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九章 房子

第二十九章 房子2017-11-8 23:46:45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仔细冲了个澡,就将换下的衣服分门别类放进袋里,有需要干洗的,有需要水洗的,都等第二天钟点工来处理。

    闻了闻身上,没有什么酒味,这才回了卧房。

    叶小璐被弄回家的一路上,却是在出租车上吐了,不但唐逸被吐了一身,出租车车座,车厢被吐得一塌糊涂,唐逸赔了好几百块钱,司机脸色才好看了些。

    回到家,唐逸从她手袋里找到钥匙,就将她拖进卧室扔到了床上,至于满身的酒气,唐逸却是顾不得了,总不能帮她脱衣服洗澡吧。

    一觉睡到天光,正月十七是周一,唐逸起床洗漱后,拎起手包就去上班。

    出门的时候见叶小璐家房门紧锁,唐逸想了想,就给红姐打了电话,要她过一个小时给叶小璐送早点和醒酒汤来。是很清闲的,唐逸批阅了几份文件,又拿出过年时自己草拟的文章去文档室打印。

    拉开办公室的门,就见周海兰正从副主任马圆杰的房间出来,马圆杰满脸喜色的一再感谢周海兰。

    周海兰嫣然一笑:“你回吧!”

    转头见到唐逸,周海兰笑吟吟同唐逸握手寒暄,更说;“年中七八月份服务中心会有两个转编名额,我一定给小杜留一个。唐逸笑道:“不急,等小杜真考不上再说,我还是相信她的实力的。”

    周海兰道:“不行不行,年中我一定帮小杜转了,听说她很能帮你手呢。”

    唐逸笑着道:“那是你部下,你觉得她各方面合适,我没话说。”

    周海兰娇笑:“那就说定了!”和唐逸告辞。转身扭着小身段走了。

    唐逸看她背影微微蹙眉。补救地也挺及时。不过也就是这么一说。到了年中。谁又知道会不会有别地变故?

    唐逸进了档案室。杜文琪已经恢复了往日地朝气。春节假期滋润地不错。脸蛋都有些圆了。

    唐逸将稿子递给杜文琪。又说:“有不通顺地地方你看着改改。”

    杜文琪轻笑:“主任又要我班门弄斧。”

    唐逸摆摆手。“想进步。想提高。就是要有去鲁班门前耍斧头地精神嘛!”

    杜文琪就笑,说:“主任的话总是能令人思考。”

    出门前唐逸琢磨了一下,就问:“知道周主任来有什么事儿吗?”

    杜文琪道:“好像是因为马主任地住房吧,马主任一家五口,住了四五年两居室,部里前年新建的家属区马主任又没徘到,一直意见很大呢。现在新家属区有一名干部外调,周主任就准备将那套新房分配给马主任。”

    唐逸哦了一声,笑笑问:“圆杰主任对周主任意见很大?”

    杜文琪看了唐逸一眼。说:“是,马主任很气周主任的,背后说过很多话,一次喝多了,还说周主任再不帮他解决住房问题,他就要纠服务中心和周海兰的风……”说到这儿杜文琪就不说了。

    唐逸就笑:“马主任挺有意思的,他想怎么纠周主任的风?”

    杜文琪见唐逸真有想听地意思,心里一动,就道:“马主任原话大意是纠风纠风。部里的风气倒应该先纠纠,别以为你周海兰八面玲珑,将部领导科室领导交代的事处理的面面俱到,多少基层同志写信反映你?我这机关组就接到多少举报信?把他惹急了,就和周主任一拍两散!”说到这轻笑:“马主任喝醉了就喜欢胡说。”

    唐逸微微点头。

    杜文琪犹豫了一下,又道:“周主任准备分配给马主任的住房在三号区,三室一厅,老领导去政协了,就将房子交了出来。”

    唐逸笑着看了她一眼。就开门走了出去。接到了叶小璐的电话,“大少,回家吃吧,我烧了你的饭。”声音平静,仿佛没事人一般,唐逸答应一声,挂了电话。心说看来叶小璐是什么也不记得了。那就好,免得尴尬。

    到了叶小璐门前按响门铃。没一会儿,脚步声响,门被从里面拉开,室内温暖的清香扑面。

    叶小璐穿着紧身的白色棉质上衣,柔软纤细地腰肢上系着一条色彩明亮的红色细皮带,浅色花边牛仔裤,勾勒出她妩媚动人的曲线。

    唐逸看了叶小璐一眼,就摇摇头,“每次见你都有时装模特地感觉。”

    叶小璐咯咯一笑:“漂亮吧?来,进来。”

    唐逸进屋笑道:“还以为会一屋子酒气!”叶小璐关上门,就道:“还说呢,昨天就这么把我丢这儿是吧,早上起来差点没吐死我,被罩床单全换了!”

    餐厅的桌上,精致的四菜一汤,唐逸坐下就笑;“符合清廉的标准。”拿了湿纸巾擦手。

    叶小璐就白了他一眼,又说:“怎么不去洗手?”

    唐逸微愕,毕竟是单身女孩的洗漱间,可不好进去。就笑道:“太麻烦。”

    叶小璐轻笑:“大少也有不讲究的时候啊。”就帮唐逸盛饭。

    唐逸问:“考虑的怎么样了?”

    叶小璐身子就是一颤,脸上一阵火热,她隐隐记得,昨晚喝醉后,扑入了唐逸的怀里,叫嚷着要和唐逸接吻,早上醒来的时候差点没窘死,最气人地就是初吻是什么滋味都不知道就糊里糊涂的没了,她这一天想了无数种可能,怎么来对待唐逸,和唐逸再一次见面会是什么情形,但最后只是平平静静的给唐逸打了个电话,而再次见面,却是令叶小璐想不到的自然,不过叶小璐却委实不能再用以前平和的心态对待唐逸,看着唐逸清澈含笑的眼神,总是有一些心慌。

    突然听到唐逸问:“考虑的怎么样了?”叶小璐大窘。心说莫非昨天自己答应他什么了?不会这家伙真想自己做他的情人吧?有些气恼,又心如鹿撞,慌张的道:“我,我再想想。”

    唐逸就笑:“再想,大成可就没了。”

    啊?叶小璐转过头,就瞪了唐逸一眼。说到底还是个花花大少,占了便宜还跟没事人似地,将饭碗重重墩在唐逸面前,说:“那就不考虑了,我想好了,和他分手!”

    其实唐逸也觉得叶小璐和顾大成分手是明智之举,只是感情事劝和不劝分,见叶小璐似乎打定了主意,就笑笑。不再说话。

    叶小璐说:“吃饭吧。”

    两人默默送饭夹菜,叶小璐看了眼唐逸,这人就是这样。话少得可怜,但每次在一些事上发表自己地观点,总有言击必中的感觉,和他坐一起,真的很舒服,很安乐。

    “其实,我拿定了主意后,只有一个感觉,以前从来没有的轻松。分手,对我和他都是一种解脱吧!”叶小璐突然轻轻的说。

    唐逸点点头,说:“这件事上我不发表看法。”

    叶小璐轻笑,“知道,你大少办事讲究嘛!”

    唐逸笑笑,就不吱声。

    叶小璐又道:“明天,我假期就结束了,怎么样,有没有想要的东西。我下次回来买给你。”

    唐逸道;“没啥想要地。”

    叶子就问:“喂,一直想问你,你手上那块表是真的吧?

    唐逸笑道:“是真地。”唐逸虽然衣服都不算太贵,但手表这个代表男人身份地象征可是老妈送的,一定要他戴。

    叶子就问:“那,要十几万二十几万地吧?”

    唐逸笑笑,“手工制作的,就它那个一年只打磨一块的秘密车间出来的。”

    叶子就无语,低头扒饭。百达翡丽那种手工表她听说过。要两三百万美圆,听说上千万美圆地都有。就算大少真是部委高官,也绝对戴不起这种手表,也不敢戴,除非想第二天就被双规。

    吃过饭,唐逸就起身:“我走了!”

    叶小璐点头,轻笑道:“等我回来,给你买几条英国烟吧,你出去应酬,就可以拿出来胡侃,显得你特有品味。”

    唐逸微微点头,想了想道:“下次你回来我把钱还你,还有利息。”

    叶小璐潇洒的挥挥手,“不急,算我入股了,你赚了钱,多分我点儿!”

    唐逸就笑:“你还挺贪心的。”

    说说笑笑,叶小璐拉开门,唐逸往外走,这时手机就响了,唐逸拿出来看号,是刘飞,刚想接,电话就断了,接着就听刘飞地声音在旁边响起,“你小子在这儿呢!”

    转头,却见刘飞正站在自己门前,挂了电话,随即眼神就怪异起来,却是看到了送唐逸出来的叶小璐。

    叶小璐对刘飞点点头,轻笑道:“来啦?”

    刘飞傻愣愣啊啊了两声,叶小璐就对唐逸道:“早点休息,少抽点烟。”

    唐逸一阵挠头,叶小璐就轻轻关上了门。

    刘飞愣了会儿,就怪叫起来,“你小子!太不地道了吧!”

    唐逸忙走过来开门,拉刘飞进屋,说:“进来说。”

    刘飞进了客厅,就气呼呼坐到沙发上,唐逸不知道怎么,就有些心虚,破天荒帮刘飞拿了罐啤酒。

    刘飞看着手里的啤酒,叹气道:“你这是要我一醉解千愁是吧?”

    唐逸笑笑:“不是,其实我和叶小璐没什么。”

    刘飞就又叹气,“都怪我,一时大意,被你小子钻了空子!妈的,要不是那小明星缠人,叶子会落你手?”

    唐逸就有些无奈,问:“又什么小明星?”

    刘飞却是嘭一声开了啤酒,郁闷的喝了几口,说:“这几天真他妈走了背字,老头子逼着我上班,想找你诉诉苦吧,可倒好。正赶上你和叶子勾勾搭搭的,什么东西!”

    唐逸笑笑,也不理他,自己去泡茶。

    刘飞又道:“妈的以后再遇到女神,在我搞定前可不能被你小子瞄上,喂。说说,你现在有多少情人?”

    唐逸摆摆手,说:“说了叶子和我没关系。”

    刘飞就瞪起了眼睛,“这是你说的,那我可继续追了!”

    唐逸笑笑,就问:“你刚才说要上班,去哪儿?”

    刘飞就不屑的哼了一声,“又岔开话题,我算把你看地透透的了。貌似忠良,满肚子男盗女娼,虚伪!”

    又道:“说是去纪委的举报受理中心。唉,我说不去,老爷子差点和我翻脸,我这寻思了寻思吧,也是该正经做点事了,国家公务人员,这身份叶子不排斥吧?就想来作作自我介绍,可倒好!”说着就又大口喝起了酒。

    唐逸微笑:“那就好了,来纪委修身养性。不过机关地作风和你以前接触的不同……”“得了得了!”刘飞摆摆手打断了唐逸的话,说:“这几天被老头子唠叨的还不够?还要听你唠叨?”

    唐逸就笑:“你明白就好。”

    刘飞喝口酒,说:“唉,准备从老爷子那搬出来,明天去找房子。”

    唐逸点点头,突然心里一动,说:“举报中心,那离咱们的三号家属区很近嘛!”

    刘飞翻个白眼,“什么咱们咱们的。跟你说,我可不是你下属,还咱们上了,你地意思是我是纪委的办事员,最底下那拨的,你是高官,可以管我是吧?”

    唐逸笑道:“你这么理解也可以,总之以后我去举报中心,你得恭敬点!”

    刘飞就骂咧咧道:“得。又多个郁闷事。朋友变他妈领导了!”

    唐逸就道:“我是和你说正事呢,三号区刚空出了房子。你也是纪委的人了,找关系和服务中心那边说说,住三号区去吧,单位的公寓,刘老也放心,不然你想搬,我看很难!”

    刘飞点头,说:“说得也是。”

    唐逸又道:“找点有分量的说客,纪委新小区正建呢,房子可有点紧张。”

    刘飞恩了一声,说:“放心吧,不就一套房子吗?这都拿不下来我还混屁啊?”随即突然狐疑的看着唐逸,“喂,这么关心我,我看里面有点门道!你小子不是又想利用我吧?”

    唐逸就笑:“你就拿你的房子就好了,又跟你没关系,你争取合法的利益有错吗?”

    刘飞撇撇嘴,“反正啊,阴谋诡计在你嘴里都正大光明了,唉,我这大好纯洁青年转眼也要进大染缸,和你们这帮滑溜溜地老政客打交道,社会是何其残酷!唉……”

    唐逸无奈地笑骂:“喝你的酒吧!越说越没边儿!”番,就准备去看爷爷,正准备出门地时候接到了兰姐的电话,唐逸就笑:“好久没听到你声音了。”

    兰姐这个受宠若惊啊,声音立时结巴起来,“我,我,我也挺想您的。”

    唐逸就笑:“我可不想你,说吧,啥事!”

    兰姐道:“是,是朴小姐,还有几天考研成绩就要下了,她吃不好睡不好的,还哭,好像感觉自己考得不大好,怕您失望。”

    唐逸想了想,就说:“把电话给她,啊,对了,宝儿成绩怎么样,等今年暑假,把她转北京来。”

    兰姐欢喜的仿佛要飞起来,说:“那,那敢情好,宁小姐也说了几次呢,说你身边没人照顾!”犹豫了一下道,“可是,朴小姐报的是黄海大学,那,以后谁照顾她?”

    唐逸笑笑,说:“这你就不要操心了!”心说黄海是什么好地方吗?万万涉足不得,还是找找关系,也将允儿弄来北京读研。

    兰姐扭着小腰肢走路的声音,开门声,接着,允儿就接起了电话,怯怯的,“首长。”

    唐逸笑道:“又在自己瞎操心呢吧?”

    允儿就不好意思的恩了一声。

    唐逸就道:“放心吧,就算第一志愿取不上。第二志愿也没问题,我相信你地能力。”

    允儿说,“是。”忍了一会儿,又怯怯的说:“可是首长,我第二志愿,报的是北大呢。”

    唐逸哭笑不得。不想干涉允儿的生活,但为了保险,就要允儿第二志愿选一所京城的学校,谁知道她选了这么一个赫赫有名的学府。

    无奈地道:“放心吧,你那专业听说今年北大报考人数少,如果你第一志愿取不上,我看很有希望进北大,这就叫塞翁失马。”其实不管哪家学校,人家报考人数再少。也不会理调剂的第二志愿。

    允儿自然不会想到首长也会骗人,欢喜的道:“真地?那能去北大的话就好了,能看到首长。我开心死了。”

    唐逸笑道:“好了,这回不担心了吧,去吧,看书去,少搭理兰姐。”说完最后一句就好笑,习惯了。

    恩”允儿听话的挂了电话。唐逸收起手机,拎着手包开门走出来,却是一愣,叶父正站在叶小璐门前。看到唐逸他就点头打招呼:“哈,原来你是叶子地邻居啊!”

    唐逸点点头,边锁门边道:“叶小璐不在家吧?要等几天好像她才能休一天,也未必回家。”

    叶父啊了一声,说;“这死丫头,我打电话她又不接,来找她,就没撞到过她,这个不孝女!”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

    进电梯时叶父也挤了进来。讪讪的问;“喂,能借我二十块钱吗?回去打车的钱都没了。”

    唐逸本来就有思想准备等他开口借钱了,却不想只借二十,倒是出乎意料。

    拉开手包拉链,里面还真有些零钱,唐逸就拿了二十块钱给他,又问:“够不?”

    叶父点点头,说:“喂,你比大成可好多了。这小子。就知道拿钱,其实我知道。他瞧不起我,就是看叶子的面子,嘴上不说,心里不定咋嘀咕我呢。你呢,就没这个感觉。”

    唐逸就有些无奈,道:“他和叶小璐是男女朋友,疼叶小璐,当然看你不顺眼,你自己说,办的事能不能叫人瞧得起!至于我这局外人,就算觉得你不对,也没有那种切肤之痛,是吧!”

    叶父就呵呵笑:“说得一套一套的,算了,不提大成那白眼狼了,听说叶子给了他们五万,他们也好意思接,好像叶子和同事也借了钱!”

    唐逸倒是不知道这事儿,也不好评断,不过却是蹙起了眉,说:“明明知道叶子一贫如洗了,你还来找她要钱?”

    “叮”电梯门打开,叶父跟着唐逸步伐向外走,边道:“我不是来和她要钱地,最近手气不好,我收几天,这次来,纯粹是来看女儿,顺便想给她介绍个男朋友。”

    唐逸玩味地看着他,“男朋友?”

    “恩,我经常去那个大庄家的老三,钱多,人也帅气,我看和叶子挺般配。”

    唐逸就叹口气,说:“叶叔,那是好人家吗?”

    叶父笑道:“啥好人家不好人家地,这个年代,笑贫不笑娼,有钱就是好人家。”

    唐逸道:“那你也不想想,这种人家,说倒就倒了,你想叶小璐也跟着去坐牢?”

    叶父道:“什么啊,人家上面有人,这都开庄好几年了,一点事没有。”

    唐逸就笑,“那行,你把他们的地址名字跟我说说,我回头举报一下,看看他们倒不倒?”

    叶父就道:“别逗了,被人知道,你小命儿就得玩完。”

    唐逸笑:“我不怕这个。”

    两人说着话就出了小区,到了街边,唐逸边伸手拦车,边说:“给我啊!我还不信天子脚下的地下赌场就没人查。”

    叶父就促狭一笑,低声道:“其实,我举报他们几次了,都是打地匿名电话,妈的,人家一点事没有,你呀,就别试了。”

    唐逸哭笑不得,倒也不急着打车走了,转头好笑的问:“你举报?为什么?”

    叶父理直气壮的道:“我为什么就不能举报?妈的这些年我在里面输了多少钱?我越来越穷,他们几个大庄越来越他妈有钱,几年前还开桑塔纳呢,现在换宝马了,妈的,想着就他妈生气!”

    唐逸就道:“那也活该,你自己去送钱,怨不得别人。”说着就从包里拿出烟,递给叶父一颗。

    叶父忙拿出火机,帮唐逸点火,又点上自己嘴里的烟,贪婪的吸了一口,说:“外国烟,就是够劲儿。”

    唐逸笑道:“是非洲烟。”想了想就问叶父:“你那么喜欢赌,是为什么?觉得刺激,还是想发财?”

    叶父微怔,就抓了抓头,说:“以前是想发财吧,现在?习惯了,一天不去赌场心里就不自在!”

    唐逸就笑,“那我介绍你去一个更刺激的赌场,你去不去?”

    叶父眼睛一亮,看着唐逸,说:“行啊,你小子原来是同道中人!有什么好介绍?快,带我去!”我承认,我地神经终究不够坚实,评论区已经交给书友打理,以后不会再常去看了,我只想安安静静按照我的构思,把我想写的故事写完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