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五章 服装节

第五章 服装节2017-11-8 23:46:58Ctrl+D 收藏本站

    早上刚刚批阅几份文件。陆一波进来送文件的时候就说了一句。“听说。赵市长准备请黄书记主持服装节的开幕式。”

    见唐逸没有吱声。陆一波咽下了后面的话。帮唐逸整理了一下桌上的文件。回了秘书室。

    唐逸这才慢慢放下了手中的钢笔。皱起眉头。去年和前年。都是由李市长主持服装节开幕的。而且服装节一向是由政府运作。好端端去请党群副书记来主持开幕式。赵恩鸿的用意是什么?

    这个常委副市长。是那边的死忠?亦或有别的想法?

    唐逸默默点起一颗烟。不管赵恩鸿是什么想法。如果开幕式由黄向东来主持。无疑。在全市干部眼里。那个人留下的代言人。显然比自己份量要重。

    “叮叮”。办公室门敲响。随即被拧开。赵恩鸿拿着几份文件走进来。赵恩鸿五十多岁。头发花白。脸上有淡淡的老人斑。显的有些衰老。但做事冲劲儿很足。刚刚进常委没多久。想来。是很想做一些事的。

    在向唐逸汇报了服装节的筹备进展情况后。赵恩鸿就道:“市长。服装节开幕式。我准备请市委那边的领导来主持。毕竟这届空前成功的服装节。是离不开市委大力支持的。如果一切都由我们政府出面。好像失去了党的领导意义。有些小瑕疵。”唐逸笑着点点头。说:“你的立意很好。我完全赞同。”

    赵恩鸿脸上露出一抹微笑。“行。那我这就着手去办。”

    唐逸笑道:“敬群书记一向不爱出这种风头。我看啊。你请不动他。这样吧。我会打电话和他沟通一下。作作他的工作。好吧?”

    “敬群书记?”赵恩鸿怔了一下。随即笑道:“有市长出面。崔书记可就不好推辞了。不过敬群书记年龄也大了。天又热。主持开幕式要在日头底下站个把小时。我就怕崔书记身体撑不住。”

    唐逸摆摆手。“大什么大。比恩鸿市长你也大不了几岁嘛。你能日夜辛劳的加班加点工作。敬群书记怎么就撑不住呢?当然。既然你这么说。我会同敬群书记认真谈谈的。”

    赵恩鸿笑容就有些不自然。忙道:“我就那么一说。没别的意思。更没有质疑敬群书记工作能力的意思。”

    唐逸就蹙起眉:“质疑敬群书记的工作能力?恩鸿市长。你这思想可有些不对头啊。崔书记年龄大了。咱们爱护些是很应该的。怎么能牵扯到工作能力?敬群书记的工作能力。可不是你我有资格评判的。”

    赵恩鸿额头就有些冒汗。从唐逸入主市府。都是一副和蔼可亲的形象。却不想拉下脸来时。话锋这么犀利。自己不经意间说错了几句话。却是被他拿住了话柄。更无力反驳。赵恩鸿陡然发现。自己需要重新评判这位市长了。原以为。人代会前。唐逸会稳字当头。力求平稳通过人代会的任命。却不想。当触犯到他的权威。他马上就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

    见赵恩鸿默不作声。唐逸就缓和了语气。说:“这样吧。敬群书记那儿的工作你来做。也好切身体会下敬群书记的工作能力。是吧?”说着就笑了两声。

    赵恩鸿也只的跟着笑了笑。说:“好吧。”

    出办公室的时候终于有些垂头丧气。被人掐着脖子逼着去作不想作的事。滋味委实有些难受。

    陆一波没听到办公室的对话。但见赵恩鸿出来的时候就好像斗败的公鸡。虽然马上就恢复常态。满脸威严的对自己点点头。昂头挺胸的去了。陆一波还是琢磨出一点味儿。工作起来却是觉的劲头更足了。

    坐在奔驰里。看着繁华大街的夜景。唐逸默默点起一颗烟。来了也快一个月了。对黄海的各项工作都有了大体的了解。但如何能全面接手真正将自己的影响力渗透到市府的每一个角落呢?

    李爱军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但车里很静。唐逸听的很清楚。

    李爱军看看号。就挂了电话。一会儿。手机又震了起来。唐逸就笑:“接吧。没事。你不接。我这坐车的就别扭。好像成了过去的的主老财。”

    李爱军就戴上了耳机。接通。含糊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唐逸笑道:“是家里有事吧?”

    李爱军以为自己说的话被唐逸听到了。只好说实话。“是我爱人。今天小姨子的对象去看我丈母娘。家里顺便聚聚餐。”

    唐逸笑道:“那是催你呢吧?”

    李爱军忙道:“没事。我爱人就是急脾气。现在才几点?”

    唐逸就看看表。道:“你家离单位挺远的。这样吧。今天就别回单位了。一会儿把我送到了。你直接开车去。大日子。可不能迟到。”

    李爱军心里自然是感激的。但还是推辞道:“那不行。影响不好。”

    唐逸笑道:“影响好不好的我说了算。不能为了领导闹的家庭不和。就这么着。好吧?”

    李爱军只的答应。

    将唐市长送到了迎宾馆。目送他背影消失在清幽的小径里。李爱军这才打火。起车。爱人朱红梅的电话很快又打了过来。李爱军就有些恼。语气也不太客气。“催什么催?也就是唐市长。换别的领导。早对我发火了!”

    “哎呦呦。李爱军。你给市长开车。脾气见长啊。打个电话都不行了。妈这边都等急了!”在家里一向是朱红梅作主。自然见不的李爱军有反骨。

    听爱人发火。李爱军就蔫了。恩一声挂了电话。他一向憨厚。就算转业进市府也都是爱人张罗着跑的。对爱人也一向言听计从。

    虽然未来四姑爷是第一次登门。但朱母节俭。就在小区附近的二层小饭店摆的酒。李爱军将车停在楼下。急匆匆上楼。

    二楼包厢里。朱母脸色就有些不大好看。朱父去的早。当时四闺女刚刚生下来。朱母含辛茹苦将四个闺女拉扯成人。这一晃眼。就是二十多年。看到老四的对象一表人才。朱母老怀安慰。但偏偏最看不上眼的三女婿迟迟不到。朱母心里就有些不大痛快。

    四个闺女中。三闺女红梅是出落的最水灵的。偏偏就挑选了一名军人。当初亲家那边说的天花乱坠。说是能转志愿兵。能提干。结果十来年过去。还是的复员。为了工作更拉了一屁股饥荒去送礼。从娘家就拿了一万块钱。看看老大和老二的对象。一个下海发了财。一个是局里的头头。过年过节往娘家送的福利就堆成小山。

    比较之下。朱母越发不喜欢这个憨头憨脑的退伍大兵。虽然半个月前听说他给市长开车了。但也就听听罢了。真给市长开车的话还能继续窝窝囊囊的和娘家人挤一起住?

    正琢磨着呢。三女婿就走了进来。老太太还没说话。却见大女婿和二女婿都站起来。亲热的和三女婿打招呼。那热乎劲儿令老太太一阵错愕。以前。可没见他们这么融洽过。

    李爱军同大姐夫二姐夫打声招呼。又对朱母道:“妈。送市长晚了点。让您老久等了。”

    老太太虽然敏感的觉出三女婿好像是有点不同了。但酝酿好的话也不的不说:“一家人都等你一个。像什么话?”

    令老太太想不到的是在乡镇企业局当科长的二女婿先反驳自己。“妈。妹夫也是为了工作嘛。您老就别苛求了。现在妹夫是大忙人。一般人想见还见不到呢。”

    老太太对另外两名女婿还是很客气的。哼了一声就不再说话。

    大姐夫却是关切的问李爱军。“爱军。挺累的吧?先喝口茶。从政府大院骑车过来。这道儿可不近。”

    李爱军笑道:“没事。我开车来的。唐市长挺关心下面人的。听说了咱家摆酒就嘱咐我快点回来。没叫我将车放大院。”

    大姐夫和二姐夫就都啧啧道:“看看。就说爱军这人品肯定被领导看重吧。”

    虽说见到大姐二姐和两位姐夫都对李爱军转变态度朱红梅很心甜。但还是忍不住道:“看重啥啊?真看重他。就应该解决实际困难。最起码也应该给解决住房吧?几句口头话谁不会说?”

    二姐夫就笑:“小梅。你这就不懂了。公家的事儿都有个程序的。爱军才给市长开几天车。哪能这么快解决住房的。等等吧。远不了的。”

    李爱军笑笑没有说话。但看到爱人水汪汪的大眼睛白自己。本来想晚上给她个惊喜的消息就再憋不住。附耳对朱红梅道:“今天后勤的刘局长跟我谈话了。说机关的家属院有空房。过几天要我去领表。”

    “真的?”朱红梅惊喜的叫了一声。见李爱军点头。知道爱人是决计不会骗自己的。心花怒放之下再忍不住。抱着李爱军就吻了一口。更转头对母亲道:“妈。我们的住房马上就能解决了!”

    朱母气道:“多大的人了还没个礼数。没见老四和她朋友在吗?怎么。是不是跟我这个老太婆住够了?看你乐的!”打量了李爱军一眼。这才发觉。自己这个三女婿还真的有些鸡犬升天的味道。

    老四笑嘻嘻对李爱军道:“姐夫。我和春光想换换工作单位。你给帮帮忙呗。”

    李爱军无奈的道:“我哪有那权力。”

    老四就撅起嘴。不满的道:“三姐。你看看姐夫。也会打官腔了。”

    二姐夫笑道:“老四。这些都不急。慢慢来。总之有爱军在。亏不了你们。”

    席上大姐夫和二姐夫一杯一杯的敬酒。李爱军被灌的晕晕乎乎的。更愕然发现。自己喧宾夺主了。

    而下楼时。大家又在奔驰旁过了好一会儿眼瘾手瘾。看着爱人俏脸上幸福满足的笑容。李爱军也渐渐醉了……

    迎宾阁3号别墅里。唐逸喝着茶。默默看着电视里的五彩缤纷。这是国际服装节的开幕式。场面华丽大气。令人目眩神迷。旁边沙发上。陆一波不时的接打电话。问询开幕式现场的情况。

    唐逸的手机音乐突然响起。陆一波忙匆匆说了两句。挂了电话。在唐逸接起手机的瞬间将电视音量调到了最小。同时看着唐逸脸色。如果稍有示意。那就是他不能听的电话。要赶紧避开。

    听到话筒里略带沙哑的男音。唐逸微微愕了一下。是市局局长张定中。

    “市长。有这么个事向你汇报一下。化肥厂十几名工人搞串联。准备在开幕式上向崔书记请命。现在都被我请回了局里。您看。是不是来处理一下。都是些老工人。厂子被卖了。又一直办不了退休手续。要他们自己交养老金到退休年龄才给办手续。我听着都有些心酸。唉……”

    唐逸微微蹙眉。怎么很多人都以为自己要点火吗?变着法儿的送自己火种。年龄轻。就真的给人喜欢生事的印象?

    唐逸想了想道:“这样吧。我会请相关部门同志处理下。一定不能令这些老工人受委屈。”

    张定中说:“好。那我再给他们作作工作。”

    挂了电话。唐逸就吩咐陆一波给劳动局裘局长打电话。叫他马上赶去公安局处理问题。

    那边陆一波去门口打电话。穿着秀气红套裙的小秦却是冒了个头。问:“唐市长。您找我?”见陆秘书也在。小秦才放了心。听说唐市长这么晚找她。小秦心里本来是很忐忑的。来宾馆上班后。听说过许多风言风语。哪个领导这样啊。哪个领导那样啊。虽然都是传闻。但看她们一个个说的煞有其事。小秦这个专门给唐市长打扫卫生的服务员也不免惴惴起来。想想也是。肖经理为什么要自己为唐市长服务呢?用经验丰富的服务员不是更好。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原因解释的通。就是自己年龄小。又是新来的。领导都喜欢新鲜吧。

    虽然唐市长看起来不像那样的人。但九点多了。突然叫她。小秦自然有些担心。

    唐逸见她畏畏缩缩的。就笑着招招手。说:“进来吧。有事问你。”

    小秦哦了一声。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唐逸面前。唐逸就指了指客厅角落的饮水机。问:“谁换的水?”

    小秦说:“是我。”又有些忐忑的问:“唐市长。丢了东西吗?”

    唐逸怀疑的看了她两眼。说:“你换的水?”

    “是啊。送水工人我都不许他们进来的。每次都是叫他们把水桶放门口。我再搬进来。唐市长。是不是丢东西了?”小秦急的眼里都有了泪花。

    看着她瘦弱的肩膀。唐逸心里叹口气。笑道:“不是丢东西。我记的早上出门的时候水桶里水挺多的。够我晚上用了。”

    小秦长长松口气。忙道:“我就是怕您不够用才要的水。按规定。水桶里的水少于五分之一。就要换的。”

    唐逸笑道:“有点浪费。”

    小秦就惶恐起来。想解释什么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急的脸通红。

    唐逸笑笑道:“算了。这也是你们的规定。我这个住店的还是遵守的好。不过以后换水。还是要男服务员帮下忙的好。我这里也没啥贵重东西。而且我也相信迎宾阁工作人员的素质。”

    小秦就嗯了一声。见唐逸没别的话。就说:“唐市长。那没别的事我就走了。”

    唐逸微微点头。

    小秦走后。陆一波也打完了电话。回来汇报:“市长。裘局长亲自带人去了解情况了。唐逸没吱声。伸手拿起茶几上的文件看。为即将召开的常委会作准备。

    第一次参加的常委会。唐逸刚刚来没几天。根本就没有发言。就算政府需要通过的事项。也是常务副市长周文凯作的说明。而这次的常委会。却是要自己亲力亲为了。

    陆一波见状。就道:“市长。看来开幕式取的圆满成功是一定的了。我再去现场看看。有事的话打电话通知您。”

    唐逸恩了一声。陆一波就静悄悄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唐逸翻看着市府副厅级以上干部的资料。研究着他们的升迁路线。再与印象中一些干部的履历对照。从里面。可以看出许多门道。

    即将召开的常委会。最重要的一项议题就是市安监局局长的任命。当然。唐逸知道在这种重量级人事任命中自己插不上手。党委常委会人大常委会都在人家手里把持着。现在自己的意见激不起任何浪花。

    合上文件。唐逸又拿起了茶杯。在一个新环境。最难的就是如何打开局面。要选择最好的着力点最好的时机。才能最好的打开局面。

    自己的着力点在哪里呢?

    抿了一口茶。手机音乐突然响了起来。是陈方圆。唐逸笑笑。接通。

    “唐市长。我老陈啊!”

    唐逸笑道:“超市快开业了吧?”

    “是啊。定在这个月底。唐市长。到时候您可的抽时间帮我剪彩。”

    唐逸道:“看吧。有时间我就去。”

    陈方圆似乎嗅出了什么味道。小心翼翼道:“唐市长。我可没在外面打你的旗号。不过我在鲁东没什么朋友。咱们也算半个老乡。您可不能丢下我不管。”

    唐逸好笑的道:“凭你的本事。交点朋友不难吧?”

    陈方圆就呵呵一笑。说:“最近倒是认识了一位东北老乡。在黄海生意挺大的。作的产的。姓吴。”

    唐逸脑袋里就闪过一个人名。微笑道:“吴永贵?”

    陈方圆笑道:“您也知道他啊?看来名气不小嘛。这老小子。好像还是黄海的人大代表。”

    唐逸嗯了一声。

    陈方圆就问:“您忙呢吧?”

    唐逸道:“在看几份文件。”

    陈方圆忙道:“那您忙。改天再和您联系。”

    挂了电话。唐逸又拿起那摞资料。细细研读起来。看没一会儿。门铃突然响了起来。唐逸微愕。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已经十点多了。

    走过去拉开门。却见门外站着一名略胖的中年人。西装革履的。脸上挂笑道:“唐市长。打扰您休息了吧唐逸笑笑。“没有。正看文件呢。进来坐吧。王局。今天你们任务应该很重吧。”

    来的正是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王标。王标走进来。笑呵呵道:“也没啥忙不忙的。张局统筹指挥。保证万无一失。”

    唐逸请王标坐沙发上。又将文件整理了整理。放到一边。笑问道:“喝茶不?”

    王标连连摆手。无奈的道:“没那么雅。我在家也就喝白开水。”又到饮水机那儿拿了一次性杯子。自己倒了一杯凉水。笑呵呵回来坐下。说:“唐市长。您这下了班也不的闲。”

    唐逸笑笑。点起了一颗烟。又将烟盒和火机摆在王标面前。

    王标喝了口水。看着电视屏幕上接近尾声的晚会。叹口气道:“为了筹备这次的服装节。市里花了不少钱吧?别的我不知道。为了服装节的顺利进行。市局警力可是异常紧张。真不知道这种走秀的节目能给黄海创造多大价值。要我说。劳民伤财。”

    唐逸笑笑。默默吸烟。没有吱声。在王标想来。自己关在宾馆而不去服装节现场。自然是有些闹情绪。是以这个时间跑来向自己示好也无可厚非。但话说的未免有些过。

    见唐逸只是吸烟。王标又道:“市长。其实下面的同志对稿服装节意见很大。尤其是这两年的服装节规模越来越大。去年的时候。就因为警力都被调去广场。出警不及时。市局工作出现了一次严重失误。最后反而是基层的干部被停职。说起来。真的很令人痛心。”

    看着王标义愤填膺的脸。唐逸就微微蹙眉。虽然表面上这是第一个向自己走来的干部。按道理自己怎么也要安抚下。最起码也可以利用下。但唐逸直觉上。王标这人不是那么简单。

    王标很早就被提为了副厅级干部。作为常务副局长主持市局工作以来又数次被市委嘉奖。四十多岁的他可以说前途无量。断乎不会这么轻率的向自己诉苦。其中怕是很有些深意。

    看了眼王标。唐逸笑道:“话是这么说。不过服装节短时间似乎看不到太大的效益。但对黄海的长远发展。是有重大意义的。至于市局本身的困难。当然要努力克服。不能因为遇到苦难。工作都不搞了嘛。这要在战争时期。可有投降主义倾向。”

    王标滞了一下。笑着道:“那倒是。是我爱发牢骚。看来回去要反省一下喽。”

    坐了一会儿。王标就借故告辞。看着他的背影。唐逸无奈的摇摇头。不管抱着什么心态吧。第一个向自己靠拢的干部。从此怕是会记恨上自己了。看来拿到总榜前三除去新书是没问题了。除了六千块奖金。更是一个大大的荣誉。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疯狂的六月。大家疯狂的支持。创造了一个奇迹。

    这一个月。大家在月票榜和推荐票榜上的支持。使的官道成绩蒸蒸日上。更多的新书友看到了这本书。

    不过更新是我永远的痛。真的挺愧疚的。尤其是六月份。我一次次大声叫着月票。却没什么东西回报。很对不起大家了。

    七月份。估计很多朋友也懒的给我月票了。呵呵。我也不会声嘶力竭的喊了。就耐心的写书吧。不过也希望大家继续支持一下。最起码不要掉的太惨。目标。就总榜十五。都市前三吧。我所能做的。就是保证七月的内容很精彩。不令大家失望。

    对六月大家疯狂的支持。再次表示谢意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