部副主任李刚!”

    红姐听女兵叫小妹队长,开始微微一怔,随即才知道原来女兵嘴里来告别的上司,就是常来自己饭店,令自己很有好感的青年的爱人,心里苦笑,心说你们这可闯祸了,忙凑过去对唐逸道:“兄弟,快叫她把枪放下,别把事情闹大。”更低声道:“李哥那儿我帮你们说说,最多赔点钱,不会闹上什么军事军事法庭。”在红姐想来。军人再怎么着也不能随便开枪射平民吧?要是警察还情有可原,还能找到借口。军人可就不同了。能找什么借口?事情闹到最后只怕这女兵和唐老弟的爱人都会被军事法庭判刑。

    红姐又指了指唐逸回头对络腮胡道:“李哥,这是我地熟客,看我面子,今天这事儿咱私了成不?”

    络腮胡见那清丽队长示意下,女兵慢慢收起了手里的枪,胆子越发大了,听红姐说话。就呸了一声,“呸,老子他妈认识你是哪个葱?别以为老子摸了你几下你就有面子了,滚你妈蛋。”斜眼打量着唐逸,说:“你丫的住这片是吧?这样,一百万,拿出一百万老子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拿不出来,这俩女的,坐牢!你小子。就等着给自己收尸!”

    唐逸没理他,心里却盘算着蓝岛俱乐部?自己虽然少来京城,却也听说过它的名字。有个表弟好像还是里面地会员,听说俱乐部很有些背景,倒是不可轻忽。络腮胡又瞪眼睛道:“喂,小白脸,到底怎么着,给个话!”

    小妹本来是等唐逸拿主意的。见爱人迟迟不作声,那胡子挺难看地家伙更是凶悍的紧,微微蹙眉,对女兵作个手势,轻声道:“叛国,就地枪决。”

    声音虽轻,却是满室俱惊,就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含义地时候,“咣当”一声。络腮胡已经被女兵按倒。脑袋被死死按在桌面上,女兵地手枪也顶在了络腮胡后脑。

    唐逸吓了一跳。忙说:“等一下。”

    女兵眼睛就看向小妹,小妹摆摆手,女兵就暂时停住了动作。

    小妹拉住唐逸的手,小声道:“我们出去等吧。”

    唐逸瞬间就明白了小妹地心思,她是见络腮胡好勇斗狠,担心他以后找自己的麻烦,是以准备来个一了百了。

    唐逸就笑笑,小妹,却是比自己果决多了,正是军人地性格,自己呢?遇事却是喜欢多番思量,倒是挺适合作政客的。

    那边儿络腮胡傻了好一会儿,这才回过味儿,刚刚的凶悍早已无影无踪,杀猪似的惨叫,“不要,不要杀我……我,我是蓝岛的……啊……”却是被女兵着头发用力在桌上撞了一下,“闭嘴!”

    女兵更抬头对小妹道:“队长,要不要晚走一天,侦察小队明天从新疆回来,顺便把这个蓝岛端了!我有情报,蓝岛的老板有问题!”她其实蛮精明的,听到队长要将络腮胡枪决就明白了队长的想法,在她想来,既然一了百了,就做的彻底点。

    也不怪她无法无天,她本来隶属情报六处特别行动组,那是不受法律约束的部门,而六处特别行动组地成员,很多都是小妹来的,这次小妹挑选陆战队队员,就将小玉要了过来,而小玉做事风格,自然还是情报处那一套,更何况,这次成立的海军陆战队本就有一个小队被定义为执行一些特殊任务地秘密情报部队,小玉就是小妹钦点的该小队成员,要作领导,小妹却是觉得她还不够沉稳慎密。

    见小妹蹙眉思索,好像还真的有那意思,唐逸就苦笑,拉了拉小妹的手,两人就出了包厢。

    小妹小声道:“你不用担心的。”

    唐逸捏捏她脸蛋,笑道:“你办事我当然放心,不过呀,咱们还是低调点好,总不能咱两口子把北京城折腾的翻个儿,闹得整个北京城都知道咱这对恶公婆惹不起,赶明儿再给咱两口子取个黑风双煞地外号,多难听?”

    小妹就被逗得扑哧一笑,说:“破外号,难听死了!”

    唐逸见她雪莲盛开般耀眼的笑容,就轻轻在她脸上吻了一下,小妹靠在他怀里,再不说话。

    包厢里没人说话,包括络腮胡,他就好像待宰的羔羊,等待最后的判决,当听到女兵混不当回事儿似的说要将蓝岛端掉,络腮胡就傻了,知道今天遇到大麻烦了,本来,他开始以为遇到了不知天高地厚的兵痞而已,但到现在,如果他还不知道是遇到了惹不起的甚至超脱于法律之外的那些权力人物,那他这些年的米也算白吃了。

    络腮胡绝望之际,更是一阵阵懊悔,这些年,赵哥规劝了自己多少次,既然上岸了,就要与时具进,不要跟个痞子似地四处逞能,北京城里能人多了,有地人,说句话蓝岛关门也就是分分秒的事儿。

    自己却就是听不进去,这几年吃了多少亏?幸亏赵哥念旧情,一直帮自己善后,更没有将自己扫地出门,现在还挂了个保安部副主任地头衔,当然,是干拿饷不管事的那种。

    混到这份上,自己还是没有觉悟,依然我行我素,但这一次,看样子玄了,真的捅到天了。

    包厢一阵沉寂,每个人心里都七上八下的,谁又知道此时外面那一对壁人在若无其事的卿卿我我?

    好一会儿后唐逸和小妹走了进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去,有忐忑,有恐惧,也有茫然。

    小妹指了指地上的小东,说:“带他去医院,你们也都出去。”

    话音刚落,这些痞子就像被驱赶的鸭群一般,争先恐后向外挤,在包厢门口甚至你推我搡的,只是迫于那两个母老虎的威势才没人敢骂出声,却也都怒目相向,至于躺在地上的小东哥,却没一个人理会。

    痞子一窝蜂出了包厢,很快就是杂乱的下楼声,低骂吵嘴声。

    红姐一脸迷茫的看着唐逸几个人,唐逸就笑笑,说:“红老板,你也先出去,我们这儿说几句话就好。”

    红姐点点头,就退了出去。

    女兵见到小妹手势,收起枪,回身拎起小东,也走出了包厢。

    络腮胡长出了一口气,身子一软,慢慢瘫坐在椅子上。

    唐逸就笑笑,说:“一百万是没了,事情我也不想闹大,回头你带那个叫,叫小东的去治治伤,枪伤,没问题吧?”

    络腮胡忙不迭点头,心渐渐安定,忽然觉得裤裆凉嗖嗖湿漉漉的,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尿了裤子。

    唐逸就站起来,说:“那没事儿了,你和小东以后尽量不要来这片了,好吧?”

    络腮胡又一阵猛点头。

    唐逸就对小妹笑笑,两人向外走。

    看着两人背影,络腮胡犹豫了一下,着胆子问了句:“您,您是?”如同料想的一样,两人脚步停也没停,就出了包厢,络腮胡叹口气,想想也知道,想知道人家的底细,自己远远不够格。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