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二章 抉择

第三十二章 抉择2017-11-8 23:46:48Ctrl+D 收藏本站

    金瑞大酒店总统套房的客厅中,唐逸和小妹站在落地玻璃帷幕前,欣赏外面的夜景。

    这家国内三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实际上也就是标准的豪华套间,但其内饰风格和硬件配置倒是充满时代前卫气息,精细简约的风格,淡雅纯真的材料,让整个套间既时尚又高贵。

    小云的事由秘书小张去办了,想起小云穿着一身新衣服,活泼可爱的模样,唐逸就微微一笑。

    “看不到星星。”小妹似乎觉得无趣。

    唐逸更加愉悦的笑起来,道:“是不是怀念咱家在安东的大床了?”

    小妹脸微微一红,就离得唐逸远了一些。

    唐逸就笑:“小妹,咱洗个鸳鸯浴?”

    小妹脸越发红,更添清丽,唐逸侧头,打量着她这身雪白的军官制服,却是为小妹添了几分神圣不可侵犯之感,唐逸的玩闹之心渐去,笑道:“以后在家不许穿军装,想碰碰你都别扭。”

    小妹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说:“就是不让你碰。”

    见到小妹难得的俏皮模样,唐逸心痒难搔,一伸手就拉住她,在小妹惊呼声中将这名清丽军官抱起,向卧房走去……

    四月的西北,风急沙多。

    走在街上。唐逸地脸被沙砾打得生疼。中组部干部二局副局长李维走在唐逸身边。唐逸看到他灰头土脸地模样。也就可以想象自己地形象。

    两人急急进了肃州宾馆。肆孽地春风马上被关在了宾馆玻璃门外。乍一进入大堂。习惯了风吹地脸倒是有一些干涩难受。

    唐逸揉着脸苦笑:“洗个热水澡。下午处理文件。可不出去谈话了。”

    李维也抱怨:“这鬼地方。城市规划地有问题。市中心哪有这么大风地。”

    在和二叔沟通后。刘书记地小动作明显收敛了许多。而李维在沙地一带调查后。也得出了结论。造成干群关系紧张地主要问题出在当地镇县一些领导身上。作风粗暴。不善于解决问题。对一些涉及群众利益地问题不耐心做工作。强行行政命令。使得当地群众渐渐产生了对立情绪。

    而李维这些天也渐渐和唐逸走得近了起来。通常去同干部座谈都是他两人一组。

    两人向电梯里走地时候,唐逸的手机震动起来,拿出来看了看号,是兰姐,唐逸就停下脚步,对李维笑道:“我接个电话。你先上去。”

    李维点头,进了电梯。

    唐逸就在大堂靠窗休息区的沙发上坐下,接通了电话。

    “我。我是夏小兰。”兰姐只要和唐逸通话,就有些结唐逸道:“我知道是你,有事儿?”

    “是朴小姐,她,她想和您说话。”

    唐逸恩了一声,不一会儿允儿清脆的声音就从话筒传来:“首长。”

    唐逸就笑:“想和我说话就直接打我的电话嘛。”

    “我怕你忙。”允儿小声说。

    唐逸道:“再忙也有接电话的时间,以后啊,有事就直接给我打电话,不用通过兰姐。”

    “恩。”随即允儿声音就欢快起来。“首长,我复试考地不错,好像这次能考上黄海大学。”

    唐逸微愕,考的不错?去黄海读研?这可不在自己计划内,但自己也不能找关系令允儿落榜吧?那怎么都有点说不过去,就算可以骗允儿一辈子,自己心里也不安啊!

    允儿又有些失望的道:“就是,就是不能去北京上学了,首长。我就怕考不上北大,要不,我放弃黄海大学试一下?”

    唐逸笑道:“算了,黄海大学也不错,凭借自己的能力考上才是好大学,允儿,恭喜你!早说了我们允儿是最聪明的。”

    允儿欢喜的道:“谢谢首长。”

    唐逸就道:“好好准备面试,别让我失望。”

    “恩。”

    挂了电话,唐逸却是已经释然。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帮允儿安排人生呢?自己带允儿来国内的用意是什么?不就是希望她能选择自己所走的路吗?或许去黄海。离开了自己的视线范围,对她是一种新生呢?在肃州地巡视,返回北京。

    看着北京宽阔的街道,两旁直插云霄的摩天大楼,走在行人路上时尚女孩儿越发诱惑性感地穿着,刚刚从西北回来的唐逸恍如隔世。

    巡视组组员放假半月,坐在出租车里,唐逸只想快点赶回家睡一觉,然后好好陪爷爷几天。

    放假半月,也使得唐逸不用回去面对部里的乱象,因为闹得不成话,周海兰和马圆杰都受到了部领导的严厉批评,听说,部里已经在拟定新的服务中心主任人选,张素萍部长更打电话来听听唐逸对马圆杰的看法,唐逸当然说了一通好话,至于能不能帮马圆杰避过这一劫,唐逸却不知道了。

    手机音乐响起,唐逸拿出来看看号,是二叔,接通,叫了声二叔。

    “怎么无精打采的?”唐万东笑呵呵的问。

    唐逸道:“可能是被西北的大风吹到了吧,就一个字,累。”

    唐万东道:“西北可没刮什么大风!”

    唐逸明白二叔地意思,本来二叔是准备借巡视组借自己的力量在西北来一场较量,但被自己化解于无形,二叔终究还是有些不满的。

    唐逸笑道:“下次再刮风,我一定看好风向。”

    唐万东就叹口气,说:“希望吧。”

    沉默了一会儿,唐万东又道:“想不想动动?”

    唐逸微愕:“去哪?”

    唐万东沉默着,好久才吐出了两个字,“黄海!”

    唐逸愣住,再说不出话。

    黄海?唐逸躺在卧房松软的大床上,还在回思二叔和自己讲的话。

    身在西北,唐逸却无时无刻不在关注黄海的局势。几天前,黄海市李市长调任某部委副部级巡查专员,到这种程度,已经很难说是升了还是降了,毕竟黄海市市长这个副部级含金量略有些不足,虽然李市长是被那人逼走的。但进了部委,副部级巡查专员,说不得什么时候就能运作为实职副部,就算是部务委员,也比黄海市市长任上更为显赫。

    问题是,鲁东省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黄海市市委书记崔敬群年龄即将到站,下届换届是肯定退的,原黄海市李市长本来大有希望接任,黄海市委书记鲁东省省委常委。甚至可能被提为副书记的常委,这个副部级份量可就十足了。

    这也是那人急于逼走李市长地原因,他是从部委下放黄海下辖县县长起步。一步步升迁为黄海市负责党群组织的副书记,而逼走李市长他能顺利接任市长地话,则两年后的换届,他就有很大把握成为黄海市市委书记鲁东省省委常委,无疑,这条路是最畅通最迅捷的。

    所以他急了些。

    鲁东省按GDP来说一直在全国位于前二三名的行列,但人口基数大,平均数字就不及南方发达省份,千万富翁的数量更远远不能同南方重量级省份相提并论。不过鲁东之地位却也不容小觑。

    鲁东圈子错综复杂,他所在的圈子并不能独大,而他引发地广告案风波愈演愈烈,虽然成功逼走了李市长,却也引得部分省委领导地不满,更因为广告案将黄海地一些阴暗面暴露在全国媒体面前,甚至引起了中央领导的关注。

    所以在逼走李市长后,他也不得不黯然离开黄海,但结局却也极好。西南某省会城市任市委书记,提为副部也只是咫尺之间。

    而现在,二叔地意思是自己出任黄海市市长,去闯一闯这个龙潭虎穴?

    黄海毫无疑问在他圈子控制之内,他在黄海整整呆了七年,在党群书记常务副市长任上作了四年,崔书记虽然不见得支持他,却也不大会反对他,一定程度上。崔书记还是提携他的。而且好像黄海市人大主任也是他背后圈子里的人,在这种氛围下。李市长早就被他架空,而黄海市要害部门的负责人,只怕多半已经换成了他的人,尤其是这两年,崔书记即将到岗,就更不会妄作小人,阻人进步,这样一个情况下,他对黄海地控制力可以想见。

    他走了,但他的圈子还在,自己去黄海,去查黄海暴露的问题,势必和他自己地小圈子甚至和他背后的大圈子发生激烈的碰撞。

    去黄海,将会是一次艰巨的考验,对自己来说前所未有的考验,但同时,也是一个机会。

    唐逸知道,以自己的年龄,在部委怎么也要两三年后才能提为副部,黄海突然空缺的职位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鲁东省某位主要领导已经同二叔通过电话,希望自己能出任黄海市市长一职,在那人走后,鲁东省委显然希望能有一位强力人物进入黄海,一位能抗衡他背后大圈子的人物,如此才能将黄海地盖子掀一掀,毕竟省委内,对他的离去就有强烈的不同意见,自己的任命,或许能暂时平衡省委内不同意见,毕竟自己身后的圈子,在鲁东还是有着一些影响力的。

    去不去黄海,无疑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二叔在等自己的答复,派系内大多数人又何尝不是在观望,如果自己能在黄海站住脚,控制住黄海局势,使得唐系在鲁东的话语权得到增强,则自己在派系内地地位无疑也会大大提高,毕竟在大多数人眼中,自己搞经济的能力是有一些,但走到今时今日,很大程度上是靠了爷爷的余荫,所谓派系第三代领军人物也不过是因为爷爷在,才没人提出异议,自己,好像也是时候该证明一些东西了。

    但真的去黄海么?这次面对的可不是以前那些对手。稍一不慎,自己就可能满盘皆输,政治不是赌博,去黄海和人针尖对麦芒,不是一个理智的选择,更不是最好的选择。

    唐逸有些烦躁。点了颗烟,默默思索着。

    第二下午唐逸来到钟山后街,才知道二姑领着何磊也来看爷爷了,另外还有大姑家的二表姐和二表姐夫,四合院里,难得的热闹起来。

    吃过晚饭,一家人坐在客厅聊天。

    老太爷见唐逸一副心事重重地模样,微笑道:“如果一辈子都精打细算,指望顺风顺水地过日子。终究有些小家之气。”

    唐逸心中就闪过一道闪电,抬头道:“爷爷,我知道了。”

    老太爷就笑:“你是真的知道才好。如果就因为我这句话影响你地决定,你还是不知道。”

    唐逸笑着端起了茶杯,“爷爷,你对我的影响力可是越来越虚弱,难得影响我一次,你该浮一大白才是。”

    老太爷斥道;“越来越翘尾巴,早晚有你知道痛的一天。”虽是斥责地语气,眼里却蕴含笑意。

    二姑就叹口气,心说也就小逸。在老爷子面前敢这么说话。忍不住看了身边的儿子一眼,何磊大气都不敢出,眼观鼻鼻观心的,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

    二表姐和表姐夫都是大型国企的干部,表姐夫是某国企车间主任,正处,二表姐则是中石化某采购部门副经理,副处级干部,两人都是三十四五年龄。二表姐脸蛋白皙,漂亮迷人,表姐夫头发乌黑油亮,穿戴极为考究。

    老太爷这时就转头问二表姐和表姐夫,“工作干得怎么样?”

    表姐夫和二表姐都急忙说:“挺好的。”

    老太爷就欣慰的点点头,说:“看着你们都知道长进,我就心满意足了。”

    二姑笑道:“爸,听说小逸要提副部了,是吧?”

    老太爷就摆摆手。说:“在家莫谈国事。”

    二姑就不再问。低声对唐逸道:“晚点来和二姑说说话。”

    唐逸微微点头。

    老太爷就拿起茶杯喝茶,嘴里道:“喝过茶。都去休息。”

    大家就忙都喝茶,老太爷这是不想说话了,间接下逐客令。

    表姐夫却是见老太爷心情不错,就笑道;“姥爷,我们工厂领导和我谈话,要提我作副厂长呢。”

    正喝茶的老太爷就皱了皱眉,眼睛也没抬,道:“回了他,你不够格。”

    表姐夫脸一下窘得通红,二姑也道:“姥爷不早和你们说过了,你们在国企,就踏踏实实工作,不出风头,不搞特殊化,这也是为你们好,知道不?”

    二表姐和表姐夫就都不再吱声。

    他俩自然是不敢对老太爷有任何意见的,但被二姑教训,二表姐漂亮地眉毛扬了扬,在老太爷面前又不敢说什么。

    老太爷却是看向了二姑,道:“你也是,不要就知道教训小辈,最近你那个电器行,搞得太铺张,我跟你说的话都忘了吧?”

    二姑说:“是飞燕那边的宣传攻势……”说到这儿急忙住嘴,看了唐逸一眼,二姑因为和飞燕合作,是见过齐洁地,也隐隐知道唐逸和齐洁的关系,只是不知道老太爷知道不知道。

    老太爷听到“飞燕”这个词,就看了眼唐逸。

    唐逸一阵挠头,低头喝茶。

    老太爷就不再说这个话题,伸手摸出香烟,一直站在他身边的特护李姐忙道:“首长,今天您已经吸过量了。”老太爷摆摆手,“一家人在,开心,破破例没关系嘛!”

    李姐无奈的帮他点上烟。

    二表姐眼珠转了转,突然就问何磊,“喂,小磊,你怎么不带女朋友来给姥爷见见,也让姥爷高兴高兴。”

    老太爷看了二表姐一眼,就叹口气,摆摆手道:“去吧,都去休息!”

    何磊脸都白了,见老太爷不过问才松了口气。

    大家就都忙站起来和老太爷打招呼告辞。

    等出了客厅。二姑却是火冒三丈,大声问何磊,“你还没跟他分手?忘了姥爷跟你说的话吗?”

    唐逸这才知道,原来萧若若的事儿老太爷已经知道了,想来是不赞成的。

    看着二表姐,唐逸就有些无奈。爷爷不开心,倒是有大半因为二表姐气量狭小,还将这种恶习带到了家里,她那小心思爷爷还能不看的明明白白?

    何磊那边嚅嚅嗫嗫的说不出话。

    二姑就沉下脸,说:“你不说是吧,那明天我给那小明星打电话。”

    唐逸忙劝:“二姑,你出面不大好。”

    二姑点点头,说:“显得咱们欺负人是吧?那我找人去和她谈。”

    何磊大声道:“妈,你怎么不讲理?”

    二姑气道:“小声点。别吵到姥爷!”

    唐逸也道:“回房说。”

    二姑和何磊住东跨院,穿过月亮门就是,环境清幽。院中古槐参天,清月下树影婆娑。

    进了南正房,何磊气鼓鼓坐在沙发上,也不说话,见到唐逸和二姑进来,又赌气进了房间,嘭一声关上门。

    二姑招呼唐逸坐,帮唐逸倒茶,叹气道;“小逸。你说,这孩子是不是忒让人操心,也太孩子气!”

    唐逸笑道:“二姑,其实那女孩儿不错地,没有演艺圈明星的恶习,我倒觉得她和小磊挺般配的。”

    二姑愕然看向唐逸:“你见过她?”

    唐逸道:“是啊,其实你也可以见见,当然,不要抱着偏见去见面。你就当了解一位普通朋友,和她聊聊天,慢慢了解一下。”

    二姑摆摆手,说:“小逸,你不要劝了,娱乐圈乌烟瘴气地,咱不沾,老太爷也不会答应。”

    唐逸笑道;“那也得给何磊点缓冲时间,现在年轻人都叛逆。你逼得越紧。他们越反抗,缓缓。没准儿他们自己就性格不合分手呢”

    二姑点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

    唐逸就站起身,说:“那我走了,总之这事儿先放放,不急。”

    二姑点头。

    唐逸回到自己房间不久,外面堂屋的门就被轻轻叩响,出卧房开门,是二表姐和表姐夫,唐逸忙请两人在堂屋的沙发上坐,给他俩倒茶,笑道:“怎么不早点休息?明天早上要陪爷爷去爬香山呢。”

    二表姐娇笑道:“找你当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啦,你猜猜,我觉得你肯定知道什么事

    唐逸笑道:“是为姐夫升职的事吧?”

    二表姐娇笑:“聪明,不亏是你们唐家的长孙。”

    唐逸就笑:“怎么还分你们唐家我们唐家地了?”

    二表姐道:“可不是嘛,老太爷最疼你,你帮你姐夫说说情,肯定没问题。”

    表姐夫这时就掏出一盒小熊猫,拆封,掂出一颗烟递给唐逸,陪笑道:“来,抽这个。”

    唐逸微微蹙眉,大姑一支基本上是游离在派系力量体系外的,其实本来二姑一家也得老太爷训示,不参与唐家的事,但因为二姑做生意和老妈齐洁有了交集,就对自己的事知道了一些,而且二姑和二叔关系好,自然会收到一些消息。

    但老太爷不令他们参与政治是有自己的考虑的,而看到表姐夫满脸赔笑的表情,唐逸心里就一阵老大不舒服。

    摆摆手道:“快睡觉了,就不吸了。”

    拿出火机帮表姐夫点烟,表姐夫忙笑着说谢谢。唐逸斟酌着用词,缓声道:“其实爷爷考虑的肯定比咱们全面,爷爷要咱们怎么办咱们就怎么办,总不会吃亏的。”

    二表姐道;“话是这么说,可就压着劲松不让他升职,小逸,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地感受,这都好几次了,劲松升车间主任爷爷就压了几年,现在副厂长又是这样。”

    唐逸沉默了一会儿,道;“二姐,你觉得如果没有爷爷这层关系,姐夫会不会升地这么快?”

    二表姐一滞,就不说话。

    唐逸道;“这样吧,事还是按爷爷说得办,但我会找机会同爷爷谈谈。”

    表姐夫陪笑道:“那麻烦你了。”

    唐逸摇摇头,看向二表姐笑道:“二姐,以后你再和我说你们唐家我们唐家的,可别怪我真和你分远近。”

    二表姐心里就是一凛,知道唐逸可不完全是玩笑话,就笑道;“我那也是气极了,胡说八道,你可别跟爷爷说。”

    唐逸笑笑,琢磨了一下道:“二姐,你那车该换了吧,回头要二姑给你买辆。”

    “她?”二表姐就撇撇嘴。

    唐逸就笑:“二姑有时候话多点,人可不小气,不信咱们就走着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