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七章 转编风波

第二十七章 转编风波2017-11-8 23:46:42Ctrl+D 收藏本站

    蓝天饭店的二楼,唐逸看着电视,微微蹙眉。

    “……都说要政绩,那什么是政绩呢,就说减负吧,把农民的负担减下去了,那就是切切实实的政绩……”

    茶水溢了出来,红姐才猛地发觉,忙不迭放下茶壶,用餐巾纸擦拭桌面的水渍,看着市台专题新闻里,主席台上沉稳大气的唐逸面对台下一排排干部讲话时的风采,红姐心里这个赞叹啊,想说几句夸赞唐逸的话,却发现唐逸皱起了眉头,忙将话咽进了肚子。

    这是纠风办年底总结会议上唐逸的讲话,年末,各部门大大小小的会议也多了起来。

    唐逸拿出手机,拨了副主任王振清的电话。

    “唐主任,还没休息啊,哈哈。”王振清笑呵呵接了电话。

    唐逸恩了一声,说:“看看市台的二套节目。”

    “怎么了?”王振清边说,边有打开电视的声音。

    唐逸就道:“振清,和市台打个招呼,以后这种一般性工作会议尽量不要作专题,内部会议传播面不要太广。”

    王振清连说:“好好。”又笑:“估计是圆杰主任搞出来的。”

    唐逸嗯了一声,“回头我和他谈谈。”

    挂了电话,红姐就对唐逸笑笑,问:“调个台?”

    唐逸点点头红姐刚刚拿起遥控换了台。就听外面高跟鞋噔噔噔地响,接着布帘一挑,靓丽照人的叶小璐走了进来。

    看到唐逸叶小璐就嚷嚷。“真在这儿呢!找你半天了!”

    宽松时尚的淡灰及膝罩衫,胸前蝴蝶花似地白纱小领带异常明媚,性感诱惑十足的斑马条纹黑白连袜裤。将叶小璐的美腿勾勒地韵味十足,显得纤细柔弱而又性感。给人感官上带来极大的冲击,令男人不自觉就会产生征服蹂躏地冲动。

    淡金色高跟鞋迈着性感的小步子噔噔噔走过来,叶小璐老实不客气的坐到了唐逸对面,拿起茶杯自己倒茶,又对红姐道:“红姐。^泡^書^吧^来点吃的,饿死了!”

    红姐答应一声。说:“你们聊。”转身出了包厢。

    唐逸就笑:“怎么回事?几个月不见你了。”

    “忙呗,为了春节拿个大假,我拼了!”叶小璐看起来渴坏了,但喝茶的动作还是很精致耐看。

    唐逸点点头,又问:“找我什么事?”

    叶小璐道:“没事就不能找你啊?”

    唐逸笑笑,就不吱声。

    “露露明天请吃饭,她说叫上你。”叶小璐盯着唐逸,说:“喂,你们不会真好上了吧?你是不是看露露发财了就起了坏心思?”唐逸蹙眉,说:“你觉得我像小白脸?”

    “那谁知道?露露从苷州回来。打电话总爱问你地事儿。你们在苷州是不是发生了点什么?”叶小璐审视着唐逸,似乎想从唐逸脸上看出什么破绽。

    唐逸笑笑:“别胡说八道。就算我想,露露也不肯呢。”

    叶小璐点点头,说:“说得也是,露露现在也是几百万身家的小富婆了!而且她跟我说,要从良,不再瞎玩了,应该看不上你!”

    唐逸自顾自吃喝,也不理她唠叨。

    叶小璐回头看了眼,说:“怎么还没好。”拿起桌上地卫生筷,就夹唐逸的菜吃,更说:“分我点米饭,饿死我了!”

    唐逸说:“我不够吃。”

    叶小璐气得瞪起眼睛:“我都不嫌你脏,你跟我说你不够吃?有人性吗你?”伸手就抢过唐逸面前盛米饭的小碗,将碗里最上面的一层米饭夹到唐逸面前的吃碟里,说;“这个给你!”自己大口的吃起来,唐逸无奈的放下筷子,说:“你吃吧,我不吃了!”

    叶小璐笑眯眯道:“这就对了,我是真饿了,一会儿回去我帮你煎几个鸡蛋,你要肯等,帮你烧几个菜,大少,别生气啊!”

    唐逸摇摇头,拿出烟,点上了一颗,一般来说,和女士在狭小的空间内,只有唐逸觉得亲近的人时才会吸烟。^^,泡,书,吧,首发^^

    叶小璐看到桌上的中华和ZIPPO,就啊了一声,说。“我差点忘了。”回头从自己精致地手袋里摸出了一包印着英文地铁盒装香烟,说,“送你的,我第一次飞非洲,琢磨着怎么也得给你买个礼物吧,听说这个毛什么国烟草是很有名地,这盒烟八十多美圆呢。”

    唐逸接过,无所谓的扔进了手包,看得叶小璐就有些无奈,用力咀嚼着嘴里的西蓝花,就好像咬的是唐逸的肉。

    唐逸却是关切的问:“怎么飞非洲了?好像飞非洲补助少吧?”

    叶小璐道:“帮人顶班,我也挺想去非洲看看。”

    唐逸点点头,说:“不是被排挤就好。”

    叶小璐心里才算舒服点,说:“算你还有点良心。”又问:“喂,明天你到底去不去,露露说她在蓝岛办了会员,请咱们去蓝岛玩,我后天就走了,一起去吧!”

    唐逸道:“明天礼拜五,我得上班。”

    叶小璐奇道:“你现在自己去盯早点摊了?有进步嘛!”

    唐逸无奈的道:“我去监察部上班。”

    叶小璐了解的点点头,又问:“对了,你在苷州倒动啥东西?赚钱了吗?”

    哀莫大于心死,唐逸也懒得解释了,随便点点头,“恩,赚了一点。”

    叶小璐道:“你可别骗我。”

    唐逸笑笑。说:“真话假话地,你就选择性相信吧!”

    这时小翠送来了一碗热腾腾的青菜肉丝面,叶小璐对唐逸道:“你吃吧。我吃饱了。”

    唐逸摆摆手,“我不吃了!吃到一半被打断最没意思。”

    叶小璐轻笑:“得,知道你大少讲究。我不道歉了吗,回去我帮你炒俩菜。这总行了吧?”

    唐逸摇摇头,说:“我晚上有事。”

    叶小璐微怔,随即就小声问:“大少,真生气了?”

    唐逸哭笑不得,说:“我像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吗?我有正事。拟定一份文件。”

    叶小璐就伸脚轻轻踢了唐逸小腿一下,轻笑道:“天天摆谱。可愁死人了!”

    唐逸无奈地叹口气。的大门旁也挂上了红灯笼,大家谈论的话题也渐渐变成了春节时怎么过,去哪里旅游等等。

    唐逸站在窗前默默吸烟,突然桌上地电话响起来,唐逸走过来接起,电话里是一个洪亮的男音,“唐主任吧?我岳培敏啊!”

    唐逸忙和他寒暄。

    “唐主任,谢谢你帮忙喽。”

    唐逸微愕,不知他所指。只好含糊地道:“不客气不客气。”

    岳培敏又和唐逸客气几句。就挂了电话。

    唐逸琢磨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自己哪帮他了。摇摇头。就掐灭烟蒂,又坐回了办公桌后,拿起桌上自己拟定的一份文件看起来。

    在99年纠风工作的基础上,唐逸对2000年的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就是坚决制止和纠正超范围超标准公务接待公款旅游修建豪华办公楼等奢侈浪费之风,文山会海之风,搞脱离实际劳民伤财地“形象工程”“政绩工程”,以及其他伤害群众感情漠视群众疾苦损害群众利益的行为。

    其时建造豪华办公大楼大搞面子工程地风气还不太普遍,唐逸觉得有必要提前发文提个醒,总比以后补救效果要好一些。

    “叮叮”轻轻的敲门声,随即打字员杜文琪拿着一份文件进来,说:“主任,您要的文件。”她走过来将文件摆在办公桌案头,转身想走。

    唐逸说声“谢谢。”却见杜文琪眼睛红红的,就有些奇怪,今天一直看她情绪不高,就问:“小杜,怎么啦?是不是年前太忙,累得哭鼻子啦?”

    虽然唐逸比杜文琪也大不了几岁,但和杜文琪谈话的氛围,却实在是一种长者和小姑娘交流的心态。杜文琪就站住了脚,低头道:“主任,我没事。”

    唐逸就笑:“那是等转编文件等着急了?”

    杜文琪文秘专业出身,工作能力也不错,唐逸经常要她给自己打印一些比较保密的文件,见小姑娘说话办事牢靠,办自己交代的事很卖力,更曾经帮自己改过几个措词不太严密的词句,俨然成了自己在纠风办的秘书,相反,另几名正儿八经地文秘唐逸倒用地很不顺手,于是就跟部里给机关服务中心多申请了一个行政编名额,准备将杜文琪从事业编转为行政编,直接调进纠风室编制。

    当时事业行政混合编制的单位很多,事业编转行政编倒是常见,不像后来,事业编想转为行政编,除非级别提了上去,否则必须参加公务员考试。

    名额要了下来,唐逸也给机关服务中心地周海兰周主任打了电话,要她帮杜文琪办手续,这几天却是忘了催这事儿了。

    唐逸就笑:“我现在给周主任打电话,要她抓紧时间帮你落实,好吧!”

    杜文琪眼圈就是一红,几欲落泪,低声说:“不,不用了,谢谢主任,周主任昨天和我谈话,说我,说我不合格,思想觉悟不成熟,把,把转制的名额给别人了。”

    唐逸好笑的道:“骗你呢吧?哪有这事儿?”

    杜文琪就开始抹眼泪,抽噎道:“是。是真地……”

    唐逸就皱起了眉头,说:“你等等,我问一下!”拿起电话就拨周海兰的号儿。

    嘟嘟两声后周海兰甜甜的声音响起。“您好。”

    唐逸笑笑道:“我,唐逸,周主任。打扰你了吧?”

    “没事没事。”

    唐逸就问:“我是想问一声,杜文琪转编地那件事?”

    周海兰就笑:“啊。我昨天就想给你打电话,岳部长说他同你谈,怎么,岳部长没给你打电话说?”

    唐逸道:“说什么?”心里已经渐渐明白。

    “就是那名额啊,唉。小杜年青,又肯学习。听说去年公务员考试就差了几分,机会还多的是,她今年再考不上的话,我一定把机关地名额给她挤出一个,可是老周年龄大了,再不转,就没有机会了,岳部长前两天又关心这事儿,听说有了这么个名额说就用这个,还说会跟你交代一声。”

    “我知道你和岳部长是好朋友。岳部长又那么说。我只好把名额给了老周,唐主任。对不起啊,本来想第一时间跟你沟通的,但想了想,你和岳部长地事还用我多嘴吗?所以,昨天就没给你打电话。”

    唐逸笑笑:“哦,那行,我知道了。”挂了电话对杜文琪道:“没办法,有更需要的同志,不过你闹情绪可不对,踏实工作,编制不过是小问题嘛,只要你工作上进,机会多的是。”

    杜文琪恩了一声,说:“我,我明天就没事了。”

    看着杜文琪高佻性感的个子消失在门后,唐逸就点上了一颗烟,心里,更有些恼火。

    岳培敏的亲戚?想来不知道拐了多少弯地亲戚,不然还用等到现在才能转编?什么岳部长关心,说不定是周海兰在转编后主动打电话跟岳培敏讲的,一来找个挡箭牌,二来怎么也算帮岳部长办了事。

    为了这个名额不惜可能会得罪自己,想来是很有些故事,当然,在周海兰想来,或许会觉得这个名额没什么大不了地,想来她觉得,在岳部长的亲戚与杜文琪之间,自己会选择前者。

    唐逸慢慢吸着烟,琢磨着周海兰这个人,她确实是个厉害人物,人生的漂亮,在部里更是八面玲珑,部领导都很器重她,而且,是某位先烈的孙媳妇,对他们家,老战友们都很照顾,从某种程度上讲,倒是比在世的干部子弟受到的照顾更多。

    唐逸琢磨了一会儿,就掐灭烟蒂,继续看起了文件。

    晚上唐逸回到家的时候,却发现叶小璐的父亲正坐在楼道走廊里,靠着叶小璐单位的防盗门,打着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唐逸犹豫了一下,没去管他,开门进屋,从卧房床头柜数出了一些钱,是要红姐给钟点工地。

    再次出门地时候,却见叶小璐单位门口又多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穿得夹克西裤,浓眉大眼地,看模样就很朴实。

    年轻人正拿出一摞钱交到叶小璐父亲手上,叶小璐的父亲笑得合不拢嘴,拍着年轻人肩膀道:“好女婿,不亏是我的好女婿。”

    年轻人憨厚的笑笑,说:“叔,您再有困难的话,就给我打电话,我一定随传随到。”

    叶父连连点头,说:“大成,我总算没看错你,是个好孩子!”

    唐逸微微蹙眉,但没有说什么。

    进电梯的时候,叶父和年轻人也跟了进来,唐逸想也知道,年轻人就是叶小璐的男朋友,那个什么大成了。

    出小区大门,年轻人又殷勤的帮叶父打车,送叶父上了出租,一直摇手,直等出租消失不见,才轻轻叹了口气。

    唐逸点了颗烟,也没急着去对面的蓝天饭店,见年轻人转身向公共汽车停靠站走去,唐逸就道;“你这样,其实是害他。”

    年轻人微微一愕,转身,打量唐逸几眼,说:“你在和我说话?”

    唐逸微微点头,说:“我是叶小璐的邻居,也算朋友吧,她家里的情况我知道一点。”

    年轻人恍然,忙伸手和唐逸握手,说:“我知道你,叶子跟我提过,你是叫唐逸是吧?我叫顾大成。”

    握着唐逸的手,顾大成就说;“今天的事儿,你可别告诉叶子,她早就说不许我给叶叔钱。”

    唐逸道:“你知道叶小璐他爸拿钱去赌?”

    顾大成叹口气,“是,我知道,我也知道给他钱是害他,可叶叔给我打电话,要我一定来,要说不管他,我,我实在不忍

    唐逸微微蹙眉,说:“你这叫好心办坏事知道吗?”随即觉得自己语气有些重,就笑笑,“我这个局外人这么说你不生气吧?”

    “不生气,你说得对,我也知道我这么做是纵容叶叔,可我就是硬不下心。”顾大成连连叹气摇头。

    唐逸就有些无奈,这还真是自己见过的不多的老实人,尤其在京城里,耍滑使奸的见多了,憨厚朴实的可没几个。

    唐逸就道:“被叶小璐知道,她肯定特生气,你呀,最好还是别那么滥好人。”

    顾大成点头,更有些着急的道;“你,你别告诉叶子,行不?”

    唐逸摇摇头,说:“这件事我是必须告诉叶小璐的。”自己不告诉叶小璐,看顾大成的性子,怕是改不了这个坏毛病,以后还会继续给叶父钱用,还指不定闹出什么事儿呢。

    顾大成愣了一下,说:“我说了以后不再给叶叔钱,你就不能帮我瞒一下叶子?”

    唐逸道:“按理说这是你们自己的问题,我没资格管,更谈不上帮你隐瞒不隐瞒的,这样吧,你自己和叶小璐说,我这个外人就不多口了。”

    顾大成就渐渐生了气,说:“你自己也说了,这是我们的事儿,我跟不跟叶子说,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碎嘴?”

    唐逸就有些挠头,老实人上了脾气,更犟。

    “反正我跟你说,你要把今儿这事告诉叶子,我跟你没完!”顾大成说完,就气哼哼的走了。

    唐逸摇摇头,希望顾大成自己跟叶小璐坦白吧,至于自己,也就那么说说,真跟叶小璐说她男朋友的不是,不管出发点是什么,感觉都不好,何况自己也没那么无聊。

    19:02还有一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