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十六章 生活,是一团麻

第十六章 生活,是一团麻2017-11-8 23:46:30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北京,才知道中央巡视制度大致已经成形,而纠风室里许多干部都希望能进入巡视组,更有来找唐逸问纠风室有没有推荐名额的。^^去看最新小说^

    要知道,巡视组挑选的都是政治素质过硬,工作能力优秀的干部,能进入巡视组,说明得到了纪委组织部的双重认可,甚至是得到了中央领导的认可,这对一名干部无疑是极大的肯定。

    唐逸在内参上也读到了巡视组初步构想,预计一两个月内。中纪委中组部成立巡视工作办公室,初步设想会组建五个巡视组,每个巡视组十名成员左右,在各省开展巡视工作。

    王振清也同唐逸谈了谈中央巡视制度,看得出,他是极为心动的。

    对王振清的询问,唐逸也只能用你知道多少,我就知道多少的姿态来回答,王振清没说什么,只是笑呵呵道:“如果部里需要推荐人选,唐主任可莫忘了我曾经毛遂自荐。”

    唐逸只能点头。

    令唐逸想不到的是自己的富康终于被找到了,西河路派出所早已经将案件上交分局,而最近分局辖区失车案渐多,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查取证,与唐逸住同一楼层的社会闲散人员三毛进入了干警们的视线,在几天前三毛及其同伙再次动手时被干警当场抓获。

    周五晚上唐逸正在蓝天饭店吃饭时,胡小玲与派出所的同志将车送了过来,现场帮唐逸办了领车手续。

    唐逸的富康已经被重新喷了漆卖掉,新车主贪便宜,车管所又有些关系,买了富康车后重新上了车牌,结果连人带车被干警带回分局,不但他有可能被检方指控。车管所他那亲戚也面临被开除公职的危险。

    不过唐逸见到被重新喷了漆的富康,心里一阵老大不得劲。

    随着富康被追回的还有一千块钱,唐逸不由的好气又好笑,这个叶子,还说收到了。这不摆明以为自己占她便宜吗?

    胡小玲将钱交给唐逸时说。虽然三毛盗窃地是1804地奶箱。但据三毛交代。钱是唐逸放进去地。1804户主又不在。她觉得还是应该将钱还给唐逸。

    在唐逸连声谢谢中。胡小玲和干警小刘离开了蓝天饭店。

    看着饭店门口喷地红彤彤地富康。唐逸就皱皱眉。转身进了小饭店。刚刚吃了半截菜。派出所地同志就到了。却是没有吃好。

    红姐又急忙吩咐小翠帮唐逸热菜。唐逸坐在包厢窗口。看着窗下地富康又是叹了口气。这辆车。是陈珂给自己买地呢。

    电话滴滴滴地响了起来。唐逸看看号。就是一笑。接通后道:“欣欣。快开学了吧?也不说来看看三哥唐欣今年上大四。听二叔说是准备考研。

    唐万东更要唐逸劝劝唐欣。先参加工作。读在职研究生就很好。

    话筒里唐欣娇俏的一笑,说:“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吗?就在你楼下呢,三哥,你在家吧?”

    唐逸从窗口望去,小区门口,果然有两名俏生生的少女,虽然离得远,但看其中一名少女鲜红妖气的头发也知道那是欢欢。

    唐逸就笑:“欢欢也来了啊?我在马路这边。蓝天饭店的二楼。”

    就见唐欣和欢欢回头看过来,唐欣娇笑道:“我们马上来。”说完挂电话,拉着欢欢向这边跑来。

    不大一会儿,唐欣和欢欢就进了包厢,欢欢进房就大呼小叫的咋呼,“三哥,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啊,幸福死我啦!”

    唐逸笑笑,问她俩:“吃了没?”

    唐欣和欢欢点头。唐欣道:“我们喝杯果汁。你慢慢吃,不急。”

    唐逸跟红姐要了果汁。红姐虽然是自来熟,但不该打听地绝不打听,送来果汁就退了出去。

    唐逸有些奇怪的问:“欣欣,你不是专程来看我的吧?”

    唐欣嘻嘻一笑,说:“在附近蹦迪,累了,离家太远,在你这儿猫一宿,明天再回去,我给妈打过电话了。”欢欢却是赶紧道:“三哥,别听欣欣乱说,我可没带她去玩,是她拉着我陪她买资料,早上就和我说好了,买完资料就来看你。”

    唐欣咯咯一笑,“三哥,你知道不?你魅力不一般啊,以前叫欢欢陪我买书,她就没答应过,我一说买了资料来看你,她呀,马上跟个小巴狗似地跟着我,就怕我不带她玩。”

    欢欢满不在乎的道:“我是挺想三哥的嘛!陪你?闷死啦!”

    听着两个少女唧唧喳喳,唐逸心情也愉快起来,笑眯眯听她俩斗嘴,也不说话。8首发上了楼,看到唐逸客厅整洁雅致,欢欢就愣头愣脑对唐逸道:“这要和你常在一起我肯定交不到对象。”

    唐逸不解,唐欣笑道:“参照物太高,三哥,所以我才不喜欢来看你。”

    欢欢道:“是啊,一个大男人自己住,房子也收拾的这么干净。”

    唐逸笑道:“我很懒的,有钟点工。”

    欢欢道:“那是你条件好,说到底还是你爱干净。”

    唐欣就笑着用力点她的小脑袋。

    唐逸一时无语,被两个丫头的小马屁拍得晕晕的,笑了笑进书房,准备同陈珂谈谈车的问题,他想将富康封存,再买一辆新车,当然要和陈珂商量商量。

    当唐逸将事儿跟陈珂一说,陈珂就打了个简单地字符笑脸,“哥,你感情也太丰富了吧,我人都在你身边了,那辆车扔掉又怎么啦?卖了吧,买辆新车。”话是这么说,但看得出接到唐逸的报告。陈珂心情很好。

    唐逸笑笑,“好吧,卖是不卖了,我封存起来。我妹妹来了,今天不和你聊了。”

    “恩。别被嫂子抓到。”陈珂就离了线。

    唐逸一阵苦笑,记得自己跟陈珂说过,自己到处都有情人,敢情她一直不能释怀。

    想了想就将电话打了过去,嘟嘟几声后陈珂接起了电话。

    唐逸无奈的道:“是我堂妹,别胡思乱想。”

    陈珂嘻嘻一笑,说:“哥,你又加分了!”

    唐逸气道:“看我以后还跟你解释不?”

    陈珂娇笑挂了电话。

    回到客厅,唐欣和欢欢正坐在沙发上看影碟。唐逸这里影碟很多,但他却是不怎么看得下去,自己也知道。和以前比,自己心态已经大不相同。

    屏幕上施瓦辛格肌肉狰狞,《真实的谎言》,曾经特别火爆的大片。

    唐逸坐下,拿起一本厚厚的书翻看,唐欣就偷偷对欢欢撇撇嘴,说:“看到没,你偶像平时闷死了,就知道看大砖头。和他结婚,也就我嫂子那性格受得了。”

    欢欢却是摇头叹气,说:“帅呆啦,的样子太帅啦。”

    唐欣说:“是吗?我还是觉得三哥喝茶帅。”回头也上下打量唐逸。

    唐逸苦笑,瞪了她俩一眼,说:“老实会儿,都没大没小地!”

    唐欣和欢欢就咯咯娇笑。

    唐欣和欢欢几乎一夜没睡,唐欣和唐逸下了盘围棋后,欢欢又拉着唐逸下五子棋。将唐逸折腾的七荤八素地,回房眯了没半小时,就听唐欣喊,“三哥,我和欢欢走了啊!”

    唐逸忙说:“等等等等,我送你们。”起身洗了把脸,回客厅拿了手包,看着满地狼藉,唐逸就苦笑。

    唐欣吐吐舌头。拉着欢欢出门。唐逸只得跟了出去。

    下楼时唐逸就问:“欣欣,明天有空没?陪哥去打网球健身。”办了卡。不用的话也太浪费了。

    唐欣为难的道:“明天,我有同学过生日,欢欢也要去地。”

    唐逸笑笑,“那算了吧,不过晚上别忘了去看爷爷。”

    唐欣一笑:“知道,我经常去看爷爷的。”

    来到楼下富康前,打开车门,唐逸才发现车没多少油了,加油的话却是要绕个大圈。唐逸就无奈的道:“你俩呀,打车吧。”

    唐欣和欢欢点头,唐逸又从包里拿出支票簿,写了一张五万的支票递给唐欣,说:“留着买书。”

    唐欣忙推辞,说:“我有钱的。”

    唐逸道:“那不一样,这是我给你地,放心,二叔知道了只会高兴。”说着将支票硬塞到了唐欣手里。

    欢欢就笑:“我要有这么一哥就好了。”

    唐欣道:“回头分你一半!”

    三人说说笑笑出了小区大门,在路旁等出租,唐逸就瞥见街道拐角,靓丽照人地叶小璐拖着皮箱噔噔噔的走过来,其训练精良地优雅仪态使得路人纷纷侧目,她高仰着头,就像个骄傲的小天鹅。

    离得老远,叶小璐也看到了唐逸,见唐逸与两个女孩子说说笑笑,马上想起了那个油头粉面的家伙所说地“双飞”,精致的脸蛋就有些阴云。

    那边儿,一辆出租车慢慢停下,上车前欢欢对唐逸道,“三哥,有六百块钱吗?欣欣昨天忘了带钱包,选的书放书店了,说上午过去拿,回欣欣家拿钱还要老半天。”

    唐逸就皱眉,对唐欣道:“跟我还客气,再这样我可生气了!”

    唐欣吐吐舌头,“本来是想和你要的,你给了五万,我就不好意思了。”

    唐逸笑道:“五万都给了,还差这一点?”说着就打开手包,赫然发现包里只有三张百元钞票,正挠头,转眼却瞥到叶小璐噔噔噔走过来,唐逸就对她招手,“喂,叶子,拿三百块钱,我这儿钱不够!”

    叶小璐愣了一下。随即就有些恼火,这家伙,脸皮太厚了吧?还要我掏钱?

    但不知道为啥,就乖乖的从斜挎的手袋里拿出钱包,数了三张钞票递给唐逸。更问了句,“三百够吗?”说完自己都呆了一呆。

    唐逸说:“够了!”将钱一股脑塞到唐欣手里,唐欣和欢欢上了出租,欢欢更给了唐逸一个飞吻,格格笑道:“三哥,昨晚很开心。”

    唐逸微笑对她俩晃晃手。

    看着出租车远去,唐逸回头,却见叶小璐就站在自己身边,脸上满是无奈。就好像,面对顽劣孩童时无可奈何的母亲。

    “走吧,一起上去。”叶小璐挥挥头。似乎甩去了一些烦恼。

    唐逸就同叶小璐一起进了小区,天源大厦楼前,叶小璐费力的拎皮箱上一个个台阶,这次她放长假,带的东西多了点,行李箱很重,令她颇有些费力,转头,却见唐逸闲庭信步。根本就没有搭手帮忙地意思。

    进了电梯,叶小璐抹了抹额头的香汗,再看看身旁看起来轻松惬意,正打哈欠地唐逸,叶小璐忍不住问:“喂,你以前都怎么追女孩子的?我咋觉得你傻头傻脑的?”

    唐逸就是一怔,对他的评价唐逸听过很多,不管是当面或是背后,无非是“沉稳老练”“精明强干”或是负面如“心狠手段”“心机太重”等等。但却从未听过“傻头傻脑”这四字评语。

    唐逸呆了一会儿,看看叶小璐,没有吱声。

    “怎么?生气啦?”叶小璐倒是很在乎他的感受,或许觉得唐逸已经够惨了,自己不该再打击他地自信心。

    唐逸摇摇头,从叶小璐眼里看的出她地关心,好笑之余也有些触动,这位美女邻居,实在是个不错的人。

    到了18搂。两人一起出电梯。叶小璐拖着小皮箱和唐逸并肩而行,问道:“生意搞得怎么样啦?”

    “还行。”唐逸下意识回答了一句。随即摇摇头,自己潜意识里就想隐瞒身份么?或许是,真的挺喜欢和叶小璐这种轻松的相处方式吧,被她知道自己身份的话,两个人怕是再做不成朋友,最起码,不会是关系很融洽的朋友。

    叶小璐更为关切的问:“你作地啥行当?”

    唐逸快速盘算了一下,三万块三万块,随口道:“弄了个规模不错的早点摊,雇了几个人干活。叶小璐一时有些无语,不知道自己帮这位大少是不是彻彻底底错了,愣了一下道:“那你干啥?”

    唐逸也只得将错就错下去,说:“收钱呗。”

    叶小璐看着唐逸,再说不出话。

    当唐逸打开防盗门后,就皱起了眉头,客厅茶几上,满是瓜皮果皮,地砖上,也是一片狼藉。

    唐逸就抬腕看了看表,钟点工要一个多小时候才到,叹口气,“唉,怎么休息呢。”

    叶小璐刚刚打开房门,见唐逸发怔就瞥了唐逸客厅一眼,随即拉着小皮箱进了屋。

    唐逸在客厅发会呆儿,正准备简单收拾一下,脚步声响,回头,叶小璐迈着标准地空姐步仪态万千走进来,充满诱惑地黑丝袜美腿禁不住令唐逸多瞄了一眼。

    叶小璐注意到唐逸的目光,瞪了唐逸一眼,说:“没保姆,你自己就不会动动手?”又问:“垃圾袋呢?”

    唐逸说:“我不知道,都是保姆弄得,好像在厨房?”

    他说地是实话,所以才更为气人。

    叶小璐看了他好一会儿,转身走了出去,回到自己家拿了垃圾袋,走到客厅,就忍不住将垃圾袋摔在茶几上,更狠狠踢了沙发一脚。

    坐沙发上生了会儿闷气,自己,这是何苦呢?

    但想起那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唐逸,叶小璐心里就泛起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因为家境贫寒,叶小璐早早就踏入了社会,她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并不是处世不深的少女,不但追求者甚众,更有个情深意重,老实宽厚的好男人一直在等她。

    很多男人,她一眼就可以看穿对方在想什么,唯有这个唐逸,表面上,这是个坏男人,痞子,流氓,很猥琐,甚至有些下流,但真的是这样吗?想起醉酒那晚,唐逸最多也只是毛手毛脚了几下而已,并没有趁机作什么更出格地事儿,说来也奇怪,那晚,为什么自己就没有一点警觉性,不知不觉就喝醉了呢?只记得心里很安宁,很舒服。

    他能给人安全感?叶小璐就有些好笑。

    不过他面纱之下,又是什么样子呢?一个被伤得很重的男人,绝望之下,只能用玩世不恭,肆意挥霍来麻醉自己吗?

    叶小璐轻轻叹口气,又拿起垃圾袋,摇曳出门。

    再次来到唐逸客厅时,叶小璐鼻子差点气歪,就见唐逸用报纸将茶几上小山似的果皮瓜皮一盖,拍拍手站了起来。

    唐逸却是没想到叶小璐会再来,他正准备去关了防盗门回房补个觉,至于这些垃圾,眼不见心不烦,就等钟点工来处理好了。

    见到叶小璐进来,唐逸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说:“太困了,去补个觉。”

    叶小璐也不说话,走过去开始将茶几上的垃圾装袋。

    唐逸微愕,随即道:“那你忙,我去休息。”转身进了卧室,这才觉得老大不对味儿,叶小璐好像并不是自己的钟点工,正有些失笑,就听叶小璐在外面喊:“唐逸,你给我出来!”

    拉开卧室门,就见叶小璐咬牙切齿的站在门外,真真是柳眉倒立,杏眼圆睁,恶狠狠道:“喂,你把我当什么了?”

    唐逸就有些无奈,说:“我说了等钟点工的。”

    叶小璐就一滞,随即也扑哧一笑,又板起脸,“大少,你还有理了是吧?是我热脸帖你冷那啥是吧?”

    唐逸忙道:“不是那意思。”

    “得啦得啦,算我倒霉,摊上你这么一朋友,去睡吧,我帮你拾掇。”叶小璐很大度的摆摆手。

    唐逸看着她靓丽的装扮,犹豫了一下,忍不住说:“还是等钟点工来收拾好不好?我那个钟点工作得挺好地。”

    叶小璐这个气啊,敢情这位大少还怕自己粗手粗脚,活儿干的不利索。

    瞪着唐逸,叶小璐咬牙道:“唐逸,你知不知道你多招人恨?”

    唐逸就笑:“我怕你做不惯,没别的意思。”

    叶小璐脸色稍和,说:“去睡你的吧,放心,我保证比你钟点工能干。”

    等唐逸笑着说谢谢关上门,叶小璐才猛地醒悟过来,怎么说着说着,倒好像帮他打扫卫生是他给了自己什么天大的机会一般?

    看着唐逸紧闭的卧房门,叶小璐又好气又好笑,这人,怎么就这么会端架子呢?

    唐逸一觉睡到中午,见到客厅干净整洁,就满意的点点头,更闻到客厅中有淡淡的兰花芬芳,这可不是钟点工的风格,想来是叶小璐顺便帮自己喷了清新剂。

    看看表,就准备去吃饭,下午去看爷爷。至于早上跟叶小璐借钱地事,唐逸却是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