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章 梦幻岛(下)

第二十章 梦幻岛(下)2017-11-8 23:46:35Ctrl+D 收藏本站

    迪厅的西式小点心很精致,咬下去满口脆香,唐逸吃了几块点心,就慢慢品茶。

    露露话最多,唧唧喳喳说着,刘军说话就比较有水平,明显的社会精英人士,听说叶小璐也炒股,就同她谈起了生意经,股票专业术语一套一套的,小思看着男朋友,脸上满是骄傲。

    说笑一会儿,露露站起来娇笑道:“走啊,咱下去蹦会儿!”更对唐逸道:“喂,你可一直都没说话,跳舞总会吧?”

    唐逸笑道:“我不会,你们去吧。”

    叶小璐犹豫一下,就说:“我也挺累的,不去跳了。”

    露露娇笑:“成啊,那你们继续卿卿我我。”

    眼看露露三人下了楼汇入人流,渐渐在黑压压的人头中看不到三人踪迹。

    “喂,是不是挺没意思的?”叶小璐问唐逸,又说:“刘军这人,太浮夸。”

    唐逸哑然失笑,说:“比我还浮夸么?”

    叶小璐瞪了唐逸一眼,说:“你是假浮夸,还有药可救。”

    唐逸笑笑,知道叶小璐是宽慰自己,以为刚刚说话自己插不上嘴,心里会不舒服。

    叶小璐想了想。就问唐逸。“喂。你那儿有钱么?”

    唐逸说:“好像有几百吧?干嘛?啊。好像我还欠你钱。等等。我拿给你。”叶小璐道:“不是。”说着就从自己精致小手袋中数出几张百圆钞票。递给唐逸。说:“给。晚点你结账。”

    唐逸愕然:“干嘛我结账?不是说露露请客吗?我可没有替不熟悉地人买单地习惯。”

    叶小璐就扑哧一笑。说:“看不出呦。你还是个守财奴。算了。是我多事。还以为你会乱想呢。”就收起了钱。

    唐逸旋即知道。方才小思和刘军或多或少有些瞧不起自己。虽然没有明显表现出来。但在座地都是社会上打滚地人精。自然都感觉地出。叶小璐却是想帮自己争口气。

    唐逸就笑:“着相了不是?那么在乎别人眼光干啥?人是为自己活地。是吧?”

    叶小璐微微点头,就拿起饮料吸了起来。

    “三哥?”旁边传来女孩儿清脆的声音,唐逸回头,却见欢欢一头妖艳的火红头发,穿着火辣地露脐装。性感的小肚脐上穿环,雪白的小腰纹了朵红玫瑰,异常妖冶。

    唐逸就笑:“欢欢,没和欣欣一起?”

    欢欢向这边快走两步,欢快的笑,“真是三哥啊!”看到了叶小璐,就停下脚步,说:“三哥有朋友。我不打搅您了,欣欣才不会跟我来这儿呢,三哥,我走了啊!”

    唐逸笑着说:“等等。”从包里拿出七八张钞票,递了过去,欢欢忙摆手,说:“三哥,我有钱。”

    唐逸道:“请你和你的小朋友们玩地,拿着。”

    欢欢犹豫了一下,笑道:“那谢谢三哥。”接过钱。带着一堆黄毛绿毛横冲直撞的下楼而去。

    自从唐逸为了唐欣压了龙少爷一次后,欢欢这个唐欣的死党也渐渐混得风生水起,圈子里消息比较灵通的却是没人来惹她们。

    唐逸回头,却见叶小璐正死死瞪着自己,笑笑道:“我妹妹的朋友,小孩挺有义气地,我挺喜欢她。”

    叶小璐白了他一眼。明明记得那天早上见过,好像是和他乱七八糟“双飞”之类的女孩儿,越想越生气,恨声道:“唐逸,你就这样过吧,我看你早晚得艾滋!”

    唐逸失笑,刚想说话,手机突然滴滴滴的响起来,拿出来接通。话筒里是女孩子悦耳的声音。“三哥,我若若啊。”声音有些惶急。有些紧张。

    唐逸就道:“若若,有事?”

    萧若若急急的道:“三哥,是何磊,他刚刚吃了亏,醉酒耍疯呢。”

    唐逸问:“吃亏?怎么回事?”

    萧若若道:“是,是他和孟江,在高尔夫球场,抢,抢场地,三哥,要不,要不您过来看看?”唐逸微微蹙眉,他自然不会无聊到去参与公子哥之间的斗气游戏,说:“我就不去了,你告诉何磊,就说我说的,叫他回家,别天天就知道搅事儿!”

    萧若若哦哦了几声,有些失望的挂了电话。

    唐逸挂了电话,皱眉头默默想着什么,叶小璐关切地问:“咋了,朋友出事了么?”

    唐逸摇摇头,看到叶小璐一脸关切,心里微微一动,说:“叶子,咱们走吧,回家,我有点事和你说。”

    叶小璐无疑是个聪慧的好女孩,自己再这样装疯卖傻下去一来不大像话,二来也蛮对不起她的,也是时候和她谈谈了,以她的接受能力,应该能继续和自己做朋友吧。

    叶小璐微怔,随即点点头,“好,回家。”回家,一个多么温馨的字眼啊?

    唐逸和叶小璐也不管露露几人,两人结账下楼,出了迪厅,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唐逸微笑道:“里面太浑浊了,这种环境能不来还是不来的好。”

    叶小璐对这个论调显然不能苟同,轻笑道:“大少,你的心态怎么七老八十似的,年轻人来蹦蹦迪,跳跳舞,也是对生活的一种放松嘛,你以为谁都像你啊,没心没肺地,一点压力也没有。”

    唐逸笑笑,道:“看来咱俩有代沟喽。”伸手去拦出租。叶小璐就白了他一眼,说:“就听说有装嫩的,没听说有装老的。”又道:“别叫车了,咱们溜达溜达吧,我想走走。”

    唐逸微微点头。

    梧桐树下斑斑点点,暗香浮动,唐逸和叶小璐并肩而行,闻着清新的香气,看着身边雪白衬衣牛仔时尚靓丽的玉人。唐逸一时有些惘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怎样,也不知道自己想和她说些什么。

    叶小璐低着头,乳白色的高跟凉鞋里,精美绝伦的小脚也随着凉鞋翘起好看地弧度。显得更为性感。

    “喂,你早点摊一天能赚多少钱?”叶小璐抬起了头。

    唐逸见叶小璐主动提到这个话题,略一考虑,缓声道:“其实,我不缺钱的。那天两个人真地是乱说,我,我其实是部委的……处级干部,我是认真的。”

    没有说自己是厅局级干部,是怕叶小璐太过吃惊,以为自己是在吹牛,就算拿给她工作证看只怕她也会以为是仿造,毕竟先入为主了。自己只能用她能接受的身份慢慢解释。

    唐逸说完就转头看叶小璐,却见叶小璐只是点了点头。

    唐逸就道:“你不信?其实你那些钱我就放家里了,回头拿给你。”

    叶小璐却是道:“我过几天休假就结束了,昨天中午去看过大成。”

    唐逸哦了一声,这时候也不好再说自己的事儿,就问:“谈得怎么样?”

    叶小璐甩甩头,似乎想甩去什么烦恼,转头笑着问唐逸,“怎么样处干?够不够钱花?我再借你点儿?”

    唐逸就苦笑,自己刚刚说地话敢情她半句也不信。

    叶小璐又道:“赚了钱别再大手大脚的。该省就省,像刚才那个红头发女孩儿,她们是就认得钱地,你有了钱,哥长哥短地,没了钱,转眼就不认识你。别以为她们是真对你好,以后还是尽量少和那种人接触。”

    唐逸无奈的道:“你唠叨不唠叨?再说,我赚啥钱?我拿工资地。”

    叶小璐轻笑道:“以为我不知道啊?红姐都和我说了,你的早点摊可赚钱了,放心,我不是急着要你还钱,看你吓那样

    唐逸目瞪口呆的,随即就知道叶小璐去和红姐打听,红姐听到她以为自己开早点摊。虽然不知道自己为啥这样说。但肯定是会随声附和,更会帮自己圆谎圆的跟真的一样。

    叶小璐道:“总之你赚钱我就放心了。还有,也别太屈着自己,周转不灵,实在没钱用的话,就跟红姐先借点,我回来就还她。”

    唐逸只有苦笑,拿出烟,点了一颗。

    叶小璐又道:“等你真的脚踏实地了,我就帮你筹点钱,作些大生意,你也好早点翻身。”

    唐逸无奈的道:“那可真得多谢你了!”

    叶小璐微微一笑:“也不是,听红姐说你做生意挺有一套地,我也想沾沾光,赚点大钱。”

    唐逸用力挠挠头,实在无话可说。

    第二天唐逸正在批阅文件,接到了部长秘书室的电话,叫他来部长办公室。

    唐逸忙坐电梯到了十二楼,来到部长吴征的办公室。

    秘书领唐逸来到了休息室,秘书轻轻敲门,唐逸扫了眼门前三四名穿着黑西装的警卫人员,心里已经有数。

    但等唐逸进入休息室时,还是吓了一跳。

    沙发上,坐着四五个人,不但吴征部长张素萍部长在,中纪委施书记也笑眯眯看着自己,当然,坐在正中位置上,那位浓眉轩目的老人,正是老纪委书记郭书记,他大马金刀的坐着,不怒而威。

    “唐逸,来,坐!”施书记微笑对唐逸招招手。

    唐逸和几位领导一一问好,然后坐下。

    郭书记满意的笑了,“我说这孩子是个好苗子吧,不卑不亢,淡定自若,这要换其他同级干部,见了咱们这些老同志,哪个不是战战兢兢的?”

    张素萍部长微笑道:“作纪检工作,就要不畏强权,郭老,你说是不是?”

    郭书记就哈哈一笑,点点头。

    吴征部长诧异的看了张素萍一眼,他是知道素萍部长是对唐逸有偏见的,但短短时间,看来素萍部长已经完全转变了看法。

    吴征又看了唐逸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施书记也勉励了唐逸两句,倒令唐逸颇有些不好意思,但在这些大人物前。自己还是尽量少说话,更不能太过表现自己,显得年轻人心浮气躁。

    郭书记又对唐逸道:“我来部里转转,就想到了见见你,怎么样?即将和我这老头子共事。有没有什么想法?”

    唐逸笑道:“没啥特别地想法,一切服从组织安排,不过能和郭老学习,对我是一次难得的历练和考验,听说您工作上要求很严苛。说实话,我还真有些忐忑,担心自己达不到郭老的高标准高要求。”

    郭书记微微一笑:“你呀,就别给我老头子灌迷汤了,他们几个可刚刚灌了好一阵,水平也比你高。”

    众人都笑。

    叶小璐结束休假的第二天,刘进来向唐逸汇报调查工作,在调查组盘查了几个举报人后。终于有举报人透露,是梦幻岛老板曹秀娥给了五千块钱后指使他写的举报信。刘进又连续和其余举报人谈话,给他们讲诬陷和诽谤国家干部罪行有多么严重,一大半举报人都顶不住压力,老实交代,无一例外,全部是梦幻岛老板曹秀娥的主使,当然,也有几名冥顽不灵地还是不肯松口,但那已经无关紧要。

    听着刘进地汇报唐逸就皱起了眉。点了颗烟,不知道在寻思什么。

    刘进也不说话。

    考虑了一会儿,唐逸道:“这样吧,再深入细致的调查一下,确实能下结论时就移交检察机关处理。”

    刘进点点头,说:“这个曹秀娥,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朋友和赵局长结怨。哪带这样搞的,太不象话了。”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

    周五六点多,唐逸刚刚坐上出租,手机就响了起来,看看号,是龙公子,唐逸微愕,接通。龙公子爽朗的笑声传来。“唐主任,怎么样。结束革命工作了吧?”

    唐逸笑道:“红军,你好你好。”

    龙公子欣慰地道;“还记得我的声音,回了京,也不说和我见个面,还以为你贵人事忙,忘了老朋友呢。”

    唐逸道:“哪能呢?早想和你聚聚,但听何磊说,你不常在北京。”

    龙公子就笑:“那就今晚吧,蓝岛俱乐部五楼有个贵宾厅,我等你唐逸看看表,道:“我刚从部里出来,这道儿挺远,现在赶去得一个多小时吧,要不明天?”

    龙公子道:“就今天吧,多晚都等你。”

    唐逸道:“那好吧。”

    挂了龙红军的电话,唐逸告诉司机去蓝岛,自己点上颗烟,慢慢琢磨起来。

    没一会儿,手机再次响起,唐逸看了看号,是何磊,接通。

    “三哥,龙红军给你打电话了吧?”

    唐逸恩了一声。

    “那你来不来?”

    唐逸就笑:“你说呢?”

    何磊呵呵笑起来,说:“三哥,我还以为你真不管我呢,没想到你做的这么绝,听说你要直接抓孟江的姘头?哈哈,三哥,还是你行。”

    唐逸道:“那不是为了你,别乱说话。”

    “是,是,我懂,我懂。”何磊笑着挂了电话,听得出,他心情出奇地好。

    蓝岛俱乐部门口,李刚早就候着呢,他眼神也尖,却是看到了出租车里地唐逸,颠颠就跑了下来,帮唐逸开车门。

    等唐逸下车,李刚关上车门,陪笑道:“唐主任,我领您去,龙总他们都等着呢。”

    龙红军现在挂了民通移动市场运营总监的头衔,他也喜欢别人喊他龙总。

    唐逸就笑:“他们,都哪个他们啊?”

    李刚笑呵呵道:“您上去就知道了。”

    唐逸点点头,李刚在前领路,来到了俱乐部五层,这还是唐逸第一次上到五层,铺着红地毯地旋转步梯,往左手走到尽头,是咖啡色的双扇门,这就是五楼贵宾厅,李刚轻轻推开贵宾厅的门。

    里面坐在沙发上休息的男男女女纷纷站起。有五六个人,大多是老熟人,蓝岛的老总赵国轩,龙红军,何磊。萧若若,令唐逸微微惊奇地是林伊蕾也在。

    唯一不认识的是一名帅气的青年,穿着考究,气度不凡,只是眉宇间隐隐有些傲气。

    龙公子大笑迎上:“唐主任。你好你好,总算把你等到了。”

    唐逸微笑和龙公子握手,又和赵国轩寒暄了几句,然后龙公子就给唐逸介绍那青年,说:“来,你二位没见过吧。”

    唐逸笑着伸出手,说:“唐逸。”

    年轻人有些僵硬地伸手和唐逸握握,说:“我是孟江。”

    龙公子就笑。对赵国轩道:“赵老板,可以上菜了。”

    唐逸这才有空闲打量下这间奢华的套房,铺着一块很大的真丝地毯,房间以华贵的宫廷装饰为主,刺绣的精美装饰画悬挂在四壁,工艺考究地陶瓷饰品摆放在靠墙的玻璃壁柜里,真地是古香古色,餐桌是仿明清风格的花梨木圆桌,精雕硬木龙椅,处处透着一种高贵气派。

    龙公子张罗着众人落座。唐逸坐主位,左边依次是何磊,萧若若和林伊蕾,林伊蕾走过唐逸身边时低声道:“三哥,我来看看热闹,不要紧吧?”

    唐逸笑着点点头。

    有人喜欢来凑热闹,有人却是心中叫苦不迭。

    赵国轩脸上挂笑。心里却是发苦,这可不是啥好事儿,孟公子摆酒给唐公子道歉,偏要约自己这个外人见证,自然是给了唐公子十足的面子,可以说是低声下气了,但对自己这个见证人,可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儿,亲眼目睹孟公子丢了颜面。可不知道孟公子以后对自己是啥想法了。

    精美菜肴流水般送上。等服务员退出,轻轻带上门。龙公子就笑着道:“前几天,孟老弟和何老弟发生点误会,今天是孟老弟摆和头酒,以前地事咱们就一笔抹过,好不好?”

    孟江脸色虽然不大好看,却也举起酒杯,对何磊道:“何磊,来,我敬你一杯。”

    何磊看了眼唐逸,见唐逸微微点头,就拿起酒杯和孟江撞了一下。

    龙公子随即大笑,“这不就好了,守得云开见月明,误会冰释。”

    孟江干下第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举杯对唐逸道:“唐哥,我再敬你一杯。”

    唐逸笑着举杯和他碰了下,一口气喝下。

    萧若若松口气,事情总算解决了,瞟了眼唐逸,心说三哥就是和这些公子哥不同,办事情不动声色,却是轻轻松松就给何磊争了面子,孟江那么傲的一个人,却就不得不低头道歉,这就叫兵不血刃吧?

    好像是三哥找机会要办他的情人,这可是孟江的死穴,听说他老婆很喜欢呷醋,娘家势力又大,为了情人,孟江想不低头都不行。

    林伊蕾美目一直盯着唐逸,她听说孟江摆酒给何磊道歉,央了萧若若好久,才磨得萧若若答应带她来,就是想看看印象中温文尔雅地唐逸怎么耍威风,但见唐逸脸上仿佛永远是那么随和的笑,波澜不惊的和孟江碰杯,不由得轻轻叹口气,这人,太深了,深沉的可怕,远不是自己所能操控地,不过这样的一个人,上床后又是怎样的表现呢?是不是和普通男人一样急色?想着唐逸床上可能的表现,林伊蕾就觉得身子有些热,忙拿起冰凉的饮料大口吸了几口。

    孟江见唐逸干了杯中酒,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唐哥,秀娥地事儿?”不问清楚,他委实有些不放心。

    龙公子心里暗笑孟江沉不住气,心说唐逸喝了你地酒,这些事自然是心照不宣,何必再问?

    谁知道唐逸却是笑道:“秀娥?曹秀娥吧?我知道她和孟老弟你有些渊源,但触犯了法律,就要受到惩罚,孟老弟,这件事我可委实帮不上什么忙。”

    在场的人都是一愣,龙公子以为唐逸说地官话场面话,就笑道:“帮得上忙帮不上忙的,咱以后再说,先喝酒。喝酒。”

    唐逸摆摆手,说:“红军,我可不是开玩笑,污蔑诽谤公安干部,麻烦不小。不是谁可以一手遮天拦下来地。”

    孟江脸渐渐沉了下来,盯着唐逸道:“那你今天为什么来?”

    唐逸笑了笑,“今天你和小磊和好,孟老弟的面子我当然要给,你和小磊的事就算揭过去吧。”

    孟江脸都青了。恨声道:“唐逸,你别欺人太甚!”

    唐逸微微蹙眉,道:“孟江,实话跟你说吧,你们那点事我懒得管,也不想管,更不会为了你们这些毛头小子争风头的那点破事拿国家法律开玩笑,至于你和何磊的事儿……”说到这儿唐逸就转头对赵国轩道:“赵总。你回头看看账面上,是不是多了一亿地款项,那是我一个朋友汇来的,你和董事会研究一下,看看能抵多少股份,以后何磊就是这个大股东在蓝岛地代表,还有,这两天有关财务专家也会和你们开始协调入股的事

    众人都目瞪口呆,赵国轩忙道:“这个,没问题没问题。唐公子的朋友入股我们蓝岛,是我们地荣幸,我可以保证董事会没有任何问题。”这是实话,大树底下好乘凉,就算自己成了二股东,那也比以前风光许多。

    唐逸就笑着对何磊道:“以后谁再和你争些无谓的小东西,你这个大股东代表可以SYO的。”

    何磊晕晕乎乎点头。对三哥简直是崇拜的五体投地,看看三哥做事,是怎么的一种风采,傲得不带一点火气,却可以叫他们都老老实实闭上嘴巴!这一比较,自己和孟江那点破事真地是小孩子斗气了。

    龙公子苦笑,拿起酒杯喝酒。

    萧若若和林伊蕾对望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地震惊,这才是真正世家子弟地风采么?

    孟江脸色阵红阵白。唐逸这才转向了他。说:“孟江,其实按辈分我该称呼你一句世侄。我和孟部长吃过几次饭,聊得也很投机,虽说良言逆耳,但我还是要劝劝你,孟部长为了你多伤脑筋你知道不?你年龄也不小了,做事情多为父母想想,别就知道贪玩。”

    又回头对何磊道:“这话,你同样要记住。”

    何磊忙点头,“我知道了,三哥。孟江却是怔怔不语。

    其实孟部长再为孟江伤脑筋也不会同唐逸讲,不过唐逸这番话,却陡然使得在场众人意识到,唐逸,可真的不是和这一众公子哥一个层面地人,人家,是和红二代直接对话的人物,来这里喝酒,还真的是给足了龙公子和孟江的面子。

    赵国轩更是叹口气,开始还觉得孟公子能道歉是什么天大地奇事儿一般,但唐逸这么一来,马上就令人体会到这个唐家第三代领军人物的厉害,举重若轻,短短时间就将孟江收拾的老老实实的,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嘛。现在再想,孟江不肯道歉的话才真的是奇事一件。

    唐逸看了眼孟江,又道:“至于秀娥的事,我确实帮不上什么忙,但她嘛,倒是可以自救,主动自首承认错误,再和受害人认真谈谈,好好的赔礼道歉,受害人不追究的话,一般来说,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孟江叹口气,道:“唐哥,不瞒你说,其实,是那个赵万天得罪了我一朋友,是我叫秀娥作得这些事,如果秀娥真为了这事儿坐牢,我,唉……”气势已经完全馁了。

    唐逸摆摆手:“这些事我不需要知道,你们自己去和受害人协调,好吧?其实这些话我也不该和你说的,有违反纪律地嫌疑,呵呵。”

    孟江点点头,说:“知道,谢谢唐哥肺腑之言。”

    龙公子微微蹙眉,本来,他倒是乐得见到孟江和唐逸翻脸,而且看架势,两人今天势必翻脸,谁知道短短时间,唐逸就连消带打将孟江的气势压了下去,更莫名其妙倒好像卖了孟江一个好大的人情一般。

    龙公子瞅了眼唐逸,苦笑喝酒。

    林伊蕾美目瞟着唐逸,春心荡溢,开始一门心思琢磨怎么博得唐逸的好感,怎么亲近唐逸。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