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十章 叶子

第十章 叶子2017-11-8 23:46:23Ctrl+D 收藏本站

    雷浩和以往一样坐在房间窗前,但不一样的是此时他的心情异常轻松,多少年了,从来没有这般快意的感觉。

    叮叮,门被敲响,雷浩走过去打开门,吴小菊笑吟吟站在外面,此时的她,真像一朵俏丽的小菊花。

    雷浩心里随即一惊,就算再怎么志得意满,也切不可飘飘然,更不能对这个女人有什么想法,她,好像和守一书记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雷浩和市长王博文走得更近一些,而近两年,博文市长和守一书记的关系越发微妙,雷浩可不想不明不白作了炮灰。

    请吴小菊进了房间,雷浩又帮她拿了一罐雪碧,他知道吴小菊得意这个。

    吴小菊果然就娇笑起来,说:“市长,你挺关心下属的么。”

    这是吴小菊第一次称呼他为市长,去掉了前面的姓,听起来感觉就是不一样。

    雷浩笑着点了一颗烟,没有说话。

    吴小菊就笑:“市长还真是高人不露相呢。”吴小菊确实没想到,雷浩不声不响就将事情办成了,而且好像批下了五六百万的资金,至于杨市长的项目,却是铩羽而归。

    见雷浩一直不大开声,吴小菊就试探性的道:“市长,你也知道我们驻京办因为一直在北京打不开局面,几次被守一书记批评,驻京办主任更是换了一茬又一茬,你看,能不能……?”

    雷浩笑笑道:“吴主任想歪了吧?我能有什么关系帮你们驻京办打开局面?至于这次教育上的项目,也是教育部和财政部有明确文件的嘛,可不像你想的那样。如果我真的有大门路,我也早进部委了。”

    吴小菊就失望地叹口气。谈了几句。不得要领。就怏怏告辞而去。

    雷浩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摇头笑笑。

    官场上。背后地关系本就是虚虚实实。不能被人轻易知道自己地根儿。何况唐逸这层关系。他又怎么可能轻易介绍给吴小菊他们认识?

    喝了几口茶。电话就响了起来。雷浩过去接起。话筒里传来威严地男音。雷浩就是一怔。是李守一李书记。雷浩还是第一次接到他地电话。

    “雷浩市长吧?我是李守

    雷浩皱皱眉。吴小菊这小报告打得也太快了一些。

    “听说,咱们宁边发展教育那个项目跑下来了?雷浩市长不负所托啊!”

    雷浩笑道:“守一书记言重了,这都是驻京办的同志们没日没夜地辛劳,我可不敢居功。”

    李守一爽朗的笑了两声,道:“你太谦虚啦!”

    李守一从头到尾没有提雷浩在京里的关系,只是亲切的同雷浩聊了几句工作,关心了一下雷浩的近况,就挂了电话。

    但雷浩知道。树欲静而风不止,自己回宁边后,怕是许多关系都会发生变化。例如,守一书记的想法,博文市长的想法,都会因为自己地北京之行而发生改变,更何况这笔五百万的专项拨款,怕是会成为许多人眼中的肥肉。回去后,自己又将面对怎样的局面呢?

    唐逸坐在书房里,用Q同时和齐洁陈珂两个人聊着天,文字聊天和电话聊天不同,可以给人充足的思考时间来表达自己想说的话,很多用电话说不出口的话通过文字,可以倾诉出来,就好像陈珂,去了美国后。终于卸下了包袱。毫不掩饰对自己的爱意,字里行间充满了浓郁的思念之情。

    齐洁呢。就经常给自己出难题,喜欢用大大的叹号吓唬自己。

    唐逸就想,如果是后世地QQ,可不知道齐洁会拿出什么图片作弄自己呢。

    一个聊天时娇媚缠绵,又时常蹦出几句妖言,令唐逸血脉贲张,一个娇憨可爱,少女情怀,当陈珂打出,“哥,我想你了”时,唐逸幸福的几欲晕倒。

    同时和两名情人聊天的感觉,简直是说不出地温馨浪漫,更有些异样的刺激,当然,也有些淡淡的负罪感。

    乐极生悲,唐逸不小心就将自己准备发给陈珂的话打给了齐洁,“来,给哥亲一个。”发出去后才发现出了错,随即一头冷汗,幸好,没署名。

    齐洁打出几个大大的问号,唐逸眼前浮现出她那俏皮而满是深意的笑容,“喂,跟哪个妹妹聊呢?”

    唐逸忙打出:“怎么,叫你声妹妹不行吗?”

    齐洁地回答更令唐逸冒汗,“哥,我是美国的露丝。”看来,齐洁是以为唐逸和露丝有些什么的。

    唐逸却是顾左右而言他,突然想起了刚刚想到的事,忙噼里啪啦打字,“齐洁,有个项目,中文即时聊天工具,想不想搞一搞,有点前途的。”

    齐洁那边半晌没动静,想来她在考虑问题。

    陈珂打过来一行字,“哥,你来看看我好不好?”

    仿佛能看到陈珂软语央求的样子,唐逸一阵心疼,想也不想就答应了,“等下个月吧。”

    “好,哥,你说话要算数啊,我等你。”

    看到“我等你”三个字,唐逸心中又是一动,仿佛想起了若干年前,那令人心碎的夜晚,酗酒的陈珂。

    唐逸轻轻叹口气,慢慢打出了两个字,“一定。”

    “哥,我去刷牙洗脸,准备晨练上课。”陈珂刚刚起床,就迫不及待的跑到了电脑旁,看唐逸在没在线。

    唐逸笑笑,“小懒猪,去吧,等你回国,咱俩一起刷牙洗脸。”

    “恩。”陈珂离线。

    “老公,我过几天去北京,到时候咱们再聊那个软件好不好,我现在就想亲亲我地好老公。”

    唐逸就笑:“好啊。”

    “老公。等一下,妈来电话啦。”

    唐逸笑道:“那明天聊,我去看会电视睡觉。”

    “好。老公亲一个,啵。”

    唐逸笑着关了Q,心中突然空落落地。

    呆坐了一会儿,起身准备去洗把脸,刚刚走出书房,就听外面楼道中一阵争吵声,好像是隔壁。

    唐逸想了想。就走了过去,推开防盗门,就见走廊中,一名瘦小的中年男人正大吵大嚷。

    隔壁那位漂亮地空姐,是男人责骂的对象。

    空姐头发染成了金黄色,长长的金发披散在脑后,精致的脸蛋衬托得更加性感,穿了件色彩眩目地青蓝色连衣裙,很性感,很靓丽。修长的一双白腿光裸着,一双淡黄色的带白色花边地小袜子,白色的平跟休闲鞋。在火热的**中还有着一分恬淡。

    唐逸就挠挠头,小小年纪穿这么惹火干嘛?上次看到她卸妆后的模样也就是十**岁的年纪,估计是从航空技校或者中专直接录取进了空勤队伍。

    听着吵架的语气,中年男子是靓丽空姐的父亲,好像来跟空姐要钱,空姐就是不给他。中年男子指着空姐鼻子破口大骂,无非就是说空姐发达了就不认老爸,不忠不孝之类地话。

    唐逸倒是从两人争吵中知道了空姐叫做叶子,应该是小名吧。

    眼见两人争吵愈来愈烈,唐逸微微蹙眉,道:“请你们别影响别人休息好吗?”

    中年男人见围观人越来越多,也不好再闹下去,哼了一声,对空姐道:“不孝女。你会遭雷劈的!”恨恨转身。悻悻而去。

    唐逸刚想回屋,却见空姐身子一软。倚在了墙上,脸色苍白的要命,唐逸吓了一跳,忙走上两步问:“怎么啦?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空姐摇摇头,扶着墙勉力向屋里走去,唐逸犹豫了一下,就过去扶住她胳膊,空姐微微一滞,清澈的大眼睛看了唐逸一眼,没说话,在唐逸的搀扶下进了房。

    客厅中如兰如麝,清香怡人,装修格局,沙发家具,吊灯的柔和灯光下,充满了现代化的明快气息。

    唐逸扶空姐坐到了沙发上,就问:“要不要帮你倒点水?”

    空姐摇摇头,说:“我,我血糖低,吃几块糖就好。”声音仍然是那么悦耳动听。

    她打开茶几上一漂亮的紫色纸盒,显然是她盛糖果的糖罐,但里面却是空空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糖果已经被她吃光了。

    唐逸见状,想了想,就说:“等一下。”转身出屋,空姐微微一怔,却是以为唐逸去给她买糖了,就轻轻叹口气,这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整天乱献殷勤,每天送花不算,现在又装出一副温柔体贴地样子,也不想想,你妻子还在水深火热中,自己生意也垮了,还没心没肺的追女生玩儿,就算爱玩也得有个限度吧?越想越是觉得唐逸可恶。

    每天送花的事自然是刘飞干地,每次叶子回到空港,总是会收到一束大大的玫瑰,九十九枝,卡片上也总是“仰慕你的追求者,知名不具。”叶子自然以为是唐逸送的。

    比窦娥还冤的唐逸哪知道这些事,回去拿了手包,锁了防盗门,又来到了叶子小姐的客厅,见空姐瞪着眼睛狠狠看自己,唐逸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也懒得理会,就问:“你喜欢吃哪种糖?巧克力?德芙?”

    叶子没好气地道:“水果糖!”

    唐逸恩了一声,就将电话打去了蓝天饭店,找到红姐,请红姐帮忙买些水果糖上来,红姐当然满口答应,说:“马上,我这就叫小翠买了给你送上去。”唐逸想了想又道:“再泡杯糖水吧,一起送上来,84.”

    红姐痛快的答应一声,问唐逸没别的事儿后挂了电话。

    看着唐逸,叶子真是哭笑不得,都混成这样了,还是那么喜欢摆谱,动动嘴跟大爷似的吩咐人家做这个做那个,大概,是以前养成的习惯吧。看样子,以前生意做的挺大?

    虽然被唐逸偷拍过,但不知道为啥。除了觉得唐逸比较龌龊可恶外,倒没觉得唐逸在自己房里有什么危险性,或许因为唐逸的气质吧,叶子见得人多,感觉得到,唐逸很有些人上人的气度,想来是生意虽然垮了。但久居高位养出地气度仍在。

    十几分钟后,小翠就满头汗水地跑了上来,为了避免叶子不安,防盗门和里门唐逸都没关,小翠在门口叫了声唐哥。唐逸走过去,接过小翠手里地水和糖果,又拿出一百块钱递给小翠,说:“五十块给红姐,算是你地误工费,剩下地你留着。辛苦了。”

    小翠甜笑谢了唐哥,她最喜欢给唐逸跑腿,每次都有额外的收入。

    叶子看得又好气又好笑。这人,以后得饿死。

    唐逸将糖果和糖水放在茶几上,又从包里拿出十块钱放下,说:“上次借你的,没事我就走了。”却见空姐伸手指沙发,示意自己坐。唐逸微觉奇怪,还是坐了下来,看她有什么话说。

    叶子喝了糖水,剥了几块糖吃了,过了一会儿,头晕渐渐轻了,也有了精神说话,转头问唐逸,“你。是叫唐逸是吧?”

    唐逸微微点头。

    叶子就道:“咱俩也不比岁数大小了。我喊你唐逸吧,行不?”

    唐逸说:“那。我喊你叶子?你是叫叶子吧?”

    气得叶子又瞪了他一眼,心说你装什么糊涂,每天送的花上不都写了我的名字,而且知道我航班值勤时间,肯定作了许多工夫。

    嘴上只是说:“恩,我叫叶小璐,你可以喊我叶子。”

    不等唐逸说话,她就道:“唐逸,我觉得我和你吧,没什么发展的空间,一,你有老婆;再一个,我也不喜欢你。三,我有男朋友。”

    唐逸笑笑,知道自己送花地事她误会了,就道:“我的看法和你的一致,你呀,就别胡思乱想了,没别的事了吧?那我走了。”

    叶子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这么就轻易放弃了,本来想好了一大堆说辞都没用上,心里就有些堵得慌,见唐逸要走,她却是忙问出自己关心的话题,“问你个事儿,你爱人从那个,那个娱乐城出来了吗?”

    唐逸就微微蹙眉,坐了下来,说:“那几个人都胡说八道的,以后咱不谈这问题,好吧?”

    叶子自然以为他大男人心理作祟,有些同情他,轻轻点点头。

    唐逸坐了一会儿,实在没有啥话题,正准备告辞,叶子突然道:“还以为,你是那种特会说话,特会哄人开心的人呢。”

    唐逸笑了笑,没有吱声。

    叶子沉默了一会儿,又道:“知道我为啥不给我爸爸钱吗?”

    唐逸道:“我从不管别人的私事,很多事,只要自己觉得对的起良心就好,不需要向太多人交代解释,没那个必要。”

    叶子诧异的看了唐逸几眼,轻笑道:“看不出,你说地话挺有哲理的,发过财的大老板见识就是和咱们这些普通人不一样,佩服。”

    随即叶子语气就低沉下来,说:“其实,我不是想解释什么,就是想和人说说话。”

    唐逸点点头,“你说。”

    叶子道:“我爸爸是个滥赌鬼,一天到晚就知道赌钱,我上初三地时候,妈妈离开了他,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妈妈去哪儿了。”

    “我本来是想考大学的,但因为家庭困难,所以上了航空技校……”

    说到这儿轻轻叹口气,显然有满腹心事,又不好和唐逸说,沉默了一会儿道:“我不是不想好好对他,但给了他钱,他马上就会输个精光,我也只有狠一点,让他尝尝被人追债的滋味,让他怕了痛了,他或许才能改过来。”

    唐逸微微点头,叶子又沉默下去。

    等了一会儿,唐逸就站起来,说:“我走了,你早点休息吧。”

    叶子点点头,突然想起什么,就说:“你等一下。”拿起沙发上坤包,从里面点出两张百元钞票,递给唐逸。

    唐逸奇道:“干嘛?”

    叶子一脸好笑的道:“得了,你那点事儿我又不是不知道,就别在我面前充大瓣蒜了,恩,拿着,留着在红姐小翠她们面前继续装大款!”说着就将钱塞进唐逸手里。

    唐逸哭笑不得,也懒得说,不过小姑娘倒也仗义,自己照顾她用了一百,她还自己二百。

    接过钱,唐逸还是忍不住说了句:“两百块钱能装啥大款?”转身出屋,气得叶子猛翻白眼。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