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六章 世纪之交

第二十六章 世纪之交2017-11-8 23:46:41Ctrl+D 收藏本站

    令唐逸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下午,秦成业打来电话,说是程玉林想请唐逸吃饭,问唐逸有没有时间,又略有些抱歉的说:“小逸,咱们的关系,我可没跟人提过。”

    唐逸当然知道他,别说和自己的关系,就是宁家的关系他只怕宁愿永远也不被同僚知道,但很多事,不是你不说我不说就能遮掩住的。

    只是想不到程玉林会知道秦成业和自己的关系,毕竟程玉林不过是西北的一名副厅级干部,想来,是有人指点吧。

    秦成业久久不见唐逸吱声,就道:“你要没时间,我就帮你推了,我一早就跟他说,要他有心理准备。”

    唐逸笑道:“去,为什么不去?我也正想和他谈谈呢,正担心贸然同他见面有些唐突,姑父,晚上在哪吃饭?你给我打电话。”

    秦成业答应一声,挂了线。

    银河宾馆十二楼房间虽然很多,但巡视组还是按照规定,按住标准间的规格两人一间房,只有唐逸和郭书记是一人一间的套房,而且也没有去住装修特别豪华,直追总统套房的房间,只是每人住了一间普通套房。

    唐逸挂电话就出了屋,下午的安排大体是总结这些天的工作,早早就结束了讨论,唐逸提议大家休息半天,一张一弛,文武之道,郭书记同意,而且他已经动身去看望西北军区退休养老的老战友去了。

    巡视组只有两名女同志,住在一起,唐逸过去敲了门,赵雅月开门见到是唐逸,微微有些诧异,忙请唐逸进屋,轻笑道:“是不是特无聊?”

    房间里另一名女干部是纪委正局级纪律检查员,姓张。五十多岁了,头发花白,戴着框眼睛,不过打量人时,目光就好像刀子般锐利。

    见唐逸进来,张局就收起了圆桌上的资料和原子笔,站起身说:“你们聊。”

    唐逸笑道:“张局,我是来谈工作的,你也听听,给出出主意。”自己整天和赵雅月一起行动。怎么说也是孤男寡女,瓜田李下。闹出什么闲话就不好了。

    赵雅月忙着倒热水泡茶,唐逸就谈起了下午总结会上郭书记的指示。从下周起,巡视组开始同民营企业家进行座谈,广泛听取群众意见,而这类座谈会,也是最容易发现问题的。

    唐逸拿出了自己拟定的一个名单。重点谈话对象,都是宁西比较著名的企业家。涉足地是地产娱乐等敏感行业。

    张局却是微微诧异,说:“短短几天,唐组长准备的也太充分了吧?真是令人不可思议,就说我吧,这些人别说资料,听都没听过。”

    唐逸笑道:“苷州一位市政府领导是我姑父,拿资料方便一些。”

    张局恍然,说:“那敢情好,有家里人,说话也方便。怎么样。摸到什么情况没有。”老纪检,张嘴就有怀疑一切的态势。

    唐逸道:“我都跟郭老汇报了。据我的了解,宁西省总体上风气很好,周书记很注意党的纪律和原则,宁西班子的党内生活健康,讲民主,不搞一言堂。”

    张局点头,说:“那就好,我可不想第一站就踩雷。”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又聊了几句工作,唐逸就道:“张局,赵处,晚上我准备同苷州市局程局长谈谈,一起去?”

    张局道:“我要忙告江雅的那个案子。”说着就摇摇头。

    唐逸知道,这种民事案最令人头痛,但那几名民营企业家一直跑来找,一定说高院延期再审是偏袒江雅,巡视组也只好跟一跟,去高院了解了解情况。

    唐逸就笑:“那我们就去忙我们的。”看看表,说:“也差不多了。”起身告辞。

    赵雅月拎起公文包,跟唐逸出门,等张局关上门,唐逸就转头对赵雅月笑:“今晚带你吃好吃的!”

    赵雅月微微一笑,说;“鸿门宴?”

    唐逸笑笑,“谁知道呢?”

    明月居大概是苷州最精致的饭店,装修古香古色,龙凤窗帷地毯,龙头宫灯高照。堂内雕梁画柱,屏风锦绣山河,服务小姐穿着艳丽地宫女裙,一个个甜笑嫣然。

    进了饭店唐逸就笑:“苷州还有这么个地儿,想不到。”

    在饭店二楼豪华包厢里,唐逸见到了程玉林,高大健硕的身躯,国字脸,浓眉大眼,看得出年轻时一定是个美男子。

    唐逸握手和程玉林寒暄,也介绍了身边地赵雅月,程玉林含笑道:“早就想和中央的领导同志们见个面,就是怕打扰你们。”声音沉稳,气度不凡。

    唐逸笑道:“我们哪称得上中央地领导?不过是跑腿的闲人,程局太客气啦!”

    程玉林道:“一样的,一样的,我们给地方上跑腿,您二位为国家大事鞠躬尽瘁,所以还是领导。^^,泡,书,吧,首发^^”

    几人都笑,坐下后程玉林就吩咐服务员上酒上菜,对唐逸和赵雅月道:“听说唐组长不喜欢应酬,赵处长又是女同志,咱们就喝点啤酒,当润润嗓子?”

    唐逸微微点头。

    吃饭时大家都没怎么谈正事,山南地北的谈着,互相观察着对方,聊得倒也投机。

    用过饭,服务员送上茶,话题也变得随意起来,

    渐渐,话题就引到了苷州,唐逸就同程玉林谈起了宁西几位主要领导,程玉林倒也知无不言,毫不避忌地谈领导的优缺点,分析也丝丝入扣。

    当谈到苷州干部时,程玉林更直言不讳地道:“王市长这人能力是有的,但对权力太过热衷,一年倒有一半时间往中央跑,说句玩笑话,他对北京的情况比市里的还清楚,而且这人排外。就说秦市长吧,来了苷州,就因为农民减负的问题和他顶了一次牛,马上就被打入了冷宫,秦市长,是不是有这事

    唐逸就看了秦成业一眼,秦成业苦笑摇头。

    唐逸点头道:“程局这样地好干部多了,是我党之幸事啊!”

    程玉林摇摇头,叹口气道:“好干部?唐组长真这样觉得?”说着话眼睛凝视唐逸。

    唐逸笑道:“大多数人都公认的好干部,难道不是好干部?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嘛!”

    程玉林就笑:“可是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不是吗?”

    赵雅月这时候轻笑插嘴,“怎么说着说着。好像程局就是不想做这个好干部呢?”

    大家就都笑起来,唐逸拿起茶杯。微笑品了一口,看着程玉林,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程玉林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我知道,巡视组对我有看法。”

    唐逸微怔。但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喝茶。赵雅月道:“程局。我们对你个人是没有任何看法的,不过对苷州地一些案子,确实有些不同意见。”

    程玉林微笑道:“无所谓了,就算你们不找我,我也早就想和你们谈谈了,这一年多,我太累了!”

    唐逸默默点头,此时,才知道为什么谈起省市干部,他会那么坦然。^^首发^泡^书^吧^^^原来。他已经有了足够地思想准备。

    程玉林自首包庇儿子杀人一事在苷州带来的震动是难以想象地,据查。林雪同学程亮因为林雪在上学期间结识了新男友而与其分手,在两人见面的海洋之星酒吧包厢发生口角冲突,情绪激动一下用水果刀连刺林雪数刀,使其当场死亡。

    事后,认得程亮地海洋之星李老板发现了情况,帮助其毁尸灭迹,并教唆程亮口供,半年之后,李老板才找上程玉林,同程玉林进行某种交易,为了爱子,程玉林不得不答应了李老板一些要求,渐渐的,程玉林越发不堪其扰,或许,自首对他也是一种解脱吧。

    套房客厅,看着案子地卷宗,唐逸心情沉重的很,看着看着就叹了口气,拿起茶杯,又放下,点上了一颗烟。

    令唐逸想不到地是,牵涉其中的李老板却是一条大鱼,省公安厅专案组办案过程中,却是渐渐发现李老板和苷州市王市长关系密切,省纪委介入,很快,王市长被双规。

    这也是中央巡视组在宁西巡视期间发现的不多的问题之一,宁西省委的工作得到了中央巡视组地肯定,十二月底,在银河宾馆举行了盛大的欢送宴会,欢送巡视组回京。

    蓝天饭店二楼地包厢里,唐逸慢慢的品着茶。

    今天是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世纪之交,小妹和齐洁都说要过来的。

    巡视组回京后,组员放假半个月,然后回原工作岗位,年后,将会去西北另一个省巡视,而在西北期间,唐逸抽空去东工大参加了最后一门课程的考试,顺利拿到了研究生学历。

    唐逸现在处于假期中,喝着茉莉花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唐逸看看号,是赵雅月,这三个来月,他却是与赵雅月结下了不错的友谊。

    接通,笑道:“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赵雅月轻笑两声,随即道:“明年,你可就不好见到我了。”

    唐逸微怔,说:“为什么?你不在巡视组了?”

    “恩,去黄海,好像是财政局常务副局长吧?”

    唐逸就笑了,“恭喜高升啊,你还真是真人不露相。^泡^書^吧^”

    黄海是副省级城市,市属部委局办为副厅级机构,财政局更是极为显赫的部门,赵雅月不过三十出头,能担任副省级城市手把财政大权的第一副局长,说她高升并不为过,毕竟以她的年龄级别上想再进步,就算在部委也要熬个几年,到地方上的重要位置锻炼锻炼,提升的也会快一些,而现在看来,赵雅月不显山不露水地。背后地助力却是不小,她进巡视组才真的是不折不扣地镀金。

    赵雅月轻笑:“谢谢,有时间来黄海,我请你吃饭。”

    唐逸说:“一定一定。”挂了电话唐逸就笑,京城还真是藏龙卧虎,巡视组组员的基本背景唐逸大多有点数,赵雅月婆家和娘家都没啥大背景,唐逸也没太在意,却不想也是位有根的主

    唐逸知道近期黄海市因为广告那档子事闹腾的厉害,自然会空出一些位子。

    黄海?唐逸再一次想起了那个人。黄海,他在黄海的根基根深蒂固吧?这一次的广告事件越闹越大。是不是他想上位的动作呢?

    那个比自己大六岁,曾经被视为红色家族中最出色的接班人。由于自己的蹿升,他才不再是一枝独秀,被圈内人频频拿自己来比较的那个人,现在,又要比自己快了一步吗?

    唐逸拿起茶杯。默默地喝了一口,如果说二叔和管沪生所谓一生的敌人是自己臆想地话。自己和他,却是被许多人看作了未来的竞争对手,将会纠缠一生地宿敌。

    天渐渐黑下来,红姐进来,帮唐逸按亮了吊灯,看了怔怔出神的唐逸一眼,又悄悄走了出去。

    “滴滴滴”电话铃声响起,唐逸看了看号,是小妹,忙接通。问:“到了?”

    “恩。在你家呢!”小妹当然有唐逸的房钥匙。

    唐逸忙站起来,边往外走边道:“等我。马上回去。”随即就一阵头痛,齐洁也会来北京,不行的话自己也只有叫她回家和父母团聚了,临近十二点的时候再和她通个电话,就算一起跨入新世纪吧。

    当唐逸打开客厅门地时候却是怔住,却见客厅沙发上,二女并肩而坐,一女清丽若仙,一女艳美如桃,却是小妹和齐洁。

    客厅空调热流席面,温暖如春,小妹和齐洁见唐逸进来,都站了起来。

    唐逸就挠头,问:“怎么一起来了?”

    小妹见到唐逸,就有些开心,“恩”了一声,她本就不喜欢解释什么,只是走过来拉了拉唐逸的手,唐逸笑笑,齐洁却是已经拿出一套紫木茶具,忙着在泡茶,看她动作娴熟,显然很是下了一番苦功,至于是为了讨好小妹还是唐逸,却是只有她知道了。

    唐逸看看她们,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就问:“你们吃了么?”

    小妹点头,齐洁却是一直不吭声,显得很是淑女。

    唐逸坐到沙发上,点了颗烟,看着电视图像发呆,实在是怕说错话惹得她俩心里都难受。

    小妹坐到唐逸身边,见齐洁搬了个小凳坐在茶几旁,就说:“过来坐。”

    齐洁摇头,说:“你们聊,我看电视。”

    喝过茶,三人都不说话,时钟滴答滴答地走着,倒仿佛比电视里晚会主持人的声音更为刺耳。

    唐逸就叹口气,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就说:“喝点酒吧。”说着就起身去开了冰箱,拿出几罐啤酒,要是就两个人,齐洁早就过来帮忙,这时却只有老实坐着,不敢乱献殷勤。

    唐逸将啤酒放桌上,这才想起从未见过小妹喝酒,就问小妹:“喝过啤酒没?”

    小妹轻轻摇头。

    唐逸的手机滴滴滴响起来,是老妈,看看表,也九点多了,唐逸就对小妹和齐洁道:“我去打几个电话。”

    小妹和齐洁都点头。

    唐逸就进了卧室,轻轻出了口长气,在外面实在难熬。

    接通电话,和老妈开了几句玩笑,聊了一会儿,老妈问起今天是不是小妹陪他,要小妹接电话时唐逸就苦笑,低声道:“齐洁也在。”

    萧金华似乎怔了一下,就轻笑道,“行啊,有点本事,她们俩在一起?”虽然是在笑,但唐逸可听得出老妈的不满,也不敢吱声。

    萧金华哼了一声,“算你还有点良心,自己也知道惭愧啊?”

    唐逸恩了一声,不过却是心知肚明,自己的内疚感现在却是越来越淡,或许。已经过了为感情伤神的年龄了吧,现在只想好好对待小妹齐洁和陈珂,却是再不会多想其它。

    挂了老妈的电话,唐逸就开始按通讯录挨个打电话,延山安东的老部下,京城的新同事,亲戚朋友,世交长辈,这一通电话打下来,却是十一点多了。

    最后唐逸拨了陈珂的号。电话接通,陈珂就笑嘻嘻问:“嫂子不在身边?”

    背着人唐逸却已经会哄几句女孩子。笑道:“在不在地,今天我也得给我地宝贝打个电话啊!”

    “谁是你的宝贝?”陈珂气哼哼地。心里甜甜的,也酸酸的。

    唐逸又道:“一会儿我手机不挂线,咱们一起听国内新年的钟声。”

    陈珂说;“那不好,你和嫂子过二人世界吧,哥。谢谢你的电话。”顿了一下,说:“春节。我回去看你。”

    唐逸忙道;“不忙挂电话,再和你聊会儿。”回客厅实在是尴尬。和陈珂情意绵绵的说了一会儿,在陈珂一再催促下挂了电话,唐逸出卧室,却是怔住,就见沙发上,齐洁和小妹正聊得热火朝天,当然,小妹只是静静听着,齐洁脸红扑扑的。更显艳丽动人。茶几上,几罐啤酒都成了空瓶。想也知道都是齐洁喝了。

    唐逸就有些无奈,小妹和齐洁都坐在沙发上,唐逸只好走过去坐了小凳,也不好插嘴,免得又闹地大家尴尬,看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十一点四十五了。

    齐洁和小妹说地都是她工作上的趣事,说着说着齐洁就问小妹:“大姐,跟我说说你们特种兵地事儿吧,是不是很好玩?”

    听到齐洁这声“大姐”,唐逸就一阵头皮发麻,看了看小妹,却见小妹脸上没什么异样,才微微放心,想来齐洁早就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将这个“大姐”的称呼确定了下来。

    小妹摇摇头:“不好玩的。”又说:“说了叫我小妹的。”

    齐洁娇笑道:“那我可不敢,可不是谁都有福气喊你小妹。”

    听两人兴致勃勃聊天,唐逸猛然发现自己倒成了透明人,苦笑一声,就拿出烟点了一颗。

    “咦,时间到啦!”齐洁看着墙上的闹钟。

    当电视里敲响十二点地钟声时,窗外突然无数锦绣花团般的焰火腾空而起,唐逸关了灯,齐洁欢呼着,拉小妹到窗口看烟花,五彩缤纷地火花耀得两女更为娇艳动人。

    唐逸这个被遗忘的人只好凑到人家身后,无趣的看着窗外烟花。

    齐洁望着窗外火树银花出神,小妹回头看了看唐逸,唐逸对她笑笑,小妹就转过脸,继续看烟花。

    唐逸开始觉得无趣,但渐渐的,看着窗前并肩而立的两位玉人,心里,渐渐就涌上了一些感激一些温暖更突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豪气,有这样的小妹这样的齐洁陪伴自己,又有什么样的荆棘自己不能征服呢?

    笑了笑,去冰箱里拿了一罐啤酒,回身坐到了沙发上,拉开,喝了一口,冰凌入喉,却是甘甜无比。

    好一会儿后,烟花渐渐少了,小妹又回头看了看唐逸,就说:“不看了。”

    齐洁恩了一声,就拉上了窗帘,又去开了灯。

    唐逸就笑:“赶了一天路,你们俩肯定累了吧,去睡吧,我睡沙发。”

    三室,一间卧房,一间客房,一间书房,小妹自然是不会和别人同床睡的,也只能小妹睡卧房,齐洁睡客房,自己睡沙发了。

    小妹倒是波澜不惊,说:“睡沙发不好,你去睡床,我睡沙发,我不怕硬地。”

    齐洁也不好和小妹抢,也不作声,却是突然想起了和唐逸地第一次,当时,可不是自己去睡硬板床被冻的受不住?看了眼唐逸,齐洁脸就有些热。

    唐逸笑道:“快去睡吧,哪有女人睡沙发地,快,都去睡觉,听话!”

    小妹和齐洁都恩了一声,清脆莺啼般的女子和音,听得唐逸心跳呀跳的,心里满是男人的自豪感。

    小妹和齐洁都是不洗澡就睡不好的,唐逸在客厅却是大饱眼福,小妹先洗的澡,裹着白浴巾从洗漱间出来时,看着小妹仙子出浴,雪白凝脂的肩头,晶莹如玉的小腿,粉色拖鞋里那吹弹可破的脚丫,唐逸就是一阵心热,就有跟小妹进房的冲动,幸亏理智尚存,勉强忍住。

    就在唐逸尚在回味之时,齐洁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得洗漱间,也裹着白浴巾出来,娇艳欲滴的俏脸,曲线迷人的身段,雪白浑圆的双腿,涂着淡紫彩甲的性感小脚,却是令正品味小妹之清丽的唐逸更加血脉贲张,眼巴巴盯着齐洁进了客房。

    看着两间紧紧关闭的房门,想着两具风格迥异的极品**,唐逸就苦笑,世纪之夜,对自己,可真的是一个难熬之夜不眠之夜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