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七章 赵老板

第七章 赵老板2017-11-8 23:46:20Ctrl+D 收藏本站

    酒宴不欢而散,唐逸和马王二主任同刘进告辞,到这个份上,刘建林也不好再说开车送他们走了。8

    唐逸三人出了北京饭店,招了出租车,两位副主任自然是请唐逸先上车,唐逸上出租前想了想,对王振清道:“这样,地方上办公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尤其是岭南几省,省机关正迈向电脑办公,不过相应的弊端,地方干部上班时间玩电脑游戏消磨时间的情况也很普遍,明天准备准备,下去看一看,以暗访为主,但要通知当地省纠风办,顺便再走一趟衮州,看看情况,好吧?”

    王振清笑呵呵点头,倒好像刚才的不愉快完全没有发生一般。

    唐逸就转身上了出租车,看着唐逸出租车远去,马元杰就叹口气,“咱们这新领导啊,记仇。”

    王振清皱皱眉,懒得理他,回身坐进刚刚停下的出租车,一溜烟也走了。

    出租车停在天源小区门前,唐逸下车,却见小区门口,蓝天饭店的服务员小翠正东张西望的,看到唐逸下车,小翠总算松口气,跑过来道:“唐哥,您总算回来了,再不回来就吓死我啦。”

    唐逸微觉奇怪,道:“红老板找我?”

    小翠猛点头,道:“是那个大胡子,又来了,等了一晚上呢,说找您,吓死我了,红姐叫我在这儿等您,告诉您一声,不想见他们就不要过去,红姐能应付的。”

    唐逸笑笑,做个手势:“过去看看。”

    跟在小翠身后过马路,一眼就看到了蓝天饭店门前停着一辆黑色凯迪拉克,唐逸皱皱眉,没有说话。

    小饭馆一楼稀稀落落还有几桌客人,有桌客人喝得挺闹腾,脸红脖子粗的拼酒。

    小翠领唐逸上了二楼。刚刚上到二楼。就听到红姐银铃般地娇笑声。笑声是从那天出事地包厢发出来地。

    小翠撩开布帘。唐逸进了包厢。就见圆桌旁坐着三个人。络腮胡。兰姐。还有一位西装革履。戴着金丝眼镜。斯斯文文地中年男人。那男人和兰姐聊得好像很投机。逗得兰姐不时咯咯笑。

    唐逸进来。三个人目光就都看了过来。也都站起来。斯文男人走上几步。伸手微笑道:“我叫赵国轩。”

    唐逸伸手和他握了握。笑道:“早就听说赵老板大名。你好你好。”那边红姐已经忙不迭说:“你们聊你们聊。”出门前对唐逸使了个眼色。自然是询问有没有事。唐逸笑笑。红姐就安心地退出了包厢。

    赵国轩却是反客为主。招呼着唐逸坐下。又动手帮唐逸倒茶。络腮胡李刚站在他身旁。耷拉着脑袋也不说话。唐逸接过赵国轩递上地茶。笑道:“赵老板沏茶。这我可当不起。”

    赵国柱叹口气道:“有啥当得起当不起地。我是啥老板了?劳累命。天生就是伺候人地。唉。”说着就摇了摇头。

    唐逸本来见络腮胡的行径,对蓝岛俱乐部是没有任何好感地,俱乐部保安经理纠集一堆痞子喝酒闹事,老板又能好到哪去?这样的会所再怎么风光早晚也会垮掉,却不想这位赵经理没有一丝江湖气,看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分别,而能和红姐聊得那般开心,也可看得出这人的城府和修养。

    赵国柱这时候又点了点李刚。说:“说起来还真得谢谢您啊。小刚和我一个胡同里长大,岁数越大。越不长进,多亏您,教训了他,这几天,这小子突然变得有个正形儿了,回去规规矩矩做事,我这一问啊,才知道原委,真的谢谢您啦。看”语气倒是很真诚。8

    原来,李刚回俱乐部后,却是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也不出去鬼混了,穿西装打领带开始进保安部上班,更要求保安部经理将他值班的时间表编出来。

    赵国轩听说后自然觉得惊奇,叫来李刚一问才知道李刚是真被人吓住了,不敢再那样混下去了,就怕哪一天横尸街头,听李纲说起那日情景,赵国轩当然好奇,想见识见识是哪位高人能不将人命看在眼里,更将李刚吓得幡然悔悟。

    听了赵国轩一连串道谢的话,唐逸只是微笑不语。

    赵国轩看了眼唐逸,又笑呵呵问:“冒昧问一句,您姓……?”

    唐逸笑笑,红姐倒也懂事,却是没告诉他自己地姓名,就道:“我叫唐逸。”

    赵国轩蓦然一惊,忍不住张嘴道:“哪个?哪个唐逸?”以他的城府,语音竟然有些颤抖,足见他的震惊,就是李刚也忍不住不解的看了他一眼。

    唐逸就笑:“大概就是赵老板听说过的那个唐逸吧?”

    赵国轩呆了一下,随即就拍拍脑门,“哎呀哎呀,看我这脑子,要不是唐大公子,谁又能这般丰神俊朗,早听说您回来,一直也想见您,但就是找不到门路啊。”说着笑骂李刚,“这小子,也算立了一功,哈哈。”

    知道了唐逸的身份,赵国轩就自然多了,因为想也不用想,他也知道自己该将自己摆在哪个位置上,本来是以结交的心态来的,现在,当然是完全放低姿态,以攀附的姿态同唐逸聊天。

    赵国轩笑呵呵问:“唐公子,听说您是进了国务院是吧?纠风办主任?”

    李刚听得汗毛都竖了起来,国务院?纠风办主任?抬眼看了看那一脸恬静的年青人,李刚半天没回过神。

    唐逸也懒得跟赵国轩解释机关地勾当,笑道:“叫我唐逸吧,又不是旧社会,这公子听得难受。”

    赵国轩忙道:“那我叫你唐主任吧?”

    唐逸微微点头,抬手腕看了看表。

    他并不是送客的意思,只是确实有个报告需要回去赶着写。

    赵国轩就呵呵一笑,说:“今天来的冒昧,也实在是有些晚了,我们就告辞了。”本来带李刚来时,还准备如果是够分量地人物。就令李刚赔礼道歉甚或自残谢罪,但面对唐逸。赵国轩知道玩这套只会引得唐逸反感,人家根本不会在乎你李刚几句小话,至于什么大腿上捅刀的江湖玩意只会令唐逸更加不屑。

    唐逸就笑:“好吧,改天再聊。”

    赵国轩想了想,就从手包里拿出一张卡,双手递了过去,说:“唐主任。这是我们高尔夫球会的白金会员卡,聊表寸

    唐逸没有接,笑道:“高尔夫会所的白金会员,入会费要几十万吧?”

    蓝岛高尔夫球会是北方最享有盛誉的高尔夫会所,其高尔夫球场目前来说,在北方甚至全国都是最好的,十八个草质极佳地果岭,更有两个角度极佳的浅水湖,景色极为怡人。位于京城远郊,机场高速附近。交通也很方便。

    蓝岛高尔夫球会只接待会员以及会员嘉宾,不接待访客,也就是说。不入会或者没有会员相陪,有钱也不能进去消费,而其会员入会费用高达五十万元,这还不包括每年地年费以及使用高尔夫球场时产生的相关费用。

    尽管价格昂贵,京城乃至北方新兴贵族阶层却是趋之若鹜,是不是真的喜欢高尔夫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种新兴起的贵族休闲方式才能彰显他们的身份。

    至于香山大街上的蓝岛俱乐部,是赵国轩在京城近郊建造地一座高尔夫练习场,渐渐形成了一家集网球游泳健身高尔夫练习等于一体地国际标准俱乐部,该俱乐部也成了京城白领阶层最为之神往喜爱的高档俱乐部。

    又因为蓝岛高尔夫球会地会员同样享有俱乐部的会员权限,平日那些球会会员也最喜欢来俱乐部练练球,或者娱乐休息。是以很多贪慕虚荣的女孩子就是省吃俭用也要办个蓝岛俱乐部会员,就是梦想能有一天钓到金龟婿,飞上枝头变凤凰。

    至于赵国轩要送给唐逸的,当然是蓝岛高尔夫球会的会员。而且是白金会员。终身免交年费的。

    听唐逸问是不是要几十万块,赵国轩老老实实回答。“年费是五十万。”正琢磨怎么将这张卡能送到唐逸手上,唐逸却沉吟了一下,又将卡接了过来,道:“卡我就收下吧,钱我给你开张支票,五十万是吧?”

    赵国轩微微一愣,就点了点头,却见唐逸真的从包里拿出支票本,开支票,盖章。

    国内个人支票八十年代中期曾经兴起一阵,后来各项银行又停止了该业务,九十年代后,部分城市银行开始办理个人支票业务,月前北京商业银行开通该业务后,唐逸当然马上申请了个人支票账户,对唐逸来说,这是最方便地支付方式了,毕竟现在不能刷卡支付的消费很多。当然,个人支票毕竟是新生事物,很多单位个人是未必肯收的。

    唐逸将支票递给赵国轩,又笑道:“我不知道你这白金会员与普通会员有啥区别,不过年费各种消费用项我会按照规矩支付,如果搞特殊化,我只有选另一家球会了。”

    赵国轩接过支票,微笑道:“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虽然唐逸没有接受他地好意令他有些遗憾,但只要唐逸成为球会会员,就是个不小的突破,以后结识他的机会大把呢,而且唐逸以这种方式入会,两人以后接触会更加自然,赵国轩何乐而不为?

    唐逸办理高尔夫球会会员,自然不是他对高尔夫有什么特别的爱好,而是想起了小妹,小妹没什么喜欢的娱乐方式,但在碧水湖畔,青青草木之中挥杆击球和自己比个高下,她应该会有点兴趣吧?等小妹休假时带她去玩玩,如果喜欢的话就帮她也办个会员。

    赵国轩哪知道唐逸地心思?客客气气的告别,唐逸送他下楼,红姐正在楼下呢,也忙过来热情的话别。

    看着凯迪拉克绝尘而去,红姐就好奇的问唐逸:“他就是蓝岛俱乐部的大老板吧?”

    唐逸恩了一声。

    红姐又关切的问:“那,你没事吧?”

    唐逸笑笑,说:“没事!”这时手机响了起来,唐逸看了看号码,接通后笑道:“小凤部长。日理万机之余还能想到小弟,荣幸荣幸。”

    “去。怎么岁数越大越是油嘴滑舌!”话筒里响起女人柔和的笑声。

    是王小凤,在唐万东就任岭南书记前几个月,她已经被扶正,正式出任岭南省省委组织部部长。

    她同唐逸的关系,好像是朋友,但又有那么点姐弟地亲情,因为小凤市长地丈夫曾经在乌旺达遇险。是被萧金华用重金赎出来地,是以小凤部长与唐逸的关系自然就多了几分说不出地亲近,

    其实,人是很微妙的动物,小凤部长能和唐逸关系越来越好,主要还是因为她的地位日益提升,而且大多是凭自己的努力争取来的,使得她有能力有自信来坦然面对唐逸地恩情,如果她的地位以及道路都是唐逸安排的,只怕两人的关系反而会越来越冷淡。

    对这点。唐逸自然清清楚楚,与人交往,不是给对方多大的恩惠就能收获多少回报。帮助人也要讲究方式方法,不然会是适得其反,很多热心肠往往不招人待见也在于此。

    “唐逸,我在北京呢,今天刚刚到的,参加中组部的会议。各省组织部长和分管组织的书记都要参加的。”

    唐逸啊了一声,又看了看表,说:“太晚了,明天给你接风。”

    小凤部长笑着说好。

    唐逸又道:“早点休息,养精蓄锐,可别撞到包公的枪口上。”

    小凤部长笑了笑,说:“那明天见。”

    唐逸挂了电话,见红姐还在旁边,就笑笑。指了指对面小区。红姐点头,唐逸就走了过去。

    红姐转身回饭馆。就觉得有些好笑,如果是几天前,没出那事儿前听到唐逸打电话,张嘴就部长市长地,肯定以为他跟时下年轻人一样,整个一满嘴跑火车的侃爷,谁又能想到这年轻人可能真的是跟某位高官在通电话?

    第二天上午唐逸刚刚进了办公室,刘进就跟了进来,局促地说明了来意,刘建林晚上想请主任吃饭。

    唐逸笑道:“今晚可不行,有老朋友来,约好了。”

    刘进没说什么,就想开门出去,唐逸又叫住他,说:“这样吧,明晚,我也想和他唠唠,好吧?”

    刘进点点头,出去后轻轻帮唐逸带上了门。

    上午九时,唐逸召开了地方组副处级以上干部会议,部署了一下前往岭南各省调研的工作组分组情况,讲了讲这次调研需要注意的事项,就是文明检查,规范执法,确保安全等等那一套。

    唐逸讲过话,又是王振清讲了几句,一个小时内就结束了这次短会,唐逸就回了办公室,翻阅每天综合组投诉受理处转来的举报记录,当然,转给唐逸的都是经过筛选的,有代表意义地投诉举报,大多数举报记录都会转给各省纠风办处理。

    唐逸认真的翻看着,批阅着,虽然很多东西自己看不到,但自己看到的,经自己手处理的,就要将它办好。

    突然,一条举报信息引起了唐逸的注意,电话是从辽东省安东市打来的,举报安东市大菜市场自从对外承包后就对菜农乱收费,而且指名道姓的点出菜市场承包人是原安东市市委秘书长现省农业厅副厅长黄琳的弟弟。

    本来这种信息直接转给辽东纠风办处理就是,可能是因为唐逸以前是安东市委书记,所以受理处高处长就将这条信息转到了主任室。

    唐逸看着看着就皱起了眉头,拿起电话,想打给齐茂林,想了想,又放了下来,还是,先了解清楚再说吧。

    哇,月票过四千了,而且前进了一名,哈哈,谢谢大家支持了!

    新的一个月开始了,《官道》又踏上了新地征程,还请大家继续支持!

    第一天,拜求月票和推荐票!

    今天地第二章在晚上七八点钟的样子更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