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十三章 被包养的太子

第十三章 被包养的太子2017-11-8 23:46:27Ctrl+D 收藏本站

    胡小玲打开本,亲自记录,唐逸就笑:“政委亲自做笔录,这我可有压力喽。”

    胡小玲微笑道:“领导,我压力更大。”

    几人都笑,气氛渐渐融洽起来。

    李所长问了问车的详细情况,以及惯例的丢车前有没有异常发现有没有怀疑对象等问题。

    唐逸都说没有。

    李所长就点头,正要结束问话,胡小玲插嘴问道:“唐主任,那你有没有什么仇家?”

    李所长和唐逸都是一怔,李所长暗暗咋舌,这个胡小玲,还真敢问。

    唐逸却是笑道:“应该是没有吧。”

    “那是有还是没有呢?”胡小玲紧追不放。

    唐逸就摇摇头,说:“你们也知道,咱们做政务的很容易得罪人,尤其是我在地方上时,肯定会有很多人对我有意见,但我想,这些人不会跑来北京偷我的车泄愤,是吧?”说着就轻笑起来,李所也跟着笑。

    胡小玲却又问道:“那您的车钥匙都有谁有机会接触,就算是你至亲的人,最好也能将名单提供给我们。”

    李所长就怔住。面前这年轻人。年龄轻轻能进国务院纠风办。中纪委纠风办。想也知道背景绝不简单。调查失车案怎么变成盘问人家底细了?

    唐逸却是笑笑:“这个。钥匙就我一个人有。我地亲人一来接触不到我地车钥匙。二来。我相信他们不会和这件案扯上任何关系。”

    胡小玲就微笑:“领导。我还以为你会发火呢。循例我们都要问地。可不是真地怀疑你地亲人。”

    唐逸摆摆手。“认真负责。是好事。”

    又聊了几句。李所长和胡小玲告辞。不一会儿。红姐就端着茶盘走进来。帮唐逸倒茶。又奇怪地问:“车丢了?”

    唐逸笑笑。“是啊。说起来还真想它。“

    红姐就叹口气,问:“男人的车是不是就好像老婆?”

    唐逸轻笑:“工具而已,没那么邪乎,不过开得久了多多少少会有感情的。”

    红姐就一笑。“那是你豁达,要是我那口有辆车丢了,我看他得跳楼。”又小声道:“你得有个心理准备,以前有个熟客就丢了车,到现在也没找着呢,听说失车破案率很低地。”

    唐逸轻轻点了点头。

    红姐的话还真的应验了,一转眼一个月快过去了,派出所那边还是没什么消息。

    这一个月,唐逸很有些无所事事,不过过几日。纠风办会派出工作组下地方对治理教育乱收费的成果进行调研,唐逸也准备下去走走,再不出去转转感觉身都会生锈。

    除了工作。唐逸也去了一趟研究生班,信息管理,不过是电脑知识和基础编程,这门课程唐逸是闭着眼睛也能考及格地。

    本来准备去美国看陈珂的,但偏偏陈珂那个培训班又开赴英国,和英国某大学进行法律交流。小妮在CQ上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打了不知道多少个唐逸教她的“5555”,害得唐逸心疼的紧。

    最后唐逸将电话打了过去,很是哄了哄她,不过在电话里,陈珂就矜持多了,唐逸要她亲自己一下,陈珂半天没作声,最后硬邦邦的说:“哥。打电话没感觉。”将唐逸气得哭笑不得。

    这个月最开心地事莫过于小妹来了一趟。唐逸自然和她百般缠绵,万般恩爱。第二天早上,小妹躺在唐逸怀里就是不动弹,是唐逸抱着她去洗漱,催促她快点去赶飞机的。

    八月初,天气闷热闷热的,周六,唐逸实在是懒得出门,穿着休闲汗衫短裤,躺在沙发上吹着空调,思索着这一个来月的事

    宝儿放暑假了,要去看看她了,小丫头马上就升初三,明年就中考了呢,得要她抓点紧,到了高中很多女孩会因为基础知识不牢固而跟不上,不过想想宝儿聪明的小脑袋瓜,应该不会出现这种问题。

    想着想着唐逸就笑了。

    又想起允儿,今年二十一了呢,第一次见面,李光武当时说她十七,实际是虚岁十七,想想,十六岁认识的她,十七岁的时候接她来的安东,才二十一岁允儿就大学毕业了,不过她是准备继续读书的,但今年考研没考上,当时允儿伤心的紧,好在有兰姐劝她,正在复习功课中,准备参加来年地考试。

    如果明年她再考不上,自己就偷偷帮帮她吧。

    唐逸点上一颗烟,吸了一口,允儿,可怎么办呢?听兰姐说追她的人挺多的,但都被她严词拒绝,还因为一名男生不死心,屡次给她写情书气到了允儿,最后报了警,闹得不可开交,从那儿就再没人敢追她了,好像给她取了个“灭绝师太”地雅号,想到这儿唐逸又一阵好笑,这个允儿,唉……

    唐逸正翻腾自己心里那点事儿,防盗门突然被人轻轻敲响。

    唐逸就穿上鞋,走过去开门,推开防盗门,就是微微一怔,叶小璐穿着那件异常性感靓丽的青蓝色紧身裙,一双美腿裹着非常薄的那种黑色真丝裤袜,小巧白嫩的脚上踏着一双高跟没有后带的精致凉鞋,隔着黑纱似的丝袜,可以看到她脚趾上都描了靓丽地黑色花纹图案,小脚显得异常娇艳。

    见唐逸上下打量自己,叶小璐就扑哧一笑:“喂,你别老这样行不?有贼心没贼胆。”露露对唐逸评价颇高,更对叶小璐绘声绘色说她如何勾引唐逸,唐逸又如何的不为所动。叶小璐虽然半信半疑,但对唐逸的印象还是有了些改观,觉得这人还是有药可医的。

    唐逸愣了一会儿,就问:“有事?”

    叶小璐明媚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长长的睫毛可爱的翘起,她道:“就让我在外面说吗?”

    唐逸忙拉开门:“请进请进。”

    叶小璐背着手进了客厅,好奇的打量着房间地布局摆设。说:“挺干净地。”随即省起,倒不是这家伙多么干净整洁,肯定是雇了钟点工保姆帮忙拾掇。

    叶小璐不客气的坐到沙发上,唐逸帮她泡了杯茶。自己坐到了她对面,想了想道:“喂,你那一千块钱我还你了哦,就放在你奶箱里,后来想告诉你,又不知道你电话。”

    唐逸将钱塞进去后才省起叶小璐长期不住这里,也没有订奶。不会轻易开奶箱地,本想第二天晚上告诉她,谁知道她下午就离开了,不过奶箱是内胆双门式样,就算有送奶员来开奶箱,也取不走自己塞入下门地钱,是以唐逸也没着急,就等她啥时候回来知会一声就是。

    叶小璐愣了一下,却是“咯咯”笑了,说:“想要我电话不是?这点小心眼。”就从斜挎的漂亮手袋里拿出手机。问:“你多少号?”

    唐逸就有些无奈,但硬说下去未免令女士难堪,只得说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叶小璐就拨了,唐逸手机响起后她挂了电话,说:“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唐逸微觉奇怪,按道理两人关系还没到这么熟络,何况叶小璐这人虽然比较仗义,好交朋友。但对自己观感不好,又以为自己是她的追求者骚扰者,怎么会无端端给自己电话?

    叶小璐这时就关切的问:“喂,去看你爱人了么?”

    唐逸微微蹙眉,道:“叶小姐,我说了,那几个人是胡说八道,我爱人是军人,所以才长期不在我身边。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用这么暧昧的态度和语气说这种话!以后不谈论这话题了好吧?”

    叶小璐滞了一滞。就点点头,很认真的道:“对不起。我知道了。”想起唐逸那天对那两个痞地态度,叶小璐渐渐明白,这个话题大概是面前年轻人的忌讳,他可是不在乎和任何人翻脸的。

    唐逸也觉得自己语气有些重,毕竟叶小璐是一片好心,就笑笑,说:“喝茶吧,极品大红袍,宁神安气。”

    他自然不是卖弄什么,叶小璐肚里却是好笑,刚正经一会儿,又开始吹牛,是不是好茶,谁又喝得出来?

    叶小璐捧着茶杯琢磨了一会儿,就从手袋里翻出一个鼓囊囊的信封,说:“给你的。”

    唐逸一看就知道是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叶小璐轻笑道:“赚钱了,我说过的,会借你点钱东山再起,这是三万块,你点点。”

    在九七年之前,各航空公司对空姐的驻外补贴实行的是“驻地标准”,即飞行停留国家的生活补贴标准,最高可达七八十美圆一天,最低也有三四十美圆一天。当时空姐的平均月薪在万圆以上,最高地月薪达到了两万多圆,以当时平均工资来说,空姐是不折不扣的社会高收入者。

    然而,九七年后,民航管理部门对空姐的驻外补贴出台了一个统一地标准:每天三十美圆。将空姐的收入拉下了一个档次,当然,叶小璐这种长期飞国际的月收入还在万圆左右。

    尽管如此,三万块对她也并不是小数目,她又不是大户,飞燕就是再涨的厉害,短短时间,她买股票又能赚多少?毕竟现在不是七八年前,股票天天涨停板的时候。

    叶小璐只是想不到这空心大佬倌还真的消息挺灵,她本来是将信将疑地买了飞燕,毕竟飞燕一直是上升态势,不会将资金套住,何况听那两个痞的话,看唐逸气度,也猜得出他以前大概也是叱诧风云的人物,叶小璐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买了飞燕,不想真的小赚一笔,欣喜之余,就更想帮帮这位自己怎么也看不透但怎么看也不像坏人的邻居。

    唐逸看着叶小璐放到茶几上的信封,一时有些愣神,又抬头看了眼对面的女孩儿,叶小璐脸上是真诚的笑容。

    唐逸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一句:“那一千块钱我真地还你了,我也不缺钱。”

    叶小璐娇笑:“知道啦,我早看到了。”

    其实那日地第二天。叶小璐还真的打开过奶箱,那天早上她打电话要了奶,喝完放空瓶地时候自然打开过奶箱,又哪里有那一千块钱?

    心知唐逸可能是拿钱去看他爱人了。又没钱还自己,故意说放奶箱云云,这都小一个月了,就算丢了也无可厚非。

    唐逸奇道:“你真看到了?”

    “是啊,看到啦!”叶小璐连连点头,股票赚的虽然不多,但也有万多块钱。一千块,当给他分红好了。

    叶小璐又郑重的道:“唐逸,三万块虽然不多,但可以做点小买卖,现在有许多小成本连锁加盟店,有骗人的,但有地也很有可行性,以你的头脑,应该能找到合适的项目,慢慢来。不要好高骛远,我相信你行的!”

    “不过你要注意,以后要规规矩矩作人。将钱用到正途,我现在没时间,明天上午要回公司,但再等半个多月,我就有个长假,我会来监督你。看你是不是照我说的话作了,如果你不听话,我可就追债了,告诉你,我认识许多追数的朋友,你不乖乖听话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他们可不像你上次吓唬的那两个小流氓好说话。”

    叶小璐眨着大眼睛吓唬了唐逸一通,又道:“尤其是,你以后可别再给我犯套磁地老毛病。你以为女孩都傻啊?那么好勾搭?人家搭理你是以为你是凯。等榨干你油水,谁认识你是谁?”

    “再乱和女孩搭讪。我一样追数!没钱,就找人收拾你!”叶小璐最后凶巴巴的道。

    看着茶几上的信封,听着叶小璐的话,唐逸一时百感交集,不想自己被这种情绪困扰,就笑呵呵道:“听你的口气,怎么感觉我被你包养了似的?”

    叶小璐俏脸就是一红,气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包养?就当我包养你好了!总之拿了我的钱,就要听我的话,不然的话,我就找人收拾你!”包养?看着一副玩世不恭架势的唐逸自然是在她眼里,叶小璐心里却是突然升起一丝异样地感觉。

    “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吧!”叶小璐说完,就起身噔噔噔走到门前,又转头道:“从现在起,仔细想想怎么创业,别再吊儿郎当了知道嘛!”说着开门,翩然而去。

    唐逸愣了好久,拿起茶几上的黄色信封,轻轻叹口气,又有些好笑,多少年了?没有体验过这种被同情被关怀的滋味,遇到一个好心人,感觉,还不赖。吃饭,却突然接到了叶小璐地电话。

    “喂,还没吃吧?”

    唐逸恩了一声。

    “那过来吃吧,顺便跟我谈谈你的计划,我看看有没有可行性。”

    唐逸就是一愕,看看表,说:“我就不去了吧,太晚了。”

    “别婆婆妈妈,我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怕啥?装什么矜贵?快过来,别等我去请!”说着就挂了电话。

    唐逸摇摇头,出门,却见隔壁防盗门开着,叶小璐还是那身性感的打扮,俏生生站在门口,对自己招手。

    唐逸只得关上门,走了过去。

    餐桌上,几道精致的小菜,叶小璐却是拿出了几罐啤酒,嘭嘭打开,一罐放在唐逸面前,一罐留给了自己。

    唐逸看了看她,问:“心情不好?”

    叶小璐有些诧异唐逸的细心,就坐了下来,情绪有些低落,轻声说:“本来,晚上是叫大成过来的,他,又说加班,其实我知道,他早就说过,一天没跟我结婚,就不来这儿,免得被人知道以为我们关系太亲密,对我影响不好,你说,他是不是很傻?我也不知道,是该喜欢他这一点呢,还是该讨厌他。来这里坐坐又怎么了?我真想不明白。”

    这些话叶小璐一直都埋在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她没跟露露讲,没跟亲人讲。却在唐逸面前一股脑倾诉出来。

    或许是唐逸地沉静莫名其妙就能给人带来安全感,或许是因为每次跟露露谈起,露露总会说顾大成如何如何不好,如何如何虚伪吧。

    “喂。你说,我是不是应该跟他早点结婚?”叶小璐突然抬头问唐逸。

    唐逸就笑:“这我可不知道,我又没见过他,不了解的事,没办法给你意见。”

    叶小璐怔怔看了唐逸一会儿,就摇摇头,道:“有时候。真的看不透你,如果不知道你的底细,就看你的客观冷静,我老是以为你像我在飞机上见过的那些大人物,你真是一个让人琢磨不透的人。”

    随即就举起易拉罐,说:“不管怎么说,谢谢你客观的意见。”

    唐逸就拿起啤酒罐和她轻轻碰了一下,看她咕咚咕咚喝下去,微微蹙眉道:“喝慢点,容易醉。”

    叶小璐轻笑道:“没事。我地酒量还可以,你呀,还是操心你自己吧。喂,项目考虑地怎么样了?”

    唐逸道:“放心吧,肯定赚钱。”现在也不是解释地机会,何况,唐逸突然觉得有这么个朋友也不错,可以很随便的聊聊天。甚至自己可以胡诌几句打屁地话,这在别人面前是难以想象的,唐逸突然有些喜欢这种感觉。

    叶小璐显然也没将重心放在唐逸的投资上,喝着酒,就同唐逸聊起了顾大成。

    在叶小璐只言片语中,唐逸脑海渐渐浮现出这么一个影像,忠厚老实的帅气男人,一直在默默守护她呵护她。

    唐逸听着叶小璐的讲述,心里也被幸福装的满满的。默默喝着酒。默默思念着小妹齐洁陈珂,又想起宝儿。允儿,甚至还有兰姐,想起和她们发生地一幕幕,心中温馨无限。

    喝下易拉罐里最后一口啤酒,抬眼看去,却不禁哑然失笑,叶小璐精致明媚的小脸红扑扑的,侧躺在桌上,嘴里也不知道在嘟囔什么。

    唐逸就站起身,想走,又犹豫了下,看看扒在桌上醉醺醺的叶小璐,终于走了过去,拍了拍她肩膀,“喂,起来,去床上睡!”

    叫了几声,叶小璐却是动也不动。

    唐逸犹豫了一下,就微微弯腰,抄着她的膝弯将她抱起,立时,软玉温香,隔着薄薄的衣衫能够非常清晰地触摸到她滑腻而弹力惊人的肌肤,嗅着她身上淡淡的体香,唐逸心头就跳了几下,尤其是那黑色丝袜的质感和大腿的细腻光滑交错,那种触手感觉,美妙难言。

    唐逸急忙抛去杂念,快步抱叶小璐进房,卧房清香扑鼻,布局雅致。

    唐逸将叶小璐极快地扔到软软的大床上,粉红色床单床套,浪漫而舒适,唐逸用得力气大了,叶小璐在席梦思床上弹了下,那一瞬,粉红床上精致性感的美女臀波乳浪,令唐逸着实一呆,随即就苦笑,这要被叶小璐知道是被扔床上地怕是会杀了自己吧。

    躬下身帮叶小璐把脚上的小蓝花拖鞋脱了下来,那一刻,看着黑色丝袜里,叶小璐白玉脚趾上那涂得娇艳欲滴的黑色小花,唐逸又是一阵心猿意马,忙咳嗽一声,回头,极快的出门。实运动了一番,才慢慢将心里的那团火压下,在书房看了会儿书,这才回到卧室安寝。

    第二天一大早,睡梦中的唐逸被大力地敲门声惊醒,忙胡乱套了衣服,跻拉着拖鞋出去看。

    开了防盗门,就见叶小璐满脸气愤的站在外面,一身简单的装束,浅白色牛仔裤,白衬衣,却越发显得靓丽照人。

    见她手里拎着小皮箱,唐逸就一怔,问:“这么早就走?”

    叶小璐瞪着眼睛道:“先别说这个,我问你,为啥桌上剩菜剩饭你都不收拾一下,知不知道,我起来后满屋菜味,难闻死了!”

    唐逸道:“我不大习惯收拾房间,本来是准备等钟点工来了去帮你收拾下呢,我昨晚给红姐打了电话,叫钟点工早点过来的,是你起早了。”

    难为唐逸很久没有苦口婆心跟人解释过问题了,叶小璐本来满心怒气,但见唐逸一板一眼的解释,不知道为啥,突然就扑哧笑出来,说:“大少爷!得了,算你还有点良心,还知道叫人帮我收拾,我刚刚清理好了,这就走。”

    唐逸就点点头:“一路顺风。”

    叶小璐大眼睛却是扑闪扑闪的看着唐逸,看得唐逸一阵莫名其妙。

    没说话,叶小璐的脸就红了,咬着嘴唇问唐逸:“喂,昨晚是你抱我进房的?”

    唐逸心就有点虚,点了点头。

    叶小璐又问:“鞋也是你帮我脱的?”

    唐逸恩了一声。

    叶小璐脸更红了,低声恶狠狠问:“你老实说,昨晚有没有动歪心思,有没有占我便宜?”

    唐逸就一滞,歪心思?自己还真地心猿意马来着。

    见唐逸表情,叶小璐以为他昨晚真地趁机对自己毛手毛脚来着,脸热的火烫,但看着一脸无辜地唐逸,不知道又为啥生不出气来!更没有伸手抽他几耳光痛骂他一顿绝交等之类的想法。

    瞪了唐逸好一会儿,突然就用高跟鞋狠狠踩在唐逸脚上,凶巴巴道:“再有下次,我阉了你!”说完就忍不住扑哧一笑,白了唐逸一眼,风情万种,拖着小皮箱噔噔噔的去了。

    唐逸低头看了看被踩的生疼的脚,一时惘然。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