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三章 太子

第二十三章 太子2017-11-8 23:46:38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也不理露露,自顾自喝茶。

    露露就打开电视,踢掉高跟鞋,纤细的美腿盘起,坐床上看电视,看了一会儿,就觉得无聊,对唐逸道:“喂,我给小雪打电话,叫她晚上别回来了,行不?”

    唐逸无奈的摇摇头:“有点正形好不?”

    露露娇笑:“怕啥,我又不和叶子说,再说了,没准儿过几天咱俩就被人装麻袋沉江,苦命鸳鸯,临死前要不做点啥,对的起观众吗?”

    唐逸喝口茶,道:“社会没你想的那么黑暗,不是有钱人就能为所欲为,放心吧。”

    露露白了他一眼,“又摆架子,你以为你高官啊?”

    唐逸就不再吱声。

    露露眼睛盯着电视,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转头看唐逸,却见他正闭目养神,好像就这样坐着就能坐一晚一样。

    露露叹口气,轻轻躺在床上,脑子里乱糟糟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房间里沉寂一片,只有台湾偶像剧那嗲嗲做作的男声女声。

    “叮叮”,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门突然被人敲响,露露条件反射般坐了起来,却见唐逸也慢慢睁开了眼睛。

    露露跻拉上高跟鞋,走到门前从猫眼向外望,外面走廊中,是肥婆丽莎,胖脸上堆满笑容。

    露露想了想,就拿出化妆盒,整理头发。补妆,头也不回的说:“喂,你那支票估计被查出问题了,一会儿你别说话,找机会能跑就跑。”

    唐逸看着她的背影。这个努力维系自己最后一点骄傲地女孩儿,或许。她不值得同情,但。为什么心里就很有些堵呢?

    露露打开了房门,丽莎却是满脸堆笑的道:“露露小姐,我可以进来吧?”

    露露微怔,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点点头。让开一条路,丽莎转头训斥岳林伟:“你在外面等!”

    岳林伟垂头丧气的点头。

    丽莎进了房。见到了坐在窗边的唐逸,陪笑道:“这位,这位先生,不知道您贵姓?”

    唐逸摆摆手:“你就不用知道了。”

    “是,是。”丽莎头点地小鸡啄米似的,就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递给了露露,说:“露露小姐,这是五百万地支票,您收下。我的公司现金周转有些不灵。一下子拿出一千万实在有些困难,对我们新开发地一个项目会造成影响。剩下的五百万我分期打进你户头,以前的事就一笔勾销,好不好?”

    唐逸就皱皱眉,说:“还是一次结清的好。”

    丽莎笑得比哭还难看,只得又从包里拿出另一张五百万支票,送到了露露的手里。唐逸蹙眉道:“现在还用两手准备,你这种做生意地办法可是要吃亏。”

    丽莎忙解释:“我,我是真的周转不灵。”

    露露怔怔看着支票,说:“你搞什么?支票不会是假地吧?”

    “不会,不会,决计不会。”丽莎点头哈腰的。

    这时唐逸的手机响起来,唐逸接通,恩恩了几声。

    丽莎一瞬不瞬的注意着唐逸的动静,见唐逸挂了电话,也不敢问,心里忐忑不安,露露脑袋晕晕的,问丽莎:“喂,你到底搞什么鬼?有啥事明刀明枪的来,还有,这事跟他没关系!”说着指了指唐逸。

    露露虽然也听到了唐逸和丽莎的讲话,但她也听不明白,直觉上,肥婆是在玩花样。

    丽莎苦笑道:“怎么会跟他没关系呢,露露小姐,您认识这么一位朋友也不早说,看我这事儿办的。”

    露露晕晕乎乎:“什么啊?”

    丽莎不敢直接去问唐逸,见露露问,却是正好旁敲侧击的谈这事,就道:“是这样,我仔细考虑过,美国地古登大律师说地对,说实话,一百万美金的损失费是少了点,假如您不是被那个窝囊废耽误一年,说不定现在就能嫁入豪门,有个几千万几亿美金地身家呢,一百万美金,就是意思意思,实在也弥补不了您的损失。”

    露露怔怔的,实在说不出话。

    丽莎又小心翼翼道:“露露小姐,不知道您能不能和美国的朋友谈谈,那个大律师团,能不能不再控告我们公司?还有金钥匙酒店联盟乐高电器连锁沃尔超市连锁能不能,能不能不要取消我们公司的订单?我们公司,会,会垮的……”

    露露曾经飞国际,当然知道金钥匙乐高沃尔这些几乎被美国经济界人士诟病为垄断的大跨国企业或者松散联盟,见丽莎哀求似的看着自己,却是不像作伪,露露破天荒挠挠头,结结巴巴道:“喂,你,你是不是搞错了?”

    唐逸却忍不住摇头,都这时候了,丽莎还是不忘给自己脸上贴金,她的公司不过是个小供货商,切断她的供货渠道只需露丝和朋友沟通一下就可,不过是一个电话的事儿,在她嘴里,倒说得好像和这些巨头有多么密切的生意往来一般。

    这时候丽莎的电话响了起来,丽莎听了几句,脸色渐渐缓和,挂了电话,忙对露露道:“露露小姐,谢谢,您的朋友已经不再和我计较,谢谢。”又转头看看唐逸,谦卑的笑,打扰您了。”

    唐逸微微点头。

    露露却是终于有些醒悟,看看丽莎,又看看唐逸,眼神渐渐清朗起来。

    丽莎又对露露道:“露露小姐,那窝囊废就在外面,你要不要出出气?”

    露露也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就去问唐逸:“我可以出气?”

    唐逸笑笑:“你们的事,自己解决。”

    露露默默点头,就拉开房门走了出去,看着走廊中耷拉着脑袋的岳林伟,心里一股恨意渐渐上来。不知道是恨自己,还是恨这个曾经意气风发。如今却好像癞皮狗一般地男人。

    本来想给他几个耳光的,但看着垂头丧气的他。突然就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将两张支票摔到了他脸上,淡淡道:“滚吧!”就想转身进房。

    岳林伟抬起头,小声道:“对,对不起。”

    他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露露突然就觉得一阵恶心。再忍不住,转身抬脚用力踢去,高跟皮鞋结结实实踹到了岳林伟阴部,岳林伟惨叫一声,捂着小腹蹲下痛呼。

    露露转身跑进房,看着窗边默默吸烟的唐逸,露露慢慢走过去,突然就扑在唐逸怀里大声痛哭起来。

    唐逸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抚摸她的头发,丽莎进来了一下。又退了出去。轻轻带上了门。

    露露哭地昏天黑地,纤细的美腿岔开坐在唐逸双腿上。双手抱紧唐逸,伏在唐逸怀里越哭越是伤心,甚至,她自己都不知道在哭什么,就是,想哭一场。

    唐逸轻拍她后背,并没有说什么。

    露露哭声渐渐小了,变成了低声地啜泣哽咽。

    唐逸轻声道:“没事了,好吧?”

    露露点点头,抬起脸,梨花带雨,倒令一向性感的她多了几分清纯。

    其实被露露用极为暧昧地姿势搂住,唐逸初始没感觉出什么,只是默默安慰她,但渐渐的,露露在怀里抽泣时身子颤动,隔着薄薄的衣服,性感火辣的**毫无顾忌的和唐逸贴在一起,那份香腻柔滑,是正常男人就不可避免地会有生理反应。

    露露也感觉到了唐逸身体的变化,突然轻轻一笑,翘臀就动了动,唐逸无奈地摇头,“没心没肺!”

    露露咯咯一笑,就从唐逸身上滑落,抹去眼角泪痕,伸个懒腰,曲线柔美,笑着说:“舒服多了!”

    唐逸微微点头:“不要再多想了,一切向前看。”

    露露恩了一声,随即就惊呼一声,说:“妈的,我怎么把钱还给他们了,我有病吧?完了完了,玩大了!后悔死我了,一千万啊,一千万!”

    唐逸微笑,就指了指圆桌,说:“支票在这呢。”

    露露咦了一声,拿起桌上的支票,怔怔道:“怎么回来了?”

    唐逸道:“你哭的时候丽莎进来过,她留下的。”

    “这个肥婆,总算干了件顺眼的事儿!”露露突然就捧着支票用力亲了几口,更凑过来要亲唐逸,被唐逸无奈的推开。

    露露的手机“滴滴滴”的响起来,她看看号,就皱起了眉头,接通,说了几句,挂掉,扑哧一笑,随即笑容又渐渐消失,慢慢走到圆桌的另一边,坐下。

    露露发了会儿呆,轻声道:“丽莎地电话,说岳林伟地前列腺被重创,还说事情就这么算了,问我行不行。”

    唐逸点点头,没说话。

    露露笑笑,笑容有些凄凉,“原来,欺负人的滋味是这样……”

    唐逸道:“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得事负责,或许,这就是他应得地。”

    露露转头问唐逸,“喂,你为什么帮我?你也知道,我有多坏。是为了叶子?”

    唐逸摇摇头,道:“我说过,不管是什么人,都有自己应得的东西。”

    露露娇笑:“好像我得到的多了点。”

    唐逸说:“或许吧,但如果对方肯遵守游戏规则,就不会变成这样。”

    露露就咯咯一笑,拿起支票左看右看,傻笑道:“喂,我露露也成千万富翁,成富婆了。什么游戏规则,去死吧!姑奶奶不玩了!”直直躺在床上,举着支票,仿佛怎么也看不够。

    唐逸道:“别忘了还我那一百万。”

    露露就白了他一眼,说:“知道,还用你催?小气巴拉的!咦。丽莎吓成那样,没还你那一百万?”

    唐逸道:“她知道我不会拿的。”

    “得得,看你,又开始了,装蒜!”露露白了他一眼。过了一会儿,坐起来。凝视唐逸,低声道:“谢谢!”

    唐逸笑笑。抬手看看表,说:“晚了,我也该走了。”

    露露站起身,说:“喝杯茶再走吧,我想和你说说话。”这次去泡茶倒是心甘情愿地紧。

    唐逸笑道:“那给你五分钟。”

    露露就伸手想掐唐逸。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缩了回去。娇笑道:“碰都不敢碰你了,你这大少原来是货真价实的。”

    随即就问:“喂,能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吗?”

    唐逸想了想,就从包里摸出工作证递给露露看。

    “不是吧?”露露惊叫一声,她对政治自然不甚了解,但唐逸的牌子也太大了点,“**中央巡视组”,而且是副组长,露露头就有些晕,看了看唐逸。又转回到工作证。说:“好像,好像是一个人。”

    唐逸哑然失笑。拿回了工作证,说:“还有想问的没?”“当然有。”露露好奇的盯着唐逸,说:“你这个官是什么级别,还有,你是太子党吧?年纪轻轻地这么厉害,我不信你没背景。”

    唐逸道:“和市长一个级别吧,太子党不太子党的就是民间那么一说,不过我爷爷确实是大家都认识地领袖。”

    见唐逸真的问啥说啥,露露更加八卦起来,“那你跟我说说,你们平常都干什么?工作上呀,生活上呀,我想听听。”

    唐逸就笑:“还不是平常人一个?我怎么生活叶子都知道,你去跟她打听。”

    露露娇笑:“我肯定会。”又问:“喂,你都做过什么官,就是简历,跟我说说,不会一生下来就成领导了吧?”

    唐逸笑道:“那哪行,都是一步步走地,简历这东西,也没啥好说的,过几年你就会看到了。”

    露露不满的道:“说了等于没说。”

    唐逸想了想道:“我的身份,你跟叶子说说吧,我不想老被她误会,怪没意思的。”

    露露摇摇头,“那可不成,你不明白女孩子心思,这种事还是你自己对她说好,如果我告诉她,她会伤心地。”

    唐逸笑道:“你不会还想撮合我们吧?我都结婚几年了,又不是男女朋友,有啥伤心不伤心的?”

    露露道:“那也不能我告诉她,真地,这些话一定要你自己对她说。”

    唐逸琢磨了一下,就微微点头。

    露露又叹口气,说:“北京城还真是小,做梦也没想到我会有这么一个朋友。”随即就兴奋的拍拍唐逸胳膊,说:“喂,喂,我以后是不是可以在北京横着走?”

    唐逸轻笑:“不想胳膊腿儿被人掰掉你就横着走吧。”

    露露就咯咯娇笑。

    唐逸就问:“以后有什么打算?”

    露露道:“那还用说,明天我就辞职,回北京做富婆去!”

    唐逸笑笑,说:“别坐吃山空,投资楼市,买几栋临街的门市楼,以后收租就够养你的了。”

    露露娇笑道:“那还是差点劲儿,怎么也得做点生意,当个老板啊,这样,五百万买门市,剩下五百万弄个小超市怎么样?你们天源小区附近好像就有超市向外兑,我和叶子商量商量,要她也辞职跟我作生意,股份一人一半,不过她是肯定不会辞职的。”

    唐逸道:“你们的事你们自己谈。”看看表,站起身说:“我真的走了,太晚了。”

    唐逸走到门口的时候,露露突然抱住他脖子,在他脸上吧嗒亲了一口,娇笑着放手,说:“喂,你老婆好像不在身边,一时半会你又追不到叶子,以后想女人,给我打电话,我随传随到。”

    唐逸笑笑,拍拍她肩膀,说:“好,等我真混那份儿上就给你去电话。”

    露露却是想不到唐逸会这么说,眼里闪过一抹感激,轻声说:“谢谢!”

    唐逸捏了她肩膀一下,笑了笑,转身出门。

    露露看着唐逸进了电梯才轻轻关上门,又跑到窗口,过了几分钟,就见一辆奥迪停在台阶下,司机下来开车门,唐逸上车,而那司机,露露猛的认出,是那个一直不怎么起眼,却好像随时随地都在唐逸身边晃荡的年轻人。

    望着远去地奥迪,露露轻轻叹口气,叶子如果真地喜欢上他,是幸还是不幸呢?

    随即甩甩头,目光就盯到了床头的支票上,尖叫一声扑上床,拿起支票再次用力亲吻起来。

    晚上19:02会有一章五千字地更新,另外如果以后10:02不能按时更新,我提前发通知的话,比如说19:00更新,我就肯定会定时19:00更新,不会再提前更了,只可能因为写的不及时晚更新,不会再写完就更了,免得大家等。汗,看帖子才知道,不定时的时候因为我发文时间比较随意,有的朋友会等上几小时,《官道》真有这么大魔力?我小小的陶醉一把,呵呵。对给大家造成的困扰,再次表示歉意!

    另外,感谢雅易安大大推荐我的书,可惜给你发信息你留言满了。

    最后,拉下月票,趁着起点大神们参加年会,我这小鬼多当几天家,大家有票的支持一下,争取在前几名上多站几天,月末也能在前十,请大家支持,谢谢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