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二章 露露

第二十二章 露露2017-11-8 23:46:37Ctrl+D 收藏本站

    下午的时候,唐逸就接到了露露的电话,听声音好像是露露拖着皮箱走呢。

    “喂,我到苷州了,你在

    唐逸道;“晚上吧,晚上我去见你。”

    “好,那你来航天宾馆,喂,你咋来苷州了?啊,等会聊,我有点事。”露露说着就挂了电话。

    当晚,唐逸向郭书记请了假,说是去看望一位空姐朋友,郭书记就笑:“空中小姐,是常飞西北的吧?”

    唐逸就知道了郭书记的意思,说道:“空姐虽然接触的人和事挺多,但她不是西北航空的乘务人员,再说,我也不喜欢和朋友谈工作上的问题。“

    郭书记轻笑道:“也对,你去吧。”

    唐逸刚想离开,郭书记又道:“这样,你带贺民过去,机场离市区太远,又这么晚,来来回回的注意下安全,实在太晚,就在机场宾馆住下。”

    贺民是中央配给郭书记的两名警卫之一,唐逸刚想婉拒,心中就是一动,大晚上的去看异性朋友,尤其是十二点以前不能赶回的话,不免被知道的人诟病,虽说自己只是同郭书记请假,但组里成员都是什么人物儿?那是各个眼里不揉沙子的,别自己谨慎再谨慎的结果到了西北闹出什么花边,虽然不在乎,但如果在部委里传开,终究是不好。

    唐逸就对郭书记点点头,说:“谢谢郭老关心。”

    郭书记笑着对他摆摆手。

    省委给巡视组抽调了车辆,有面包,也有小车,都在宾馆停车场。

    唐逸和贺民上了其中一辆奥迪。唐逸就坐到了副驾驶,毕竟贺民不是自己司机。坐后排有些不大尊重。

    贺民是个精壮的小伙子,除了开始给唐逸敬礼叫了一声首长后,就再不说话,默默打火开车。

    六点多天并没有黑,大街上车水马龙,奥迪缓缓汇入车流,唐逸点上颗烟,吸了几口,侧头看到贺民坚毅的脸庞,想了想。随即又点了一颗。送到贺民嘴边。

    贺民微怔,随即脸色就恢复了淡然,道:“谢谢首长,我不吸烟。”

    唐逸点点头,就将烟掐灭在烟灰缸里。

    奥迪里又恢复了沉寂。

    “首长。其实,我知道宁大校的。我们警卫队和宁大校训练的特种队几次在演习中交手,我们都很佩服宁大校。”

    贺民突然就开了声,眼里闪过一丝激赏甚至崇慕,然后,又闭上了嘴。

    唐逸笑笑,这两位“中南海保镖”接到任务时自然会对郭老身边地干部有一个调查,知道自己的身份也不稀奇,却是托小妹地福,令他多说了两句话,不然的话。他是断然不会和自己搭讪的。

    中南海保镖。其实就是中央警卫局,也称总参谋部警卫局。隶属解放军总参谋部。负责保卫党政军领导人身安全,中央警卫局为正军级,局长是中央办公厅第一副主任,级别可以是正部级大军区级,下设中央警卫团,中央警卫团受警卫局管辖,有数个大队。

    中央警卫局的警卫都是首长的贴近身护卫,而中央警卫团基本是中外围警卫人员和首长身边勤杂人员,除了执行首长驻地和设施的保卫任务外,还负责中南海的警卫工作,中央警卫团的人员一部分是从部队的特种部队中选上来的,一般分三类:一类是负责首长警卫任务第二和三层地,这是他们中地佼佼者,经常出外执行任务;第二类是负责中南海驻地警卫任务的,他们也不是泛泛之辈,一般是陆军中的精英;第三类是负责中央首长的日常起居的勤务人员。

    老一辈功勋卓著地革命家,大多有自己的卫士长,甚至自己地护卫力量,但同样要在中央警卫局挂上编制,例如唐逸就知道宁老爷子那个绰号“周司令”的卫士长及其卫队,或者唐家的卫士,就都隶属于中央警卫团第七大队。

    奥迪出了市区,拐上通往机场的高速,一路上,两人都没再说话。

    近一个小时后,奥迪慢慢停在机场附近的航空宾馆前,唐逸拿出电话和露露联系,倒也不用避忌贺民,作为一名合格的“中南海保镖”,除了保护目标人的安全,目标人一切**他绝不会泄露,包括对上级长官。当然,或许若干年后,一些不涉及保密纪律的秘闻,会在他的回忆录里提到一星半点。

    “呀,唐逸,你真在苷州了?那会儿你给我打电话我还当你吹牛呢,我跟你说,你就算不在也没啥,你说吧,叫我跟叶子咋说?……啥?你就在宾馆外面,那你上来,706,上来,快点!”

    唐逸对贺民道:“我上去一下,你在这里等我。”

    贺民微微点头。

    唐逸下车,进了宾馆的玻璃旋转门,从大堂进入电梯,刚刚转身,却见贺民匆匆地也进了电梯,眼神只是扫了一下自己,就仿佛不认识自己一样,站在了一旁。

    唐逸无奈地问:“停好车了?”

    贺民却是充耳不闻,其它客人都看向唐逸,唐逸就笑笑,不再说话。

    电梯在七楼停下,唐逸出电梯,按门牌号找露露所说的房间,贺民也下了电梯,见到唐逸敲门地房间很近,就踱到落地窗前,好像在看楼下风景。

    门被拉开,随即就有女孩子尖叫,“露露,你要死啊!”

    唐逸自然没看到房间里的情形,但想来也是露露的同伴在换衣服或者穿得很暴露。

    露露穿着淑女而性感,黑色星星花纹的长袖衫搭配白纱裙,黑色紧身裤裹着纤长的美腿,银色高跟凉鞋,全身上下充满了诱惑。

    “正想出去疯呢。喂,一会儿陪我去!”露露边说边拉唐逸进房。又顺手关上了门。

    标准间,床头灯散射出温馨的橘黄,一名漂亮地女孩正手忙脚乱的收拾散落在床上地胸罩内裤。丝袜等诸如此类的物品。

    唐逸忙侧过头,说:“露露,咱出去谈吧。”

    “没事没事!”那女孩却是很爽快,一股脑将床上杂七杂八的小物品塞进了皮箱,将皮箱盖上,回头笑道:“坐吧,我也认识叶子,和叶子同期进的国航。你是叶子男朋友?”

    唐逸笑道:“算是朋友吧。”

    露露拍拍唐逸肩膀。说:“小同志,别太谦虚,叶子就那挂牌男朋友都没查过岗呢。”

    唐逸笑笑不语。

    露露就拉着唐逸坐到圆桌旁,好奇的问:“喂,你大老远的跑这儿做什么?不是跑路吧?听说你欠了一屁股债。是吧?”

    唐逸道:“不是……”

    “得啦得啦!”露露打断他的话,令人心跳的大眼睛眨呀眨的。说:“帅哥,要不要我包养你两年?”

    唐逸无奈的点开她凑过来地精致额头,说:“别胡闹!”

    另一名女孩儿就笑,说:“露露想吃天鹅肉,人家有了叶子,会要你?”

    露露回头笑眯眯道:“小雪,晚上又想被摸吧?”

    女孩儿可不像她脸皮厚,脸一红,说:“你们聊吧。”就起身开门走了出去。

    唐逸哭笑不得地道:“就你这样,能有朋友吗?”

    露露轻笑道:“小雪和我可好啦。公司里我就喜欢叶子和小雪。”

    唐逸点点头。站起身道:“那我就走了,你回头帮我和叶子证实下。”

    露露道:“那可不行。你还没说你来西北做什么呢?”

    唐逸自然不会和露露解释什么,说道:“做点生意。”

    露露刚想追问,手机却响了起来,她接通,恩恩了两声,随即音调就高起来:“什么?”

    话筒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露露大声道:“你他妈去死!”将手机狠狠摔在地上。

    唐逸愕然,就停下了脚步。

    露露快步到窗口向楼下看了眼,随即拉起唐逸,说:“跟我走,咱找地方聊。”

    唐逸见她脸色不大好看,挣脱她的手道:“我自己走。”

    露露在前,唐逸在后,进了电梯,不一会儿,贺民也慢腾腾踱了进来。

    电梯门合上,露露沉默了一会儿,道:“是他老婆。”

    唐逸点点头,没有吱声。

    “叮”一声脆响后,电梯在一楼打开,露露快步走出,唐逸想了想,就跟了上去。

    出了玻璃旋转大门,露露脸就是一白,唐逸顺她目光看去,台阶下,停着一辆白色奔驰,车牌号很扎眼,一连串的8。

    穿着黑西装的司机小跑过来拉开车门,车里,慢慢走下一名珠光宝气的贵妇,另一边车门,一位四十多岁地中年干瘦男人垂头丧气的下了车。

    贵妇慢慢走上台阶,对露露招招手,说:“不想闹得满城风雨就跟我来。”

    露露咬着嘴唇想了想,就跟在了贵妇身后,唐逸和那无精打采地中年男人也跟了上去。

    在服务员引领下,几人来到休息区的茶座,贵妇要了一间包厢,露露注意到唐逸跟着自己,就低声道:“没你事儿,去忙你的。”

    唐逸说:“没事。”

    露露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就不再说什么。

    包厢不大,贵妇和中年男人坐了红木长桌一边的软椅,唐逸和露露坐了另一边。

    服务员送上茶退出。

    贵妇盯着露露打量了一眼,冷笑道:“还真是个骚狐狸精,你知道我是谁吧?”

    语气之刻薄粗俗与刚刚在外面的形象大相径庭。

    露露眉毛一扬,“你说话干净点!”

    贵妇冷笑,笑声极为刺耳,“小**脾气还不小!。”转头对那中年男人道:“你跟她说。”

    中年男人有些犹豫,但见贵妇恶狠狠看着自己。就咳嗽一声,说:“露露。是这样,我决定和你分手,在北京的那套房子我会收回来,还有,这一年来我给你买的首饰珠宝衣服等等你如果不想还回来,就折成钱吧,我大致估计了一下,大概一百万左右。”说着话,目光却是不敢和露露相对。

    唐逸微微蹙眉,露露却是冷笑道:“岳林伟。算你有种。这话你都说得出来,你那点破铜烂铁值他妈一百万?你发花痴吧?”

    贵妇插话道:“不但是给你买的东西折价,还包括了因为你耽误我们做生意地损失。你不用瞪着我,告诉你,我找法律专家研究过。你被包养期间,四处勾搭小白脸。所以林伟送你地东西完全有资格拿回来,有案例地。”

    露露冷笑:“胡说八道。”心里,毕竟有些慌。

    唐逸蹙眉道:“你说的是西方法律吧?在国内,这种案子法庭根本就不会受理。”贵妇看了唐逸一眼,见唬不住,就冷笑道:“那好,我就和你讲国内法律,露露,你知道我地背景吧?我现在就一句话,拿一百万。不然你自己掂量掂量。”

    露露咬着嘴唇不说话。唐逸就转头问她:“喂,他们啥背景?”

    本来露露即惶恐又气愤。但突然见唐逸傻头傻脑叶子语的来问自己,突然就忍不住想笑,心里,挺暖和的,说:“你别管了。”

    贵妇却是拿出了两张名片,递给唐逸,说:“自己看。”眼见露露身边有个小白脸“不离不弃”的,贵妇心下极不受用,亮出身份吓跑这小白脸,即快意又打击那小**的自信。

    唐逸接过名片,贵妇是美国福来宝贸易公司的总裁,英文名丽莎,至于岳林伟,却是岭南某市的政协副主席,应该是以民营企业家身份当选的。

    唐逸看了看,就将名片放下,轻轻点了点头,现在大致能猜透这对夫妇地情形了,老婆是女强人,在美国打拼了不小地事业,而丈夫是打理国内的生意,更利用民营企业家的身份进入了政协,这一切想来都是拜夫人所赐,也难怪他畏妻如虎了。

    没见到唐逸想象中的惊慌失措甚至掉头走掉,贵妇就更有些上火,冷声对露露道:“说吧,你到底想怎么办?我的时间是很宝贵地。”

    唐逸想了想,就从包里拿出了支票簿,签了一张一百万的支票递了过去,说:“一百万是吧,给。”

    露露又好气又好笑,心说你以为过家家呢,对面这肥婆可不好惹,忙拉拉唐逸衣袖,说:“别胡闹。”

    唐逸转头道:“我不是胡闹。”

    贵妇接过,见是京城商业银行地个人支票,微微蹙眉,将信将疑的看了唐逸一眼。

    唐逸道:“露露就在这儿,她还能跑了?如果不能兑现,你再找她算账嘛!“

    贵妇微微点头,说:“如果是假支票,你们俩就给我小心点,我再来的话可不是一百万能解决的了。”

    唐逸微微点头。

    露露却是心里哀鸣一声,心说完了完了,难道从明天起要跟这个傻头傻脑的帅哥跑路?此时此景,又不能说破,不然唐逸麻烦就大了。

    贵妇就倨傲的起身,唐逸却是道:“等等二位,露露欠岳先生的算是清了吧?”

    贵妇说:“支票不假的话,就清了。”

    唐逸点点头,说:“那好吧,咱们就开始算算岳先生欠露露的帐,就是俗称的青春损失费吧。”

    贵妇就笑:“成啊,你想要几万?”她是不大相信唐逸这张支票地,其实她更希望这张支票是假地,那露露怕是就会自动人间蒸发,她也最喜欢这样的结局,免得被迷得神魂颠倒地窝囊废啥时候又和这个小**勾搭上。

    现在唐逸算青春损失费,她就做好了拿钱砸过去,羞辱那小**的准备。

    露露也皱了皱眉,这不自取其辱吗?低声对唐逸道:“算了,咱们走!”

    唐逸淡淡道:“粗略估计下,大概一百多万吧,美金。”

    贵妇愣了一下,随即就笑起来,道:“你挺会开玩笑嘛,还是穷疯了?一百万美金,哈哈,哈哈。”笑声中满是鄙夷。

    转头对岳林伟训斥道:“还不走?”

    岳林伟忙不迭站起,跟在贵妇屁股后走出去。

    看着贵妇和岳林伟的背影,露露拉着唐逸的手也极快的出了包厢,恨恨道:“你这个死人,你害死我了你。”

    唐逸挣开她手,说:“干嘛?”

    露露瞪着大眼睛道:“还能干嘛?上楼收拾东西,回北京,找叶子商量商量,看看怎么办。”

    唐逸无奈,就跟露露再次来到了706,看着露露在那翻箱倒柜的鼓捣东西,唐逸就拿起手机拨了个号,这种状况,自然是打给忠心而且极会敲诈勒索的露丝。。

    唐逸低声将事情简单和露丝讲了讲,露丝就娇笑:“福来宝?是一家很大的公司吗?亲爱的先生,太有意思了,您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挂了电话,唐逸就对正忙活的露露道:“别瞎鼓捣了,这事我帮你办,再等两三个小时吧,应该就差不多了。”

    露露一边手忙脚乱向皮箱里赛衣服,一边道:“等什么等?赶紧跑路要紧。”

    唐逸又好气又好笑,说:“喂,这可跟我认识的露露不一样,被人欺负成这样了,就想逃跑?”

    露露手上渐渐慢了,轻轻叹口气:“那王八蛋虽然不是东西,我也不是啥好人。”

    随即将手上的衣服向床上胡乱一扔,说:“算啦算啦,爱咋滴咋滴吧。”

    唐逸轻轻点头,说:“你也不用胡思乱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就算你是坏女孩吧,也有自己应得的东西。”

    露露诧异的看了唐逸一眼,轻笑道:“看不出,你说话挺有哲理的嘛!”

    唐逸就笑:“泡杯茶吧,边喝边等。”

    露露指了指圆桌上的茶杯,说:“那不有茶包嘛,自己泡。”

    唐逸就问:“热水呢?怎么没饮水机?暖壶里也没热水。”

    露露无奈,只得拎着暖壶出去找服务员要热水,回来后帮唐逸泡上茶,看着唐逸点颗烟,一副等人伺候的神情,突然就体会到了叶小璐喊他“大少”的心情,本以为只是一句戏称,现在看,这大少还真的是大少。

    “喂,我可没帮人泡过茶!”露露伸脚轻轻踢了唐逸一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