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三章 丫鬟驾到

第三章 丫鬟驾到2017-11-8 23:46:56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翻看着文件,陆一波泡了杯茶后退了出去,唐逸若有所思的看了他的背影一眼,这两天的体会,陆一波倒是很能帮得上手,如果没有大的差池,唐逸是准备用他作专职秘书的,但他和王丽珍的关系始终不能令唐逸释怀。

    不能怪唐逸猜忌,两眼一抹黑,而黄海的局势,实在是太过微妙了。

    今年黄海经济工作的重心同全国其它省市一样,国企改革,调整产业结构,推进经济多元化。继续贯彻“抓大放小”有进有退的方针,在推动大公司,大集团发展的同时,加快“退”的步伐,通过出售减持上市公司国有股等形式,推动国有资本从一般竞争性行业中规范有序地退出。

    唐逸翻阅着近几个月市政府发布的文件,拿起茶杯,默默喝了一口。

    “叮叮”陆一波拧门进来,轻声道:“市长,车准备好了。”

    唐逸点头,拎着包起身,走到门口时陆一波伸手接过唐逸的包,跟在唐逸身后出屋,唐逸心里叹口气,却是有些不习惯被人殷勤的服侍了。议在市财政局会议室召开,各市区财政局长,市财政局局领导和局机关相关科室局属事业单位主要负责人,市国税局市地税局主要负责人参加会议。这是唐逸参加的第一次系统性会议,而且是很重要的系统,进入会场时那不太热切的掌声更使得唐逸清楚的认识到,黄海的路,自己将走得异常艰辛。

    会议认真总结了全市上半年财税收入情况,研究分析了当前全市财税工作存在的主要困难和问题,明确了财税收入“过半”及全面完成全年任务的工作措施。

    唐逸在发言中指出,各地要用好用活用足中央给予黄海的试行财政办法,主动承接产业转移,广辟财源。各级各部门要正确应对和认真解决好当前财税收入存在的问题。要增强责任感和使命感,创新征管模式,全力解决部分市区煤炭税费征收不足地问题,财税部门要突出重点,全力支持经济发展,积极落实好税制改革等等。

    主席台上。市财政局常务副局长赵雅月一双大眼睛诧异的看过来,她实在想不到唐逸刚刚来到黄海几天,所作的发言就这么有针对性,套话虽然很多,但提出的几点要求无疑抓住了财政系统工作的漏洞。

    唐逸讲话时,局长马有福开始拿着茶杯慢条斯理的喝着,脸上是淡淡地笑,但渐渐的,他就放下了茶杯。眉头微微蹙了起来,手指在茶杯上有节奏的敲打,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只有在思考很重要的问题时,他才会有这种表现。

    会议结束,唐逸和马局长寒暄了几句,就从侧门出会场,随即就听身后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回头,是一身淡蓝女式西装的赵雅月,笑孜孜追上来,说:“领导。我们又见面了,怎么,不认识我了啊?还是做了市长就涨了脾气,不愿意搭理我这个芝麻绿豆官了。”

    唐逸笑笑。却见马局长正向侧门这边看过来。脸上有一些诧异。看到唐逸望去。随即就收回了目光。

    赵雅月又笑眯眯道:“市长。有时间没?我请你吃饭!来黄海了也不说给我打个电话。本来想请你吃西餐呢。现在呀。就改吃拉面吧!”她地笑容很柔和。有一种知性美。

    唐逸笑道:“时间是有。不过。你不怕吗?”说着话又看了会场里那些仍在说笑寒暄地财政干部们一眼。

    赵雅月摇摇头。微笑。“市长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跟你坐一起。心里都亮堂。”

    唐逸就笑。“那行。走吧。”

    赵雅月果然是请地唐逸吃拉面。不过是在财政局对面装修得金碧辉煌地金华酒店。吃着它地特色兰州拉面。看着包厢华丽地吊灯。松软奢华地金丝地毯。唐逸就笑:“其实吃东西也讲究个意境。在这里吃拉面。总觉得不大对味儿。”

    赵雅月帮唐逸倒了杯果酒,说:“很多事只要习惯了就好,说不定你在这里吃几次拉面后,再去小摊上吃,会觉得那里的味道不正宗呢?”

    唐逸笑道,“你说的倒也能发人深思,习惯,即是人类的优点,也是人类的缺点,有人说,人类行为就是习惯的产物,我们的改革,又何尝不是在打破一些习惯呢。“

    赵雅月就笑:“市长,说什么你都能谈到工作上来,这才是真的三句话不离本行呢。”

    唐逸笑笑,就开始同赵雅月闲谈起来,不过对财政局地工作,唐逸一句也没有提到,主要是关心赵雅月的生活,住房问题出行问题以及爱人的工作等等。

    吃过饭,唐逸又将赵雅月送到了财政宾馆,等赵雅月进了宾馆,唐逸这才转身坐进了奔驰,又问副驾驶上的陆一波:“一波,你住哪儿?送你回去。”

    陆一波忙笑,“不用不用,我自行车在单位呢,等爱军送车的时候我俩一起走。”

    唐逸微微点头,就不再说。一起来了黄海,是小妹派军车去接来的,允儿没有跟车来,她怯怯给唐逸打了个电话,说要回国去看看,住几天就回来,唐逸知道她的心思,回国看朋友是其次,不想被正牌首长爱人知道自己的存在才是最主要的原因,不过对允儿渐渐能够自立,唐逸是很欣慰地,问她会不会自己坐车来黄海时,允儿开心的炫耀:“会,我面试的时候就是自己坐车去的!”唐逸着实夸了她几句,允儿挂电话时兴奋的啵了唐逸一口,倒令唐逸一阵愕然。

    兰姐三人周六下午到的黄海,看着装修格调明快充满现代化气息的楼中楼,兰姐东转转,西看看,怎么看也看不够。又怕被唐书记训斥,却是搀着李婶四下转悠,美其名曰带李婶看新房,令唐逸实在有些无奈。

    宝儿长大了,刚刚见到宝儿时唐逸真的楞了一下,被惊艳了一下。眼睛晃了一下。

    穿着白色雪纺裙的宝儿漂亮极了,眉目如画,灵秀清雅,黑溜溜地大眼睛却是转呀转地,一看就是那种一脑子鬼灵精心思的小大人,脑门上刻着四个大字,前为“可爱”,后是“顽皮”。

    宝儿见到唐逸,乖乖叫了声“叔叔。”就红着眼圈。拉着唐逸地手再不说话。

    涂着彩甲的小手粉嫩,却不是以前胖嘟嘟的感觉了,唐逸想挣开又有些不忍。随即笑笑,随她吧。

    拉着宝儿上楼看她地房间,唐逸就指了指她的手指甲,问:“是妈妈给你涂的?”

    宝儿说:“不是,是我自己涂得,不漂亮吗?”说着话再次抓紧了唐逸的手,另一只可爱的小手伸出来给唐逸看。

    唐逸笑道:“漂亮是漂亮,但你是中学生。”

    “我知道,开学了。我就不涂了。”宝儿和唐逸说了几句话,渐渐活泼起来。

    看到布满蕾丝的梦幻卧房,又听叔叔说“是干妈帮你布置的,喜欢吗?”宝儿乖乖的恩了一声,却没有如同唐逸所料开心的蹦蹦跳跳。

    唐逸随即苦笑,以后,可真不能将宝儿当小孩子看了。又问:“宝儿,想小丽吗?”

    宝儿点点小脑袋,“想是想。但我可以放假去看她,也可以打电话写信。”

    唐逸笑笑,道:“那就好,就怕你自己偷偷哭鼻子。“

    宝儿嘻嘻一笑,说:“叔叔,现在妈妈不敢打我了呢,除了想你,宝儿从来不哭地。”

    唐逸笑道:“我有什么可想的?以前你不懂事,可能觉得叔叔是个好人。现在呢。叔叔在你眼里是什么人?”

    宝儿大眼睛转了一下,问:“叔叔想听真话?”

    唐逸点头。心里却有些忐忑,宝儿啊,这辈子自己在她眼里是什么形象呢?想想就有些泄气,宝儿是不会说真话的,但随着她渐渐懂事,自己在她眼里怕是没啥形象可言了,整天欺负她妈妈,对她也是常常不理不睬,更因为自己她地童年少年就没安稳过,现在又和唯一的一个玩伴小丽分离,宝儿懂事后,会觉得乱安排她人生的唐叔叔是个好人么?

    宝儿却又咯咯一笑,“我不说!”

    拉着唐逸的手下楼,说:“叔叔,晚上吃完饭,你带宝儿出去玩,黄海比安东漂亮多了呢。”

    唐逸摇头,说:“叔叔得写一份文件。”

    宝儿就哦了一声,说:“那改天吧!”

    晚上唐逸领三人在小区对面的天香斋饺子城吃饺子,兰姐听到唐书记带她们去吃饭,刻意打扮了一番,不敢在唐书记面前穿得太性感,就穿了一件黑色牛仔裤,更显得一双腿修长笔直,臀部裹得紧紧的,挺翘的曲线令人心跳加速,一件深红色的紧身纯棉T恤,将丰满坚挺的**曲线完美展现,给人一种性感迷人地媚力,雪白的脚光着,棕色高跟凉鞋,粉嫩的小脚上十点淡淡的黑,挂着香风,踏着猫步,成熟少妇风情,惹得男人纷纷侧目。

    进了二楼包间,李婶就笑:“小兰,你那么爱打扮,也不说找个人嫁了,再晚可就挑不到好的了,趁着年轻貌美,找个好人家吧。”

    兰姐就不由得偷偷看了眼唐逸,见唐逸若无其事的正在问宝儿吃哪种馅儿的饺子,兰姐松口气,忙小声道:“婶儿,你别天天说这个了,我都说了不想找人家了。”天知道黑面神到底是怎么想的?那么霸道的一个人,自己又被他那个了,万一他误会自己真想找人家嫁掉,发火可咋办?

    唐逸和宝儿要地三鲜馅,李婶吃白菜猪肉,兰姐就要的西红柿鸡蛋,兰姐这一年来却是皮肤越来越滑,倒令她很是害怕了一段日子,只怕这是未老先衰的迹象,但一年多了。也不见有鱼尾纹出现,这才稍微心安,但在饮食上可就注意多了,肉类,能少吃就少吃。

    吃着饺子,唐逸就笑:“兰姐。这可比你包的好吃多了。”

    李婶微笑道:“也不看人家这是什么大厨,小兰要能比过他,早就被大饭店聘去了。”

    唐逸诧异的看了李婶一眼,却是没想到兰姐很得李婶喜欢,看来倒是下了不少功夫。

    兰姐却心里打鼓,心说婶婶诶,平时哄得你开心就算了,怎么在唐书记面前帮起我说话了?这不要我的小命吗?

    宝儿一直不大说话,除了帮唐逸调配蒜茸三合油和辣椒油。就一直低头吃饺子,看着宝儿张着小嘴咬饺子,唐逸就一阵好笑。这才觉得她还是有些稚气,摸摸她小脑袋,宝儿就甜甜一笑,又继续吃饺子。

    吃过饭,四人回到家,唐逸就道:“我回迎宾阁看文件,李婶,你们休息。”又对兰姐道:“你跟我来,我跟你说点事儿。”

    兰姐无奈的跟着唐逸出了门。低头等着挨训,谁知道唐逸却是从包里拿出一张卡给她,说:“那卡上没多少钱了吧?我又忘了卡号,就没往里面存,这张卡里有五十万,买辆车,置备点需要的家什,剩下地做生活费。”

    兰姐胡乱接过,欣喜若狂。脸上可不敢表露,更怕唐逸想起李婶说地嫁人或是饺子事件来训斥自己,也不敢说话。

    唐逸奇道:“怎么,嫌少啊?”

    兰姐吓了一跳,忙送上讨好地迷人笑脸:“不是,不是,唐书记,您对我太好了,谢谢您!”

    唐逸就皱眉:“假的过了啊!”又说:“车就买二三十万地吧。你自己去挑。还有,教教允儿开车。这车,你们两个用,可不许欺负允儿,不给她用,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兰姐心说你还能怎么收拾我?无非就是骂我呗?难道还能打我?难道……突然就想起那日的**滋味,心中就是一荡,又有些恐惧,就悄悄向后退了一步。

    唐逸自不明白兰姐地心思,见兰姐莫名其妙的举动,觉得兰姐真是越来越不正常,但一些话不嘱咐又有些不放心,就叹口气道:“这几天你熟悉一下四周环境,看看日用品啊,菜肉啊都从哪儿买,过两个礼拜,隔壁房子装修好了,我可能会在周末过来住,装修那块你也盯着点,这几天一直就让他们自己鼓捣,也不知道装成啥样了。”

    兰姐这才知道隔壁正装修的房子原来也是黑面神的,吓了一跳,刚才听着那片刻不停的噪音,兰姐却是想骂几句屋主的,早不装修晚不装修偏偏姑奶奶搬进来装修,这不有病吗?现在想想,却是出了一身冷汗,刚刚如果自己唠叨,又被黑面神听到,可不知道是什么后果。

    唐逸打车回到迎宾阁,就见到迎宾阁自动不锈钢门旁停了一辆数个9车牌的红色宝马,付了车钱,保安室里的保安见到唐逸出来,忙不迭将按钮按下,其实不锈钢门本来已经开了一半,就算过车也没问题,这时却是吱呀一声缓缓退到了底。

    保安也跑出来,点头哈腰跟唐逸打招呼,唐逸摆摆手,就向别墅区走,却听身后传来女人悦耳的声音:“唐市长?”

    唐逸站住回头,跟在保安身后从保安室出来一名雍容华贵地漂亮女人,肌肤白皙,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但一双历经沧桑的慧眼,使得唐逸将她的岁数又加了十岁。

    “唐市长,我是华天大酒店地王露。”女士很礼貌的同唐逸握手,同时递上了自己的名片,唐逸看了眼,“华天大酒店总经理王露”。

    唐逸就笑:“王总你好,其实我知道你找我什么事。”

    王露就笑了,很轻,很柔,“唐市长真的知道?”

    唐逸道:“我不打诳语。”又指了指前面的别墅,道:“进屋谈吧。”

    迎宾阁的值班休息室在第一排,也是栋二层建筑,二层有十几个单间,供值班的女服务员住宿。

    小秦早接到保安电话通知,急急忙忙就赶了出来,帮唐逸开别墅的木栅栏门和里面的防盗门。

    等唐逸和王露进客厅坐好,小秦又泡上茶,临出门前唐逸就笑:“太闷,空调不大管事,开着门吧。”

    小秦答应一声,将门拉得开开地,这才走了。

    王露轻笑:“唐市长应该刚过而立吧,倒是谨慎。”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只是拿起茶杯喝茶。

    王露又道:“唐市长知道我来是什么事?”

    唐逸点点头。

    见他稳坐钓鱼台,王露只好无奈的开了口,“唐市长,听说您搁置了明湖那块地皮?那可是李市长早就答应批给我们开发高尔夫球场的,先期我们投进去很多资金,您这一搁置,我们华天酒店都可能被那块地皮拖垮,唐市长,您就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吧。”

    唐逸笑笑:“言重了,王总,不知道你和华天的赵总怎么称呼?”

    “他是我先生,但这些年酒店的生意都是我在打理。”王露就拿起了茶杯,慢慢饮了一

    唐逸倒是微微一愕,赵总好像七十多了,本来,还以为王露是他儿媳妇或者什么亲戚呢。

    唐逸随即就笑道:“既然你能当家,那我就明说了吧,明湖那块地环境极好,你们的眼光也不错,那确实是开发高尔夫球场的绝佳位置,问题是,我觉得你们规划的球场规模有些不够,地皮批给你们,未免有明珠暗投之感,我希望那儿能真正建起一座国内一流的高尔夫球场,如果王总觉得风险太大或者本身实力不足,那,是不是能和人合作开发?”

    王露一愕,却是想不到唐逸是这个意思,本来还以为他是新官上任,要拿李市长地老关系开刀呢。

    随即王露心里就是一动,谨慎的问道:“那,唐市长有没有朋友介绍?”

    唐逸笑道:“我刚刚来黄海,可不认得你们这些财大气粗的大老板,王总总不会找不到合作伙伴吧?”

    王露这才松口气,并不是唐市长的关系想横插一脚就好。

    王露就放下茶杯,说:“那好,我回去和酒店管理层讨论一下,打扰唐市长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