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六章 离京前

第三十六章 离京前2017-11-8 23:46:52Ctrl+D 收藏本站

    离京前,唐逸如同往常过年一样,拜访故交,看望前辈,忙得不亦乐乎,晚上,他就住在爷爷的四合院,快离京了,以后可能又要过年几天才能来看看爷爷,唐逸自然希望能多陪他几天。

    纠风室处级以上干部凑份子为唐逸饯行,王主任刘进等又单独请唐逸吃饭,更令唐逸没想到的是,张素萍部长却是请唐逸去她家吃了个便饭,同唐逸聊到很晚,倒是令唐逸了解了她贤妻良母的另一面。

    杜文琪的事情也有了眉目,服务中心新任汪主任将中心刚刚分到的一个转制名额给了她,据说是周海兰主任临走前交代的,杜文琪想单独请唐逸吃饭,被唐逸婉拒。

    唐逸也去看了军子李红娜以及齐洁的父母,军子提出想再去黄海给唐逸作司机,唐逸笑着摆摆手,说:“好好工作,你们也该过些安稳日子了,别跟着我四处颠簸的,那不好。”

    唐逸当然也早早知会了齐洁和陈珂,齐洁娇笑:“老公,官越大,越要管好自己哦!”陈珂却是叹口气,“怎么又升了?”令唐逸很想抓过她们,每人打几下屁股。

    小妹那儿自然不用通知,令唐逸没想到的倒是小妹打来的电话,原来小妹已经安排宝儿转学的事,自然是去黄海,唐逸本来还在犹豫,是不是要将宝儿转来北京,见小妹拿了主意,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小妹虽然还是那清冷的语气。但唐逸能感觉到,她是有些开心地,虽然去了黄海也不可能与她每天厮守在一起。但一个礼拜总是能有一两天相聚的。

    兰姐也打来了电话,虽然小妹安排宝儿转学,她却也要请示下唐书记。

    当唐逸说可以后,兰姐就兴奋起来,说:“唐书记。我就在电视上看到过黄海,那城市特别美。是吧?唐书记,您真厉害,才三十二岁就作到副省长那样的大官了,是吧?”

    一年多没见到兰姐了,听着兰姐娇柔讨好地声音唐逸倒不似以前那么容易无端端冒火。笑道:“你那车也卖了吧,到了黄海买辆新车。房子不要卖,就留着吧。”

    “谢谢唐书记!唐书记,您对我真好!”随着唐书记的晋升,自己的生活条件也在更新换代,兰姐激动的晕晕的,话就有些肉麻起来。

    唐逸本来挺好地心情就有些变糟,皱眉道:“就这样吧。”挂了电话。

    唐逸当然也打电话和安东的老部下说了说,齐茂林陈达和黄琳等一致提议要来北京请唐逸吃饭,庆祝唐书记高升,唐逸一一推拒。毕竟这几天都很忙。提议以后到了黄海,稳定下来。再请大家吃饭。这几天,唐逸电话音乐几乎就没有停歇地时候,最后唐逸终于无奈的关掉了手机,要去黄海了,总要清净几天,认真研究下黄海的人黄海的事。到了酒吧喝酒,黑猫酒吧不大,清幽安静,轻柔的钢琴曲潺潺,格调极雅。

    唐逸和唐欣坐了包厢,唐欣要了瓶红酒,唐逸就笑:“怎么,现在经常在外面喝酒啊?还有这个黑猫酒吧,是你自己发掘地?”

    唐欣笑道:“我们编辑部的同事都喜欢来这儿,三哥,我跟别人从来不喝酒地,不信你问我的同事。”说着话帮唐逸倒酒。

    唐逸道:“我又不认识你的同事。”

    唐欣毕业后,没有按照二叔的希望进部委,而是成为了《人民日报》国内政治部的一名编辑,二叔倒也没有强求,毕竟唐欣选择的也是一条不错的路,而且作自己感兴趣的工作,进步的总会快一些。

    正说着话,包厢门被轻轻敲响,唐欣大声说;“进。”

    门被推开,一名三十来岁,留着平头,异常精悍的男人走了进来,笑着对唐欣道:“唐小姐,和男朋友来啊?要保密?怎么不和我打个招呼?放心,我不会跟你地同事们说。”

    唐欣轻笑:“这是我三哥,我倒想他是我男朋友,可惜做不成啊!”侧头对唐逸低声道:“三哥,他是这儿地老板,好像他的朋友都叫他小勇。^^,泡,书,吧,首發^^”

    唐逸站起身和李勇握手,李勇呵呵笑道:“看我,又理解错误,唐小姐经常来这儿玩,小姑娘挺可爱,我对她就像对妹妹一样,以后你也尽管来,哥哥请客。”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

    李勇又笑着说你们玩你们玩,我还有事。等他出去后,唐欣忙解释:“哥,他就是自来熟,我可没怎么搭理过他。”

    唐逸摆摆手,说:“没事,你长这么大了,自己看着处理就是,不过唐欣,社会上很复杂,很多事一定要多注意。”

    唐欣点头:“我知道。”

    唐逸就从手包里拿出支票簿,开了五十万地支票递给唐欣,说:“工作了,买辆车,也省了一些眼神不好使的家伙打你的主意。“

    唐欣看到支票上的数目就咋舌,说:“哥,太多了!”

    唐逸笑道:“你也工作了,以后就得自己养活自己,再想跟我要钱我还不给呢,最后一次,拿着吧。”

    唐欣就笑嘻嘻接过,说:“那我以后没钱花,跟嫂子要。”

    唐逸笑笑:“随便你,能张得开嘴你就要。”

    和唐欣从黑猫酒吧出来时已经晚上九点多,唐逸有些不放拦出租一直送唐欣到家,二婶跟着二叔去了岭南,家里只有唐欣和保姆。喝了杯茶,和唐欣又聊了几句,唐逸这才出来。

    下楼出了财政部家属院。坐上出租,这才打开手机,音乐马上响了起来,唐逸苦笑,接通。

    “唐书记。我老陈啊!”是陈方圆的声音。

    唐逸咦了一声,“陈叔。你来北京了?”号码是北京地固话。

    “是啊,我正张罗着在北京开超市呢,咋就听说你要走了?去黄海?”

    唐逸笑笑,说:“你在哪儿?咱们见面说。”

    陈方圆笑呵呵道:“太晚了吧?不打扰你吗?”

    “不打扰,你就算不找我。^^^泡^書^吧^首發^^我也想找你呢。”

    陈方圆就有些受宠若惊,忙道:“我住在纽约大酒店。你说个地儿,我现在就过去!“

    唐逸琢磨了一下,就道:“那就纽约大酒店的酒吧见吧。你等我,也就半小时。”

    “好,好。”陈方圆忙不迭答应。

    纽约大酒店东楼三层的欧式酒吧,唐逸见到了久违地陈方圆,陈方圆是越发胖了,也多了些威严。

    两人在靠近吧台的圆木桌旁坐下,要了两杯酒吧特色鸡尾酒,陈方圆感慨的道:“唐书记。年后就没见过你过年的时候。陈方圆来了北京,对这位蒙在鼓里的岳丈大人。唐逸当然抽出时间和他见了一面。

    唐逸笑道:“怎么?想在北京开分店?”

    陈方圆道:“就是个计划,正想找你商量商量呢,这你都要走了,我看也没啥意思了,北京水深,竞争也太激烈。”

    唐逸笑了笑,拿起琥珀色地鸡尾酒轻轻呷了一口。

    陈方圆笑道:“唐书记,你可真是节节高升,咱们认识才几年?这一转眼,你就马上是部级领导了。”

    陈方圆和陈达和齐茂林走得很近,虽然唐逸没给他打电话,但提升的事他自然清清楚楚。

    唐逸摆摆手,说:“都是干工作,在哪都一样,倒是陈珂,陈叔,你想过没,等她毕业,想她去哪工作?回北京还是留在辽东?”

    陈方圆叹口气:“这得她自己选了,她主意真着呢,我可管不来,一眨眼还有几个月就毕业了,唉,人在外面,我可真有些担心,唐书记,陈珂地事儿你可得多费心。”

    唐逸笑道:“这你放心,其实也不用咱们操心,这次陈珂一回来,提正处是必然的。”

    陈方圆道:“我不是说这个,陈珂也不小了,回来后也应该找对象,谈谈恋爱,结婚了不是?”

    唐逸默然,拿起酒杯慢慢品酒。^^^^

    陈方圆又道:“唐书记,你有啥朋友,觉得咱们陈珂配得上的,能不能给张罗张罗?”

    唐逸点点头,就忙岔开话题,说:“陈叔,我找你是有事请你帮个忙。”

    陈方圆就是一愕,随即忙不迭道:“你说你说,只要我老陈能帮上忙的,我绝对没二话!”听到自己能帮唐逸的忙,陈方圆血液都有点沸腾起来,又压低声音问:“唐书记,千八百万直接就能从账面上提,如果再多,我就去贷款,半个月内也能到位,以后就算出了事,不管谁查到我,保证不会将你抖出来,你放一百个心!”

    虽然知道唐逸背景极硬,但人总有手紧地时候,陈方圆估摸着唐逸是这次提副部需要用钱,能成为唐逸的钱匣子,陈方圆自然求之不得,也刻意将话说开,免得唐逸有顾忌。

    唐逸苦笑,说:“陈叔,你以为是下面跑官啊,谢谢你地好意,不过以后可别再和我说这种话了,不大好。”

    陈方圆呵呵一笑:“那行,以后不说了,你知道就行,有事你只管开口。”

    唐逸笑笑,琢磨了一会儿,说:“陈叔,将超市开到黄海去吧,最好马上就去黄海活动,报批。”

    陈方圆笑道:“唐书记,你就是不说,我也准备去黄海呢,这算帮什么忙?倒是我,又要叼你的光了。”

    唐逸道:“那就说定了,不过陈叔。到了黄海,我可未必能帮上你什么,很多事你还得自己努力。”

    “明白。明白。”陈方圆呵呵的笑。

    唐逸拿起酒杯,微笑不语,这是一种另类地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吧。

    商人,总是能看到许多当局者看不到的东西,虽然陈方圆的背景不是什么秘密。但以他地本事和经济实力,自然能很快融入黄海商界圈子。可以打听到许多自己感兴趣又很难接触的信息,至于如果有人因为他的背景,以为他和自己有什么见不得光的猫腻,那也再好不过,一来可以令一些干部安心。觉得自己也不过如此,贪财地官员总是容易令人放松警惕;二来有人想通过陈方圆动自己地话。也能令自己更清楚的看到一些东西。

    咂口酒,唐逸又看了眼陈方圆,心说陈叔你真地明白才好,去黄海,那可是放你在火炉上烤了,可千万莫闹出什么我不能解决的乱子才好,不然陈珂会恨我一辈子吧。

    因为是周五,当晚唐逸也睡在了酒店,第二天起来,打车回家。到了小区门口下车。唐逸看了看对面的蓝天饭店,想了想。就走了过去。

    上午十点多,饭店里没什么人,唐逸也没上二楼,就坐在了靠窗的座位,红姐端上一壶凉茶,娇笑道:“这么早啊,吃东西?”

    唐逸道:“不是,来和你们告个别,我过几天可就走了,以后指不定哪年能再来看看你们,红姐,这些日子劳你费心了。”

    红姐一愕,随即小心翼翼的问:“您要去下面?”

    唐逸嗯了一声,“黄海。”

    “那是个好地方啊,我去年去过一次,比北京好多了,空气也好,风景也好。”

    唐逸笑笑,拿起茶杯喝茶。

    红姐又想起来什么,站起来道:“那,您地钱我算一下,应该还有不少结余。”

    唐逸摆摆手,笑道;“余下的都转给叶小璐吧,她喜欢在这吃也好,想跟你结清楚也好,到时候你问她。”

    “好,那好吧。”红姐笑眯眯答应,又道:“那钥匙?”

    唐逸点头,“等我走了,叫家政员再好好打扫一次房间,钥匙……我叫人过来拿。”顺口想叫红姐也给叶小璐地,想了想终究不妥,就改了口。

    红姐微笑答应。

    唐逸喝着茶,却见红姐一直在身边打转,脸上有些犹豫,就笑:“红姐,有事吧?有事就说。”

    红姐犹豫了一下,道:“本来是不想跟您说的,怕您为难,但您既然下地方了,我,我有点事跟您念叨一下。”

    唐逸微笑道:“你说。”指了指桌旁的座位。

    红姐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咕咚咕咚喝了几口,这才道:“唐主任,您以前是纠风办的,是管政府部门不正之风的是吧?”

    唐逸点点头。

    红姐就道:“唐主任,您走了,能不能跟您下一任领导说说,现在乱收费的问题太严重了。”说着就转头喊小翠:“翠儿,去把休息室我的包拿来。”

    红姐的包里都是五花八门的收据,倒在桌上,红姐就叹口气:“唐主任,我认真听过您的工作报告,为农民减负,为企业减负,可是我们这些个体户呢,谁为我们减负?”

    说着话就指了指墙上挂地一块金属牌匾,有“吸烟有害健康”地字样,红姐就道:”这块牌子,是区里什么爱国卫生委员会的人摊派地,要二百多,不要还不行,这类事儿多了去了,唉,再这样下去,辛辛苦苦忙一年,也赚不了几个钱……”

    唐逸笑笑,说:“早就想和我说了吧。”

    红姐说完就有些后悔,不好意思的点点头,低头不吱声。

    唐逸就道:“你说的这些东西很多都是下面工作人员乱摊派,就你墙上那牌子,挂不挂都属于自愿性质,我还以为是你觉悟高才买的呢。”又道:“放心吧,咱们的监督制度只会越来越好,至于你反映的问题,我会同纠风办的老同事们沟通下,的确,个体户不能成被遗忘的角落。”

    红姐腼腆的道:“谢谢唐主任了,我,我本来不想跟您说的。”

    唐逸笑着摆摆手,刚想说话,手机音乐响起,唐逸接通,很陌生的轻柔女音,“是唐主任吧?”

    唐逸道:“是我,您哪位?”

    “唐主任您好,我是黄海驻京办的,我叫吴凤娟。”

    唐逸微微一怔,黄海的人?看来黄海驻京办倒是很有些门路,消息也很灵通,能打听到自己的私人电话。

    唐逸笑道:“吴主任,你好你好。”对黄海驻京办,唐逸没怎么注意,但想来能给自己打电话,不是一把,也得是副手。

    “唐主任,是这样,听说您要来黄海,我们驻京办的干部都很雀跃,我和李主任想同您见个面,汇报一下近期工作,您看,有时间吗?”

    唐逸笑笑:“正式任命还没下,我哪里够资格听工作汇报?以后再说,好吧?”

    吴凤娟轻笑:“那好吧,以后有的是机会,我先代表驻京办的同志欢迎唐市长来黄海任职,在唐市长的领导下,我们驻京办的工作一定能跨上新台阶。”

    唐逸笑道:“希望吧。挂了电话,唐逸微微蹙眉,黄海市,现在怕是一幕幕好戏正在上演吧,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在关注着即将上任的新市长,更不知道多少人在上蹿下跳,准备在黄海新的政治拼图中获得新的资本,当然,也有更多的人在静候新市长的到来,等待那场即将到来的惨烈角逐。

    红姐见唐逸一直怔怔出神,关切的问:“唐主任,你没事吧?”

    唐逸微微一笑,摆摆手,说:“没事!”拿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目光,不经意扫向了东南……

    《太子回京》卷完结了,大少终于结束了悠闲的生活,重新进入战场,我和大家一样,在期待着他的表现。

    其实,我想说的还是月票,汗死,无耻就无耻吧,毕竟有希望创造更大的奇迹,月票在大家的支持下,看到了前三的希望,汗死,能不能创造下奇迹,这个月拿个前三呢?打着字我都有些兴奋,大家还有月票没,这个月就投给我吧,就算有更喜欢的书,也请投给我好不?看能不能创造奇迹,当然,从我心理上说,前六已经很奇迹了。再次谢谢大家一路的支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