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四章 亲戚

第二十四章 亲戚2017-11-8 23:46:39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和赵雅月再次来到了新乐大厦五楼《中国时报》驻宁西记者站,柳广文站长更为热情的接待了他们。

    唐逸刚刚坐下电话就响了起来,看看号,是齐洁,忙起身说:“你们聊。”出办公室接电话。

    “老公,工作忙不忙?”

    听着齐洁的声音,唐逸心里就暖暖的,笑道:“还行吧,倒是你,别太累,钱是赚不完的,要注意休息,咱家的钱也差不多够用了。”

    齐洁甜甜的恩了一声。

    等了会儿,不见齐洁说话,唐逸奇道:“干嘛呢?”

    “美呢呗。”齐洁娇笑,随即道:“老公,基金的事儿办的差不多了,你那有传真吧,我把执行理事的几个候选人资料给你发过去看看。”

    唐逸道:“不用,你作主,单凭些资料也看不出啥。”

    “好吧,老公你忙吧,等你回北京我再来看你。”齐洁有些哀哀怨怨的说。

    唐逸笑道:“你呀,就装吧。”

    谁装啦?老公,你是不是有新目标了,最近大姐也是,都无聊的跑来看我了!”

    听齐洁叫小妹“大姐”,唐逸就有些无奈,随即知道自己来了西北,小妹恰巧有假期,碍于纪律又不能来看自己,竟然去了交州,或许,能见见齐洁,也是一种思念自己的方式吧。

    唐逸鼻子有些酸。轻声道:“你们俩,也会谈论我吗?”

    “那倒没有,我可不敢提你,大姐呢,也不喜欢说话,就那么坐着听我说。其实,我倒挺想和她说说你地。就是怕她生气。”

    听唐逸沉默下来,齐洁就道:“老公。我去忙了。”

    唐逸恩了一声,说:“我晚点给她打电话。⑧.com”第一次,在齐洁面前提到小妹是那么的自然。

    齐洁娇笑:“顺便告诉大姐,就说我想她啦,有时间就来看我。咱们两个弃妇可真是同病相怜。”

    唐逸笑着训斥了她一声,齐洁格格笑道:“拜拜老公。”随即挂了线。

    唐逸马上拨了小妹的电话。却是不通,想来又在秘密训练,手机是不会携带的。

    轻轻叹口气,唐逸静静站了一会儿,就推门进了办公室。

    赵雅月和柳广文正在聊刚刚采集的一篇新闻,是关于宁西某县副县长聚众赌博的一篇报道,县公安局抓赌抓到了副县长,也确实是奇闻了,柳广文问赵雅月,说:“你看这篇稿子有问题吗?”

    赵雅月认真地一个字一个字的看。毕竟她是中央巡视组地。说话可不仅仅代表个人观点。

    唐逸就笑,说:“只要不是虚假报道。经过小心求证,不仅仅是听被采访者的一面之词,文字上就算有些小问题也无伤大雅。”

    柳广文就叹口气,说:“这篇文章,是省宣传部建议禁发地。”

    虽然《中国时报》是全国性的媒体,但宁西记者站采访的比较敏感的文章,都会和宁西省宣传部新闻办沟通下,虽然新闻办只是建议,没有行政约束力,不过一般来说,记者站还是会尊重新闻办的意见。

    唐逸拿起稿子看了看,点点头:“宣传部地同志意见很对,时报影响力大,这种新闻我倒觉得类似于花边,不但没有普遍性,也没有任何针砭时弊的意义,这只是个别同志操守地问题,上了时报,是想告诉读者什么?告诉读者以后赌博时问问对方的身份?”说着就轻笑起来,又道:“而且,地方党委对这类问题都会处理,不然这盖子你们媒体也揭不起来。

    柳广文就是然一惊,马上就体会到中央下来的干部就是不同,几句话就把自己打发了,本来,还想借机会谈谈这个审核制度呢。

    赵雅月轻笑,说:“唐组长盖棺定论,我就不发表拙见了。”暗道一声惭愧,觉得自己还是有些稚嫩。

    唐逸坐下来,就道:“柳站长,虽然这篇文章角度确实有问题,但不一定被禁发的就不是好新闻,这样吧,你们被毙掉的稿子都给我们看看,选一些你认为比较有争议的吧。”

    柳广文笑道:“其实也没啥好看的,有些东西我们也太主观,文章不严谨,贻笑大方而已。“

    唐逸摆摆手,说:“总有些可看的东西,是吧?”

    见唐逸坚持,柳广文就点点头,说:“那您二位等等。”

    柳广文出办公室,唐逸和赵雅月交换了几句看法,柳广文再次进来时两人已经端起茶杯喝茶。

    柳广文捧着厚厚一摞黄色档案袋,赵雅月忙站起来帮手,柳广文进来前已经清过土,倒没弄得灰尘弥漫。

    柳广文将卷宗摆在茶几上,说:“这是这两年没发回北京的稿子,大多是我们自己压下来的,也有一部分是宁西新闻办认为不妥地。”

    唐逸点点头,就拿起档案袋翻阅。

    柳广文拿出烟,问赵雅月:“可以吗?”

    赵雅月微笑道:“习惯了,你抽你地。”

    柳广文递烟给唐逸,唐逸摆了摆手,笑道:“女同志在,还是不抽了。”

    柳广文呵呵干笑:“您倒是体恤下属。”就将烟收了起来。

    这些没发回北京的稿子有些确实敏感,有几篇甚至涉及了省政府地施政方针,当然,大多是书生意气,没什么建设性当柳广文看到唐逸拿过下一个档案袋时。眼神就是一变,很专注地观察着唐逸的神情。

    从档案袋里拿出文件,翻着翻着,唐逸脸色也凝重起来。

    这是一篇一年前的稿子,一名女大学生离奇失踪的新闻,因为是初稿。所以采访人受害人等相关人士都是采用的真实姓名。

    女大学生林雪,大四学生。去年暑假的一天,被青梅竹马地男朋友打电话约出去后就再没有回来。

    受害者家属称。林雪出去前,明白的告诉家里人,是程亮约了她,林雪说她已经和程亮分手,这次去就是要谈个清楚。

    程亮。现任苷州公安局局长程玉林之子。

    记者也采访了苷州警方,警方称程亮当天并没有见过林雪。有时间证人,无可疑。

    这件失踪案去年地时候闹得沸沸扬扬,但直到现在,林雪仍然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唐逸就看向柳广文,柳广文也看着唐逸,不说话。

    唐逸就道:“程局长?风评好像很好,苷州治安也很好。”

    柳广文笑了笑,说:“程局长是越战英雄,苷州人心目中的骄傲。起他上任后。端掉了数个流氓犯罪团伙,而且经常下基层为群众解决实事。老百姓说起他,都叫他程青天,苷州治安,在程局长之前,是很差地。”

    唐逸微微点头。

    柳广文又道:“前年换届的时候,听说选举通过市委常委时,程局长的票数最高。”

    唐逸端起茶杯,慢慢喝茶。

    过了一会儿,唐逸道:“这样,当年采访的记者还在吧?我和他谈谈。”

    柳广文苦笑摇头,说:“早就回北京了,虽然他改过的稿子都用了化名,但新闻办地领导还是大发雷霆,认为他有扭曲英雄形象的嫌疑,没办法,我们要和地方政府保持良好地沟通关系,只能把他调了回去。”

    唐逸又拿起了茶杯,手指在茶杯上慢慢摩挲。

    赵雅月好奇的拿过稿子看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唐逸道:“受害人地址你这里有吧?”

    柳广文道:“应该有吧,档案袋里应该有。”

    唐逸拿过档案袋又倒了几下,果然一张小纸条飘了出来,上面是钢笔写的地址。

    唐逸看了眼,就收进了手包,又开始翻阅下面的档案。

    临近中午时,唐逸和赵雅月告辞,唐逸微笑握着柳广文的手,说:“谢谢柳站长配合我们工作,以后还请再多多帮忙。”

    柳广文忙说没问题没问题。

    出了新乐大厦,唐逸就道:“吃点饭,下午去和林雪的家人谈谈。”

    赵雅月道:“你觉得这案子有问题?”

    唐逸摇摇头,说:“谁知道呢,不过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失了踪,总不是自己躲起来了吧?”

    乐天大厦前马路宽阔,车流穿梭。

    唐逸指了指对面的西餐厅,提议道:“去那儿对付一口?”

    赵雅月就咋舌道:“每天补助才一百块,还是省省吧。”

    唐逸笑道:“我请你,这是男士的专利。”

    赵雅月轻笑,说:“那成,我的补助还想省下来给女儿买台电脑呢。”

    巡视组在宁西会待上三四个月的样子,如果回银河宾馆用餐,是免费地,每天一百块钱地补助就可以节省下来,三四个月,倒是有一万多块,完全可以买一台不错的电脑。

    唐逸有时候觉得,中央巡视组补助太少了点,就算下面市县财政比较宽松地单位出差,除去住宿餐饮费用,每天额外也有一二百块差旅费的样子,但到了部委,对这方面反而控制的更为严格。

    唐逸和赵雅月进了西餐厅,要了两份商业套餐,见赵雅月用刀叉极为娴熟,唐逸就笑:“姐夫和你挺恩爱吧?”

    赵雅月微笑道:“你怎么知道?”

    唐逸道:“要说你们恋爱的时候吧,北京西餐厅消费特高,你和姐夫未必去得起,看你用刀子叉子用地这么好。也不会是那时候练出来的,结了婚,只有恩爱追求罗曼蒂克的夫妻才会常去西餐厅。”

    赵雅月轻笑,“你没进公安部,真是屈才了。”

    唐逸笑笑,开始切肉。

    赵雅月看了唐逸一眼。说道:“开始听说你的时候吧,觉得你这人肯定特傲。特难相处。”

    唐逸就笑:“那现在呢,是不是觉得我不过是个毛头小子。好糊弄?”

    赵雅月笑笑不语,心说你要是毛头小子,那被你斗下去的那些官员岂不是要自杀?

    唐逸咽下嘴里的肉,又道;“要说买电脑吧,我觉得一般配置就可以。电脑更新换代快,小侄女也就六七岁吧?也就是学些基本地功能。买太好的也没用,其实买台学习机就足够.”

    赵雅月道:“是吗?我对这个不懂地。”

    唐逸的手机这时候震动起来,唐逸说声对不起,起身向外走,拿出手机见到是小妹地号,等不及出餐厅,急忙接通。

    “喂。”听着小妹清脆如天籁的声音,唐逸就有些心醉。

    “老婆,这么乖啊,知道给我打电话了?”唐逸笑呵呵问。

    小妹恩了一声。

    唐逸就笑起来。

    餐厅外距离马路有一段距离。却也不吵。

    唐逸想了想就问:“去看齐洁了?”

    “恩。”小妹惯例简洁有力而又悦耳的声音。

    唐逸轻笑:“你不是不喜欢她吗?”问完就有些汗颜。自己好像越来越无耻了。

    小妹就不吱声。

    唐逸忙转过话题,说:“其实我们还是可以见家属的。你可以来看我,再说了,二姑父不是在宁西吗?今年过年的时候好像听说在玉田作了副市长是吧?你来,我请假,咱们一起去看看他。”

    宁家二姑爷秦成业虽然不大被宁家看重,但总算兢兢业业地作到了副厅级干部。

    小妹道:“等我下次休假就去看你,我,挺想你的。”

    乍闻小妹承认想自己,唐逸就觉浑身毛孔舒张,用大俗地词形容就真的好像吃了人参果一样,晕乎乎浑身舒泰。

    竟然难得的傻笑几声,说:“我,我也想你了,呵呵。”

    小妹语调就有些开心,说:“我知道的。”

    挂了小妹的电话,唐逸就觉得神智清明,浑不似方才心神不宁的,想想,原来是因为打电话没找到小妹。

    唐逸琢磨了一下,就从通讯录里调出秦成业的电话,自己来了西北,不打电话问候一声实在说不过去。

    嘟嘟两声后秦成业接了电话,唐逸忙道:“二姑父,是我,唐逸。”

    秦成业就笑起来,说:“唐逸啊,来苷州也不来家坐坐,早就想和你联系一下,但琢磨着你是中央巡视组的,和当地干部私下联系怕有什么说次,我就没好给你打电话。”

    唐逸就是一怔,听语气二姑父在苷州呢?

    也不好意思问,只得含糊道:“其实没什么的,我是想等小妹来了一起去看你。”

    “那好啊,一定要带小妹来。”听到宁家的宝贝疙瘩也会来看自己,秦成业就有些激动,虽然一再告诉自己要淡定,语气还是掩饰不住,“她二姑可想她了,对了,我地住址你那可能没有,你记一下?”

    唐逸忙说好好,从包里拿出本子和笔,记下了秦成业地住址,却是苷州市委干部的家属区。

    唐逸也不好问秦成业现在到底是什么职务,挂了电话一阵挠头,心说这个小妹,真是什么也不放心上,自己姑父调职都不理会,幸好自己没上来就说去玉田看他,不然可就出糗了。

    想了想没再给小妹打电话,免得她麻烦岳父甚至宁老爷子,想也知道,自己电话打过去,小妹铁定会马上给父亲或爷爷打电话求证,岳父和宁老爷子说不定就会以为啥大件事,闹得鸡飞狗跳地。自己还是回去查一下苷州市领导的资料吧,到时候就知道二姑父在苷州的职务了。

    唐逸摇摇头,放手机进包,回身进了餐厅。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