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章 初入黄海

第一章 初入黄海2017-11-8 23:46:54Ctrl+D 收藏本站

    2000年7月10号,在黄海市市委书记崔敬群主持召开的全市干部会议上,鲁东省省委组织部长邓仁杰宣布了中央和省委的人事任命决定,任命唐逸为黄海市市委委员常委副书记,唐逸在同黄海全市干部第一次见面的会议上只是淡淡讲了几句话,谦虚谨慎的表示一定会团结在崔书记身边,努力做好本职工作。

    下午,黄海市人大常委会通过决议,任命唐逸为黄海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代市长。

    晚上,黄海宾馆迎宾阁,崔敬群携黄海市市委常委会全体成员为唐逸接风洗尘。

    黄海市市委常委会有十三名成员,市委书记崔敬群,市人大主任林卫国,市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部长黄向东,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曾庆明,市委副书记市党校校长王丽珍,黄海市警备区司令员李霄汉,市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张定中市委宣传部部长张强市人民政府常务副市长周文凯,市委秘书长钱有智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赵恩鸿,市委统战部部长吕臻,加之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唐逸,一共十三名常委。

    接风宴上,自然都是空话套话,大家都互相审视着对方。

    而唐逸最注意的自然是市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部长黄向东,黄向东年近五十,在黄海组织部门干了二十多年,开干部大会时,黑压压的干部中,有一大半都是经他手提起来的,而那人能架空李市长,黄向东居功至伟,如今独揽人事副书记和组织部长,其分量可想而知,而黄向东沉默寡言,时常露出一副思考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木讷。有些乡土气息,但讲话时水平很高,偶尔一句话往往能令人深思其中的含义。

    市人大主任林卫国还有几年年龄就将到站,这位副部级官员好像是留在黄海养老,看他一副风轻云淡,永远和蔼可亲的笑容。说话更不带一丝火气,就真的好像等待退休的老人,但越是这样,唐逸越发警惕,这才是道行深呢。

    一只狐狸已经够令唐逸头疼,两只呢?唐逸现在真的有些怀疑自己来黄海是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就这两位不吝于已经宣布了黄海人事地话语权仍然操控在那人手里,更别说其余常委大多也和那边走得近了。

    酒宴后,唐逸被安排在迎宾阁的3号小别墅住宿,迎宾阁是由一栋栋精致的二层别墅群组成。面山临海,风景极美。

    迎宾阁肖经理是名四十多岁的漂亮女士,看起来很干练。她领着一名十的秀气服务员引唐逸进了别墅区,边走边说:“唐市长,小秦虽然刚招进来不久,但很机灵,以后她负责3号楼的卫生,如果您觉得不满意,我马上帮您换服务员。”

    唐逸微微点头。

    肖经理在外面接电话。小秦领唐逸进了3号别墅。给唐逸介绍房间和一些用具地用法。小秦是新手。很青涩。当介绍到洗澡间大大地按摩床时。小秦脸红红地。但还是不得不细声细气地介绍它地用法。唐逸摆摆手。说:“可以了。我晚上出去转转。晚点回来。”

    小秦忙说:“我就在值班室。您回来就叫我。我帮您开门。”

    唐逸笑道:“不用了。给我把钥匙就行了。”

    “啊。”小秦就将房卡递给了唐逸。她听肖经理说过。大部分领导都觉得带着房间地钥匙太麻烦。所以。只能她们这些服务员麻烦一点。很多时候都要等领导回来后才能睡个安生觉。不想这位新市长倒很与众不同。

    出了别墅。肖经理也打完了电话。听说唐书记要出去转转。忙道:“您刚刚来黄海。人生地不熟地。我得给崔书记打个电话请示一下。”

    唐逸笑笑,“我又不是孩子,就不要同崔书记讲了。”

    其实他说这话倒没别的意味,偏偏肖经理政治嗅觉很敏锐,马上就道:“那行,但我得给市局去个电话,叫他们安排人保护您,唐市长,您也得体谅一下我的工作不是?”唐逸想了想,微微点头,肖经理这才松了口气,新市长虽然年轻,倒也不似一些新贵咋咋呼呼,很多官员,就知道特立独行,也不想想会有多少底下人跟着担惊受怕。

    肖经理又道:“唐市长,那咱们进屋等吧,我给市局王副局长打电话,叫他派人派车来。”这次说话就注意了,没有提到市委另一名常委,毕竟她在这个位子上,还是知道黄海市委很多东西地。

    唐逸点头,就进了别墅。

    肖经理没跟进去,而是拨通了市局常务副局长王标的电话,王标听到肖经理的声音,就不耐地道:“早说了,那事儿不成!”

    肖经理微笑:“王局,我第一个想到的可是给你打电话。”

    “第一个电话?什么意思?”王标声音低沉了下来。

    肖经理笑呵呵道:“唐市长,想出去走走,你们不安排人保护啊?”

    王标怔了下,随即笑了:“行,知道了!”语气却是好多了。

    肖经理心情愉悦的挂了电话,官场上别人看似简单的事,却充满了玄机,就这也算送了王标一个大人情了。

    客厅里,唐逸喝着小秦泡的茶,默默不语,很难看出他在想什么。

    肖经理赔笑道:“唐市长,他们一会儿就到。”

    唐逸点点头,看了看表,九点一刻。

    十几分钟后,市局两名便衣开了辆不挂警车标志的桑塔纳赶到了迎宾阁,一位是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姓杨,一位是普通刑警。

    唐逸和两人客气的握了握手,既不算和蔼可亲,也说不上冷淡,肖经理一直观察着唐逸,等唐逸和两名干警出了别墅,随即就叹口气。再年轻又怎样?这种地位的官员,哪是自己能轻易看透的?

    和小秦出了别墅,吩咐小秦锁好门,晚上一定要等唐市长回来再睡,肖经理又琢磨了一下,就拨通了崔书记地号码。汇报了唐市长的行踪。

    崔书记声音很平和,“小肖,关心唐市长是应该的,但要注意分寸,这个电话,有必要吗?”

    肖经理笑道:“知道啦,我不是怕唐市长人生地不熟的,出什么意外吗?”

    崔书记语气就有了些责怪:“怎么黄海的治安在你看来有这么差吗?”

    肖经理不敢再说,讪讪挂了电话。

    黄海地夜景极美。鳞次栉比的高楼在夜灯下金碧辉煌雍容华贵,路上车流穿梭不息,车灯如织。道路两旁,松柏郁郁苍苍地静立,鲜花生机勃勃地开放,徜徉在街头,富有艺术性的现代化高层建筑与街道两侧的花草松柏相映成趣,让人觉得心旷神怡。人行道上骑自行车地行人很少,人流中不时会走出一些衣着时尚,青春活泼的少女,更为这个花园般地城市增添了一道道靓丽的风景。

    杨队和刑警小赵跟在唐逸身后四五步远,既不算太近。遇到突发事件又能来得及处理。

    唐逸摸出电话,拨叶小璐的号码,又是关机,唐逸笑笑,就将手机放回了包。

    叶小璐母亲的事已经着手叫人去查了,香港寻人方面最出色的私家侦探,又请公安部一位朋友开了介绍信,基本在国内都可以得到公安机构的配合,当然。所谓的配合只是查询一些人口档案无名尸体案等之类地配合,并不是会大张旗鼓帮侦探去出警寻人。

    虽然找到叶小璐母亲地希望渺茫,但唐逸闲下来,还是希望能和叶小璐说说话地,毕竟她知道了自己身份后,两人根本没时间再好好谈谈。

    唐逸突然回头,笑道:“杨队,赵警官,咱们找个地方吸口烟。大街上空气太好。让人不舍得糟蹋呢。”

    杨队忙小跑几步追上来,说:“唐市长。没关系,来抽我地。”就从兜里掏出一包中华,随即就满心后悔,献什么殷勤?这下可不好办了。但这时也不好将中华再装起来,就笑着道:“朋友刚给了包好烟。”说完又后悔,有点欲盖弥彰的意味。

    唐逸却好像没大在意他地举动,摆摆手道:“黄海的环境很好,尤其这条街,很美,虽说出台禁止街头吸烟的条例不大现实,但咱们要以身作则,提倡市民在指定场合吸烟。”

    “是,是。”杨队松口气,看了看四周,指着不远处灯火辉煌的大楼道:“那去大东方商厦?里面有专门的吸烟区。”

    唐逸点点头,杨队和小赵急忙在前面引路,领着唐逸向大东方商厦走去。

    商厦里灯光璀璨,人流如潮,一楼有专门的吸烟休息区,软沙发,茶几上摆着烟灰缸,唐逸坐下就招呼杨队和小赵,笑道:“人家都看你们两位门神呢。”

    杨队和小赵讪讪坐下,唐逸就从手包里拿出叶小璐带来的英国烟,随即就微微一笑,耳边仿佛又响起叶小璐的声音,“英国烟,你就可以装有品,跟朋友瞎侃呗。”

    英国,唐逸却是想起了远在异国他乡的陈珂,虽然经常用ICQ联系,但好久好久没看到陈珂清秀明伦地俏脸,委实有些想念。

    心有些乱,摇摇头,唐逸一人扔给两位干警一颗烟,杨队接过烟,又忙掏火机帮唐逸点上。

    唐逸不说话,默默吸烟,两名干警也只有干坐陪着,偶尔有眼神的交流。

    旁边两位西装革履的男子谈话声音突然大了起来,也吸引了唐逸的注意力,因为他俩谈论的是黄海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张定中,以及刚刚到任的唐逸。

    一名男子正诧异的问:“老陈,中央空降的市长真是来拿下笑口张的?”

    “可不就是为了他,张定中在咱们黄海多深地根基?不是中央下干部,谁动得了他?李市长不就被他斗垮了?”老陈一副百事通的模样。

    先说话的人就奇怪的道:“中央为什么要动张定中?他把咱们黄海治安搞得不是挺好吗?”

    老陈就神秘兮兮压低了声音:“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张定中玩的太大,得罪了中央某位公子,再说了,这些年,他搞出多少事?听说……”老陈四下看看,声音压得更低。“听说他养地情人太多,上面早就对他不满了!”

    唐逸掐灭烟,站起身向外走,杨队和小赵忙跟了上去,杨队偷偷打量唐逸神色,更琢磨着唐市长问自己张局长的事儿自己该怎么回答。但唐逸却是欣赏着街上夜景,仿佛刚才的话全没听到。

    黄海市政府办公大楼是一栋十一层的扇形大楼,前临大海,东靠吴公山,门前有四季常绿大草坪,红色地雕塑“黄海之风”雄立广场南端中央,气势恢宏。

    唐逸第一天办公主要就是熟悉环境,上午召开政府常务会议和市府干部进行了初步地了解接触后,下午则在常务副市长周文凯政府秘书长邓文秩等干部地陪同下在政府大楼里走了走。

    唐逸最后来到了十一层自己豪华气派地办公室。宽大办公桌配合抽象艺术品和浑然天成的装饰石,书架里是同色调的皮质画册及优雅不落俗套的艺术家真迹素描。,红木地板能照出人影。

    邓文秩向唐逸汇报了市政府的一些大致情况后。又将几份人员名单呈给唐逸,说:“市长,这几名同志都是办公厅秘书处里不错的干部,您看看?”

    唐逸就笑着摆摆手,说:“你帮我选吧,我相信你的眼光。”

    邓文秩点了点头,“那成,我回去琢磨琢磨。”

    副省级城市四大班子一把为副部,副职为正厅。往下依次类推,部委局办为副厅级机构,一些称呼也和地级市有了区别,例如市政府办公室称为办公厅。

    而且黄海市干部的待遇和其他副省级城市一样,往往向省里看齐,例如部委局办一把,就算不高配正厅,也往往享受正厅级干部待遇,当然。仅仅限于黄海而已,调往其它地方任职,本身是什么级别还是什么级别。

    邓文秩就是副厅级干部享受正厅待遇,唐逸研究过他地资料,自从李市长上任,他就一直是市政府秘书长,应该是很被李市长看重的,唐逸刚刚来到黄海,自然没有撤换秘书长的想法。市政府地一切运作还是保持稳定为好。观察,再观察。这是唐逸给自己定下的短期目标。

    邓文秩又开始向唐逸汇报这几天的工作安排,正说着,办公室门被轻轻敲响,邓文秩忙去开了门,进来的是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刘益望,机关事务管理局是刚刚成立不久的部门,是统一管理市级机关后勤事务和有关接待工作的市直事业单位,隶属市政府办公厅。

    刘益望是来请示唐逸住房分配问题的,常委院里,李市长住过的别墅空了出来,不过刘益望话里就透着小心,毕竟李市长是被人逼走的,很多领导讲究这个,多半会觉得住进去不吉利,但常委院就空了这么一栋别墅,再没有其它地别墅安置唐市长,毕竟既然有空屋子,就不好将老领导的家属撵走。

    黄海被称为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之一,常委院是靠海的一个小别墅群,环境极好,十年前的老市委书记现在的徐省长,家属就一直住在黄海的常委院,此外还有五六户曾经的市委常委还保留着他们的住房,这些常委大多仍在鲁东或者其他省市地要害部门任职,非必要情况,谁也不会较真撵他们的家属搬走。

    果然唐市长听说是李市长住过的别墅,就摆摆手,说:“等我和爱人商量一下再说。”

    刘益望看了眼邓文秩,心里却是琢磨,难道真的要整顿下常委院,可不知道唐市长没有满意的住房会不会找自己的麻烦。

    但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刘益望又笑道:“唐书记,还有就是您的车,李市长在的时候因为接待任务重,一般情况下用地是政府接待用车,咱们地政府接待用车有两辆奔驰,一辆宝马。您也一样,经常要会晤客人,我看,拨一辆接待车给您比较好。”

    唐逸就摆摆手,说:“按公务用车的文件执行。”

    刘益望道:“那您等等,我们研究一下。按文件帮您购置新车,短时间内暂时帮您安排辆接待车来用。”

    唐逸点点头。

    刘益望又给唐逸介绍了给他配置地司机情况,是一名转业军人,十六年的驾龄,在部队后勤车队拿过很多奖状。

    唐逸看过司机的资料表示认可后,刘益望又打了电话,几分钟后,一名身材彪悍的男人敲门进了办公室,刘益望笑道:“唐市长。这就是李爱军。”

    李爱军有些拘束的向唐市长问好,唐逸微微点头,笑道:“以后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李爱军连声回答。

    刘益望请示唐逸没有其它事情后,就领着李爱军出了办公室。

    在门外刘益望就对李爱军突然亲切起来,笑眯眯道:“爱军啊,以后在唐市长面前可要认真学习,争取早日进步。”

    李爱军被刘局长突然的态度变化搞地摸不着头脑,虽说转业时能进市政府当司机,就是走的刘局长门路,本来就和刘局长有点远亲,也送了挺厚的一份礼。但刘局长对他向来是不闻不问的,在单位就好像不认识他一样,从来不多看他一眼。

    刘益望又拍了拍李爱军肩膀,微笑道:“知道多少人争这个差事吗?全局的司机,不仅仅是闲置的啊,就许多有岗的司机也来找我,要我帮他们推荐给唐市长,但我就推荐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李爱军倒也知道变通。忙道:“知道,姐夫一向都挺关照我,这我知道。”

    刘益望就呵呵笑了起来,说:“就知道没看错你,好好工作,尤其是开始,一定要给唐市长留个好印象!还有,你现在没手机吧?明天来局里,帮你办一下。”

    李爱军笑着点头。第一次。有了溶入机关体系的感觉,以往。看着那些司机忙忙碌碌,谈论领导,争取进步。他总觉得自己是局外人,在看戏,今天,才真正有了自己也终于能登台表演的感觉。

    下午工作结束,坐进老款奔驰S350,唐逸就摇摇头,近年中央对干部配车控制很严格,三令五申地出台文件,但地方上却也有对策,接待用车,无疑就是个很好的幌子。外事部门的接待用车国宾开道用车各省接待处地采购,因有特殊情况,采购标准不受国家公务车配备标准的限制,而黄海每年接待外宾的数量规格都是很高的,买几辆高档接待用车无可厚非,问题就出在有些干部巧立名目将接待用车变成自己的公务用车甚至私车来用。

    李爱军却是爱不释手的抚摸着线条流畅的车体,他却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有机会开这辆令所有司机垂涎三尺价格过百万人民币的奢侈轿车。

    起车后李爱军问:“市长,回迎宾馆?”

    唐逸道:“银月花园。”

    李爱军也不多问,打方向盘拐向了海津路。

    银月花园是刚刚落成不久的小区,小区最南端四栋高层是跃层式住宅,也就是所谓地楼中楼结构。

    在唐逸指点下奔驰停在一栋高层前的墨绿色轿车旁,作为司机,看车牌是一种习惯,李爱军也不例外,看了眼轿车车牌,就是一阵咋舌,是海军车牌,而且是小号。李爱军下车,小跑帮唐逸拉开车门,却见墨绿色轿车车门打开,里面下来一名穿着雪白制服的清丽女军官,李爱军军人出身,见到清丽女军官的肩章就是一怔,大校?这也太骇人了吧。

    却见唐市长已经走过去,轻轻拉起了清丽女军官的手,却又回头对自己说了声,“爱军,这是我爱人。”

    李爱军心里马上觉得舒服极了,市长却是没把自己当透明人。

    女军官清冽的目光看过来,李爱军下意识就立正行礼,大声道:“首长好!”

    小妹回了个军礼,就转头对唐逸道:“来,上去看看。”

    刚写完,去看了看月票,晕了,一转眼又第三了,开心的同时更发愁,要怎么还债?真的挺愁的!现在三点,睡觉,醒了开始写,晚上就不加更了,省得明天又要下午更,要好几天时间才能调整过来,今天下午写地明天一起更,也别抱太大希望,八千到一万字吧,这样希望能连贯性的多写几天。

    最后,真的谢谢大家支持了!谢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