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六章 衮州干部

第六章 衮州干部2017-11-8 23:46:19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目送小妹两人的绿色军车飞驰而去,想起刚刚事端闹起来前和小妹的谈话,心里轻轻一晒,当时看到小妹情绪低落有些不忍心,其实想想,小妹退伍的话就挂个闲职一直在家里待着吗?以小妹的性子,确实耐得住寂寞,一杯清茶,就可以静静的在家里坐一天,但这是对她好吗?也许她会觉得这样就足够了,就很开心,但自己可不能这么自私,小妹,总要有她自己的生活,或许,在军营中叱诧风云她不觉得怎么了不起,但如果真令她完全退下来,总有些时刻,她会怀念军人的生活吧?

    想起自己最后哄小妹的话语,“等老公我啥时候风风光光授予你上将军衔,咱俩就退休养老。8首发”现在想想,倒是挺对头的。

    小妹呢,当时也是轻轻点头,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是吹牛胡闹,反而,好像在憧憬那样的时刻。

    军车渐渐消失在车流中,唐逸想了想,就回了小饭店,络腮胡早就扶着小东溜掉,二楼包厢,红姐和小翠正泼水,用力擦拭地面。

    见到唐逸红姐怔了一下,明显就拘束起来,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唐逸,以前挺自然的那声“兄弟”却是再叫不出口,她见多识广,自然猜得出唐逸就是最上层建筑中的某号人物,尤其是看他小两口谈论起枪决络腮胡时的举重若轻,想想都头皮发麻,像自己这个阶层的人,在人家眼里,是不是如同草芥般低贱?想到这里心里又有一种深深的悲哀感。

    唐逸却是笑呵呵道:“红老板,不好意思啊,要你受惊了,我爱人她们在外面执行任务多了,你知道的,常常是九死一生,来到咱这和平社会有些适应不了。喊打喊杀的,呵呵。没吓到你吧?”

    红姐微愕,忙摇头,说:“没没。”却不敢多说什么。

    唐逸就叹口气,“红老板,我那儿还剩多少钱,退我吧,以后不在这吃啦。”

    红姐楞了一下。心疼之下再忍不住,忙说:“为啥,饭菜不合你口味的话,你,你走我没话说,可是,可是……”

    唐逸就笑了,道:“这就对了嘛,你赚你的钱,咱俩的关系啊还跟以前一样。朋友,总不能出了事,你就跟我划清界限。那要不要把你帮我找的钟点工也辞掉?钥匙也要还给我?红老板,你可不能太欺负人。”

    红姐扑哧一笑,这次是真心的笑,听到唐逸说起两人地关系是“朋友”时,心里真是异样的暖和,娇笑道:“朋友?那可不敢高攀。咱俩呀,是顾客和店主地关系,不过你放心,我保证会提供最好的服务,以后你就是这里最尊贵的VP。”

    唐逸笑笑。道:“那我就走了。明天再过来。”

    红姐恩了一声。送唐逸下楼。出了门更冲着唐逸背影喊了句:“以后给你打七折!”

    唐逸摆摆手。拉开了富康车门。

    刚刚坐进车里面。就见街口一辆公安巡逻车慢慢拐了过来。蓝天饭店距离街口很近。巡逻车很快停在饭店前街道边。两名穿着制服地警察从里面下车。其中有一名女警。三十多岁。皮肤白皙。长得挺漂亮。眼角有些浅浅地鱼尾纹。令她多了一种成熟地风情。穿着警服气质尤佳。

    女警认识红姐。温和地笑着打招呼:“红老板。忙呢吧?”

    红姐马上满脸堆笑地道:“呦。是胡政委呀。什么风把你地大驾吹来啦?”女警是西河路派出所地政委胡小玲。天源大厦这一带都属于西河路辖区。胡小玲时常喜欢下来走走。和这片儿地经营者都很熟。

    胡小玲微笑道:“有人报警,说你这儿有枪击事件,我也知道可能是报假案,那也得来看看,红老板,不打扰你做生意吧?”

    红姐心就砰砰乱跳,楼上虽然用水冲洗过,但人家是警察啊,是干这个的,不会看出点什么来吧?

    唐逸车窗是摇下来的,听得清楚,心知定是哪个小混混跑出去后气愤不过,打电话报了警,想了想就推门下车,那边红姐正忙着解释:“咋可能呢?没有的事儿。真不好意思,要胡政委白跑一趟。”

    胡小玲笑道:“那我也得上去看看呀,带路吧!”

    见红姐有些慌张,唐逸就走了过去,毕竟事情是自己这边引起来的。

    “红老板,这是咱们西河路所的政委吧?”唐逸说着,就笑呵呵对胡小玲伸出了手,说:“胡政委你好,我是对面天源的住户。”

    胡小玲很随和,就伸手和唐逸握了握,热情地道:“你好你好,还请多多支持我们的工作。^^去看最新小说^”

    唐逸就从衬衣口袋拿出了工作证给胡小玲看,说:“是这样,刚刚吧几个小孩儿在这里捣乱,被红老板赶了出去,我估计就是他们报的警,您看店里这些人呢?咋可能有枪击事件?那人不全吓跑了呀?您现在进去,也耽误人家生意不是?”

    胡小玲看到唐逸地工作证就是一愣,又抬头看了唐逸几眼,虽说京城藏龙卧虎,作为基层民警,胡小玲也经常遇到看起来不起眼的人,身份却是非同小可,但这位的身份也未免太吓人了些,年纪轻轻的就是中纪委纠风办常务副主任?听说,中纪委纠风办就是国务院纠风办的,那这年轻人是什么级别?

    在基层,很多人会把中纪委纠风室和国务院纠风办混淆,认为二者等同,纠风室副主任下地方视察,有些地方媒体就报道为国务院纠风办副主任,机构繁琐,倒也怨不得胡小玲。

    胡小玲是从基层片警作起的,片警最是累人,经常要解决些家庭纠纷邻居吵架等鸡毛蒜皮地小事,时间久了,胡小玲倒好象成了知心姐姐,就算提了政委后,也喜欢坐巡逻车在辖区转转,替人排忧解难。这一片外地商户多,她一向一视同仁。帮小商户解决过很多问题,很得辖区小商户爱戴。

    今天晚上,胡小玲在附近商店帮女儿买玩具,恰好所里的巡逻车经过,民警小刘就非要开车载她,刚刚上车,就接到110指挥中心信息。有人报警,天源附近的蓝天饭店发生枪击案,要西河路派出所出警。

    胡小玲和小刘都是一笑置之,等到了近前,见饭店里面坐满了客人,就更是笃定了,但按条例,是必须进去看看的。

    不过突然见到旁边冒出位高官帮红姐说话,胡小玲就有些狐疑起来,脸上却不表露。将工作证还给唐逸,微笑着道:“原来是唐主任,你好你好。”

    唐逸也知道自己的突然介入会令胡小玲起疑。就笑道:“是这样,那几个小孩挺顽皮的,是红老板帮我解了围。”

    胡小玲这才释然,想想也是,几个小痞子不知天高地厚,向这位年纪轻轻的高官挑衅的话。确实挺让人尴尬地,总不能真和他们吵嘴甚至动手打架吧?

    胡小玲就对民警小赵努努嘴,说:“上去看看,别惊动了红老板地客人。”

    小赵嗳了一声,进了饭店,唐逸就道:“那没啥事我就走了。”

    胡小玲忙道:“您忙您地。”随即就笑:“咱们辖区住进了大人物,看来我们的巡逻车以后要长跑跑,领导,你可不能因为我们巡逻少就纠风纠到我们所。”

    唐逸却是想不到女警很是风趣。人也随和。想想和以前认识地干警白燕可真是天壤之别,笑着做手势告别。说:“玩笑玩笑。”

    上了车,打火发动,驶向对面的天源大厦。富康进小区时,就见民警小赵从小饭店出来,两名民警同红姐说了几句什么,就上了警车,唐逸心中一安,将车驶向了停车场。

    全国纠风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后的几天纠风室的工作很清闲,主要工作就是总结学习领导们的讲话精神,为下一阶段地工作安排作出部属。

    这天下午下班前,正局员刘进来到了唐逸办公室,说是今天他孙子满月,老家也来了人,想一起吃个饭,请主任务必大驾光临。

    唐逸见刘进盛意拳拳,加之不久前他请帮忙的事没能帮得上,就答应了下来。

    下了班才知道,王,马两位副主任也在受邀行列,四人一起坐上电梯,刘进就道:“今天都不用开车,车在外面等着呢。”

    王振清点头,唐逸猜得出,刘进和王振清可能有些不和,但王振清这人城府很深,面子上和谁都过得去,不会做出太不给人面子的举动。

    至于马元杰,风评就不大好了,从张继泽透漏的信息看,这人喜欢使阴招,下绊子,煽风点火,无所不用其极,部委领导又有几个糊涂人?对他都不大喜欢,是以他在纠风室刚刚成立就是副主任,到现在近十年过去了,还是副主任。

    越是这样,他越是疑神疑鬼,老认为别人背后给他使坏,见谁都觉得是自己的敌人,纠风室副主任走马灯似的换,就没有一个能和他处好关系的。

    尤其是现在年纪大了,五十多了,马元杰更是指望着能在退前提一格,也好退休后享受副部待遇,对一些可以争一争的位子就变得异常敏感起来,没争上这次的常务副主任,想来对自己恨得牙痒痒的吧。

    听到刘进说车在外面等着呢,唐逸就笑:“刘局,不会是老家地大款,带我们去吧?那可说好了,不能去。”

    刘进笑道:“哪能呢,今天我可是满月宴,哪能叫别人掏钱?至于车,是刘建林的,按辈分,跟我叫叔叔的,不知道你还记得不?”

    王振清就咦了一声,“衮州市市长?”

    刘进点点头。

    王振清微微蹙眉,但没有说话。

    刘进似乎知道他地顾虑,就道:“都是工作嘛!再说衮州的问题主要责任不在他,听说省委组织部对他的考察结果很好,有很大希望提为一把手呢。”

    王振清眉头这才舒展开,微笑道:“那就好,我就怕影响他的前程呢,没影响就好,没影响就好哇。”

    马元杰却是对唐逸笑道:“主任。看见没?咱们纠风室在地方上明察暗访,搞得挺热闹。其实地方上的同志根本就不大在乎咱们的意见,衮州是被咱们点名批评地城市,可是直接责任人,该晋升晋升,该提拔提拔,所以说,纠风纠风。终究还是一阵风啊!”

    刘进和王振清都皱起了眉头,没人理他这茬。

    唐逸摆摆手,“不能这么说,咱们作咱们该做的工作,地方上同志有地方上的衡量,各司其职,各安本分,咱们可不能妄图影响地方上地决策,这种想法可要不得!”

    马元杰却是叹口气,“纠风工作。难做啊!”

    在监察部门前停着的是两辆锃亮地奥迪6,马元杰又叹口气,却没说话。大家却都明白他的意思。自然是说我们纠风室是两辆半新不旧的老款奥迪,人家地方市已经换上刚刚上市的新车了。

    唐逸笑笑,坐上了前面地车,刘进坐了前面车地副驾驶,王振清一直观察唐逸的脸色,虽然看不出端倪。但相信马元杰拙劣地表现怕是引起唐逸反感了,心说老马还真是和谁也处不好关系,这些年局干也白干了,天天斤斤计较这点小事。

    略一琢磨,王振清也坐进了前面车,马元杰自己讪讪去了后面的车。

    奥迪车里,等几个人坐好,司机操着衮州普通话笑呵呵道:“几位领导好。”

    唐逸点点头,就靠在了座椅上。

    唐逸很少坐别人车。尤其是这几年。就算是坐,也是下属的车。或者是想结识自己亲近自己之类的人的车,第一次坐上陌生人的车,尤其是那司机满脸是客气但绝不是恭敬的微笑,唐逸心里就有些异样的感觉,就好像去别人家做客的客人。

    北京饭店十一楼秋月轩主打是岭东菜系,刘进孙子的满月宴也摆在了秋月轩,人挺多,摆了十几桌,听口音岭东人居多,可能都是刘进老家来地亲人。

    唐逸和马王二主任当然被请进了贵宾厅,厅里坐着七八个人,除了唐逸等三位纠风室主任,令外几人都是衮州的干部,当然,职位最高的就是衮州市市长刘建林,挺胖挺健硕,声音也很洪亮,很有那么股子气势。其余几名衮州干部就是部委局办地头头,都跟刘进沾亲,但想来也都是八竿子未必能打着的亲戚。

    刘进给双方介绍,刘建林就亲热的同唐逸以及马王二主任握手,根本看不出他刚刚在王振清手上吃过亏。

    大家坐下后,说不几句话,刘进儿子儿媳就抱着白白净净的大胖小子走了进来,第一个当然是在刘进指点下抱给唐逸看,小家伙眉清目秀的,生得很俊,唐逸笑着逗了他两句,逗得小家伙嘎嘎的笑,刘进儿媳就娇笑着道:“唐主任,他可最怕生了,第一次见面就跟您笑,还真是和您有缘。”

    唐逸含笑将红包塞到了小家伙地手里。红包是来的路上找了家喜庆用品店买的,有专人负责写贺词,唐逸和马王二主任知会了一声,包了八百块,当然,两位主任也只能跟着唐逸的调子走,不然包的少了面子上不好看。

    等刘进儿子儿媳抱着孙子转了一圈收了红包出去后,各种岭东精细菜陆续送上,酒也是岭东老曲,刘进征询唐逸的意见,“主任,要不喝五粮液?北京醇?”

    唐逸就摆摆手,“今天就尝尝你的家乡酒。”

    却不想岭东老曲辛辣无比,唐逸喝得一阵皱眉,和大家一起干了一杯后就放下酒杯,刘建林却马上要敬唐逸酒,唐逸笑着摆手:“可真的喝不下了,要不,咱就随意吧?”

    不想刘建林和唐逸碰了杯,咕咚一下就将杯子里的酒干了下去,豪爽地笑:“唐主任,你随意。”

    唐逸就有些不快,但他也理解地方上一些干部地想法,尤其是经常跑部委跑项目的,往往会觉得京官目高于顶。瞧不起地方上地干部,自己酒量浅。他却未必这么理解。尤其是纠风室有他的本家亲戚,却是半点不留情面的对衮州工作通报批评,他心里自然会有些想法。

    想了想,唐逸就将杯子里的酒一仰脖干下,刘建林和几名衮州干部鼓掌叫好。

    刘建林又挨个敬了王振清和马元杰一人一杯,他倒是海量,连喝三杯面不改色。

    唐逸就笑:“好酒量。”

    大家喝着酒聊天。渐渐就放得开了,被介绍到地衮州市建设局杜局长喝得脸通红,却不知道为啥,开始一杯杯敬王振清酒,王振清开始勉为其难的干了两杯,杜局长再敬酒时王振清就笑呵呵道:“差不多了,咱俩就不喝了吧。”

    刘建林也捅了一下杜局长,说:“老杜,喝好就行!”

    杜局长却是又对着王振清举起了杯子,满嘴怨气地道:“王主任。我因为你被记大过停职,要你赔我喝杯酒不过分吧?”

    唐逸几人一听就明白,想来是杜局长背了向企业乱收费的黑锅。

    刘建林就一皱眉。道:“老杜,喝高了去后边歇着!”

    王振清虽然喜怒不言于色,但哪能受一个小小地方处级干部的气,不是刘进邀请,他又认识杜局长是哪号人物?笑了笑道:“杜局长,看问题吧。要一分为二,我们调查的情况难道不符合事实吗?我们可没冤枉你,我们也不是针对某一个人,我们通报的是整个衮州地区的情况,而不是通报你杜局长吧?你被记过被处分那是你工作做得不好,怎么能怪到我头上?”

    杜局长瞪眼睛道:“你夸大了!你以点看面,很多东西,你都是道听途说!”

    王振清脸上可有些挂不住了,也不屑和一个酒鬼争吵。站起来道:“刘局。我走了。”

    刘进忙站起来拉住他低声劝说,那边几名干部也在刘建林示意下拉着杜局长向外面走。杜局长却是上了酒劲儿,大声嚷嚷,“狗屁纠风办,你们不是要办了刘市长吗?刘市长一样高升,你们也就办办我们这些小猫小狗,别拉我!我反正也做不成这局长了!我不怕!”

    杜局长被拉走,贵宾厅里气氛可就异常的尴尬,刘建林满脸惭愧地道:“几位领导,海涵,这,这可真对不住了!”

    但他再谦卑,纠风室几位主任甚至包括刘进都觉得面上无光,可不正被戳到了痛处?

    唐逸笑了笑,道:“看西风同志情绪这么激动,好像真是受了冤枉吧,振清啊,这样吧,明天,你带工作组下岭东,这次一定要认真核查,要给西风同志和衮州干部一个满意的交代。”

    王振清点点头,看向唐逸的目光就有些变。

    刘建林微微蹙眉,想说什么,在这种氛围下,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月底了,谢谢大家这一个月的倾力支持,咱们《官道》成绩又创新高,谢谢啦!

    六月份,每本就可以投五张月票啦,也不知道这次月票改革对官道是好是坏呢?心里真有点没底……

    只有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我吧,六月份,怎么说呢,字数我是不能保证什么了,但我能保证六月份的内容是精彩的,大家也看得出,我是细水长流的作者,一定要我每天写一万字其实还不如让我慢慢雕琢文章,尤其是到了部委,很多东西更要仔细琢磨,写得慢一些还请大家见谅,六月份的更新还是保底六千吧,多写多更。

    老规矩,今天过了^到  ^^  去^我会更新一章,到时请大家将月票投过来,为《官道》抢占一个有利的位置。

    其实……,六月份,我的野心在膨胀,大概是封推那周拿了六万推荐票给刺激地吧,汗,准备从一号开始冲冲月推荐榜,大家能不能将从1号到7号的推荐票砸给《官道》,看看《官道》能不能冲上周榜和月榜,请大家支持一下,谢谢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